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激箭」上演你唔死就我死!

2014-12-01  NM

 

金像影后珍妮花擔任主角的《飢餓遊戲3》剛上演,戲中她為求存,用弓箭四圍殺敵,角色瘋魔全球。熱愛射箭的吳家麟(Pig)、余文釗(Edmund)及林浩維(Terry)亦乘勢推出game room「激箭獵人」,提供場地予客人以箭代槍打war game,務求食住《飢餓遊戲》帶起「大逃殺」熱潮 。其實,一場真人殺戮戰早在商業市場上演。今年八月,Pig創立「激箭」(「激箭獵人」前身),讓客人分兩隊較量,模式簡單。隨後三個月,四間弓箭公司加入市場。「激箭」收費較高,只能捱打,收入由三萬急跌至一萬。Pig決定加大投資,加入《飢餓遊戲》元素,令其更好玩刺激,他更發出一股「唔係你死就係我亡」的氣勢:「其他老闆唔識射箭,我始終有優勢!」過去本欄訪問過不少game room老闆,同樣面對激烈競爭,有些轉型,勁賺幾倍;亦有捱不住執笠。記者找他們回顧並分享心得,讓Pig參考如何在「大逃殺」中生存。

週日下午,荃灣一間室內足球場傳來陣陣尖叫。記者推門一看,一堆人像獵人上身,個個彎弓搭箭,場上箭雨橫飛,原來他們在玩「激箭獵人」。十名玩家戴上眼罩,分成兩隊各站一邊;能在五分鐘內「射死」最多敵人的一方,為之勝利。「唉,差少少就射中你啦!」看着對家阿亮閃身避開,玩家Ivy激氣道。事實射弓箭和用槍打war game不同,射箭玩家只要身手敏捷,即使面對面,也可避開對手的攻擊。要在執拾弓箭及上箭時避開對方攻擊,玩家要全場不停走動及閃避,玩了一場只五分鐘的比賽,各人已汗流浹背。記者計算,訂一次場,最好要有十二至十五人,夠分成三隊,才有足夠體力來輪流比賽。除了玩家精力很快消退,這生意還有兩個危機。

危機一:開業門檻低

射箭war game雖夠噱頭,但其實開業門檻相當低,首先是裝備便宜,用膠造的輕型弓箭及箭靶,都是從德國入口,但收費不算貴,當初pig買十多套器具,只是花了十萬元,損耗率亦低。記者見有對家甚至自製箭靶,Pig亦承認,「其實好簡單,有塊膠板都OK,我都做到。」「激箭」亦沒有租用固定場地,Pig與幾間室內足球場合作,每次有客人報名參加,他才帶同器具去set場,十五分鐘「搞掂」,做物流的Pig亦不須為生意辭職,返工的日子,就找兼職代勞。創業模式簡單,隨即吸引行家抄襲。過去三個月,香港已開了四間射箭war game場,玩法一模一樣,其中一間在器材上比他們更專業,Pig不屑地說:「佢哋攞咗外國射箭遊戲『Archery Tag』嘅香港代理,但呢隻弓拉力有成廿八磅,只啱鬼佬體格,香港人或者初學者嚟講就太重啦,邊走邊射,好難射得出,我揀嘅拉力只有十五至十八磅。」Pig強調自己是香港箭會會員,在指導客人上,有信心做得比對方好,「我夠膽講佢哋都唔識射箭!」

危機二:頂爛市

「激箭」主力做公司、團體客,每小時收費全包三千元,不限人數;四個競爭對手加入戰場後,隨之「頂爛市」。Pig無奈說:「有一間,甚至係扮客人玩完之後,睇住我哋嚟抄,而且價錢仲平過我哋少少。」對手收費比其便宜一百至五百元不等,其中對家「箭火」收費平四百元之餘,更讓玩家玩多半小時。由於玩家要有一定人數,平日個個要返工,故生意高峰期只集中在假期,星期一至五多數「拍烏蠅」。當初未有競爭對手,「激戰」試過月賺三萬元,但現在營業額只剩四萬多,每月只做十五小時生意,扣除成本,利潤只得萬多元。

解決:加入更多道具

Pig為保優勢,會請有教練牌的弓箭手指導客人,予客人更專業的感覺。為了保持新鮮感,改名「激箭獵人」,找來老友Edmund及Terry入股,加碼十多萬元投資額,買更多器材,「唔只箭,仲有鎚同騎馬機,客人可以一邊騎馬一邊射箭。」亦加入《飢餓遊戲》元素,他解釋新玩法更刺激,「唔再分成兩隊,場內個個都係敵人,好似套戲咁,要為咗生存而殺死晒其他人。」場地布置上更會講求主題,「會同幾間war game場合作,布置成草原咁;員工仲會不時移動場內嘅障礙物,增加遊戲難度。」他預了對手隨時會再抄,「唯有自己不斷創新!」本刊找來曾上《壹盤生意》的其他game room老闆分享經驗,希望Pig在做生意時,千萬不要人如其名!

