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梁信軍:我10萬塊錢起家,是如何做到584億淨資產的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5360.html

我想其實套用在上海也是一樣的,一個好的城市,它一定是給年輕人最多機會的城市,我想上海就是這樣一座城市。我也有好多青年朋友,經常會討論一些話題,我經常聽到的是抱怨,或者說他有一個美好的夢想,但是現在來不及做了,因為有太多的大的競爭對手已經在前面跑了,我想說,機遇其實就始終是在那兒的,的確是不增不減的,關鍵看你怎麼對待它,那麼有幾句俗語我覺得是可以拿來跟大家分享的,一句話說,如果你真的覺得命運都對你關上了門,那我覺得最起碼你要去試一試、去推推看,說不定這個插銷還沒插上。從我自己這麼二十多年的例子來說,我覺得我是非常認同這幾句話的。

二十一年前,我們當時湊了十萬塊錢起家,到現在的確已經有五百八十四個億的淨資產了。我們回過頭去看,贏在哪裡呢?我覺得第一個,當機遇向我們招手的時候,我真的沒有猶豫過,我就果斷地做了決策。

那麼那個時候,確實放棄復旦大學的教師這麼一份崗位,我覺得還是需要對家庭有個交代的,那麼當時我的選擇就是沒有把這個決定告訴我的父母親,我就做了,just do it(儘管做吧)。做了又怎麼樣呢?那麼當然事實證明也還不錯。所以我覺得機遇其實是一個在正確的時間地點,需要你做果斷決定的這麼一種東西。第二個事情呢,我覺得我們需要有堅韌。其實復星並不是一開始我們就找到了一個什麼方向,比如說我們做市場調查,那麼我們湊巧就做對了,而且長期把市場調查堅持下去了,其實不是這樣的故事。我們上來的話,我們把我們想得到的賺錢的方式都幹了一遍,但是六個月之後我們選擇說,不行,我們看來還得走另外一條路。我覺得就是,如果你選擇了創業,選擇了一件事情,你要有足夠的堅韌要說服自己堅持下去,一直到找到對的路為止,我們所有的上海的青年人,如果你想抓住上海給你的機會的話,我覺得你最起碼要要求自己做到堅韌、不放棄,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回到最開始的地方,那麼今天還有什麼機會嗎?作為上海的年輕人應該覺得懊喪嗎?沒有提早出生,二十年跟我們同場競技嗎?我覺得不需要。實際上我覺得在過去五年、未來五年當中,處於當打之年的年齡的青年人,我覺得是非常幸運的。在你們最壯年的時候、最青年的時候,你居然能看到有一天全世界的驅動力居然由中國來驅動,我認為難以想像,在我創業的時候我完全想不到。從八九十年代美國驅動全球的時候,美國誕生了多少偉大的公司?多少偉大的年輕人?現在這個機會,地球是自轉的,機會到中國了,到大家的身上了。第二是上海,就在兩三個月前自貿區被宣佈了,我這次在海外走了很多,我聽到太多的羨慕,很多人覺得自貿區可能是中國未來十年乃至二十年最大的機遇。所以我覺得,對當前的青年人來說,你的機遇一點都不比二十年前的我們、十年前的網絡英雄少,我覺得你們應該是非常幸運的。

前兩天我看了新聞,美國威脅要對敘利亞動武,很多人可能從正義非正義去評判,我心中當時的想法是什麼呢?我覺得那裡的年輕人恐怕要受苦了,他這輩子就葬送了,他就沒什麼未來可以預期了,就是打仗、就是要活命,希望自己能存活下來,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存活下來。所以我覺得在今天的中國、在今天的上海,所有的年輕人有多麼幸運,我們根本不要去想自己的生存問題,我們考慮的唯一問題是發展,我們能發展多大,能走多遠、走多高, 那麼當然這裡面我想特別跟大家提一個觀點,就也有很多年輕人抱著很不切實際的幻想,認為我有付出,應該馬上有大回報。在這兒我其實還想跟大家說,這個世上真的沒有什麼聰明人,我不知道蔣教授的情況,我為了準備今天這麼一個小小的演講,我真的花了大概我想不下十個小時,每一分鐘。

所以,所以你們千萬不要去相信說有些人能夠出口成章,有些人一目十行、有超群的記憶力,都是假的,因為他真的花出了你看不到的十倍的努力。我覺得一個人能做的最大的投資是什麼?就是你的時間。你把時間的這樣一個源泉澆灌在哪裡,哪裡就會生根發芽,就會有收穫。你把時間花在親情上,將來等你年紀老了、年紀大了,就有親情的回報;你把時間花在友情上,你就能鞏固跟朋友的情感,你會交一些真心的朋友;你把時間花在創新創業上,一定不會慢待你,一定會有回報的。所以我覺得希望大家一定要拋棄那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你沒有花時間居然就有收穫,那我想就像跟買彩票一樣的。其實大家也知道,那只是一個夢而已,連夢想都不是,是吧?

