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黃章為什麼喜歡罵雷軍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0175.html

有人問他對雷軍的看法

J.Wong:我並不怕他,只是噁心他。

雷軍推出紅米

J.Wong:也許更低下限才更引得關注,也許更無底線才更可能出位,成功往往需要不擇手段。但這不是我的追求,喜歡重口味的同學請你看清楚這是魅族論壇,請不要和蒼蠅一樣在此嗡嗡作響,哥想拍死你。

小米3發佈

J.Wong:「買小米3的都是無腦屌絲」

小米推出Wifi共享功能

J.Wong:我就是這樣的上當的,不是我曾經教他,他懂個屁做手機。

……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黃章是如此地在意著雷軍。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糾葛?引起黃章如此強烈的情感,排除」黃章可能對雷軍包含愛慕之情,像個小女生一樣吸引他注意」這個動機之外,黃章如此不爽雷軍應該有以下原因:

1.雷軍曾經「拋棄」過黃章

黃章有句話是這麼罵雷軍的「我就是這樣的上當的,不是我曾經教他,他懂個屁做手機」,這句話背後藏著一段故事。當年雷軍決心開始追逐移動互聯網浪潮的時候,有考察過魅族,並準備入股魅族,在這期間雷軍與黃章討論了很長時間,但是雙方意見不能統一,還鬧出了矛盾,具體什麼矛盾雙方都沒有對外說明,反正這樁沒有完成的交易讓黃章很生氣,經常罵雷軍盜取商業機密,是個大騙子。

也許雷軍只是當時想做手機,與魅族接觸了一下,發現意見不合,自己做手機也不難,就自己幹了。但以黃章如此桀驁的性格,雷軍居然投資自己不成,還做了和魅族定位差不多的手機,不爽是必然的。

2.既生黃何生雷

說雷軍玩期貨,黃章也是喜歡玩期貨的主,魅族M8手機2007年年初就炒作,每隔一段時間就「曝光」一下,2008年10月才放出公測機,出售時,當初看起來牛哄哄的硬件,成本也就沒有當初那麼高了。這招也是後來小米屢試不爽的。

說到手機粉絲營銷,黃章才是鼻祖。早在他做MP3時期,他就號召用戶去各個論壇發帖,讓用戶憑藉發帖鏈接在購買mp3時得到一定的實惠,當年水軍概念還未成型,黃章已經組織自己的用戶去成為自己最早的水軍。而後在開始做魅族手機時,黃章也開始打造自己的粉絲論壇,在魅族M9發售時,黃章甚至故意只在有限的幾家店發售,造成排隊擁堵,產生魅族熱銷的新聞。後來的小米,營銷手法本質與魅族相同。

甚至Show硬件參數的手法,兩人手法都一樣,當年黃章在《微型計算機》雜誌做廣告,就標榜魅族的MP3用了誰家的優質芯片,採用了優良的做工。現在的雷軍,也喜歡炫耀自己手機的「四核」與Fashion的外形。

黃章與雷軍,採用了相同的方式在做手機,但雷軍無疑在商業上的天賦,以及社會資源上更勝一籌。

3.小米vs魅族:這天下只能獨大一家

合作不成,或許只是讓黃章「不爽」雷軍而已,但是當小米開始蠶食本來屬於魅族的地盤之後,黃章已經開始對雷軍恨得「咬牙切齒了」。

小米與魅族無論在手機概念,或是在用戶定位上都沒有太大區別,購買者都是追求高性價比的年輕群體。小米走的路與魅族何其相似,高配低價,強調用戶體驗,自己做系統,粉絲營銷……

可惜,中國不需要兩家相同的手機廠商。可以想像,如果當初雷軍投資了魅族,亦或是小米沒有出現,那麼魅族才應該是市值100億美金那一家手機廠商。雷軍把本來屬於黃章的成功給「截胡」了,你讓他怎麼能不恨。

雷軍解構了黃章的那一套手機玩法,然後根據自己豐富的資源,組合出了一套更加「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玩法,最終迸發出了無比巨大的能量,成為中國手機廠商的霸主。相同的市場裡只可能存在一家霸主,小米的出現讓魅族在銷量上潰不成軍,年輕群體想起「性價比高,用戶體驗好」的手機不再是魅族,而變成了小米。魅族被邊緣化了,而氣急敗壞的黃章也在發表了幾篇謾罵帖子後淡出管理層,只參與新產品的研發。

黃章本有可能成為更加偉大的人物,站在移動互聯網大潮的巔峰,但現在這個名字是雷軍。現在隱居起來喝茶種菜的黃章,他的偏執本可能得到更多的崇拜,但現在看起來只像是失意的氣急敗壞。從某些方面看,也可以說雷軍奪走了黃章的夢想,這麼說來,黃章應該會罵雷軍一輩子……

我想起電影《硅谷海盜》裡那段互相指責

「你偷走了我的東西!」

「我沒有,我們都有一個好鄰居,你拿走了電視機,卻不許我拿走音響?!」

他們的「鄰居」和學習對象,應該都是蘋果。他們都憧憬著成為喬布斯,有著相同的信仰和創業理念,他們本來可以成為要好的朋友,他們也確實有過這麼一段時光,據說,當時黃章在魅族的辦公室裡,專門在冰箱裡凍著雷軍愛喝的可樂……

黃章 為什麼 喜歡 雷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047

手機頑童黃章那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0500.html

左林右狸第一次聽說黃章,應該是2002年(汗,11年前也,那年黃章也才28),那時的黃章還是愛琴總經理的黃章,但很快黃章就變成了魅族的創始人黃章。

黃章怎麼離開愛琴的,一直是個迷,當時愛琴的產品很暢銷,在電腦報上廣告也不小,斷然不是因為經營不善離開的。黃章的辯白是新加坡老闆逼著自己去接受各種採訪,於是憤而離開。另一個更接近事實的版本則是,愛琴的新加坡老闆看著生意不錯,把沒有股份純打工的總經理黃章給踢了出去。不論哪個版本,最後都是不歡而散。

黃章之後創辦魅族,是他嫁給澳門人的大姐給的錢(黃章一家人住在一起,除了大姐),愛琴的悲催經歷和至親投資的起源使得魅族一開始就是個家族企業。

黃章梅州人,按照左林右狸的朋友前盛大現同創偉業投資總監韋海軍的提議,哪天要單八下梅州走出來的那些神奇的人物:除了黃章,還有李興平以及賴霖楓,這些人有著幾乎相同的特徵,產品極簡,人都很宅,都喜歡構建屬於自己的世界。都是超級大PM,都接地氣但因為太自我而不夠大氣,或者在梅州幫裡,大氣這詞太奢侈太迷離太飄逸,倒不是說不需要,但確實不是自我修煉的一部分。

和李興平一樣,黃章基本不到外地去,唯一的出省是魅族做手機之初去湖南衛視去投標。魅族公司的新員工也基本不見他人,黃章在魅族大廈五樓的那間目測有400、500平方米帶豪華臥室的辦公室也基本空著。

