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蛇集團奇招 巧取豪奪Passport實錄

1 : GS(14)@2010-12-12 12:45:55

2010-12-9 NM
人蛇集團運作的關鍵,便是一本護照,故想盡方法四處張羅。

人蛇集團想出奇招,在網上推出「筍工」招聘,聲明找名牌水貨團買手,日薪一千,毋須經驗,兼享遊日本機會及免費酒店住宿等。

一個貪字,大批市民排隊上門主動奉上護照,以供「辦理手續」,結果當然被騙,至本週二,為數四十多人的應徵者醒覺被騙,齊齊到警署報案。而本刊記者,由上月開始全程跟蹤,直擊人蛇集團騙護照的全部手法及過程。

最令人憤慨的,是過程中本刊一直向入境處提供情報,但當局卻一直不理。

隨着特區護照加入新的防偽技術後,○七年之前領取的舊特區護照變得極為渴市,人蛇集團想方設法弄到手,以將護照改頭換面協助人蛇出境。上月一名大陸偷渡客,便因弄不到特區護照,最終要用矽膠頭套扮成鬼佬,再以外國護照登上飛機偷渡。

日薪千元遊日本

近月各大熱門網上討論區,便貼出「筍工」請人的post,工作性質是名牌水貨買手,日薪一千,還包來回機票及酒店住宿,毋須經驗,更標明持有特區護照者優先考慮。

一些江湖中人告訴記者,這種「筍工」一看就知是人蛇集團騙護照的伎倆,一次過只須騙幾十本護照,就足夠一年「搵食」,以每本卅萬的套餐偷渡價,安排中國人蛇前往海外。

記者在討論區留下聯絡電話「放蛇」,一名自稱Angus的男子不久便致電,他只簡單問了年齡及職業後,便相約即晚出來見面,並吩咐記者交出特區護照,來搞所謂東京名店的特許購物證。

大話連篇呃護照

年約廿餘歲,架眼鏡及身材肥胖的Angus鼓起如簧之舌,不斷進行游說,他攤開記事簿,並指出已登記三十多人報名參加名牌水貨團買手,部分人還付了五百至二千元不等來辦理東京銀座一間名店的特許購物證。

「我哋搞水貨團都有風險,好多人報咗名,事後又唔出現,搞到我哋蝕晒機票酒店錢,所以先收二千蚊按金,到出發後就發還。」他都算夠狼,除了騙護照外,還想另外再刮一筆。

記者以忘記帶護照為由推搪了Angus,轉而暗中跟蹤他,約半小時後,他在尖沙咀快餐店與一名年約廿餘歲的男子會面,Angus又再鼓其簧舌氹該青年落疊,還頻頻打電話說:「喂老細,有個後生仔應徵,個人幾斯文,如果無二千蚊按金得唔得呀?……」收線後,Angus故作好人般說:「對唔住,公司規矩幫你唔到,放心啦,一到東京銀座,就發還二千蚊按金……」最後,記者見該男子糊裡糊塗信以為真後,乖乖奉上二千元及特區護照。

當Angus離開快餐店後,記者主動上前接觸該受騙男子。他自稱柏林,現正失業,並謂二千元按金也是從友人處籌借回來,「吓,我未去過日本,唔識咁多嘢,想趁依家得閒去賺吓外快,身邊朋友個個都話好想試做水貨買手,佢話下星期四出發,乜咁樣設局來呃人,唔會啩?」記者指柏林被騙,但他仍半信半疑自己是否真的做了「老襯」。

無時無刻都吹水

接下來的一星期,記者一直跟蹤Angus,發覺他除了到藝人李詩韻開設的佐敦化妝學校上班外,便是接觸不同應徵者騙護照,當中有老有嫩,由年輕人到師奶都有。其後當記者跟蹤Angus與女友到上水逛街時,記者致電試探他,並查詢水貨團出團的確實日期,他竟信口開河道:「哎吔!我依家好忙,响上海浦東名店搞緊特許購物證,遲啲先覆你啦。」之後便匆匆收線,拖着女友又攬又錫繼續在上水商場內拍拖。幾日後記者又曾嘗試致電查詢他身在何處,他則表示在日本,但實情一樣人在香港。

只有可憐的柏林,一心還以為上週四可出發東京做買手賺錢兼免費旅遊,怎知臨行前一晚,他收到Angus的來電,告訴他因為拍檔走佬,所以水貨團搞不成,所有護照也失了蹤,「我都俾人呃,我前幾日都飛咗去東京,但個拍檔無出現,搞到我自費住咗幾晚酒店及買機票飛返香港,全部護照响晒個拍檔手上,我已叫團友報警。」Angus向柏林這樣說。

受騙者塞滿警署

柏林如夢初醒知道上當後,便相約另一名受騙者朋友KK同往差館報案,不過臨入差館前,厚顏無恥的Angus竟然夠膽再來電話,「水貨團係犯法o架,報警時你話自己跌咗passport算啦。」

