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檢驗陽性農產品就地銷毀:四川農貿市場為啥這麽牛?

在四川省廣安市臨港市場的入口處,擺放了一塊大型電子顯示屏,屏幕上滾動播放著市場產品抽檢信息。

“每天都在檢測,按照貨物到場時間的不同,水產一般晚上到,蔬菜水果一般淩晨4點多到,但是無論哪一批貨物到,早晨八點來這個市場的人,都能從這個顯示屏上看到自己所要買的品種的抽檢信息。只有檢測的貨物才能進場。”臨港大市場的開辦者劉祥斌表示。

這塊碩大的顯示屏是2015年建成,主要用於農產品檢驗檢測結果信息的發布和公示,以及食品安全知識、法律法規和政策的宣傳,顯示屏是監管部門的手段和載體,是群眾監督和共治的眼睛。

這個占地204畝,總建築面積22萬㎡,總投資10.2億元建設的市場,設置有蔬菜區、水果區、糧油區、水產區等。現入駐有商家371家,每天交易量達700多噸,日交易額600多萬元。該市場是四川省重點項目,四川省內貿服務業重點項目,也是廣安歷史上規模最大、配套最好、功能最完善、現代化程度最高的“產銷互動”的農產品、食品集散中心。

“目前進入市場不需要交錢,也不需要交租金。但是抽檢比較嚴格,他們每天都來查進貨票據和抽檢。”一位市場的業主表示。

為了能夠達到及時的抽檢信息,臨港大市場食品快速檢測中心與市場同期成立,快檢室常設兩名工作人員,主要負責抽檢監測農產品的質量安全。

“每天會有專門人員負責從市場上抽取各20個品種的水果、蔬菜樣品送入檢測中心,由我們對樣品進行檢測,並將檢測結果定時在公示欄上進行公示。同時,數據也會同步到市食藥監管部門予以備案審查。對檢驗結果為陽性的農產品就地銷毀,對結果為弱陽性的通報產地,同時報告市食品監管部門。”快檢室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到。

抽檢信息不僅僅只能從大屏幕看到,在市和園區食品藥品監管部門指導下,市場投資120萬元建設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追溯體系,通過該體系,可以使得二維碼隨貨流轉,監管部門、商家、消費者可以通過手機等讀取產品產地、商家、檢測甚至用藥等信息。

“該體系以提升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水平為目標,以食用農產品市場準入準出管理為核心,按照‘源頭可溯、全程可控、風險可防、責任可究、公眾可查’的要求,以二維碼為產品標識,運用現代信息技術,依托農產品質量安全追溯信息平臺,建立農產品經營主體信息庫,並落實索證索票、進貨查驗記錄等制度,逐步建成了從批發到零售的農質量安全追溯體系。” 廣安市食藥監局局長屠明春表示。

在市場內廣安益達農業有限公司,第一財經記者看到,通過手機掃描產品二維碼,就可以讀取到所購買的產品品種、產地、農戶信息、蔬菜檢測結果、批次數量及經轉批發、零售商的相關信息等。

“目前是以二維碼為產品標識,附在各類食用農產品包裝上,依托農產品質量安全追溯信息平臺,建立農產品經營主體信息庫,並落實索證索票、進貨查驗記錄等制度,逐步建成了從批發到零售的農質量安全追溯體系。”劉祥斌表示。

目前,廣安市內的蔬菜專業合作社和種植大戶也都在臨港大市場內設置有批發點。市場內進口水果大多來自於美國、南非、越南、泰國、緬甸等地。市場內糧油區入駐了3家特大糧油批發商,他們共擁有62個糧油品種的廣安地區總代理權。目前,市場內產品的銷售範圍己覆蓋廣安主城區,並擴展到廣安市各區市縣,進而輻射到南充、蓬安、合川、潼南等地,初步成為了川東北農產品的集散交易中心。

不合格農產品自動禁入

不同於廣安大市場做法的成都,利用“互聯網+”探索建立食品安全電子追溯模式,把農產品到商務平臺的捆綁在了一起。

2015年3月,通過政府招標,成都順點科技有限公司成為成都市食品溯源電商平臺(以下簡稱“溯源平臺”)第三方建設和運行公司。

“溯源平臺設定了自動化快檢準入程序,每日進行農藥殘留抽檢1200余批次,每批菜品都要出具農藥殘留檢測報告。快檢結果通過互聯網傳遞到後臺,不合格食品自動禁入。” 成都順點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川江表示。

