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價值投資變cheap 蔡東豪

2012-7-19  NM




本刊訪問一位在中東經營珠寶生意的香港商人,窮小子出身,憑著拚勁和眼光,成為富豪,他的物業投資策略尤其令人側目。很多人自圓其說,稱人棄我取,在眾人恐慌時入市,以表現自己如何有膽量和看得通,但其實跟實際情況未必相符。這位商人投資物業往績驕人,其中例子是一個複式物業,一個單位是九一一後一個月買,另一個單位是沙士時買。過去十多年,樓市大跌過兩次,他兩次都把握到機會入市。九一一加沙士,這不是幸運,這是貨真價實的人棄我取。

我不是想談買樓,是想談價值投資。價值投資近年被濫用,彷彿所有人都是價值投資者。這情況理論上不可能出現,因為根據價值投資的定義,當所有人都是價值投資者,便沒有價值投資者。價值投資者眾人皆醉他獨醒,緊守紀律,以一元價錢買五元價值的東西。價值投資的要點是市場有羊牯看不通全局,自亂陣腳,願意以一元出售這件值五元的東西。假如所有人都是價值投資者,便沒有交易,便沒有股神,股神需要傻仔。人人自稱價值投資者,價值投資大貶值,變得cheap了。價值投資易學難精,投資者勤做功課,計算出公司價值,然後以折讓價購入股票,耐心地長期持有,說出來很簡單,但做起來很難。計算價值其實非常困難,因為價值是動態,不停地變,投資者以為買了平貨,實際上可能是買入前計錯數,或買入後公司情況變了,而投資者沒調整策略。很多人以為自己是價值投資者,其實未必有資格做。

傳統價值投資變cheap,我較有興趣談一種較偏鋒的價值投資方法——人棄我取。這種方法需要逆向思維,敢向群眾說不。我形容人棄我取偏鋒,是因為操作上太困難,甚至可視為違反人性。人喜歡群體活動,需要其他人認同,從認同中尋找到安心,人基本上不喜歡獨行。人棄時我第一個想法是一同棄,因為人棄必有因,而我心底裡希望認同這個原因,這樣做我便可以合群。

最近報紙訪問資本策略主席鍾楚義,他說賺大錢一定要孤獨。這位高人在幾年之間建立地產事業,全憑以市價一買一賣,難度甚高,他談賺錢,其他人應細聽。孤獨時,人懷疑自己,人人走向這邊,我走向另一邊,或者是我錯?直覺上這麼多人跟我想法不同,當中有叻人,事情一定有古怪。近年流行群眾智慧的概念,一班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得出的平均意見,比專家更優勝,群眾看錯的機會或者不是很大,孤獨的感覺更加不好受。人棄我取太難,所以用人棄我取為主軸的價值投資法較偏鋒,但回報較吸引。可能見到的情況,是公司宣布虧損或盈利大跌,股價崩潰,投資者混亂逃亡,這是人棄我取的良機,因為投資者的反應通常過大,即是「過咗龍」。傳媒對這些英雄落難故事特別感興趣,大合奏唱淡,令情況變得更壞。一種價值投資方法,是專買這些落難股,相信群眾反應一定過分悲觀,可以低價入貨,假以時日,股價會反彈。

我手頭上沒有數據,但相信這種投資方法長期表現應該會不俗,讀者可能立即反駁,思捷環球和李寧這些落難股,股價低處未算低。落難的原因花款多,有的因為大圍環境,有的因為個別因素,但買落難股的首要條件,是管理層沒問題。落難是因為其他原因,而這些原因假以時日有解決方法,管理層知恥回勇,有能力帶領公司收復失地。說回這位九一一和沙士入市的商人,他在恐慌時買物業,應該不是隨便買。即使執平貨,揀物業首要條件是物業基本因素不錯,例如地點。價格大跌是因為投資者信心盡失,人棄我取不是盲目取,重點是捱得過孤獨,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自己跟群眾不同的看法是什麼,而這些看法在等待過程中有否改變。人棄我取難度高至家庭觀眾不宜學,我聽說的所謂例子,大都是事後堆砌出來的故事。九一一和沙士入市,我第一次聽,心悅誠服。

蔡東豪 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184

我們天生喜愛Cheap? 巴黎

http://blog.yahoo.com/_6TLACXZVBOZGXZUIY5NCVMWRHY/articles/1135438/index
巴黎:

金句
身體只是工具,感覺、思考也同是另一工具,他們都不是"我"
唯有能勇敢地指揮身體"任我行"、感覺"任我感覺",那個才會是"真我"

早前我的兒子打兼職,我希望他到麥當勞,兒子說太cheap,結果到了另一間餐廳做,我的兒子不知我苦心,他不明白,一間能做到cheap神的企業,必定管理一流,東浪費一點、西浪費一點的企業,又怎能成為行內的大哥,幾十年不倒。

假如你有兒女要做Partime,我建議你們叫他到一些cheap公司做,將來你的兒女可能成為大企業家,但如果他們沒有先學懂成本控制,就有一半機會把公司泡湯。

當然要走出同輩的壓力,心理要很強,例如以下呢間橫掃股界,上期說跑勝股神成條街的就是cheap中之霸-----------Dollar Tree (DLTR)。在加拿打以Dollar Giant營業,年青人告訴朋友在"一蚊雞"店打工,可能會受別人的注目禮。因為每個人都會問,你的公司賣的全部是垃圾,例如一個可能用了一次就爛的鑼絲批,一個不平行的水平呎,一個用了一、二小時就無電的電芯。

但是又為何顧客從未在Dollar Giant內退過一件貨,原因是顧客的成本大過退貨價。

這真是一條偉大的經濟定律,只要企業賣垃圾的價低到不能抗拒,對方買了之後不可能蝕多一次腳骨力退貨,有誰願意找人為難之前先為難自已呢?


他繼續賣垃圾,你不斷買垃圾,這支股票就成了神仙股。神仙企業最利害之處是,他專依在Home Depot , Canadian Tyre, 等賣好野的公司鄰邊,誰可抗拒便宜幾倍的價錢?

麥記如是,Dollar Tree如是。

分析Dollar Tree最好的地方是它的年報只有40+頁,如果Blog友看過AIG,HSBC數百頁年報,你或會在想,看這些ABS, CDS, 大殺傷兵器的對沖說明,到底自已是否正在讀MBA或PHD的教科書?自已是否真明定假明
看Dollar Tree的年報,我就想起中學時學的LCC & I  Higher level Accounting,又有大量相片圖劃,真是太舒服了。

早排答應過Blog友出雞,今期就把 Dollar Tree的10年數據給你們看位買入。
過去我未領略企業回購和P/B的意義、派息等意義,TJX啟發了我,應該以蝕頭賺尾看待,例如一支ROE35%,P/B是5倍的企業,我會以一間回報只有7%的企業做底線,
又假如這支股的經營數字、效率不變,市場就會以同樣的估值給她,下年我的ROE和ROI都會是一樣35%,我們亦真的可以賣出一點點股份制造股息,即高P/B買入是可以,但條件是ROE要高,企業的隱定性要強,企業的賺錢是真現金。

假如一蚊雞cheap野都能成股王,我們又為何舍易行難?

我還有幾支類似非常隱定的企業給有興趣做功課的學習者、深造者研究,例如Moody, Visa, Master Card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519

說史150414東坡肉 Cheap嘢嚟啫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4/14/%e8%aa%aa%e5%8f%b2150414%e6%9d%b1%e5%9d%a1%e8%82%89-cheap%e5%98%a2%e5%9a%9f%e5%95%ab/

說史150414

東坡肉?Cheap嘢嚟啫!

歷史小品系列10

 

蘇軾,字子瞻,但今天大多數人都喜歡用他的號「東坡居士」來叫他—「蘇東坡」。 蘇東坡堪稱北宋,乃至中國史上數一數二的「全能型文人」。論文,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與 歐陽修並稱「歐蘇」;論詩,晁說之將他與 黃庭堅並稱「蘇黃」,趙翼則把他和 陸遊並稱「蘇陸」;論詞,他作為北宋「豪放派」的宗師,與 辛棄疾並稱「蘇辛」;論畫,他開創了所謂「湖州畫派」;論書法,他是北宋「四大家」—蘇黃米蔡之首;論扶掖後進,他座下又有 黃庭堅、秦觀、晁補之、張耒「蘇門四學士」(或加上陳師道、李廌合稱為「蘇門六學士」);做官從政,大概算是他最不拿手的了,但其實也已經做到「龍圖閣大學士」、禮部尚書。

 

不過,今天我們要講的是他的另一個身份—「生活達人」!蘇東坡對生活品味的追求絕對是超越時代的。 蘇東坡喜歡結識朋友,愛好遊山玩水,而且還相當熱衷於鑽研茶藝和美食。由於蘇東坡在政壇上既反對新黨,又不支持舊黨,所以無論任何一黨執政,他都沒有什麼好日子過。尤其是每當新黨上場,他都必然會被貶謫到偏遠州縣,這反而令他在失意政壇之餘,有機會遊歷更多山水,享受更多美食。

蘇東坡有關美食的詩文非常多,「日啖茘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就相當有名;他也寫下了很多個人美食心得和食譜,例如有《食豆粥頌》、《桂酒頌》、《東坡羮頌》等,不過最為後人所津津樂道的,大概就是《豬肉頌》吧—「淨洗鐺,少著水,柴頭竈煙燄不起。待他自然莫催他,火候足時他自美。」這道用慢火燉豬肉的做法,一般相信就是我們今天吃的「東坡肉」了!

 

這首《豬肉頌》是蘇東坡在 黃州(今湖北武漢東面約七十公里)任內寫的,黃州是蘇東坡藝術創作的一個高峰,《念奴嬌.赤壁懷古》、《前赤壁賦》和《後赤壁賦》,還有《定風波》等作品都在這段時期作成。更重要的是,這段時期也是他飲食造詣大幅提升的階段。據他自己說,來到黃州,先是酒量大進:「吾少年望見酒盞而醉,今亦能三蕉葉矣。」(《題子明詩後》)到後來更升呢至「無酒不行」的級別:「暑中既不飲酒,無緣作字。」(《與李叔方》)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都會覺得「肉食」在漫長的歷史上,一直都是相當珍貴,至少是昂貴的食材。蘇東坡被貶做個小官,又不貪汙,頂多也只能算是個「窮L中產」吧!何以竟然也能享受這麼多不同品種的肉類美食呢?其實《豬肉頌》中已有解答:「黃州好豬肉,價錢如泥土,貴者不肯食,貧者不解煮。」原來豬肉的價格並不如想像中般高。這側面反映出宋代畜牧業的發達。***

 

「畜牧」並不同於「遊牧」,「畜牧」是農業文明的一部分,分別只是「種植」的對象不是「植物」,而是「動物」而已。豬是「農業畜牧」中一種非常理想的「作物」,因為牠的高度雜食性,以致能與其他「植物作物」發揮互補關係,甚至能將「生活廢料」轉化為「飼料」或「肥料」。以目前考古證據來看,豬很有可能是人類第一種「馴化」的牲畜。***

北宋自從與遼簽訂《澶淵之盟》後,兩國間得享一百二十餘年和平,安定繁榮,農業得以穩定發展,宋代的動植物「育種技術」在當時領先世界(今天的「金魚」就是由宋代開始出現的「人擇物種」),作物和牲畜品種的提升,令穀物和肉類等食品價格下跌。另一方面,城市化趨勢明顯,由於「城市」先天就具有「剝削農村」的特性,故城市居民食肉的機會,明顯較前代增加不少。

 

按照蘇東坡的說法,黃州的「貧者」並非「吃不起」豬肉,只是「不解煮」而已,故此才苦心鑽研,教他們怎樣煮。不過,剛從首都貶謫到外州的蘇軾,不免還有些「離地」,以致他忽略了一個相當重要的環節—豬肉也許間中還是「吃得起」,但「待他自然莫催他,火候足時他自美」所需的燃料成本並不便宜。黃州並不如開封城有「燃料補貼」,因此「慢火燉豬肉」始終是一種奢侈的美食。這註定了這道「東坡肉」只能在消費力強勁的一線大城市才能流行起來。這大概就是何以今天的「東坡肉」成了杭州名菜的原因了。可別忘了,杭州也是蘇東坡的其中一個貶謫地啊!

 

《豬肉頌》中還有一個小問題,就是提到黃州「貴者不肯食」豬肉,那到底他們吃什麼肉呢?難道是之前提過好漢們很愛吃的「牛肉」?牛肉固然被視為美食,但牛畢竟是「戰略性物資」和重要生產工具,與作為「肉食性牲畜」的豬不能相提並論。因此,牛肉的供應量始終非常有限,很難成為日常肉食的主要來源。

答案可以在宋代的民間諺語中尋找。我們又拿和蘇東坡有關的順口溜來說。話說蘇東坡的詩詞文章,其實在當時就已經受到廣泛追捧,甚至經常成為科舉考題。故當時就有諺語謂:「蘇文熟,喫羊肉、蘇文生,吃菜羹。」原來「吃羊肉」就是「富貴好環境」的代名詞。

 

在唐代以前,羊肉在中國民間並不普及。不過到了宋代,羊肉大量出現在食譜之中。*** 南宋文人 王明清在其筆記《揮麈錄》中,記了一件有關北宋兩位大名人的小事。 話說有一次 富弼(鄭公)設宴,邵雍(邵康節)也是座上客。其中一味是煮羊肉,富弼讓人把爐具設在堂中烹煮,並以內行的口吻向邵雍解釋,「鄭公顧康節雲:『煮羊惟堂中為勝,堯夫所未知也。』 康節雲:『野人豈識堂食之味,但林下蔬筍,則常吃耳。』鄭公赧然曰:『弼失言。』」富弼冷不防被邵雍反唇相譏,相當無癮。

從這個故事可以看出三點。 一是宋代的士大夫在名義上還是崇尚簡樸的;二是宋代的(高級)士大夫實質上是經常吃羊肉的,否則富弼不會對煮羊肉有此「獨特心得」。三是「羊肉」被公認為是「奢侈品」、好東西。

 

宋人崇尚吃羊可能與宮廷品味也有很大關係。民間以羊肉為「奢侈品」,因為北宋羊肉的價格比豬肉還要貴大約三分之一。 但對於宮廷,吃羊肉卻是一種「檢樸」。《續資治通鑒長編》記宮廷中:「飲食不貴異味,禦廚止(只)用羊肉,此皆祖宗家法,所以致太平者。」相比其他各種「異味」,羊肉也確實是相當「檢樸」了。

 

北宋宮廷的羊肉消耗量很大,神宗熙寧十年(1077)皇宮和首都政府部門共消耗羊肉超過四十三萬斤、豬肉僅四千斤左右,果然是「貴者不肯食」。羊肉的消費量竟是豬肉的一百倍!況且,羊比豬體型小,出肉率也較低。用今日的豬羊數據,一隻羊當牠八十斤,只能出肉三十斤左右;一隻豬約二百斤,產肉百三四斤。也就是說,首都公共部門每年消耗豬隻僅三十餘隻;但卻要用羊一萬四千隻!