柏林和KK在警署內,巧遇另外兩名同樣被騙金錢及護照的青年在報警,報案室警員看着他們搖頭嘆息,並指出近日在旺角、油麻地警署大約已接獲四十宗同類的報案,受害人全是應徵水貨團而中招。

「點會咁易信人,又隨便俾本護照人咁蠢o架!」其他在旁的警員,也忍不住插嘴。

七情上面自稱受害

之後,記者到Angus工作的佐敦化妝學校找他,今趟他一知道是記者採訪,即裝出哭喪樣子,並七情上面大嘆自己倒楣,指誤交損友才搞出今次「大頭佛」來,「今年初在山林道酒吧認識拍檔Dickson,之後佢話介紹我搞水貨團,出價每人千五,我再一千蚊判出去搵買手,諗住每人頭齋執五百,點知就惹禍上身。」他邊說邊拿出自己也前往報案的口供紙給記者看。

不過記者當面踢爆他多次說謊,例如聲言在日本搞水貨團時,但其實人在香港,他即死撐說沒有說過去過,更表示自己從未到過日本。

本週一,記者致電李詩韻開設的化妝學校查詢,Angus是否在該公司當客戶服務經理及與老闆娘李詩韻稔熟,該校發言人斷然否定,並稱Angus只是沒底薪的兼職sales,「佢做咁耐,一單生意都搵唔到,同開佢合作嘅同team同事,全部因佢太懶散而走晒啦。」

據知,人蛇集團聘用了多個「艇仔」,以不同名義在網上開水貨團騙護照,每名「艇仔」可獲廿萬至三十萬不等酬勞,直至東窗事發後,「艇仔」也會報警自稱受害人攬上身,使警方難以追查。

「剃頭」護照受歡迎

據油尖區一名資深探員陳sir透露,今次事件肯定是人蛇集團幕後策劃,因人蛇集團愛利用香港作為「跳飛機」的中轉站,即內地人蛇,先以本身中國護照及簽證進入香港機場禁區,之後人蛇集團以一條龍式服務安排好人蛇的機票、酒店及一本「剃頭」(更換資料頁)護照,並在機場禁區帶人蛇轉乘另一航班去歐美等目的地。

到達目的地後,人蛇集團又會安排黑工給人蛇,並以每月還款形式,清還三十萬元左右的偷渡費用。由於人蛇集團掌握到客人在內地鄉間的親人資料,偷渡客一般不會賴債不還款。

而所謂「剃頭」護照,即護照本身是真證件,但人蛇集團以五千元酬勞,聘請內地假證師傅更改護照內的相片及資料頁,以供偷渡客使用。自○七年二月,高度防偽的電子版特區護照推出後,舊款的特區護照即變成奇貨可居,「新款護照有電子晶片等,係極難冒,所以舊款特區護照非常渴市,大陸人蛇最多用特區護照,因大家同是華人,又多國家豁免簽證。如果手頭上冇特區護照,人蛇集團先會利用其他國家的護照。」

陳sir懷疑今次事件中有人收了錢做「keeper」角色,多數以數十萬酬勞或每本護照一萬元回佣代價,幫人蛇集團騙取大批護照,「一鋪就呃四十幾本護照,扣除十本八本新護照唔用得,其他若每本三十萬套餐價賣出,已經係千萬生意,人蛇集團不費吹灰之力就有咁好利潤,而且拆幾十萬出來請keeper好小數目,加上警方難以追查,睇嚟同類騙案會陸續有來。」

入境處愛理不理

記者追訪期間,已多番通知入境處傳訊及公共事務組,指有人在網上假借招聘水貨買手意圖騙取網民特區護照,但入境處有關人員則愛理不理,只一味要求提供進一步資料「以作調查」,「我哋唔會一收到投訴就仆去做,要研究資料或情報真偽,總之,一收到有關資料,就會跟進啦。」入境處傳訊及公共事務組的歐陽小姐如此解釋。

「下週四就有水貨團在機場出發,屆時入境處人員去望望,咪可以第一時間接觸到苦主或受害人啦。」本刊記者繼續提供資料,希望入境處能提早出手制止更多受害人上當。

「我哋點樣調查及點樣做,係唔會向外透露,你俾多啲料先算啦。」歐陽小姐不耐煩地一口拒絕。直至東窗事發所有苦主報案後,記者再致電入境處查問跟進調查及協助提供相關資料時,歐陽小姐竟說:「報咗案即係警方case,我哋唔會理。」當記者問入境處會否與警方聯手調查,歐陽小姐也斷然說,兩個紀律部門在此案件上不會有聯合行動,一於少理。

假護照更改工序

本刊早前在深圳接觸到一名製作假護照的師傅,並得到一批製證的工序圖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037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