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食尚霸主 南僑企業董事長 陳飛龍

2011-1-27  TNM




水晶肥皂、好自在衛生棉、歐斯麥餅乾、Häagen-Dazs,近半世紀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品牌,都出自陳飛龍。

出身富商之家,他懂吃,愛吃。深知食物的美味祕訣與市場所在。早人一步切入大陸油脂市場,搭上中國崛起,麵包漲、食物漲,身為烘焙供應商的南僑,規模也像麵包一樣膨脹,三年漲十倍,成為火紅的中國概念股。

但陳飛龍內心最在意的美食角落,卻是小籠包、潮州滷及德國啤酒。味蕾所及之處,通通要變成他的餐飲天下。

建國百年,南僑年營收要破百億元。」一早約訪,七十四歲的陳飛龍滿頭白髮,神采奕奕宣布集團新目標,「大陸烘焙商機每年至少千億元,油脂仍是重點,未來南僑還要切入內餡做奶油、紅豆、巧克力等。」

接著,陳飛龍指著近日曝光頻仍的南僑天然洗劑,「這產品已研發近十年了,等的就是時機成熟。環保健康意識抬頭,天然洗劑又成主流了。」員工透露,南僑天然洗劑上市沒幾個月,業績已較去年同期成長五成。

陳飛龍小檔案

生日:1937年10月2日

學歷:淡江大學外文系、舊金山大學公共行政碩士

經歷:芳川礦業經理、南僑董事長

婚姻:已婚,育2子1女

興趣:網球、高爾夫球

經營理念:建立別人無法複製的獨占價值

座右銘:緊行嘸好步、慢行好步數 頂級宴 御廚掌杓

難怪向來對數字保守的陳飛龍敢誇口。去年底,他斥資一億多元,請來前御廚「黑仔」(袁偉洪),大手筆在台北市慶城街一號開設高檔潮廣海鮮餐廳潮江燕,選用龍膽石斑、象拔蚌等頂級食材,三百坪裝潢上億元,引起餐飲同業譁然,「這十年,台灣已經沒人敢這樣投資了。」

陳飛龍印象深刻地說,二十多年前,台北最頂級的「金島酒家」賣的就是潮州菜,「黑仔是當時的主廚,金島沒了,這群人落腳神旺、世貿甚至國外。我這年紀的人,吃過都會懷念,就想辦法把他們找回來。」

潮江燕開幕現場,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影星張艾嘉等冠蓋雲集,那也是陳家半世紀風華不墜的政商經營。

陳家原籍福建,後旅居菲律賓經商,陳飛龍父親陳其志年輕時曾回上海經營紡織廠,隨國民政府來台後,一九五二年自印僑手裡接下虧損連連的南僑工業。

富二代 肥皂奠基

當時肥皂屬民生用品,原料牛油的進口受配額管制;一九六三年,陳飛龍決定自義大利引進最新技術,推出「水晶肥皂」。那年他才二十多歲,「老臣多,我年輕又外行,說沒壓力是騙人的,但我們AB型(血型)的就是喜歡對抗壓力。」

「做肥皂我是外行人,只曉得要從消費者的角度去思考。那時候,也沒聽過甚麼創新、差異化的術語呀!」他力排眾議,砸下大筆經費強打電視廣告,「輕輕抹、泡沫多、去污快、最好洗」,洗臉洗衣一塊多用的水晶肥皂一砲而紅,市占超過五成。

水晶肥皂一役,奠定陳飛龍接班地位。一九七四年,南僑正式掛牌上市,陳其志卻因心臟病發驟逝。陳飛龍甫接班,就面臨洗衣機問市,水晶肥皂遭洗劑、洗衣粉等衝擊。

「要跟的話,我們拚得過P&G(美國寶鹼)這樣的國際大廠嗎?」他轉個彎,改與這些國際大廠合作,代理汰漬洗衣粉、旁氏冷霜、海倫仙度絲,甚至好自在衛生棉。

在民風保守的年代,為了賣衛生棉,陳飛龍還特地飛到香港,說服影星張艾嘉拍廣告,一舉拿下二成五市占率。南僑從肥皂生產轉型,成功在日用品市場搶下一席之地。

夾心餅 拱上霸主

但陳飛龍也沒忘記,南僑靠油脂起家。「其實,油脂除了做肥皂,還能提煉食用油。」一九七○年代,陳飛龍自日本引進食品烘焙油技術,主攻口感較好的奶油。陳飛龍的弟弟陳飛鵬說,當時業者仍習慣用成本較低的豬油,不輕易妥協的陳飛龍,決定自己跳下來做。