但魅族大小事情都依舊要這位閉門不出的老闆點頭,黃章掌控魅族的手段有二,一是要高管去他翠園的別墅匯報工作,二是在魅族的論壇裡一起廝混,久而久之,黃章在論壇上開始自我神話,開始口無遮攔,這真的就是他的地盤。

生活中黃章其實也是一個類似的人。左林的第一個老闆電腦報的創始人、名譽社長陳宗周曾親自敘述過一個段子:珠海高新區為給魅族站台,專門做了一場面向全國媒體的高峰會,但會議開幕,主角黃章卻不見蹤影。打電話去催,黃章說我不是什麼名人,在場很多名人,也不缺我一個黃章,推脫不來。直到珠海高新區的領導直接打電話罵娘並派人去接,黃章才姍姍來遲。

這個段子廣為流傳,最多的一種解讀是黃章有個性,真極客。但私下裡黃章會和朋友抱怨其他廠家走私漏稅的問題,會大談珠海政府給的樓以及其他政策條件一般般,說到底,黃章還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裡以外部的事務是否對自己有利做判斷,知道怎麼把自己B格拔高的人。黃同學智商很高,膽商極高,情商也很高,但更多是為B格所驅。

黃章B格的例子在與TD合作這個事情上也體現得淋漓盡致,在這個事情上,競品公司的猶豫不決曾經給魅族大機會,但黃章的口無遮攔和來回反覆讓運營商很是光火,相反紅米本只想著給米3發佈暖場,反而一把殺出,於此可以想見黃章的懊惱、沮喪以及無奈,又一次禍從口出。

也就是因為珠海市政府的搭橋,雷軍和黃章相識,雷軍的金山總部就在珠海,雷軍也把YY的遊戲運營部門搬到珠海,因此,雷軍與珠海高新區關係一直良好。

雷軍和黃章有著很多共同點,都喜歡電子產品,都是極客,都是大PM,都琢磨著在移動互聯網做點事情,因此一拍即合,相談甚歡。

但兩個人接觸深後才發現,兩個人其實同床異夢。雷軍當時是希望天使投資的身份進入,是想做董事長的,黃章則希望請雷軍做CEO,高薪可以,分紅可談,但股份免談,魅族是黃章的魅族。如果說一開始是一起做中國的蘋果的夢想讓兩個極客中青坐下來談合作,但不出一個月兩個人就不歡而散了。

左林右狸的一位老友電腦報華南辦事處總經理趙紅軍與雷軍和黃章都很相熟,當他當年在黃章辦公室裡看到雷軍時很是詫異,當黃章多少有些得意的給其介紹雷軍會和他一起做魅族的時候,趙紅軍從雷軍臉上並沒有讀到興奮。事後趙紅軍和左林右狸討論起此事,一致結論是這不會成為一個好合作。趙紅軍的論據是黃章事必躬親,極其有主見,脾氣又很犟,很難合作,魅族歷任營銷總監都幹不長就是明例,雷軍很強,但如果僅僅以打工身份進入,那出現分歧聽誰的?左林右狸的論據則是雷軍和求伯君合作堪稱經典,但實在太長,比雷軍的女兒都要大,所以雷軍不太可能與黃章再次進入類求伯君的合作。黃章雖強,但畢竟不是老求。事後果然被說中。

小米崛起初期,諸如論壇和飢渴營銷有的地方確實學習借鑑了魅族,只是一個1.0,一個2.0。但黃章一遍遍的像祥林嫂一樣的敘述,配合其銷售段的存貨積壓和渠道反水,就很滑稽了。黃章自己也知道,所以從來不以真面目見人。

5年過去了,黃章依舊是那個黃章,雷軍卻成雷神。

性格即命運,同樣的風口也需要下意識做出選擇,這個選擇由心而生,由性格而定。

手機 頑童 黃章 那些 為人 知的 事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318

黃章內部講話:我在魅族在,魅族不在我也不想在了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209/58459.html

以下為部分演講語錄:

公司就像人一樣,像自然外界一樣有生命,有開始也有結束,有起就有落,關鍵在有生之年,最大發展,去創造共贏,創造價值。

雖然我什麼都不缺,但是,為了身邊的人,包括阿姨,為了全體魅族人,全體員工,公司的發展,社會的共鳴,我必須站出來,因為我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為什麼不?

為什麼外面的世界那麼精彩,我卻融不進去,是因為我之前一直不是那麼理解這個社會,不是那麼認同這個社會。但是今天我覺得,作為社會的一員,我有責任多多少少去改變這一切,營造更大的共贏,所以我決定重新站出來。很多人都說四十歲是人生的第二春,我想也是。

從今年開始,我將非常有信心地帶領大家帶領公司創造更加飛躍發展的一個時代,我們會適當的融資,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推行員工股票期權制,其次是讓市場部有更多的資源可以加大市場推廣的力度,還有就是引進更多更多的人才。

今天我站在此說這麼多,只是為了想要帶領大家創造更大的共贏,哪怕是競爭,也是建立在共贏上競爭,這樣對社會才能產生長遠的價值。小聰明只是一時的,只有大智慧才能創造更長遠的價值。

我在魅族在,魅族不在我也不想在了。你們都離開了,我一個人能做什麼。

一個好的領導人不是說要超高的能力,而是必須有一個真誠的開放的心扉,讓每個員工願意坦誠地一起努力一起付出。

美國才是全世界科技產業的制高點,作為一個科技企業,我們遲早必須得在美國設立研發中心,才能站在世界科技的前沿。

以下是黃章對員工問題的答覆(部分)

問:魅族的產品會一直堅持簡潔風格嗎?

答:我們不會為了堅持而堅持,為了改變而改變,錯與對,大家可以盡情地爭吵,只要有一顆真誠的心,共贏的心,有一說一。我很在乎人才,很在乎感情,但在關鍵時候,堅持自己正確的理念,時間與市場會證明我的堅持是正確的。

問:員工期權計劃的股票是否要大家自己去買?

答:不需要花錢買。

問:想把魅族打造成怎樣的品牌?

答:市場推廣不再是叫賣式、僅僅在媒體上大肆覆蓋正面廣告還是不夠。一個公司應該是自己有好的產品,結合產品來推廣品牌理念,這種推廣本質上是一種社交,是你的實際產品及價值觀與社會大眾的共鳴。

我們要用這種全新的理念,更好的產品重新開始,讓公司與社會都擁有美好的發展,一天比一天更好。

問:為什麼現在才開始考慮引入資本,是不是有點晚?

