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小敗局】視頻聊天服務Airtime為什麽會失敗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228/59074.html

備受關註的視頻聊天服務Airtime現在正式宣告失敗了。Airtime的知名團隊――包括Napster創始人、Facebook首任總裁西恩-帕克(SeanParker)――已關閉了這項服務,並用重新改版的社交視頻服務OkHello替代了它。過去幾年,很多公司都試圖讓社交視頻成為主流,結果大多數遭到了慘敗。為什麽呢?備受關註的視頻聊天服務Airtime現在正式宣告失敗了。Airtime的知名團隊――包括Napster創始人、Facebook首任總裁西恩-帕克(SeanParker)――已關閉了這項服務,並用重新改版的社交視頻服務OkHello替代了它。OkHello的推出獲得了一定的成功,但尚未引起轟動。與Airtime綁定臺式電腦不同,OkHello關註發展前景更廣闊的移動設備。但是在過去幾年中,很多公司都試圖讓社交視頻成為主流,結果大多數遭到了慘敗。例如,基於瀏覽器的Chatroulette和Facebook的Viddy等等。Airtime只是剛剛熄火的視頻聊天服務。帕克及其團隊將會從這些失敗中汲取教訓,學到經驗。如果他們認真總結教訓,他們還可能從Twitter的Vine和谷歌的Hangouts等工具中發現成功的秘訣。在最近幾個月,這些工具已吸引了相當多的註意力。Airtime團隊至少已做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推出OkHello的時候沒有再像推出Airtime那樣進行高調的宣傳。但社交視頻的問題遠遠不止是過度宣傳。視頻是一種特別費神的媒體。如果你使用它,你就要擔心你的表情以及你周圍的環境;如果你想充分利用這種媒體,你就需要很好地控制你的聲音、表情、攝像頭以及麥克風。這提高了參與的難度,妨礙了它變得流行,反而讓那些非視頻社交網絡如Facebook、Flickr和Twitter大獲成功。因為鍵盤輸入要比拍攝視頻簡單得多。Chatroulette曾試圖通過匿名制度來減少這種壓力,但卻催生了一些淫穢的視頻。Viddy則通過積極吸引用戶來解決這個問題,但大多數用戶都看過一眼後就再沒有回頭。Airtime希望它的3300萬美元的宣傳預算以及可匹配相同誌趣用戶的算法能夠打破堅冰,但結果也是無功而返。那麽,最終的解決方案是什麽呢?視頻服務的發展歷史告訴我們,簡化用戶之間的互動過程是一個不錯的選擇。Twitter的Vine服務限制視頻的長度為六秒,而Instagram如法炮制,推出了長度為15秒的視頻服務。縮短視頻的長度可以有效地控制視頻的內容,使得拍攝視頻變得就像拍攝靜態的照片一樣輕松。此外,還有其他公司也試圖縮小視頻聊天和視頻制作之間的鴻溝,並獲得了一些成功。例如,Ustream允許普通用戶給朋友或陌生人播放流媒體視頻,並通過文字進行交流,結果它的流量和營收雙雙獲得了增長。P2P文件共享工具開發商Bittorrent準備開發一款P2P流媒體服務,讓這種分享變得更加流暢、成本更低。還有一個選擇是讓用戶在私密的小組里進行交流,而不是讓他們與陌生人即興聊天,或要求他們與所有人分享視頻。谷歌的Hangouts就采用這種方法,結果很受歡迎。組織小型的班集體網絡活動、閱讀活動或戰略小組會議,是一個不錯的方法。OkHello似乎已采用了這種方法。也許西恩及其朋友們最終能獲得成功。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樂學 | 編輯:ningyongwei | 責編:寧詠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