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長老貸款是個好生意

http://www.yicai.com/news/2012/07/1918663.html
果一個投資者想通過先學習經典的投資學課本來達到在投資市場上先人一步,或者找到什麼投資的法門,那麼就算白費心機了。

傳統投資課本告訴你的東西不多,第一就是投資者最好把錢投入到高等級債券市場上。對於股票,他們也有一套預測方法,通過幾個公式就可以預知幾千年後世界的變化。但是這種預測方法要在一定條件下才能夠使用,這種條件包括世界是一成不變的,每個人的想法都一樣……總之這個理想世界比「大富翁」電子遊戲還要簡單得多。

如果是那樣,可能從事投資這個行業的人的工資收入要比助理、清潔工還要低。在現在的社會裡,如果還有哪個人願意從事投資這項工作,那麼他們最忙著幹 的事肯定是到處遊行抗議社會最低工資標準太低了,並且不允許投資界使用計算機,因為那些塑料盒子奪了他們的飯碗。在奧馬哈的遊行隊伍前邊,嚷嚷得最賣力的 兩個老頭可能就是巴菲特和芒格。

傳統投資學另一句令人失望的話是,高回報的投資會伴隨著高風險,低回報的投資風險也低。這句真理對大多數投資者是句廢話,他們的目的就是想找到風險比較低而收益高的投資—也正是這些投資者們找得太用心了,他們經常會在這個問題上被騙子騙到,或者跟自己過不去。

因為這個世界是不規則的—這也是投資者值得慶幸的事—現實和投資課本上描述的的確有區別,很多投資的確有高的回報率而且風險又很低。最近我看到的一個例子是印度農村的信貸市場。

印度的大銀行和其他國家的大銀行一樣,普通的貸款人要從它們那裡拿到貸款需要提供複雜的憑證,來證明自己是個講信用而且有償還能力的人。這些大銀行 不會樂意把錢借給印度農村的貸款人,因為在大銀行看來,那些人信用情況複雜,也不能提供有效的抵押物。總之他們是一群難以管理的貸款人,對他們進行貸款風 險太大。而同時,印度的農村有不少可以向普通人貸款的「長老」,這些「長老」在農村有一定威信,他們瞭解所在農村的農戶的信用水平和他們資產狀況。在這種 情況下,「長老」們如果有一定的錢,他們會根據對貸款對象的瞭解—這些人能付得起多少利息並且會不會還錢—對貸款對象進行不同利息的貸款。「長老」貸款的 利息要比大銀行貸款利息高4倍到5倍,而且壞賬率還很低。

「長老」貸款基本上是一種低風險高收益的生意,它基本具備了投資者尋找的聖盃的特點:1、「長老」們非常瞭解他們所要面對的市場。2、「長老」貸款 和客戶的粘度非常大,這是因為農村人很難從大銀行獲得貸款,而且很難從其他村的「長老」那裡獲得貸款。3、這種看起來很棒的生意,一般很難做得很大,低風 險高回報的生意一般都隱藏在局域市場或者小行業。


長老 貸款 是個 個好 生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204

"長老"貸款是個好生意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886
 如果一個投資者想通過先學習經典的投資學課本來達到在投資市場上先人一步,或者找到什麼投資的法門,那麼就算白費心機了。


  傳統投資課本告訴你的東西不多,第一就是投資者最好把錢投入到高等級債券市場上。對於股票,他們也有一套預測方法,通過幾個公式就可以預知幾千年後世 界的變化。但是這種預測方法要在一定條件下才能夠使用,這種條件包括世界是一成不變的,每個人的想法都一樣……總之這個理想世界比「大富翁」電子遊戲還要 簡單得多。


  如果是那樣,可能從事投資這個行業的人的工資收入要比助理、清潔工還要低。在現在的社會裡,如果還有哪個人願意從事投資這項工作,那麼他們最忙著幹的 事肯定是到處遊行抗議社會最低工資標準太低了,並且不允許投資界使用計算機,因為那些塑料盒子奪了他們的飯碗。在奧馬哈的遊行隊伍前邊,嚷嚷得最賣力的兩 個老頭可能就是巴菲特和芒格。


  傳統投資學另一句令人失望的話是,高回報的投資會伴隨著高風險,低回報的投資風險也低。這句真理對大多數投資者是句廢話,他們的目的就是想找到風險比較低而收益高的投資—也正是這些投資者們找得太用心了,他們經常會在這個問題上被騙子騙到,或者跟自己過不去。


  因為這個世界是不規則的—這也是投資者值得慶幸的事—現實和投資課本上描述的的確有區別,很多投資的確有高的回報率而且風險又很低。最近我看到的一個例子是印度農村的信貸市場。


  印度的大銀行和其他國家的大銀行一樣,普通的貸款人要從它們那裡拿到貸款需要提供複雜的憑證,來證明自己是個講信用而且有償還能力的人。這些大銀行不 會樂意把錢借給印度農村的貸款人,因為在大銀行看來,那些人信用情況複雜,也不能提供有效的抵押物。總之他們是一群難以管理的貸款人,對他們進行貸款風險 太大。而同時,印度的農村有不少可以向普通人貸款的「長老」,這些「長老」在農村有一定威信,他們瞭解所在農村的農戶的信用水平和他們資產狀況。在這種情 況下,「長老」們如果有一定的錢,他們會根據對貸款對象的瞭解—這些人能付得起多少利息並且會不會還錢—對貸款對象進行不同利息的貸款。「長老」貸款的利 息要比大銀行貸款利息高4倍到5倍,而且壞賬率還很低。