答:我原本熱愛產品更願意享受單調的生活,但這樣也忽略了公司運營的具體情況和員工的感受,堅持夢想卻沒能包容員工以及骨幹的更多追求,真誠待人卻沒能營造好的氛圍讓員工開心工作。現在痛定思痛決心重整旗鼓以更好的氛圍帶領公司更好發展。

當初我確實不太看得懂資本運作,利潤分享只停留在勤勞致富的思路,在智能手機競爭激烈的今天,繼續依靠有限的利潤來獎勵分配,對於企業和員工都是輸家。

我現在大徹大悟,為時不晚,過去的事情已無悔無恨。對公司運營發展以及資本運作的理念已經徹底清晰,智能手機作為大家看好的移動互聯網終端,魅族有很好的產品理念,引入有資金實力及市場運營的投資者,推行員工股份期權制以及加快公司上市計劃,這樣將極大地釋放魅族的潛力。

這次融資將會開啟員工股票期權制,吸引更多人才、更多投入、更快發展、更大分享創造更大共贏之門,企業、員工以及投資人都將全方位多贏。

如果我們早引入資本運作,今天收購 moto 的就是我們而不是聯想,也更容易實現我的夢想,同時讓所有員工得到更多!

問:此次重回公司是否已經準備好真正成為一個公眾人物,包括與用戶見面,接受外界媒體的釆訪等?

答:這些對我而言都是小事情,今天在公司內部與全體同事當面溝通就是一個開始,我相信熟能生巧,以後這些都會應付得來。

問:如何評價微軟 Windows Phone 操作系統,未來是否可能做 Windows Phone?

答:我們無論是做 Windows 系統或是 Android 系統,其實最後都是在做魅族的 Flyme 系統,將來如果有實力,我們為什麼不能收購或者自己做一個系統,另外,我也很煩 Android 現在亂糟糟的生態。

問:魅族最核心的競爭力是什麼?哪些是不會改變的?

答:魅族最大的競爭力是「魅力」,這種「魅力」其實就是他人對你現有實力以及未來潛力的認可。Google、Amazon、騰訊為什麼市值那麼高,股價還一直在漲,就是因為大家都認可它,看好它。

魅族沒有什麼不可以改變的,只要改變之後能讓我們變得更有「魅力」。我從來不為了堅持而堅持,不為了改變而改變。只要有一天我認為它是正確的,我必須改變。

問:你覺得魅族最需要改變的是什麼地方?

答:我認為科技型企業最高的競爭是理念的競爭。我不認為 Microsoft 的技術比 Apple 差,但 Microsoft 的敗,是理念的落敗,是策略的落敗,而不是人才的落敗。

魅族需要的改變,在具體上就是要加強產品開發的力度,讓產品更強悍豐富;加大市場推廣力度;引進牛人,一起操盤。

黃章 內部 講話 我在 在魅 魅族 族在 不在 我也 不想 在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840

雷軍說:黃章是一家之言,我來告訴你我是誰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312/59459.html

雷軍 = L

談產品集權

你相信我是做事情極細的人吧

P:據說小米內部是「人事放鬆,產品集權」,很多產品決策要你拍板。具體指什麼?

L:對。 在包裝上、產品上,比如說,字體、字號、東西大小怎麼擺。這些細節都是我看過的,包括小米微博裡發出去的每張圖都是我定的。這樣就保證了小米所有出去的東 西都是一致性的,維持了很高的品質,就像如果我辦雜誌,裡面的每一張圖我都看過,每個版式、字體、有沒有錯別字、標點符號對不對,基本都看過了。好像你們 的字體有問題,略小一號。

P:故意小的。

L:小完以後,會製造閱讀的(障礙),會讓閱讀很疲勞。

P:但是它會顯得更精緻、更美觀、更好看。

L:精緻和美觀和字號小沒關係。還有,你的行間距肯定寬了。

P:咱們先不糾結這個了吧。

L:OK,你肯定有你的選擇,我有我的選擇,如果這個產品是我做的,它必須按照這個標準走。所有這些細節要求完以後,你要把所有的事情簡化,你要儘量少做一些事情,因為只有你少做事情,你才能把事情做好,所以小米極其強調專注。

我可以給你舉個簡單的例子。我以前做新聞發佈會,我抓的細節是什麼呢,比如說請客,我怎麼能保證每一場新聞發佈會,第一,準點開,第二,場場爆滿。要不要我展開告訴你怎麼能做到?

P:說一說你最得意的。

L:第 一個,就是你要花4次的時間去邀請一個人,比如說你提前一個月告訴他,我們什麼時候開發布會,你提前一週提醒他說什麼時候開,然後你提前一天,你要跟他再 次cellphone(電話)確認,提前一小時再發條短信,他出門沒有。做了這些,不表示這個人能到,我們更強調的是現場會,這個會開完了以後,比如說你 負責請20個人,現場開會,這20個人到了多少個,19個,為什麼那個沒到。就是因為你有一個客人沒到,你可能在那裡要給我解釋半個小時,這個人為什麼沒 到。

這個會結束以後,你一定會打電話投訴他,你為什麼不到?好,下次你再請他,要麼他就說我不來,要麼他答應了來,他一定得準點來。我們有現場會,直接考核請到率,這是第一招狠的。第二招,請100個人,擺80把凳子,後來的人沒有位置,是不是場場爆滿。

P:故意的。

L:故 意的,所以你要準點到了,是吧,你相信我是做事情極細的人吧?OK,辦一場發佈會把自己累個半死,這次干小米,這些事情全部不干了,全部砍掉。因為我發現 一個最重要的事情沒做好,我們花了這麼大代價、花了這麼多錢把客人請來了,但是我們沒有真正跟他們講明白我們這個發佈會到底發佈什麼。你看一般的發布會, 記者都在外面抽煙,很多記者,拿完新聞稿聽完以後,基本都撤了,沒有人真的坐在那裡聽。

P:嗯,這種新聞發佈會模式的確高成本低收益。

L:好, 成本是什麼呢,每個請到的記者,我們所有成本算上去,你要租場地,你要布展,你所有的成本分攤到人頭上去,可能鬧不好2000塊錢。正兒八經的你這個會可 能只講了15分鐘、20分鐘。講稿呢,提前一天不怎麼睡覺,花五六個小時整理一下就完了,這是傳統的發布會,安排領導講話,安排什麼沙畫、小提琴、藝術, 什麼亂七八糟的,最後找幾個走秀,是吧,漂亮衣服展示一下,還挺熱鬧,其樂融融,但是沒價值。我辦小米,我跟他們說專注,小米的發布會只要干好一件事情, 把講稿寫好,就是把現場的PPT寫好。你知道我們講稿要花多長時間,多少人寫嗎?

