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国美“后投票”时代:黄家变阵杜鹃出山

http://www.21cbh.com/HTML/2010-9-30/3MMDAwMDE5OTc3MQ.html

黄光裕方面准备换将了。

本报记者获悉,9月28日国美特别股东大会后,邹晓春出局成为必然,黄光裕方面将由杜鹃取代黄燕虹成为下一轮对阵主角。

黄光裕家族代表9月29日告诉本报记者,“现在要回去总结,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但是维护大股东合法利益是必须的。”

不过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之前为了拉票和增持投入了超过10亿元的资金,这显然无法让黄光裕家族满意,接下来黄光裕家族的对阵主将将改变,邹晓春出局是必然的,而杜鹃也将取代黄燕虹成为下一轮对阵的主角。”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美内战前期从未露面的黄光裕的妹夫张志铭9月28日也出现了国美特别股东大会的现场,这让外界浮想联翩,曾经担任国美电器总裁的张志铭是否会取代邹晓春成为黄光裕家族新的董事局主席人选呢?

而成功留任的陈晓也不敢放松,他告诉记者,“过去一段时间承受的压力和委屈已经过去了,要想让投资者满意就必须拿出令人信服的业绩,有了成绩反对的声音也将渐渐淡去,这将是我未来一段时间的重点,当然与大股东继续沟通也非常重要。”

机构影响力

虽然输赢各半,但黄光裕方面没有获得机构广泛支持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值 得注意的是,尽管9月中旬开始邹晓春就前往香港与机构投资者进行沟通,尽管在最后时刻黄光裕家族还在试图说服贝恩投资改变主意,但最终投票的81.23% 的股东中,包括贝恩、大摩、摩根大通、富达等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占比达到了50%左右,其中仅仅有持股比例4%的机构将票投给了黄光裕家族。

是 什么让黄光裕家族失去机构的支持呢?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从一开始黄光裕家族的策略就出现了失误,最初黄光裕家族将贝恩等外资机构描绘成掘金国美的国际金 融大鳄,这让本来就喜欢在资本运作中保持一致的外资机构都站到了大股东的对立面,而黄光裕家族打出的民族牌更是让机构投资者反感。”

一家机构投资者代表告诉记者,“黄光裕在国美电器上市后一直在利用游戏规则不断套现,这让国美电器股价长期低迷,置身其中的机构投资者在最初几年都没能从中获得高额回报,很多机构甚至希望黄光裕家族影响越小越好。”

即便是黄光裕自己引进并捆绑利益的华平基金对于黄光裕一方也颇有微辞,而这次黄光裕家族派出两位没有任何电器连锁运营经验的黄燕虹、邹晓春为董事候选人也让机构投资者对其不看好。

此外,两家独立顾问公司GLASS LEWIS和ISS,以及独立财经评论员David Webb都早早建议独立股东将票投给董事局,而机构投资者最终投票的结果与独立顾问公司的建议几乎完全一致,这再次显示出其权威性。

虽 然最后时刻黄光裕家族通过马萍等中间人来希望与大摩、贝恩等机构沟通让其改变主意,但是此前缺乏与机构沟通的邹晓春,显然无法与多年来与大摩、摩根大通沟 通甚密,8月23日开始又进行了近20天路演的陈晓相比,黄光裕家族有关人士也表示,“我们低估了陈晓对机构的影响力。”

国美电器有关人士表示,“在路演和两大独立顾问公司发布投票建议报告后,我们就清楚董事局已经有9成胜算了,如果投票率再高一些,双方的差距将至少在10个点以上。”

换将

显然黄光裕私人法律代表出身的邹晓春,以及仅仅在国美电器从事财务工作的黄燕虹的个人能力和职业经验都无法获得投资者的认可。

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机构沟通经验更加丰富,曾参与引进华平基金的杜鹃显然是更加合适的人选,此外黄燕虹采取的极端的对抗策略最终也没有起到效果,黄光裕家族对下一阶段对阵的阵营成员进行调整成为必然。

