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XVC胡博予:VC和創業一樣是個反人性的職業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13/165980.shtml

XVC胡博予:VC和創業一樣是個反人性的職業
胡博予胡博予

XVC胡博予:VC和創業一樣是個反人性的職業

怎樣才是一個慧眼識珠的VC呢?

文 | 胡博予

來源 | 知乎

整理自XVC合夥人胡博予在沃頓中心的演講內容:

大家好,首先感謝主辦方給我這個機會來給大家分享,也謝謝大家來到沃頓中心來聽我瞎扯。首先我還是來做一個自我介紹吧。我叫胡博予,是XVC的合夥人,在創辦XVC之前,我大部分時間在創業。

我從99年開始參與創辦了一家公司,目前是中國最大的信貸風險管理軟件公司,叫做安碩信息(300380),已在創業板上市了。幾年前我加入了VC行業,陸續投了10來家公司,待會我會和大家聊幾個具體案例。

微信圖片_20171113132809

進入正題前,先看這個圖,這是一個簡單的思維小遊戲。大家想象一下,假設我們所有人是一個投資委員會,我們正在討論一個A輪的項目,項目團隊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給出了如下信息:

1)公司有10%的幾率上市;

2)有30%的幾率會被並購;

3)有60%的幾率無法退出(全部虧損)。

項目團隊做了很多工作,投資委員會相信他們的判斷。基於這樣的場景,我來請大家投一下票。必須得選一個。覺得應該投的舉一下手。覺得不應該投的舉一下手。(胡博予數了一下。)

好,看來大部分人覺得不應該投。好了,我宣布,我們正式地將項目否決掉了。

下面我請大家看幾個全球最頂級的幾個VC的數據,這幾家VC是Google、Facebook、Uber等很多“超級鯨魚”的早期投資人,給投資人創造了上千億美元的回報,基本每一期基金都有幾倍到幾十倍的回報。

微信圖片_20171113132814

紅杉在過去的20年時間大概投了600多個項目,中間有50個IPO(上市),大概有20%左右的被並購了,但是大部分項目均屬於無法退出的虧損項目。

Accel所投的公司IPO有6%,並購占32%,還有62%沒有退出。Benchmark,這也是一家非常牛X的投資公司,它的投資IPO占比10%,35%的並購,最大一部分55%也是沒有退出。

我們剛才投票的這個公司,就是一個典型的頂級VC會投資的早期項目。但是為什麽我們剛才的投票,大部分人都是否定的呢?

可能有些人已經發現我玩了個小花樣。我給出的信息里面沒有說明“假如成功了,回報是多少”。剛才沒有人問我這個問題,而真實的場景中,投資委員會成員也常常會把這個重要信息忽略,大多數人只會用成功概率來做判斷,但是不能把成功的“規模”考慮到公式里。

人的本能不擅長用概率的方法來思考問題。巨大的不確定性,會讓你產生焦慮情緒,當不確定性超過一定的閾值之後,“這一筆投資的預期回報是多少”就變成一個很難的問題。這時候你的焦慮情緒就會把它用一個更簡單的問題來替代:“這一筆投資有多大幾率會盈利”。但是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是不一樣的。

一群人來做決策,會更傾向於模仿本能,用直覺和情緒來做判斷。人越多越這樣。

微信圖片_20171113132819

我們再來看一下這是不是一個好VC。他投資過10個公司,30%血本無歸,30%能回本,40%能賺錢,這是一個好VC嗎?當然基於剛才的信息,好壞都不好說,因為真正有意義的,不是你投的項目有多少能賺錢,而是賺錢的項目能賺多少錢

這里說的其實就是我的業績。我在2011年到2016年間投了10家早期的公司,有6家是虧錢的或者僅能回本。但是這10家公司表現整體來看非常好,總估值在平均不到四年時間翻了54倍,扣掉稀釋後還有35倍。其中能賺錢的4家公司,平均估值已經到了40億美元。也可以這麽說,“平均”地看,這10家公司全都成了“獨角獸”。