我們會有四五人的一個核心團隊,會 有四五十人參與,一般會寫一個月到一個半月,我自己每天會花四五個小時,一般會改100遍以上,每一張都要求是海報級。寫完了稿子以後,要推敲每5分鐘聽 眾會不會有掌聲,每10分鐘聽眾會不會累,我們是應該插短片還是插段子,還是插圖片,怎麼調動全場氣氛,怎麼能確保這個發佈會一個半小時能結束。我一個人 從頭講到尾,保證那一個半小時裡面,能讓你覺得全場無尿點。

所以請客那些愛到不到算了,不重要,重要的是來了多少 人,你能不能打動他,讓他真的覺得你這個東西做得好。當然最後你可能說,雷軍做東西也不見得好看,這個是能力問題,不是態度問題,但是你要知道我那個字號 可能改了100次,左挪挪,右挪挪,上挪挪,拿尺子再量,都是干過的。 (指辦公室白板上貼著的小米電視海報)你覺得這個活兒,多長時間你能幹完?比如說我們在電梯裡面貼張海報。

P:找一個美編,一下午。

L:一下午,你說得很好。我們找10個人,先做100套方案,再選出10個方案,然後全部打印出來之後擺一排,我看一個星期以後選兩幅,把兩幅再展成十幾幅,再幹完以後,修圖,修完以後再放兩週,還有些問題,再改一遍,再看一週,然後再投放,至少要干一個半月。

(指牆上貼的小米電視海報)這是中間稿子,不是最終的,這個稿子還是有問題。

P:為什麼不可以是一個你欣賞的、足夠牛逼的設計師,他花一下午時間做。

L:我 再告訴你,我們這裡請了一大批牛逼的設計師,我認為小米對設計是極其重視的。我們8個合夥人有2個,一個是黎萬強,跟我幹了十幾年設計,還有劉德,劉德是 ACCD(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畢業的,全中國ACCD畢業的沒幾個人吧。但是我認為,世界上沒有牛逼的人,只有極其認真的完美主義者。

我再舉個例子,同樣是發佈會,我準備已經夠認真了,後來看喬布斯怎麼做的時候,我發現我瘋了。喬布斯會把那個會場租下來兩個星期——我們沒錢,我們只能租兩天——現場綵排兩週,我們沒有一個人做到這樣,花錢太厲害了。

我為什麼舉這個例子(小米電視海報)呢,因為噹噹的老闆見我說,你們廣告做得很好啊,經常做廣告,我說我們基本不做廣告的,他說電梯廣告每天換來換去,只有你們給我留下了印象。這說明我們的付出得到了回報。

談互聯網思維

每天都是雷軍,你煩不煩,我都煩了

P:「互聯網思維」這個概念最近很流行。我查了百度指數,這個詞是從2013年11月份開始走高,到今天很多傳統企業都在談,你怎麼理解這個現象?

L:嚴格意義上,我們是2008年開始講互聯網思想。我在2008年寫了一篇博客《用互聯網思想武裝自己》,2012年又把它重新貼了一遍。

所謂的「小米模式」就是用互聯網思想武裝的傳統消費電子。我自己認為互聯網是一種方法論,是一種思想,我在整個行業裡面講得比較多,也講得比較早。「互聯網思想」這個詞,他們有人考證過,說是2002年李彥宏最先用的。

小 米可能是體現互聯網思維最淋漓盡致的一家企業,它的業績和成長性說服了很多很多企業家和創業者,你講一萬遍都不如做一遍,我們在大家眼皮底下做了一遍。而 且,比如說百度很成功,阿里很成功,騰訊也很成功,他們都是十三四年的企業,有時候歷史太悠久了,你不一定記得住它怎麼做的,小米在你眼皮底下用了兩年時 間,當著你做了一遍,所以有典型代表意義。我認為這個詞對整個社會來說,是有著重大的積極性意義的,因為它幫助了整個社會提高競爭力。

P:它的引爆點是什麼?

L:我 覺得跟朋友圈有關,主要是要在微信中分享的太多了。不僅我講的,有李彥宏講的,有馬化騰講的,幾個人講的內容在朋友圈內被分享的密度特別高。有一個媒體同 行批評我們說,他打過一個賭,他說朋友圈哪天要是沒有「馬(云)雷(軍)成功學」,他願意給每個人賠多少錢,結果每天都有人分享。天天分享,天天分享,都 是那幾家公司的事。

P:那這是一種自發的行為,還是小米有意設計的?

L:講 實在的,我們最近特別想把大家總結的互聯網思維的方方面面做一個大的總結,結果我一過完年發現,慢了,我們的工作是滯後的。在最火的時候,我們沒有意識到 我們應該把它總結一下,(後來)我就跟我們的市場部說,你們把各種講話給整理整理,總結總結,幫助大家梳理一下,這個梳理的工作還沒結束,這個詞已經過時 了。

P:這個詞也引發了部分人的惡感。

L:我覺得今天的互聯網傳播就是這樣的,有人捧,捧過了就會有人砸,這是正常的傳播,是吧?因為大家講的是更新鮮的話題,反過來就反向思考,任何東西它有利有弊,你專門講弊呢,它就成了問題。

P:黃太吉的煎餅果子和雕爺牛腩都說自己踐行了互聯網思維,你怎麼看?

L:OK, 這兩個例子,因為我沒有去吃過,我不瞭解,我說我吃過的,我經常舉的例子是海底撈海底撈做得很好。你要注意啊,其實還有一個小米很痛苦的問題,口碑源於 超預期。任何一個公司如果被過度營銷之後,用戶的期待值變得很高,再超越用戶期待值的難度就提高了。就像你們剛講的這些很熱門的公司,如果用戶的期待非常 高,去現場可能等待的是失望,我以前舉的例子是迪拜帆船酒店,號稱全球最好的酒店,你去完以後挺失望的。

當你去海底撈的時候,你很少看到海底撈任何營銷,而且又是在一個很破的地方,你的預期就被降低了,結果你一進去,剩下的都是超預期。

P:是。

L:是吧,所以超預期的核心在於控制預期,所以在小米的第一年半,雷軍是隱姓埋名,沒有任何人知道我們在做這件事情,你看到了就出了一個MIUI,但是不知道什麼人在干。

我 們為什麼這麼做?這麼做的核心是希望控制預期。但是小米太火之後,控制預期的效果其實不夠好。講實話,從整個我設計小米的模式,我就希望小米不是一個今天 這麼紅得要發紫的這種狀態,我覺得不好,要收著一點。但是依然是這樣,看到了我們被過度營銷,被批評過度營銷,可是這些報導裡面,絕大部分不是我們做的, 比如昨天(2月18日)郭金龍書記送了連戰一個紅米,因為紅米用了很多台灣的產品,我是從新聞上看到的。好,這個報導又很火,你把每件事情連起來,比如說 郁亮要到我這裡坐一坐,我隨便跟他聊了聊,舉例互聯網思想怎麼做房地產,就變成了小米要做房地產,不就又火得不行嗎,就天天頭條。

然 後呢,克強總理做了一個座談會,邀請了4個企業家,6個經濟學家,討論政府工作報告和宏觀經濟問題。好,你說這麼多人去,總理就說了一句,小米變大米,又 變成頭條,那個影響力極大。結論是小米真的是過度營銷,我都覺得小米過度營銷了。比如說我做北京市人大代表,很多記者約採訪,我全部拒絕了,他們講為什 麼,我說你打開報紙,每天都是雷軍,你煩不煩,我都煩了,我都煩了。如果我在人代會上,再說點什麼雷人雷語,我的天哪,又是頭條,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嗎?我 就是不想接受採訪。其實小米今天要做的是收一些,儘量不要再製造什麼話題了,因為我們的話題過了。