记 者了解到,在最后时刻为了与机构沟通,邹晓春到香港进行拉票,然而这时主要的独立顾问公司已经做出了投票建议,黄光裕家族出动的时间太晚,同时其与机构人 员并不熟悉,结果在给一些持股比例很高的机构的基金经理打电话时居然打给了另外一家机构,这都显出黄光裕方面对机构的不熟悉。

在自己沟通无法取得突破后,邹晓春又试图通过高昂中介费来通过中介与机构建立联系,仅仅为了与贝恩投资沟通承诺神秘女商人马萍的中介费就高达2500万美元,但是最终没能达成目的就拒绝支付,这导致其他中介都不愿意再为黄家拉票。

虽然最终通过高额股息回报等方式获得了郑建明、欧阳雪初等内地投资者的支持,但是在机构争夺中却处于下风,邹晓春的出局将成为必然。

有接近黄家人士表示,“这次为了投票黄家增持和拉票使用的资金已经超过10亿元,而且将四成股权进行质押来融资,但是最终效果不好,邹晓春必然要对此负责,而黄燕虹与董事局公开化的对抗战略接下来也需要调整。”

消息人士透露,除了杜鹃将代替黄燕虹主持大局外,黄燕虹、张志铭有望成为新的团队,此外出任鹏润投资董事长的黄秀虹由于无法出面,但可以在背后出谋划策,一个完全黄光裕家族的团队有望成型。

而曾经担任国美电器总裁多年的张志铭如果出山,很可能会获得机构投资者的认可,至少比律师出身的邹晓春获得的支持更多。

谈判还是战斗

上述人士表示,“在杜鹃全面主持大局后,将可能以谈判方式代替黄燕虹推行的全面对抗政策,大股东与董事局之间的谈判将拉开序幕。”

其实按照国美电器公司章程,10月持股比例超过10%的大股东可再次提请召开股东大会来改组董事局,而国美电器董事局也将在大股东提出要求后21天内作出决定是否召开特别股东大会。

在 一些机构看来,黄光裕家族有可能会很快卷土重来,恒丰证券研究部董事林家亨表示,“这次投票黄光裕距离50.1%票数的差距,不足2%,以现时国美股权数 量166.8亿股来说,黄光裕的一派,只需增持3.3亿股,控制权便唾手可得,若你是黄光裕,仅差2%的控制权,难道会放弃将400亿市值的王国拱手相 让?”

他还表示,“支持陈晓的机构投资者很多可能会因为国美电器业绩受到影响而不断选择出货,这样其支持率将下降。”

对此国 美电器有关人士表示,“这次投票率只有八成,黄光裕家族都没有取得胜利,而且机构投资者几乎没人支持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黄光裕家族绝对不会短期内再提 起举行特别股东大会,因为到时他们可能会因为让公司再度混乱而失去更多投资者的支持,而且其短期内增持的资金并不重组,这次拉票承诺的回报能否兑现还是个 问题。”

而其它一些机构则认为双方谈判的可能性很大,但能否达成协议依然是个未知数。

9月29日美林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表示,虽然董事会已表达意愿希望与前主席黄光裕谈判解决,但谈判能见度仍低,其谈判结果将影响将来公司股价。

显然机构都希望国美电器有关各方能坐下来谈判解决分歧,而交战近两月的双方也希望考虑以谈判来解决问题,但这中间依然存在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获得留任的陈晓是否能够得到大股东的支持。

黄光裕家族方面有关人士表示,不会改变让陈晓走人的态度,如果真的如此,双方的其它谈判包括非上市门店管理协议、非上市门店注入方式等都无法进行,那么特别股东大会将很可能是最终的解决方式,双方可能进入新一轮的拉票大战。

而董事局方面为了融资可能提起股东大会再次审议新的增发或发行可转股债的动议,这样双方可能将再次进入白热化的状态,而国美电器必然再度陷入混乱,这显然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國美 投票 時代 黃家 變陣 杜鵑 出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99

国美商都叫价百亿 买家称黄家“疯了”

http://www.yicai.com/news/2010/10/583081.html

经过“9·28”一战,黄光裕家族变卖资产的进程并未停止,因为特别股东大会达到了一定的目的,所以在对待即将出售的国美商都价格方面,心理预期已翻了一倍。

“100亿元?他们疯了吗?”一位正在参加黄家该块地产谈判的机构人士如此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不过黄家发言人仍旧表示,虽然没有正式的评估机构报告,但国美商都的价格应该更高。