“溯源平臺”是采用“互聯網+”實現食品安全溯源監管和促進電子商務經營的管理模式,創造性地將政府監管與企業經營結合起來,實現來源可追溯、去向可查證、責任可追究。

在溯源平臺上,點擊任何一條信息,就立即可以看到溯源信息,包括買家的地址、下單時間和購買量以及收貨時間,同時農藥殘留檢測報告的信息也可以看到,包括檢測項目、檢測結果、檢測時間、檢測人員及檢測單位等。通過手機APP掃描二維碼,可以看到采購的所有信息,從合作社或者市場的蔬菜。

“溯源平臺上的食材主要是來自合作社,還有一部分是來自農貿市場,都是由穩定的供應商提供。而從這個平臺采購的客戶,主要客戶是小型餐飲店、酒店及學校、機關食堂等,因為菜價比農貿市場便宜約40%,所以受到大家的歡迎。”劉川江表示。

截止6月15日,“溯源平臺”註冊用戶達9800余家,遍及成都主城區和部分縣市,對外發展到重慶、昆明、西安、青島、青海、武漢、德州及省內的遂寧、南充、巴中等。每日下單4002家,包括零售經營者38家、醫院食堂36家、大型酒店72家、學校食堂456家、社會餐飲3400余家。實現單日食材交易額超過450萬元,農產品日交易量超過500噸,日產生溯源數據20萬條。合作農業基地3萬余畝。

目前,由於食品來源、抽檢、配送等信息在平臺上全面共享,監管部門只需點一點鼠標,數據即可呈現,改變了以往查看紙質臺賬的監管模式,大大降低監管難度,提高了監管效率。 用戶在平臺上享受采購、抽檢、配送、查詢“一條龍”服務,全過程無縫對接,極大地提高了各環節用戶對溯源體系的參與積極性。

以監管現代化為目標強化食品安全監管能力,通過強大的檢測能力,利用互聯網、雲計算和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建設來源可追、去向可查、過程可控、責任可究的食品流通電子追溯系統,力爭到2020年底,成都市市食品年均檢驗檢測樣本量達到9份/千人。

檢驗 陽性 農產品 農產 就地 銷毀 四川 農貿 市場 為啥 這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243

科普貼!扒一扒讓陳欣怡藥檢呈陽性的氫氯噻嗪

據新華社消息,記者12日從中國遊泳協會負責人處獲悉,中國女子遊泳運動員陳欣怡在8月7日里約奧組委實施的賽內興奮劑檢查中被查出A瓶氫氯噻嗪陽性。陳欣怡目前已向國際奧委會提交了B瓶檢測和召開聽證會的申請。

那麽問題來了,氫氯噻嗪是啥?A、B瓶又是啥?陽性違規又是啥?

氫氯噻嗪是興奮劑嗎?

經查詢,氫氯噻嗪(qīng lǜ saì qín)為利尿藥、抗高血壓藥。主要適用於心原性水腫、肝原性水腫和腎性水腫:如腎病綜合征、急性腎小球腎炎等。 在2016年禁藥名單中被列入S5類別,賽內賽外都禁用。

氫氯噻嗪具利尿作用,利尿劑的臨床效應是通過影響腎臟的尿液生成過程,來增加尿量排出,從而緩解或消除水腫等癥狀。

目前,運動員服用目的是通過快速排除體內水分,減輕體重;增加尿量,來盡快減少體液和排泄物中其他興奮劑代謝產物,以此來造成藥檢的假陰性結果;加速其他興奮劑及其他代謝產物的排泄過程,從而緩解某些副作用。

這種藥品本身不具備興奮作用,但用此類藥物能加大尿液的排出量,可在賽前減輕體重或稀釋尿液中的違禁藥物,因此也被列入禁用目錄之內

運動員為提高成績而最早服用的藥物大多屬於興奮劑藥物——刺激劑類,所以盡管後來他們使用的其他類型藥物並不都具有興奮性(如利尿劑),甚至有的還具有抑制性(如β-阻斷劑),國際上對體育運動中的違禁藥物仍習慣沿用興奮劑的稱謂。如今通常所說的興奮劑不再是單指那些起興奮作用的藥物,而實際是對體育運動中違禁藥物的統稱。

A、B瓶里其實是同批尿樣

根據正規流程,運動員在賽後采集尿樣的過程中將留取至少75毫升的尿量,然後將尿樣倒進密封樣品瓶(A瓶和B瓶),其中A瓶50毫升,B瓶25毫升。運動員被采集的同批尿樣要裝到A、B2個瓶中密封,如果A瓶尿樣的分析結果為陽性,興奮劑檢測結構必須立即書面報告相關部門,並盡快安排複檢——也就是檢測B瓶尿樣,這個測試應該在同一個實驗室由不同的人操作。如果B瓶的檢測分析結果仍為陽性,則該運動員的興奮劑檢查結果即被判定為陽性。