  「長老」貸款基本上是一種低風險高收益的生意,它基本具備了投資者尋找的聖盃的特點:1、「長老」們非常瞭解他們所要面對的市場。2、「長老」貸款和 客戶的粘度非常大,這是因為農村人很難從大銀行獲得貸款,而且很難從其他村的「長老」那裡獲得貸款。3、這種看起來很棒的生意,一般很難做得很大,低風險 高回報的生意一般都隱藏在局域市場或者小行業。

  崔鵬


長老 貸款 是個 個好 生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302

像斧頭幫一樣去創業:找副幫主,招小弟,尋長老,交派系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6256.html

導讀:經常有朋友跟我們說,參加無界沙龍後,現場的創業和學習氣氛感染了他,讓他現在的生活感覺有激情了不少。也有很多朋友在B座12樓的後台向我們表達一種困惑:我有一個很棒的想法,但不知道怎麼去找合適的合夥人,怎麼辦?

這兩個問題看似不相干,但其實是一個問題:和誰在一起。都說創業者是孤獨的,但孤獨不應該等同於孤立。李白說「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但我看今時今日,且不說有無聖賢,即便有,也必是左依右傍,以一人之力成大事者,恐怕只能出現在玄幻小說之中了。

今天是週六,我參加完一個聚會剛剛到家,洗了把臉,便開始寫這篇文章。週末對我而言,與工作日也沒什麼區別,像我們搞投資,本身又何嘗不是一個創業的過程。被稱為投資人,我常覺得有壓力,因為真正的投資人身上背負的責任不應該只是賺錢這麼膚淺,而是還包括了扶持社會進步這樣的潛在使命。被稱為創業者,我卻往往有種興奮,因為從這三個字上你能感受到一種衝動,彷彿手握盤古巨斧,隨時準備開天闢地。

不同的是,混沌初開時,盤古兄是一人揮斧,而21世紀,卻需要斧頭幫集體作戰。怎麼找到合適的副幫主,應該招募什麼樣的小弟,聘請什麼樣的長老,怎麼結交其他幫派,就是我們今天要閒扯的話題。

1.怎麼找到合適的副幫主?——找合夥人的問題

沒有副幫主的幫派不叫幫派,叫黑社會團體;沒有合夥人的創業者不能被稱為創業者,應該被稱為個體戶。單打獨鬥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創業初期你就要找到你的合夥人。

在你的前同事之中尋找合夥人是一條相對靠譜的路子,這有幾個原因,一是大家同事一場,你很清楚地知道他在工作當中的表現,人在生活和工作中所展現出來的東西有時會有很大的差異,在家裡被老婆訓得抬不起頭來的懦丈夫在公司裡可能雷厲風行,而在農貿市場跟攤主為了幾毛錢吵架的悍婦在工作時也可能畏首畏尾,很多好朋友一起創業,結果發現原來所認識的朋友在工作中完全不一樣,那時就有點被動了;

二是你之前在工作中已經與他形成了一定的相對關係及相處模式,這使得在創業過程中的磨合成本相對較低,決策比較容易,在一個高效的公司裡,權力和威信都是呈梯隊的。在之前的相對關係中,你應該處於相對強勢地位,這有利於創始團隊的穩固,如果你要找前領導作合夥人,那搞不好以後會是一場悲劇了。

三是很多人創業,其實選擇的都是與自己之前工作相關的領域,而老同事同樣在這個領域中有著豐富的經驗。領域相似,技能互補,這樣的組合非常有殺傷力。而你對同事的瞭解能夠幫助你準確地找到技能互補的合夥人。

在老同學之中尋找合夥人也是一條相對靠譜的路子,與生活不同,人們在學習和工作中的表現有相當大的相似度,就如刻苦學習的人更容易成為技術專家一樣。生活中你是下意識的本我表現,而學習和工作中則更突顯了人的社會屬性。老同學的相處時間較長,而且幾乎天天接觸,也有助於你全面地瞭解對方,甚至包括對方的各種毛病。在無利益關係的同學生涯中積累的深厚情感對於創業過程中的彼此互信也非常有幫助。

如果你的合夥人既是你的老同學,又是你的老同事,那就更好了。

找合夥人和找對象一樣,關鍵還是要合適。你們要互相認可,只有認可才能相守創業;其次是大家價值觀一致,對商業模式、發展願景的理解相近,這樣才能保證心往一處使;最後是合夥人的能力相補,合夥就是大家一起幹,當然產品、運營、市場、銷售最好各有所長,這才是團隊作戰。

關於股份結構的問題,可以參考我們之前寫的文章:《公司創立時,你應該注意什麼》。

如果你花了很長時間都找不到合夥人,我建議你放棄創業。這種情況一般有兩種可能,一是你自身的問題,讓別人無法接受與你一起創業;二是你所正在努力的創業無法獲得別人的認同。

2.應該招募什麼樣的小弟?——招員工的問題。

斧頭幫可能因為幾個能砍的兄弟而聲名鵲起,創業者也需要優秀的員工才能攻城略地。

員工之於公司,如同血液之於身體。吸收好的血液,排除淤血,身體才能強健,在對待員工的問題上也是同理。只是創業之初,囊中羞澀,所以每每有面黃肌瘦之象。優秀的員工一般都要貴一些,這是社會公平,比如你從阿里巴巴挖一個產品經理,不割點肉怎麼行?

