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高昂舖租 左丁山

2008-07-31  AppleDaily



舖 租愈來愈貴,《福布斯》調查話香港銅鑼灣舖租高,全球排名第二,僅次於紐約曼克頓,我哋啲普通人真係唔明白人哋點樣打算盤做生意嘅,譬如皇后大道中太平行 一個地舖連地庫及一樓,畀Diesel一口氣租晒改裝成時裝店,聽聞月租近乎三百萬元,數字大到驚人,賣牛仔褲、潮流衣服嘅店舖可以負擔如此舖租,老一輩 生意人要寫個服字。

不止此也,大編輯經常幫襯一間時裝店,買條褲、買件背心,講緊係二三百蚊交易啫,但佢聽到呢間字母時裝店在尖沙嘴開新店,舖頭月租六百 萬元!人哋咁樂觀,抵佢愈做愈大。皇后大道中連卡佛大廈對面係聯成大廈,地下本是中信嘉華銀行,現已搬遷,新租客係佐丹奴,相信月租不菲。至於佐丹奴本與 Bossini為鄰,在舊龍子行隔籬,兩間舖頭現已為周生生金行租用晒,月租唔使講又係百幾二百萬元。至於舊謝瑞麟珠寶位於余道生行隔壁,早已搬走,曾經 掛上喜來登旺舖招牌,上星期已經見到英皇珠寶字號,行內人話月租二百幾萬元,係喜來登旺舖任永賢一手促成嘅,成為今年地舖租務界之deal of the year,至於點解有此外號,行內人話任永賢Sunny出手不同凡響,震驚行內咁講!

唔怪得有時撞到Sunny擔番口大雪茄,面口好到不得了,一望就知係 行運之人。佢以前有隻馬叫做「旺舖之星」,可能係講番自己!香港咁旺,旺在幾個密集地區,就係中環一級商場,雪廠街至中環街市前之一段皇后大道中,尖沙嘴 廣東道至彌敦道一帶,銅鑼灣、旺角等,仲有外國人常到區域如蘇豪、蘭桂坊、灣仔星街等等。環頭環尾嘅舖租視乎人流而定,唔係全部都好景嘅。有人話外國獨立 名牌打唔入置地廣場(LVMH與廸生係大租客),唯有在大道中搵大型地舖,肯付出昂貴租金,係因為除咗做零售生意之外,兼有宣傳作用(例如Coach租興 瑋大廈地舖),租金當作廣告費。大公司請咗好多叻人做管理層,唔會計錯數嘅。
高昂 舖租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61

那些高昂的成本:国美陈黄之争“军费清单”索引

http://www.21cbh.com/HTML/2010-9-29/1NMDAwMDE5OTU1NA.html

“9·28”国美控制权之争的锤子终于落定。

香港时间晚上7时,国美电器(0149.HK)公司董事会秘书胡家骠正式宣布:除“一般授权”黄光裕方面胜出外,本次股东大会既定的其他七项提议,皆以黄光裕方面落败告终。

接近国美电器董事会的人士透露,本次股东大会投票率高达80%多,大股东黄光裕除了自己的35.7%的投票外,只获得6%左右的其他支持票。

上述消息甫一公布,位于香港富豪酒店地下一层的国美电器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室一阵骚动,现场不时有清晰的叹息声发出,而有人则脱鞋站到椅子上大喊:“陈晓赢了,就对了。”

早在3小时前的下午16时,邹晓春在股东大会投票结束后的休会期间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曾表示:“大股东胜利是必然的。”记者注意到,邹晓春和黄燕虹始终在一起,看起来十分开心。在既定的晚7时公布投票结果前,邹、黄二人就提前赶到了会场,谈笑风生。

在投票结果公布后,黄燕虹、邹晓春看上去表现得十分镇定。

代表国美电器大股东一方的新闻发言人对本报记者表示,“这种结果大股东已经早有预料,虽然输掉了其它7项投票,但获得了最为重要的取消一般增发授权的动议”。

遑论输赢,在当天的股东大会现场,一些股东不断表达了希望陈黄双方不要再继续“战斗”的愿望。

据本报记者了解到,自8月4日陈黄双方矛盾公开化,至9月28日股东大会召开,双方都已经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据知情人士透露,“陈晓为代表的国美电器董事会一方,仅花在媒体以及维护公共关系上的费用就超过了2000万元。”而澳大利亚籍的华裔女商人马萍则对媒体称,“黄光裕为代表的大股东一方为获得投票胜利,答应为其支付2600万美元的相关费用。”

