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File#621 The 山 of Music: Six癲 Going On Seven癲

原載《東Touch》1087期 (29Mar2016)
File 621 The of Music Six Going On Seve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183

File#621 Six癲 Going On Seven癲

原載《東Touch》1087期 (29Mar2016)
原曲<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File 621 Six Going On Seve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817

Episode Seven 人在中環

1 : GS(14)@2013-05-11 15:45:50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 ... /episode-seven.html
好多年之後,響心穎同我既婚禮入面,Marcus係我地其中一位坐上客。
我慶幸響我既生命裡面,曾經出現過Marcus呢個人。我同心穎拍拖既日子裡面,遇過好多形形式式既「情敵」。然而最後可以由「情敵」演變成「朋友」既,就只有Marcus一個。
對我嚟講,Marcus係一個好好既對手,而且係個百份百既君子。一個男人既成長,有時係需要一個強勁既對手響身邊催谷一吓的。如果當日我最終輸咗響佢既手上,我必定會輸得心服口服,然後祝福佢地幸福快樂的。
*****
醫院既報告話,世伯個肝有個腫瘤,是惡性的。
報告出咗之後,心穎既生活節奏,就開始有明顯既改變。外資銀行果份工,心穎當然繼續要返,但工作以外,卻要騰出額外既時間照顧世伯。家事繁忙,工作亦繁重,再加上擔心世伯既病情,情緒長期受壓,心穎既身子也變得越黎越差。
響世伯有病呢大半年,係我見到Marcus身影最密既日子。據心穎後來講番我聽,果段時間因為家事太過繁忙,成日頻頻撲撲,佢響公司既工作跟本係冇能力集中去做,所以犯咗唔少錯。Marcus暗地裡響背後幫佢補咗唔少鑊。偶然我都會見到Marcus揸車送心穎去睇世伯,我果陣就不禁響度諗,原來香港地有架私家車都真係幾重要。
Marcus呢個對手,給予我好大既壓力。壓力既來源,並唔係因為Marcus比我名成利就,有車有樓。講真,以前曾經追求過心穎既男孩子當中,比Marcus來得更富有的,其實大有人在。面對果啲有錢既對手,我反而都冇真正驚過。但係Marcus就有啲唔一樣了。呢位對手既魅力在於,佢從來唔會刻意賣弄自己既事業同成就,佢明知佢既對手「我」,響牌面上即使輸晒俾佢,亦從來唔會刻意踩多兩腳。相反佢選擇響心穎既背後默默地對佢好,讓自己既「分數」一點一滴地累積,然後靜靜地期待心穎有一日會感動起來。
呢種對手,太難纏了。
你好清楚,有呢種人響身後,只要你一不留神稍有鬆懈,佢就可以超越你,甚至徹底地打敗你。
*****
「橋,今日交易廣場果邊要on-site support,要我地派四個engine過去。」七叔一邊在電腦上玩拆炸彈,一邊跟我說:「本來杰仔去既,不過佢今日病咗,你去頂一頂啦。」
「哦…」我應了應七叔:「有啲乜嘢要做架?」
「挑!去到果度人地叫你做乜春你咪做乜春囉!」七叔老沒好氣地說:「好似話佢地今日有個記者會,應該都係要你地去搬搬抬抬,最多都係幫吓手駁吓cable咁既遮。我派得俾你做既嘢,可以有幾難丫?難既你都唔x識做啦!」
七叔硬係鍾意九唔搭八都要串我幾句先安落的,我其實真係唔知道,我到底有啲乜嘢得罪過佢。
七叔將Job Sheet交俾我,我一望:「咦?呢間咪係心穎做果間公司?乜原來係我地既客嚟架?」
知道今日要去心穎公司出job,唔知點解,心裡面總係覺得有啲唔舒服。
我地一行四個engine,大約兩點鍾就到達咗客人響交易廣場裡面既辦工室。記者會將會響四點半舉行,大概都係甚麼業績發佈會之類吧。一如七叔所講,我們到這裡既工作,都係不外乎擔擔抬抬,並幫佢地駁好晒啲線,預備一陣間既記者會。
大約三點左右,有個疑似係高層既中年男人走過來,將一部notebook交到我手:「我陣間會用呢部嘢做presentation,幫我駁好啲線佢,同埋make sure佢上到網。」
我沒頭沒腦地「哦」了一聲,便接收了那部notebook了。
我小心將那部notebook放在咪前既講台上,並插入Lan cable:「喂,兄弟,過一過嚟幫一幫手,部notebook個lan port好似唔係好妥喎…上唔到網喎!」
「咦,係喎…」跟我一起來既阿仁連忙檢查那部電腦:「你睇吓,機上面個Lan Port鬆鬆地呀,接觸個位唔係好穩呀。你睇盞綠色燈,又著又熄咁。」
「係喎。部機咁樣唔掂喎。」我說:「我去搵番頭先果個老細,睇吓可唔可以將佢一陣間用嚟presentation既data,copy去另一部機果道啦。用呢部既話,press con中途講講吓斷咗線就大檸樂了。」
「你知道要抄邊啲data咩?」阿仁問。
「梗係唔知啦…」我說:「就算知,我都要問準咗佢先可以開佢啲file啦,要搵佢返嚟先得啦。」
阿仁點了點頭:「贊成,快啲去搵佢。」
我問了一問在那裡工作的同事,知道剛才那位高層的辦公室在樓上,便走上去嘗試搵佢了。殊不知,佢既唔響自己既辦公室,就連坐正響佢間房外面既同事,都冇一個知道佢去咗邊。我望一望錶,三點半了,離開記者會還只剩一個鐘頭。我唯有搵果度的同事,幫我留個口訊給那位高層,請他收到message後立即找我們。
我回到記者會現場,跟幾個一起來既同事一起準備。我們一直等,都等唔到notebook既主人出現。
四時十五分,那位高層終於出現響記者會現場:「喂,你哋搞掂晒未?」
我知道大鑊了。呢條高層響過去果個幾鐘,唔知閃咗去邊。從佢剛才既問題,我肯定佢並冇收到我既message。
「有冇搞錯呀!上唔到網你依家先講?」高層聽到我們將Lan Port鬆鬆地既問題提出之後大發雷霆:「陣間開開吓記者會斷咗線,你哋邊個賠呀?」
我本來想提議,將那些data抄過去另一部冇問題既notebook果度,但我望一望錶,離記者會開始時間還不到十五分鐘,我擔心時間唔夠。
「其實應該只係個Lan Port鬆鬆地,接觸點唔係好實淨遮。」阿仁向高層提議:「不如咁吖,我搵將膠紙幫你固定好條Lan線同個Port,我諗應該冇問題既。」
「應該?」高層聽完阿仁既建議之後,反而更火光了:「萬一中途啲膠紙甩咗咁點呀?你係咪傻架?」
我同阿仁當堂唔敢出聲。