国美商都位于北京南四环丰台科技园,面积55万平方米,由国美置业在2005年拍下这块北京当年最大的招拍挂项目,但此后的开发一直断断续续,出于边建造、边招商、边出售状态。

一位代表一家上市公司参加国美商都谈判的机构人士告诉记者,该机构对国美商都做过尽职调查,“我们报价40亿元,昨天还在和黄家谈判。国美商都并不 像他们说得那样好,其实只完成了外装,也没有启动招商,我们如果收购了,还要为此投入七八个亿来做内装,还要数千万元来做招商工作。黄家的成本只有20多 亿元,凭什么要100亿元呢?”

此前亦有机构人士表示,9月份黄家和陈晓争夺国美控制权时,的确谈过40亿元的价格。“现在黄家的心态变了,也不急了,所以要卖更高的价格了。”上述机构人士表示。

卖家的预期与买家有较大的差距,这或许意味着商战处于热身阶段。卖家对国美商都寄予了改善现金流的巨大期望。黄家发言人周三向记者表示,国美商都已 经拿到房产预售证,各证齐全而且完成了装修,全部竣工,因此价格应该在2008年的60亿元以上,“怎么也得超过100亿元吧”。

或许是三大因素导致了卖家和买家的价格预期差距。首先,对国美商都的估值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商户租金。卖家对商户租金的预期在2008年售卖时 就设定为7元/天/平方米,而上述买家的预期则根据2010年的调查设定为2元/天/平方米,这里存在超过2.5倍的差距,直接导致了总体估值的悬殊。 “启动之初怎么可能7元/天/平方米呢?那得是成熟地块,国美商都这里至少得开发上三年才能达到。”上述机构人士分析。

另一因素还在于商铺资源。“黄家没有大规模启动招商工作,这意味着商户租金的回流不能很快成为现实,我们买家是要为此空置付出高额利息成本的。我们正好在其他的项目中进行同类的招商工作,那些商铺资源就可以直接拿过来。”机构人士称。

对国美商都的用途、短长期规划也导致了买卖双方的价格预期差距。如以国美商都为长期运作的商业地产,则更有耐心等待国美商都发酵成熟,而若以国美商 都为资本运作的筹码,则更重视价格与收益的短期价差。“我们是打算把国美商都拿过来做资本运作的,完成内装招商等包装,对该项目定向增发,募集资金来运 作。”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黄家的心态变了,这影响了在国美商都项目上的谈判能力。中介机构人士如此分析。


國美 商都 叫價 百億 買家 黃家 瘋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44

不分拆共识并未达成 黄家坚持要陈晓出局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1104/2039252.shtml