这也许仅仅是双方“军费”的部分。“人力、物力的投入很大,但很难量化。”上述知情人士说。

高昂的“战争成本”

这场始于8月4日的国美控制权之争,牵动国内几乎所有媒体,涉及众多国美电器投资者,持续的影响力背后不断有“金币”坠地。

9月25日,《中国经营报》刊发了《国美争夺诸神之战利益链揭秘》的记者署名文章。该文章中引出一位名叫马萍的澳大利亚籍的华裔女商人的叙述。据马萍称,以黄光裕为代表的大股东一方曾经试图凭借其掌握的资本市场资源,为大股东一方拉票,酬劳为2600万美元。

该文章揭开了国美控制权之争“战争成本”的一角。

9月25日左右本报记者求证得知,黄光裕为代表的大股东一方确实曾经通过该人士为其“拉票”。由于各种原因,马萍的工作并未符合黄光裕家族的要求,最终酬劳一事大幅缩水。

最新消息显示,马萍给国美电器黄光裕为代表的大股东一方开出的最新价码为350万港元,但该数额仍在磋商中。

知情人士还透露,一位港商也参与了为黄光裕家族“拉票”的工作。据称,该港商先是获得了黄光裕家族数百万港元的预付资金。

9月28日已公布的投票结果显示,支持黄光裕为代表的大股东一方除了郑建民、摩根士丹利等,并未获得过多机构投资者以及所谓“大户”支持。

长期关注国美控制权之争的分析人士称,“黄光裕一方所谓‘拉票’费用已经露出一角,陈晓为代表的董事会一方此前进行了10天左右的路演,不排除花费巨大。”

“陈晓为代表的董事会一方,在媒体公关等费用上的投入在2000万元之上。”知情人士称。

本报记者了解到,国美电器董事会一方为了应对控制权之争,共动用了3家公关公司。其中,博然思维是2008年1月与国美电器正式签订的公司服务合约,另外两家中,一家是名为“隆文”的公关公司,另一家是与网络舆论控制相关的公关公司。

上述知情人士称,博然思维在处理国美电器的危机公关中,有望获得1000万元左右的报酬;隆文将获得500万元左右的报酬,以万元购物卡等形式支付;网络舆论控制相关的公司将获得480万元的报酬。

与之相对,黄光裕家族也动用了超过两家的公关公司,其具体收费官方的说法是,“由于这两家公关公司介入时间较晚”,报酬都在100万元左右。

输赢未了局

在 9月28日晚7时公布股东大会投票结果之后,陈晓为代表的国美电器董事会一方发出媒体说明函称,“我们谨此感谢所有股东密切关注于最近数周发生的导致召开 股东特别大会的关键问题。对于股东提供的强而有力的支持,我们深感欣慰。这是股东对现有管理团队过去两年的成绩的明确认可,以及证明股东对现有管理层有能 力继续带领本公司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信任和厚望。”

不过,尽管陈晓为代表的董事会依然受到了持续的“诋毁”,甚至将其贴上了“非道德”标签。在9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类似的质疑依然在持续。现场一位股东甚至直接在股东大会发难,称“国美事件是道德问题”。

而黄光裕方面虽然仅实现了取消“一般授权”的提议,但其声称此举已“将陈晓手中的刀夺下”。

本报记者通过分析人士获知,由于撤销董事会增发授权得以通过,黄光裕所持的国美32.47%股份将不会再被摊薄,仍将继续是国美第一大股东。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国美争夺将最终落定。黄光裕方面代表在现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步的斗争将更加激烈。”

据黄方面透露,黄家将在11月1日之前着手准备收回未上市门店的问题,另外不排除继续要求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的可能,并表示接下来将继续与投资者保持及时沟通。

但是国美董事会发言人否认了黄光裕家族的说法,认为短期内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几乎没有可能,而一旦黄光裕方面收回非上市门店,这些非上市门店将面临没法营业的危机。


那些 高昂 成本 國美 陳黃 黃之 之爭 軍費 清單 索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04

高昂的樓價?! 管我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db8fda0102dxis.html