這個原因是什麼 呢?是因為我們總是希望能夠超預期,是吧,但是用戶對我們的期望值越來越高,我們能不能一樣再超預期,這是我們的難題。我剛才講,如果之前你是偶爾去國 貿,去了有一個煎餅果子店,說國貿還有煎餅果子賣,你肯定超預期。如果你是慕名去的,還抱著很高的夢想,吃完以後發現不過如此,你就覺得低於預期。你很難 把一個產品做到非常完美,我們還得承認這都是創業公司,才幹了兩三年,它咋就能超英趕美,左手摁蘋果,右手摁三星,怎麼可能呢,這不科學。

P:我聽說過一個說法,你在私下裡有一個抱負,就是把小米做成一家4000億美金的公司,跟三星比肩。

L:第 一,我肯定沒說過;第二,我也不會這麼講。我在辦小米的時候,最大的抱負就是辦一個ten billions company,就是100億美金的公司,我已經做到了。對我來說,小米第二個目標是能不能有機會辦一個世界一流的技術公司,這是我真實的目標。用市值來 衡量小米的成與敗,我覺得這個階段我已經過了,原來我做了一堆10億美金的公司,今天我說我自己出手,總得搞個100億的吧。從今天的市場反應來說,我覺 得小米的100億應該是板上釘釘了,只會多,不會少,所以我基本沒這個目標。

談黃章

那都是他一家之言

P:可以預見,2014年小米和競爭對手的競爭會更加激烈,包括小米口號是「為發燒而生」,華為就打出「為退燒而生」的口號。你怎麼看待針鋒相對的競爭?

L:華為榮耀也好,其他品牌也好,他們都是打著學小米的旗幟,我覺得這就是小米對社會的貢獻,小米帶活了整個行業,使消費者能夠買到更多又好又便宜的手機。

而 且行業一年賣4億多部手機,小米一年才賣4000萬部,如果這個世界上的人都要買小米手機,估計還是買不著,所以我們熱切地希望整個行業都能推出更多又好 又便宜的手機。唯一的請求就是,大家要學小米,就不要再罵小米了,是吧,而且這是我罕見的一次批評華為華為說他們有現貨,最後你看看他們,是吧,也被大 家罵慘了,因為他們的產能比我們還差。

反正我是第一次公開批評華為,大家不能昧著良心說瞎話,整個工業品剛開始爬坡,大家都有產能的壓力,是吧,不能為了攻擊小米講一些不符合行業規律的話,尤其華為這樣領導型的企業。

P:最近魅族的黃章重新出山,傳聞可能和格力的董明珠聯手阻擊小米,你怎麼看?

L:我覺得挺好的,挺好的。我覺得這個行業挺大的,能夠有各種各樣的公司存在,因為一年有4億部的規模,我覺得小米不可能一家獨吃,不可能。所以呢,它這個市場的盤子足夠容納各種各樣的企業存在,我覺得消費者有更多的選擇,對消費者是好事。

P:在黃章出來之前,他在內部論壇裡有很多對你和他過去交往的指責,但是你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

L:對。我覺得黃章是我們中國這個社會裡面少有的草根創業很成功的人,這點值得我們整個社會用一種更寬廣的胸懷和愛護的眼光去看待。剛認識他的時候,我還是覺得他 挺了不起的,初中畢業,教育程度並不高,而且從廚師做起,能做到這樣的事業。可能他做的事情,如果你要受良好的教育,有很多資源,你可能不會覺得他做得有 多好。但是你把這幾條加上去,我覺得還是蠻勵志的,我覺得這是他的長處。但是,我覺得他有他的侷限性。在去年9月份,他用了侮辱性的詞,我們曾經試圖回 應,後來他找我的朋友說情,然後把所有罵我的東西都刪了。所以,在我這個角度我沒辦法評價黃章,你能理解嗎?

他在網上罵了我們很多的內容,我其實只是問一條,我只想說一條,那都是他一家之言。

P:包括說你竊取魅族的商業機密,都是一家之言?

L:不,這事因為我們就沒有回應過,你能理解嗎?沒有回應,可能公眾會認為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會覺得,因為你沒道理;另外一種觀點,是因為你不屑於回應。反正我在過去幾年裡面,我都沒有回應,(去年)9月份我試圖回應的時候,他找了幾個朋友。

P:他知道你要回應?

L:我 覺得圈子很小吧。我們就順著他的話出了第一篇文章,叫《黃章到底教了雷軍什麼》,你想我出道比他早這麼多年,對吧,我們就問了一個問題:黃章到底教的什 麼?而且你們仔細想想,我跟他過去交往,還是交往了那麼幾個月時間,聊過幾次,我有跟他交往的短信、郵件,一系列的東西。

P:是打算公佈的東西?

L:是。 我們(去年)9月份是真的準備回應,談了一整天,他說的詞太難聽了,對,太難聽了。而且他也罵了我們用戶。我們遇到的痛苦就是說,糾纏你,罵你,侮辱你, 好,你回應,就在幫他Markting(營銷),你不回應,你又很難受。今天的互聯網傳播是不是都以這種方式為主,是吧,包括周鴻禕上來先罵你,罵得你不 得不回應,一互動,就熱了。周鴻禕的本事是罵到你不能不回應,其他的我們都沒回應過,所有罵我都忍了。互聯網上做手機的每個人都罵我,是吧,你看我們回應 過哪一家?連魅族我們都忍了。我跟他們講,我說我進這個行業的時候,我怎麼一個人沒罵過?難道罵人就是互聯網營銷嗎?是吧。

OK,反正我不知道別人的道德標準是什麼樣的,我沒這麼做過。曾經有很多我們的粉絲不理解我們跟魅族恩怨的時候,我就說了一句,我說「疾風知勁草,路遙知馬力」,我說雷軍的口碑不是這一天,不是黃章一個人出來(說了算)的。

雷軍 黃章 章是 一家 之言 我來 告訴 你我 是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2913

魅族MX4發布會進擊小米!回顧黃章與雷軍的四段戰爭史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902/145373.html

時光會改變一個人,黃章仍然沒有出現在魅族發布會,但國家體育館的舞臺上,當搖滾樂終止聲中公布MX4價格為1799元時,他內心已經從遠離喧囂的居士變成一個戰士。時光會改變一個人,就如當年中關村勞模雷軍,推倒所有安身立命的本領,All in移動互聯網創業大潮。

時光交錯,42天前雷軍在舞臺中心宣布“MIUI6即將發布,小米手機4售價1999”時,他仿佛站在移動互聯網浪潮之巔,宣布明年小米銷售額將高達1000億。
 

\互聯網永遠不缺破局者,此次的魅族“低價高配”模式直指小米,更重要的是以flyme系統,平臺級別地整合生態圈,用聯發科的CPU可謂一箭雙雕——既降低了機身成本,又為海量的國產手機移植flyme系統鋪平了道路,魅族播下了一顆爭霸的種子。

黃章已然出手。

國產手機爭霸時代已經拉開序幕,在還未成氣候的錘子手機之外,將來的一段時間將是小米與魅族的對決舞臺。

而這段恩怨,應該從黃雷二人還準備一起做手機說起。

有人問他對雷軍的看法

J.Wong:我並不怕他,只是惡心他。

雷軍推出紅米

J.Wong:也許更低下限才更引得關註,也許更無底線才更可能出位,成功往往需要不擇手段。但這不是我的追求,喜歡重口味的同學請你看清楚這是魅族論壇,請不要和蒼蠅一樣在此嗡嗡作響,哥想拍死你。