其實不只是做VC反人性,投VC基金也是一個反人性的事。下面我們再來看幾個數據。

微信圖片_20171113132824

左邊這張圖里面,由深到淺的三根線,分別是S&P500、頭部VC的回報、VC行業的平均回報。VC行業的平均回報,基本和S&P500指數持平,但是波動更大。所以平均來看,投資VC還不如買指數基金。

不但如此,VC行業里可能大部分的基金是不賺錢的。Wealthfront總結的1000家VC的數據發現,僅僅2%的VC基金賺走了95%的錢。

所以投資VC基金,沒法“分散投資”,正確的姿勢是盯著頭部的VC投。但是頭部的VC一般人投不進去,即使你投進去了,也得忍受一些“反人性”的痛苦。

下面這張圖顯示,回報最高的那些基金,虧錢項目的數量占比、金額占比,都比那些“還不錯”的基金要高。看來我的投資失敗率還是太低了(笑)。

微信圖片_20171113132828

所以說做VC的LP也是一件挑戰人性的事情。不過還是有人做出了不錯的榜樣。耶魯大學捐贈基金的網站公布了他們的數據,他們過去20年的VC組合的年化收益率(IRR)是77.4%,我看到這個數字也驚呆了。

我當面和他們確認時,他們說他們投VC的方法就是只投極少數的最頭部的基金,能投多少投多少,不會分散投資

微信圖片_20171113132833

我們XVC是一個創業中的基金,所以也吸引了一些具有“創業精神”的LP來投資我們。

除了一些優秀的企業家,還有一些美國和歐洲的頂級大學捐贈基金、家族辦公室和母基金,他們大部分都是Sequoia、Benchmark、Accel的最大的或者最長期的LP。

這些人的投資邏輯都差不多——在全球搜尋少數優秀的基金管理人,集中地、長期地投。其中好幾家從40多年前就開始投VC了。他們一般都人員精簡、強調獨立思考、不依賴群體決策。

這些優秀機構的“創業精神”還體現在一個細節上——基本上他們都是通過各種渠道主動來接觸我們的,很少有人是我們主動去聯系的。

你們可能覺得我在這臭顯擺,其實不是的,我一開始募資也花了不少時間,但是我主動去聯系的機構大都不怎麽理我,結果我只好守株待兔。正好可以省點時間來做研究看項目。

接下來,我講一下我們XVC怎麽去面對VC這個“反人性”的職業。

首先,我們是個極度專註於“大機會”的基金,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不得不主動放棄很多看起來“不錯”的機會。我們不追求每一筆投資都成功,但是我們希望每一個成功都是巨大的成功。

機會越大,風險越大,機會越小,風險越小。這幾乎是常識。這句話有時候是對的,但是並不總是對的,而且往往在關鍵時刻它就不對。

有一些例子,大家可以想一想。比如說淘寶。早些年淘寶和易趣打仗,因為易趣被eBay收購了,而eBay執行力很弱,淘寶這場仗打的並不吃力。打完那一仗之後,淘寶就沒有什麽特別強大的直接威脅了。

騰訊也是,歷史上對它直接構成威脅的、執行力強的競品其實非常少。這種公司,一旦構建了先發優勢,就勢不可擋。

在XVC,我們就是要專註於超巨大的機會,尋找能夠駕馭得了大市場、打得贏仗的優秀的創業者

“分散投資抵禦風險”是一個很符合人性做法。一般人會覺得,既然風險那麽大,那就多投一些,總會有一兩個能投中。

但是我們覺得“分散投資”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會提高風險。你要投很多項目,就得有很多人,人多了就很低效,不只是速度慢,決策能力也下降。我們覺得做早期投資,更重要的是專註,專註於尋找大的機會,尋找優秀的團隊。