昨天下午陪香港朋友在東莞看樓,錯過了股市驚心動魄的一幕,可惜!晚上看新聞才知道溫總說樓價離合理價格還很遠。我先記住這句話。


說回看樓,朋友有意在東莞投資幾套帶租約的房子。我們先去了莞城看了看,地產代理推薦說東湖花園有幾套精裝修帶租約的。其中一套比較滿意的,110平方 米,精裝修,十四年樓齡。連稅費、代理費用約五十萬元,代理暗示價格還可以商量。租約是一年半以前簽訂的,還有一年半才到期,月租金2100元。我們表示 很貴,先讓代理幫忙殺價後再考慮。沒有看到業主,但毛估估裝修應該也值十萬元。

傍晚約了另一個中介代理,去了虎門的太平廣場,83平方米,普通裝修,高層,業主開價45萬元。 房產證已經超過了五年,稅費可以忽略不計。業主也是香港人,為了我們看樓專程從香港趕過來的。據他說這套房子他是在2000年時以三十萬元買的,他還花了 十萬元裝修。他不斷強調沒有賺我們錢,只是賺了住而已,因為他已經結束了在這裡的工廠,所以打算把房子賣掉。房產證已經超過了五年,稅費可以忽略不計。房 屋是業主自住的,市場租金在2000-2200元之間,但不難出租。

中國人真的很奇怪,就是喜歡買全新樓,還要越大越好賣。虎門高鐵通車後,附近新樓盤200平方米的毛坯房售價已經漲到大約在10000一平方米,裝修好應 該要花費250萬元了。而虎門現在普通工人工資應該在3000元左右,本地人一般在6000元左右。到底是買不起?是太貴了?還是活該?

三十年前的香港,我媽天天晚上都加班,月工資才六百元,我爸一千大元。他們咬緊牙關買下了人生的第一套物業,50多平方米、沒有電梯的唐樓,20萬元!當 年人人都在議論樓價很高,買不起房子。轉眼三十多個年頭過去了,你可曾聽說過任何人說過,樓價很便宜呀!我終於買得起房子啦!


高昂 樓價 管我 我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961

在中國挖掘公司內幕的高昂代價 O_Livia

http://xueqiu.com/5199849053/25583358
加拿大股票分析師黃昆被關押在中國洛陽的一所監獄裡已經超過了一年,他被指控誹謗了一家在紐約和多倫多兩地上市的加拿大公司。2011年,一份由黃昆的僱主、一家對沖基金所發佈的報告宣稱,通過化驗,他們發現從希爾威金屬礦業有限公司(Silvercorp Metals, 簡稱希爾威)旗下一個礦場獲得的礦石樣品的銀品位很低。對黃昆來講不幸的是,希爾威的這個礦場是洛陽市(位於河南省中部)當地的知名企業,洛陽的公訴機關不僅對黃昆提出了誹謗指控,還指控他通過非法安裝攝像頭獲取了有關礦場運營的視頻。經過了9月10日一天的開庭審理後,這位36歲的分析師目前正在等待判決結果,看法官是否會判他有罪並在監獄再度過三年的光陰。一位加拿大領事將洛陽的這所監獄描述為「悲慘」之地。在中國,很少有審判是以宣告無罪而告終的。

Courtesy of Jon Carnes
黃昆

據中國媒體報導,自2012年5月以來,已有數百名分析人員在幫助外國投資者調查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過程中,或按照外國反賄賂法律的要求對跨國企業進行盡職調查時被抓捕。黃昆就是其中的一位。大多數被批捕的分析人士都是中國公民,但是公眾對被捕外國公民的關注度更高。中國的電視媒體最近播放了著名的欺詐調查員韓飛龍(Peter Humphrey)帶著手銬的畫面。韓飛龍是一名英國人,他與他的美籍妻子一同受到指控,理由是,他們在上海的中慧公司(ChinaWhys)在對數十家中國企業進行背景調查的過程中,非法獲取了國家機密信息。他們調查的公司中就包括希爾威(股票代碼:SVM)。

分析人士頻繁被捕,可能是對在美上市的中資概念股日益遇冷的回應。對於通過「反向收購」在美國借殼上市的公司來說,黃昆和韓飛龍這樣的調查人員幫助曝光了有損這些公司形象的證據,引發了一波賣空、摘牌以及由美國監管部門發出欺詐指控的高潮(參見2010年8月28日發表的文章《當心此類中國出口》(Beware This Chinese Export))。

