ZKIZ Archives


美參議員也來攪局 欲阻中國獲市場經濟地位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3789.html

就在一周內,美國與歐盟的立法機構幾乎同時出手,提前“設置”法律障礙,欲阻礙中國在2016年底獲得市場經濟地位。

根據《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議定書》第15條規定,世貿組織(WTO)成員應於2016年12月11日終止對華反傾銷的“替代國”做法。

此前,歐洲議會的出手意味著對傾向於授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歐盟委員會的直接警告。無獨有偶,美國國會參議院也加緊對奧巴馬政府的警示,並提前“埋彈”,要求獲得在決定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一事上的決策權。

5月9日,美國三位民主黨參議員聯名提交一項《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國會審議法案》(China Market Economy Status Congressional Review)提議。《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看到的法案簡介中顯示,三位參議員要求在美商務部對中國是否是市場經濟地位作出行政決策後,有權對此項決策進行投票。

在歐洲議會投票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回應,所有有關各方、包括歐盟國家,作為WTO成員,應當切實履行自己根據WTO所承擔的義務。所有的國際社會成員都能夠切實地、認真地承擔自己的國際義務,這也符合其自身的長遠利益。

 

冷戰時期的評判標準

此次,針對傾向於按時授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歐盟委員會,歐洲議會選擇通過一項決議案的方式警告歐盟委員會,不要倉促行事。

歐洲議會在這項非立法性的決議中,以中國未滿足歐盟有關確定市場經濟地位的五個標準為由,不支持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仍建議在對華反傾銷調查中使用“非標準”辦法。

“通過這項決議案,歐洲議會向反對不平等競爭的歐洲制造商和工人表達了對他們的支持。”工業遊說團體AEGIS Europe發言人尼茨申科(Milan Nitzschke)表示,“這對歐盟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來說都是一個強烈信號,即他們不能在授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一事上操之過急。”

不過,中國外交部和商務部在各自的回應中,都指出了歐洲議會此次決議案的重大缺陷。

首先,在所謂市場經濟體認定標準方面,陸慷指出,關於市場經濟地位,實際上現在在WTO框架下沒有一個明確的規定。

其次,商務部世貿司負責人也指出,根據《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議定書》第15條規定,世貿組織成員應於2016年12月11日終止對華反傾銷的“替代國”做法。這是世貿組織各成員應遵守的國際條約義務,並不取決於任何成員的國內標準。

需要說明的第一點是,WTO從未對什麽是“市場經濟”做出過正式定義,僅僅在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第6條的第二項補充規定中,對於什麽是非市場經濟國家(NME)有過說明。

實際上,對於市場經濟國家(MES)和非市場經濟國家的分界是冷戰時期產物。

從上個世紀四五十年代開始,以東歐轉型期經濟體為主的國家開始向國際貿易開放,在同時期,歐美國家特別是美國,也開始在國際貿易法體系中推進建立非市場經濟國家和市場經濟國家之間的區隔,這一點在反傾銷調查中的相關法律中體現得尤為明顯,其主要目的也是為在後來的反傾銷案件中使用“替代國”方法確立國際法基礎。

市場經濟標準哪里來?

對於歐盟尤為不利,且會令歐盟可能輸掉潛在官司的一句話在於,在《中國入世議定書》中,有一句“但截至加入之日,該WTO進口成員的國內法中須包含有關市場經濟的標準”。

在此前的一次歐洲議會聽證會上,比利時VBB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歐盟貿易法專家百里斯(Jean Francois Bellis)已經警示過歐洲議會議員這一條的嚴肅性。

百里斯指出,在簽署該協議時,歐盟並沒有在國內法中對市場經濟標準有定義,且時至今日,歐盟也沒有。

“所以歐盟應該對此感到慶幸,中國從來在這方面沒有正式提出過質疑。”百里斯強調,“重要的一點是,即便歐盟所提出的有關市場經濟地位的5項標準,哪個也不是正式法律文本里的。”

百里斯所揭示的,是實際上中國可以以歐盟在中國入世前沒有關於“市場經濟地位”標準的國內法為由,要求歐盟全部放棄《中國入世議定書》第15條(a)款的權利要求。

百里斯解釋稱,之所以出現國內法的提法,是因為這本身是中美談判隊伍之間的雙邊談判結果。

需要註意的是,在經歷過多次聽證會之後,歐洲議會並非沒有意識到這一條的嚴重性。

因此,在多位議員都明知歐盟如果不如期授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會面臨在WTO這一平臺上對薄公堂的一系列後果下,此次歐洲議會在決議案中寫道,強烈“反對單方面在市場經濟地位(問題上)對中國讓步”,並要求歐盟委員會與其他主要貿易夥伴以協調方式,來對WTO法做出聯合解釋。其用意不釋自明。

需要指出的是,歐洲議會此次的決議案是非立法性的,警告意味更濃。據悉,歐盟委員會希望在今年7月拿出解決方案。不過,任何最終方案都仍需要歐洲議會和歐盟成員國的批準,而除歐洲議會外,各成員國目前對於是否應授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看法並不統一,且呈兩極分化趨勢。

美國參議員也來攪局

就在歐洲議會就這一事鬧得紛紛揚揚的同一周,美國參議院中的三名民主黨參議員也不甘寂寞,計劃阻擋中國獲得市場經濟地位。

在這份《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國會審議法案》提議中,上述三名參議員提出,如果中國獲得市場經濟地位,美國則無法再進行有效的貿易保護措施。因而,“如果美國商務部決定授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就必須允許美國參議院贊成或否決這項決定。只有這樣,參議院才能保護美國的工人、社區和工業”。

這三位民主黨的參議員分別是明尼蘇達州聯邦參議員弗蘭肯(Al Franken)、明尼蘇達州聯邦參議員克羅布查(Amy Klobuchar)以及威斯康星州聯邦參議員鮑德溫(Tammy Baldwin)。

他們表示,目前中國正在推動美國貿易官員承認其市場經濟地位。如果在2016年底,此申請被批準,美國可能會失去重要的貿易保護措施,這對明尼蘇達州北部的鋼鐵業和威斯康星州的木材業都會產生嚴重的經濟後果。

鮑德溫表示,如果取消中國的非市場經濟地位,美國將更無法在貿易競爭方面阻止中國,而這將會導致更多美國人失業。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查閱到的上述法案中可以看到,上述參議員提出該議案的緣由在於,在現行美國法律之下,美國商務部有可能做出對中國授予市場經濟地位的行政決策。但參議院在此項決策中,不具有任何參與能力。

在此前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美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署助理部長兼外貿服務局局長馬爾(Arun Kumar)謹慎地表示,“美國政府還在同參議院和私人企業領域就此事進行磋商。”他拒絕對磋商的時間表做出評價。

因此,上述參議員提出,考慮到授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巨大影響,參議院需要在此項事宜方面有權發聲。具體而言,三位參議員提議,如果美國商務部在此方面作出“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決定,參議院將在45天內考慮是否要對該決定提出改變的建議等。

2014年,美國參議院曾對中國是否是市場經濟體作出過評測報告,當時,報告的結果並不積極。

陸慷指出,中方一直強調的是,有關各方應當遵守中國加入WTO議定書第15條的相關規定。也就是說,到了規定的時間,必須取消用“替代國”計價的做法來進行反傾銷調查,這是所有WTO成員應當承擔的國際義務。

陸慷表示,從WTO所有成員的自身利益出發,大家最好還是維護WTO有關規則和各自義務的嚴肅性。

參議員 參議 也來 攪局 欲阻 中國 市場 經濟 地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15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