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險路闢新局 新光保全總經理 林伯峰

2011-3-3  TNM




30年前,新光大公子吳東進想開保全公司,被譏「捉賊仔公司」,身為特助的林伯峰,是新光第一顆保全種子。

30年後,保全業陷入紅海削價,單靠捉賊活不下去。林伯峰說:「安全產業必須轉進安心產業」,才能生存。

台灣步入少子、老年的社會型態,林伯峰研發貼身保鏢機器人,想進入家庭當科技管家。只是這條路,日本走得辛苦,台灣也剛要起步,陪新光保全從零開始的林伯峰,正努力在艱辛路途上闢出新局。

小檔案

生日︰1953╱7╱23 

家庭︰已婚,有一女 

學歷︰台大法律系

經歷︰新光人壽辦事員、新光建設業務經理 、允晨文化副總經理、裕元建設總經理、新光保全總經理

最討厭︰受訪、致詞、唱歌 

最喜歡︰3C、讀史

經營哲學︰全力以赴 

座右銘︰勇於追求,當樂於付出

天氣這麼冷,躲在被窩看電視,電話響了又不想起身,你可以叫他幫你拿。」林伯峰口中的這個他,身高大約只有六十公分,有雙十吋大眼睛,主人在外用手機遙控,在家跟著老人家上廁所、盯小孩吃飯。

這個聽起來像電影中「完美管家」的劇情,問起何時量產?林伯峰突然回神,「希望每台價錢壓低到三萬元左右、月租費要在六百元(跟有線電視一樣)。功能不是問題,如何降低價格、讓消費者接受,才是關鍵。」

大餅遭分 轉型

看準少子化與老年化的商機,新光保全總經理林伯峰認為,可以進入住家的,除了電信、電視外,就是保全。搶食居家照護這塊大餅,機器人的貼身保鏢是他突圍的第一步。

「三 十年前,台灣只有中興保全與新光保全二家,現在做系統保全的有三十幾家。」以前,平均服務費每家每月七千元。現在一戶連三千元都很勉強。除了銀行、精品等 需要品牌保全服務的大客戶外,以往的檳榔攤、服飾店等小型商店,幾乎都被地方型保全取代,一個月六、七百元就可以搶市。

「科技設備的投資越來越高,利潤卻越來越低。」林伯峰嘆,保全業務仍占新保營收八五%,但在價格戰廝殺下,一定要轉型。

當對手中興保全開始切入幼兒體驗館、影音出租等業務,外界認為,新保空有寶刀卻不會耍,因新光集團旗下有人壽、銀行、大台北瓦斯、醫院等,資源比其他同業雄厚百倍。

西進中國 回收

在一場遠距醫療照護座談會上,旅遊、生技、醫美等業者,興致高昂地討論陸客來台醫療與兩岸遠距醫療上看八百億元商機。林伯峰上台說:「就因為本集團資源多,所以當大家都衝進游泳池時,我們一定會停下來,探探水溫、看看水深,再決定要不要跳。」

他繼續潑冷水說,遠距醫療除了商機,還有醫療風險與醫病關係等非商業考量。保全業者可以透過視訊幫病人量血壓,但若有異狀,醫生不可能視訊問診、開藥。大家一頭熱,但後援系統能否整合,才是關鍵。

對 於保全業轉型,他堅持「必須跟本業有交集」,「發展貼身保鏢的機器人與擴展中國業務,才是新保要延伸本業的藍海策略。」早在十年前,新光保全比中興保全更 早進入中國,目前已有上海、天津、廈門、深圳等據點。「今年開始,大陸每個據點都開始賺錢了,深圳EPS甚至有七.八元。(新光保全二○○九年EPS是 二.二七元)。

創業種子 赴日

雖然中國市場獲利是台灣的三、四倍。「但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其實是公安局,因為保安公司的背後都是公營的。上班是執行公權力的公安,下班是民間保安,我們只能從台商物業管理做起。」不過,林伯峰也認為,中國開放保全業仍是趨勢,日本與美國等保全公司早就進入卡位。