在過去的兩年中,中資概念股的整體狀況並不盡如人意,中資企業在美國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的大潮也幾乎已經終止—2013年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只有一家。當美國投資者向中資概念投來冷漠的目光時,中資企業高管的不悅可以理解,然而中國中央政府也似乎心懷不滿。國家通訊社新華社去年在一篇社論中,猛烈抨擊美國賣空者針對中國企業的批評是居心叵測,目的是「通過損害中國初創企業的聲譽以獲利」,並加深外國對中國企業的偏見。

黃昆案宣判在即,標誌著希爾威事件是在中國打擊調查人員行動中走得最遠的。同時,鑑於黃昆和他的同事在被洛陽警方調查期間秘密地收集了大量的書面及視頻資料,這個事件的記錄也是最為詳盡的。黃昆所在對沖基金公司的老闆喬恩·卡尼斯(Jon Carnes)把這些資料分享給了《巴倫週刊》(Barron's)以及溫哥華的監管和司法部門官員。卡尼斯的投資公司和希爾威的總部都位於溫哥華。卡尼斯稱,針對他提出的指控——即希爾威指揮洛陽檢控其批評者並為此支付費用,加拿大政府已經啟動了針對希爾威的賄賂調查。在卡尼斯分享的文件中,有一些據他稱是希爾威負擔警方費用的證據,希爾威是洛陽最大的用人和納稅單位之一。希爾威和當地警方均否認雙方交往中有腐敗行為。

從最低限度來說,中國對企業調查活動的打壓意味著投資者不得不在信息不足的情況下押注中國企業。黃昆曾經進行的調查類似於西方的企業調查方式,是負責任的選股者在買入或賣空某隻股票前所做「前期調查測試」的一部分。卡尼斯表示:「我無法改變我們在中國進行投資調查的方式。」他還表示:「如果我們想要發現真相,我們就必須展開實地調查。我們的調查行為並未違反任何中國和外國的法律。」

Courtesy of Jon Carnes
黃昆的同事魏海章

在從中國逃往倫敦後,黃昆的同事魏海章(英文名為Michael)在一份寄至洛陽當地法院的書面陳述中寫道:「我深信黃昆是無辜的。」魏海章拍攝了一些照片和視頻,他稱這些照片和視頻顯示了數張抬頭為希爾威的發票出現在了對他進行詢問的警察的辦公桌上(左圖)。魏海章在8月份出具的這份書面陳述中稱,希爾威對洛陽警方的「報酬」使得洛陽警方淪為了該公司的「工具」。雖然希爾威不願與《巴倫週刊》對話,但希爾威表示,這些發票一定是由該對沖基金集團偽造的。中國的公訴機關對黃昆表示,他提出的賄賂指控沒有說服力。

魏海章在他的書面陳述中態度樂觀:「紙包不住火,事實終究會浮出水面。」

在逃離中國前,魏海章通過謊稱願意與馮毅(音譯)等洛陽警察進行合作而避免了監禁。馮毅是偵辦希爾威案件的主要負責人。在魏海章錄製的幾段自己與警察的對話中,馮毅曾經表示,黃昆拒不悔改,必將因誹謗警方和希爾威受到懲罰—即使需要編造指控,警方也在所不辭。在一段對話中,他對魏海章表示:「如果你身處外國的經濟體系或者金融市場的範疇之中,言論自由可能沒有問題。但是在中國,這些言論並不適宜。實際上,它們違反了中國的某些法律。」

他說:「黃昆的好日子為數不多了。」《巴倫週刊》請兩位講普通話的人核實了上述對話的內容。

馮毅最近告知《巴倫週刊》,他本人和他的同事都無權接受外國記者的採訪。他建議美國領事館將我們的問題提交至中國外交部。《巴倫週刊》已經這樣做了,但是沒有收到任何回覆。希爾威的發言人洛恩·沃爾德曼(Lorne Waldman)也沒有回應我們關於中國審理希爾威批評者的問題,他說此事屬於「仍在訴訟之中的內容」。

無論洛陽公訴機關的判決結果如何,黃昆和他的同事似乎有理由相信他們對希爾威的懷疑。在過去的幾年中,希爾威一直在不斷下調其宣稱的銀礦品位,其目前對外公佈的銀品位只有初始值的三分之一。9月初,希爾威的言論似乎證實了這家對沖基金公司的發現。希爾威對股東表示,該公司的銀礦品位已經下降,因為承包商在其河南銀礦開採出的銀礦石中摻入了「廢石」,其目的是增加運輸付款和開採費用。自2011年3月結束的財政年度後,希爾威的年度每股收益已經從每股40美分降至了每股16美分。其在紐約證?交易所上市的股票也已經從2011年的高點每股16美元降至了近期的3.27美元。