而如果A瓶被查出呈陽性,運動員可以申請進行B瓶檢測。 陳欣怡目前已向國際奧委會提交了B瓶檢測和召開聽證會的申請。

在過去的興奮劑檢測中,B瓶檢測結果和A瓶檢測結果相反的概率“幾乎為零”。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總幹事戴維·霍曼曾表示,“結果不一致的原因只有兩個,不是B瓶樣本被稀釋,就是被運動員人為更換掉了,”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才能判斷陽性違規是否成立

在體育比賽中,我們經常可以聽到這個詞——陽性!對於運動員來說這個單詞幾乎可以與噩夢劃上等號。陽性到底指什麽呢?在各種醫學試驗中,陽性結果一般表示發現了目標物、獲得了預期結果等,興奮劑檢測中,所謂陽性就是指在運動員的尿液或者血液標本里發現了興奮劑,而陰性就是沒有發現的意思。

為增加奧運會藥檢的公正與透明,國際奧委會在里約奧運會期間采取新措施。在實驗室陽性結果出現後,國際奧委會率先進行調查,核實運動員是否有正當理由使用藥物造成藥檢陽性。如果需要進一步處理,國際奧委會將通知相關奧委會和運動員本人,之後將事件移交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由後者判定陽性違規是否成立。如果違規被認定為成立,國際奧委會才會給出相應處罰。

而如果陳欣怡的B瓶檢測結果也為陽性,這將是自1992年以來,中國運動員在奧運中首例藥檢陽性。

科普 扒一 一扒 扒讓 讓陳 欣怡 藥檢 陽性 的氫 氫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049

中國舉協:對3舉重冠軍藥檢陽性十分震驚 如證實將重罰

中國舉重協會24日就北京奧運會三位女子舉重運動員曹磊、陳燮霞和劉春紅興奮劑複檢結果呈陽性發表聲明,全文如下:

我協會從國際舉重聯合會獲悉,在國際奧委會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樣本複檢中查出3名中國女子舉重運動員曹磊、陳燮霞、劉春紅興奮劑陽性。

我們對此消息感到十分震驚。中國舉重協會始終按照《世界反興奮劑條例》和國際舉重聯合會的有關反興奮劑規定,嚴格執行 “嚴令禁止、嚴格檢查、嚴肅處理”的反興奮劑工作方針,對興奮劑“零容忍”。中國舉重協會組織開展形式多樣的反興奮劑宣傳教育,建立了嚴格的反興奮劑責任制度,配合中國反興奮劑中心開展大量的、嚴格的興奮劑檢查,嚴厲打擊興奮劑違規行為。

我協會對此次複檢陽性結果高度重視,我們將按照國際舉重聯合會和國際奧委會相關規定要求,積極配合調查。如經查證確實存在違規行為,我協會將對相關責任人決不姑息,依法從嚴從重給予處罰。

中國 舉協 舉重 冠軍 藥檢 陽性 十分 震驚 證實 重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746

三名北京奧運會冠軍藥檢呈陽性 舉重為何成興奮劑"重災區"

據國際舉重聯合會(IWF)網站消息,通過國際奧委會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運動員檢驗樣本的重新測試顯示,15名運動員藥檢結果呈陽性,其中包括三名中國運動員:劉春紅(女子69公斤級金牌);陳燮霞(女子48公斤級金牌);曹磊(女子75公斤級金牌)。

據了解,奧委會相關機構在對中國運動員尿樣的複檢中查出了GHRP-2,這是一種促生長激素釋放肽,而劉春紅另有西布曲明呈陽性。除了中國和俄羅斯,還有來自阿塞拜疆、白俄羅斯、烏克蘭和哈薩克斯坦等國的運動員。 根據相關法規,國際舉聯對這15名運動員處以臨時禁賽處罰。

那麽問題來了,本次的違禁藥物到底是什麽?為何被檢測出的偏偏是舉重呢?中國舉重隊是否有此先例?

減肥藥讓舉重冠軍藥檢結果呈陽性?