 

需求的增長必需建基於強大的供應面。宋代的羊肉消費量相比前代大量增加,究竟這些增產的羊肉從何而來?與透過「農業畜牧」方式飼養的豬不同,羊主要是採用「放牧」方式飼養的,養羊必須要放牠們到外面去吃草。雖然宋代北方也開始出現具規模的養羊產業,但始終養羊所需的大面積土地,對農業區域而言實在「過於奢侈」。故此,宋代的羊隻超過一半由遼國的「遊牧區」入口。

 

在北宋末至南宋初年,宋遼之間的貿易環境驟變,以至首都肉價飛漲接近一千倍。到了南宋高宗年間,宮廷每年用羊竟減至僅一千餘隻,還不及神宗時的十分之一。

吃羊肉原來還會牽扯到宋遼貿易、遼國的產業結構和區域互補等課題。不過篇幅所限,還是待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說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0622

女人永遠記住,一定不能夠Cheap

男人為什麼總想娶個靚女人做老婆?因為划算,一個好看的女人,不僅僅可以養眼,還因為那張好看的臉,完美的身材,相當於她們一半的嫁妝。

明白自己有多珍貴,就不要再從垃圾堆里選男朋友了。

Miranda Kerr宣佈離婚後不久,澳洲第三大富豪James Packer和澳洲傳媒界最高CEO David Gyngell兩人為爭女爭風吃醋而當街打交在地的新聞。兩個平時有頭有臉的大支野,居然在大街上動起手打來,真可謂是英雄難過美人關。但是好物一定沉歸底。

面膜很貴、眼霜也很貴、妳全身上下都很貴,不能夠Cheap,更不要找一個配不上你的男人。貴一點,才不會因為一頓廉價碟頭飯就和一個小氣Cheap精的男人約會。

Miranda2014年的LV晚宴上與Evan相遇,隨即展開了一段神仙眷侶的佳緣,只要一出街就登上各大八卦雜誌的頭條。Snapchat上市,Evan更是牽著Miranda在眾人面前騷Quali,未婚夫來紐約敲鐘,Miranda還不忘用Snapchat直播這歷史時刻:兩人雖然年齡相差7歲,33歲還帶個仔,卻凍齡有方,拍得住吳婉芳。 2016年,Evan在成功收購Bitmoji之後不久的718日正式訂婚,來了個雙喜臨門。

這位老牌超模十二萬分地支持未婚夫的事業,利用自己身為公眾人物的超強影響力,對公眾開放了自己的Snapchat帳號,並總是率先向粉絲們展示Snapchat推出的各種最新功能,或是幫Snapchat的廣告商們做免費宣傳。就連他倆訂婚的消息,也是最先從Snap開始傳播的。

離婚後她們為什麼還是單身一個人?因為她們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因為她們明白在沒有遇到一切都合適的人以前,她們沒必要結束單身。因為她們明白,自己很貴,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值得自己傾心的。

最近幾天,華爾街格外熱鬧,Trump Trump剛剛做完他總統任期內的第一次國情咨文,Dow Jones怒升300點,迎來2017年表現最好的一天。第二天32日,最受美國年輕人追捧的SnapchatSnap Inc.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了,成為了繼阿里巴巴之後最大的科技IPOEvan Spiegel身價40億美金,是史上最富有90後。Snapchat兩位聯合創始人Evan SpiegelBobby Murphy同時按下按鈕,正式掛牌上市,Ticker為SNAP





開市價為24蚊,遠超17蚊美金的發行價41%,最高時則高達26.05,收市價格為24.48美金,暴升44%就第一天的表現來看,Snap這次的表現已經在科技公司IPO中很不錯了。這次IPO募集34億美金,估值高達240億美金。目前已經獲得了12倍的超額認購。

Snapchat的大紅大紫必須歸功於它背後的那個愛炫愛玩又理解年輕人心理的男人——Evan Spiegel 他在2016年《Forbes》美國40歲以下富豪排行中排名第十,名下資產已達40億美金,高於並列第四的Airbnb三位創始人。也就是說,他現在是美國最年輕的自主創業且資產過十億美金的超級富豪之一(另一位是與他同齡的John Collison,資產約為11億)

寒門也能出貴子?我寫來呃Likes咋,10,000個冇一個。虎父無犬子,父母輩就很勁揪。Evan的老豆老母都是加州的知名律師,母親畢業於哈佛法學院,是位精通稅法的律師;老豆是耶魯大學法學院的知名訴訟律師,曾擔任華納兄弟的代理律師。

John Spiegel從史丹福經濟系畢業後就進入了耶魯法學院攻讀JD學位,現任洛杉磯有名的Munger, Tolles & Olson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Evan出生的時候,老豆已經是位當地頗有成就的大律師,並且是研究證劵法的專家。



當年因遭受能源危機而遭到各方起訴後瀕臨破產的南加州著名能源公司Southern California Edison能夠起死回生,全靠John的幫助。這一戰後John的名聲便在南加州傳開,到了2006年,John就已經成為了年收入超三百萬美元的有名大律師。要知道,十年前的三百萬美元購買力和現在可是不一樣的。

父母給予子女最好物質條件的同時,John也非常重視子女的教育。Evan和他的兩個妹妹都在Santa Monica著名的私立學校Crossroads上學,家中也常請私人教師來補習。這些教師一小時的學費往往高達250美元。

雖說堅持富養孩子,John時刻要求自己的孩子們不能忘記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裡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且所有的財富不是他們理所應當可以得到的。每個聖誕節,John都要求自己的三個孩子去社區的救助站做義工。在平時,三個孩子都被要求積極參加教堂組織的慈善活動,有一次他們還跟著教堂的工作人員去墨西哥幫助窮人建房子。Evan在成名後接受採訪中也表示自己是個很幸運的人 出生在富裕的家庭又能接受良好的教育。而Snapchat之所以能做得這麼好玩有趣又與時俱進,多多少少和自己優越的成長環境以及從小培養起來的眼界有關。


對比香港那些什麽「老作」?「十A港女」,也好意思被叫人生勝利組?都成30歲人仲阿媽前阿媽後,醜唔撚醜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269

馬雲好cheap

1 : GS(14)@2011-05-15 00:15:4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513&sec_id=15307&art_id=15249941
【本報訊】阿里巴巴( 1688)母公司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馬雲與雅虎的「博弈」有新進展,馬雲借法規「過橋」,將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支付寶轉到一間由他控股的新公司中,以獲得監管部門的牌照,名正言順抽走阿里巴巴集團的「金蛋」。分析指,馬雲此舉甚有「逼」雅虎減持阿里巴巴集團股權的意味。
記者:石永樂
2 : GS(14)@2011-05-15 11:45:19

http://www.iceo.com.cn/renwu/35/2011/0515/217812.shtml

北京時間5月12日凌晨,雅虎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披露,為盡快取得一個非常重要的牌照,阿里巴巴集團對在線支付業務“支付寶”的所有權進行了調整,將由馬雲主要控制的一家中國公司來取得支付寶的全部股權。
隨後,支付寶發布聲明證實該消息,稱此舉是為了達到《非金融機構支付管理辦法的要求》,並透露去年支付寶所有權就已轉至浙江阿里巴巴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通過2009年6月和2010年8月兩次轉讓,支付寶的全資控股股東已經由阿里巴巴集團全資子公司Alipaye-commercecorp(註冊於開曼群島),變成了浙江阿里巴巴商務有限公司。
...


馬雲同時還透露,去年和雅虎洽談股權回購問題時,本來談得非常好,雅虎已經同意,但拿出具體方案的關鍵時刻他們又終止談判。
3 : GS(14)@2011-05-15 11:46:39

http://www.sec.gov/Archives/edga ... 11139078/dex991.htm

On March 31, 2011, Yahoo! and Softbank were notified by Alibaba Group of two transactions that occurred without the knowledge or approval of the Alibaba Group board of directors or shareholders. The first was the transfer of ownership of Alipay in August 2010. The second was the deconsolidation of Alipay effective in the first quarter of 2011.

Yahoo! disclosed this restructuring in its 10-Q after discussions with Alibaba Group and obtaining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this complex situation.

Yahoo! continues to work closely with Alibaba and Softbank to protect economic value for all interested parties. We believe ongoing negotiations among all of the parties provide the best opportunity to achieve an outcome in the best interest of all stakeholders.
4 : GS(14)@2011-05-15 12:57:02

http://news.imeigu.com/a/1305183047896.html
(i美股讯)北京时间5月12日,雅虎本周二提交的一季度财报10-Q文件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已经将旗下在线支付业务“支付宝”的全部股权划给一家
由马云主要控股的公司。投资人担心支付宝所有权的转移,将会给雅虎持有的阿里巴巴集团股权资产价值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雅虎股价周三在纳斯达克市场交易中
暴跌7.28%。
按照阿里巴巴(Alibaba.comInvestment Holding
Limited)2007年在香港上市时递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及的与雅虎及软银关系显示,雅虎(直接及透过附属公司)持有阿里巴巴
(Alibaba.comCorporation)39%的股权;软银持有29.3%的股权。

按照上述关于股权的表述,计算除雅虎、软银外其他(马云及管理层)控股31.7%,i美股此前绘制股权示意图如下所示:

但是,雅虎2010年递交年报及一季度10K文件显示,雅虎持有阿里巴巴(Alibaba Group)43%的股权。


据港交所文件显示,雅虎所披露的43%股权,其中25.30%为雅虎直接控股阿里巴巴(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另外雅虎100%控股的雅虎香港持有阿里巴巴(Alibaba
Group)17.71%的股权。i美股重新计算后绘制阿里巴巴股权示意图如下,被划出的“支付宝”为红色圈示部分:(按照雅虎两项合计43.01%和此
前阿里巴巴招股书中公布的软银持股29.3%,计算得出马云、管理层及其他控股为27.69%。)


前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的仅为阿里集团旗下一部分资产,即表中所示(Alibaba.com Investment Holding
Limited)部分,同在阿里巴巴(Alibaba.com
Corporation)旗下100%资产支付宝、淘宝网等核心资产尚未上市。此轮“支付宝”的全部股权全部被划给一家由马云控股的国内全资子公司,有分
析称对支付宝的结构重组是为了例尽快获得监管部门牌照,但是截至目前尚没有相关文件披露该国内子公司股东情况和雅虎在支付宝中的直接控股和补偿金额。
附:港交所文件截图

5 : GS(14)@2011-05-15 12:57:37

支付寶所有權騰挪背後:馬云「奉命行事」
通過重組支付寶,阿里增加了與雅虎博弈的話語權,馬云也得以按政府要求,完成了拿回支付寶控股權的重要任務

【中國企業家網】美國雅虎公司5月12日披露,阿里巴巴集團(下稱「阿里」)已放棄對旗下公司支付寶的所有權,並將其轉讓給集團首席執行官馬云控股的一家新公司。隨著所有權的變更,支付寶的身份亦徹底轉變為內資公司。

支付寶是全球最大的網絡支付平台,註冊用戶達5.5億。2010年6月21日,央行頒佈《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其中明確規定,禁止外資控股中資企業支付業務。根據這一辦法,支付寶如果仍由外資部分控股,其「生存牌照」--經營許可證--或將被政府推遲審批。

對此,阿里新聞發言人約翰·斯比利奇(John Spelich)昨日表示,為遵守央行新規,維護國家金融信息安全,支付寶的重組工作去年便已完成。同日,雅虎發表聲明稱,其在今年3月31日獲悉,阿里在去年8月轉讓了支付寶所有權。

雅虎同時表示,阿里此舉並未通報公司董事會或股東大會,也未徵得董事會或股東大會批准。

事實上,阿里此次自救亦與「雅巴之爭」有關。2005年,雅虎斥資10億美元,收購阿里39%的股權及35%的投票權(二者均自2010年10月起生效),並將其中國業務轉給阿里。為避免被資本反噬,阿里屢次試圖回購股權,但均被雅虎拒絕。

通過重組支付寶,阿里增加了與雅虎博弈的話語權,馬云也得以按政府要求,完成了拿回支付寶控股權的重要任務。業內人士表示,馬云此舉可謂「一石二鳥」。而關於支付寶的未來,坊間流傳著種種說法,包括獨立上市、變身金融機構等猜測,但阿里方面未予回應。

據悉,雅虎有望獲得一定賠償。公司在監管文件中稱,雅虎正在和阿里另一大股東軟銀商討在線支付業務重組條款及相關安排事宜,其中包括淘寶和支付寶今後運營所依據的條款。

知情人透露,雅虎並未打算放棄對阿里的長期投資,仍寄望與馬云通過談判解決雙方分歧。

對馬云而言,資本騰挪的背後,恰恰是不願受資本所累。「很多人創業是為了拿融資,被投資者牽著走的人,一定廢物一個。」今年3月,馬云曾對《中國企業家》記者這樣表示。「市場可以掌控我們,客戶可以掌控我們,股東怎麼行?他們就是股東。」
6 : GS(14)@2011-05-15 12:58:15

http://news.imeigu.com/a/1305257105931.html
(i美股讯)北京时间5月13日,雅虎5月11日递交的10-Q季报披露,阿里巴巴集团已经将旗下在线支付业务“支付宝”的全部股权划给一家由马云
主要控股的公司。5月12日,阿里巴巴集团发言人John
Spelich周四表示,支付宝的重组工作已在去年完成,目的是为了遵守中国央行颁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办法要求非金融机构的绝对控股权
必须由中资公司掌握。5月13日,雅虎表示阿里巴巴集团重组支付宝并未获董事会同意。
在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2010年12月22日曾刊登“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关于申请《支付业务许可证》的公告”,见下图,目前该公告已经被删除。


以下为支付宝单一出资人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基本信息:

本文
7 : GS(14)@2011-05-15 12:59:04

http://news.imeigu.com/a/1305357162133.html
新浪科技訊 5月14日上午消息,支付寶股權變更引發業內極大關注,在阿里巴巴香港股東大會上,股東同樣沒有放過這樣一個問題。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馬云進行了回應,他強調目前做的事情百分之百合法,但支付寶問題還在討論中,未最終塵埃落定。

「阿里巴巴發展到今天這麼大一個公司,是百分之百合法、百分之百透明。」馬云說。「如果說董事會不知道這個事情,我們悄悄就給辦出去了,這事情有人會信嗎?」

阿里巴巴與雅虎關係愈發緊張的起因於,阿里巴巴去年已經將支付寶股權轉至國內,但雅虎在隨後的聲明非常不滿,稱直到今年3月才接到通知,但阿里巴巴進而指出早在2009年7月召開的董事會上就曾討論並確認此事。

馬云在現場透露,從央行關於支付政策的規定出來,「董事會沒有一次不參與討論,我們必須保證公司健康發展。支付寶的問題還在討論之中,我們不會違背股東的利益。現在是公說公有理,作為婆方的我們還有沒說,因為事情還沒有塵埃落定。」

「假如支付寶不合法,淘寶就癱瘓,淘寶和支付寶癱瘓,阿里巴阿如何成長?」馬云指出,這種情況下對於集團管理者來說,只有一條路,就是做正確的決定:吻合國家法律、吻合透明原則以及吻合集團長期發展利益。

阿里巴巴集團CFO蔡崇信在股東大會上也表示,從集團層面一直和雅虎進行溝通,因為在中國做互聯網企業,消費者信息數據、企業保護策略將越來越敏感,如果有很大外資成分介入,對阿里巴巴發展不穩妥。

「我們一直和他們有交流,但沒有新的進展。但這個事情不會影響到上市公司和集團其他業務的運作。」蔡崇信說。

馬云在現場同時透露,去年和雅虎洽談股權回購問題時,本來談的非常好,雅虎已經同意,但拿出具體方案的關鍵時刻他們又終止談判。「和雅虎的事情我們比較失望,說話不算數,我對他們沒信心,以後他們再要討論什麼,寫清楚再和我們談。」(崔西)
8 : GS(14)@2011-05-15 13:04:54

http://news.imeigu.com/a/1305381661432.html
 導語:美國《福布斯》雜誌網絡版週五撰文稱,阿里巴巴將支付寶所有權轉移一事在華爾街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質疑。

  以下為文章摘要:

  在經過了「支付寶事件」後,雅虎CEO卡羅爾·巴茨(Carol Bartz)和雅虎董事會是否還能繼續任職成為很多人的疑問。但無論如何,雅虎管理層顯然失去了華爾街的信任。

  雅虎本週披露,該公司持股43%的阿里巴巴集團將支付寶所有權轉移給了阿里巴巴集團CEO馬云。雅虎週四表示,是在3月31日才得知此事的。而阿里巴巴又於週五回應稱,雅虎早在2009年7月就已經獲悉支付寶重組的消息。

  考慮到雅虎在阿里巴巴的持股對其股價的產生的重要的支撐,及時披露這一消息顯然對該公司的投資者至關重要。雅虎與阿里巴巴之間的關係早在幾個月前就開始緊張,很多人都在猜測,如果雅虎更換CEO,能否改善與馬云的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受到這一事件的影響,其他大型中國互聯網公司的股票也紛紛走低。

  美國投資銀行Jefferies & Co。分析師尤瑟夫·斯誇利(Youssef Squali)週五在研究報告中指出,這一危機還存在如下未解疑問:

  - 作為阿里巴巴集團的資產,支付寶的所有權如何能在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轉移?

  - 這項資產如何能在沒有就賠償問題達成協議的情況下被轉移?

  - 如果已經被轉移到其他公司,在2010年8月之後,支付寶的財務業績為何仍然被合併在阿里巴巴集團的財報中?並因此引發了對阿里巴巴集團合併財報的質疑。

  - 負責阿里巴巴財報審計工作的審計員為何沒有發出質疑?

  - 在支付寶於2010年8月被轉移的前後一段時間,相關方面為何沒有立刻披露信息?

  - 雅虎將如何保護自己在支付寶所有權轉移過程中的經濟利益?雅虎現在能夠採取何種措施?

  - 考慮到支付寶與淘寶的關係,以及該業務的巨大價值,這種關係是否存在風險?

  - 如果未獲合理補償,將會產生何種法律問題?

  - 雅虎面臨多大的訴訟風險?