開業資料(11/14)#

辦公室租金^:$33,000 器材:$100,000 宣傳:$15,000 行政費用:$20,000 總投資:$168,000^二按一上#以Terry及Edmund入股後計

營業資料(11/14)

營業額:$45,000 租金:$11,000 #人工:$15,000 *器材損耗:$5,000 盈利:$14,000 #放置器材倉租*4名兼職

Game Room大回顧

泡泡足球+400%

租場接Party

今年暑假因世界盃掀起熱潮的泡沫足球「Bubble Soccer」,開業時賺得一、兩萬,其生意模式出現三大危機,包括場地難求、競爭大、欠新鮮感。問題可謂與「激戰」一樣。開業九個月,老闆姚志斌(Rodolfo)成功化解危機,令利潤大增四倍,每月賺五萬!他說:「我哋特登整咗夜光Bubble Soccer,喺全黑嘅場地玩,更加有視覺效果。」他亦在黃竹坑租了自己的場地,除了不用四圍撲場,亦可在淡季大搞其他活動賺錢。記者走到這個新場,發現除了人造草地足球場外,更有桌球枱、掟鏢機、電視遊戲機甚至夾band房等。Rodolfo坦言目前這盤生意已不只是Bubble Soccer,「仲可以玩吓閃避球,嚟緊開聖誕party,仲會同人合作開小型音樂會,有咗個場,就有無限可能性。」

異類教育+54%轉玩心理戰由「巨聲幫」劉威煌在油塘工廈開設玩解謎的「異類教育」,由於地點太偏僻、玩家人數限制等問題,令生意增長有限,一直只賺數萬元。為踏前一大步,劉威煌在遊戲玩法上,決定作出重大改變,異類教育亦改名成為心理鬥室,他說:「客人玩完一次,拆穿晒條橋,就唔再幫襯。」宣傳亦局限,「以前做訪問,都唔敢講玩法俾傳媒知!唔解謎啦,同咗一班心理學專家合作,將遊戲四成內容改為玩心理戰。」例如新增的「審判之輪」,玩家要扣除自己在其他遊戲賺到的分數來救人,「你可以選擇救定唔救,朋友可以睇得出你係自私定大方嘅人。」他指不能再靠「巨聲幫」三個字吸客,而是向社福界埋手,「多咗同社工合作,嚟緊會同保良局同埋小童群益會合作,收費平少少,但客源會穩定啲。」異類教育生意額亦增長近一倍,而每月利潤由最初的七點八萬升至約十二萬元。

Running Games+$30萬提升玩法層次去年照抄韓國人氣節目《Running Man》的Running Games老闆莊偉豐(Billy),當初以為食住《Running Man》熱潮,就會有客幫襯,誰知節目人氣未有幫到手,最後每月蝕十萬元。Billy痛定思痛,決定淡化Running Games的元素,雖然保留「撕名牌」環節,但加入更多機關及裝置,「好似激光,玩家要小心穿過才會贏。又或者地板上會突然有陷阱。啲機關係請I.T.專業人士整,行家想抄都抄唔到。」玩法比以往更要求用腦,並不只要客人在場內跑來跑去。現已成功轉虧為盈,高峰時月賺三十萬元。雖有錢賺,但每月花在新器材上的開支亦不少,「不斷加新裝置,損耗都幾高,煙霧機都壞咗兩部,成五千蚊部。賺三十萬,都要使番十幾萬投資新嘢。」

照相館不敵競爭執笠在日新月異的市場上如缺乏創新,便會遭到淘汰,例如今年六月在觀塘工廈開業的「山寨版」輕鬆一下3D照相館,兩位老闆蕭頌妍及鄧嘉琪畢業後向家人借六十萬元開鋪。不過位置偏僻及畫布製作「山寨」,損耗高,每月蝕五千元。兩人當時接受訪問,曾預期很快會收支平衡,不過照相館在九月初開始卻在其網站上宣布暫停營業,指將物色較大及交通更方便的場地。記者嘗試透過電話及WhatsApp聯絡,但二人拒絕透露詳情。

 
激箭 上演 你唔 唔死 死就 就我 我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316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