根據規定,奧運期間的尿樣血樣要保存八年,自從俄羅斯興奮劑醜聞踢爆後,國際舉聯在今年對08、12兩屆奧運所有樣本進行了複檢,此前已有大批選手落馬,包括倫敦奧運哈薩克斯坦全部四位舉重金牌選手。本次次檢查是最後一批複檢。

據悉, 奧委會相關機構在對中國運動員尿樣的複檢中均查出了GHRP-2,這是一種促生長激素釋放肽,而劉春紅另有西布曲明呈陽性。西布曲明屬於減肥藥,用於飲食控制、運動不能減輕和控制體重的肥胖癥治療,包括減輕體重和維持體重的減輕,治療應與低熱量飲食和運動結合進行。一般推薦用於治療體重指數≥30kg/m2或≥27kg/m2(有其它危險因素如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 等)的肥胖癥患者。

曾有國家舉重全隊服用興奮劑

此前,據國外媒體報道,2015年3月22日,保加利亞舉重隊一共有11名運動員藥檢呈陽性,也就是說他們都服用了興奮劑,這也直接導致保加利亞舉重隊將退出即將在格魯吉亞舉行的歐洲舉重錦標賽。

在世界反興奮劑協會機構(WADA)稍早前進行的藥檢中,保加利亞隊有8名男運動員和3名女運動員被查出陽性。據保加利亞舉重隊的教練稱,一種名為合成類固醇康力龍被放入了運動員們的食品中。這些被查出服用禁藥的運動員可能面臨為期4年的禁賽,其中4人已經是第二次“出事”,他們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處罰,甚至可能遭遇終身禁賽。

舉重運動一直以來都是興奮劑滋生的地方,世界上有很多國家的舉重運動員都曾經涉足或者誤服過興奮劑,這也讓舉重運動的興奮劑檢測比其他項目要嚴格地多。

中國舉重運動員曾不止一次被查出服用違禁藥物

2004年,寧夏舉重隊在一次興奮劑檢查中查出3例陽性,運動員馬文華、丁海峰、孫艷均服用違禁藥物大力補(類固醇),分別被停賽2年、罰款4千元。他們的教練王成繼受到重罰,被終身取消教練資格、罰款1萬元。寧夏舉重隊被停賽1年、罰款6萬元。

2005年1月底,中國奧委會反興奮劑委員會接到群眾舉報,反映湖北女子舉重隊6名運動員在訓練中集體使用違禁藥物。1月31日,中國反興奮劑委員會派出工作人員前往訓練地對該隊進行檢查。根據現場拍攝的照片,發現接受檢查的6名運動員均系冒名頂替。經查,湖北省體育局重競技管理中心教練員劉少軍自2004年12月開始組織、指使湖北女子舉重隊6名運動員集體使用違禁藥物。為防止事情敗露,劉少軍還有預謀地使用他人照片偽造了這6名運動員的假身份證件。 最終, 國家體育總局決定取消湖北省舉重隊(含男、女)參加十運會的比賽資格,取消湖北省體育代表團參加十運會體育道德風尚獎的評選資格;中國舉重協會決定對奚漢 祥、劉少軍給予終身取消教練員資格的處罰,對集體使用違禁藥物的6名運動員以及參與集體作弊的另外6名運動員給予停賽2年的處罰,對湖北省舉重隊給予停止 參加國內外比賽1年的處罰。

2010年6月18日,江蘇省體育局通報,由於蘇州女子舉重隊在此前的國家體育總局突擊檢查中被查實使用違禁藥物並幹擾檢查,相關運動員和教練被處以禁賽和終身取消教練資格等處罰。

而此前,國家體育總局舉摔柔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陳應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舉重隊參加里約奧運會的十人名單將確保每名運動員都是“幹幹凈凈參賽,無興奮劑歷史問題”。

三名 北京 奧運會 奧運 冠軍 藥檢 陽性 舉重 為何 興奮劑 興奮 重災區 重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749

藥檢呈陽性的15人名單里除了3名中國冠軍,其余選手又是誰?

中國舉重協會8月24日晚就北京奧運會三位女子舉重運動員曹磊、陳燮霞和劉春紅興奮劑複檢結果呈陽性發表聲明。舉協表示將高度重視此次複檢陽性結果,將按照國際舉重聯合會和國際奧委會相關規定要求,積極配合調查。如經查證確實存在違規行為,將對相關責任人決不姑息,依法從嚴從重給予處罰。

 

當日,據國際舉重聯合會消息,通過國際奧委會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運動員檢驗樣本的重新測試顯示,15名運動員藥檢結果呈陽性。

15人中其中包括三名中國運動員:劉春紅(女子69公斤級金牌);陳燮霞(女子48公斤級金牌);曹磊(女子75公斤級金牌)。根據相關法規,國際舉聯對這15名運動員處以臨時禁賽處罰。

