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項兵:中國應該參股沃爾瑪

2013-01-21  TCW
 

中國企業進軍全世界已經是熱門話題。根據研究機構波士頓顧問(BCG Group)的報告指出,從二○○二年到二○一一年,中國對外投資額每年成長速度為四三%,境外購併交易額每年成長三○%。從二○一○年到二○二○年,每年對外投資額的成長幅度,也至少會成長一五%。

當中國正走向全球化下,全世界最常質疑的議題是,到底中國是否有足夠的管理能量去駕馭西方企業?

而中國國有企業的政治色彩,會否已經成為其走向全球化時的最大阻礙?

被《富比世》(Forbes)雜誌選為中國最貴的商學院——長江商學院院長項兵,從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到北京大學任教,之後創辦了長江商學院,在中國排名前一百家大企業中,有六十家董事長或CEO,如萬科集團董事會主席王石與阿里巴巴集團首席執行官馬雲都是他的學生。他在接受本刊專訪時直指:中國應該參股沃爾瑪(Wal-Mart),但也觀察到,現在西方對於中國全球化的顧慮太多,幾乎陷入另外一場的文化大革命。以下是專訪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覺得,到底有沒有中國式管理?

項兵答(以下簡稱答):我個人不太贊成提什麼叫中國式管理,中國這個本身經濟平台的特點就是它的多元、開放與全球化。比如說,中國的外貿(對外貿易),在二○○八年占GDP七○%,就到去年還占了五五%,這個遠遠高過美國和日本這些國家。除此以外,中國大陸的出口五五%以上,過去十年都是外資企業(貢獻)。

全世界各種形式的管理,無論是德國的企業,從寶馬(BMW)到大眾汽車,包括美國的企業從IBM到日本的豐田(Toyota)、本田(Honda),包括三星(Samsung)、LG,全世界各種形式的管理都在中國這個平台上,這對中國的本土企業影響是非常大的。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為開放的一個平台。我不認為會出一個所謂的中國大陸模式出來,你看山東和江蘇就差別非常大,中國本身就像一個歐盟一樣!

問:你覺得中國已經準備好走向全球化嗎?

答:現在美國做為第一大經濟體,中國做為第二大經濟體,那貿易往來已經到了史無前例的高。過去十年,有一年中國沃爾瑪出口金額占中國大陸出口金額一○%以上,這個都是以前不敢想的一個數據。這個是中國的一種開放,我也講過,你看思科(Cisco)在中國互聯網的份額(市占率)到了八○%,包括IBM,包括微軟(Microsoft)(在中國市占率都很高)。

中國的開放度遠遠超過美國。中國出了一個華為(全球第二大電信設備商),美國天天就是國家安全(編按:美國國會委員會,二○一二年十月認定中國華為和中興公司的壯大將威脅其國家安全)!以前中國企業都是鞋子、襪子、打火機,我叫非主流,出了一個主流企業,藉口馬上就出來,那我們可以同樣的藉口對付思科、可以對付微軟……。

我不贊成民族品牌那是中國企業進步大障礙

問:所以現在的問題,不是中國有沒有準備好全球化,而是其他國家到底有沒有準備好中國要全球化嗎?

答:為什麼IBM與奇異(GE)可以整合全球資源?而中國只可以整合中國資源?沒有道理!沒有一點道理!是不是?(聲音變大)我到美國以後,我覺得你們(西方)真是經歷了一場文化大革命的感覺,就是你們這個思想的禁錮,到了可怕的程度。這是另一個形式的文革……,一部分也是因為害怕。

中國企業要生存,就必須學會整合全世界的資源,雲南白藥創可貼(OK繃)在大陸市場占了七○%。為什麼能做的到?它包裝材料可以從德國(拿),包裝技術可以日本,研究問題可以到美國。(當)競爭對手已經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度了,華為和聯想必須忘掉自己是個中國的企業才有可能取得全球性的成功。

問:他們已經忘掉了嗎?