  通過這一系列疑問,足以看出華爾街對此事的關注。

  以下則是其他華爾街其他投行週五發佈的相關研報內容:

  - Stifel Nicolaus分析師喬丹·羅翰(Jordan Rohan):如果雅虎知道這一交易,卻因為種種原因而沒有披露,投資者就會對雅虎失去信心。如果雅虎並不知情,信任問題會更加嚴重,因為人們會就此假設:當其他重要交易發生時,依舊無法及時獲得信息。

  - 花旗集團分析師馬克·馬哈尼(Mark Mahaney):阿里巴巴與雅虎就是否事先就支付寶所有權轉移一事進行過討論而爭論不休。這是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美國企業在中國遭遇的第二起非商業風險。谷歌此前也曾在中國市場面臨阻力。

  - Piper Jaffray分析師基尼·蒙斯特(Gene Munster):儘管此事令投資者十分擔心,但我們不認為這意味著雅虎有可能會進一步失去淘寶。

  - Evercore Partners分析師肯·塞納(Ken Sena):從雅虎的角度來看,該公司在信息披露上的確做得不夠。支付寶是2010年8月被轉移的,儘管我們對雅虎限制透明度的做法表示理解,但此事的影響還是證明了徹底披露信息的重要性。

  雅虎週五再次發表聲明,重申阿里巴巴集團的這一交易未獲該公司董事會和股東的批准,而且直到2011年3月31日才將此事通知雅虎和軟銀。該公司稱:「雅虎正在與軟銀和阿里巴巴集團展開積極而有建設性的談判,希望保持這筆投資的完整性,並實現股東價值最大化。」(鼎宏)
本文提到的股票:$雅虎(YHOO)$,$阿里巴巴(ALIBABA)$
9 : 亞力士(1473)@2011-05-15 13:05:34

中國政府都無可厚非 美國都要paypal斷維機解密水
10 : idsdown(1658)@2011-05-15 13:51:04

馬雲似係被逼, 因為支付寶要變成網上付費/銀行之類的系統, 就一定要政府同意才能攞到個牌, 但有外國公司持阿里爸爸是中國政府唔願意見到的. 要繼續發展就一定要搞掂支付寶, 否則業務只會停滯不前, 眼白白睇住人地搶走市埸
11 : GS(14)@2011-05-18 22:56:08

http://news.imeigu.com/a/1305625401283.html
段永平點評支付寶變局:馬云非為控制權
12 : GS(14)@2011-05-18 22:56:19

國美宣佈結盟支付寶 全力進軍電商
http://news.imeigu.com/a/1305616007505.html
13 : greatsoup38(830)@2011-05-21 17:07:04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5/807325.html
支付寶「添堵」網上支付?
14 : greatsoup38(830)@2011-05-21 17:07:42

嫌費率過高 京東將終止與支付寶合作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5/798407.html
15 : greatsoup38(830)@2011-05-29 15:01:24

http://news.imeigu.com/a/1306465298436.html
姍姍來遲的第三方支付牌照終於浮出水面。昨日下午,中國人民銀行公佈,首批27家單位獲得《支付業務許可證》,其中支付寶、銀聯商務、財付通、快錢等支付企業悉數在內。

支付企業競相「曬證」

頒證數小時後,支付寶、易寶支付等多家企業就「迫不及待」地在網上曬出了各自的《支付業務許可證》。其中,支付寶獲得的支付牌照上編號最小,也被支付寶員工們稱為業內「第一張」牌照。這張許可證規定的業務類型中,全面覆蓋了貨幣匯兌、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預付卡發行與受理(僅限於線上實名支付賬戶充值)多個領域。

「通過發放牌照的方式,央行將第三方支付納入國家監管體系。」艾瑞諮詢分析師表示,這不僅將促進更多用戶接受和認可第三方支付,同時資本層面加速進入支付行業的趨勢將愈發明顯。「處於行業領先地位的支付企業對小型支付企業的收購、巨頭企業收購獲牌的支付企業,以及巨額資本注入支付行業的事件將頻繁發生。」

市場分析人士同時指出,獲牌之後第三方支付企業將被允許開展更多類型的業務。「未來,電子支付領域將呈現出由銀行、銀聯、第三方支付、電信運營商及設備供應商等更多主體參與建設支付體系的局面。」中國支付體系中心主任、西南財經大學經濟信息工程院張寬海表示。

拿牌後立即拓展新業

記者昨日從首批獲得牌照的中國北方地區最大的電子支付平台——易寶支付(北京通融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獲悉,易寶支付已經開始著手拓展新領域的增值服務。

據易寶支付CEO唐彬透露,除了數字娛樂、電信、航空、教育等優勢行業外,今後易寶支付將拓展包括保險、基金在內的更為廣闊的行業支付市場,在相關行業內進行互動營銷、跨行業營銷,以及利用商家和用戶的數據庫進行推廣等增值服務。為此,易寶支付規模更為龐大和級別更高的人才招募計劃已提上了日程,其中包括技術、營銷等崗位,網絡IT、金融和熟悉各個行業的複合型人才。

「落選」主要因為申請晚

在首批提出申請的32家企業中,也有5家申請企業尚未獲得《支付業務許可證》,它們分別是上海銀聯、上海暢購、上海富友金融、上海得仕和聯動優勢。另外,5月17日才提交申請的百付寶也未入圍本次發放名單。也就是說,北京地區申請企業中,除聯動優勢之外,其餘9家企業悉數拿牌。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部分企業「落選」首批牌照主要與其較晚申請有關,拿牌只是時間問題。

易觀國際分析師張萌認為,首批發放牌照的電子支付企業在經營水平、盈利能力、治理結構、風險防範等「系統重要性」方面具備了領先優勢,未來一年的電子支付行業將面臨放量增長,年底前將輕鬆突破一萬億元,2012年中國互聯網在線支付市場規模可望達到1.6萬億元。(沈衍琪)

首批獲牌北京企業名單

1 銀聯商務有限公司

2 北京商服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3 開聯通網絡技術服務有限公司

4 北京通融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5 錢袋網(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6 北京數字王府井科技有限公司

7 北京銀聯商務有限公司

8 網銀在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9 北京拉卡拉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本文來源:北京日報 )
16 : greatsoup38(830)@2011-05-29 15:22:15

http://www.nbweekly.com/news/business/201105/26092.aspx
支付寶股權轉移迷局
17 : greatsoup38(830)@2011-06-05 15:36:03

http://www.21cbh.com/HTML/2011-6-2/3MMDAwMDI0MjE3Mg.html
雅虎與阿里巴巴將和解?
18 : GS(14)@2011-06-14 23:00:54

http://news.imeigu.com/a/1308048960694.html
新浪科技訊6月14日下午消息,支付寶今日下午14時召開臨時發布會,阿里巴巴CEO馬雲就外界關注的支付寶股權轉移問題公開回應,馬雲強調就支付寶的事情一直和董事會有溝通。

以下為媒體溝通會實錄:

主持人:各位媒體朋友大家好,感謝大家參加媒體溝通會,這段時間關於支付寶事件大家都很關注,前段時間很多媒體評論,對這個事件做出解讀,但是中間存在誤讀和誤解,今天請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先生和支付寶CEO彭蕾女士和支付寶CFO井賢棟先生跟大家做一個溝通。

馬雲:不好意思在這麼大雨天讓大家過來,我是昨天早上從國外回來,那決定臨時開一個媒體溝通會,沒想到這個事情這麼大、這麼受人關注,剛才陳亮說媒體有不少誤讀和誤解,我覺得誤讀誤解我們也有很大的責任,跟大家溝通不夠,交流的不夠透徹,但事實上這件事情我們原先也沒有想到會變成這麼一個結局,上升到契約精神、上升到誠信,反正今天早上有那麼多朋友給我打電話、發短信,說這事兒搞大了,很多企業都在討論這個事情,我覺得有必要跟大家做一個徹底的溝通,我覺得這個溝通還是很有必要,希望大家朋友帶著各種各樣的問題,各種各樣的角度,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們做一個徹底的溝通和交流。

本來想另外幾件事,今年也是特別多的事情,我昨天還跟同事講,阿里巴巴今年剛剛12週年,剛好本命年,事情特別多,一件事情疊著一件事情,這個媒體溝通會本來不在我們計劃裡面,既然大家那麼有興趣,我們就把這個作為一個案例,因為阿里巴巴想倡導一家新商業文明的公司,什麼事情我們堅信在透明、開放、分享和承擔責任,這是我們做企業的原則,也是做我們這家企業到今天為止的原則。

我前段時間也看了網上很多文章,說我要去美國的話會被抓起來,還有聽說今天中國公司在美國的股票下滑跟我們也有關係,反正越傳越盛,我們也不氣憤,也不鬱悶,有這麼一個機會溝通很好。

圍繞兩個問題,一個是董事會的決議,所謂的契約精神到底是怎麼回事,第二個,三億三千萬人民幣轉移到我和謝世煌口袋裡的事情到底是真的假的,我們就這兩個先請支付寶CFO井賢棟跟大家講所有的來龍去脈,然後我再來講一下。

井賢棟:謝謝大家,我下面給大家介紹一下整個我們在根據二號令申請的牌照以及我們做的股權轉讓過程中的來龍去脈做一個詳細介紹。

我們在2010年6月份人民銀行發布了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的管理辦法,大家簡稱二號令,其中第九條有規定,外商投資的支付機構管理辦法,包括業務範圍,出資人的條件和比例由人民銀行另行規定,報國務院批准。

另行規定什麼意思? 假如說你是外資的話,跟這套管理辦法沒有關係,將來你的業務範圍是什麼都不知道,出的二號令裡面,不只是二號令本身以及細則,還有配套的業務管理辦法,大家今天知道包括客戶備付金管理辦法,包括預付卡管理辦法,網絡支付管理辦法等等,如果是一套的法規體系,你不只是報批這麼簡單,一套體系的出台經過了很多年。

根據二號令出台以後,我們在當年年底之前提交了申請,業務許可證,辦法出來以後細則一直沒有出,細則12月份才出來,細則詳細申報規定,細則出來以後,我們第一時間做了申報。

然後通報過以後,在第一季度審查資料的過程當中,大家千鈞一發的時候,我們跟他們溝通中,他們對我們有一個要求,要我們做出一個書面聲明,這家阿里巴巴電子商務公司是支付寶中國網絡公司唯一實際控制權人,沒有境外投資人通過支付寶協議這樣一些安排,我們這個聲明得到他們的認可和肯定。

我想我們對這樣一個聲明的回應,做這樣聲明的東西,是作為一家高度重視合規,我們佔據50%市場份額和巨大影響力的第三方支付企業,我們本著對央行政策法規嚴肅性的遵守,對億萬用戶負責的態度,我們表示充分理解和嚴格執行,當時這樣的來龍去脈,下面把股權結構變化做一個說明。

第一個3.3億什麼意思,大家看一下這份圖,這個公司叫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就是牌照申請公司,回到2009年6月份之前,100%由這個外資控股,Alipay E-commerce,其實我們在2009年6月份做了第一次股權轉讓,為什麼是6月份,大家都知道2009年4月份央行出了一個非支付機構企業做一個備案登記,當時這個出來以後,我們理解這份登記背後的精神和要求,並積極和主管機構就同,我們緊接著說,我們當時是外資公司可能會麻煩,我們立刻做了一個70%比例轉讓到內資來,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我們做了什麼事情,再增資到五個億,當時根本我們理解和溝通,辦法會對註冊資本金要求達到一定的規模。 我們緊急做兩件事情,做了一個股權轉讓到內資70%過來,第二個增資,1.8億增資過來,做了以後2009年7月份我們做了備案登記,七月底的時候,當時備案登記的情況是說這家企業其實是內資,當時是外資,註冊資本金5億。

第二個,下一個時間點回到今年的6月份央行公佈了二號令,2010年6月份,二號令以後,上面明文規定,對外資支付機構要另行規定,管理辦法另行規定,我們非常嚴謹的研究了這份文件,理解到這個外資屬於另行規定,這有可能會遙遙無期,第一個二號令管理辦法出台,05年就有徵求意見稿,差不多五年多才出台,我想如果支付寶不能第一批拿到牌照的話,對我們所有用戶影響,對阿里巴巴集團價值影響是巨大的,我想緊接著我們立刻做了一個決定,在6月份出台二號令以後,我們8月份把剩下的30 %轉讓給這個內資企業,所以這是100%內資,這個轉移價格是集團內部的資產轉讓,大家看上面的線,這個是去到阿里巴巴集團的,這個是屬於阿里巴巴集團所有,這個地方是協議安排,大家一直問為什麼會有協議安排? 其實早就有協議安排,在我們提交資料的那一刻,其實這個結構是這樣的,這邊就沒了,這邊是這樣一個結構的安排,大家非常清楚這樣的結構安排,我們提交資料,緊接著到了今年第一季度,​​第一季度的時候剛才說我們接到央行的一個函,需要我們對整個控制協議的東西做一個說明,並且做一個書面聲明,我們第一季度終止了控制協議,在這個千鈞一發的情況下,我們能做的唯一的事情,這個協議終止掉,並立刻符合央行的發牌規定這樣一個事情,並且這個事情我們和股東方一直在非常積極的、富有成效的溝通,大概這樣的一個節奏,我們整個所謂的為什麼是3.3億的安排,從第一刻開始,我們一直在努力去做,想我們能夠符合國家對外資的規定,能拿到牌照,這是基於一步一步對央行政策的理解和他們的溝通,我們做這樣一個節奏的東西。

我想對於在整個轉股過程中一些我們背後政策的考量和我們的節奏做一個簡單的介紹給大家。

馬雲:因為整個阿里巴巴董事會,Eric不是董事會的人,我把這個情況跟大家通報一下董事會怎麼看,阿里巴巴董事會由四個人組成,雅虎的楊致遠,軟銀的孫正義,我,還有阿里巴巴的集團CFO,就是蔡崇信,我們其實關於支付寶的事情,我們大概討論了快三年多,從最早猜測國家可能會有這樣的管理到後來央行提出要這方面的管理,幾乎沒有一次董事會我們不認真討論這件事情。

所以每次在討論的過程中,大家當然爭議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和看法,作為雅虎來講他是代表雅虎股東,孫正義代表軟銀股東,阿里巴巴要必須代表我們有這麼多的用戶,有這麼多的員工,有這麼多的股東,不僅僅有軟銀、有雅虎,還有上萬名員工的股東,還有外面很多其他股東,我們這中間是三方利益的討論。

這個文案出來的時候,大家可能覺得,因為作為我們來講,作為阿里巴巴公司集團,我們肯定是要捍衛阿里巴巴的利益,所以說董事會不知道這個事情,幾乎大家可以想像,怎麼可能把70%轉讓出去,2009年就走出去的事不知道? 董事會在2009年7月24號有一個紀要,授權管理層去做股權結構調整,去獲取支付牌照,這是一個授權。 很多媒體說你們有沒有董事會的決議?