國際舉聯公告截圖(來源:國際舉聯網站)

以下為公告中所列出的其余12名尿檢呈陽性的選手名單以及他們在北京奧運會中所取得的成績:

阿塞拜疆

帕沙耶夫(PASHAYEV, Nizami),94公斤級第五名;

白俄羅斯

庫勒沙(Iryna Kulesha),75公斤級第四名,

諾維卡瓦(NOVIKAVA,Nastassia ),女子53公斤級銅牌;

雷巴科夫(RYBAKOU, Andrei),男子85公斤級銀牌;

哈薩克斯坦

內克拉索娃(NEKRASSOVA, Irina ),女子63公斤級銀牌;

謝多夫(SEDOV, Vladimir),男子84公斤級第四名;

馬內紮(MANEZA,Maya ),女子63公斤級,據報道,馬內紮原名姚麗,遼寧阜新人,2008年取得哈薩克斯坦國籍,北京奧運會傷退無成績。2012年獲得倫敦奧運會金牌,但其在2016年6月國際舉重聯合會興奮劑重檢中呈陽性,金牌將被剝奪。

格拉波維茨卡婭(GRABOVETSKAYA,Mariya),女子75公斤以上級銅牌。

俄羅斯

阿卡耶夫(AKKAEV, Khadzhimurat),男子94公斤級銅牌;

拉皮科夫(LAPIKOV, Dmitry)男子105公斤級銅牌;

烏克蘭

達維多娃(DAVYDOVA, Natalya),女子69公斤級銅牌;

科羅布卡(KOROBKA, Olha),75公斤以上級的銀牌。  

藥檢 陽性 15 名單 除了 中國 冠軍 其余 選手 又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803

中國3名北京奧運舉重冠軍藥檢呈陽性 將臨時禁賽

8月24日,據國際舉重聯合會消息,通過國際奧委會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運動員檢驗樣本的重新測試顯示,15名運動員藥檢結果呈陽性。

15人中其中包括三名中國運動員:劉春紅(女子69公斤級金牌);陳燮霞(女子48公斤級金牌);曹磊(女子75公斤級金牌)。根據相關法規,國際舉聯對這15名運動員處以臨時禁賽處罰。

國際舉聯公告截圖(來源:國際舉聯網站)

根據國際舉重聯合會公告,三名中國選手都被檢出GHRP-2 (促生長激素釋放肽),劉春紅另有西布曲明(Sibutramine)陽性。

根據規定,奧運期間的尿樣血樣要保存八年,自從俄羅斯興奮劑醜聞踢爆後,國際舉聯在今年對08、12兩屆奧運所有樣本進行了複檢,此前已有大批選手落馬,包括倫敦奧運哈薩克斯坦全部四位舉重金牌選手。這次檢查是最後一批複檢。

據悉,劉春紅藥檢被檢測出的西布曲明屬於減肥藥。用於飲食控制、運動不能減輕和控制體重的肥胖癥治療,包括減輕體重和維持體重的減輕,治療應與低熱量飲食和運動結合進行。一般推薦用於治療體重指數≥30kg/m2或≥27kg/m2(有其它危險因素如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等)的肥胖癥患者。

劉春紅

陳燮霞

曹磊

中國 北京 奧運 舉重 冠軍 藥檢 陽性 臨時 禁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806

又是瘦肉精!金敬道亞冠聯賽藥檢呈陽性遭禁賽60天

亞足聯9日在官網發表聲明稱,山東魯能球員金敬道在亞冠聯賽藥檢中的結果呈陽性,對其處以暫時禁賽60天的處罰。

根據這份聲明,金敬道是在8月23日亞冠聯賽四分之一決賽山東魯能與首爾FC第一回合比賽前藥檢不合格的,被檢出的物質是克倫特羅,俗稱“瘦肉精”,這種物質位列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禁藥名單。

亞足聯在聲明中說,禁賽60天的處罰還可以被延長30天,而根據規定,金敬道也有權要求進行B瓶檢測。亞足聯還表示,該處罰決定已經通知到中國足協和山東魯能俱樂部。

山東魯能泰山足球俱樂部9日晚通報說,針對球員金敬道“瘦肉精”藥檢呈陽性的處罰,俱樂部堅決支持亞足聯針對反興奮劑的種種努力。

魯能俱樂部稱,“9月9日,山東魯能泰山足球俱樂部收到亞足聯關於俱樂部球員金敬道‘克侖特羅’(瘦肉精)藥檢呈陽性的處罰通知,同時被抽檢的我部另外三名球員檢測正常。俱樂部堅決支持亞足聯針對反興奮劑做出的種種努力,將全力配合亞足聯進一步的調查,盡快查清事實。”