答:一步一步在走,即使它已忘掉,其他人不一定忘掉……,哈哈(大笑)。還有,我是不太贊同的,民族品牌我認為這是中國企業進步最大的障礙。三星到了中國,都說我是中國的三星,不會說我是韓國創造的民族品牌。而我中國,說我是中國的民族品牌,誰會接受你呀!不會嘛!

參股外企是種打法自創品牌是下下策的選擇

問:除了西方主流對於中國企業的成見之外,你覺得中國有能力去駕馭國際企業的購併案嗎?

答:中國市場如此的大(強調)。汽車市場二○一一年的銷售量已經是一千九百萬輛,第二大美國才一千一百萬輛。中國撬動世界的槓桿是很多的,如用市場換股權。如發電設備,中國的訂單占全球訂單七五%,我訂單給了誰,誰就是No.1,我給了老三,老三就是No.1,我給了老四,老四就是No.1,這種殺傷力,哪個國家有過?

我沒有必要從傳統的模式來練一下管理的工夫了,我們倆聯手分享天下就可以了!

問:你是講換股權,這樣就可以了嗎?也不用進去管?

答:不是可以了,但至少是一個打法。可以管,我可以不管,為什麼中國人一定要管,你可以選擇這種方法,起碼比你自創品牌(好),自創品牌是下下策N個選擇之一。

問:但,中國很多邁向全球化的企業,都是國有企業,這會否造成其他政府的顧慮?

答:會有阻礙,但是你如果沒有這些國有企業,情況可能會更糟糕,第一就是財富不均。印度也好,巴西也好,很多行業,尤其是相對壟斷的行業,它的分配,如果我是創業者,我創造了一百塊錢財富,九十塊錢卻被我個人拿走,十塊錢被五十萬員工分享,那你覺得這個企業是國家擁有好?還是我項先生自己擁有好?我說國家擁有好,如果自己擁有的話,我會占利更大,財富不均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問:那西方國家的顧慮,怎麼解決?

答:他們把這看作是國家資本主義,(中國企業)七○%的市值是國有企業控制了,確實是事實,但同時,中國大陸的民營企業到目前為止貢獻的GDP接近六○%,如果包含外企,則接近八○%。這個比率遠遠超過法國、英國與美國,這是前年(二○一一年)數字。而民營企業創造的就業機會占了八○%。

中國就這點來看,民營企業起的作用要大,要(比國企)多得多,遠遠超過西方國家,他們看了數字都astonished(驚訝)!這是事實。

現在中國被全球化未來全球中國化機率很大

問:你怎麼看未來全球化對中國本身的影響?

答:經濟是全球的,投資貿易都是全球的,政治都是本土的。美國政府管不到美國企業,十年後,中國政府也管不到中國企業。

問:包含國營企業?會不會國營企業找一個老外當CEO?

答:當然有可能啊,這一點我堅信,開放性血液之中是有的,你看到唐朝,印度人跟日本人,歷朝歷代,只要開放必定是No.1。現在是中國被全球化,未來全球中國化,概率(機率)是很大的。

中國現在城市化了五○%,服務業占GDP四三%,全球最大製造加工中心,眾多行業最大市場,未來十年最具增長力的市場,歷史上有幾次啊?未來十年,人口紅利至少還有十年好光景,放在一起,沒有道理不樂觀。

問:最後,你曾經建議,中國應該買下沃爾瑪的股權。你為什麼會有這個主張?

答:參股(編按:項兵建議主張持股一成),否則,你中國人煉鋼煉好的時候,他們把利潤轉移到鐵礦石,那你就瞎了。這叫戰略的風險對沖。

中國做低端的加工是可以的,渠道品牌(通路品牌)是最弱的,你沒辦法自己創造品牌的,所以參股就OK了!我可以旱澇保收(不管情況好壞,都可以得到好處)。

中國因為市場比較大,所以你有其他的打法……,世界會被我們顛覆掉的,這天會很快到來。

項兵 中國 應該 參股 沃爾瑪 沃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34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