我們其實成立五年以來,就是自從孫正義、楊致遠進入董事會,五年以來我們​​都是董事會紀要,我們沒有一件事情說是要寫下來,董事會批准這樣走,可能大家沒做過企業,如果真正做過企業的話大家知道,比如說成立淘寶就是我跟孫正義兩個人的君子協定,我們那時候用一個字Gentleman Agreement,我全力以赴進入這方面發展,他給予資金支持,到時候我們再討論,成立支付寶更沒有這個決議,成立阿里雲也沒有決議,當然這個都是另外一回事。

我也告訴大家,我們其實一貫以來大家很認真的討論這個問題,董事會是有授權的,一開始整個結構確實我們覺得,因為我感覺中央對整個支付體系的研究,央行對這方面研究是很深的,尤其是支付寶越來越大的時候,我們認為國家一定會出相關政策和法規要進行規範,使得它發展得越來越好,那我們那時候覺得先把這個公司假如有可能先變成協議也行,所以剛才才會出現在今年一季度之前,我們幾乎整個的結構都是按照即使70%轉出來,我們也是有協議的,董事會完全知道這個情況。

直到今年一季度,央行正式出來,我們爭爭吵吵鬧鬧,原則上我必須堅持按照國家法規辦事,他們認為中國所有的法規都是可以繞開的,沒有什麼繞不開的,我相信今天網站上評論的那幫人所講的話,我們都已經討論過,但是我們的想法關鍵什麼規模、怎麼大,支付寶成立這麼多年來,從第一天開始,大家知道我們的壓力在哪裡,中國是沒有這麼一個機構、這麼一個先例、這麼一個行業的,所以我們每個季度向央行匯報,我們把所有的錢交給工商銀行進行監管,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希望公開透明,只有這樣我們才會被允許獲得牌照。

所以在內部爭論的過程中,我儘管心裡面覺得也許協議控制靠譜,但是我另外的感覺,假如你今天規模這麼大,有六億註冊用戶,而且用戶會越來越大,這麼大的影響力,會不會允許? 所以我們之間有爭論,直到一季度這個報告明確的出來,假如你有外資成分或者外資協議控股成分在那裡,你要上報國務院另行批准,條件是另行批准,如果你沒有,那麼就可以參與申請這張牌照。

大家想想看,我想在座所有的媒體記住,假如我們第一批牌照支付寶沒拿到,結果會怎麼樣,支付寶就是一家非法經營公司,六億的用戶該怎麼辦,淘寶80%以上的交易是支付寶交易,是靠支付寶支撐的,中國還有幾十萬小網站靠支付寶支撐,假如沒有拿到牌照,支付寶就變成一家非法經營機構,結果就不堪設想。

我們的雅虎股東認為這事情是可以處理好的,只要是協議控制,孫正義是我是軟銀、軟銀、軟銀,我覺得他們也沒錯,但是到最後期限你必須交上報告,按照這樣講,你這份報告如果不按照100%的內資來做的話,你就連申請的資格都沒有,你就沒辦法申請這個資格,如果你按照外資的話,那麼你沒辦法申請資格的話,整個公司就癱瘓,支付寶癱瘓掉,淘寶癱瘓掉,阿里巴巴肯定也癱瘓掉,整個外面的電子商務網站也癱瘓掉。

作為大股東來講,我們覺得,他們也沒錯,我代表股東的利益,但是我覺得代表董事的責任,他們都錯了,雅虎楊致遠也好,孫正義也好,他們都是這家公司的董事,董事要維護這家公司的利益,但是他們代表自己股東的利益說我不能這麼幹,所以我們很尷尬,不申請牌照,我們非法經營,申請了牌照,股東們不同意或者董事們不同意,就是按照現在完全現在100%這種辦,所以我們直到把央行最後的通知給他們看,專門給支付寶的通知。

第一有沒有外資,如果有,請申報,第二如果沒有,請公開聲明,已經很明確,所以我們決定在這個情況下面,已經不可能有完美的結果大家都開心的決定,我覺得我做出了一個當時唯一正確的決定,它不完美,但它必須做出這個決定,我們先申報,申報的第二天我們召開董事會,我們開放、積極的參與討論整個利益補償,直到今天為止還在進行利益補償討論,因為這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這是整個過程,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至於3.3億人民幣入進口袋,我很好奇,怎麼會傳出3.3億,大家知道註冊資本和實際價值是完全不一樣,很多公司註冊資本是10億,價值是幾百億,這是一個註冊資本的概念,至於我跟謝世煌兩個人是這家公司的什麼個人控股股東,我告訴大家,中國所有的互聯網公司的ICP執照都是中國人,你說騰訊馬化騰,百度李彥宏,阿里巴巴馬雲,這是國家法律規定,這只是掛了一個名字,我們一直在探討的這個,這3.3億是註冊資本,按照剛才Eric解釋。

兩個問題希望大家解釋,第一董事會有沒有決議,我告訴大家,董事會從第一天起到今天,開了幾次董事會就談了幾次,但是談的過程當中,雅虎在2008年楊致遠就提到關於支付寶,早點處理掉,當時因為誰都不看好支付寶會做成功,支付寶第一天就是Function,就是淘寶的功能,它不是Paypal,而且每天是虧損的,如果沒有淘寶,可能就Cruch掉,就等於關掉了,所以那時候是全力的支持阿里巴巴獲得牌照,不管什麼辦法,哪怕賣給別人也行,這是明確的。

孫正義每次談論過程中,要談到支付寶,我還有一分鐘要走了,基本上都是這樣,只要提到​​支付寶,我還有一分鐘,馬上開會去,走了。 這些事情就等於作為一家公司的董事,你必須在公司生死存亡的時候做出決定,到底要還是不要牌照,他們完全可以說我不要牌照,我不要牌照意味著什麼?

淘寶癱瘓掉、電子商務癱瘓掉、幾億用戶癱瘓掉,作為我也是公司的董事,也是公司的股東,也是公司的CEO,我覺得必須做出這麼一個按照去年流行的話“最艱難的決定”。 這是真艱難的決定,但是是當時當刻唯一正確的決定。

但是做完這個決定,我們必須對股東負責,必須對公司各方面股東負責,所以我們來進行股權補償的討論,直到今天為止還在討論,遺憾的是有些媒體和評論家發出這個輿論,使得談判越來越複雜,我也相信有一天把補償結構講出來,有人一定會說貴,有人一定會說便宜,有人一定會說合理,這是商業談判而已,所以並不存在這件事情已經放進口袋裡。

我先把來龍去脈跟大家講一下,今天還這句話,請大家有任何問題儘管提,我希望這件事情過去了,我不希望給中國所有企業留下一個什麼契約精神、誠信,因為阿里巴巴走到今天,這批八零後基本上很多都是九零後年輕人做的公司,我們想做的就是跟以往企業不一樣,我們堅信互聯網是開放、分享、透明和責任,電子商務如果離開誠信,幾乎什麼做不了,假如我們背上一個不誠信,那對誰都不公平,最不公平是對員工的不公平,對我們在這個艱難的時刻做出艱難決定的人的不公平,所以不完美,但是這是唯一正確的方法,我們一直在探討之中,而且這個結局一直在探討,我先講一下,大家有任何問題隨便提。

記者提問環節:

記者:馬總你好,我是新京報記者陽淼,你在跟胡舒立通話中說進央行沒有辦法考慮,您努力過,並嘗試過,請問在第三方支付辦法出台之前,你與央行進行過怎樣的溝通和努力,謝謝?

馬雲:第一我這麼覺得,央行其實在這件事情上面,到後面越討論,我越覺得他們高瞻遠矚,最早要不要做這個決定的時候,要不要做支付寶的時候,我們已經開始跟央行溝通了,我們進入一個完全沒有進入過的領域裡面,直到後來央行說要管理牌照,我們都參與,都進行溝通,至於外資能不能進,說心裡話,我是比較反感做企業動不動上升到民主,上升到愛國,上升到這些東西,做企業就是踏踏實實按照市場規則去做,但是不提民族主義不等於不理解國家在這方面的顧慮和看法。

央行在這個事情上提出開始要監管到辦法出來花了五年時間,大家記住,這個從提出想法到實施真正發牌照花了五年時間,這五年時間,我相信央行的專家,央行的官員們是全面的探討,我們都開始想知道到底外資可以還是不可以,所以我不敢代表央行說什麼,但是我理解假如,這是我個人理解,這家公司確實掌握了一個六億註冊用戶,擁有大量的消費數據金融信息,這些數據導致它不是一般的信息公司,它有很多的金融數據。

我今天很難理解說美國的Paypal可以讓中國人去控股還是Google可以讓我們中國人控股,我是這麼理解,這是從我的角度上理解,前面當然我們努力過外資是不是可以,內資是不是可以,我相信這些探討都參與過,但是最後國家也是覺得在目前為止外資不僅如為宜,或者到目前為止外資要進入,上報國務院另行規定。

我想這是央行負責任的態度,作為我們企業你只能是遵守法律,我討厭做企業上有對策、下有政策,繞來繞去的繞,因為我們今天這麼大公司,已經有六億用戶,你是繞不開的,我對央行做的決定,不管做什麼決定,決定之前充分溝通交流,決定之後我們作為企業必須完全並且堅決地按照法律實施,這是我的態度。

我跟胡舒立講的也很清楚,不需要有人教我怎麼繞開政策,或者洋人教我的也不少,你們肯定有辦法可以繞開,問題是你今天這麼大,而且央行明確規定外資不能協議,必須上報,在這個情況下你還要繞開,我覺得是知法犯法,你是不能做的。

記者:馬總你好,我是來自於中國日報的記者,剛才您提到說現在的輿論態勢讓談判變得更加複雜,您的意思是不是說輿論的情況讓軟銀和雅虎那邊對這個賠償的期望有更加高的期望,能不能仔細說一下什麼更加複雜,你覺得什麼時候有突破性進展?

馬雲: 現在這個談判,我跟大家講,前期的談判已經進行幾年了,但是正式開始一季度不合併報表以後,根據央行要求以後,我們開始更實質性地溝通,我順便跟大家講一下,雅虎股東不是對我們不滿,雅虎股東是對雅虎不滿,阿里巴巴3月31號已經報給了雅虎,是雅虎在5月份才開始進它的股東匯報,換句話這個事情我們報給雅虎,雅虎是我的董事,我的股東,我們報給他是3月底,他上報給外面是到了5月中旬,所以股東是對雅虎不滿,不是對我們不滿,這個大家搞清楚。

但是由於媒體和評論這樣壓了以後,當然就抬起了整個軟銀、雅虎在這個談判過程中的籌碼和態度,他們覺得你們中國還真可以協議,可以繞開法律,完全可以,現在變得我們好像變成一個不道德、不尊重於契約精神的公司,人家覺得你為什麼這樣,所以雙方談的過程中,但是我覺得我們還是很理性,孫正義也好、楊致遠也好,我們有很多不同的觀點和看法,但是我們還是很積極的、開放的在探討,對阿里巴巴我是這麼個態度,利益都可以談,沒有什麼不可以談的,價格你討來,我討去,都是可以談的,但是原則不能動,這個原則就是你要不要吻合法律,先去拿到牌照,這是一個原則,所以我覺得在這個地方我們爭論。

接下來因為輿論的導向,導致問題變得複雜化,因為今天國內的這些評論,特別是一些有影響的評論家講的話,在國外也在傳遞,然後就變成這個事情搞的越來越亂,雙方談的過程當中帶著很多莫名其妙的情緒在裡面。

記者: 馬總你好,我是南都周刊記者,你剛剛談到董事會一直有對支付寶問題進行探討,當時您做出不要協議控制這種決定的時候,雅虎和軟銀知不知道這個事情,還有您做的這個決定是你本人還是阿里巴巴整個管理層集體討論出來的?

馬雲: 第一,做出協議和不做出 ​​協議,雅虎董事、軟銀董事都清楚,不可能我們偷偷的把這個事情給辦了,那怎麼可能,現在是什麼時候,這麼大的公司,這麼大的規模。 然後這個決定,我相信阿里巴巴董事會裡面跟支付寶大家都討論,因為今天支付寶拿到牌照,不僅涉及到支付寶本身,涉及到阿里巴巴集團的淘寶、阿里巴巴,也涉及到無數的用戶和消費者,這個是一個大問題,我不可能馬雲腦袋拍拍感性說這個事情就按照這麼辦,不可能的。

雅虎要帶著美國的一些經驗跟我們探討,我們必須對中國法律、中國規則、中國整個的客戶現狀來進行探討這個問題,所以關鍵點是到最後脫離協議轉讓還是正式轉讓的時候,我們是在這個問題上面,不是說不知道,而是說沒有達成協議,在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第二天你又必須遞上這份報告的時候,請問你不遞報告,你拿不到了,遞了報告,但是不同意,那請問你該怎麼辦,我覺得這時候沒辦法有一個大家都Happy的完美辦法。

彭蕾: 我想作為阿里巴巴管理層的一員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其實從我的角度來說,談到這個事情的想法和出發點非常簡單,在跟合乎監管方要求的前提之下,我們要去獲得牌照這件事情上面,我們不能有絲毫的僥倖心理,就今天你說什麼協議控制還是實際控制這個事情,所謂的協議控制,裡面一定有僥倖成分,我們今天先報了這個,完了以後再怎麼樣,但是今天作為支付寶這樣一家市場份額第一的公司,而且我們對央行有這樣的承諾,那我們覺得我們應該說的是我們說的就是我們做的,我們做的就是我們說的,我的想法這個事情我們不能有任何僥倖心理,我們今天必須用200%的努力去確保一個100%的正確的結果。

記者: 人民日報記者,我講到了一句話,美國政府這次給你們的壓力非常大,我想了解給了阿里到底什麼樣的壓力,另外一個畢竟這件事情開始是一個公司的事情,然後政府出面的話感覺上升到兩國政府的高度,我想問一下你們對中國政府是不是有同樣的期待,希望政府能夠做什麼?

馬雲: 我自始自終認為這是一個公司的事情,但是我是沒有想到這個事情后來搞的美國的大使館、中美戰略談判都捲入到這個里面了,我這次去了美國,還有一個人跟我說,美國國務院的哪個誰還專門希望通過了解這個股權結構的問題。 當然我覺得我對中國政府目前出了央行一個很明確的條例出來,我只是覺得只要按照條例辦,大家都按照這個條例辦,那就很好。

我覺得這件事情是把它當做一個公司在看的,我只要是吻合國家法律做這個事情,那今天網上有一些評論也是有道理的,我在美國也問他們,華為公司收購一個二十幾個人的員工的公司,你們怎麼就拒絕? 中海油收購美國一個小石油公司你怎麼就拒絕? 我今天不敢說,也沒這麼大高度,也不敢說我們支付寶就是代表國家安全,但是國家政府有政府的考慮,我作為一個企業,我說我就是一個企業,我知道我的企業影響著幾億的用戶,我知道很多用戶把來回的錢都是通過支付寶帳號,他的問題出大了,那真是搞大問題了,我是這麼理解。

確實這件事情所造成的影響力這麼大,我沒想到,國內是往契約精神在談,國外其實倒不是批我什麼盜竊資產,我去了美國,參加了D9大會,華爾街說你敢來,就沒有存在任何不可以公開的事情,很坦蕩。 這個事情按照彭蕾的說法,是沒有半點僥倖心裡的,這個公司大了,不是一個幾十家的公司、上百個客戶,而是幾千名員工、幾億消費者,我是這麼看這個問題。

記者: 馬總你好,我是浙江經視新聞記者,雅虎跟軟件,跟他們現在解決的的怎樣了? 在股權帶來的變化,商業利益以及重新的安排後,能不能講一下接下來的事情?

馬雲: 細節我相信在座所有的媒體朋友都明白,我還沒有辦法透露細節,還在談判。 但我們的原則是:第一100%合法,第二必須100%透明,第三是保證支付寶的持續健康穩定安全地發展。 支付寶和paypal不同,paypal第一天是一個獨立單獨的公司,支付寶第一天只是淘寶的一個功能,只是單獨運營而已,所以它不存在著自己獨立的商業模式,要把支付寶變成一個獨立的商業模式,還要投入大量的資金,還要新的合作夥伴,還有整個業務的開展,是有巨大挑戰的,所以這中間的談判,今天為止我覺得有一點只能向大家報告,我們三方都是很積極的、很樂觀的在往前推進,具體我相信這個結果我們現在正在進入細節方面的探討談判。

記者: 我是第一財經記者,您在胡舒立交流當中提到支付寶未來肯定要開放,是不是意味著說日後如果央行政策有鬆動的話,支付寶還有可能回到阿里巴巴集團來?

馬雲: 國家法律如果允許的情況下,我們做任何事情原則,什麼事情都可以談,利益方面的問題都是可以談判的,所以我覺得阿里巴巴是開放的,也不存在著說有一天,我好像幾年前跟彭蕾講過,支付寶這麼複雜,我早知道不做這個玩意兒了,太累了,真是越來越複雜。

前幾年客觀想,做支付寶這個事情它所承擔的壓力和模式的挑戰以及各方面的事情確實比大家想像的複雜,它不是一個利益,更多的是一個責任,所以我們一定會開放的進行合作夥伴的討論,股權結構的討論,當然毫無疑問還是這句話,必須100%合法,必須100%透明,必須保持這個公司能夠健康持久發展,這是我的原則,其他錢的利益的問題都是可以談的,我想媒體朋友在傳遞的過程當中,有些東西是情緒化的表達,但是理性來看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現實。

記者: 我是天津城市快報記者,你剛才提到您做出的決定是在當下唯一正確的決定,你能不能再詳細談一下?