有一次一個老外採訪我,他問了一個上海話叫很曱甴(陰險)的問題,問我說如果你明天就去世了,你想對自己一生怎麼總結?我後來就跟他打住,我說你呢,中國人喜歡吉利一點,你不要跟人家假設明天就要去世的事兒,對我來說還很遠,我要幾十年後才能想你這個問題。但是既然你已經說了,我說我也不忌諱,我說我在想這問題,如果我真的面臨著生與死的抉擇的時候,我希望自己能坦然地面對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我知道自己天資聰穎、稟賦很好,這是命運給我的,我希望自己在那一刻能回答自己說,我真的沒有辜負命運給我的稟賦,我沒有浪費它。我第二個希望自己能夠確認的是什麼呢?我希望在生死那一刻我能說,我真的沒有對不住幫過我的人,所有幫助我的人,我盡我最大努力去回報他。一個人如果不知道自己的來路的話,他又怎麼能看清楚去處呢?第三句話,我希望自己能夠坦然地能說出來,我其實不是那麼確信,到今天我不是那麼確信,我希望未來那一天的時候我能坦然地說出來,我盡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幫助每一個需要我幫助的人,我今天不是那麼確信,但是我希望我將來真的有一天離開人世的時候,我能夠坦然地說出這句話,謝謝。

回到剛才說的是上海的話題,每個人都希望說上海、說中國、說我這個組織乃至地球,這個時代能給我機會,但是我覺得呢,其實每個人你去在人類社會去比較比較,你都能找到大量的,他的資源、他的稟賦、地位不如你的人,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這樣的責任,盡我們最大的努力,用自己能掌握的資源能夠幫助年輕人更好地成長。當然我想把年輕人這個概念稍微拓展一點,我覺得一個好的社會,就是社會階層的縱向流動非常通暢的社會,每一個人、每一個年輕人,他總是從地板上做起的,那我們希望要給到每一個在地板上的人也有一個非常順暢的空間,他有一天能上升到天花板,甚至天花板以上,那麼這樣一種縱向流動的通道,不僅上海應該給大家,中國這個社會應該給大家,我覺得其實每一個今天你已經成功的人,你應該用你企業的資源、用你的影響力、用你的能力去幫助比你更弱小的人,去實現這樣的夢想跟願望。我覺得在座的每個人都可以做到,我們不應該只是苛求別人對我們做,對不對?

最近我覺得非常痛心的事情,就是今年6月6號,廈門的公交車有個縱火案,四十幾個人就去世了,其中有八個人居然是趕考的學子。那麼這個縱火者很可悲,他也很可憐,只是一些些小事情,他到處去請別人幫忙,若干年來沒有得到幫助,他對這個社會心生怨恨,決定以決絕的方式告別這個社會。其實整個社會所有的人的命運就是處在同一輛公交車上的,當你曾經對有些弱勢的人、底層的人,對他們的痛苦、對他們的吶喊你採取漠視態度的時候,總有一天會報復到自己身上。所以我想作為我們做人的一個底線的話,我是非常懇求大家,我自己也這樣去做,我覺得是不是我們應該對所有底層的人的他的吶喊、他的呼嚎、他的需求,咱們能不能拒絕冷漠?你不能夠幫他實現夢想,最起碼你能夠給他一個熱切的眼神去鼓勵他一下,所以我覺得其實今天在座的每個年輕人,上海的每個年輕人我認為應該都能做到不要讓他們對社會絕望,這是我們應該能做到的事情。

那麼大家會問你復星做了什麼?我們盡自己所能去幫助創業者,在過去的十多年來我們一共投了240多個億,160多個企業,我覺得這些企業做好又會帶動一大批年輕人的成長,我們兩年前有幸投資到阿里的小貸。當時第一筆錢只有6000萬塊錢,我當時的真實的心理狀態是什麼呢?我覺得在網上做生意的年輕人很可能我把錢借給他們會血本無歸的,我就想了不就是6000萬嗎?就算了吧,捐掉吧。那麼但是一年後,阿里說還需要一個億,你們還得再投一個億。當時有些股東就打退堂鼓了,我們當時說,好,我們再來,我想就捐掉1.6個億又能怎麼樣呢?這筆股本金,我們去年一共貸了有26萬多筆,每一筆平均只有6.7萬元人民幣。我就在想,我自己是經歷過創業的,我創業的時候為了借6萬多塊錢,我當時實際上還沒有結婚,但是我未來的岳父他個人去做擔保,借了錢給我,真的很難,所以因此我覺得這樣一種小貸的方式是我們切實真的能幫到這些年輕人的方式。其實青年人他沒有苛求命運一定要給他成功,他要的就只有兩個字——「機會」而已,我覺得我們大家都應該給他。

在這我對上海心存感激,並不是說上海讓我變得更富有了,我覺得上海滿足了一個年輕人起碼的願望,我想做自己,我想能夠允許我去做些事情,成、敗我自己來承擔。在上海這片天地上,在上海這個時代上我做到了,那麼我覺得今後上海變得更加開放、更加國際化、更加有國際的這種powerful(強大的),所以我覺得對大家來說,我做到的你一定也能做到,謝謝大家!

根據梁信軍演講資料整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9743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