黃昆在獲得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會計與金融學位後,於2006年加入了總部位於溫哥華的對沖基金公司EOS控股(EOS Holdings)。EOS的老闆卡尼斯在早期曾經是中國小型企業的投資人,他以勤勉的投資調查著稱。當他進行的實地調查使他確信某隻在美國上市的中國股票的價值遠低於其股價時,卡尼斯就毫不遲疑地賣空它。卡尼斯開始直接在網絡上發表看跌觀點,但將調研報告匿名發表在Alfredlittle.com網站上,主要是擔心EOS的研究人員會遭到報復。

2011年9月,Alfredlittle.com發佈報告,公佈了據稱是在洛陽採集的、從希爾威的幾輛礦車上掉下來的礦石的檢測結果,引發了對希爾威業務的擔憂。鑑於希爾威的股票大跌20%,該公司董事長馮銳對他稱之為「錯誤及欺騙」的賣空襲擊展開了反擊。希爾威在公司網站上公佈了大量的反駁材料,並表示來自畢馬威(KPMG)的法務會計已經檢查了該公司的部分財務狀況。希爾威還在紐約提起了針對「匿名」誹謗者的訴訟,並申請加拿大皇家騎警(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介入尋找欺詐嫌疑犯的調查。

洛陽公安局的經濟犯罪偵查部門則更快地作出了回應。魏海章稱,後來他被告知,警方找到了一張顯示當地一名研究員將礦石樣品送到實驗室進行檢驗的監控照片,隨後發現這名研究員曾經入駐過礦區附近的一家酒店。這名研究員供出了黃昆和魏海章的名字,他們兩人當時分別在成都和西安為EOS工作。洛陽警方於2011年12月20日逮捕了魏海章,在他承諾與警方合作並支付了大約16,000美元(約合人民幣98,000元)後才將其釋放,警方對這筆款項開具了名為「歸還非法所得」的收據。一週之後,警方在北京機場逮捕了黃昆。警方對黃昆進行了搜身,沒收了他的加拿大護照和筆記本電腦,隨後駕車將他押解至洛陽。黃昆稱,在支付了大約32,000美元(約合人民幣196,000元)後他被警方釋放。卡尼斯持有這些收據的複印件,希爾威的一名高管還作為見證人簽了字。

魏海章稱,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洛陽警方試圖讓EOS的分析師在事先寫好的供詞上籤字,供詞聲稱他們用來進行虛假化學檢測的並非是希爾威的礦石,而是路邊的石頭。加拿大籍的黃昆拒絕在這份他稱之為虛假供述的文件上籤字。但是33歲的中國公民魏海章並不能奢望外國政府會對他施以援手。魏海章使警方相信了自己將作出對同事不利的證詞,並且在供詞上籤了字。在逃往倫敦後,魏海章稱這些供詞是虛假的,自己是被迫簽署的。他對《巴倫週刊》表示:「如果我不說他們想要我說的內容,我就會被關進監獄。」

不願妥協的黃昆於2012年7月22日被關進了監獄。在此之前的幾天,《紐約時報》在一篇文章中報導了EOS老闆卡尼斯對中國警方聽命於希爾威的懷疑,希爾威對此予以否認。在審理希爾威提起的誹謗訴訟的紐約法庭上,卡尼斯在書面陳述中申辯稱,希爾威在舉證請求書中提及的一份EOS的電話及地址清單,只可能來源於中國警方所沒收的黃昆筆記本電腦上的通訊錄。卡尼斯在書面陳述中表示,希爾威提供的清單與該筆記本電腦中存儲的清單具有同樣的打印錯誤,並且清單中的一個電話號碼實際上是自己家的飛行常客賬號。在否認上述信息來源於中國警方後,希爾威撤銷了舉證請求書。法官卡羅爾·埃德米德(Carol Edmead)於2012年8月駁回了希爾威的訴訟,稱希爾威並未指出Alfredlittle.com報告中的任何不實陳述。她裁定Alfredlittle.com報告屬於受法律保護的意見表達。希爾威並未就法官裁決提起上訴。