 每经记者 谢晓萍 郎振 发自北京
“双方目前没有就非上市业务达成任何不分拆的共识。”黄光裕方面提名人邹晓春昨日 (11月3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陈晓方面的不积极,谈判截至目前依然没有实质进展。
此前,黄光裕方面表示如果在合理的期限之内未达成有效决议,大股东方面也将启动剥离非上市门店和再次提起特别股东大会。
大股东方面也并非没有准备,据知情人士透露,黄光裕方面正积极同持股比例超过2%的机构密切接触,这意味着,国美的控制权之争或将迎来新一轮的股东大会。
新一轮谈判进展缓慢
躲避了媒体聚光灯的新一轮谈判,仍旧不明朗。
有报道称,11月1日,国美董事局主席陈晓、贝恩投资的代表以及黄光裕家族代表杜鹃又开始了新一轮谈判。对此,邹晓春表示,双方目前没有就非上市业务达成任何不分拆的共识。谈判的结果是要达成“一揽子计划”,但是对方(陈晓)的态度并不积极。
“其实,早在特别股东大会后,创始大股东根据自身诉求,曾经提出解决国美长期稳定发展的 ‘一揽子计划’”,邹晓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但是,上市公司目前没有为达成‘一揽子计划’与创始大股东进行积极接触,而是采取拖延的方式,继续在排 挤和损害创始股东的合法权益。可以说,目前并没有为争取早日签署‘一揽子计划’协议的谈判发生。”
在董事局席位的问题上,曾有“邹晓春、黄燕虹代替贝恩资本的两位非执行董事”的版本传出;且贝恩也曾提出过将董事席位增加至13人。但是,黄光裕方面认为,大股东并非以候选人进入董事局为目的,而是“要体现大股东方面在董事局的合理话语权”。
黄光裕方面表示,“我们需要强调的是,创始大股东的诉求没有改变;包括重组董事会,陈晓应对公司过去一年多来的战略方向和经营管理存在严重问题和公司目前被动局面负责,陈晓必须尽快退出公司的领导层。”
非上市业务惹争议
11月1日国美门店“分家”的关键时间点已经过去,国美依旧在托管协议下维持着完整国美。但是,围绕非上市业务的争议仍将继续。
此前,有媒体报道,国美高管曾对媒体表示,黄家8月底打出这张牌时,是为了让支持董事局的投资者改变主意,因为这不仅将让上市公司利润减少16%,而且将使国美电器依靠门店数量优势确立的采购规模优势削弱,但是由于“非竞争协议”存在,也让这张牌成为“废牌”。
陈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2004年国美电器上市后就与非上市公司签署了非竞争协议,其中规定一旦非上市门店结束托管,那么上市门店和非上市门店就将存在同业竞争,这样大股东就必须放弃上市公司的控股地位,成为纯粹的财务投资者。
但上述言论遭到了黄光裕方面的坚决否定。“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这些言论只是表露出‘去黄光裕化’的明显企图和误导投资者。”黄光裕方面发言人表示。
资料显示,2004年7月29日,黄光裕与上市公司签署了《不竞争承诺契约》,第二条约定,双方彼此无条件及不可撤消地向对方承诺,于本契约期间内,不 会在对方已开设门店的城市从事业务;同时第三条约定,本契约于黄先生不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其含义与上市规则相同)时失效。而双方于2009年6月22日 签署的“管理协议”第6.1条规定,各方有权以提前60天的书面通知终止协议。
“非上市门店结束托管,与黄先生是不是控股股东是没有法律联系的。是增持还是减持到30%以下,是不是让《不竞争承诺契约》失效,主动权掌握在创始大股东手里,陈晓没有发言权。”黄光裕方面表示。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国美非上市门店覆盖131个大中城市,拥有370间门店(不包括香港及澳门地区的门店),具体为:河北、河南、山西、浙江、湖南、江西、贵州、新疆等地。
陈晓此前在香港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由于非上市的370家店多处二线城市,现时对国美的效益不大,反而占用了不少公司的管理资源,去年收取约2.5亿 元管理费,但投入的成本约2亿元,并不划算。这说法也遭到了黄光裕方面的否认。黄光裕方面指出,陈晓所说的数据很不准确,更有误导投资者的嫌疑。
据黄光裕方面透露,2009年国美总部管理费用总共为2.24亿元,其中包括5200万元的央视广告费用。若如陈晓所言,其投入非上市业务的成本达2亿 元,难道上市公司总部一年用于自身的管理费用只有2000万元?所有的人工费用(8400万元)、广告费用(5200万元)、租赁费用(2200万元)、 咨询费用(2400万元)难道都是为非上市业务所支出的?
公开资料显示,非上市部分2010年中期销售额为96.2亿元人民币,占上市部分的 约39%;从盈利能力看,国美上市部分2009年度的净利润为14.09亿元 (其中收取非上市部分2.33亿元管理费),非上市部分的同期净利润为6.28亿元,达到上市部分的44.6%。
黄家频繁接触机构投资者
“对黄家来说,也并非没有牌可打。”知情人士表示,除非上市门店外,对投资者来说,最担忧的无非是黄光裕方面再次提议召开特别股东大会。
邹晓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在合理的时间内,双方没有签署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创始大股东将会采取适当行动,包括考虑终止非上市业务的托管和再次提议召开特别股东大会。
事实上,黄光裕方面也正在积极努力地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据《每日经济新闻》了解,此前由于国美股权结构复杂,机构太多,而此前,由于资源有限,黄家同投资者沟通并不太顺畅,到8月底才正式同机构投资者进行相应的对话,这也造成了特别股东大会的“失利”。
而这一次,黄家是有备而来。据接近黄光裕方面的核心人士透露,11月1日以来,邹晓春方面在北京拜会了多家持股比例较大的股东,其中以机构投资者居多。最大的一位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超过2%。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联交所网站的中央结算系统持股记录查询得知,持有国美股票在2%左右的机构共有四家,即大福证券、高盛(亚洲)证券有限公司、交银国际和名匯证券,持股比例分别为2.63%、2.62%、2.22%和1.74%。
针对邹晓春的言论,国美董事局方面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终止非上市业务的协议还是召开特别股东大会,“都是大股东所拥有的合法权益,大股东可以根据自己的诉求来做决定。”
该人士表示,管理层希望有一个稳定和健康的经营环境,为股东创造价值。“自从事件发生以来,我们始终保持以积极的态度与大股东接触,以期达成符合全体股东和公司整体利益的解决方案。我们希望能集中精力经营管理好公司业务,落实公司制定的五年计划。”