一九八○年代,他自創餅乾品牌歐斯麥,首推夾心餅乾,較一般餅乾貴五成,剛推出就被同業看衰,知名度卻後來居上。

陳飛龍又趁勢自統一集團手中購併擁有可口奶滋、脆笛酥等品牌的可口公司,一舉變成市占四成的餅乾霸主。

陳飛鵬透露,南僑身為供應商,深知「可口有潛力,只是統一與股東理念不合。」而十多億元的購併案,兄弟倆只互看了十秒鐘,決定買下。

當時隨可口陪嫁的杜老爺冰淇淋曾被戲稱是拖油瓶,卻在推出脆皮甜筒後業績起死回生,陳飛龍又自美國引進Häagen-Dazs,在台北市東區與天母開專賣店,讓食品營收達三十億元,超越化工本業二倍多。

轉餐飲 西進探路

一 九九六年,當餅乾業績達到巔峰,陳飛龍卻決定把可口與歐斯麥賣給美商納貝斯克。市場一片錯愕,陳飛龍看到的卻是危機,「國際餅乾大廠在大陸、東南亞的生產 線十幾條,一天只生產一種產品,我們只有一條生產線,一天要做十多種產品,加入WTO後,怎麼跟人家拚!不如趁有身價時,趕緊嫁掉。」

就在餅乾金雞母拱手讓人,旁氏、寶僑、嬌盟等合作夥伴,也在嫻熟台灣市場後,拿回代理權。那是南僑創立以來最大危機,五十億元年營收驟降四成。

南僑股價從十多元慘跌到四元,「其實,跟老外離婚時,我們也拿了不少贍養費,只是南僑要保留實力,才有機會再起來。」陳飛龍以自嘲的方式解釋當年代理權被收回的過往。

褪 去日用品龍頭光環,陳飛龍返頭專注油脂本業,一九九六年到大陸天津設油脂廠。他深知,默默無名的南僑要進大陸,「一定要被人看見,而且是和油脂有關的。」 一九九七年,看上當時上海國際商務客多,但除了酒店,卻沒有家像樣的國際餐廳,陳飛龍決定引進德國啤酒餐廳,砸下一億八千萬元在白崇禧將軍故居打造寶萊 納。

短短五、六年內,除寶萊納新天地、濱江等分店,南僑在中國又連創仙炙軒、濱江一號樓等高檔日式、西式餐飲品牌。近年,更回攻台灣餐飲市場,陸續開出點水樓、寶萊納等餐廳。二○一○年,南僑兩岸光餐飲營收就達十五億元。

看 好ECFA商機,陳飛龍更標下機場航廈,企圖打開南僑餐飲國際能見度,卻先面臨「機場美食難吃又貴」的挑戰,「四個攤位,我們引進寶萊納,也賣滷肉飯套 餐,扣除租金、設備、裝潢,很難回本。我做這事,本來就不是為了賺錢。」資深員工說:「會長是為了使命感,這是國家的門面。」

不切割 樂當老饕

相較餐飲版圖迅速拓展,南僑烘焙油脂在大陸,則因幅員遼闊,麵包店業務拓展不易,初期業績停滯,直到近年,隨著烘焙產業在大陸快速發展,像是克莉絲汀、85度C都是南僑的客戶,集團規模開始膨脹。

這幾年,南僑油脂與冷凍食品占營收超過七成,隨著大陸題材概念股漲翻天,「也有人找我們把油脂事業切割上市。」

陳飛龍卻說:「口袋裡一下子多出五、六十億元,ㄟ…那我不就沒事做了,每天煩惱著明年、後年目標怎麼訂,像味千拉麵的潘慰,還跑去投資85度C。如果這些人入股南僑,每天光追求數字,我還能開潮江燕,做自己想做的事嗎?」

雖然點水樓、寶萊納這些知名餐飲品牌的收入,僅占集團總營收一成,但每家都是他精心雕琢,有著他對美食的深深眷戀。對富家子弟出身的他,當個老饕,可能比當老闆更快意。

後記

陳飛龍與陳飛鵬兄弟倆相差5歲,一個屬牛,一個屬馬。友人曾質疑,瘦削的陳飛鵬一點兒也不像哥哥陳飛龍,他開玩笑反駁:「哪裡不像,加40公斤就像了。」

陳 飛龍說變胖是職業災害,「為了開潮江燕與寶萊納,光這2個月我就胖了6公斤,西裝都得重做。」陳飛鵬偷偷透露:「我老哥呀!冰淇淋新產品試吃,我是嘗一口 就放下,轉頭一看,他老兄已經整根冰棒啃完了。這可不要寫…」都說陳飛龍教子甚嚴,看來,一家之長的威嚴,不僅在父子間展現,兄弟間也是。


