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香港移動支付尚處初步發展階段,普及需找準痛點

“移動支付在香港發展尚處於初步發展階段,在香港發展移動支付還存在著很大困難。”針對移動支付在港現狀騰訊支付基礎平臺與金融應用線支付業務副總經理陳起儒這樣回複記者,“香港金融在很多方面過於成熟,所以對於移動支付的痛點並不強烈。”

兩地監管環境差異、香港本地分布差異、香港金融業的成熟程度、用戶活躍度以及接受度等都是制約移動支付在港發展的所要面臨的挑戰。

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金融創新與政策利好的雙層驅動背景下,金融科技逐漸成為推動大灣區發展的重要驅動力,移動支付或成為大灣區互聯互通的助推劑之一。例如,打破各地錢包系統之間不互通互聯的格局,支持香港用戶持有香港錢包在內地商戶使用。

移動支付巨頭在港未起波瀾

2016年,香港金管局批準發放首批儲值電子支付牌照,以支付寶、微信支付等支付巨頭為主。在兩年混戰後,兩家巨頭仍然勝負未分。

陳起儒認為,電商、紅包是促進內地發展移動支付的兩個載體和驅動因素。但香港情況與內地有所不同,首先香港並沒有內地發達的電商網絡;另外,香港有很多人使用其他社交系統,微信的活躍度並不高。

從技術方面來看,NFC和二維碼支付鏖戰,各有優勢,短時間內也難分勝負。

根據香港市場現狀,八達通仍占據主導地位。據悉,截至2017年,市面上流通著超過3450萬張八達通卡,每日交易宗數超過1300萬,金額超過1.5億港元。

“NFC在信息存儲容量、安全性、方便性上有一定優勢,而二維碼在很多領域便於複制、使用,對硬件要求非常低,甚至用一張紙放在收銀臺上就可實現收款服務。我個人認為,香港在一個階段內,兩者都會兼而有之。但在未來哪種方式會成主導?還存在很多可能。“陳起儒稱。

陳起儒稱,對於有兩地生活經驗的人而言,內地已經養成掃碼支付習慣,所以在香港也樂於接受掃碼支付,二維碼在香港還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要看不同場合、商戶不同的安全性要求,對硬件設備不同的要求等。

對於移動支付在香港普及困難現狀,陳起儒舉例稱,未來會加強與港鐵和八達通在各領域的合作,各方應該既是競爭對手又是合作夥伴,彼此打通資源,找準香港本地特色及用戶痛點,以擴大移動支付在香港的市場,實現雙贏。

灣區金融科技創新帶動普及

6月6日,在粵港澳大灣區金融科技論壇上,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現在粵港澳大灣區、金融和創新科技都是本屆特區政府的工作重點,它們對香港未來發展都是舉足輕重。在香港金融科技的發展中,特區政府很願意扮演一個促成者和推廣者的角色。”

香港在移動支付領域相比內地而言相對落後,而隨著香港政府越來越重視金融科技的發展,近年也急起直追推動金融科技以及移動支付的普及。

據悉,今年9月份,香港移動支付市場將有突破性發展。香港金管局將推出FPS快速支付系統(Faster Payment System,簡稱FPS),新系統將全面連接銀行和儲值支付工具運營商,並可提供跨銀行的即時轉賬與扣賬服務。

“FPS在香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舉措,其網絡功能更為全面、強大,甚至兩家支付機構可以相互連通。微信支付作為香港第一批獲得FPS牌照的機構,也將在第一批接入支持FPS網絡運行,在支付、付款多項功能上使用FPS網絡連接各家機構。”陳起儒表示。

FPS網絡發展為移動支付在港提供了更多的可能。陳起儒認為,首先,未來可以通過FPS網絡,將全港主要的銀行賬戶實現互聯互通;第二,也可以跟銀行金融機構展開更多金融服務,在金融服務基礎上加快發展香港電子支付。

業內人士表示,粵港澳互通互聯有利於灣區範圍內個人用戶和各種商戶、金融服務實現互聯互通,也有利於大灣區人們跨區域在生活上享受更多便利。

“我們將會在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和融合背景下,支持內地人到香港賬戶實現很方便地支付。另一方面,也支持香港用戶持有香港錢包很方便地在內地商戶上使用,打破各地錢包系統之間不互通互聯的格局。”陳起儒稱。

香港市民對於隱私、數據的敏感,是數據打通的難點之一。“從我們在做香港錢包的經驗來看,需要行之有效的數據保護方式,讓他們在使用的時候更加安心、放心。我認為這需要未來通過流程機制、手段保障,讓數據安全、數據可信、隱私防泄露。”陳起儒表示。

海外布局缺乏專業領域人才

國內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已經形成了財付通(微信支付)和支付寶二分天下的寡頭局面。除了搶灘香港市場外,出海成為雙方搶占的另一高地。

易觀國際一份報告顯示,2017年第四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中,支付寶占據了54.26%的市場份額,騰訊金融占據了38.15%的市場份額,兩家公司合計占據了超過九成的市場份額。

截至2018年4月底,支付寶已經和印度、馬來西亞等9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合作,推出9個當地“支付寶”。騰訊方面共有七個事業群。在支付領域,騰訊CDG(企業發展事業群)的FiT(騰訊支付基礎平臺與金融應用線)和WXG(微信事業群)的微信支付產品部兩個團隊聯合運營微信支付的大品牌和產品。

在CDG與FIT的分工方面,中國內地更多是微信支付負責前臺運營和前端業務,包括用戶、商戶接口等;FiT更多是中後臺運營,包括連接到銀行渠道,余額系統中後臺平臺的建設、運行、運維和服務;在海外市場,目前是Fit和騰訊國際事業部聯合發展香港錢包和馬來西亞錢包的市場,這兩個市場是Fit已經沖在前面,WXG會在微信平臺提供支援和入口。”騰訊金融科技副總裁陳起儒對第一財經表示。

目前在東南亞市場上,螞蟻金服已有馬來西亞版支付寶、泰國版“支付寶”Ascend Money、菲律賓版“支付寶”Mynt等,輸出金融科技技術,複制普惠金融經驗。

騰訊在出海跨境支付拓展方面主要有兩個發展方向。陳起儒稱,一方面是跟隨國人出境旅行的發展路徑,在熱門地區景點陸續推進微信支付應用場景落地,目前已經有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支持微信支付;另一方面,騰訊也在香港和馬來西亞申請了當地的支付牌照,會以配套模式向香港、馬來西亞用戶提供便利服務。此外,騰訊同時關註東南亞新市場,會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共同拓展當地的移動支付設施和服務。

支付巨頭出海東南亞市場,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專業領域人才的匱乏。螞蟻金服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在拓展東南亞市場過程中,後續專業領域人才匱乏是制約當地業務拓展速度的因素之一。

陳起儒表示,東南亞等國家的金融基礎設施薄弱,包括出入境的渠道和後備人才不足,對移動支付的需求越來越迫切。所以我們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共同拓展當地的移動支付設施和服務。“對於人才不足的局面,騰訊也願意提供支付平臺快速複制和拓展當地的水平和能力。”

香港 移動 支付 尚處 初步 發展 階段 普及 需找 找準 痛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62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