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許仕仁貪污實錄

2014-06-12  NM
 
 

 

「若要我形容本案,這是關乎公職人員的誠信標準;這是從公眾角度出發,對重要資料的隱瞞;這是關於一個非常非常高級的政府官員,收受經偽裝的秘密款項。」主控官連珠炮發不斷斥責,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由始至終閉上雙眼,頹坐犯人欄。曾有「橋王」之稱的許仕仁,前半生一帆風順,位至香港政府第二把交椅。從政府光榮引退之際,卻捲入貪污醜聞。主控官將罪狀一一讀出,許仕仁的奢華生活亦一一曝光。控方嘲諷許仕仁懂得享受人生,識飲識食嘆世界,實際上是「空心老倌」,長期入不敷支,甚至誇張得「使大十倍」,要靠多年老友、新地郭氏兄弟接濟,許亦成為新地的線眼。他仕途最高峰的九年,收取新地賄款高達三千四百萬元,其中一筆四百七十萬,更是在宣誓成為政務司司長前五小時收到。

聆訊初期,許仕仁每天到庭都和記者打招呼。首天被大批記者包圍,有記者問他心情,他尚有心情笑笑口反問︰「你哋咁樣,我點會relax?」案件上週正式開審,許仕仁也收起笑容。他十分怕冷,儘管室外氣溫高達三十二度,他每日披著棉襖出庭,閉起雙眼沉思。

仕途順利

這位頹坐犯人欄內的被告,曾經叱咤政壇,位至特區政府第二號人物。現年六十六歲的許仕仁,七○年加入政府,仕途一直一帆風順,屢被委以重任,包括運輸署署長、財經事務司等。○○年他離開政府,出任強積金管理局行政總監,○三年離職。之後他成立顧問公司,為新地出謀獻策,但一年後便在時任特首曾蔭權推薦下,出任政務司司長。兩年後許仕仁離職,仍獲委任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直至○九年離任。許離任行會前一天,曾蔭權特意致感謝信,感激許在任期內的貢獻,讚揚他「可靠、洞察力強、樂於助人」。信中上款「Dear Rafael」及下款「Yours Ever, Donald」,均是曾蔭權以墨水筆親筆書寫,可見曾對許的賞識。不過主控官卻指出,曾蔭權極力讚揚許仕仁之時,卻不知許在該段期間,涉嫌收受地產商巨額賄款。

品味人生

許仕仁、新鴻基地產聯席主席郭炳江和郭炳聯兄弟、新地執行董事陳鉅源,以及前港交所高級副總裁關雄生,五人共被控八項控罪,包括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串謀向公職人員提供利益罪及提供虛假資料罪。許仕仁涉及所有控罪,橫跨他任職積金局行政總監、政務司司長、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三項公職任期,指他收受超過三千四百多萬利益,包括收到來自郭氏兄弟或來歷不明的神秘匯款、免費租用新地旗下跑馬地禮頓山豪宅,以及無抵押借貸等。主控官宣讀各被告罪狀的同時,亦揭露了許仕仁的貪腐生活。主控官嘲諷許仕仁「生活質素高、有品味」,根據銀行記錄,○五年十月,許上任政務司司長不足三個月,便在港麗酒店Nicholini's餐廳晚膳,一頓晚飯豪花三萬三千元;○六年八月,許又以四萬二千元買下Bulgari名錶。身為馬主的許仕仁,為確保馬匹健康,不惜用上貴價紅蘿蔔和糠糧餵馬。「品味人生」的代價,就是入不敷支。許仕仁○五年上任政務司司長時,擁有十四個銀行戶口、二十五張信用卡,年薪四百五十八萬的他,上任當年支出四百二十九萬。但一年後支出大增,銀行提取現金多達四百八十二萬,信用卡支出亦有二百四十六萬。

年花千萬

○七年許仕仁卸任,任職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收入下降至一百三十二萬,但支出卻有增無減,從銀行提取的現金近七百萬,信用卡簽賬亦有三百四十七萬元,年花超過一千萬元。「奢華揮霍這弱點,正正成為被人利用的目標。」郭氏兄弟自小已與許仕仁相識,相交幾十年,主控官形容,就在許仕仁仕途攀上高峰之際,新地為確保在政府內有個朋友,不惜在許仕仁身上大灑金錢。