食尚 霸主 南僑 企業 董事長 董事 飛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86

庶民「食尚教父」身陷侵占鑽石風暴 葉兩傳 聰明反被聰明誤

2013-08-26  TWM  
 

 

八月十五日晚間,被留置超過二十四小時的知名廣告人葉兩傳,終於籌出兩百萬元保釋金,步出台北地檢署大門。儘管步伐依舊昂然從容,但面對再熟悉不過的媒體鏡頭,他不再像從前那般有求必應,從頭到尾緊抿雙脣、不發一語;一雙圓眼少了招牌玳瑁框眼鏡修飾,在鎂光燈照射下更顯疲憊。

去年三月,葉兩傳高調成立「巴哈地集團」,整合旗下高檔餐飲及髮飾、服裝等品牌;同時宣布將引進法國精品鑽石,將珠寶業納入事業版圖。當時他曾意氣風發地宣示,「今年將是爆發的一年」,樂觀預估集團營收將以倍數成長。

未料,過去一年多來,葉兩傳際遇急轉直下,不僅在去年八月正式讓出頂級法國烘焙沙龍Paul的股份及經營權;近期更遭比利時珠寶商控告侵占市值約一億三千萬元的二十七顆鑽石,被檢方認定涉嫌詐欺、侵占,向法院聲請羈押。

一向以光鮮亮麗面目示人的創意達人,一夕間險些淪為階下囚,墜落速度之快,令人不勝唏噓。

新新人類 打開百億茶飲市場葉兩傳出生於台北大稻埕,父親從事木材交易,自幼家境富裕,屏東農專畢業後,曾短暫當過銷售業務員,隨後就與友人合組廣告公司。從小鬼點子就多的他,一直認定包裝茶飲有極大市場潛力,因此極力鼓動屏東農專學長、信喜實業董事長陳清林投資;並以無償提供廣告製作,只從銷售收入抽佣的條件作誘因,終於讓陳清林點頭推出開喜烏龍茶。

一九九○年起,開喜烏龍茶靠著充滿喜感與親和力的角色「開喜婆婆」,以及「新新人類」廣告一炮而紅,連續多年創下年營收超過五十億元佳績,打開國內百億元茶飲商機;一系列廣告的幕後推手葉兩傳,據傳抽取了銷售收入一成作為佣金,但他本人從未證實。

而充滿破碎、拼貼等強烈後現代風格,卻又不失詼諧的「新新人類」系列廣告,一九九三年入圍坎城影展最佳廣告作品決選,更讓他成為急速崛起的創意新貴。

二○○四年,與信喜實業結束合作關係的葉兩傳,成立「老子曰實業公司」(Lao Tsu Say),推出精品茶飲,搶占法國與歐洲頂級市場。儘管一罐五百CC的茶飲,價格硬是比可樂高出一倍,但憑藉「道」、「無為而治」等充滿中國風的品牌意象,仍成功帶起歐洲飲茶風氣。

此後,葉兩傳奪下享譽全球的頂級麵包沙龍Paul的台灣獨家代理權;一○年底引進法國兩百年老字號餐廳「松露之家」;隔年再成功說服有「巧克力之神」封號的馬歌尼尼(Pierre Marcolini)來台開設專賣店。每次出手必定引起風潮,逐步建立「食尚教父」的響亮名號。

說話帶點閩南語口音的葉兩傳,常戲稱自己是道地的「台灣土雞」,但幾乎所有與他接觸過的人都說,他的公關手腕與口才是一等一。業界人士舉例,Paul剛進台灣時,正好遇上金融海嘯,有媒體問葉兩傳,是否擔心消費緊縮影響高檔食品市場?他當場回答,金融海嘯確實讓消費者更加謹慎,但這也意味著「鑑賞力」的提升;品質卓越的法式糕點,此時更容易成為力求精準之下的消費目標。這番巧妙的應對,讓該人士至今仍讚歎不已。

擊敗統一集團、微風廣場強敵,取得Paul的台灣獨家代理權,更是葉兩傳將「溝通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的一場光榮戰役。

