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Art Cashin: 百年聯儲,百年試錯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0549

ZeroHedge:

美聯儲目前極端的貨幣政策堪稱為聯儲百年歷史上最大的(也是最危險的)中央調控性的實驗。這樣的政策成為了新常態,而我們也完全習以為常、不能自拔。儘管我們一直對聯儲的諸位學者報以信任,但是正如UBS的Art Cashin所說,美聯儲也並非聖賢,他們的政策並非穩健不變的。

 

Art Cashin:

昨天我們提到了Julio Rotemberg所著的一篇在交易大廳引起騷動的文章,題為「以錯為鑑:美聯儲百年貨幣政策」。我們指出這是NBER論壇「美聯儲百年「政策紀錄、經驗和未來展望」中的系列論文之一。

儘管Rotemberg先生該文主要針對學術界,但是也讓我們得以瞭解了美國央行演進過程中的曲折。

美聯儲最初旨在遏制類似一戰之後那樣過高的通脹;其次它的使命是為了幫助經濟穩定增長。正如Rotemberg所說聯儲第十次年度報告表示,美聯儲應當為生產目的而不是投機目的而設立

諷刺的是,在那不到一年之後,聯儲發現一些貸款被用於購買證券。於是在1925年聯儲開始收緊信貸。隨後市場略感不適,但是問題還不大。到1927年,紐約聯儲主席Benjamin Strong成功通過了一項寬鬆政策。輿論廣泛認為Strong希望借此幫助英國恢復金本位制度。其他地區聯儲主席予以反對,表示寬鬆的貨幣進入了股市以及被用於其他投機用途。但是Strong壓制了反對意見,於是此後紐約聯儲成為了美聯儲系統中的主要聲音。

實行寬鬆政策後,黃金開始外流,於是聯儲不得不在1928年開始緊縮;黃金又出現回流。但是1928年Strong去世,其他地區聯儲抓住機會爭奪影響力。他們以貨幣以投機目的進入股市為由,將利率一升再升。當時市場擔心這樣會不會損害商業,但是聯儲已下定決心。於是緊縮政策同時觸動了商業和股市:1929年8月,股市達到頂峰的同時,工業產值開始下降。

1932年股市也開始下滑。在國會的巨大壓力下,聯儲開始了大規模的公開市場操作(那個時代的大規模QE)。這一輪寬鬆在1932年4月開始,1932年8月結束;結束的原因是該輪寬鬆的主要結果是聯儲的超額儲備金大幅上漲。聯儲認為政策已經足夠寬鬆、以至於貨幣已經讓銀行盆滿缽滿。

20世紀30年代超額儲備金一直處於閒置狀態。由於擔心準備金會被瞬間投放到市場、從而導致通脹,於是聯儲將準備金率提高了50%。於是一輪新的衰退又開始了。

百年美聯儲,所謂試錯,屢試屢錯。

Art Cashin 百年 聯儲 試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7701

縱橫華爾街50年老將Art Cashin:市場平靜正被打破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200

Art Cashin

華爾街資深交易員、瑞銀場內交易部門董事Art Cashin並不完全相信美股五年牛市的未來前景,他留意到烏克蘭危機和古巴導彈危機對金融市場的影響存在相似之處。他認為,市場是焦躁的、緊張的。(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過去半個多世紀,作為紐交所資深交易員的Art Cashin經歷了國際金融市場上所有重大事件:1987年股市大崩盤、柏林墻倒塌沖擊、互聯網泡沫及其破滅、911恐怖襲擊、雷曼兄弟倒閉……

Art Cashin在接受Finanz und Wirtschaft采訪時表示,他對標普500指數自2009年3月以來連續五年的牛市持懷疑態度,認為這是一個超低利率問題;而原油市場可能被相關政府操縱;理論上來說,他所稱的“雷曼時刻”即將到來……

對於股市來說,9月通常都是最為艱難的月份,你對今年的9月怎麽看?

Art Cashin:9月還在與股市最為疲弱的月份聯系起來?這太奇怪了。在過去的農業社會,由於農產品都在9月達到豐收旺季,因此才會出現9月與農作物周期緊密聯系在一起。但目前已經不再是農業經濟主導的社會,這種變化將令金融壓力大大減輕。不過,市場仍將形成某種形式上的回聲。

那麽,紐交所的交易員們都在談論些什麽呢?