我們團隊很精簡,所以每個人都在一線,自己去調研,自己去體驗產品去研究數據,去做客戶訪談,自己去做投後服務。但是這樣一來,就沒法做 “全覆蓋”,沒法撒網式地投資。

不過好在真正的大機會、好團隊也不多。我們統計過,2011年以來的創業企業,少說也有幾萬個,不過其中估值超過20億美元的也就10來家。我們說“弱水三千,但取一瓢飲”,不是以此安慰自己,而是因為相信專註的力量。

投資行業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大家都渴望尋找價值被低估的資產。這很符合人性。誰不喜歡估值低一點?我說我不喜歡那是騙你的。但是回過頭來看,我發現我投的公司通常要比市場的估值略高一點。

舉個例子,我投美菜網的時候,他們的規模是第二名,只有第一名的一半。每天只有90多個訂單,而且每一單都虧錢。半夜三更,采購開個金杯車去新發地拖一些菜回倉庫,訂單分揀就在水泥地上完成,墻上貼著紙條,這一攤要送去北苑,這一攤要送去中關村。

就這樣一個公司,我給的估值是滴滴打車的A輪的3倍。它當年只做了1000多萬銷售收入,但是第二年做了十幾個億,第三年做了幾十個億。可以說,當時的估值里面大部分來自對優秀創業者的認可。

再舉一個例子。我找到快手的時候,他們只有8個員工,在一個非常破的居民樓里,沒有任何收入,也沒有任何有型資產,競爭對手每天新增用戶量是它的十倍。當時我們直接投了1000多萬美金,這里面大部分也是來自對優秀創業者的價值的認可。

說實話,投這些公司的時候,並沒有想到他們能發展得這麽好。但是,我們相信優秀的、有領袖才能的企業家能夠充分地釋放“upside surprise”。

人性追求平等,所以人總是希望自己的觀點受到尊重。但是你要是追求這個,在我們這里可能會很失落。

我們有一個比較獨特的文化,就是講究要獨立觀察,不要被別人的觀點所影響。如果一個人總是希望通過觀點去影響別人,在我們這兒是會受到歧視的。反過來也一樣。你可以有觀點,但是如果背後沒有觀察,沒有思考,你的觀點就不會被尊重。我們討論問題,會問“你是什麽觀點”,但是緊接著就會挑戰,你的觀察是什麽,你的邏輯是什麽。

通過觀察來獲得知識比從別人那里獲得知識,要累得多。但是世界的真相,只屬於觀察者。

微信圖片_20171113132845

“集體的智慧”是符合人性的,這個詞聽著就順耳,對吧。但是在XVC我們特別害怕這個東西。我們覺得,相比較之下,最低效的是集體思考,次之是一個人的獨立思考,最高效的,是“一群人的獨立思考”。

我們有些做法,外人來看是覺得很奇怪的。

比如,我們不鼓勵集體討論。我們的周會只是分享知識的,討論項目一般都線下進行。因為我們發現,一群人的環境下討論問題,常常會演變成辯論。

要辯論,就得立場鮮明,有了立場,你的本能會替你戴上一副有色眼鏡,挑選有利的事實來證明你的觀點,最後你自己就信了。只有在線下一對一的討論,才能真正“坐下來把事情搞明白”。

又比如,我們看項目可能會好幾個人一起上,但是都是分別各看各的,不會分工協作。自己做自己的客戶調研,做自己的分析,最後的投資備忘錄也都是每個人自己單獨寫一份,結論也未必一樣。

這些做法,說老實話挺累人,挺反人性的。不過沒辦法啊,做VC就像創業一樣,是一個反人性的職業。我們覺得我們自己其實是創業者,只是恰巧選擇了VC這個行業。我們希望能通過實踐這些看上反人性的嘗試,來創造長期價值。要是能成功,就算累一點,也值了。

我就分享到這,謝謝大家!

胡博予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087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