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香港金融中心的Terroir 蔡東豪

2008-08-07  NExtMagazine


還 記得「納指七雄」嗎?科網泡沫期間,港交所引入七間納斯達上市的公司來港掛牌,其中包括微軟、思科、星巴克等「龍頭」新經濟股。這些股票交投疏落,幾年後 除牌,大部分人已忘記這件事。納指七雄本身沒問題,它們都實力雄厚,在納斯達各領風騷,問題出在把七雄搬到香港。缺乏合適「土壤」,品種怎樣優質的花朵也 不會開得燦爛。

我所指的「土壤」不是地理這麼簡單,還包含歷史、文化、宗教、人文知識等無形因素。「土壤」這個字其實不夠貼切,用英文 的Soil或Land有點不倫不類感覺,唯有法文的Terroir可捕捉到關於地點那種有形和無形的感覺(A Sense of Place)。Terroir這個字源自品賞紅酒,指獨特的地理環境給予紅酒有獨特個性。近年Terroir這個法文字已經走進日常英文詞彙,飲紅酒飲得 出(或講得出)其Terroir,是身份的象徵。我認為金融中心成功要訣也講求Terroir。

○七年全球最大規模的上市集資是俄羅斯銀行 VTB,除了莫斯科,它選擇同時在倫敦上市。逾一百間俄羅斯企業選擇在倫敦上市的原因,是這些俄羅斯企業大都從事資源、能源、金融行業,而倫敦聚集熟悉這 些行業的投資群,包括投資銀行、投資者、傳媒等。倫敦的投資環境有利俄羅斯企業獲得較高估值,有助上市後股票交投暢旺,對俄羅斯企業甚吸引。再者,近年大 量俄羅斯富豪以倫敦為家,對倫敦毫不陌生。俄羅斯企業在倫敦上市的經驗證明隔山買牛不是問題,選擇「合適」融資地點才決定成敗。怎樣算是「合適」?香港發 展伊斯蘭金融就是「不合適」。

曾蔭權在去年的施政報告特別提及發展伊斯蘭金融,我當時不大在意,以為這是行政長官秉承回歸 後,施政報告例必推出口號式工程的傳統。誰不知曾特首不是空談,過去數月身體力行,南征北討,誓要把香港發展為伊斯蘭金融中心,而推動伊斯蘭金融這重任落 在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身上。在高官之中,我覺得曾俊華似是最有心有力的一位,但面對這個「不可能成功的任務」,結局不會因有心有力而改寫。

曾俊華近日的一篇公開文章(標題是《我總算能夠捱過一年》),指批評伊斯蘭金融的人是「眼光短淺」,他認為政府主動為新金融產品建立平台,是負責任的做法。本週我特別向編輯多拿一版的篇幅(稿費不變,其實不符合經濟原則),向曾俊華提出一點意見。

一 些金融項目具發展潛力,但香港私人企業沒積極推動,政府帶頭推動這些項目,出發點看似沒錯。但細看之下,發現錯在香港根本欠缺發展這些項目的先決條件。當 伊斯蘭金融產品最主要的發行地點不是紐約和倫敦,而最積極參與的銀行不是高盛和美林,表面看競爭不算激烈,但內裡必有原因。

伊斯蘭金融發展潛力無疑驚人,它本身沒有問題,問題出在香港沒合適「土壤」。不合適原因有兩個︰第一︰在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政府首要處理的問題是調整稅制或豁免部分稅項,我認為這是不得人心、不公平的做法,只會帶來麻煩。

顧 名思義,伊斯蘭金融是指在伊斯蘭教義下進行的金融活動。這教義禁止賭博、吸煙、飲酒、吃豬肉等,因此伊斯蘭投資者被禁止參與有違教義的公司的股票買賣。可 是怎樣才算是參與這類被禁止的活動?大家樂、大快活等快餐集團售賣叉燒、焗豬扒飯等豬肉食品,順理成章納入被禁之列的股票。但長實是和黃的最大股東,而和 黃全資擁有屈臣氏酒窖,是香港最大酒商之一,遵從伊斯蘭教義的投資基金可否投資長實的股票?由此可見,香港人最熟悉的股票投資不大適宜發展伊斯蘭金融產 品。

另外,伊斯蘭教義禁止利息收入及風險投機,所以不允許傳統銀行經營存貸服務、衍生工具交易和保險等金融業務。在主流金融活動中,較為清 晰符合伊斯蘭教義是債券,而伊斯蘭債券也是香港政府最有興趣發展的金融產品。發行伊斯蘭債券要克服的主要困難,是伊斯蘭教義不允許收取利息,所以參與的銀 行用手段繞過這限制,例如以不同名目收費取代利息、以多次買賣取代借貸等,務求令投資者收到應得回報,又不違反教義。

香港 在金融市場上的一大優勢,是擁有健全和一致的制度。打個比喻,在時速限制五十公里的道路以五十五公里行駛,交警把車截停後,不可能對違法司機網開一面。若 果把超速五公里給予豁免,不如把最高時速修改為五十五公里。立法者不輕易為一小撮人修改法例,執法者以一致標準執法,這是香港行之有效的制度。近年民粹主 義興盛,立法者和執法者更加小心翼翼。

香港政府假如為伊斯蘭金融作出豁免,難免會製造法例漏洞和灰色地帶,我懷疑能否得到業界和社會認同。現時發展伊斯蘭金融最成功的地方是馬來西亞,這不是偶然或僥倖,馬來西亞大部分人口是伊斯蘭教徒,當地法制全面向伊斯蘭金融產品傾斜,馬來西亞人感到理所當然。

