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2014:一個基金經理的投資心路 MSVDR

來源: http://xueqiu.com/8787061306/34081319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稿人 李文

入冬後,天氣漸冷。雖然股市行情火熱,但是我的內心卻儼然比周邊的空氣更冷。我投身資產管理行業已經第九個年頭,經歷了牛熊,也經歷了冷暖。資產管理行業無疑是一個冷冰冰的行業,你只有業績做得出色才能看到別人笑臉,而稍有閃失就只能看到屁股。

想當年,前“公募一哥”王亞偉在2008年時也曾被投資人追著屁股罵笨蛋,盡管那時候他已經實現了100%以上的收益,但在那個時點這樣的成績也難討他們歡心。其實,這些都可以理解,虧了錢不要說投資人那里得不到好臉色,即便是親兄弟估計也是笑不出來的。

在過去的21個月里,我管理的賬戶收益率87%,這依然不能阻止這一個月以來股市暴漲30%給我帶來的郁悶。無論你過去業績如何出色,連續8個季度盈利,在股票型公募基金業內排名前30,都被一朵叫“滿倉踏空”的烏雲遮蓋了。盡管周二中國股市創出逾五年來最大單日跌幅,但這絲毫不能減輕我的郁悶,正所謂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暴跌過後的一地雞毛,使我之前的收益率遭受侵蝕,我現在可能只有看屁股的份了。

郁悶的另一個原因是,現在的行情讓我對自己的投資邏輯產生了質疑。在過去8年多的從業生涯里,無論是2007年的大牛市,或是2008年的大熊市,乃至2009年的反彈以及隨後幾年的震蕩行情,我都能從宏觀和邏輯上獲得合理的解釋,但這一波的漲幅已經遠遠超出我所能理解的範圍。

其實,從一進入2014年,我就感到有點無力。雖然從宏觀邏輯上來講,中國股市應該依然是成長股的天下,但是年初就出現了題材股、概念股暴漲的局面。成長股能從中國經濟轉型中獲益,例如,電子行業產能轉移就能惠及一批企業。這類股票在過去幾年中業績始終保持比較快速的增長。而所謂的題材股或者概念股就是,它們可以講一個貌似邏輯合理的故事,但實際上很難實現。例如手遊行業,去年整個行業有100%的增速,如果光看增速那是機會無限,但實際上很難有一家公司持續盈利,公司難以形成品牌,行業利潤不規則地隨機落到參與者身上。而且行業內公司很難通過外延式收購提高行業集中度,因為下遊客戶粘性較弱,大家只對遊戲內容感興趣,對公司品牌不敏感。公司實際經營狀況很難對應股價中反應的預期。

相比2013年成長股的上漲,今年很多股票的漲幅都讓人難以理解。作為一個投資人,我對此深感困擾。但我看到眾多人都在“裸泳”,也只能脫了褲衩一個猛子紮進去,邊遊邊祈禱退潮時我已經上岸。相比2013年我對很多上市公司股價的自信,今年我發現市場中真有投資價值的股票數量大幅減少,在操作上我也不再敢重倉集中持股,而是采用相對分散的投資策略。

我自問是一個偏保守的投資人,我覺得在風險巨大的資本市場操作,幸存無疑是首要目標。年初由於擔心題材股炒作後業績無法兌現,我早早減倉題材股。此舉導致在一季度題材股暴漲的情況下,我的業績並不理想,10%的收益率只能排到中等偏上的水平,相比2013年前十的排名有大幅下降。但到了第二季度,我保守的操作策略獲得了回報。單季度降倉集中持有成長股的操作,使我該季度獲得6%的回報。相比一些表現較好的同行,在這一季里我管理的基金凈值居然回升到了2013年10月份的水平,這樣的成績也是值得欣慰的。與此同時,半年16%的回報,也使我的排名再次回到了前10行列中。第三季度,題材股更加瘋狂,我發現很多股票都是純炒作,要實現它們講的故事至少需要3、5、甚至10年,甚至大部分根本無法實現。真不知道是它們傻還是我幼稚。或許我不關註基本面、只看K線,收益率可能會更好一些。但作為投資人,我無法擺脫對一個企業的合理估值的探究。在這個季度中,我繼續投資自己看得明白的成長股,單季度盈利11%,雖然這和同階段題材股的瘋狂表現相比並不出色,但也勉強讓我的業績停留在30名左右。

在三季度末期,我擔心市場會重複一季度題材炒作的結果,於是提前減倉。從該季度成長股的表現來看,這次減倉還算成功,但是降息等因素所帶來的大象狂舞,卻超出了我的想象。中國央行宣布降息當天,我在部門內部會議上點評了降息對金融板塊的影響。我認為,降息對於券商這類正在加杠桿的行業無疑是大利好;銀行業目前處在基本面的頂部,估值底部,降息可能促使銀行類股價格反彈,但它們難以出現系統性反轉;同時,我認為,如果我是保險業的投資組合經理,我現階段應該降低固定收益類資產的久期與權重,增加權益類投資的比重。

對於保險投資經理而言,他們增加權益類權重有兩個最佳途徑:一是購買銀行股,因為它估值夠低,現金分紅比率夠高,這麽做類似於固定收益投資,而且增持銀行股對保險企業還會有一定的戰略意義,例如安邦增持民生;二是購買ETF(交易所交易基金),這麽做可以迅速完成倉位調整,由於ETF自身是程序化交易,更多地是跟蹤指數,並不會考慮沖擊成本的問題,同時決策風險小。但顯然我低估了險資的調整組合速度與決心。如果把險資比作陳勝吳廣的最初700人,充足的流動性迅速把這700人擴大到了70000人。結果我與這波大幅上漲失之交臂。

資本市場里混跡的時間越長,膽子越小。我逐漸理解2007年趙丹陽解散自己私募基金時候的感受了。現階段,無論大盤股還是小盤股,下單買入都需要一定勇氣,同時在市場瘋狂的階段,也不敢預測市場的頂部,因為很多預測者在股指期貨上狙擊指數都以爆倉收尾。巴菲特曾經說過,“不接下落時的飛刀”。確實如此。你可以不參與其中,冷眼旁觀,但不要輕易去逆勢操作。順勢而為,是我一入行就聽到的一句話。雖然始終以此作為自己的口頭禪,但也是在十年後我才讓這句話真正走進心里。但順勢,是要順應“大勢”,而非一時狂熱。過於有節操的投資人會在市場瘋狂階段被拋棄,我顯然被拋棄了。市場到了目前這種境地,我也只有冷眼旁觀了,而對於排名,我只能一聲嘆息。

目前很多人認為小盤股都是在裸泳,但我看來,大盤股的裸泳程度遠超越了小盤股。對於未來市場是牛市的判斷,我並不否認,但每個人參與牛市的路徑不一樣,或交易,或持有,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我自己想做的就是,保持冷靜,按自己的節奏投資,長期獲得穩定的回報,贏得更多的笑臉。

(作者介紹:資深機構投資者,多年從事資產管理工作。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小小辛巴 @逍遙狂客 @東博老股民 @跟我走吧14 @英科睿資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3621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