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城中村改制困境之餘家頭樣本 被豔羨的金條,受質疑的分錢

http://www.infzm.com/content/80535

發金條的余家頭村並非外界想像中那樣皆大歡喜。相反,許多村民,甚至村幹部,都有諸多不滿與苦惱。這個村莊,與無數因土地而暴富的城中村一樣,深陷改制困境。

2012年8月27日,武漢市余家頭村為紀念村慶20週年向1001名村民分別發放一根價值3.6萬元金條,這讓余家頭村一夜成名,坊間紛紛冠之以「中國最富村莊」等稱號。

不久,湖北余家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余家頭公司)監事會主席胡小清收到來自美國的短信,一位朋友問起這事,他才意識到,「全世界都知道了」。

很快,公司便對發金條的事諱莫如深。9月4日,南方週末記者剛提到「金條」二字,余家頭公司一名財務人員就大聲抱怨,「村裡窮的時候沒人理,(發金條)消息一出,稅務部門就來了。」

對余家頭公司來說,金條帶來的麻煩並不只有外界的圍觀。更糟糕的是,余家頭村內部因城中村改造引起的多年利益糾葛,因為金條而再次浮出水面。

從種地到賣地

之後三次「發錢」,皆是在村裡賣地之後。

余家頭村地處武昌、青山、洪山三城區交會處,是典型的城中村。因為城中村改造,多數人搬走了,另一些人,則躲在那些等待拆遷的房子裡。村裡隨處可見廢墟和老舊的店舖。

2005年,因城中村改造,余家頭村改製成立股份有限公司。村集體資產量化到個人,一千多村民作為公司股東持有100%股份。

鄧訓才便是余家頭公司股東之一,持有近10萬股。他年過七旬,最近一些年什麼也不用做,每月可從村裡領取1050元生活費,全年還有近3萬元的旅遊與過節費。

早些時候,他在村辦企業工作,月薪150元。由於地緣優勢,余家頭村民一直以蔬菜種植為生。蔬菜直供市區,收入頗豐。

自有村子以來,這一直是村民們營生的主要行當。但很快,隨著城市的發展,許多菜地上長出來住宅或商廈。

1992年,全體村民籌資,在村子臨街建商業門面,一年創收三百多萬元。

一年後,村裡「武漢和平家庭用品大世界」投入使用,當年的銷售額便高達1.2億元。

同年,余家頭村投資一百多萬元,建成武漢市第一家大眾專用維修中心。隨後,金屬材料市場、家具城等相繼建成。

據《長江日報》報導,余家頭公司的前身是行政村的幾個工廠。最初產值不足800萬元,後發展成為總資產達4億元的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銷售收入超過7億元。主要收入來源即為房屋出租、土地經營。

村民們先前靠種地或自家房屋出租過活,有的租為商舖,有的租做倉庫,這些人掙的錢要多過現在領取的生活費。

鄧訓才屬於改制的受益者,有的人則「越改越差」。村民姜還榮家房子近1100平米,其中倉庫300平米,家庭收入主要是房租,一年收入十四五萬;而改制之後,房子被拆,還建房只有800平米,公攤面積佔27%,姜算了筆賬,家庭年收入減少了三分之二。

改制後,村民最大的受益來自公司「分錢」。

鄧訓才回憶稱,2005年改制以來,除了生活費,他領過4次錢,合計約24萬。

第一次是改制時,村民可用3萬股換3萬元現金。也就是說,村民以每股1元的價格「套現」自己所持有的余家頭公司的股票。

當時「套現」了的人沒有預料到,一場靠賣地發大財的財富盛宴即將拉開序幕。

之後三次「發錢」,皆是在村裡賣地之後。

「村裡歷經兩次大的賣地。一次是城中村改造,賣地所得13.48億元。另一次是二七長江大橋徵地款,款項不明。」村民、股東范建明說。

武漢市土地交易中心文件顯示,城中村改造13.48億的賣地款中,有6.45億用於安置補償,7.03億用於還建房建設。有股東多次申請二七長江大橋徵地款項明細,相關部門告知還未出台。

賣地,亦成為引發余家頭村資產爭議的導火索。

資產之謎

武漢洪發會計師事務有限責任公司的評估結果是:余家頭村市場價值約1.5億元。然而,《湖北日報》曾報導稱,2002年,余家頭村集體資產達到4.5億元。

2005年餘家頭村實施集體經濟組織改制時,村民們最為關注的是,余家頭身家幾何?