馬雲: 沒有一個法律是完美的,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所以我們人和法之間必須高度完美的結合。 我把孫正義做一個例子,在孫正義眼睛裡面只有這六個字,軟銀、軟銀、軟銀。 對他來講,為他來說客戶太遙遠了,他不會考慮到員工的利益,他不會考慮到我們還有這麼多外部小的股東的利益。

雅虎當然,他今天這樣的局面當然也可以理解,他代表美國雅虎股東的利益,他也這樣講,但是作為公司的董事,你必須代表公司的最大利益,大家知道這是公司法裡面,董事是代表公司利益,股東只要代表自己利益就夠了,我作為公司的董事、股東,特別是管理層的CEO和董事會主席,你覺得這個時候雙方的股東都不同意,你要必須考慮到國家大法,六億的用戶,淘寶網,阿里巴巴,還有阿里的2.2萬名員工,你這時候做的決定最艱難的。

我理解大股東利益,按照大股東想法,按照股東的法來講,我寧可不做,這沒錯的,既然這樣,我們就不做,這句話不是在會上沒人說過,但是對我來講,我知道不做意味著什麼,不做意味著淘寶癱瘓掉,阿里巴巴癱瘓掉,最後連自己的股東利益都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要么是國家法,要么是股東,要么是你自己的利益,在這個時候已經沒辦法做出一個完美的決定,所有做過企業的人,我想今天通過媒體的人,為什麼做過企業的人和只會做評論的人是完全兩種不同的人,因為企業家、領導者在這個時候,這是個責任,但是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做了這個決定,假如我第二天說孫正義、楊致遠再見了,這跟你沒關係了,那是不道德的。

我們第二天就再次召開說我們來探討、討論,做了這個決定,我們再度通知大家我們的出發點是什麼,我們開放的談判整個利益,這是我想跟大家講的,公司法,任何一個法是不完美的,任何人是不完美的,所以對馬雲來講也許我智慧不夠,但是你們可以想像,這件事情每個人的屁股決定腦袋,一個來一個,我不投票、我不同意,這麼長時間,我只代表自己的利益說話,你就沒辦法做決定,所以這是現在不僅在我們這樣的公司,很多這樣的公司都會問到這樣的問題,你到公司的最高管理層、決策層和董事會的時候,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記者: 我是《中國青年報》記者,馬總提到中國公司法的規定,中國公司法中有一條,你作為企業的管理人,有一個勤勉盡職的責任。 在今年一季度央行這個決定做出以後,其實對於資質的問題,他其實關於外資有一點,可以上報國務院另行批准的,中間支付寶和央行一定也保持著良好的溝通,在另行批准這個問題上,您的管理團隊是否窮盡了你們所有的辦法和管理層做這樣的溝通。 然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在一季度您的決定終止協議以後,技術上怎麼操作的?

馬雲: 我先回答是不是窮盡,然後回答怎麼操作。 你去看我們今天阿里巴巴或者支付寶這些人都已經快瘋過去了,從提出申請到牌照發下來五年內,我們可以說寢食不安,假如說不窮盡,我覺得這是對事實的不尊重,我們該想的辦法,該溝通的我們都用了。 跟董事會我也說,我說是窮盡了所有的辦法,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這是一個影響到中國,現在是中國最大的支付公司,用戶角度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家支付公司,你怎麼不可能窮盡、不努力,它的體系意味著整個淘寶的垮掉,是中國電子商務支付體系垮掉,我們何敢不窮盡?

無論正確與否,他最後做出這樣的決定,我一定表示尊重,這是我做企業的原則,在這之前我一定努力,但是假設這個決定移出來,公司裡面運營都一樣,公司裡面運營都一樣,我做一個決定,多少人會反對,但是我說這個決定出來以後,請你走出這辦公室只有這一個決定,不可能你下面再想個方法出來,只有這樣,因為這樣阿里巴巴才走到今天,國家也必須這樣。

所以我想告訴你窮盡之極,所有辦法,彭蕾去過多少,我去過多少,邵曉鋒去過多少,樊治銘去過多少,我們幾乎所有的方法都用了。 董事會每一次會議的紀要,不光是董事會,非董事會我是軟銀的董事,我在軟銀董事會上也要跟孫正義溝通,這些辦法不是說我今天沒用過,偷偷把這些辦了,希望大家這個可以理解,如果我們這麼不做事情的話,阿里巴巴能發展到今天?

井賢棟: 大家還是理解為好像外資報給銀行單獨批准就可以了,千萬不能這麼理解,看看那句話,外資業務範圍都要另外規定,剛才說到二號令及其細則以及配套的管理辦法,可能都不適用,你將來能做什麼業務,業務怎麼管理都需要製定,我剛才說二號令這套東西出台至少五年以上,如果另行規定的話不僅批准牌照你能做什麼業務,流程怎麼樣,這可能又是另外的五年到八年的時間,不要以為我是另外一個批准的流程適用於這套管理辦法,我是當事人之一,從這個政策裡面跟我們同事,跟我們管理層一直在保持密切溝通,非常深入的研究,這一條大家一定要清楚,這不是單獨報給國務院批就批下來可以了,不是這樣理解的,從運營層面做一個詳細的闡述。

我們根據管理要求,如果是的話,你必須詳細列出來怎麼控制的,因為這個可能走到這一條去,你要屬於外資控制的另行規定,如果不是的話,你要做出聲明,主管機構的意思非常清楚,Lucy也說了,我們不能冒任何風險,我們必須100%確保可以拿到牌照,我們覺得這個協議應該終止,這是管理層經過所有人探討之後,做了一個共同決定以後,第一時間跟管理當局溝通,然後也第一時間跟雅虎和軟銀溝通這個事情,大家立刻展開了一個雙方就這個東西如何做補償的探討,我想就是這樣一個節奏。

馬雲: 我也做一個稍微的解釋,剛才講窮盡,我們對央行的每個字、每一句都仔細研究,五年心血,沒有牌照的話,乾了八年,這個八年內我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做一個準金融業務這樣的東西,大家幹的事情,每一步都像如履薄冰這樣在走,央行每一個文件、每一個字我們都是仔細研究的,上報國務院另行批准,你可以想想什麼意思,就這個二號令整了五年時間,從哪兒討論起都不知道,這次發了27張牌照,如果牌照裡面沒有支付寶,連申請的資格都沒有,你要另行再去報和另行文件出來,那事情就搞大了,你可以想像會發生什麼結局,這個我們不是沒有溝通過,而且中間要再出一個文件,另行規定的文件,那個事情又是兩三年,這兩三年內,人家都是有牌照,你沒有牌照執行,那幾乎是不可思議。

第二件事情,我們不是那麼魯莽的人說我們馬上就把它辦了,就告訴雅虎通知一下我們辦了,你孫正義和楊致遠可以關閉掉談判的門,但是我們不能關閉掉跟你們談判和溝通,這兒要去根據法律遞交,這邊還是要,交之前溝通,交了以後馬上重啟進行補償談判,因為我們自己本身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股東,我們也得替自己講,支付寶儘管規模搞的那麼大,它還沒有商業模式,出來以後能不能單獨活還是個大問題,所以我們確實處在兩難,這個屁股又代表股東自己的利益,這邊又代表新出來的一家公司的利益該怎麼辦,未來的前景該怎麼辦,所以不那麼容易。

至於雅虎我們報到它最後的日子三月底,他為什麼5月10號申報,這是他的事情,我也不理解他為什麼這樣。

記者: 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這個事情已經是既有事實了,大家討論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現在投資者最關心的問題就是補償,由於支付寶不是上市公司,價值無法估算,不知道馬總是以什麼身份跟投資者談判,這部分巨額賠償金將是由阿里體系下的哪個公司或者是股東來支付賠償,第二個問題,央行在公佈細節前有很長時間可以供你和董事會溝通,按照正常人來講會比較想不通為什麼在做出這個決定之前不去談好,既然一定要劃為內資的企業,為什麼不在之前把賠償方案討論好,造成今天的局面,到底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馬雲: 第一個問題補償的錢誰 ​​出以及補償的原則是什麼,不好意思,現在這個事還在談判之中,我們今天還很難講到底要多少錢怎麼樣,這個細節希望大家要理解,一直在談判,我不希望今天公佈了,明天又有更多媒體出來這是合理但不合法,那又亂套了,我們希望先把事情解決掉,然後再考慮評論的問題,我相信出來以後,還會有人說你們賣的太貴了或者說賣的太便宜了,這個是商業談判,還在談判之中。

至於有那麼多時間跟投資者溝通,我很客觀的也很理性的告訴大家,再給我們十倍時間,也沒辦法跟孫正義和雅虎方面談清楚,因為這就是我剛才回答的,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事,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理性的說這個東西我們談就行了,這樣的談判兩個小時就談完了,為什麼談了這麼多月? 因為屁股決定腦袋,沒有人願意真正在關鍵時刻承擔責任,我承擔了責任,我在國內被評為不誠信和違背契約精神,我不承擔責任,那全部完蛋,他們今天也一樣,股東這麼說了,公司這麼說了,他不願意承擔責任,作為阿里巴巴的董事,他必須替阿里巴巴公司承擔責任,但是他的身份是雅虎派出的股東董事,這就是這個機制法制裡面的不完美,我想告訴大家,再有十倍時間也談不好的,關鍵還得有人做決定。

井賢棟: 我想做一點補充,其實你看到我們在去年接受了二號令出來以後,我們在等細則如何申報,其實我們跟著二號令的東西立刻做了30%外資轉內資變成100%內資的一個動作,每次動作我們都是非常迅速的,09年備案的時候,四月份出來,六月份做完,所有的細則,我們立刻提交了材料,為了能夠在協議下面,自始自終阿里巴巴做的每一件決定其實就是想能夠最大化所有支付寶阿里巴巴的價值,當時公司還是100%在協議控制裡面。

剛才馬總強調幾次,我們從董事會應該說從08年,一直以來支付寶股權合規的問題做了很多次探討,很多時候都有會議紀要的形式,大家共同的原則是一定的,一定要合規,一定要拿到牌照才能最大化所有阿里巴巴集團的價值以及我們整個用戶的價值,這個原則性的東西是決策最重要的原則是一致的,第二個剛才說了,其實當時仍然在協議控制,沒有說我額外要怎麼樣,只是第一季度,​​當時在牌照分分鐘就要發的情況下,有一個監管機構溝通的函件,告訴我這一刻要做個決定。

馬雲: 我想再跟大家講,我們自始自終董事會的任何決議董事們都知道,2009年7月24號董事會紀要授權管理層做股權調整來接受獲得整個牌照,楊致遠也講的很清楚,必須合法的,只是到後面人家想增加談判籌碼而已,哪有那麼複雜我們今天這個玩意兒就是我們自己說了辦了,後來捅成這麼大,變成媒體的大事件,聽起來國際事端一樣了,這是談判的籌碼,哪有那麼複雜的事情,要是真的變成盜竊了,那好意思嗎,這麼大一個公司,跑到自己口袋去。

記者: 我是《中國日報》記者,你說你也沒料到支付寶事件鬧的這麼大,如果時光倒流的話,你當時會採取哪些措施,或者哪些方法能夠避免現在這些,你有沒有預想到的情況? 對阿里巴巴的影響或者啟示是什麼,避免歷史遺留的問題,比如說機制問題,未來的影響,比如在物流方面或者其他方面會加大自己的投入?

馬雲: 如果歷史倒轉的話,我可以告訴大家,我仍然沒有辦法,如果時間倒轉的話,我想雅虎和軟銀會認為這個事情是真的,他們一直認為這個事情不是真的,他們一直認為這玩意兒肯定是能繞開的,我告訴大家,今天這個央行的令是真的,直到現在為止還在不斷的問大家你們到底是不是協議控股,有人說肯定沒有,那是他們的事情,我自己不作弊,說別人作弊,我們是不是應該學習別人作弊,這是另外一個概念,我想時光倒流,我想雅虎和軟銀會改變,我沒辦法,我不會改變,我還是這個態度。

但是這件事情搞的那麼大,拜託評論者和國內所有猜測的輿論,把事情搞的那麼大,也是反思一下我們寧可相信道聽途說的問題而不相信真正的事實,因為我們不會愚蠢到連公司的契約精神都不顧,我們不會愚蠢到連支付寶最基本的價值都不討論來做這樣的事情,今天跟我一起共同合作這麼多年的股東,儘管我們有不同的觀點和看法,我說我們背叛股東、背叛員工、背叛客戶,背叛今天的契約精神來做這樣的事情,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時光倒流我也不會改變,我相信孫正義、楊致遠一定會改變,我希望他們改變,至於後面,原則做企業還是很簡單,就按照原則辦事情,我還是會不斷努力,去溝通,跟董事、股東,還是不斷跟他們講,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記者: 雅虎和軟銀的董事他們是否知道或者是否知曉阿里的管理層有可能會轉移股權,或者您是否告知他們可能性? 然後您所謂的關掉談判的門,孫正義、楊致遠說關掉談判的門是什麼意思,然後你又提到可以承擔這個責任,是不是意味著他們認為股權轉移後,無論是怎樣的賠償協議,都會損害投資者利益?

馬雲: 第一,他們肯定會知道,不叫“我們轉移”,他們肯定知道我們必須得獲得牌照,這是肯定的,而且獲得牌照必須只能按照法律來講,按照我們的原則來講,只能按照央行的規定的辦法去辦,不可能不知道的,轉移他們也很清楚,楊致遠在2009年在董事會上說的很清楚,要轉移,今天支付寶這麼大的,對阿里巴巴集團這麼重要的戰略資產必須是有管理層進行控制,這也很清楚,第三再提醒,2009年7月24號董事會紀要明確授權管理層合法獲得牌照,調整股權結構,我覺得這個是清楚的。

至於談判的門關掉,是他們在拖,反正你有辦法,反正到這一天你們辦,我沒簽字,我不表態,你們辦,表了態,好,你如果做出去,那你的錯,你不表態,他不錯,這就是製度的不完美,到晚上十二點鐘的時候,我不表態,我不說反對,我也不說反對,你看著辦,你說這個時候制度不完美,如果十二點一定要說,他從來就沒有說我反對,也沒有說我不反對,這就是製度的不完美,他如果說反對,今天紀要上有,我反對轉移,它有嗎? 沒有。

記者: 我是財經國家周刊的記者,我的一個問題,您其實剛剛提到籌碼的概念,也有評論說馬雲將支付寶股權重組是將支付寶作為與雅虎談判的一個籌碼,也就是說阿里巴巴要回購阿里巴巴股權從雅虎手裡,這個概念是否正確。

然後還有一個,一直提到孫正義是一個非關鍵先生,這個非關鍵先生是否已經坐到談判桌上,謝謝?

馬雲: 第一中國的劇作家太多,我投資華誼,發現寫華誼劇作是為了讓大家開心,而中國的劇作家講的像真的一樣,我還沒有高深到說以支付寶來作為回購阿里巴巴談判的籌碼,我們還沒有想的那麼遠,我們覺得今天先讓支付寶合法身份拿到牌照,合法運營是第一關鍵,至於阿里巴巴股份能不能回購,換句話人家賣給我們,我們買不買得起還是大問題,都是在空中飄的事,能夠談就談,不能談,我們這輩子認了,至於你第二個問題說孫正義非關鍵先生,有沒有回到關鍵? 他第一天就沒離開過,只是他表態很清楚,我就表態軟銀、軟銀、軟銀,你說他有錯嗎? 沒錯,但是他錯了,他今天是阿里巴巴的董事,他必須代表阿里巴巴,不能代表軟銀,如果股東代表,他應該是軟銀、軟銀、軟銀,沒錯。 我必須代表客戶、員工和股東,股東還不僅僅包括雅虎、軟銀,還有其他。

記者: 現在賠償金額細節能不能談談,還有這筆錢哪出很重要。

馬雲: 你講的也很對,我現在還沒法說,如果說從哪出,那他說這哥們有錢,如果說我自己出,那沒錢,那怎麼談。 現在這個事情還正在談判,等到結果出來大家再看看,人家夠不夠狡猾,我們夠不夠智慧,我們總得談判,你總不能讓我談判越來越難吧,我覺得希望你們能夠理解,原則是這樣,我們絕對不會傷害淘寶和阿里集團利益。

第二我們在整個過程中必須讓支付寶能夠真正合法健康持久的發展,這是原則,所以我們在講到未來的股東結構裡面,我們也一定討論到,很清楚,希望大家理解,我今天很難公佈說你錢從哪裡出,從其他股東里面出,那一聽,這又復雜,那是誰呢,裡面又開始有劇作家出來,大家再等一段時間,你們可能看到,再給大家評論和分析。

對我來講我是每天把門開著在談,以前是我“大限”,我不遞進去,我死了,以前的大限在我這兒,兄弟,我說趕緊這天不遞交上去,我不能申請牌照,他說這是你的事情,今天這個大限在他這兒,我每天門開著,所以他們也知道,他也有大限,雅虎的股東在拼命的逼著他,軟銀的股東也逼著他們,我們雙方之間,我更關心的是支付寶後面的發展和轉型是不是能夠成功,他們今天考慮到這個結構,我沒有大限,他們有大限,今天終於談判有點好起來,被大家一折騰,又弄壞起來。

記者: 馬總你好,我是《浙江日報》記者,我想問一下如果這個企業有外資背景,他們在這個里面摻合的話,我們就拿不到牌照,如果拿到的話,他們就沒有份,說白了就是這樣子?

