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最後一季度:地方投資“百日大會戰” 貴州、海南樣本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3120

貴州首個太陽能光伏電站平箐太陽能光伏電站今年建成並網發電。 (CFP/圖)

2015年下半年,地方版穩增長大手筆不斷,貴州、海南均提出突擊式的“百日大會戰”,甚至一天開工數百個項目。

在融資平臺受限、金融機構惜貸的背景下,密集開工的項目從何處融資,成為難題。

躍躍欲試的民間資本能否借道PPP成為投資潮的接棒者,還取決於政府能否給他們吃下一顆“定心丸”。

一天開工389個項目

9月底以來,貴州明顯加快了重大項目開工步伐。僅9月28日一天內,貴州就集中開工了389個重大項目,總投資2080億元。

藍色的施工圍欄將主幹道分成兩半,擁擠的車輛、人流被疏導到馬路邊上通過,圍欄里巨型掘土機的黃色機械臂旋轉、揮舞,連同高分貝轟鳴的發動機聲,一起淹沒在車水馬龍之中。

這是2015年11月2日的貴州省貴陽市公園北路,城市軌道1號線的施工現場。

貴陽城市軌道交通1號線預計全長33.6千米,總投資為193.7億。按計劃,投資177.3億元的貴陽軌道2號線,也將於2016年開工。

軌道交通建設是貴州省一場名為“百日會戰”行動中的重點項目。在這場“會戰”中,貴州希望通過600個重點推進項目帶動全省8683個重點項目加快建設——9月底以來,貴州明顯加快了重大項目開工步伐。僅9月28日一天內,貴州就集中開工了389個重大項目,總投資2080億元。

同時提出“百日大會戰”的,還有海南省。海南提出的目標是,9月20日至12月31日活動期間,要完成新開工項目500個。

不僅是貴州和海南,許多省份的四季度重點工作,都是強調以擴投資來沖刺穩增長,尤其是要抓重大項目的進度。

湖北省表示,在三大需求中重點抓投資,狠抓重大項目招商引資、簽約落地和建設推進;山東省強調,要加大項目建設和重大基礎設施投資力度;陜西和甘肅也指出,全力加快項目建設進度,力爭四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有新的躍升。

“窮地方不能靠消費,不能靠出口,所以貴州還是要靠投資,投資就得靠上項目。”貴州省發改委項目投資處副處長楊道斌告訴南方周末,貴州有一大批投資計劃在第四季度集中上馬,其中的邏輯正是在此。

近兩年,貴州的經濟增速排在全國前兩位,但按人均GDP算,它仍是全國最窮的省。2015年上半年,全國各省市唯有重慶、貴州經濟增速保持兩位數,分別達到11%和10.7%。但同時,2014年貴州人均GDP僅為2.64萬元,排名全國末位,離小康社會的重要標準——城鎮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1.8萬元,還有著遙遠的差距。

“發展壓力還是很大的,2020年貴州要與全國同步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沒幾年就到了,這是貴州的使命。”楊道斌說,“這些項目都是百年大計,對省內的產業比如鋼鐵、水泥,是直接的推動。基礎設施好了,對未來的發展也是支撐。”

在沿海發達地區,投資的邊際效應遞減現象日益明顯,經濟刺激的作用越來越有限。但在欠發達地區則不然。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就貴州省而言,2014年投資對經濟的貢獻率在70%左右。

“跟去年同期的投資量相比有回落,經濟增速就出現回落。”楊道斌說。

與貴州類似,今年前三季度,海南8.2%的GDP增速也高於全國平均水平1.3個百分點,但其“穩增長”的壓力依然不小。“海南的經濟基礎薄、基數小,GDP增速是很快,但壓力還是很大的。”海南省發改委辦公室一名負責人說。

“突擊”會戰

海南提出要發揚“5+2”(指一周七天不休)、“白(天)+黑(夜)”、“馬上就辦”、“釘釘子”精神,確保重點項目建設按時間節點推進。

為穩增長,2015年貴州和海南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投資計劃。

貴州省2015年原計劃固定資產投資目標達1.5萬億。2015年3月份印發的《海南省2015年重點項目投資計劃》,安排省重點項目393個、總投資15852億元,2015年度計劃投資1721億元。