武漢洪發會計師事務有限責任公司的評估結果是:余家頭村市場價值約1.5億元。然而,《湖北日報》曾報導稱,2002年,余家頭村集體資產達到4.5億元。

這便引發了村民們的極大懷疑和不滿。「大家覺得評估的資產嚴重縮水。」股東姜還榮記得,憤怒的村民們彼時要求公開10年來村級財務明細,並罷免村委會主任。

除此以外,村民們還要求公開村裡重點企業收益情況、村裡地產項目的原始合同與手續,以及兩委幹部個人收入情況。

然而,村委會並未回應村民要求,以致2005年村民不斷上訪。

南方週末記者獲得的一份內參調查,記錄了一位村民代表的遭遇。她是城中村改造辦公室成員,她曾提議先公開村裡財務,再考慮資產量化方案,但未被採納;隨後,她的辦公室鎖被換,所有材料包括廢紙不翼而飛,並且受到電話恐嚇。

調查也記錄了當時評估者的回應,「審計是依法進行,我們明確要求村裡提供真實準確的財務狀況。如有隱瞞我們也不得而知。」而時任和平鄉人大主席團副主席魯久烈稱此事是「少數村民借反腐旗號,欲奪取領導權」。

上述調查亦記錄了事件進展,由鄉、村和警察組成8個小組深入村民家中,對資產量化方案進行填票表決。

「小組並不詳細說明方案。簽者發100塊錢,不同意和棄權者也發100元誤工費。最終, 99.2%村民同意該方案。」調查引用魯久烈的話稱。

余家頭公司一名董事會成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對這個評估結果,我們也很迷惑。這是政府指定的評估公司。我們希望評得高,但有些資產屬於國有,不能劃歸到村裡。隨後,政府派駐調查組駐村,也沒查出什麼問題。」

直到現在,余家頭的資產仍是當地敏感話題。

股東們的不滿

余家頭公司至今從沒召開過股東大會。

股東姜還榮的不滿也是從改制開始。當年開村民代表大會商議改制時,很多村民圍在會場外,姜還榮衝進了會場,提議開村民大會表決。

鄧訓才曾當過村幹部,所以被點名參加村民代表大會。「這個會找了些老幹部、黨員及村民代表參加。商討改制,當時並沒有具體方案。只問要錢還是要股份。」他說,「表決時沒人舉手,不了了之,只得宣佈散會。」

沒過多久,改制決定出台,隨即是評估結果出爐。

「改制後,公司依然不公開信息。」姜還榮多次要求提供公司章程、財務狀況、股東花名冊和高管薪酬等,均被拒絕。

余家頭公司至今從沒召開過股東大會。

姜還榮用一紙訴狀將余家頭公司告上法庭。

2011年6月17日,武漢市青山區法院認為姜享有股東權利,判其勝訴,要求余家頭公司自判決起10日內向其公佈相關信息。

即便勝訴,姜還榮稱公司並沒有按照法院判決執行,她去查詢依然吃了閉門羹。

結局頗具戲劇性,余家頭公司找了三名當事人向法院證明「曾配合姜還榮查詢資料」。

余家頭公司一位董事會成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因為考慮到股東人數眾多,公司通過各種方式進行了公示。例如相關資料發送到股東代表手中,由其上傳下達。財務報告交由股東代表大會予以審核,與財務信息一併貼在公司門前公示欄。

「公司的一些財務信息不是個人想查就查,必須通過相關部門來查。要向每個人公開也難,有些股東不知道搬哪了。」這名成員認為,「一些財務信息也不便透露,例如有些錢花了,老百姓不理解,很難溝通。」

至於高管的薪酬,他說都有據可查。儘管此人繫著LV牌子的皮帶,開著價值二十多萬元的日本某品牌越野車,但他向南方週末記者強調,「我的生活費,加上公司兩千多月薪,每年只有幾萬塊。」

蹊蹺的「20人持股代表」

南方週末記者查詢工商資料得知,余家頭公司100%的股份由董事長鄭大成等20名高管持有。

余家頭的股權量化方案亦是爭議焦點。方案具體是:在職人員人頭股3萬股;其次農齡(村民參加農業生產時間長短,鄉鎮企業員工不享有)一年可獲 2400股;村齡(戶口在村裡的時間長短)一年可獲2000股。村民根據實際情況,最高得股近20萬股,最低5萬股。總數佔淨資產70.5%。

剩下的部分,均分與未成年人或村裡其他人員。其中幹部任職補助股75萬股。

然而,南方週末記者查詢工商資料得知,余家頭公司100%的股份由董事長鄭大成等20名高管持有。

余家頭村一位知情人士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由於彼時股東達到一千多人,給辦理股權登記、轉讓及其他手續帶來很多麻煩。因此根據工商局建議,董事會召開會議,並立了一份協議書,決定選擇20個自然人作為持股代表。