“山東魯能泰山足球俱樂部一直高度重視球隊反興奮劑工作,今後俱樂部將繼續加強管理,尤其是球員外出飲食管理,嚴防不安全食品流入,嚴格遵守亞足聯、中國足協各項規定,弘揚公平、公正的體育精神。”

據悉,鹽酸克倫特羅,也就是瘦肉精能夠促進蛋白質合成,增加肌肉質量,所以也被列為興奮劑,很多運動員曾”折”在它身上。在某些需要肌肉爆發力的重競技項目上偷用情況比較嚴重,長期使用會對使用者的心肌和心臟產生有害影響。從2004年起,每年國際反興奮劑組織查出的服用該禁藥的數量基本維持在40-50例之間。但在足壇,因瘦肉精被禁賽的情況還是比較少。不過金敬道並非中國足壇服食興奮劑第一人,早在13年前,前北京國安球員張帥開創了“先河”。

在這場亞冠比賽中,山東魯能1:3不敵首爾FC。目前尚不清楚金敬道是否屬於誤服,亞足聯還在就此事進行調查,而調查結束後,亞足聯紀律委員將會對此事做出最終決定。

那麽,食用含有瘦肉精的肉制品到底會不會造成尿檢陽性呢?中國最權威的反興奮劑專家,中國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中心新聞發言人趙健的解答是:“肯定存在這樣的可能性,不過,這也取決於汙染程度和食用的量,一般性的汙染、吃得也不算多的話,很難吃出陽性來!”但在體育圈內公認的規則則是,誤服”從來不是國際反興奮劑組織考慮的洗刷罪名的理由。

又是 瘦肉精 瘦肉 金敬 敬道 亞冠 聯賽 藥檢 陽性 禁賽 6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4270

國際奧委會:北京奧運16人藥檢陽性,10獎牌被剝奪

因為在興奮劑重新檢測中被查出問題,10名北京奧運會獎牌獲得者17日被國際奧委會剝奪了他們所獲的獎牌。

據新華社報道,目前,國際奧委會正在用新的科技手段重新檢測超過1000個北京奧運會和倫敦奧運會的藥檢樣本。

在這次被取消獎牌的10名運動員中,有3名來自俄羅斯,3名來自哈薩克斯坦,兩名來自烏克蘭,阿塞拜疆和希臘也各有1人。

這10名運動員中有3位是銀牌獲得者,分別是俄羅斯的摔跤運動員巴羅耶夫、哈薩克斯坦舉重運動員涅克拉索娃和阿塞拜疆的拉西莫夫,另外7位是銅牌獲得者。此外,還有6名參加了北京奧運會但是未獲得獎牌的選手也被取消了比賽資格。

取消成績名單

國際奧委會的聲明稱,興奮劑藥樣重新檢測是為了給所有“幹凈”的運動員提供公平競賽的平臺。

國際 奧委會 北京 奧運 16 藥檢 陽性 10 獎牌 剝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983

101名運動員奧運藥檢複查呈陽性 俄羅斯、舉重成重災區

2016年的國際體壇,興奮劑醜聞層出不窮。8號,國際奧委會在瑞士洛桑表示,今年共計發現101名參加北京和倫敦奧運會的運動員藥檢呈陽性。對此,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呼籲進行改革,建立獨立的興奮劑檢測體系。

俄羅斯和舉重成複檢重災區

從去年8月開始,國際奧委會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和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存儲尿樣進行複查,8號國際奧委會發布了一個驚人的數據,截至目前為止,共計發現101名參加過北京或倫敦奧運會的運動員藥檢呈陽性。加上先前兩次複檢呈陽性已經被制裁的6名運動員,國際奧委會目前已經對88名落網的違禁運動員實施了禁賽處罰。這其中俄羅斯和舉重項目是重災區

舉重項目運動員頻頻被藥檢複查出陽性結果(資料圖)

在發布會上巴赫還表示,因為興奮劑問題,國際奧委會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今年都備受質疑和猛烈的批評,面對挑戰,身處艱難時局,他們唯有推進改革。

國際奧委會延長對俄臨時制裁

9號,也就是今天,針對俄羅斯運動員大面積服用興奮劑的《麥克拉倫報告》即將發表第二部分,針對俄羅斯禁藥問題的調查仍在進行中。7號,國際奧委會執委會在本年度最後一次會議中決定,延長對俄羅斯體育的臨時制裁措施,之後將根據報告證據按程序做出相應制裁。

