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瑞士叫停天價羊胎素療法讓國人夢斷的抗衰老傳說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361

(農健/圖)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花費數十萬元遠赴瑞士接受羊胎素療法,國內市場也充斥著各類以羊胎素為名的保健品,瑞士政府近日全面叫停羊胎素,其抗衰老效果,或許還不如啃一塊生牛排。

39歲的廣東人張恕是澳門某賭場貴賓廳的股東,圈子里曾有朋友去瑞士接受過羊胎素註射療法,據說不僅能美容養顏、延緩衰老,還能提高免疫力、調節內分泌、解決失眠問題,他心動了。

2014年12月中旬,在支付了5.19萬瑞士法郎(約合35萬元人民幣)後,他和妻子在日內瓦湖畔的一間診所接受羊胎素口服療法。

“羊胎素的味道有點像酸奶,黏糊糊的,不難吃也不好吃。”張恕回憶。

回國兩周以後,張恕就覺得不對勁:先是臉上長出了米粒似的小疹子,小疹子很快蔓延到全身,渾身的瘙癢讓他很難睡個安穩覺。用他的話說,“幾個月下來,非但沒覺得精神煥發,倒是不少朋友說我更憔悴了”。

“不會是羊胎素的質量有問題吧?”他曾試圖向醫生打聽羊胎素精華的成分,但對方以“配方是機密”為由拒絕透露。

最近,這個“逆生長”的夢徹底破滅了。2015年3月26日,瑞士醫藥管理局和聯邦公共健康局聯合發表聲明,要求所有生產、進口、銷售或使用羊胎素產品的診所及從業人員立即停止此類活動。

“無論醫療機構具備何種資質,只要未獲授權,其羊胎素療法都是非法的。”在給南方周末的郵件回複中,瑞士醫藥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彼得·巴爾茲利明確表示,截至目前,聯邦公共健康局和醫藥管理局沒有簽發過任何此類授權書。

根據聲明,醫療機構要想獲得授權,必須科學地證明羊胎素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表明羊胎素療法有抗衰老功效,這也是叫停該療法的原因之一。”巴爾茲利說。

另一個原因是安全性存疑,歐洲已經發生多起與註射羊胎素相關的死亡案例。

近年來,到瑞士打羊胎素已成為不少明星尋求抗衰老的秘方。2013年1月,時年64歲的影星斯琴高娃在新聞發布會上坦言使用過羊胎素。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也希望成為“不老傳說”。根據瑞士聯邦衛生局醫藥產品處的統計,僅2011年,瑞士就向913名中國遊客發放了以醫療為主要目的的入境簽證,其中約80%接受了羊胎素療法。最近幾年,這個數字一直在持續增長。

同步增長的還有國內羊胎素保健品和化妝品市場。在淘寶網上輸入“羊胎素”,上千種產品信息撲面而來,價格低至幾十元,高達上千元。

“羊胎素保健品在中國大行其道完全是商家的炒作宣傳,功效存疑。”北京協和醫院整形美容外科副主任王曉軍說。

致命誘惑

羊胎素療法,更確切地說是“活細胞療法”,本質上屬於異種移植。傳統方法是從妊娠三個月的羊胚胎中提取細胞活性物質註入人體。隨著技術的改進,使用冷凍細胞、細胞碎片或細胞提取物的做法日益盛行。

“人和羊不同源,對於一些細菌和病毒等微生物,人體不具有抗性,一旦出現過敏、組織排異等情況,會有很大的健康風險。”王曉軍指出,即便在瑞士,絕大多數公立醫院也都未涉足羊胎素療法。

1986年,國際權威醫學期刊《神經病學雜誌》刊登了一篇病例報告,一位60歲的德國婦女在經過3天9針劑的註射後,於一周後出現感冒、頭疼和輕度偏癱的癥狀,隨後陷入重度昏迷並在兩周後死亡。

論文第一作者、德國美因茨大學神經病理學教授漢斯·戈倍爾指出:屍檢顯示該女子的死因是激素治療引起的血管炎癥,雖然不能完全證實,但臨床病理學研究提示,患者死於活細胞療法所引發的嚴重並發癥。

2002年,為防止瘋牛病傳入,原衛生部和國家質檢總局聯合發出公告,明令封殺羊胎素。

2005年,世界衛生組織也發表聲明,敦促會員國“只有具備有效的國家管理控制和監測機制時,方可允許異種移植”。 “光是2014年,科赫研究所就接到好幾例報告:患者因註射了受汙染的羊胎素而導致Q熱,一種能使人和多種動物感染而產生發熱的急性傳染病。”德國頂級科研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新聞發言人蘇桑娜·格拉斯莫徹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說。