林伯峰對市場的敏銳度,跟雷達一樣,新光保全總部與壹傳媒相隔一個巷口,他收到記者名片就說:「你們辦公室越來越多棟,要不要叫老闆考慮一下,鄰居還可以打個折?」

他在演講時,講到客戶關係,「收年費時,有的客戶好氣又好笑地拿錢出來,埋怨一年到頭從沒被賊偷過,倒是每年被新光保全偷一次。」以此來顯示新保的品質。

「在我之前,新保的總經理有魔咒,沒有一個待超過二年。」林伯峰已經超過十一年,但他卻是二度回鍋,當年是吳東進派去日本學習保全的第一顆種子。

從零開始 奠基

在新保三十周年慶晚會中,新光集團董事長吳東進回憶,一九八○年代,父親吳火獅得知他要開保全公司,不解地唸:「大家都問我,我們新光企業這麼多,你兒子沒事去開家捉賊公司幹什麼?」

「我早年到日本早稻田念書時碰上學潮,看到進校園維持秩序的不是警察,而是警備員(民間保全)。」別人看到的是政治動盪,吳東進卻看出特殊商機。

那 時候,身為吳東進特別助理的林伯峰,被指派到日本「綜合警備保障株式會社」(ALSOK)公司取經。「我連新幹線的出口都搞不清楚。」他腦中一片空白,得 像海綿般吸收,從市場調查、器材設定,到人員訓練,逐一拼出台灣從未有的保全版圖。吳東進在三十周年慶時提到,創業前幾年,蠟燭兩頭燒,倍極艱辛。

一九八○年台灣綜合保全(新光保全前身)成立,是台灣第二家保全業(中興保全早三個月)。正值經濟起飛,企業大樓、銀行機構與集合式大樓出現,守衛、運鈔、物業管理等需求,逐一浮現。

同學挖角 減薪

從居家防盜,到企業e化建置,三十年下來,新光保全從一百萬元資本額,到今天的三十八億元,營收從零開始,到六十億元(合併報表),員工高達六千多人,台灣客戶高達八萬多家。

林 伯峰是新光老四吳東昇台大法律系的同學,「畢業後,我考上聲寶、月薪四千四百元,吳東昇要我來新光上班,給四千元。」林伯峰問怎麼挖角薪水卻更低?吳東昇 回他:「就是因為同學才敢給你四千元。」林伯峰到過吳東昇系統的允晨文化,出版了白先勇、殷海光等人書籍;也當過新光營建部門經理,去蓋西門町的獅子林, 最後被吳東進拉到身旁當特助。

一九八六年,新光創辦人吳火獅心臟病猝逝。隨之而起的第二代兄弟爭產,一邊是老闆,一邊是同學。一九九三年,林伯峰選擇離開待了十七年的新光集團,到裕隆集團旗下的裕元建設當總經理,幫裕元完成第一棟超高大樓。

落實回報 嚴控

一九九九年元旦,新光保全主管熊耀國,從金庫抱走總重二百二十三公斤黃金和美元等,是高達三億元的監守自盜案,此案至今未破。新保是大公子吳東進第一家創業的公司,讓他顏面盡失。因為在前一年,台中金庫也出同樣紕漏,暴露了內部管理疏失。

吳東進雷厲風行,找回林伯峰,要他大力整頓。問起臨危授命的心情,林伯峰只回答:「情義害死人。」除了跟吳家兄弟的交情之外,新保他是第一顆參與孕育的種子,得擔起重責。

「官 階不重要, 觀念才重要。就算是總經理要你開金庫,都必須按照通報順序來。」回鍋後的林伯峰,除了徹底要求員工落實每個流程、不准馬虎;但他也知道,人性終究需要制度 管理,逐年引進各種衛星定位器材。如今從固定錄影機到移動PS、將攝影機安裝於保全頭盔上,銀行運鈔過程,得配合WiMAX技術將補鈔畫面傳送給監控中 心,新保也是第一家使用「PND保全派遣導航系統」的業者,保全員上車十秒鐘就要啟動引擎,回報勤務中心。