馬雲: 可以這麼說,我們是要講道德和良心,還是回過去跟他們講,利益可以重新談過。

記者: 他們希望自己在裡面摻合,但是又能夠拿到牌照,但是現在這兩件事情是對立的,然後你為他們做了一個選擇,就是你們拿牌照,但是請你們出去,他們這樣不同意了。

馬雲: 我替公司拿牌照,然後我們探討怎麼補償的保持今天短期和未來長期發展的談判,我必須對今天的股東有補償,並且未來的長期支付寶發展他們也能分享這樣的結構,出發點討論是從這個里面講的。

記者: 但是你為他們做了這個選擇?

馬雲: 必須的,不是為他們,而是為我們大家,為公司做出這樣的決定。

記者: 他們談判的話,有沒有牽扯到不僅僅是錢的一個問題,他們有沒有提及到淘寶? 就是說雅虎和軟銀在和你們進行後期談判賠償的問題的時候,是不是不僅僅資金的問題,不僅僅是賠一點錢的問題,後面有沒有涉及到淘寶?

他們有沒有說希望增加淘寶的股份?

主持人: 談判細節不提供回答,謝謝。

記者: 我是《財新》記者王姍姍,首先是這樣的,我想跟馬總多問一下剛才整個故事當中我的理解,我們最初跟兩個董事會股東討論的時候,我們要拿牌,他們認可必須拿牌,否則支付寶Game Over了,那麼其次之後獲得董事會會議紀要性質的認可,然後授權我們管理層有一個做股份調整這樣一個方式,然後獲得最後拿牌這樣一個結果,這個事情是發生在09年對嗎?

馬雲: 對。

記者: 之前有幾次很關鍵的事件點,兩次股權的轉出,這個時間點是不是都是在事前或者事後,董事會都是知曉?

馬雲: 當然,如果2009年轉70%的事情董事會不知曉的話,那問題都大了,每個轉移都得報告。

記者: 是不是因為我們有一個VIE,他們認為OK,我們利益可以保護的,他們沒有任何談補償的想法,補償在那個時候從來沒有被談過,直到今年一月份,剛剛CFO提到對支付寶這樣一個質詢的函出來以後,才決定由管理層先來決定,先把VI協議先STOP,然後再通知他們?

馬雲: 我打斷一下,支付寶事情出來以後,跟他們商量過,我們把VIE必須終止,重新談判,一季度我們央行已經正式出來的時候,我們告訴他們這個VIE不能堅持下去的,必須終止協議。

記者: 因為我們12月份遞交了申請,後面他們給了一個質詢函,然後我們才知道VIE絕對不能再玩了,所以我們要Stop,這個時候沒有跟董事會談?

馬雲: 當然談,告訴他央行文件出來了,專門質詢我們,要么聲明,要么不報。 那時候他說不可能,我說這是文件,他說不可能,我說這時候怎麼辦? 我說這是央行發給我的文件,他說不可能。

記者: 那個時間是在一月份還是一季度?

馬雲: 一季度。

記者: 為什麼會有3月31號?

馬雲: 31號是我們最後做出這個決定,報告之後財務上把帳全部不能合併報表了,你得在3月31號財務報表發給他的時候,他已經知道了。

記者: 就是我們感覺央行對支付寶之前一月份有一個專門的函,你講話也說了,我們不評論其他公司怎麼拿到牌照的,但是我們知道很多公司都有風投在其中,也有VIE的協議在其中,央行豈不是對你們沒有不公平嗎?

馬雲: 我覺得你應該問那些通過VIE的公司以及央行的原則,我覺得我的理解,確實有人在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但是請給央行時間,因為現在中國基本上很多企業慣例就是這樣,我先蒙了再說,我們再辦,我們很明確的知道央行是很嚴肅的,非常嚴肅的,如果VIE,你就說清楚,你就報國務院等著,你要么不要報,你這個時候請問,我怎麼辦?

記者: 我們理解央行目前正在一個清理的過程當中?

彭蕾: 我覺得今天重點我們只想面對支付寶這麼一家公司,我們應該承擔的責任和我們應該做的最正確的決定,我們無意於去評價其他同行或者監管方他們的出發點或者他們考慮到底是什麼,但是我可以講,對第三方支付企業的徵詢函,據我所知不只是對支付寶,當時幾乎有很多企業都收到這個函,而且都有聲明我們公司都沒有外資直接控製或者協議控制,以上情況屬實,然後蓋上章,但是你要問我為什麼他們可以,我們不可以,我覺得這個沒辦法說清楚。

記者: 還有馬總提到跟雅虎好談,跟軟銀不好談,在補償的問題上,這個怎麼解讀,不太理解?

馬雲: 我最後跟大家講一下關於雅虎為什麼好談,因為雅虎已經很清楚,是利益關係,楊致遠對中國的了解,華人可能還好一點,我們溝通得很透徹,孫正義我很尊重他,但他是我見過最會談判的,這哥們能談判是天下獨步的,所以我只能講,我對他尊重,但是我們有很多不同的觀點,這麼多年,尤其對員工創造價值,善待員工方面,我跟他有不同看法,而且這個看法我們是幾次了。

這個談判過程中,我認為孫正義比較難談判,不是說外面傳一下就拒絕表態,不願意到檯面上來​​了,只是他聰明在談判過程中經常有各種各樣的技巧,因為我跟孫正義講的很清楚,你別跟我來玩技巧,你要玩技巧,你跟別人玩技巧,我們今天必須把這個事情辦了,辦好了,因為只有做好了,大家才能把事情做大,而不是每天只是想自己軟銀、軟銀、軟銀的利益,如果不能看清楚這個問題,這個不能突破的話就很難,雅虎看清楚這件事情,你們看雅虎這次楊致遠的表態,必須吻合中國法律獲得牌照,楊致遠看清楚了,孫正義認為我的中國很多朋友都可以這麼幹,你為什麼不可以這麼幹,我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就這麼簡單。

記者: 我想問一下馬總,您剛剛講到這個補償的談判有一個評價,既要保證股東現在的短期利益,又要考慮到支付寶的長期利益,對支付寶將來上市會有怎樣的規劃,如果上市的話,監管部門對於我們現在的第三方支付企業,就是支付寶上市有沒有一些特殊的要求?

彭蕾: 我想先說一點別的,我現在還兼任集團CPO,就是阿里巴巴集團首席人力官,阿里集團有這樣一個位置,也是我們這家公司所獨特的一點,我的主要工作是捍衛阿里巴巴文化和價值觀,所以今天看到外面鋪天蓋地的在批評,在指責這家公司缺乏契約精神,缺乏誠信的時候,說真的,我覺得心裡面非常難受的。

但我在想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是我們做錯了還是有一些別的狀況,讓我們今天不得不做這樣一個唯一正確的決定,我覺得我發自內心認為今天作為阿里集團這樣一家公司或者說作為支付寶這樣一家公司,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也沒有愚蠢到敢冒這麼大的風險,聲譽上的代價以及團隊內部一直相信、一直信任的價值觀、一直信任的使命感的懷疑,去換來這樣一個所謂的一個Deal,這是我心裡這麼認為的,這是我今天作為集團CPO看今天所有這一切,我覺得這是不明智的,回過來從商業決定來看,就是有今天這麼一個背後交流的整個過程。

其實今天不了解支付寶的人,覺得支付寶今天這麼大,交易量、用戶這麼多,但是我真的告訴大家,做支付是一個非常非常辛苦的行業,最早的時候它就是一個淘寶的功能,然後一個擔保交易,帶著天下無賊的夢想,擔保交易,你敢付,我敢賠,今天我們又提支付寶知託付,希望能夠對得起大家的託付。 就是從這樣一個應用開始,一個簡單的功能開始,為網絡購物掃清了一個最基本的信用障礙和一個資金障礙。

所以最早的時候真的是很小,第一筆只有兩千塊,而且我們工作人員打電話給客戶,去說服他,他才戰戰兢兢把錢給到支付寶,然後他發貨,人家把錢給他,當時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經過七年發展,我們今天這個成長速度確實很驚人。

但是我想告訴大家,其實今天支付寶在發展當中還面臨很多不確定性,了解支付的人都知道,今天最主要的客戶,最主要成長的源泉還是基於淘寶平台,時至今日我不認為支付寶已經共找到或者探索出一條自己非常獨特、非常成熟、非常獨立的一套成熟的商業模式,更加談不上成熟的盈利模式,現在最主要的使命,立足於現在和立足於未來的話,我們最主要使命還是解決在今天的網購市場上面,怎麼樣把客戶體驗,把信用體系,然後把這種安全,這樣的一些東西做到極致,這個是我們今天必須要堅守的支付寶存在的意義和價值的一個底線,然後基於這樣一個業務的基石,我們今天又拿到了牌照,而且非常幸運,在支付寶5月26號獲得牌照當中,我們的業務資質在所有第三方支付企業當中最全面的,我們除了線下預付卡發行和受理沒有拿到之外,包括像銀行卡收單、線上預付卡發行、無線支付、貨幣匯兌等等類金融業務我們都是可以開展的,所以我們必須要結合我們之前的基礎業務,然後來針對我們現在已經擁有的這些業務許可,我們要對支付寶未來做規劃。

但是坦率講,這個過程是非常艱難的,我也非常驕傲,今天支付寶我們這個團隊兩千多人,包括我們管理團隊,大家是在極其負責任的,首先在保護客戶的資金安全,信息安全的情況下,我們大膽做金融創新、支付創新,我們希望通過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可以做一點不同於傳統金融行業、不同於傳統銀行的服務,並且為這個時代金融創新做一點支付寶我們自己的一點貢獻,但是老實說,未來支付寶會是什麼樣子,我真是沒有辦法回答您,就像說今天支付寶還沒有獨立的商業模式一樣的道理,我覺得這個過程我們還在不斷探索,不斷求證,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整個團隊感到比較興奮的一點,不確定的東西才是最精彩的,不確定意味著我們擁有無限可能性,這是我自己的一點理解。

記者: 阿里巴巴跟雅虎、孫正義不是一天兩天了,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雖然實行還沒有結局和定論,到今天為止學到了什麼,將來阿里巴巴還有那麼多業務要做,不管對阿里巴巴還是更多的企業而言,你們從這中間學到了什麼?

記者: 阿里巴巴和雅虎、軟銀是什麼樣的關係?

記者: 剛才你說談判正在積極進展當中,如果雅虎軟銀談判要求我們恢 ​​復原狀的話,阿里巴巴會有什麼樣的措施?

馬雲: 回答你的問題,我並不覺得從裡面又獲得什麼新的東西,阿里巴巴和雅虎的合作跟任何公司合作一樣,商業裡面我們有共同的利益,也有不同的看法,這個很正常,吵吵鬧鬧就跟兩夫妻一樣,做企業有共同的目標和願景,但是很多時候有不同看法,這個很正常。

在中國我第一次跳出來,當然也是一個很好的事,大家談到契約精神和誠信,但是在我們內部就是一個商業利益的談判而已,也完全正常,我希望楊致遠和孫正義代表整個阿里巴巴大部分股東的利益,也就是代表我的利益,代表我們這些員工的利益談判,我今天又必須代表阿里巴巴整個集團的利益,集團CEO又要考慮這個利益,又要考慮電子商務公司能不能將​​來持久的成長發展以及有足夠資金,中間確實比大家想像複雜,這個合作公司來講,跟絕大部分合資公司來講我們還是很快樂的,很愉快的,無論是楊致遠也好、孫正義也好,是我個人很好的朋友,商業上面也許大家有不同的觀點,都太正常,我是覺得我們是很開放和很Open的探討。

假如最後不同意,我覺得最後也不存在不同意,一定會達成一致協議,如果真不同意的話,那你就要改央行的法律去了,如果央行的法律可以同意的話,我們也是可以Open討論。

最後想跟大家交流一下阿里巴巴為什麼要有這麼一個媒體​​會,其實我完全沒有必要做這個事情,我本來以為我們只要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但這件事情搞的那麼大,特別涉及到誠信問題,涉及到商業契約精神的問題,而且發表言論的都是國內還是相當有影響力的。

我假如說沒有這個勇氣和膽略,我今天不敢去美國,去D9大會,不敢去在傑克韋爾奇的論壇上談論價值體系,今天阿里巴巴做企業,我們就想做跟以前企業不一樣的企業,我們堅信的是我們的使命大家看,阿里巴巴提出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阿里集團提出創建新的商業文明,就是更加開放、透明、誠信、分享並且承擔責任,假如利用互聯網,能夠讓中國的商業精神、商業之道被人能夠接受。

我們今天在做企業,中國市場已經做成這個樣子,要走到海外上去,必須以商業精神、商業之道,今天不是替我們講話,我覺得比較難過的是有很多人不相信中國人可以比外國人在某些地方更堅持法、更堅持原則、更堅持誠信體系,我今天在做這個,反而被批判成為不誠信,當然我已經過去了,早三四年以前我可能更生氣,現在我覺得這是現實,我必須得接受,來之前有個同事跟我說,今天早上的風頭有點轉了,好像變成3.5比6.5了,終於網上理性正面的聲音開始多起來了,我說有3 ,你是永遠消滅不了的,因為很多人不管你說什麼,都會先說你錯,然後再找答案。

我想該給中國企業一個機會,該給我們這一代在努力的一個機會,我們是可以依法辦事,我們是可以堅守原則,我們是可以做到商業的契約精神,但是在不完美的時候,在法制不完美的情況下需要領導力,但是絕大部分我理解今天這樣的狀態,請大家不要把很多情緒化的東西、非理性的東西強加給我們這樣的企業,所以感謝大家,希望所有媒體朋友能夠理解,我們也不是做今天一錘子買賣就跑了,我們剛剛過12年,還​​有90年的路要走,日久見人心,我們是不是堅守契約,到底是不是誠信的企業,到底能不能給未來年輕人更多榜樣,歡迎媒體監督和討論,我們歡迎批評,但是我們不歡迎劇作家的評論,謝謝大家。
19 : GS(14)@2011-06-14 23:01:59

馬雲:轉移支付寶股權是個“艱難的決定”
http://news.imeigu.com/a/1308040366986.html
馬雲開場白

這個溝通會,本來不在我們的計劃裡面,既然大家有那麼大的興趣,我們就來分享一下。 還有人說,中國公司在美國股票下滑,跟我們也有關係。 我們不氣憤,也不鬱悶,跟大家溝通溝通。

媒體的誤讀誤解我們也有很大責任,跟大家交流得不夠。 但我們原來也沒想到會引起這麼大關注,上升到契約精神,上升到誠信。 所以我們今天正式溝通一下。

支付寶問題我們討論了三年。 每次董事會幾乎都討論這個問題。 董事會在2009年7月24日有一個紀要:授權管理層獲取支付牌照。 有些媒體問有沒有董事會決議,五年來我們都是董事會紀要。成立淘寶也是我跟孫正義的君子協定。 成立支付寶、阿里雲,都是紀要。

感覺中央對支付體系的研究是很深的,尤其是支付寶越來越大的時候。 今年一季度之前,我們的結構都是按照協議控制的,董事會是完全知道這個情況。 直到今年一季度,央行的細則出來,才終止了協議控制。 我們一致認為,要按照法律做。 但外資股東認為,中國所有法律都可以繞過。

我重申,董事會自始至終就有決議。 2008年楊致遠還不看好支付寶,認為賣出去都可以,賣給誰都行。 孫正義那時一開會,一談到支付寶,就說,我還有事,呆一分鐘就要走了.

央行的規定,如果有外資結構,就要上報審批。 如果支付寶沒有在第一時間拿到牌照,支付寶就變成非法。 孫正義、楊致遠卻認為,只要協議控制就可以。 作為大股東,他們對,作為董事,他們都錯了。

我做出了一個當時唯一正確的決定,也許它並不完美。 在申報牌照的第二天,我們就通報了董事會。 直到今天我們還在進行股權補償的討論,但媒體和評論家把事情搞複雜了。 用去年一句流行的話來說,我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也許它並不完美,但它是正確的。



提問環節

新京報: 您與央行做過怎樣的溝通和努力?

馬雲:隨著溝通,我越來越覺得央行高瞻遠矚。 我是比較反感做企業就上升到民族、愛國,但是這家公司有6億註冊用戶,這麼多金融數據,所以國家覺得,目前外資不進入為宜。 如果要進入,上報國務院另行規定

中國日報: 您說輿論讓談判更加複雜,您的意思是不是軟銀和雅虎對賠償有更高的期望,能不能解釋一下

馬雲: 雅虎股東是對雅虎不滿,不是對阿里不滿。 我們在3月3號報給了雅虎,他們5月份才公佈。 由於媒體報了以後,現在變成我們變成了不道德,不尊重契約精神的公司。但是我們很理性,孫、楊,我們有不同觀點,但都很理性,但由於輿論導向,問題複雜化了。 雙方談判過程中帶入了很多情形

南都周刊: 董事會一直有對支付寶進行討論,做出不要協議控制這一決定的時候,雅虎和軟銀知不知道這事?