2012年9月,加拿大報紙《環球郵報》(Globe and Mail)報導了卡尼斯有關希爾威資助洛陽警方查案的指稱。在被關押前,黃昆向該報提供了據他稱是馮毅警官的酒店發票複印件,這些發票的抬頭為希爾威旗下的礦業子公司,是馮毅帶黃昆進行多次走訪調查時開具的。《環球郵報》稱,經過與相關酒店和當地稅務機關的核實,這些發票是真實的。希爾威對該報稱,卡尼斯一定是偽造了這些文件。

但是,據卡尼斯稱,他還有其他可以證明洛陽警方收取希爾威賄賂的證據。2012年5月8日,魏海章雖然正在接受調查,但仍為自由之身,他來到洛陽市公安局試圖取回自己的護照,藉口是他需要護照以註冊特許金融分析師(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的考試。雖然他此次未能拿回護照,但是他在公安局拍攝到了一些視頻。在警察把他一個人留在辦公室的幾分鐘內,魏海章躡手躡腳地走到了警察的辦公桌旁,晃得厲害的視頻記錄拍攝下了辦公桌上成堆的文件。魏海章在視頻中用iPhone拍下了警察的出差發票,據他稱這些發票符合警察對EOS的研究人員進行走訪調查的行程。發票上顯示的付款單位是希爾威控股比例為78%的中國子公司—河南發恩德礦業有限公司(Henan Found Mining)。

魏海章這段偷拍視頻的其他部分顯示,馮毅警告魏海章稱,他最好能在庭審中作證,否則他會遭受比他的「傻瓜」同事黃昆還慘的待遇。魏海章視頻中的警察能夠被辨識出,因為卡尼斯提供了據他稱是該警察證件的複印件。

視頻中的警察承認EOS做空的一些公司可能存在自身的缺陷。他說:「但你現在要糾纏希爾威,事情就升級了。他們現在擁有某些中央政府領導人的支持,所以你就必須受到懲罰。」

馮毅繼續說:「如果我們從刑法中找不到相關的條款怎麼辦?那麼我們就會做出新的解釋。我甚至會給你編造一個罪名。」

今年4月,魏海章身處軟禁狀態並仍在繼續假裝配合警方,當時他來到另一座城市的公安局,謊稱自己遺失了護照。由於不清楚洛陽的狀況,當地警察幫他辦理了加急護照,這使他得以逃至柬埔寨。在卡尼斯的幫助下,魏海章順利抵達了倫敦,目前他正在那裡等待加拿大是否會允許他前往溫哥華為卡尼斯工作。魏海章說,他甚至給馮毅打了電話,馮毅軟硬兼施地說,如果他不回來出庭作證,他將永遠不能回到中國。

黃昆的故事則更加悲慘。2012年7月,黃昆入獄,與其他24名犯人被一同關押在面積約為28平方米的牢房內。他的體重減輕了約18公斤。據熟悉洛陽監獄的人士稱,那裡的犯人被迫無償在一家工廠內勞動,他們的工作任務是組裝 誕節綵燈等商品,而110伏的電壓則暗示這些商品將發往北美銷售。

唐·戴維斯(Don Davies)是代表溫哥華地區的加拿大下議院議員,黃昆的父親就居住在那裡。戴維斯表示,在這件事上,加拿大政府可能裹足不前。他表示,由加拿大總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領導的政府一直在積極地吸引中國的投資與貿易。在回應《巴倫週刊》的問題時,加拿大外交部的發言人稱:「我們與中國當地政府保持著聯繫,我們正在密切地關注事態進展。」

卡尼斯稱,他的基金做空了約13萬股希爾威的股票。雖然從中獲利250萬美元,但他已經將大部分收益用在了支付黃昆、魏海章以及他本人的辯護費用上。

9月10日,黃昆因被指控誹謗希爾威以及使用非法監控錄像監視礦區活動而受審。魏海章沒有回國出庭作證。被允許參加本次庭審的只有黃昆的兩名律師以及希爾威的一名律師。根據辯護律師發送給卡尼斯的庭審記錄顯示,警官馮毅稱,在魏海章視頻中出現的辦公桌和出差發票都不是他的。當辯護律師問及馮毅被拍攝的言論時,他表示無可奉告。