分拆 共識 並未 達成 黃家 堅持 陳曉 出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015

意外!陳曉離開未獲黃家補償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3/705380.html

經過了近一年的風波,國美電器(00694.HK)董事局原主席陳曉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在看似國美大股東全面勝利的背後,不少分析人士猜測,陳曉離開,或許已經跟大股東達成了「桌面下的協議」。

如果真如上述所言,陳曉究竟拿到多少補償款應該是各方關注的焦點。不過,昨天一位接近黃光裕家族的核心消息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明確表示:「黃家沒有給錢!」

這位人士表示,由於並非公司董事會成員,不太瞭解公司的情況,但可以肯定的是,黃家沒有給錢。

記者隨後向國美發言人瞭解情況。對方表示,如果上市公司需要支付補償款,還需要董事局表決並通過,然後發布公告。據他瞭解,現在沒有這個情況。「這是陳曉及董事局的決定。」

按照這個說法,陳曉此番離開,除了他手上原本持有的國美股票之外,通過近一年的抗爭並未為自己帶來任何「增值」。

記者昨天未聯繫到陳曉,也未獲得上述說法的相關置評。

有傳聞稱,陳曉與黃光裕家族爭端的起源,是當時已經在獄中的黃光裕與陳曉欲就其手上的國美股權轉讓達成協議,以3港元/股的價格收購。但是,按照大股東方面的說法,陳曉原本已經同意,但突然反悔,最終導致大股東以「激進」的方式,直接致函上市公司。

但上述說法並未得到證實,記者查閱之前的資料發現,大股東曾在2010年8月給媒體發文——《陳曉一個人的戰略》。

大股東代理人曾經對媒體表示:「其實當時黃光裕家族提出高溢價收購陳曉手中的近2億股股權,陳曉並沒有異議,但是除出讓金之外的特殊補償方面,黃光裕家族提出的條件陳曉不接受。」

雖然無從考證當時雙方究竟在補償款上存在哪些爭執,但從最終的結果來看,雙方「戰鬥「的背後,補償問題也不了了之。

記者查閱香港聯交所資料發現,截至2010年7月27日,陳曉共持有208061228股國美股票,佔比1.38%,雖然昨日國美電器港股開盤大 漲,但按照2.79港元的收盤價計算,陳曉手中的股票價值約5.8億港元。但2.79港元的股價距離當初黃家提出的3港元/股,仍然有一定差距。

陳曉離開應該是雙方妥協的最終結果。2010年12月,國美特別股東大會上,國美董事局從11人增加到13人,鄒曉春以及黃燕虹進入國美董事局。看 似大股東與陳曉達成和解,但此時雙方應該已經就陳曉離職等問題達成協議。其中,貝恩資本等資本方的意志也起到了重要的斡旋作用。

除了陳曉,國美其他高管已經對如今的管理層變動早有準備,從中也可以對目前國美管理層的站隊心態略窺一二。

聯交所資料顯示,進入2011年,國美副總裁魏秋立已經6次拋售國美股份,拋售股份數約為774.4萬股,其持股比例從2011年1月10日的0.11%下降為2011年1月13日的0.09%。行政總裁孫一丁也兩次總共拋售了325萬股,持股比例仍未低於0.06%。