小米3發布

J.Wong:“買小米3的都是無腦屌絲”

小米推出Wifi共享功能

J.Wong:我就是這樣的上當的,不是我曾經教他,他懂個屁做手機。

......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黃章和雷軍是如此在意著對方。是什麽原因造成這樣的糾葛?引起雙方如此強烈的情感,排除搞基這個動機之外,他們有四段恩怨史:

1.雷軍曾經“拋棄”過黃章

黃章有句話是這麽罵雷軍的“我就是這樣的上當的,不是我曾經教他,他懂個屁做手機”,這句話背後藏著一段故事。當年雷軍決心開始追逐移動互聯網浪潮的時候,有考察過魅族,並準備入股魅族,在這期間雷軍與黃章討論了很長時間,但是雙方意見不能統一,還鬧出了矛盾,具體什麽矛盾雙方都沒有對外說明,反正這樁沒有完成的交易讓黃章很生氣,經常罵雷軍盜取商業機密,是個大騙子。

也許雷軍只是當時想做手機,與魅族接觸了一下,發現意見不合,自己做手機也不難,就自己幹了。但以黃章如此桀驁的性格,雷軍居然投資自己不成,還做了和魅族定位差不多的手機,不爽是必然的。

2.既生黃何生雷

說雷軍玩期貨,黃章也是喜歡玩期貨的主,魅族M8手機2007年年初就炒作,每隔一段時間就“曝光”一下,2008年10月才放出公測機,出售時,當初看起來牛哄哄的硬件,成本也就沒有當初那麽高了。這招也是後來小米屢試不爽的。

說到手機粉絲營銷,黃章才是鼻祖。早在他做MP3時期,他就號召用戶去各個論壇發帖,讓用戶憑借發帖鏈接在購買mp3時得到一定的實惠,當年水軍概念還未成型,黃章已經組織自己的用戶去成為自己最早的水軍。而後在開始做魅族手機時,黃章也開始打造自己的粉絲論壇,在魅族M9發售時,黃章甚至故意只在有限的幾家店發售,造成排隊擁堵,產生魅族熱銷的新聞。後來的小米,營銷手法本質與魅族相同。

甚至Show硬件參數的手法,兩人手法都一樣,當年黃章在《微型計算機》雜誌做廣告,就標榜魅族的MP3用了誰家的優質芯片,采用了優良的做工。現在的雷軍,也喜歡炫耀自己手機的“四核”與Fashion的外形。

黃章與雷軍,采用了相同的方式在做手機,但雷軍無疑在此前戰役中,商業運作,以及社會資源上更勝一籌。

3.小米vs魅族:這天下只能一家獨大?

合作不成,或許只是讓黃章“不爽”雷軍而已,但是當小米開始蠶食本來屬於魅族的地盤之後,黃章已經開始對雷軍恨得“咬牙切齒了”。

小米與魅族無論在手機概念,或是在用戶定位上都沒有太大區別,購買者都是追求高性價比的年輕群體。小米走的路與魅族何其相似,高配低價,強調用戶體驗,自己做系統,粉絲營銷......

可惜,中國不需要兩家相同的手機廠商。可以想象,如果當初雷軍投資了魅族,亦或是小米沒有出現,那麽魅族才應該是市值100億美金那一家手機廠商。雷軍把本來屬於黃章的成功給“截胡”了,你讓他怎麽能不恨。

雷軍解構了黃章的那一套手機玩法,然後根據自己豐富的資源,組合出了一套更加“接地氣”的玩法,最終迸發出了無比巨大的能量,成為中國本土手機的霸主。

相同的市場里只可能存在一家霸主,年輕群體想起“性價比高,用戶體驗好”的手機不再是魅族,而變成了小米——曾經的魅族被邊緣化了......

黃章本有可能一路大勝,站在移動互聯網大潮的巔峰,但現在這個名字是雷軍。

4.黃章的反攻號角

如果就此認輸,黃章的高傲也不會允許。

北京時間2014年16點39分,黃章高調入駐新浪微博,發了第一條微博:“大家好!我剛從火星回到地球,我將以最開放的心去包容,去接納這個世界。大家都知道我們營銷做的爛,從今天開始,我就要告訴更多人知道,除了小米手機之外,還有更好的魅族手機可以選擇。”一個小時粉絲暴漲至5萬多。

蟄伏魅族數年,春節期間,黃章突然在魅族論壇公布他將重回魅族。2月8日,黃章重回公司第一天,發布了內部演講,視頻迅速外傳,一改黃章之前低調的個性。黃章稱會為魅族引入投資,下一步目標是上市。2月9日傍晚,魅族科技預告第二天會有重磅消息,10日,魅族宣布MX3降價,頗有小米營銷的風格。

外界一直評價小米和魅族類似,魅族擁有向小米叫板的資本。黃章進駐微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小米隔空喊話,正式向雷軍宣戰,有趣的是,他第一個關註的人是雷軍的“宿敵”周鴻祎。

而這場戰役真正高潮的序幕,是沒有黃章的國家會議中心舞臺上,MX4宣布1799元比米4低200元,flyme系統布局生態。戰爭才剛剛開始......如《三體》中描繪的,當你走出黑森林,就要有被幹掉的覺悟。

i黑馬想起電影《矽谷海盜》里那段互相指責

“你偷走了我的東西!”

“我沒有,我們都有一個好鄰居,你拿走了電視機,卻不許我拿走音響?!”

他們的“鄰居”和學習對象,應該都是蘋果。

他們都憧憬著成為喬布斯,有著相同的信仰和創業理念,他們本來可以成為要好的朋友,他們也確實有過這麽一段時光,據說,當時黃章在魅族的辦公室里,專門在冰箱里凍著雷軍愛喝的可樂......

附上MX4與小米4的參數對比圖:

小米4配置

主屏尺寸:5寸

主屏分辨率:1920x1080像素

處理器:高通 驍龍801 2.5GHz

RAM:3GB

ROM:16GB/32GB

攝像頭:前置800萬像素,後置1300萬像素

網絡:移動3G(TD-SCDMA),移動TD-LTE,聯通2G/移動2G(GSM)

電池容量:3080mAh

價格:16GB版本1999元,64GB版本2499
 

魅族MX4配置:

主屏尺寸:5.36

主屏分辨率:1920x1152

處理器:MT6595八核處理器

RAM:2GB

ROM:16GB/32GB/64GB

攝像頭:後置2070萬像素

網絡:移動3G(TD-SCDMA),移動TD-LTE,聯通2G/3G/4G

電池容量:3100mAh

魅族MX4手機16GB僅需1799!

