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美聯儲Bullard:聯儲對加息應拋棄“耐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624

美聯儲下屬聖路易斯聯儲主席James Bullard表示,在今年3月的政策聲明中,美聯儲提及加息時應去掉“耐心”一詞,提供一些今年夏季加息的選擇。十天前,另一位鷹派美聯儲高官也發出了取消保持“耐心”的呼聲。美聯儲主席耶倫本周二表示,修改前瞻指引意味在任何會議上都可能加息,但去掉“耐心”措辭也不代表會馬上加息。

Bullard昨日向CNBC表示:“首次(加息)行動得到了太多關註,利率的(加息)道路才是真正要緊的。”他將加息稱為利率“正常化過程”,說:

“我樂意早點啟動正常化過程。這不是緊縮貨幣,即使利率不再是零,也還是非常寬松的貨幣政策。”

Bullard認為,375-400個基點的政策利率都低於正常水平,預計今年下半年美國失業率將跌落5%,今年美國GDP增長3%。他說:

“就業市場好轉得很快。如果失業率已經低於5%,利率還沒有高於零,我會覺得有點過頭。”

昨日公布的美國CPI數據顯示,今年1月CPI環比下跌0.7%,創六年來最大降幅,但剔除食品與能源成本的核心CPI環比上升0.2%。Bullard昨日承認,價格通脹還低於美聯儲2%的目標,不過他認為,這大多源於去年國際油價暴跌,核心CPI比預期的高了點,這會讓人對通脹達到美聯儲的目標更有信心。

雖然預計今年美國經濟增長3%,但Bullard提醒投資者,要開始改變考慮增長的觀念,因為過去增長3%只能算趨勢水平,現在增長3%實質上是比趨勢水平還高了一個百分點。

對於批評人士提到的薪資增長不足,Bullard認為美國的問題是生產率低。對於多家跨國公司警告的美元走強傷害企業盈利,Bullard反駁稱:“以前美元就到過這種水平,我沒發覺現在不能這樣的理由。”

去年美元指數上漲逾17%,Bullard認為,美元對經濟整體的影響微乎其微。他說美元匯率取決於其他國家地區的行動,去年很大程度上是歐洲央行寬松貨幣決定的。

Bullard目前並非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FOMC的投票委員,但華爾街見聞本月文章提到,Guggenheim Partners的首席投資官Scott Minerd指出,Bullard是預測美聯儲政策走向時很值得關註的美聯儲高官,2010年提前三個月釋放了QE2的信號,而Bullard最近已提到,美聯儲的會議聲明中如果沒有提到“耐心”一詞,可能就會在此後兩次美聯儲會上宣布加息。

雖然Bullard說美聯儲可能在今年6月或7月以前加息,但Minerd認為,可能更接近9月,美聯儲今年可能兩次加息。

本月17日的華爾街見聞文章還提到,另一位偏鷹派的高官——克里夫蘭聯儲主席Loretta Mester表示,美聯儲今年6月加息是可行的,在加息之前,應該先取消“保持耐心”這一措辭。

該文章援引摩根大通經濟學家Michael Feroli當時的評論稱,今年Mester沒有FOMC的投票權,可她這種弱鷹派或許影響力更大,“她這種毫不傷人的口吻說不定比那些能否定就否定的強勢鷹派產生更大的影響力。”

本周二,耶倫在美國國會參議院作證詞時稱,修改前瞻指引,表明FOMC委員會認為美國經濟條件已充分改善,加息接近合適時機,美聯儲在任何會議上都可能加息。然而,這並不是說美聯儲會馬上加息。華爾街見聞當時文章提到,耶倫重申“耐心”措辭意味未來幾次會議上不太會加息。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美聯儲 美聯 Bullard 聯儲 加息 拋棄 耐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35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