國內也曾發生過類似案例。

3年前,原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皮膚科副主任宋為民接診了一名38歲的女士,患者花了三十多萬去瑞士打羊胎素,回國之後,原本光潔的臉上痤瘡大爆發。另一名患者在接受羊胎素註射後,非但沒覺得皺紋變少,反倒每天昏昏沈沈。

除了導致感染的風險,羊胎素中含有的雌激素還可能促使腫瘤生長。“外源性補充雌激素會導致乳腺癌等腫瘤的發病率增高。”宋為民說。

美國癌癥學會曾強烈建議人們不要接受細胞療法,因為現有的科研數據不但不能證明該療法能有效治療癌癥,反而會導致嚴重的不良反應,甚至致死。

“換做是我,寧可啃一塊韃靼牛排”

目前,瑞士醫藥管理局和聯邦公共監管局已經列出一份名單,對35家涉嫌違法經營的診所展開調查。

作為瑞士某醫療中心在大中華區的代理機構,北京名仕優翔國際旅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翔)在官網上發布了“瑞士青春之旅產品暫停聲明”。優翔一名客戶經理表示,預約至少要等到6周後才會重新開放。同時她強調“瑞士所有開展羊胎素療法的機構目前都在接受資質審查,都不能接受預約”,

但當筆者以顧客的身份聯系其它幾家代理機構時,得到的答複卻出奇一致:預訂和治療正常進行。

瑞士保羅尼翰活細胞精華治療中心上海代理方的解釋是,瑞士新規禁止使用羊作為細胞供體,而保羅尼翰已改成小牛作為細胞供體,因此是合法的。

瑞士青草地療養院(以下簡稱青草地)上海代理方表示,青草地早在2007年就由註射改為口服,“口服療法是合法的,根本不在被調查之列”。

“口服同樣非法。”對此,巴爾茲利明確指出,任何具有適應癥的羊胎素產品,無論是口服還是註射,都被視為藥物,都需要通過瑞士醫藥管理局的審批。唯一的例外是羊胎素作為食品添加劑使用。不過,這意味著羊胎素不具有所宣稱的治療功效。

“換作是我,寧可啃一塊韃靼牛排(一種歐洲美食,使用未經烹煮的生牛肉)讓動物活細胞進入胃里。”巴爾茲利打趣道。

針對為何仍在運營的疑問,青草地公關總監文森特·斯坦曼並沒有給出正面答複,只強調:一直以來,青草地始終符合瑞士的法律法規。

去瑞士前,張恕也已註意到瑞士對羊胎素療法的監管日趨嚴格。不過,他把這一信息解讀為叫停某個項目,“國外監管那麽嚴格,如果政府全面禁止,醫院不早就把相關項目下架了嗎?”

對此,巴爾茲利解釋,瑞士是由26個州組成的聯邦國家,負責法律執行的是各州政府,一項新規定落實到所有州需要一段時間。

全球權威機構關於羊胎素的警示信息 (農健/圖)

暴利鏈背後的亂象

林楠是與瑞士旅遊局長期合作的自由撰稿人,在她看來,想要通過羊胎素療法“重返18歲”,代價不是一般的高。

6晚7天的行程,青草地報價27270瑞士法郎(約合人民幣18萬元);保羅尼翰5晚6天的行程開價36萬元;優翔則根據個人身體狀況不同,推出6、8、10三種針劑的個性化套餐,6針劑套餐的價格為42.8萬元。

在羊胎素診所,全套療程不僅包括食宿、體檢、抗衰老治療等內容,還包含簽證、機場接送、醫療翻譯等額外服務。

如此“貼心”的服務背後是巨額利潤。在整條產業鏈中,代理商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林楠透露,代理商與診所簽訂的合同,最核心的內容就是代理商的提成。

當幾年前宋為民還是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皮膚科副主任的時候,就有代理商找上門來,希望他在為患者體檢時能遊說他們去瑞士打羊胎素,“公立醫院主任的身份比較有說服力”。總費用約為30萬元的全套療程,代理商許諾給醫生的提成高達30%。

“想來想去覺得不靠譜,讓代理商走人了。”宋為民說。

代理商也找到過林楠,希望她能幫忙寫些推廣軟文,“價格太讓人心動了”。但因為不敢確定羊胎素註射是否安全,她專門進行了一年多的考察,最終拒絕了代理商的誘惑。

在巨額利潤面前,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出這樣的選擇。據林楠透露,在瑞士羊胎素產業中心的沃州和瓦萊州,“野雞機構”並不少見。大陸一些商人在度假勝地租個湖畔別墅,或是在酒店里租幾個房間,雇幾名醫生和接待人員,羊胎素美容生意就能開張,“有些甚至只是營養師,連從醫執照都沒有”。

法國化妝品MedSPA大中華區總裁王宇平也曾聽公司瑞士分部實驗室的臨床醫生說起,不少診所都由中國人買斷經營,診所里難覓老外的蹤影。還有瑞士業內人士悄悄告訴她,“一些機構註射的並不是羊胚胎活細胞,只是普通的營養液。”