 

作者:韋物主義

來源:i黑馬, 轉載請註明出處

魅族 MX4 發布 布會 進擊 小米 回顧 黃章 章與 雷軍 的四 四段 戰爭史 戰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521

不為人知的黃章:從搬運工到魅族董事長

來源: http://news.iheima.com/html/2014/1004/146276.html

 
i黑馬導讀:互聯網思維的鼻祖,其實是魅族創始人黃章,但風頭卻被小米雷軍搶去,今年黃章複出,從幕後轉到臺前,有人說,這種風格不適合黃章,他骨子里就是個產品經理,有人說,魅族頹勢要扭轉了。黃章能引出如此多話題,他究竟是個怎樣神奇的人物?

\當羅永浩向現實主義致敬,黃章還好嗎?
界面 界面

當羅永浩向現實主義致敬,黃章還好嗎?

畢竟,倆人有著太多相似

來源 | 接招(ID:itakethat)

文 | 霍超

中國科技圈關註兩個春晚:一是蘋果發布會,二是老羅的錘子發布會。不同的是,蘋果是用產品說話,而錘子是用段子撐場。

這次老羅代表北派相聲南下巡演,把發布會挪到了深圳,據說和深圳衛視的合作密不可分。喲呵~,把發布會開到節目衛視,而且還搶占了黃金時間段,突然間覺得雷軍、白永祥打包加上余承東都該去口才培訓班學學了,起碼要把普通話練好。

不過這次老羅的深圳之行,也很難讓人不把其與相距深圳不遠的珠海魅族扛把子黃章聯系起來。

u=1867398586,2654977631&fm=23&gp=0

畢竟,倆人有著太多相似。

同是底層出身,黃章在南方的艷陽里做著粵菜大廚時,老羅在北方的寒夜里擺著地攤兒;同為工匠精神的代表,老羅對Smartisan OS 的UI交互打磨著每一個細節過度時,黃章為手機後蓋0.07mm的差異進行雕琢;同樣偏執,甚至剛愎自用,老羅曾拉黑了微博上每一個調侃錘子的用戶,黃章也在面對外界的質疑是豪言「不喜歡就滾」;老羅崇拜的偶像是喬布斯,而黃章的號稱「中國喬布斯」(五年以前的……)

甚至倆人都收了阿里的錢,所以阿里巴巴也的確是倆人的「爸爸」。

不同的是黃章的時代明顯早於老羅,當初老羅關掉培訓班準備殺入手機圈,罵盡「友商」,意欲挑起腥風血雨之時,黃章早就把公司扔給了白永祥,做起了甩手掌櫃。

timg (4)

作為兩家公司的扛把子,魅族和錘子的走向也有很大的不同。

根據兩家公司去年報表來看,魅族對外宣布2016年手機總銷量突破2200萬臺,實現了扭虧為盈,但具體的盈利數據並未透露。錘子雖然未公開去年的出貨量,但根據其股東蘇寧年報顯示錘子科技去年凈虧4.27億,所有者權益為負2.4億。

或許目前局勢的不同,從倆人一開始入局時就已敲定——黃章是從電子廠工人起步,靠MP3發家,踏入手機圈後依靠魅族M8一戰成名也是自下而上的結果;老羅雖然成名不算晚,但原先新東方、牛博網或是培訓班的工作似乎都與科技二字扯不上關系,突然一個「外行人」不談供應鏈,形而上去做手機,遭遇挫敗也是必然。

timg (5)

記得老羅曾不止一次的抨擊過庫克接任之後的蘋果的審美和設計,甚至曾表示「喬布斯時代之後的蘋果就是一家巨型鄉鎮企業」,其實借著今天蘋果市值突破8000億美元之際,似乎所依靠的就是庫克對於管理供應鏈的優勢。

111.webp

誰的工匠精神?

坦率的講,當老羅最早提出「工匠精神」的時候,我腦子里最先印出的形象是黃章。不否認老羅對於產品近乎嚴苛雕琢的耐心確實有工匠的氣質,但黃章那種為了手機握持感親自做起木匠活的形象似乎看起來更具「匠心」。

timg (6)

老羅在《長談》中提到自己的優勢在於設計和營銷,對於供應鏈的困難預期有所不足,所以在每一次產品設計推倒重來之後,真正落實到代工廠那邊卻難以給到他想要的結果。

和老羅比,黃章顯得聰明了一些。他的故事里最能代表其工匠精神的是MX3的0.07mm後蓋事件:

timg (8)

「據說2013年的魅族旗艦由黃章親自打磨而成,當實體樣機生產之後,J.Wong(黃章)拿到樣機僅僅兩小時後,就發現手感沒有模型好。

時間已經不夠了! 但我們明白,J.W不會讓步。透過3D掃描,發現樣機和模型偏差了0.07mm。為了這 0.07mm,改18套磨具,耗資百萬。今天看來,是值得的,手握的確更舒適了。」

先不說故事的真假或者是0.07mm的誤差人手能否感知,但黃章追求的是他能掌控的「工匠精神」,更改模具百萬的耗資以及所花費的時間並未耽誤魅族手機之後的供應量,反而成為眾「煤油」茶余飯後向人津津樂道的談資。

變與不變?

黃章和老羅都很偏執,甚至剛愎自用,倆人對於公司的掌控欲也十分強。

據說當時黃章和雷軍交惡的原因就是黃章不願意接受雷軍的資金,擔心其分散自己的股份,而是想讓雷軍成為其經理人。轉而雷軍成立小米之後,黃章顯得有些氣急敗壞,對外宣稱雷軍借著投資之名竊取了魅族許多經驗。

當然,就像兩個相戀許久的情人分手,黃章氣的不是分手,而是分手後你過的比我好。

timg (7)

而後和小米競爭失敗之後,黃章似乎意識到了產品不是全部,營銷、渠道等各種缺一不可。逐漸的放下偏執,退出了管理,把權力交棒給了更懂用戶的白永祥和李楠,也試著接受了阿里的投資。

老羅也在變。

從最初豪言只做3000元以上的高端機,要是降價我就是你孫子等,到慢慢推出千元機品牌「堅果」,再到說服更懂供應鏈和大局觀的吳德洲加盟……

據說此次堅果發布前已經備貨50萬臺,側面也看出老羅的變格。

老羅談其一步步的「妥協」並非忘了初心,而是意識到創業不僅是實現自我理想,過程中還有跟著自己一起幹的夥伴的生活,畢竟只有活下去才能改變世界。

timg (9)

從最早的T1到最近發布的M1,錘子從不缺失的是優秀的設計和令人新奇功能,然而供應鏈的問題和過慢的產品更新速度一直使其叫好不叫座。

魅族則是在黃章逐漸放權之後,過於迎合市場,一年能發布十幾款手機,被笑稱一年有「三十二場演唱會」……銷量上去的背後,卻缺少讓人印象深刻的精品。

據小道消息,阿里在投資魅族時簽署了對賭協議,若魅族銷量不達標,阿里將進一步收購魅族股份。這或許是魅族逐漸缺失工匠氣息的原因。

很有意思的是今天魅族發布了一條公告,黃章作為魅族董事長兼CEO直接參與公司運營,回歸將親自打造夢想機。

兩個「匠人」之後還會擦出怎樣的火花,我們還不得而知。但老羅今夜的脫口秀,或許更令人有所期待。

羅永浩 黃章 白永祥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當羅 羅永 永浩 浩向 現實 主義 致敬 黃章 還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559

當羅永浩向現實主義致敬,黃章還好嗎?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510/163014.shtml

當羅永浩向現實主義致敬,黃章還好嗎?
界面 界面

當羅永浩向現實主義致敬,黃章還好嗎?