相比之下,自從國美「9·28」股東大會之後,JP摩根開始逐步買入國美股票,其持股比例已經從2010年9月16日的4.95%,上升到2011年2月14日的6.05%,股權佔比僅次於貝恩資本的11.06%。


意外 陳曉 離開 未獲 黃家 補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077

黃家「復辟」:國美董事會裡的多數派

陳曉已然告別,而張大中仍未進駐國美總部鵬潤大廈。

3月10日,已經開始「幸福生活」的陳曉身在香港,而新任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張大中,則仍在巴西出差。

不過,在國美電器的權力中樞——董事會,一場權力變局已經悄然完成。但對於這場國美電器爭奪大戲而言,此次董事局變陣,仍只是一個中途站。

因為,截至目前,貝恩期待的利益仍未兌現。

管理層式微

國美電器管理層一覽
主席 張大中  
副總裁 孫一丁 陳曉陣營
主要股東 黃光裕  
董事會成員
張大中 主席兼非執行董事 黃光裕陣營
王俊洲 總裁兼執行董事 搖擺陣營
鄒曉春 執行董事 黃光裕陣營
伍健華 執行董事 黃光裕陣營
魏秋立 執行董事 搖擺陣營
黃燕虹 非執行董事 黃光裕陣營
竺稼 非執行董事 貝恩陣營
Ian Andrew Reynolds 非執行董事 貝恩陣營
王勵弘 非執行董事 貝恩陣營
Thomas Joseph Manning 獨立非執行董事 貝恩陣營
史習平 獨立非執行董事 搖擺陣營
陳玉生 獨立非執行董事 黃光裕陣營
李港衛 獨立非執行董事 安永 黃光裕陣營
司徒炯培 董秘  

在陳曉(執行董事)、孫一丁(執行董事)離開國美電器董事局之後,張大中(非執行董事)和來自安永的李港衛(獨立董事)取而代之。雖然,董事會席位依然維持在13席,但是,執行董事、非執行董事和獨立非執行董事的席位分配,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在陳曉時代,國美電器管理層一度形成了左右董事會格局之勢。當時,國美電器的11名董事中,共有陳曉、王俊洲、魏秋立、孫一丁四名來自管理層的董事,佔比35.36%。另外一名執行董事伍健華,並不參與上市公司的日常運營。

但2010年12月17日,在黃燕虹(非執行董事)和鄒曉春(執行董事)進入國美電器董事會後,董事會席位增加至13個,上述4名董事的佔比下降至30.76%。作為執行董事的鄒曉春出任國美負責法務的副總裁,同樣較少介入上市公司的日常運營。

而此番,隨著陳曉、孫一丁被張大中、李港衛替代,來自管理層的董事進一步減少為2人,佔比下降至15.38%。

一位知情人士對本報記者稱,來自管理層的董事席位減少,是大股東對管理層權力的一種限制,也是大股東在陳黃之戰後為了保障自身利益而精心設計的新格局。

據稱,在現有的兩名來自管理層的董事中,魏秋立從去年8月中旬就開始長期休假,如今,來自管理層的董事,只有總裁王俊洲依然在董事局發揮作用。

大股東掌權

通過此前對國美電器董事局的一系列調整,大股東黃光裕家族,正在大幅收復失地。

2010年9月,國美電器的11名董事分別為,執行董事陳曉、孫一丁;非執行董事竺稼、王勵弘、Ian,獨立董事Thomas Joseph Manning;執行董事伍健華,獨立董事陳玉生;執行董事王俊洲、魏秋立,獨立董事史習平。

其中,陳曉和孫一丁,可稱為「陳曉陣營」,2人;竺稼、王勵弘、Ian和Thomas Joseph Manning,可稱為「貝恩陣營」,4人;伍健華和陳玉生,可稱為「黃家陣營」,2人;而王俊洲、魏秋立和史習平,則屬於一個「搖擺陣營」,3人。

在各個陣營中,又以「貝恩陣營」人數最多,且聯合其它陣營的能力最強。「黃家陣營」和「陳曉陣營」,人數均僅有2個,但「陳曉陣營」包括一個董事局主席,而且2人皆是核心管理層,與「貝恩陣營」的關係也最為緊密。相比之下,「黃家陣營」的影響力最弱。

2010年12月17日,國美電器董事會擴容至13人,鄒曉春、黃燕虹進入董事會。由此,「黃家陣營」的人數上升至4人,相比「貝恩、陳曉陣營」的6人,仍有較大劣勢。

那麼,3月9日進入國美電器董事會的張大中和李港衛,將給上述幾大陣營的力量對比帶來怎樣的變化?