居家照護 新招

「這些制度實施後,很多員工受不了辭職,值勤時買早餐摸魚,或是以塞車來當藉口等問題都曝光了。」「有時候科技是最好的人性管理。」話雖如此,林伯峰還是覺得員工情緒照顧很重要。每年除夕,他總是選擇到當年度績效最好的區域,發紅包給巡邏保全。

「很多基層保全看到總經理親自送紅包去,那種對公司的感情是不一樣的。」他說,新保有四成員工是高中畢業,早期很多是中南部小孩,才會擔任這種日夜顛倒的辛苦工作。

他自己出身板橋的公教家庭,爺爺曾是板橋清水國小校長,爸爸也是台大法律系畢業後當教師。林伯峰與太太是班對,一家都是台大法律系友,爸爸過世後,八十幾歲的媽媽跟他同住。

所以他常跟新保的研發同仁講:「台灣已進入老人化社會,居家照護系統快做好,我以後會用到。」林伯峰只有一個女兒,他說自己這一代要照顧父母,但小孩那一代只能照顧自己,年老後的生活要自己設想好。

自由基因 遺傳

不過,講到八十幾歲同住的媽媽,新保一有新的居家照顧系統,量血壓、防跌偵測等各種老人安全設備,他都想找老媽媽試用。

「但我媽根本就不適合當居家照顧實驗者。」「前陣子,她自己訂好火車票與旅館,一個人去北海道當背包客,連手機都沒帶。」八天之後,媽媽回來告訴他:「這樣『老人體檢』算過關了吧?」講完這段,他自己哈哈地笑,「若我退休,應該也是這種『自由基因』趴趴走吧。」

後記

新光集團董事長吳東進討厭在媒體曝光,每年一度的股東會講台都以花籃遮臉,眾所皆知。林伯峰報告接受《壹週刊》訪問,吳東進大驚。

林伯峰是這樣告訴老闆:「她一定要寫,你不跟她講,她寫的80%都是自己猜或別人講的;若接受採訪,至少有60%是我自己講的。」當我正要稱讚他懂得媒體眉角時,細看他回傳的個人小檔案,「最討厭」那欄竟出現「受訪」2字,不禁莞爾,果然裡子與面子,他都兼顧了。


險路 路闢 闢新 新局 新光 保全 總經理 林伯 伯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19

敢走險路 高雄小瓷廠攻進迪奧

2012-12-10  TCW
 
 

 

第三屆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在熱鬧與爭議中落幕,卻有一家台灣瓷器品牌,取得中國頂級招待所新台幣三千萬元的訂單,是五百多家業者中的少數;不僅如此,去年底還獲得國際精品品牌迪奧(Dior)青睞,上門談代理,其作品「牡丹盤」以自有品牌在巴黎旗艦店展售,繼「法藍瓷」後,台灣瓷藝品再度站上國際舞台者。

創作該品牌「1300 OnlyPorcelain」,是隱身於高雄大樹鄉下工業區中的一家小瓷器廠「旗津窯」。

「一開始,Dior只想要代理,希望把『1300』品牌拿掉,我回答:『可以』,先付三十萬美元版權開發費; 他們退一步:『掛雙品牌?』我回覆說:『那會在藝術品中簽上我的名字』。」詳述交涉過程的,是旗津窯創辦人沈亨榮。

他堅持自有品牌上架國際通路,將過去瓷器業代工一小件平均賺約○.五美元到一美元的價值, 提升到五十美元,至少多出了四十九倍。

為何強勢的國際精品肯讓一家出身於南部鄉下的品牌,登上其巴黎旗艦店?