「咁啦,與其你搵膠紙紙黐住,我寧要要安全。陣間記者會果陣,你哋搵個人企響我側邊,全程幫我襟實條線啦。」高層望住我:「阿哥仔,就你啦。」



「吓?」我覺得呢個方法實在戇居得過份,但係七叔交帶落,「人哋叫你做乜就做乜」,職責所在,我係冇得推的。



「阿哥仔你陣間醒定啲呀。」高層面色唔多好睇:「陣間如果中途有咩斷線呀、故障呀,我一定追究你地間公司的。」



記者會開始,高層上台講嘢,我則一碌木咁企響佢隔離,用一隻近乎麻痺既右手,襟實接駁去高層部notebook度既lan線。我隱約聽到,台下既觀眾見到台上有條低能仔,響度做人肉膠紙襟住條線,大概個畫面太搞笑吧,好多觀眾都忍唔住笑咗出嚟。果日既記者會,無線《今日財經》都有黎拍攝。我個木獨既衰相俾人影咗入鏡。同事們響電視度見到我,第二日返到公司,俾佢地笑到我面都黃。



呢件事令我好唔高興既原因係,當我全程企響呢個高層既側邊,「盡忠職守」地望住條線,慌死我手一鬆會搞垮佢地個press con既時候,記者會完結既一刻,我先發覺,所有既presentation data,根本全部都係store響高層部電腦既hardisk裡面。成個presentation既過程,佢跟本係完全冇需要connectinternet又或者intranet。只係唔知條高層發咩神經,係都要make sure部腦要接駁到去internet先安落。換句話講,我呢條傻仔,全程企響佢側邊俾人笑到面黃,其實係百份之百多九餘的。



俾人笑你低能,其實我還可以接受,冇問題的。不過記者會上既坐上客,我見到心穎同Marcus。男孩子響覺得自己好樣衰既時候,都係唔希望女朋友會見到的。呢次仲係近距離俾自己既女朋友同埋情敵一齊「見證」我既「瘀皮一刻」,我覺得丟假到想搵窿捐。



我響度諗,如果心穎既同事知道,企響高層隔離既果條傻仔,就係佢男朋友…我覺得實在係好丟心穎既假。


記者會完結之後,心穎走埋嚟搵我。我好擔心佢其他同事會發現,原來呢件蛋散就係佢既男朋友,所以當佢走埋嚟我果邊既時候,我只係尷尷尬尬敷衍咗佢兩句,然後就借詞急急腳彈開閃人了。心穎係個聰明既女孩子,佢見到我既反應,我當時諗緊乜,我知道佢其實feel得到的。只不過,男孩子害怕自己會令女朋友丟假既感覺,太恐佈了。那一刻既感覺,我諗我一世都會記得。
Episode Seven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80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