卡尼斯表示,關押投資研究人員並不是提振中國概念股股價的正確方式。他說:「腐敗只會讓投資者喪失信任,而信任是影響外國股市投資決定的最為重要的因素。」

Bill Alpert / Leslie P. Norton

(本文譯自《巴倫週刊》)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本文涉及股票或公司
Silvercorp Metals Inc.
總部地點:加拿大(Canada)
上市地點:紐約證交所
股票代碼:SVM
Silvercorp Metals Inc.
總部地點:加拿大(Canada)
上市地點:多倫多
股票代碼:SVM
中國 挖掘 公司 內幕 高昂 代價 O_Livia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917

停火並不意味著結束 烏克蘭將付出高昂代價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7823

ukraine-military

有跡象顯示,烏克蘭的局勢終於有了變化。在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話後,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提到了烏克蘭東部的停火協議。對於烏東部居民來說,停火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停火在政治上將給烏克蘭帶來深遠的影響。(更多精彩財經資訊,請到各大應用商店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如果雙方達成長期停火,這將意味著親俄分裂主義者的勝利。他們將鞏固控制地區的權利,並進一步擴大控制區域。烏克蘭東部的局勢將變成一個新的“冷沖突”。

對俄羅斯政策制定者來說,這“冷沖突”並不陌生,且非常受歡迎。俄羅斯可以通過無盡的外交談判來捍衛自己的利益。
目前,俄羅斯已經失去了其重要的政治盟友,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至此,克林姆林宮只能使用其他方式來影響烏克蘭的政治前途。普京總統在最近幾周一再呼籲的停火,這背後是其烏克蘭戰略的重要部分。

波羅申科願意接受停火事實上可以理解。近日來,烏克蘭政府軍損失慘重,而分裂分子的勢力不斷擴大。看來,俄羅斯正加大對分裂分子的武器供給。這似乎讓波羅申科意識到,靠軍事行動已經無法解決問題。

如果實行停火,流血事件終將結束。但從政治上來說,波羅申科和烏克蘭政府正冒著很大的風險。在即將到來的十月,烏克蘭將舉行國會選舉。許多烏克蘭人對停火感到反感,認為這無異於投降。

歐盟也一直推動終結戰爭,希望從政治上找到解決沖突的途徑。不過,如果局勢演變成“冷沖突”,那烏克蘭很可能不再向歐盟靠攏。

多個歐盟國家認為,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還不足夠。東烏克蘭的沖突可能對歐盟造成深遠影響。歐盟與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緊張關系將維持多年,歐洲將無法回到沖突前的狀態。

停火 並不 意味著 意味 結束 烏克蘭 烏克 付出 高昂 代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730

新三板借殼空吆喝 高昂殼費或難持續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2/4720794.html

新三板借殼空吆喝 高昂殼費或難持續

一財網 周宏達 2015-12-03 20:24:00

新三板掛牌公司股票價格經歷了漲漲跌跌,但掛牌公司殼資源的價格卻不斷攀升,能否持續?

雖然今年以來,新三板上掛牌公司股票的價格經歷了漲漲跌跌,但是掛牌公司殼資源的價格卻在不斷攀升,從年初的1000萬元左右漲到目前2000萬元左右。

全國股轉公司曾明確表態,不支持企業借殼掛牌,會在審查上防止監管套利。不過,市場上借殼生意依然持續火熱,越來越多企業希望登陸新三板的同時,也有越來越多企業在考慮售殼離場。面對借殼現象,當然要將純借殼與資產重組區分開,但最終還要完善退市制度,從根本上杜絕借殼與尋租行為。

借殼需求從哪來?

無論新三板處於冷清還是回暖階段,叫賣殼資源的市場總是熱鬧嘈雜。無論是高科技企業,還是傳統制造業都可能成為借殼的對象。通常,借殼方會要求殼公司與自己的業務具有相關性。殼方則會表明自己股權結構簡單,輕資產容易剝離。

多位券商場外部門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目前新三板殼資源的價格今年以來持續上漲,已經被炒到2000萬元左右,銷售中介還要額外提成300萬元左右。

與A股市場相比,2000萬元顯然是白菜價。周二晚間,申通快遞借殼艾迪西(002468)上市方案公布,將成為民營快遞第一股。根據方案,申通快遞將100%股權作價169億元,其中股份支付149億元,現金支付20億元。一位市場人士告訴記者,殼費可能在3、4億元,包含在現金支付中。

上市公司的殼之所以昂貴是因為上市需要審批和排隊,殼資源具有稀缺性。相比之下,新三板市場準入門檻較低,似乎沒必要借殼。根據股轉公司業務規則,只要依法設立存續期滿兩年,具有持續經營能力的企業一般就有資格申請掛牌。但是仍然有不少公司追逐理想的殼資源。