2000-2003積金局行政總監續租國金

主控官直指,許仕仁成為新地的耳目(eyes and ears )。許二千年任積金局行政總監,當時董事局正討論續租國際金融中心作為辦公室,而新地擁有業主百分之四十七股權。不過上任不久,許仕仁與太太到新地旗下禮頓山睇樓,很快便找室內設計裝修,兩夫婦在○三年初搬入禮頓山兩個相連單位,當時市價月租十餘萬,新地竟然讓許免費租住。而許仕仁秘密兩次接受新地一百五十萬及九十萬元無抵押貸款。而郭炳湘當時亦提議聘用許仕仁出任新地顧問,雙方早於○二年七月洽談顧問合約。根據文件,郭炳湘曾草擬條款,以「機密便條」詢問兩位弟弟的意見。但郭炳湘後來退出磋商,控方未有披露原因。○三年五月,許仕仁在積金局董事會中投下贊成票,支持續租。○三年八月,許仕仁離職,半年後自組顧問公司「德福企業」,成為新地顧問,合約由郭炳江、郭炳聯親自簽署,顧問費每年四百五十萬,為期兩年,更免費租用國金辦公室、禮頓山單位。兩個月後,許再接受新地旗下「忠誠財務公司」的三百萬無抵押貸款,由郭炳聯親自批核。

2005-2007政務司司長上任前五小時收賄

擔任新地顧問一年,○五年三月,前特首董建華下台,郭炳聯在日誌中寫「董辭職,好,充滿能量」,更即晚致電許商討他在新地的角色。其實當時傳媒已大篇幅報導,許仕仁是政務司司長大熱,而許亦在同月終止與新地的顧問合約。控方指出,許仕仁準備重返政府,假裝與新地「斬纜」,但事實上與新地「藕斷絲連」。郭炳江在四月六日先轉賬五百萬予許仕仁。而許仕仁亦要求新地支付自己尚未履行的十一個月顧問服務,共四百一十二萬五千元。郭炳聯被捕後曾去信律政司解釋,對於老朋友親自提出如此請求,感到非常尷尬,為免被說刻薄才答應,在文件寫明「鑑於許先生過往13個月為我們擔任顧問,表現卓越」。不過控方卻指,這是新地給許仕仁的「甜頭(sweetener)」,旨在換取優待新地。上任前五日,是許仕仁受賄的高峰期。六月二十五日,許仕仁與新地就禮頓山豪宅訂立新租約。許每月開出支票交租,依照市價月租十六萬,簽約兩年半。控方指暗地裡,郭氏兄弟早已為許付清未來兩年半租金,將總數四百八十萬存入許賬戶內。六月二十七日起,許仕仁四日內再先後收取新地共八百五十萬存款,其中一筆四百七十萬,更是在宣誓成為政務司司長前五小時收到。為掩人耳目,賄款採用了極其迂迴方式交收,過程中新地老臣子陳鉅源、許仕仁好友關雄生,都擔當重要角色。郭炳江先將這筆八百五十萬元的款項匯到陳鉅源的海外公司「Villalta Inc.」,再由陳匯到許仕仁好友關雄生及其親人的戶口。關在四天內分七次過戶,更以支票、本票和現金過數方式,存進許仕仁銀行戶口。六月三十日,上午收完錢,下午二時,許宣誓正式成為政務司司長。

2007-2009行會非官守成員西九項目「好建議」

直到許上任,身兼西九文化局主席,及負責馬灣項目,手握機密,卻多次與新地高層會面。郭炳聯向律政司稱,許向新地提供的卓越顧問服務,包括就西九項目提供「好建議」。另外,新地與政府就馬灣交通配套存有分歧,陳鉅源與政府談判不果,許仕仁○六年六月與郭炳江開會,分歧旋即解決。控方指許根本是為新地作「內鬼」,一邊收新地錢,一邊又在政府內部為新地解決問題。直至○七年六月卸任,官商勾結的指控,從來未在許身上消失過。許仕仁卸任後加入行政會議任非官守成員,直至○九年一月才完全退出政府。但期間,許再收新地一千一百一十八萬元。今次收款手法比以前更兜轉,郭炳江首先要陳鉅源自掏腰包一千二百萬,兌換美金後匯款至由關雄生好友控制的新加坡公司。關再匯款香港,然後分拆為兩筆定期存款,再以定期存款向銀行抵押借貸,最後才分四次,將款項匯到許仕仁私人戶口及名下顧問公司。陳鉅源其後收到新地三筆共一千八百萬元的「花紅」。主控官狠斥許仕仁謀取私利,違反誠信,濫用職權。開案陳詞本週二完結,控方將會傳召六十四位證人,包括一眾前高官孫明揚、劉吳惠蘭等。這場被形容為「史上最重要的刑事審訊」,將會披露更多不為人知的內情。

2005年:850萬賄款

2007年:1,118萬賄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063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