畢竟,倆人有著太多相似

來源 | 接招(ID:itakethat)

文 | 霍超

中國科技圈關註兩個春晚:一是蘋果發布會,二是老羅的錘子發布會。不同的是,蘋果是用產品說話,而錘子是用段子撐場。

這次老羅代表北派相聲南下巡演,把發布會挪到了深圳,據說和深圳衛視的合作密不可分。喲呵~,把發布會開到節目衛視,而且還搶占了黃金時間段,突然間覺得雷軍、白永祥打包加上余承東都該去口才培訓班學學了,起碼要把普通話練好。

不過這次老羅的深圳之行,也很難讓人不把其與相距深圳不遠的珠海魅族扛把子黃章聯系起來。

u=1867398586,2654977631&fm=23&gp=0

畢竟,倆人有著太多相似。

同是底層出身,黃章在南方的艷陽里做著粵菜大廚時,老羅在北方的寒夜里擺著地攤兒;同為工匠精神的代表,老羅對Smartisan OS 的UI交互打磨著每一個細節過度時,黃章為手機後蓋0.07mm的差異進行雕琢;同樣偏執,甚至剛愎自用,老羅曾拉黑了微博上每一個調侃錘子的用戶,黃章也在面對外界的質疑是豪言「不喜歡就滾」;老羅崇拜的偶像是喬布斯,而黃章的號稱「中國喬布斯」(五年以前的……)

甚至倆人都收了阿里的錢,所以阿里巴巴也的確是倆人的「爸爸」。

不同的是黃章的時代明顯早於老羅,當初老羅關掉培訓班準備殺入手機圈,罵盡「友商」,意欲挑起腥風血雨之時,黃章早就把公司扔給了白永祥,做起了甩手掌櫃。

timg (4)

作為兩家公司的扛把子,魅族和錘子的走向也有很大的不同。

根據兩家公司去年報表來看,魅族對外宣布2016年手機總銷量突破2200萬臺,實現了扭虧為盈,但具體的盈利數據並未透露。錘子雖然未公開去年的出貨量,但根據其股東蘇寧年報顯示錘子科技去年凈虧4.27億,所有者權益為負2.4億。

或許目前局勢的不同,從倆人一開始入局時就已敲定——黃章是從電子廠工人起步,靠MP3發家,踏入手機圈後依靠魅族M8一戰成名也是自下而上的結果;老羅雖然成名不算晚,但原先新東方、牛博網或是培訓班的工作似乎都與科技二字扯不上關系,突然一個「外行人」不談供應鏈,形而上去做手機,遭遇挫敗也是必然。

timg (5)

記得老羅曾不止一次的抨擊過庫克接任之後的蘋果的審美和設計,甚至曾表示「喬布斯時代之後的蘋果就是一家巨型鄉鎮企業」,其實借著今天蘋果市值突破8000億美元之際,似乎所依靠的就是庫克對於管理供應鏈的優勢。

111.webp

誰的工匠精神?

坦率的講,當老羅最早提出「工匠精神」的時候,我腦子里最先印出的形象是黃章。不否認老羅對於產品近乎嚴苛雕琢的耐心確實有工匠的氣質,但黃章那種為了手機握持感親自做起木匠活的形象似乎看起來更具「匠心」。

timg (6)

老羅在《長談》中提到自己的優勢在於設計和營銷,對於供應鏈的困難預期有所不足,所以在每一次產品設計推倒重來之後,真正落實到代工廠那邊卻難以給到他想要的結果。

和老羅比,黃章顯得聰明了一些。他的故事里最能代表其工匠精神的是MX3的0.07mm後蓋事件:

timg (8)

「據說2013年的魅族旗艦由黃章親自打磨而成,當實體樣機生產之後,J.Wong(黃章)拿到樣機僅僅兩小時後,就發現手感沒有模型好。

時間已經不夠了! 但我們明白,J.W不會讓步。透過3D掃描,發現樣機和模型偏差了0.07mm。為了這 0.07mm,改18套磨具,耗資百萬。今天看來,是值得的,手握的確更舒適了。」

先不說故事的真假或者是0.07mm的誤差人手能否感知,但黃章追求的是他能掌控的「工匠精神」,更改模具百萬的耗資以及所花費的時間並未耽誤魅族手機之後的供應量,反而成為眾「煤油」茶余飯後向人津津樂道的談資。

變與不變?

黃章和老羅都很偏執,甚至剛愎自用,倆人對於公司的掌控欲也十分強。

據說當時黃章和雷軍交惡的原因就是黃章不願意接受雷軍的資金,擔心其分散自己的股份,而是想讓雷軍成為其經理人。轉而雷軍成立小米之後,黃章顯得有些氣急敗壞,對外宣稱雷軍借著投資之名竊取了魅族許多經驗。

當然,就像兩個相戀許久的情人分手,黃章氣的不是分手,而是分手後你過的比我好。

timg (7)

而後和小米競爭失敗之後,黃章似乎意識到了產品不是全部,營銷、渠道等各種缺一不可。逐漸的放下偏執,退出了管理,把權力交棒給了更懂用戶的白永祥和李楠,也試著接受了阿里的投資。

老羅也在變。

從最初豪言只做3000元以上的高端機,要是降價我就是你孫子等,到慢慢推出千元機品牌「堅果」,再到說服更懂供應鏈和大局觀的吳德洲加盟……

據說此次堅果發布前已經備貨50萬臺,側面也看出老羅的變格。

老羅談其一步步的「妥協」並非忘了初心,而是意識到創業不僅是實現自我理想,過程中還有跟著自己一起幹的夥伴的生活,畢竟只有活下去才能改變世界。

timg (9)

從最早的T1到最近發布的M1,錘子從不缺失的是優秀的設計和令人新奇功能,然而供應鏈的問題和過慢的產品更新速度一直使其叫好不叫座。

魅族則是在黃章逐漸放權之後,過於迎合市場,一年能發布十幾款手機,被笑稱一年有「三十二場演唱會」……銷量上去的背後,卻缺少讓人印象深刻的精品。

據小道消息,阿里在投資魅族時簽署了對賭協議,若魅族銷量不達標,阿里將進一步收購魅族股份。這或許是魅族逐漸缺失工匠氣息的原因。

很有意思的是今天魅族發布了一條公告,黃章作為魅族董事長兼CEO直接參與公司運營,回歸將親自打造夢想機。

兩個「匠人」之後還會擦出怎樣的火花,我們還不得而知。但老羅今夜的脫口秀,或許更令人有所期待。

羅永浩 黃章 白永祥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當羅 羅永 永浩 浩向 現實 主義 致敬 黃章 還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91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