馬雲:做出,還是不做出協議,董事會都清楚。 支付寶能不能拿到牌照,不止涉及支付寶,還涉及阿里,淘寶,以及消費者。 董事會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第二天又必須交報告的時候,我想這時候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提問: 你對胡舒立說美國政府介入了,請問他們是如何介入的?

馬雲:美國大使館和中美戰略對話都注意到了這個事。 國外是往契約精神談, 我在參加D9時,華爾街日報說,你敢來就說明你不存在不能公開的行為。

第一財經: 支付寶未來肯定要開放,是否意味如果日後政策有鬆動,支付寶還會回到現狀。

馬雲:如果國家政策允許,我覺得任何事情都可以談判。 支付寶不是個利益,更多是個責任。 我們會更多開放地進行股權的談判。 錢的利益的問題都是可以談的。 3億3我把支付寶拿到自己的口袋,我好意思? 我對得起2萬2員工?

天津城市快報: 為什麼把支付寶的決定定義為不完美?

馬雲:我們做了一個艱難、不完美但必須要做的決定。孫正義眼裡只有6個字,軟銀、軟銀還是軟銀。 他不會考慮客戶,員工,小股東的利益。 雅虎代表雅虎股東的利益,但是同時作為阿里巴巴董事,必須代表公司的利益。我作為公司的董事,CEO,董事會主席,這時候,如果兩個股東不同意,你必須考慮6億用戶,阿里所有員工。

對我來講,不做(不申請牌照)意味著淘寶癱瘓了。 所以,那時候對我來講,沒辦法做出一個完美的決定。 做過企業的,和只會做評論的人,是兩種不同的觀點。 做了這個決定,如果我第二天說,孫,楊,再見了,這事跟你們沒關係啦,那麼,我們是不道德的;但實情是,第二天我們就召開董事會談這個事情怎麼解決。

中國青年報: 公司法有一條,管理層有勤勉盡責的規定,央行的政策裡有一條,外資是可以上報另行批准的,那麼你們是否窮盡了所有辦法?

馬雲:從提出申請到發牌照五年內,我們寢食不安,假如說不窮盡,是對事實的不尊重,我們能用的辦法都用了。 跟董事會,我們也窮盡了所有的辦法。 無論正確以否,央行作出這樣的決定,我絕對錶示尊重。 董事會每次會議的紀要,包括在軟銀的董事會上,我也在跟孫溝通。

要出一個另行規定的文件,又要兩三年,這兩三年別人都有牌照,我們沒有,那是不可想像的。



法制晚報: 在既有事實下談論賠償,是由哪個公司來出錢來賠償,賠償原則是什麼?

馬雲:這個問題還在談,先把事情解決掉再來公佈細節,這是商業談判。

再給我10倍時間,也沒法跟孫正義、楊致遠做好溝通。 屁股決定腦袋,沒人願意承擔支付寶萬一拿不到牌照的責任。 我承擔了,就被扣上不尊重契約精神的帽子。

中國日報: 如果時光能倒流,當時會採取什麼辦法避免沒想到的影響?

馬雲:如果歷史倒轉,我還是沒辦法。 但雅虎和軟銀會倒轉。 他們一直認為,這個法規可以繞開。 但央行至今仍在問,你們到底是不是協議控制。 時光倒流,我不會變,但孫楊一定會變

商業周刊中文版: 雅虎和軟銀的董事,是否知道阿里管理層有可能會轉移股權,你所謂的他們關掉談判的門是什麼意思,是否他們認為股權轉以後,無論怎樣,都會損害他們的利益?

我們必須得獲得牌照,只能按照央行的辦法去辦。 轉移,他們也很清楚。 2009年7月24日董事會紀要,明確授權管理層合法獲得支付寶牌照調整股權結構。 關閉談判之門,就是他們不表態,不支持,不反對,你看著辦。 這是製度設計的不完美。

提問: 支付寶股權轉移是否阿里要回購阿里股權的籌碼? 孫正義是否坐到談判桌?

馬雲:我還沒高深到以支付寶作為跟雅虎談判的籌碼。 雅虎願不願意賣股權給我們,賣,我們能不能買得起,也是問題。 孫正義從沒離​​開過談判桌,但他就是不表態

京華時報: 賠償的錢,到底從哪裡出,這很重要?

馬雲:我每天把門開著,等著談。 我沒有大限,今天大限在他們那裡。 我更關心的是支付寶後面的發展和轉型是不是成功。 我沒有談判大限。 董事會的會議紀要是:授權管理層調整股權結構,獲取牌照。 至於跟Yahoo的股權回購,能談就談,談不了,我們這輩子就認了。

怎麼賠償支付寶? 我現在真沒法說。 要我說,有個財團出,那他們想,哦,這傢伙有錢;要我說,馬雲自己出,那他們想,哦,這傢伙有啥錢? 那談判就有變數了。

現在的支付寶,就是一個商業利益談判的問題,跟契約精神無關。這是我的結論。 支付寶的賠償談判一定可以達成,除非你可以改央行政策。 當時轉移支付寶是唯一正確的決定,不完美但不得不做。



財新: 跟雅虎好談,跟軟銀不好談,為什麼?

馬雲:雅虎已經很清楚,是利益關係。 孫正義,是我所見過的朋友裡,最會談判的人,我只能講,我對他尊重,但我們有很多不同觀點。 這個談判過程中,我認為孫正義不好談。 我說,你別跟我玩技巧,我們今天必須把這件事辦了,才能讓大家做大.

財新: 據我們知道,很多公司都有VIE,為什麼央行就針對支付寶呢?

馬雲:確實有人在用這個辦法,但我們明確知道,這是行不通的。

i美股: 浙江阿里電商和阿里集團現在是什麼關係?

馬雲: 浙江阿里巴巴電商和阿里集團已經完全沒關係了 ,兩家在談判。 假如浙江阿里電商還在阿里集團下面,那就仍然是協議控制了。

網易科技: 為何2009年7月24日授權你們改結構,而在當年6月份就完成了第一批70%的股權轉讓。

馬雲: 6月份的轉讓是經過董事會口頭同意的,7月又以會議紀要的形式明確了下來。

馬雲總結

胡舒立沒有採訪,就做出判斷,還加上許多個人定義。 我們不歡迎劇作家的評論。 這是我的看法。 我難過的是,太多國人奇怪的認為,中國人不會比外國人更講法,更講誠信。 給予中國這代企業家一個機會,可以看到我們的誠信。 我們不是一錘子買賣,還要做90年。

(i美股wind整理)
20 : omega(998)@2011-06-17 10:56:39

阿里巴巴管理層問題....
計之前抽走支付寶,現在又可能分拆淘寶成三家公司..會唔會得返個空殼
係咪將會對小股東不利? 不應該繼續投資係阿里巴巴身上?
smiley
21 : GS(14)@2011-06-18 09:20:56

20樓提及
阿里巴巴管理層問題....
計之前抽走支付寶,現在又可能分拆淘寶成三家公司..會唔會得返個空殼
係咪將會對小股東不利? 不應該繼續投資係阿里巴巴身上?
smiley


根本呢項業務不在1688體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301

長實D樓真是好cheap!

1 : GS(14)@2012-01-19 22:12:51

[realblog]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30677[/realblog]
2 : idsdown(1658)@2012-01-20 21:11:20

有冇相呀
3 : Sunny^_^(11601)@2012-01-20 22:52:19

得3層樓??我唔信囉...應該唔只既
4 : idsdown(1658)@2012-01-21 09:13:11

係拓球睇到, 引用跌吉的
http://finance.discuss.com.hk/vi ... 7675&extra=page%3D2


5 : idsdown(1658)@2012-01-21 09:20:38

豪宅(何文田 富甲半山)半山一號

會落雨的豪宅, 又幾唔同下喎smileysmileysmiley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 ... ded&v=8jR3n_mqBEc#!
6 : GS(14)@2012-01-21 10:54:24

富甲半山一樣都是獨立屋當擋的設計
7 : abbychau(1)@2012-01-22 00:17:20

閰亦格 wow
8 : 龍生(798)@2012-01-27 16:21:11

佢可能要在家中好好高歌, 讓一切隨風了
9 : GS(14)@2012-01-27 22:45:02

8樓提及
佢可能要在家中好好高歌, 讓一切隨風了


他個仔真是小心那幾年
10 : Sunny^_^(11601)@2012-01-27 23:00:19

9樓提及
8樓提及
佢可能要在家中好好高歌, 讓一切隨風了


他個仔真是小心那幾年


佳佳整左個CC入屋都係報應既一part
11 : GS(14)@2012-01-27 23:08:24

10樓提及
9樓提及
8樓提及
佢可能要在家中好好高歌, 讓一切隨風了


他個仔真是小心那幾年


佳佳整左個CC入屋都係報應既一part


呢D唔評論,他大仔做
12 : Sunny^_^(11601)@2012-01-27 23:22:31

11樓提及
10樓提及
9樓提及
8樓提及
佢可能要在家中好好高歌, 讓一切隨風了


他個仔真是小心那幾年


佳佳整左個CC入屋都係報應既一part


呢D唔評論,他大仔做


我同我D fd都覺得似FOX
13 : GS(14)@2012-01-27 23:24:45

唔明點狼呢
14 : Sunny^_^(11601)@2012-01-27 23:28:06

13樓提及
唔明點狼呢


FOX=/=狼

狐仙有聽說?
15 : GS(14)@2012-01-27 23:30:15

14樓提及
13樓提及
唔明點狼呢


FOX=/=狼

狐仙有聽說?


咁點狐法?
16 : Sunny^_^(11601)@2012-01-27 23:35:54

15樓提及
14樓提及
13樓提及
唔明點狼呢


FOX=/=狼

狐仙有聽說?


咁點狐法?


報應來的...
17 : 龍生(798)@2012-01-28 00:39:21

佳佳的報應不在樓!!! 在8號仔

這壇傑作是大仔搞的!!

應報在佢本人身上!!

佳佳那壇, 另有報應
18 : KENLIN(17685)@2012-01-28 02:51:48

人地生仔, 生龍仔, 生孖胎, 生聰明仔, 溝靚女....AABBCCDD都好, 多多都使唔到面個浸, 呢D報應留番俾D我好噃!

但係, 點解永遠有人會買長實d樓?無論新舊, 我冇聽過長實d樓住得人架, 點解香港人咁叻, 買粒傷風丸都又驚貴, 又驚假, 上完網做research又托邊個邊個買....竟然都咁多傻西買完又買十x家族既精品!除左抵死, 小弟真係唸唔到其他字形容
19 : 亞力士(1473)@2012-01-28 12:43:00

12樓提及
11樓提及
10樓提及
9樓提及
8樓提及
佢可能要在家中好好高歌, 讓一切隨風了


他個仔真是小心那幾年


佳佳整左個CC入屋都係報應既一part


呢D唔評論,他大仔做


我同我D fd都覺得似FOX


我最好狐狸型 法拉 慧敏 子珊
20 : 亞力士(1473)@2012-01-28 12:43:51

16樓提及
15樓提及
14樓提及
13樓提及
唔明點狼呢


FOX=/=狼

狐仙有聽說?


咁點狐法?


報應來的...


用十億換3個仔, 散紙來的
21 : GS(14)@2012-01-28 13:33:32

18樓提及
人地生仔, 生龍仔, 生孖胎, 生聰明仔, 溝靚女....AABBCCDD都好, 多多都使唔到面個浸, 呢D報應留番俾D我好噃!

但係, 點解永遠有人會買長實d樓?無論新舊, 我冇聽過長實d樓住得人架, 點解香港人咁叻, 買粒傷風丸都又驚貴, 又驚假, 上完網做research又托邊個邊個買....竟然都咁多傻西買完又買十x家族既精品!除左抵死, 小弟真係唸唔到其他字形容


有得炒,以為找到人接手
22 : Sunny^_^(11601)@2012-01-28 14:22:25

19樓提及
12樓提及
11樓提及
10樓提及
9樓提及
8樓提及
佢可能要在家中好好高歌, 讓一切隨風了


他個仔真是小心那幾年


佳佳整左個CC入屋都係報應既一part


呢D唔評論,他大仔做


我同我D fd都覺得似FOX


我最好狐狸型 法拉 慧敏 子珊


"子珊"!!!YES
23 : 龍生(798)@2012-01-28 16:13:27

佢永遠平人地少少,地段又唔係差,其實真係有一定既吸引力
24 : GS(14)@2012-01-29 10:06:03

23樓提及
佢永遠平人地少少,地段又唔係差,其實真係有一定既吸引力


最叻買地囉,但是質素就...
25 : 龍生(798)@2012-01-29 14:50:57

佢最叻, 亦最賤的就係呢樣!!
26 : GS(14)@2012-01-29 15:45:01

25樓提及
佢最叻, 亦最賤的就係呢樣!!


明屈你機,如果他唔計到咁盡,點樣賺到最大的錢
27 : abbychau(1)@2012-01-29 16:27:56

同3 一樣, 個價錢平少少, 但質素就明顯地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335

Cheap曾出差搏老命住總統套房

1 : GS(14)@2012-06-02 16:14:4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601/16388193
在07年7月至今年4月期間,曾蔭權部份外訪住宿由東道國出資,有49晚住宿由本港公帑支付,當中八成日子即41晚都是入住超豪特級套房。他去年11月到美國,今年4月到智利、巴西及新西蘭,兩次外訪開支都超過100萬港元,任內最後一年的外訪開支更較上年度倍增。
特首外訪可享標準膳宿津貼,按不同目的地制訂不同金額,住宿上限佔六成,膳食等雜項佔四成。若因工作理由或沒較廉宜選擇,住宿津貼金額可調高毋須審批。審計報告發現,上述49晚住宿全部超出標準住宿上限。去年9月倫敦及6月澳州的總統套房房租,分別超出標準上限22倍及5倍。
毫無充實理據

曾蔭權今年4月被踢爆外訪巴西期間入住房租每晚5萬元的總統套房,當時特首辦辯稱酒店其他套房面積小,未能應付舉行內部會議的「實際需要」;不過審計報告踢爆,此行曾蔭權與下屬只在房內開會25分鐘,未有其他正式會議。
審計署署長鄧國斌昨指出,除了09年11月新加坡外訪之旅,特首辦未能就其他超豪住宿安排提供合理解釋,包括巴西的5萬元總統套房,「佢哋應該諗清楚係咪需要咁大地方,因為呢間套房,大家都知道有4,000幾呎。(係咪有濫用公帑之嫌?)我就唔可以下呢個結論,但係佢冇解釋點解咁做」。審計署副署長伍梁慧芬說,曾蔭權在檀香山由單睡山景房改住雙睡海景總統套房,「香港政府畀錢佢住好啲,我哋睇唔到原因,冇一個充實嘅理據」。審計報告建議特首日後主動向公眾披露外訪開支,住宿開支超出津貼上限須經特首辦常秘審批,安排「必須經得起公眾監察」。
2 : GS(14)@2012-06-02 16:23:32

http://www.aud.gov.hk/pdf_c/hotelc.pdf
  特 別 審 查 報 告 書 (二 零 一 二 年 五 月)
行 政 長 官 離 港 職 務 訪 問 的 酒 店 住 宿 安 排
3 : GS(14)@2012-06-02 16:40:2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602/16391150
【本報訊】「 Cheap曾」被揭大花筒實錄,龜縮一天昨午才谷眼淚向全港巿民道歉;惟港人毫不接受他的戲假情虛,全城鬧爆他「嗚咽都無用」,因丟盡香港人的臉;又嘲諷曾蔭權水鬼升城隍,以為自己是國家領導人,肆意揮霍港人血汗錢入住總統套房。群情洶湧,泛民決定下周在內務委員會提出動議,要求「 Cheap曾」回水及引咎辭職。
記者:呂浩然、蔡朗清

特首曾蔭權貪腐惡行激起民憤,不少巿民昨致電多個電台烽煙節目,鬧爆這個特首真太貪。聽眾劉先生諷刺曾蔭權上任時,口口聲聲說「我要做好呢份工」,骨子裏是「我要嘆好呢份工」,作為一個行政長官,行為丟盡香港人的臉,不要放過這個貪官,要求下任特首梁振英追究其惡行。