張大中,目前已經被普 遍認定為黃家的代言人。而李港衛,1992年就開始作為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中國零售及消費品行業的主管合夥人,是黃光裕、杜鵑夫婦,以及國美電器前財務總監 周亞飛的老朋友,在安永期間,其還直接參與了國美電器的香港紅籌股上市,2009年,安永便成為國美電器上市公司聘請的會計師事務所,而在黃光裕出事後, 對國美財務進行核查的,也是安永。在上述知情人看來,他也是大股東的代表。

一位國美高管還對本報記者稱,「陳玉生和史習平,也是大股東當初提名的獨立董事,其與黃光裕家族的關係也非常密切,其中,陳玉生去年還作為中間人,幫黃光裕家族與貝恩投資建立了直接聯繫。」

若果真如此,在國美電器董事會的13名董事中,歸屬「黃家陣營」的將為7人,而「貝恩陣營」仍為4人,另外兩人為魏秋立和王俊洲。上述知情人士還稱,長期休假的魏秋立很可能也會離開國美電器董事會,而深得大股東信任的副總裁李俊濤,可能會取代其執行董事的位子。

鄒曉春的角色

不過,表面看來,此前一直被黃光裕家族重用並一度傳聞有可能出任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的鄒曉春,並未獲得太多的機會。

但事實上,此番,除了獲得了多數董事會席位,大股東黃光裕家族的另一收穫便是,鄒曉春取代陳曉、獲任國美電器「授權代表」。

這 個看似平淡的消息,實則意義重大。根據香港《上市公司企業管制常規守則》第3.05條的規定:每名上市發行人,應委任兩名授權代表作為上市發行人與交易所 的主要溝通渠道,除非本交易所在特殊情況下同意有不同的安排,否則該兩名授權代表必須由兩名董事或由一名董事及上市發行人的公司秘書擔任。此前,國美電器 的「授權代表」一直由陳曉和董秘擔當。

事實上,除了與香港聯交所保持溝通,授權代表還是與機構投資者溝通的重要渠道。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2010年8月,國美電器控制權之爭爆發後,黃光裕家族在很長時間內,一直受制於無法與機構投資者聯繫,並最終錯失了與機構投資者溝通的時機。

正因為如此,在9月28日的國美電器特別股東大會上,黃光裕家族幾乎未能獲得機構投資者的支持,並最終導致其提出的5項議案僅有一項獲得通過。事後,黃光裕家族一直對此事耿耿於懷。

貝恩的回報

毫無疑問,陳曉、孫一丁離開,兩名黃光裕家族的代表進入董事會,沒有貝恩的支持是無法做到的。那麼,貝恩能夠從中得到什麼?

2010 年10月,鄒曉春曾代表國美電器大股東一方發言稱,「我們正在和貝恩、陳曉等進行多方談判,尋求達成一攬子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解決方案」。據其透露,上述各 方正在商討的「一攬子計劃」,包括國美今後的經營發展戰略、創始大股東在董事會的合理席位、非上市門店的統一經營等多個問題。當然,董事會席位問題,也就 包括了陳曉的去留。

如今,陳曉已經離開,大股東已經在董事會中佔據了多數席位,作為「一攬子計劃」的一部分,非上市門店的統一經營問題,應 該也將逐步浮出水面。事實上,2010年8月,貝恩與黃光裕家族開始接觸、談判之初,提出的條件之一便是,將非上市門店「以一個合理的價格注入上市公 司」。