將時間拉回到十五年前。剛從美國康州Hartford藝術研究所學成歸國的沈亨榮,教了一年書不適應,決定捨棄穩定的教職工作,在他的出生地高雄旗津成立工作室「旗津窯」。

品牌突圍!走大廠不走的瓷藝品路線

為了兼顧創作與生存,一開始,他切入當時尚未有人進入的「建築陶」領域。建築陶用於住宅裝飾,由於是先進者,很快切入高雄地區的建案與公共裝置。原本僅四人的小工作室, 在七年間擴大至七十人;營業額也從五十萬擴增到三千五百萬元。

然而,好景不常。由於建築陶沒有技術門檻,加上出走師傅削價競爭,讓他體悟到,唯有自創品牌,從設計到生產全部生根,才能真正擺脫為人設計代工的宿命。

他開始想:什麼能以自創品牌之姿在國際市場中拚搏?最後在他心中浮現的答案是:大型瓷藝品。有感於目前國際市場上最著名的瓷器品牌中,有德國麥森(Meissen)、日本Noritake和丹麥Royal Copenhagen等百年老店, 而象徵瓷器的「china」在此領域卻沒有很多獲得公認的品牌;加上留美八年就是以瓷藝創作為主研究,因此決定轉型。

只是,一家僅發跡十五年的台灣瓷器品牌所能想到的,難道還有歐洲百年品牌做不到之處嗎?旗津窯憑什麼跟他們拚搏?反覆思考後,浮現於心的答案是:切入別人不願意跨入之區,建立起競爭門檻:打造沒有底座、以拱橋式橫向為造型的瓷藝品。

這是一條險路。走人煙稀少的路,但卻也須承擔高人力、資金的風險,更是一場信心的試煉。

打破既有規則,第一關就是做出沒有底座、橫立式作品的挑戰。

技術突圍!花兩年時間研發新模具

一般來說,平整底座與直立模式的作品在於支撐作品,無底座且橫向拱橋造型,則象徵著支撐點不見了,要靠作品本身結構站起來。但瓷土一拉成橫向時,如果彎曲力度與角度沒掌握好,就會整個垮下去。

彎曲S線條,正是第二個挑戰。「迥異傳統方整的四片模具,S型彎彎曲曲,脫模會卡住石膏無法成型,如果靠拼接方式,則會在窯燒時留下一條黑線,失去美感,」為開出S型線條,就難倒了好幾個台灣知名的模具廠。為此,他只有自己成立模具部門,聘請師傅自行研發。模具師傅林炯成表示,整整花了兩年,才找到「樓中樓」脫模技術。

沈亨榮解釋,「樓中樓」脫模技術就如「俄羅斯娃娃」一樣,一層套一層的工法,得以突破傳統直角脫膜限制。以第一件作品「水仙之夢」為例,也是花費兩年,燒掉十多噸瓷土,開了兩百多個模具,是傳統四片模具的五十倍,約是德國麥森產品製模平均片數的四倍,才得以完成粗胚。

走不一樣的路,也是一場資本的消耗戰。為了在國際市場百年瓷器大廠的夾縫中打造自有品牌,沈亨榮前後在人力、廠房投入了約一億二千萬元,資金一部分來自「建築陶」營收,八成是借貸。

「一度還發不出薪水,也有師傅因為待遇不高而相繼出走;有兩年時間僅開發、設計而無收入,想要銀行借貸卻因藝術品難以鑑價而不成,」不過五十四歲,已整頭白髮的沈亨榮回憶過往,紅了眼眶。所幸有妻子一路想挺,才讓他熬過人生最低潮的關卡。

今年初,藝術創作逐漸站穩腳步,年營收從四千萬元到今年可望突破億元,吸引國際精品通路上門和打開中國市場,才結束利潤微薄的「建築陶」部門,專心於瓷藝術品,以及開發實用型瓷器品產線。

只是,隨著訂單增加,挑戰也跟著來。「人才培育與通路需求大量資本,則是新挑戰,」中小企業信保基金課長張文巧提醒。這一家位於高雄鄉下的小窯燒廠,依舊有著資金與人才困窘問題,但不想賺零頭小利的代工錢,想要在文創領域打造「MIT」品牌創造出市場產值,靠著的是熱情與切入別人不願做的領域,在瓷器競爭紅海中征服了歐洲人。

敢走 走險 險路 高雄 瓷廠 攻進 迪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09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