當年簡報時,葉兩傳不像其他競爭者,將所有力氣花在經營計畫等細節上,反而以不太靈光的法語反覆訴說:「台灣是我的母親,法國是我的情人。」強調將以談戀愛的心情,呵護進軍台灣的Paul,以另類方式,成功打動浪漫卻挑剔的法國人。

另類創意 打動歐洲頂級品牌說服巧克力之神來台設專賣店時,葉兩傳簡報秀出的第一張投影片,竟然是他那輛被拆解作為行動藝術品的千萬賓利跑車,令眼睛發亮的馬歌尼尼直呼:「這太酷了!」當場就同意合作。「談代理權不是比誰的鈔票大疊,是要讓歐洲人知道,你懂他們的文化。」葉兩傳事後談起這些成功案例,話說得輕描淡寫。

為什麼一位才華洋溢、事業成功的創意人才,會捲入詐欺疑雲?相識多年的友人認為,比起廣告人,葉兩傳的個性更像是企業家,「從不滿足於手上擁有的,永遠都在尋找下一個機會」,很可能是過度自信下的過度投資,導致資金周轉不靈。

另一位前工作夥伴則直言,葉兩傳在事業上有強烈的冒險性格,寧可以小搏大,也不願輕言放棄;偶有資金困難或營運狀況吃緊時,他則習慣將目標轉向新的事業,藉令人眼花撩亂的創意度過眼前難關,「只是他的眼光很好,總是可以cover(應付)過去。」然而,再怎麼炫目的創意,也總有cover不過去的一天。

讓出Paul 事業急轉直下二○一二年,這個葉兩傳口中的「爆發年」,意外成為他事業急轉直下的關鍵。葉兩傳同居人賴郁芬卸下「邦保羅公司」董事長身分,改由大股東和興製衣第二代接手;讓出經營權後,兩人也同時釋出手中股權,正式揮別這家曾由葉兩傳創造無數話題的法國麵包店。

儘管Paul經營權易手枱面上的理由是:「為積極展店並開發多元商品,藉調整經營團隊,為企業帶來更多新能量。」但知情人士透露,雙方拆夥的真正原因,是葉兩傳一直想在Paul既有的麵包糕點外,增加具有台灣特色的創意商品;然而在海外已有一百多個據點的Paul總公司,不容許台灣擅自更改經典目錄,雙方關係一度緊張。此時大股東不願力挺葉兩傳,才決定收回經營權。

離開Paul之後,葉兩傳寄望能藉手中的松露之家與巧克力專賣店,再闖出一番天地。但前者開業兩年多來,還持續與國人飲食習慣磨合;後者則因裝潢、定位等問題,營收也未如預期長紅。葉兩傳再次將目光向外探索後,決定跨足寶石業,引進法國鑽石品牌卡洛夫(Korloff),並請來在影集《慾望城市》中飾演Mr. Big的男星來台宣傳,果然再次炒熱話題。

然而,閃亮的鑽石終究未能在短期內替葉兩傳帶來耀眼的收益。去年底,業界首度出現葉兩傳財務吃緊的風聲,農曆年前更傳出積欠員工薪水;今年開始陸續有重要幹部離職,也讓人懷疑,葉兩傳的龐大事業是否亮起紅燈。

即使傳言不斷,這次比利時珠寶商跨海控告葉兩傳,以辦展名義商借市價上億元的鑽石,事後未悉數歸還,反而自行典當變賣換現,仍讓不少人深感錯愕。一位前事業夥伴就說,葉兩傳一向以亮眼姿態現身,實在很難和財務吃緊聯想在一塊。

業界人士分析,葉兩傳能不斷取得優質國際品牌授權,除了歸功於良好的公關能力,也是因為他的茶飲事業在歐洲頗負盛名;取得代理權後,能在國內找到實力雄厚的金主投資,靠的則是一次又一次創造話題所累積的亮眼媒體光環。換句話說,「個人形象」一直是葉兩傳能長期活躍的關鍵,這次捲入侵占疑雲,無論能否全身而退,對事業的強烈衝擊,不言可喻。

在重新證明個人誠信之前,葉兩傳四處穿梭、宣揚各國美食文化與絢麗夢想的自信身影,短期內恐將難以得見。

 
庶民 食尚 教父 身陷 侵占 鑽石 風暴 葉兩 兩傳 聰明 反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556

食尚霸主 南僑企業董事長 陳飛龍

1 : GS(14)@2011-02-03 00:21:24

[realblog]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21886[/realblog]
食尚 霸主 南僑 企業 董事長 董事 飛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84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