但1-8月,貴州完成投資額度僅為5389億元,僅為全年目標的三分之一。

“主要是因為政府融資困難,受市場緊縮的影響,財政壓力比較大,方方面面都要用錢,最起碼要保障政府機構的基本運作,基本的民生保障。”貴州省發改委一位官員說,“財政要幹的事情很多,投資項目只能往後排。”

2014年10月,國務院下發《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43號文”),明確界定政府與企業舉債的主體債務責任、剝離原有融資平臺的政府融資職能。

幾乎與此同時,金融機構支持投資的力度也在減弱。

“債務算是可控的,但是不能再借新的錢了,國家也不允許再借了。”一位接近貴州省金融辦的人士表示,43號文對地方的投資能力影響非常大。

到了第四季度,全年的投資計劃眼看著岌岌可危,而2015年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增速6年來首度“破7”,壓力也驟增。

突擊式的“百日會戰”應運而生。

2015年8月,貴州省召開重點項目建設百日會戰動員大會,省長陳敏爾做出批示,並成立“貴州省重點項目百日會戰聯席會議辦公室”,牽頭部門對牽頭推進的項目,每月不少於兩次到現場進行100%全覆蓋督導,對每個項目建立工作臺賬,動態把握項目進展情況,每天報送調度情況。貴州省常務副省長秦如培表示,為確保百日會戰的目標實現,將打通“審批手續”“征地拆遷”“資金供給”等綠色通道。

從項目開工情況看,8月至10月15日貴州全省百日會戰項目共開工建設706個,以馬嶺水利樞紐工程、甕馬鐵路、貴陽軌道交通2號線一期工程為代表的一批重點項目實現開工建設。

從項目建成情況看,8月至10月15日,全省百日會戰項目共建成364個項目,惠水至羅甸高速公路、烏江構皮灘水電樞紐翻壩運輸系統工程等一批重點項目提前建成。

海南則派出10個督查組,在全省開展投資項目“百日會戰”專項督查。

於2012年12月動工建設的海秀快速路,被列入“百日會戰”重點項目。但這條規劃全長18.42公里的城市高架橋快速路在施工近40個月後,離竣工通車似乎仍遙遙無期。2015年10月,海南省海口市委、市政府做出決定,因征地拆遷工作滯後,項目征收實施工作進展緩慢,分別對四名相關責任人進行“責令書面檢查、誡勉談話、通報批評”問責。

“百日會戰”成為全省上下工作的中心後,在海口舉行的一次“三嚴三實”教育座談會上,政府提出要發揚“5+2”(指一周七天不休)、“白(天)+黑(夜)”、“馬上就辦”、“釘釘子”精神,確保重點項目建設按時間節點推進。

綠色通道也出現在海南省的“百日會戰”行動中。

海口生物資源示範中心項目在2015年5月26日完成選址,除了兩個招標內容時間不能壓縮外,其它準備工作都在很短時間內完成,9月29日便正式動工。“給我們批了‘路條’,環評、水土保護、地質災害評估同步搞,非常快。”項目負責人陳興耀說。

2015年9月3日,貴陽城市軌道交通1號線隧道施工掠影。軌道交通建設是貴州省“百日會戰”行動的重點,該項目總投資為193.7億。 (CFP/圖)

“救火隊員”PPP

“國家的錢不好拿了,要符合各項要求才可以,達到要求不容易。”

“百日會戰”行動在短時間內,集中力量使項目密集開工,但43號文後地方政府搞建設遇到的最大瓶頸——資金短缺,依然是個難題。

“軌道1號線要上百億,明年還要建2號線,也是一大筆錢。”貴陽市發改委一名相關負責人說,要想完成全年任務仍有不小的壓力。

據貴州省發改委提供的數據,截至10月15日,貴州全面推進的8683個項目,共到位資金3082億元,占目標任務的56%。其中,1708個省重大工程和重點項目共到位資金1542億元,同比增長43.5%,占百日會戰目標任務的60%;省級重點推進的100個項目共到位資金437億元,占百日會戰目標任務的58.5%,完成投資424億元,占百日會戰目標任務的57.3%;市縣級重點推進的500個項目共到位資金309.7億元、占百日會戰目標任務的53.1%,完成投資307億元、占百日會戰目標任務的52.7%。