3月10日,一位知情人士告訴本報記者,為了獲得貝恩投資的支持,黃光裕家族已經作出了「2012年前將非上市公司門店注入上市公司」的承諾。

當 天,國美電器的收盤價為2.8港元/股,對於2009年6月以1.12港元/股的價格抄底國美電器的貝恩來說,其18億港元的初始投資,目前已獲得了近 30億港元的浮盈。而若估值高達100多億港元的國美非上市門店,最終能夠「以一個合理的價格注入上市公司」,貝恩可以預期的投資回報,將遠不止於此。

美 銀最新的研究報告稱,國美電器公佈陳曉辭任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等職務,顯示公司與大股東原有的爭議可以告一段落,有助國美去除不明朗的因素,因此,將國 美的股價預期提升到3.5港元。而法國巴黎銀行的報告則稱,陳曉離職,以及國美高層可能的變動對公司屬短期影響,並指出公司股價已經「過度調整」,建議投 資者趁低買入,目標價3.77港元。

而這,可能還未考慮「非上市門店注入」的影響。


黃家 復辟 國美 董事會 董事 裡的 多數派 多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01

揭美聯黃家搵錢招

2014-02-27  NM
 
 

 

過去多次發生兵變的上市公司美聯集團(1200),本月中六名公司重將「被辭職」,再次引發另一場兵變,焦點更落在黃建業一家三口的家族式管治上。黃氏這一家三口,一直被指「肥上瘦下」。記者發現,「主帥」黃建業愛把旗下私人物業,部分以高達八、九釐回報租予美聯旗下公司;「太后」鄧美梨幾乎工無返、糧照出;「太子女」黃靜怡在美聯盈警後,公司仍為她買了新車,又由公司出資讀MBA,更找美聯員工幫她婚宴做「跑腿」。一眾員工敢怒不敢言,幾近爆煲。有離巢高層,講明不滿黃氏一家管治模式,成立基金聯手對戰黃建業。一場內鬥,極可能演變成股權爭奪戰。

自月中美聯兵變後,地產界收到有關美聯黃氏一家三口的訊息,一直未停過,內容包括如主席管理差、貪心,太子女公器私用、亂使錢等。本週二,美聯於報章刊登聲明,指近日於電子平台如WhatsApp,流傳一些嚴重失實、抹黑及中傷管理層的訊息,已報警處理。撇除刻意抹黑,記者翻查年報,發現黃氏一家多年來,在美聯搵錢,又的確十分進取。

搵錢招一:全家任管理層薪金逾億

去年七月,美聯發出盈警,中期業績虧損近九千萬。黃建業為顯示與公司「共渡時艱」,由執行董事調任為非執行董事,自願減袍金至每年廿萬,博取下屬掌聲。但另一方面,董事局竟又為公司增設「策略顧問」一職,由黃建業擔任,額外收取每月廿八萬薪金,還未計津貼、花紅等。黃建業以往每年袋的袍金連花紅等,逾三千多萬元,如今轉任顧問,的確會少了一大截。然而,其太太鄧美梨和女兒黃靜怡薪金卻節節上升。○五年加入美聯的黃太,任職執行董事兼副主席,年薪由二百多萬至今已跳升至八百多萬,雖然去年願意減薪,薪金升幅仍令不少打工仔既羨慕又妒忌。黃太這份工,最令人「眼紅」的地方,正是上班時間十分彈性兼自由,一名美聯前員工指:「我坐喺環球大廈咁耐,真係無咩見過黃太返工,亦唔見佢係營運上有咩大貢獻,有時喺中環飲完茶上嚟坐一陣又走。」黃太多年來,已合共支取美聯四千多萬薪金!今年三十三歲的太子女黃靜怡,○八年加入美聯成為執行董事,酬金更是「十級跳」,恃著曾經在羅兵咸任會計師之名,多年來年薪由二百多萬跳升至近千萬元。其中一二年,她的獎勵金額比為美聯打天下的重臣,張錦成及黃子華更多,達四百多萬元。據知,黃建業剛在英國畢業的兒子黃耀銘,在第一太平「浸淫」幾個月後,亦於兩個多月前加入美聯測計部。

黃家人工大漲經紀陰功

註:包括袍金、津貼、花紅等。黃靜怡於08年3月入職,該年資料非年薪。

搵錢招二:買車讀書出公數

太子女黃靜怡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