南方週末記者獲得的上述協議書顯示,甲方是余家頭公司,乙方即為這20人。協議書稱,余家頭公司前身於1997年辦理執照時,「股東虛設了6個單 位」,分別為余家頭村民委員會(持股75.4%)、余家頭公司工會(持股18.4%)、武漢金鑫傢俬有限公司(持股1.8%)、上海大眾汽車(武漢)長江 銷售服務有限公司(持股1.8%)、湖北新世紀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持股1.3%)、武漢和平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3%),為省去持股人數超過 1000人且有老人等「麻煩」,20個人作為持股代表,「2007年11月8日在省工商局辦理股東變更轉讓手續,真實股份仍由一千一百多原始股東持有」。

然而,不管真實情形如何,在法律上,這20人才是股東,他們依照法律享有制定公司章程等規則的權力。至於村裡是否另有規定來保障上千名真正的村民股東的利益,則不得而知——協議書中並沒有就分紅等權益分配事宜進行任何說明。

至於上文提及持股2025萬股的余家頭工會,姜還榮表示不解,並曾就此向湖北省工商局詢問。

得到的答案令她一頭霧水:余家頭公司當初註冊資本11008萬元,其中上述六家單位中的五家所持的法人股8983.9萬股,另批准募集個人股 2025萬股。因公司在辦理手續時,募集個人股尚處在待募集狀態,因而暫由公司工會代持。工會代持個人股不屬於工會投資認購的股份,工會不會是投資人,僅 是募集個人股臨時代持者。

湖北旗開律師事務所律師曾俊認為,這個股份的所有者,以及股份的收益流向是股東應該關注的。

另一名余家頭公司知情人提供了一種說法,他強調工會股為虛設,為應對當時公司註冊需要而設,實際並不存在。南方週末記者聯繫多名公司管理人員採訪,截至發稿前均未得到回覆。

2012年9月4日,村民胡德遲沉默地坐在村口小賣鋪。他戴著遮陽帽和墨鏡,看不到表情。問他名字時,便拿出老年證。

在村民們圍繞自己的利益是否遭侵蝕這個話題上,他代表著另一種態度。「村裡讓人老有所依,老有所養。小孩上學可以報銷,很不容易。」他說,老人可以 安度晚年,年輕人拿著生活費,能夠放心在外拚搏。「如果沒有證據還是要相信領導班子,畢竟書記(指余家頭村委書記、余家頭公司黨委書記鄭大成)當了二十多 年了。」


中村 改制 困境 之餘 餘家 家頭 樣本 被豔 豔羨 羨的 金條 質疑 分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157

西門子等十餘家公司涉嫌價格壟斷 巴西政府開始調查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0054

金融時報近期報導稱,巴西政府已經對西門子、法國阿爾斯通等十餘家全球工程企業進行調查。巴西政府認為這些公司在巴西國內列車和地鐵等工程中涉嫌價格壟斷。

此次調查涉及到13家公司,巴西民眾在上個月曾因公共交通成本上升問題舉行了20年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這就使得此次調查的時機顯得十分敏感。

法國阿爾斯通、日本三井以及加拿大龐巴迪公司都已經證實目前正在接受巴西當局的調查。

巴西反托拉斯機構以及聯邦警察局在本月初一次名為「十字線行動」中進行了突擊檢查,此次調查主要是針對列車以及地鐵網絡的建築和維護工作中的反競爭措施,此外也涉及鐵路車廂購買活動中的壟斷行為。

巴西反托拉斯機構在一份聲明中指出:

這些公司可能進行了多種方式的勾結,其目的主要是扭曲市場的自由競爭。這些被指控的勾結行為可能導致了比自由競爭環境下更高的合同價格。

巴西聖保羅頁報在週一曾報導稱,德國西門子公司首先向巴西政府舉報了壟斷活動,西門子承認價格聯盟存在,自己也參與其中,但該公司希望通過舉報和配合調查來換取赦免。

巴西反托拉斯機構目前沒有透露哪些公司正在接受調查,但其證實此次調查是由一項「寬待協議」引發的,即通過讓罪犯配合調查並揭發其他人的犯罪活動來獲得刑事寬恕。

而西門子隨後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已經意識到了這次調查,但並未證實是否捲入了這次調查。

巴西Folha報紙也報導稱,西班牙CAF公司也在接受調查,但金融時報目前尚無法和該公司取得聯繫。

西門子 西門 等十 十餘 餘家 公司 涉嫌 價格 壟斷 巴西 政府 開始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632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