101 運動員 運動 奧運 藥檢 複查 陽性 俄羅斯 舉重 重災區 重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904

吉林衛計委:“溴敵隆陽性”檢測錯誤 吉大一院立即整改

針對此前春芽中東幼兒園兒童被吉林大學第一醫院檢出“溴敵隆陽性”一事,吉林省衛計委通報稱,經調查,吉林大學第一醫院開展“毒物檢測”的實驗室不具備臨床檢測資質。目前已責令該醫院立即停止非臨床實驗室開展臨床檢驗,進行整改。

關於對吉林大學第一醫院“溴敵隆陽性”檢測事件的情況通報

各市(州)、縣(市、區)衛生計生委(局)、長白山管委會社管辦,各醫療機構及所屬科研部門:

3月9日,吉林市中東春芽幼兒園發生一起疑似食源性疾病事件,經吉林市食藥監部門認定為大腸菌群汙染導致的一起食源性疾病。經積極治療,3月14日,住院兒童全部出院。同日,有一名涉事兒童在家長陪同下到吉林大學第一醫院(以下簡稱吉大一院)進行毒物檢測,結果顯示為“溴敵隆陽性”,事件演變為“鼠藥中毒事件”,引起涉事兒童家長恐慌。事件發生後,國務院,國家衛生計生委,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巴音朝魯書記、劉國中省長等有關領導多次做出重要批示,省政府召開專題會議研究,要求各有關部門采取有力措施,查明原因,全力做好涉事兒童的醫療救治工作,確保兒童安全。現將有關情況通報如下:

一、事件經過

3月9日23時,省衛生計生委接吉林市衛生計生委報告:當晚18時40分,吉林市中心醫院、吉林市兒童醫院門診急診兒科陸續有中東春芽幼兒園兒童前來就診,就診兒童呈現發熱、腹痛、嘔吐、無力等癥狀,初步診斷:急性胃炎,嘔吐待查。到21時50分,全市兩家醫院共收治兒童53人,經抗炎、補液等對癥治療後,所有兒童生命體征平穩、病情穩定。省衛生計生委連夜派出吉大一院有關專家趕往吉林市,指導開展治療工作。到3月10日1時20分,除3名兒童住院外,其余兒童均經門診治療後離院。

3月10日上午,省、市專家組會診後認為,患者來自同一幼兒園,群體發病,急性起病,以嘔吐、腹痛為主要癥狀,個別伴有發熱,嘔吐為非噴射性少量胃內容物,發熱為中等熱,生命體征平穩,個別患者有輕度脫水征象,心肺無異常,腹部無陽性體征,無神經系統陽性體征,血象白細胞普遍增高,經抗炎對癥治療,患者病情均明顯好轉。根據病例特點,初步臨床診斷為嘔吐待查。吉林市、船營區兩級疾控中心配合船營區食藥監局開展流行病學調查和實驗室檢測,羊肉冬瓜湯和蔬菜粥大腸菌群超標,經船營區食安辦組織專家論證,初步考慮為大腸菌群汙染導致的一起食源性疾病事件。3月14日,住院兒童全部出院。

3月14日,該園患兒王某某(男,3歲)在家長陪同下,自行到吉大一院進行了“毒物檢測”,項目包括百草枯、毒蘑菇、農藥、溴敵隆,結果顯示為“溴敵隆陽性”。之後,陸續有涉事兒童到吉大一院進行毒物檢測。3月16日,吉林市船營區政府組織有要求進行毒物檢測的涉事兒童到吉大一院“毒物檢測”實驗室進行檢測。截至2017年3月18日16時,到吉大一院就診兒童147名,其中10例報告結果為“溴敵隆陽性”。

3月18日,國家衛生計生委派出由中毒控制、實驗室檢測及中毒臨床救治方面三位專家組成的國家專家組,於當日18時抵達長春,連夜開展調查工作。專家組集中聽取了吉大一院關於兒童接診治療及毒物檢測情況的匯報,特別就事件發生、病人表現、臨床檢驗結果、患者救治等有關情況進行了充分了解,並對吉大一院“毒物檢測”實驗室進行了實地考察,詳細了解事件中涉及的患者血液樣本前處理、檢測方法、操作步驟、方法確認、檢測結果等環節的情況,調看並獲取了相關譜圖。