國信證券投行部一位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有兩類企業會選擇借殼掛牌。“大部分借殼企業本身存在財務瑕疵,而掛牌新三板意味著必須進行財務規範,需要補交過去兩年因避稅漏交的增值稅、所得稅。通過借殼可以節約較高的財務規範成本。第二類是等不及申請流程、希望立即上新三板定增融資的企業。”

互聯網金融服務商北京平川天植國際科技有限公司準備並購一家掛牌科技公司。公司證券代表張宇成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通過兼並合作,能夠更快進軍新三板,更快提高業務發展的速度。”他表示,如果想掛牌同時做市需要一般掛牌花費更長時間。

上周二,股轉公司副總經理隋強在新聞發布會上呼籲市場不必擔心排隊問題,他表示,目前平均新三板掛牌審查時間為38個工作日,接下來股轉公司還將明確和管控各審查環節時限,提高審查效率。

繞開借殼認定

對於新三板借殼現象,股轉公司早在今年8月就有回應。全國股轉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新三板掛牌公司的並購重組行為並非“借殼”。對於可能涉及“借殼”的行為,股轉公司在審查中保持與掛牌準入環節的一致性,避免出現監管套利。同時,掛牌程序便捷高效,不存在排隊現象。

今年以來,新三板上共有80家掛牌公司披露83次收購報告書,合計交易金額47億元。有72家掛牌公司披露73次重大資產重組報告書,合計交易金額255億元。股轉公司在官方微信公眾號發文稱,絕大部分重大資產重組屬於產業整合行為,只有控制權與主營業務同時變更才算是借殼。

不過前述國信證券人士指出,新三板借殼認定標準與A股市場一致,但一般借殼交易會繞開該標準。“借殼要有業務相關性,要合理說明收購是為了發展業務、擴大經營,而不是借殼圈錢。不要形成實質性的借殼,不然不會得到股轉批準。”

目前,股轉公司認定的借殼只有兩例,包括一個月前剛剛塵埃落定的廣東歐美城借殼鼎訊互動(430173)案。如果股東不足200人,新三板借殼並不需要像主板一樣經過證監會批準,只需要股轉通過。即便如此,據媒體報道,歐美城借殼案從掛牌時間成本和操作成本來看已經遠遠超過正常掛牌流程。

企業借殼新三板一般有兩種操作方式。一是先收購掛牌公司股權取得控制權,再用資產和增發新股反向並購新資產,比如鼎訊互動、華信股份。二是借殼方參與掛牌公司定增,獲得公司控股權,然後將新資產置換進來,比如天翔昌運(430757)、伯朗特(430394)。

一位接觸借殼業務的券商人士告訴記者,“新三板借殼操作方式與A股相似,在控股權變更的同時,主營業務不發生變更,盡量把主營業務涵蓋。”

完善摘牌根治借殼

雖然借殼吆喝得響,但真正成功的案例不多。

前述國信證券人士認為,一旦分層制度落地實施,新三板殼將不再值錢。“未來很多分到基礎層的企業,如果融不到資將面臨退市,就只有賣殼。到時可能會有紮堆,導致殼資源供過於求。而創新層企業賣殼的幾率很小,更多的將是並購。”

川財證券一位研究員認為,借殼存在的更深層原因是目前新三板的退市制度仍不完善,只上不退,肯定會產生借殼、尋租等等的行為。截至周二,新三板掛牌企業數量已經突破4400家,但摘牌企業只有30多家,大多是主動退市或未按期公布財報,強制摘牌的只有3家。

隋強在上周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建立常態化市場化退市機制,實現市場優勝劣汰功能。他透露,未來退市細則將允許企業自主申請終止掛牌,也將明確強制摘牌的標準,並探索建立異議股東股份回購機制和相關責任主體問責和賠償機制。

民生證券新三板研究員伍艷艷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未來新三板強制摘牌的細則可能從三個角度考慮。一是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包括掛牌公司未按時披露年報或半年報等。二是違規交易破壞市場秩序,包括掛牌公司涉嫌操縱市場、對倒交易等。三是財務造假,包括掛牌公司在信息披露時遺漏故意重大信息等。

編輯:黃向東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三板 借殼 殼空 吆喝 高昂 殼費 費或 或難 持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350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