據林楠了解,打羊胎素的中國人大多低調神秘,以私營企業主居多,也有部分官員,有些甚至不用自掏腰包,因為“有人替他們埋單”。

林楠也接觸過不少瑞士人,能感受到當地人對羊胎素的複雜感情:一方面是反感——衰老是自然規律,醫療資源不是應該用在真正的疾病治療上嗎?但因為羊胎素能為當地帶來巨大的經濟收益,他們常常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靠羊胎素“逆生長”?你想多了

“不管說得如何天花亂墜,羊胎素註射在國內都是非法的,中國衛生部門對人體註射羊胎素從來沒有發過許可證。”王曉軍說。

攢錢打羊胎素的夢想破滅讓愛美一族心碎,羊胎素保健品和化妝品寄托了他們“逆生長”的希望。在商家的宣傳中,延緩衰老、美容養顏、增強免疫力、抗疲勞是最常見的幾大賣點。

羊胎素凍幹粉是網絡上最暢銷的一類羊胎素產品。但仔細查看產品配料表就會發現,不少凍幹粉傍著“羊胎素”之名,卻是從羊胎盤中提取出來的。

“羊胚胎素”和“羊胎盤素”僅一字之差,卻有著天壤之別。“羊胚胎素”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羊胎素”,是從3個月大的小羊胚胎活細胞中提取的活性物質,一只小羊只能提取幾克,成本很高;而“羊胎盤素”是把羊的胎盤粉碎,提取其中的有效成分。胎盤中激素含量較高,營養也遠不及羊胚胎素。

揚大聯環藥業基因工程有限公司是國內唯一一家擁有羊胎素提取專利的公司。總經理周旻昊至今仍記得兩年前參加廣州美容博覽會時看到的一幕:展館門口有人在叫賣羊胎素凍幹粉,“5元一斤,就用塑料袋裝著在賣。你相信這是從小羊胚胎中提取的羊胚胎素原液嗎?”

據了解,目前國內生產羊胎素產品的企業數量不少,但良莠不齊。很多小企業不僅不具備制備工藝,制作過程中的潔凈控制也很難達標。

但正規企業能保證其功效嗎?

周旻昊表示,就化妝品而言,主管部門目前沒有規定,要求在審批時拿出數據證明產品功效。

“國內保健食品在上市之前是需要進行功效成分批檢的。”上海食品安全工作聯合會副秘書長鄭樹松說,“1996年實施的《保健食品管理辦法》規定,保健食品的功能評價和檢測由衛生部認定的檢驗機構承擔。”

上海保健品行業協會的負責人也表示,國內保健食品的功效性檢測需要通過大鼠試驗和人體試驗來驗證。在上海,該檢測可由企業自己完成,也可通過上海保健品行業協會下屬的第三方檢測機構進行。

“老企業一般都是自己進行功效性檢測,之後將資料交給原國家藥監局(現為國家食藥總局)審批,審批時間很長,需要3年左右。”該負責人直言。

不過,在全球生物醫學領域最大的數據庫Pubmed上用關鍵詞“羊胎素”搜索,幾乎沒有文獻涉及對羊胎素功能性的研究,研究大多是在細胞或是動物身上進行的,僅僅涉及最基礎的生理和藥理效應。

在周旻昊提供給南方周末的文獻資料中,有一篇名為《羊胎素延緩衰老作用的實驗研究》的論文,是由福建省衛生防疫站開展的兩項以黑腹果蠅和大鼠為實驗對象的研究。

在果蠅實驗中,相比餵玉米粉的果蠅,飼料中含有羊胎素的果蠅平均壽命和最長壽命都有了提高。而在大鼠實驗中,研究者每天將一定量的羊胎素灌進大鼠的胃中,60天後,高劑量組和對照組大鼠血液中的超氧化物歧化酶——一種抗氧化劑有顯著差異。

商家正是通過這些單一的動物試驗,宣稱羊胎素對人體具有抗衰老等諸多功效。

在醫學專家眼中,人體是個複雜的系統,衰老也有複雜的機制,想借助某款羊胎素產品實現“逆生長”並不現實。

“羊胎素類產品很多都是概念炒作,國內對於保健食品功效宣稱的監管很不到位,”宋為民直言,“還有一些產品打著羊胎素的名字,批號卻是另外一個產品的批號。”

北京軍區總醫院美容整形主治醫師石成方也給愛美人士潑了冷水,他表示,經常有一些機構聲稱發現某些類似羊胎素的神奇物質能延緩衰老,“但只是有相關性,單一的某種物質和某個環節並不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應受訪者要求,張恕、林楠為化名

瑞士 叫停 天價 羊胎素 療法 國人 夢斷 斷的 抗衰老 傳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0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