3月19日,由國家專家組指定兩家檢驗機構並在現場指導下,同時對吉大一院提供的兩份峰值最高的“溴敵隆陽性”血液樣本進行複核檢測,檢測結果均為“溴敵隆未檢出”。18時10分,國家專家組組織召開了由省衛生計生委、省教育廳、吉林大學醫管處、省疾控中心、省職防院、吉林市船營區政府及相關部門參加的反饋會,國家專家組就調查結果進行了面對面通報,結論如下:

(一)3月9日發生在吉林市中東春芽幼兒園的事件兒童病情及食物鑒定結果符合細菌性食物中毒事件特征,吉林省、市前期處理得當。

(二)就診兒童臨床表現、化驗檢查結果均不符合抗凝血滅鼠劑中毒特征。

(三)吉大一院毒物檢測實驗室出具的10例兒童血液樣本從檢測方法、程序及譜圖均不能做出“溴敵隆陽性”的報告。

(四)經省級兩個實驗室同時複核檢測,結果均為“溴敵隆未檢出”。

基於以上情況,專家組認為:吉林市中東春芽幼兒園“溴敵隆陽性”事件為吉大一院毒物檢測實驗室檢測錯誤所致。

二、吉大一院“毒物檢測”存在的問題

依據《醫療機構臨床實驗室管理辦法》(衛醫發〔2006〕73號)及國家衛生計生委辦公廳《關於臨床檢驗項目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國衛辦醫函〔2016〕167號)規定,經國家衛生計生委專家組會同省衛生計生委初步調查了解,吉大一院的“毒物檢測”存在以下問題:

(一)吉大一院開展“毒物檢測”的實驗室不具備臨床檢測資質。該實驗室未按照《醫療機構臨床實驗室管理辦法》規定,進行核準登記,為非臨床實驗室,不具備出具臨床檢驗報告的資質,但借用吉大一院臨床檢驗科報告單向患者出具檢測報告。

(二)吉大一院開展的“毒物檢測”項目未列入國家《醫療機構臨床檢驗項目目錄》。自行開展的“毒物檢測”項目,沒有進行充分論證,其臨床意義、特異性、敏感性尚不明確。

(三)吉大一院開展“毒物檢測”的實驗室在檢測方法、程序及管理上均存在問題。國家專家組在對吉大一院毒物檢測實驗室進行現場調查後指出:

1.實驗室未提供規範的標準檢驗方法,采用的操作規程不規範;

2.部分標準對照實驗與血液樣品實驗不是同時進行,不符合實驗室出具準確報告的要求。

3.用市售鼠藥作為標準對照品,不能得出準確的檢驗結果。

4.原始記錄及報告單不規範。該院出具的“毒物檢測”報告單只有審核者姓名,無檢驗者姓名。

三、處理意見

根據初步調查了解的情況,經研究決定:

(一)由衛生監督機構對吉大一院進一步調查,依法依規做出處理。

(二)對吉大一院處理意見:

1.對吉大一院進行通報批評。

2.責令吉大一院立即停止非臨床實驗室開展臨床檢驗。

3.責令吉大一院立即做出整改,對相關責任人作出處理,並針對全院醫療質量、醫療安全開展全面自查,查找安全隱患,形成自查整改報告,報送省衛生計生委及上級主管部門。

4.責令吉大一院做好對涉事兒童家屬的解釋、安撫工作,承認錯誤,盡快消除不良影響。

四、下步工作要求

(一)各地區各單位要牢牢把握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切實加強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處置能力,科學、規範、有效地處置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維護社會和諧穩定。

(二)全省衛生計生系統各級各類醫療機構及所屬科研部門要以此為戒、舉一反三,針對薄弱環節,排查隱患,特別是非臨床實驗室不得出具臨床檢驗報告,要全面開展醫療質量、醫療安全、技術準入等方面的自查自糾工作,發現問題,及時整改。

(三)全省衛生計生系統各級各類醫療機構及所屬科研部門應當加強臨床實驗室管理。嚴格遵守實驗室管理制度與操作規程,加強對臨床實驗室工作人員的培訓。加大實驗室安全檢查力度,樹立“隱患就是事故”的觀念,制定安全事故和危險品、危險設施等意外事故的預防措施和應急預案。

(四)全省各級醫療質量控制中心要切實發揮職能作用,開展醫療質量管理與控制工作,加強宣傳、培訓及督導檢查,發現問題及安全隱患,及時上報同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

(五)各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要強化督導檢查,發現問題認真核實,嚴肅處理,保證醫療機構依法依規開展各項醫療工作,進一步提高醫療機構管理的規範化水平。

吉林 計委 溴敵隆 陽性 檢測 錯誤 大一 立即 整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70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