這意味著,完成投資僅僅只有目標的一半左右。

“從項目建設推進的情況看,主要的現實困難還是資金問題。”楊道斌介紹,一方面受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政策的影響,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能力下降;另一方面受去杠桿化影響,金融機構放貸更加謹慎,加上資本市場融資的門檻限制等原因,造成資金緊張。再加上經濟下行、市場緊縮,一些產業類項目的進展也不樂觀。

“我們現在是積極爭取上級資金,落實配套建設資金;加強與銀行機構的溝通對接,爭取更多信貸支持;還有就是創新融資方式,擴大融資渠道,提高直接融資規模等。”楊道斌說。

而PPP,則成為新的救星。

地方融資平臺受限之後,貴州、海南一方面嘗試爭取重點項目能夠納入“國家的盤子”:2015年,財政部公布了全國第二批206個PPP示範項目,總投資金額達6589億元。其中,海南省有海口市南渡江引水工程等9個項目列入全國示範,總投資額56.68億元。

楊道斌說,財政部的PPP示範項目對地方有一定的配套資金支持,多投在沒有收益的公共項目。

“但國家的錢不好拿了,要符合各項要求才可以,達到要求不容易。”這些要求包括:程序的競爭性、社會資本的真實性、運作方式的合理性、交易結構的適當性、財政能力承受的持續性等。

出於對壞賬率上升和地方債風險的擔憂,銀行對貸款發放也日趨“謹慎、嚴格”。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只得把融資的目標轉向了社會資本。

去年,貴州省政府召開的融資推介會,共推出105個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具體多少個談成,還不知道。”前述發改委官員說。

今年,貴州省出臺了《關於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實施意見》,通過股權、債權、投資擔保、政府獎勵、差異化信貸支持等方式,力推PPP模式。

2015年11月10日,海南海口,秀英區榮山附近連接東西環鐵路的轉體橋上,施工人員正在安裝防護欄。海南東西環高鐵海口聯絡線外環鋪軌完成後,東西環將“牽手”連網貫通,成為全球首個環島高鐵。 (東方IC/圖)

能不能給一顆定心丸

民營企業都合作興趣濃厚,同時又表達了困惑,“最害怕的是政策變來變去,承諾不能夠兌現。”

對民營資本來說,這意味著機會,但也充滿著不確定性。

2015年1至5月,貴州省社會融資規模達到1928億元。貴陽市城市軌道交通有限公司一名相關負責人介紹說,貴陽軌道1號線項目資金來自銀行貸款,而2號線計劃采用PPP的模式融資。

2015年4月,貴州舉行的PPP推介會上的推出101個PPP項目,落地項目也只有十幾個,很多仍在接洽中。

“感興趣來接洽的社會資本有很多,也不知道哪來的,反正都很有錢。”上述發改委官員說,“但是談到具體的細節,比如股權占多少,收益怎麽分,多少年收回,就非常謹慎,他們對預期也比較高。他們有錢找項目的問題,我們有項目找錢的問題。”

對民營資本來說,在資產快速增值階段,投資規模大、周期長、回報率低的民生工程、基礎設施建設不太能入民間資本的法眼,而在“增速調擋”大環境下,這些大項目反而成了有著長期穩定現金流收益的優質項目。

上市企業蘇交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民營企業的身份參與了貴州PPP產業基金項目,並派出代表劉新民擔任副總經理參與管理。劉新民說,產業基金入股PPP的模式,是民營資本涉足收益及現金流穩定的基礎設施領域建設的絕好途徑,“而且基礎設施產業鏈長,能夠帶動蘇交科相關業務的拓展。”

陳興耀介紹說,海口生物資源示範中心項目引入了四川的民營企業北控廣和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控廣和”)的參與。對於民營企業而言,最感興趣的就是將來能獲取穩定的政府補貼、采購。

“不過現在還只是口頭承諾,細節到時候慢慢再談。”陳興耀說,除了北控廣和以外,與其接觸的民營企業有6家,都合作興趣濃厚,同時又表達了困惑,“最害怕的是政策變來變去,承諾不能夠兌現。”他說。

貴州PPP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入選了財政部的PPP示範項目,公司董事長路祖強說,在當前政府債務率普遍較高,投資人對基層政府的償債信用抱有疑慮的情況下,明確政府項目支出納入財政預算管理,有利於降低PPP項目信用風險,提高對投資人的吸引力,“你想讓我進來可以,一定要讓我了解你的財政情況,把項目納入預算。”

最後 季度 地方 投資 百日 大會戰 大會 貴州 海南 樣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24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