香 港政府為了推動政策,而改變行之有效的做法,最終多數是失敗收場,引來官商勾結、打擊香港人基本信念等批評。香港人難忘的例子是數碼港,我相信直到今日, 董建華仍堅信當日的決定沒錯;當時全球大氣候被科網狂潮籠罩着,政府覺得帶頭調整政策,出力推動科技發展,是義不容辭。今日把「科技」換上「伊斯蘭金 融」,結果已在眼前。

第二、香港投資者對伊斯蘭金融產品缺乏興趣,硬要把欠缺需求的產品推出市場,結果是事倍功半。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比納 指七雄更艱難。「七雄」的主要死因是香港人對它缺乏興趣,產品本身無大問題。好像星巴克,香港人對它並不陌生,但對產品有認識不等於有興趣投資。至於伊斯 蘭金融,香港伊斯蘭教徒不多,大部分香港人對它的認識欠奉,遑論興趣。

細看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有不少公司的主要業務不在中 港兩地,投資者對它們的興趣同樣不大。因此,香港投資者是否有興趣買賣某類金融產品,關鍵是他們熟悉產品的背景與否。一間在南美洲擁有金礦的公司來港上 市,雖然符合上市條件,但投資者或許覺得它距離自己太遙遠,上市後金礦公司的股票交投多數是疏落,日後集資能力欠奉。可是同一間在南美洲擁有金礦的公司, 宣布把總部搬到上海,打算收購中國的金礦,認定中國為未來重要發展市場,這間公司的股票吸引力可能立即倍增。

香港政府吸引來港融資的目標海 外企業,我認為必須具備中國概念。近日傳媒報導,在盧森堡註冊的法國高級護膚品分銷商L'Occitane,計劃下半年在香港上市集資。 L'Occitane在全球逾七十個國家開設逾七百家分店,它選擇在香港上市是因為亞洲是增長最快的市場。我認為L'Occitane在亞洲選擇香港,除 了反映香港金融中心的穩固定位,還包含它對中國市場的重視。

現時市場上最高調的伊斯蘭金融產品,是恒生銀行推出的伊斯蘭中國指數基金,據報 章報導,基金規模不足一億美元。基金組合投資中港股票,包括中移動、港燈等,大部分客戶是本港散戶。我要提出的問題,是這基金跟伊斯蘭金融有什麼關係?據 聞首個計劃發行伊斯蘭債券的機構是香港機管局。在掌握到事實之前,我唯有相信這個由政府委任高層的「半政府」機構,不是為「響應」政府政策,而是獨立地作 出發行伊斯蘭債券的決定;我拭目以待。

香港金融中心的 Terroir 夾雜着前港督府杜鵑花的花香、鄧小平抽的熊貓牌煙的煙味、珠三角工廠發出的廢氣、油尖旺人群的汗味、IFC 上班「單身大長今」的香水味。這 Terroir 只能感受,不能言諭;你一是懂,一是不懂。

假 如我是曾俊華,我會向特首剖析伊斯蘭金融在香港行不通的原因,而為今之計是儘量低調,讓它不了了之。然後我會告訴特首,現時唯一一件可以確確切切、轟轟烈 烈為香港金融界做出突破的「大事」,是搞通「港股直通車」,容許內地投資者參與港股。這項目絕不簡單,混合政治和經濟因素,需要香港政府和商界上下一心, 以統一口徑跟中央政府從長計議。現在政府不同財金單位,加上愛國人士七嘴八舌,各懷鬼胎,耽誤了重要事情。曾司長,繼續周旋伊斯蘭金融不錯可助你「捱過」 一年又一年,但能令你留芳百世的功績,是在你任期內搞通「港股直通車」。

還有,其中一位疑似下屆特首候選人,他很懂得Terroir。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港交所上市委員會副主席。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香港 金融 中心 Terroir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49

Terroir 茶怪老作

http://milkteamonster.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859.html

紅酒對很多人來說是藝術品,我總覺得紅酒是一門地產生意多於一切。他們弄的評級,通通是授予某片指定的葡萄園,儘管你培植同一個品種的葡萄,或者以同一間 公司品牌推銷,只要不要在那片獲獎的田園上種出來,你的產品就得不到同樣的評級,推出市場售賣,價錢便差得遠。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這不是地產生意是甚麼? location太俗氣,法國人愛講terroir。看介紹紅酒、推崇生活品味的電視節目,我不禁佩服法國人的生意頭腦,每個地方都有特產,我國多的是,何以法國人能將自己的特產的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說成是高尚情操,玩階級分化。縱使在七十年代一次掩眼測試中,法國紅酒高調落敗給美國加洲,幾十年來仍然地位不倒。

最近,與好友老麥,一邊嘆茶,一邊胡扯,說到中國茶夠有極品,當中又以普洱最湛玩味,發酵過程長達幾十年,其欣賞價值大抵不下於紅酒,有些陳年珍品賣得很 高價錢,但缺乏有系統的推廣,始終打不進市場主流。老麥說,普洱是近十年才市場化,此前,種類並不多。現在開始發展普洱市場,要做到紅酒般亦有難道。高檔 的普洱要經過十至廿年發酵,不單只時間長,而且品質好壞很難控制,更重要的是,新鮮普洱在發酵之前,是單一化的低價商品,甚麼土壤、那處出產無關重要。換 言之,普洱沒有terroir因素,攪不成地產,自然很難炒得起。現在炒高的,主要是少量年陳歷史長的。

Terroir 茶怪 怪老 老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2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