網民嘲:嗚咽有乜用

另一聽眾雷先生表示,胡錦濤、溫家寶等國家領導人,選擇入住總統套房合理,曾蔭權只不過是地方行政長官,「佢(曾蔭權)只不過係『水鬼』,唔好當自己係『城隍』,住總統套房。」關先生不吐不快說,「 Cheap曾」將納稅人辛苦錢肆意揮霍,「令人好傷心,好難過。」
此外,不少網民在本報 facebook留言直斥含淚道歉的「貪曾唔好做戲喇,嘔番啲錢出來」,又說「影衰晒我哋啲公務員,嗚咽有作用咩」,並要求民主黨提出動議彈劾「 Cheap曾」。
立法會將會兵分兩路追殺曾蔭權。民主黨下周五在內務委員會提出兩個動議,包括要求曾蔭權為亂花公帑辭職下台,並要求他「回水」,自掏腰包把多花的公帑交回庫房。此外,曾蔭權將於本月14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多個黨派均要求曾蔭權屆時交代。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下周一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李國能提交的防止利益衝突報告。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指,曾蔭權一句道歉未能平息市民怒火:「作為問責團隊之首,為咗體現佢嘅政治問責,唯一選擇就係立即引咎辭職,雖然任期只係剩餘一個月,但惟有辭職先可以表達到佢嘅歉意。」公民黨余若薇批評,有建制派如今形容曾蔭權失當行為是天理不容,但踢爆建制派當年力阻《防止賄賂條例》規管特首,令曾蔭權未能受到應有的制裁。民協馮檢基指,曾蔭權貪婪的事件已打擊港人對公務員廉潔奉公的形象。
建制派繼續力保貪曾

建制派則繼續力保曾蔭權,認為曾蔭權不用辭職問責,民建聯李慧琼和新民黨葉劉淑儀指,要求只餘一個月任期的曾蔭權辭職,意義不大。工聯會王國興更指,曾蔭權辭職是「便宜了他」,且會令本港出現不明朗因素,倒不如留下審問。自由黨主席劉健儀認為,建議曾蔭權可將所享利益及款待,折現捐贈慈善,以平息民憤。她又辯解,建制派當年反對將特首納入《防止賄賂條例》,是因為未想過曾蔭權會不潔身自愛。
4 : GS(14)@2012-06-02 16:40:3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602/16391151
【本報訊】審計署昨日發表報告狠批曾蔭權外訪大花筒,五年間的外訪有41晚在無理據支持下入住最高級別的總統套房,審計署署長鄧國斌昨日繼續發炮,批評特首辦內部對外訪開支毫無規則,導致職員「自把自為」,豪花公帑。
「一定要將把尺訂出嚟」

鄧國斌指,政府對特首外訪開支安排並無內部守則,做法不能接受:「淨係講唔得嘅,一定要將把尺訂出嚟!」他指如果出現與守則有衝突的情況,建議特首辦職員將決定權交回特首,讓他自行決定住房規格,「睇佢有咩要求,唔好自把自為幫特首決定!」
鄧國斌認為特首有權按需要決定入住的套房,但批評曾蔭權外訪的不少地方「太過豪」,仍有慳錢空間。他舉例指曾蔭權到巴西訪問時毋須入住4,000呎的套房,可以入住較細的房間,然後另租會議室開會。
鄧國斌又建議設立制衡,由特首辦常任秘書長批核特首外訪開支,以第三者身份檢視所費的開支是否值得。
他指特首可仿效外國元首做法,每季在網頁上主動披露外訪的開支,讓傳媒及市民監察。
5 : GS(14)@2012-06-02 16:40:4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602/16391152
【本報訊】由退休首席法官李國能任主席的獨立委員會,建議規管行政長官收受禮物和款待,違規列為觸犯刑事罪,但委員會承認沒有參考部份國家更嚴格的規管,如新加坡、英國和加拿大的規定,不單首長和配偶受規管,連其他家人也要規管。新加坡更明確訂出首長和高官均不得收受公眾人士的禮物,收到也必須立即退回。
防止及處理潛在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參考過其他國家措施提出建議,故大部份規管措施均與外國相同,包括特首和配偶接受款待需遵從守則;特首須申報利益;成立獨立委員會審核特首收取的利益,違規列刑事。
委員會在報告中羅列五個曾參考的國家,其中三個國家均較委員會的建議更嚴格,當中新加坡、英國和加拿大規定,除規管首長和配偶外,首長的家人,包括子女和受養人,也一律受規管。
三國的規管又清楚列明,收受好處或款待,若與公職有利益衝突固然不可接受,即使會令人產生此觀感,也不得接受。新加坡的規管可算最嚴格,指首長收受禮物,普通如一般門券,以及任何非物質好處,還有優惠、免費或低於市價的服務,若會為他帶來公職衝突或令人產生此觀感,一律不准接受。同時,首長及官員均不得接受公眾人士送贈禮物,收到亦要立即退回。
王永平:利益申報應公開

前公務員事務局長王永平指出,外國規管首長和高官收受利益,最初也不包括配偶以外的家人,後來發生走法律罅的漏洞,才逐步增補。不過,他認為要規管配偶以外的家人有困難,但可在規管守則中列出,首長和高官家人若接受禮物或款待,與他的職務可能構成利益衝突,便應有警覺性地作出申報,「喺守則列出作為提點,將來有事時,唔可以推卸」。王永平又說,委員會的建議仍有可補充地方,行政會議成員出現利益衝突時要避席,但未有具體安排。他又認為利益衝突的申報應公諸於世。
外地規管首長及高官利益衝突措施

國家:新加坡
規管:
.收受好處或款待,若與公職有利益衝突,或令人產生此觀感,官員本人、配偶、子女或其他受養人均不得接受
.不得接受公眾人士送贈的禮物,並須立即退回

國家:英國
規管:
官員及家人不得接受為其帶來責任,或會令人產生此觀感的禮物,不得接受免費旅遊

國家:加拿大
規管:
.官員及家人不得接受被視為用以影響其運用職權、履行公職而送贈的禮物或利益
.官員及家人不得接受飛機旅程

國家:新西蘭
規管:官員接受逾500元新西蘭幣(約2,910港元)禮物或款待,必須申報

國家:澳洲
規管:官員接受贊助旅遊或款待,價值如逾300澳元(約2,250港元),須登記

資料來源:防止及處理潛在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報告
6 : skfv(15984)@2012-06-02 16:58:09

佢整委員會出來都無用既,

係規範下一任特首, 都唔係規範佢既, 多餘

佢出來講個下sorry真係貴呀, 成幾百萬......
7 : freecow(1747)@2012-06-02 22:32:20

公務員喎,公家錢
8 : hh0610(1603)@2012-06-02 22:43:23

老老實實, 我覺得佢花錢冇問題喎. 出門講行頭, 唔通住MOTEL. 咁多機密野, 住總統套房, 隔音都好D.

香港名義上一個市, 實際上富可敵國, 有D錢, 唔慳得.



佢行出黎流馬尿做乜9?
9 : skfv(15984)@2012-06-02 23:43:29

但佢住得仲高級過胡主席bo.......巴西個單又話要開會揀間幾千尺既房,幾丁友開得個幾字會......
10 : hh0610(1603)@2012-06-03 02:29:11

佢就係貪小便宜, 食靚住靚架喇. 攞正牌, 幾皮野一晚, 呢D冇得計.

又例如主人家建議你去果度住, BOOK埋房, 你又好難推架喎, 加上人地亦為左種種理由, 如保安.. 先叫你住果度. 其實以下審計署講得好白, 唔可以完全怪哂BT. 審計署個結論又係為講而講, 租會議室又點, 你唔係安排行情你點UP都得. 所謂酒店會議室, 真係得張枱, D鄧鄧枱枱又唔通事先跟酒店夾點排? 而且唔平. 衰過去食飯傾野.

---------------
例子四
1. 行政長官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到巴西利亞進行職務訪問,駐華盛頓經貿
辦當時向特首辦建議入住巴西利亞阿爾沃拉達皇家鬱金香酒店 (皇家鬱金
香),理由如下:
(a) 巴西利亞是個相對較小的城巿,市中心尚有另外兩間酒店。雖然
皇家鬱金香並非位處市中心,但交通便利 (如揀選皇家鬱金香,
額外的行車時間應少於十分鐘),而且鄰近擬議會晤 (例如拜訪巴
西總統和高層官員,以及中國駐巴西大使) 的地點;
(b) 根據中國駐巴西大使館提供的資料,不少國家領導人到訪巴西利
亞時均曾入住皇家鬱金香,酒店以接待貴賓著稱。對於駐華盛頓
經貿辦的要求,皇家鬱金香酒店管理層的反應較另外兩間酒店積
極。此外,皇家鬱金香在其他方面亦較另外兩間酒店優勝,例如
大堂足以容納人數眾多的代表團;及
(c) 皇家鬱金香位於巴西總統和副總統官邸附近,環境理想,保安措
施較為嚴密。另一並非最重要但也相關的考慮因素,是皇家鬱金
香的車輛等候處遠較其他酒店為大,能為香港特區代表團提供較
大的工作彈性,因為行政長官的隨員人數頗多。
2. 駐華盛頓經貿辦表示,前任行政長官 (於二零零一年) 和現任行政長
官(於二零零五年)訪問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時,均曾入住特級套房。此外,
智利政府亦曾提出,在行政長官二零一二年四月到訪聖地亞哥期間為他提
供特級套房的住宿安排。駐華盛頓經貿辦為行政長官巴西之行的酒店選擇
和房間類型擬備提交特首辦的建議時,也曾考慮這些因素。
3. 酒店房租方面,駐華盛頓經貿辦告知特首辦,單看皇家鬱金香總統套房的收費相對偏高,但酒店的套房 (供特首辦主任入住) 和標準客房 (供行
(續下頁)— 16 —
安排酒店住宿的機制
(續)
政長官隨員入住) 的房租報價非常優惠。駐華盛頓經貿辦考慮到整個代表團
合計的住宿收費似乎合理,加上酒店接待外賓的優質服務和良好記錄,認
為皇家鬱金香物有所值,可予推薦。皇家鬱金香兩類套房和標準客房的詳
情如下:
房間類型 面積 酒店每晚房租
(平方米) (美元)
總統套房 420 6,900
套房 74 290
標準客房 33 190
4. 最後,特首辦接納駐華盛頓經貿辦的建議,即行政長官及其隨員應入
住皇家鬱金香,並安排行政長官入住總統套房。
5. 二零一二年五月,我們詢問特首辦為何安排行政長官入住皇家鬱金香
的總統套房。特首辦回覆時表示,有關安排已考慮到工作需要,包括進行
內部會議和傳媒訪問,以及整個代表團所需房間的總成本。
審計署的意見
6. 事後回看,我們從特首辦的出訪後檢討報告中得悉,行政長官及其隨
員最後只曾在總統套房開會 25 分鐘,並沒有在房間進行其他正式會議。
7. 我們接納在揀選住宿時須考慮應付不時之需,但認為特首辦可從事件
中汲取教訓,日後應考慮使用酒店會議/活動室以應付該等需要。有關方
面應考慮評估會議/活動室是否可供隨時使用,以及當考慮租用酒店客房
和會議/活動室的整套方案後,評估租用會議/活動室是否能以較低成本
滿足相同的工作需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666

胡孟青:Cheap精轉性揭秘

1 : GS(14)@2012-08-15 09:27:38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 ... 7%E6%8F%AD%E7%A7%98
怪事天天有,今年特別多。最意想不到會出現爭產的家族、最冇可能會洗黑錢的銀行、最諗唔到會涉嫌賄賂的地產商,都輪流出事,真係nothing is impossible。
就好似股壇吹水族,平時老馮只有上市公司出錢佢出力,食盡免費午餐晚餐,過時過節蛇齋餅糭更加少不了。正所謂禮尚往來,回禮方式因人而異,多透過專欄龕位擂台地盤迴饋之。
但世事總會有例外,平時出曬名身光頸靚卻一毛不拔之仁兄,竟也有轉死性之時。話說呢位仁兄孤寒程度在行內以至媒體人所共知,其中經典趣聞更在電子傳媒廣泛流傳,就係每逢農曆年派利是,此君慣性側側膊唔多覺都算,同事開曬口都竟然扮聾。
最蔚為奇觀的一次,係此君邀請另一位行家來節目做訪問嘉賓時,竟扮未婚兼伸手攞利是,人家家庭日嚟幫拖都冇問你攞車馬費,仲要蝕俾你,真係虧佢敢開口!
之不過,此君近兩年竟反過來對電視台無事獻慇勤,原來係意識到對方要cut佢曝光機會,無他,人家嫌佢不熟悉外圍市況又唔做功課,費事影響節目水準,至此,呢位仁兄為保住曝光率、免米飯班主責難,因為佢在公司嘅功能就係要成為人肉廣告牌,唯有扮乖過時過節果籃供奉。可惜,保得住曝光率,卻仍然要俾人家在背後笑佢cheap。
胡孟青
獨立股評人
2 : GS(14)@2012-08-15 09:28:57

鄧星星?
3 : reference(1610)@2012-08-15 12:02:03

2樓提及
鄧星星?


99% correct
4 : kobe bryant(28492)@2012-08-15 12:02:38

猜猜我是誰, 財經版...
5 : sandyyiu01(31629)@2012-08-15 12:17:59

3樓提及
2樓提及
鄧星星?

99% correct

我都估係佢!!!
6 : GS(14)@2012-08-15 13:43:30

5樓提及
3樓提及
2樓提及
鄧星星?

99% correct

我都估係佢!!!


但世事總會有例外,平時出曬名身光頸靚卻一毛不拔之仁兄,竟也有轉死性之時。

我見呢句先估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79

與賴昌星上賭船洪欣:使唔使講到我咁cheap?

1 : GS(14)@2016-10-24 04:20:56

洪欣絕對係圈中索女神之一,曾被指介入劉鑾雄同李嘉欣嘅關係,1999年又因為賴昌星(同廈門遠華走私案主犯)上賭船傳出緋聞,直至1996年被爆同圈外男友黃國梁喺美國拉斯維加斯註冊結婚,可惜翌年離婚收場,之後先至同莫少聰一齊。但昨日有周刊引述知情者稱,原來喺洪欣同莫少聰一齊時,根本未離婚,亦冇同莫少聰講佢仲係人妻。知情者又指,99年1月洪欣被拍得與賴昌星上賭船一事,知情者稱當時洪欣係同另一女性友人上賭船玩。睇番當年嘅報道,洪欣事後回應同賴昌星去玩呢單嘢,佢都係話當時同另一友人上船玩,咁啱賴昌星在身邊行過而已。但當年嘅報道都係話洪欣的確係同賴昌星上船,洪欣仲成晚都坐喺佢身邊陪玩百家樂,賴仲隨手將一疊錢俾洪欣做賭本。同行仲有幾個賴昌星嘅大陸朋友,成班人一齊玩到天光。成個過程俾傳媒影晒。報道出街之後,有記者問番洪欣,話報道指佢見到大堆籌碼好開心喎,洪欣即謂:「使唔使講到我咁cheap?寫到我成世未見過錢咁。」、「嗰晚個女朋友叫我上賭船玩,點知俾人寫到咁。陪老闆呢啲字眼好核突,你叫我以後點見人。」同年,洪欣同莫少聰分手,00年莫鎬廉出世。講開賴昌星,可能好多人細細個就聽過呢個名。現年57歲嘅賴昌星,最為人熟知是佢係廈門遠華走私案主犯,該案曾被喻為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經濟案。2012年,賴昌星於廈門市中級法院被判處他終身監禁,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今年7月,賴昌星稱患有嚴重心臟病同同糖尿病,病情日趨加重,但獄方拒絕醫務人員之治療建議,減刑無望。賴昌星生於福建一個貧農家庭,10歲先至讀書,三年級即輟學做生意。1977年賴昌星從事汽車配件買賣掘到第一桶金。1991年移民香港,由鰂魚涌搬到去比華利山別墅,做地產生意,然後回廈門註冊成立遠華公司,為人豪爽,出手闊綽,不缺美女,更借呢班美女為其搭成「通天梯」,與中共黨、政、軍高層搭上關係,方便走私。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1023/1980982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280

梅姨被老佛爺鬧Cheap

1 : GS(14)@2017-02-26 13:24:12

第89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將於香港時間明日舉行,有份爭影后的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於賽前被爆遭Chanel主帥老佛爺Karl Lagerfeld點名鬧爆好cheap,指梅姨要收錢才穿品牌服裝去頒獎禮:「天才演員,但亦低廉,不是嗎?」不過梅姨未受影響,前晚出席於洛杉磯舉行的女性電影人奧斯卡賽前派對(圖),其形象師亦代為澄清表示收錢行為有違梅姨個人道德。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226/1994021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160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