Art Cashin:我們關註兩件事:第一,在不導致高通脹的前提下,美聯儲如何才能保持貨幣的相對寬松?第二,我們如何應對當前的地緣政治挑戰?目前看來,這些挑戰是短期的。但是,我們可能將看到金融市場的傳染風險和歐洲銀行業壓力增加。也許,跳出烏克蘭問題來看,理論上說,局勢可能轉向我所稱的“雷曼時刻”。屆時,市場將承壓但仍可控,之後,事情將急劇轉變。

你在日常交易工作中如何管理這些憂慮?

Art Cashin:我處理這種事已經有五十多年了。市場看起來開始重新進入某種類型的周期當中。比如,在古巴導彈危機發展之初,沒有人會料到它會發展成主要的事件。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沒有任何一方讓步。看上去就好像世界正瀕臨核戰爭。金融市場曾對此有很大反響。然後,俄羅斯車隊進入烏克蘭境內最終令當時的古巴導彈危機造成的金融效應重來:金融資產短期內大幅上漲,持續時長超過一個月。因此,你可以提前推測這種理論上的事件——無論是否是地緣政治事件——你將看到兩大變化:第一,價格一步步承壓。然後,就在一霎那,當它爆發之時,市場將出現火箭般的躥升。

在這樣的市場上你會尋找哪些信號?

Art Cashin:過去,我們會觀察那些被我們稱之為風險監測器的東西。比如說,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通常是安全資產上揚的風向標。此外,我們還會留意作為避險資產的黃金,以及對地緣政治風險極為敏感的原油。

那麽,風險監測器發出了什麽信號呢?

Art Cashin:目前看來,平靜正被打破。原油價格驟降。這表明價格上漲壓力大幅減輕。盡管交易員們相信這其中有陰謀。市場有人質疑:沙特和美國鼓勵油價下跌,以此來施壓俄羅斯石油產業和他們相對有限的獲利空間。因此,油價下跌可能源自市場的力量,也可能有政府的影響。

股市的狀況有多穩定呢?最近,股市漲勢有所停滯。然而,標普500在8月底的時候還史上首次漲超2000點。截止到當時,美股今年的表現還是非常好的。

Art Cashin:我認為,這是一個超低利率的問題。給投資者留下的空間以及可以獲得的回報不多了。因此,一些人正打出歷史牌,他們稱:如果利率保持如此低位,經濟表現不錯,那麽每股就應當走高。不過,我們之中的一些人對這種人為壓低的利率表示質疑。

那麽,你對這種超低利率又怎麽看?

Art Cashin:我認為,這意味著場外仍存通縮壓力。全球主要央行正努力以低利率對抗通縮風險。目前,歐元區和日本的通脹率處於難以置信的低位,英國和美國同樣如此。那驅使投資者需求其他有收益的資產,諸如此類的資金一部分已經進入股市。

在華爾街職業生涯中,你已經見證了數任美聯儲主席上任和卸任。那你如何評價耶倫呢?

Art Cashin:我認為,當前評價耶倫過早了,因為她還沒有完全施展出她的政策。我們還沒有對QE退出作出反應,耶倫也沒有清晰地給出她使用的標準究竟是什麽。像伯南克一樣,耶倫是個女學者,對經濟學做了大量研究。我想看看美聯儲的新任官員——那可能是美聯儲副主席Stanley Fischer。他帶來了大量的經驗(Stanley Fischer此前是以色列央行行長)。當我們開始傾聽他的評論和講話時,我們將看到,他將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並將幫助耶倫。

今天,無聲的機器做了高頻交易員所能做的多數交易。如何應對這些超高速計算機和高度複雜的算法?

Art Cashin:他們可能更快,但他們並不一定更聰明。有時候,一只年邁的狗仍然能夠學習很多新把戲,並把事情做好。他們可能在樓外邁出第一步,但是你必須為客戶的利益著想:那將有什麽其他的影響。如果他們在通用汽車做些事情,那意味著福特或其他人會做什麽?

縱橫 華爾街 華爾 50 年老 Art Cashin 市場 靜正 打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87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