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失去眼鼻的主管 王文靜

2012-03-12  TCW日




有一天晚上,多數同仁都已下班, 我走到事務機器區碎掉一些廢紙。沒人協助下,我笨拙的將一張張紙放入碎紙縫,但一直卡住,要不數量超過,要不訂書針沒拔。一個平常還算聰明的腦袋處理起庶 務竟像一個遲緩的恐龍。

這就是我。平常人模人樣,但此刻卻像端午節喝下雄黃酒、現出原形的白蛇。

這區域我很久沒靠近,似熟悉 卻陌生,尤其看到影印機與傳真機的感覺,最是強烈。靜靜的,我端詳著它們——我曾經非常熟悉、一天要用上多次的「老朋友」。記不得多少次,夾紙時,我又氣 又急的穿著高跟鞋徒手蠻鬥、奮力救紙,狼狽歲月彷彿昨日。說老朋友,是一種很複雜的陳述,它們喚起我在基層工作的回憶。「嗨,好久不見,哥們!」我在心裡 輕聲打招呼。

十年前,擔任總編輯之後,事情與電話已多到快爆掉,於是請了秘書,分攤行政庶務。秘書貼心細心能幹,這是我的幸運,我卻也越來 越依賴。我跟很多主管一樣,從黑手開始,然而,隨著職務變化,動腦的時間越來越多,動手的事越來越少。於是,離現場越來越遠,離第一線的同仁也越來越遠。 所有的高階主管都會面臨一種情境,管理幅度大到已無法用眼球管理,此時,必須學會更上層樓、更宏觀,以數字分析與管理報表協助決策。這是一個微妙的轉變, 領導者若在這階段轉不上去,格局就卡在這裡。陷阱也在此,當越來越習慣報表管理,很多領導者逐漸忽略現場的重要。於是,關在高高的雲端做決定。殊不知,到 現場,才是一切的根本。一個沒有現場感的管理者,無異於失去眼、鼻。

何謂現場?現場,在哪裡?做業務的主管,現場就是消費者,就是市場。做 行政內勤的主管,現場就是所服務的同仁。做產品的主管更是不能離開消費者閉門造車。

管理者的事情多,然而挑戰也在於:走到現場與報表管理之 間的平衡,分寸拿捏。上週,我接到一位主管的簡訊,他告訴我,今年的計畫之一就是,不論怎忙,每週要出門一次。我看了很開心,看似簡單的決定,卻寓意深 遠,這是對急事與重要之事的重新排序。

不知怎地,那晚上的那一刻,我的感覺很濃烈。離開後,想著兩件事:一,我遠離現場有多久,做出多少已 脫離現場感的決策但不自知?二,如何將有秘書或助理變成減少行政庶務的優勢,而不是讓自己變成庶務低能的主管。終究,我們都是先成為一個個人,才成為主 管。

(本專欄每兩週刊登一次)

 


失去 眼鼻 鼻的 主管 王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89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