所以在事實面前,我的建議是進行適當的配比。吸引一些優秀的人才,招一些普通的人才,儲備一些還看不清的人才。優秀的人才在前方負責攻城略地,普通的人才在後方負責保障後勤,看不清的人才機動調用。當然起事之初,糧草匱乏,如何激勵很重要,尤其是對優秀的人才,用期權激勵是一種有效的方法。什麼是看不清的人才?我指的是應屆生和實習生,他們的可塑性很強。

關於排除淤血的問題,經常有創業公司跟我們表示困惑。有的人做事不錯,但不合群,團隊合作很成問題;有的人是老好人,與上上下下相處非常愉快,但做事不行。怎麼辦?我的建議是要捨得。對任何一家公司,當然希望「優秀」,能夠接納「普通」,但絕不會容忍「差」。對大公司而言,也許可以通過調整崗位來規避問題,但創業公司不應該花過多的精力去糾結。

3.聘請什麼樣的長老?——創業導師的問題

長老在一個幫派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他是對幫主的輔佐,也保證幫派的傳承。用長老來比喻創業導師不一定貼切,但兩者都有輔助性的作用。

關於創業導師,可以讀一下我們的文章《說說「創業導師」這事兒》。如果說創業導師指的是「朋友」和「參謀」的意思,那麼,其實每一個創業者都需要這樣的「導師」。我們做投資的還得努力成為這樣的「導師」。在創業公司的發展過程中,這些人能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

4.怎麼結交其他幫派?——交際面的問題

《笑傲江湖》中經常聽到一句話,叫做「五嶽劍派,同氣連枝」,在刀尖上過日子的人,總需要彼此互相依靠,有個照應。如果創業能算是一個行業,那它一定是一個最高危的行業,人面臨危險,反而更加願意抱團作戰。所以創業者非但不會寂寞,而且不能寂寞。

如果你正在創業,或者即將創業,我建議你適當參加一些沙龍或聚會,多與優秀的朋友接觸、接受新思想。首先是感受創業氣氛,看看大家的創業現狀。多交流交流心得體會,這有助於你自我調節創業狀態;其次是認識更多的朋友,學習到新的知識、對整個行業趨勢會有更好的把握;最後,是找到你要的人,這個人可能會成為你的戰友和援軍,或者是你的貴人。

當然,不要怕與投資人接觸,他們並不貪婪。或者說他們愛財,但取之有道。他們見過太多項目的生死,一針見血的本事還是有的。

斧頭 一樣 創業 找副 幫主 小弟 長老 派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9677

教會長老顛覆罪囚7年半洗禮片成證據 家人禁旁聽押返老家

1 : GS(14)@2016-08-07 01:48:09

■胡石根(中)昨日出庭受審。


著名異見人士、北京基督教會長老胡石根昨受審,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入獄七年半。官方指他利用敏感事件推動「和平轉型」理念,胡當庭認罪,接受判決不上訴。這是第二位「709」事件中被捕者獲刑,同樣由官方指定律師辯護,家人不僅不准旁聽,還被強行押返老家!


■胡石根(左)幫教徒洗禮亦成為罪證。


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昨早一審胡石根案,公開宣判他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判刑7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5年。胡被控多宗罪,包括以宗教為平台散佈顛覆國家政權思想,連洗禮片段也成罪證。他又被指意圖聯絡反華勢力,學習交流對抗政府經驗,包括指派勾洪國到境外接受反華培訓、煽動民眾對抗國家政權,受意翟岩民組織人員到慶安(訪民被警察槍殺事件)聚集炒作;與周世峰、李和平等人密謀顛覆國家政權,企圖整維權律師圈、職業訪民圈等群體壯大推牆運動的力量。



頭髮全白 神情憔悴

從開庭到媒體報道判決僅花3小時。官方報道指胡石根供認不諱:「我多次在『同城飯醉』中,向一些律師、訪民大談『和平轉型』理念,提出轉型的『三大因素』三個階段和『五大方案』。我把這些理念灌輸給他人,想達到『顏色革命』目的。」法庭上的胡頭髮全白,神情憔悴。




法庭附近記者遭圈禁

法院四周昨被警方嚴密封鎖,法新社記者在法庭對面餐廳吃麵亦遭多個便衣警員查證;美國之音記者被查證後,送到幾公里外的新桃園酒店,一個專供採訪709案庭審的「媒體中心」,供應飲食及播庭審「文字直播」,實際是圈禁媒體。也有公民前往法院申請旁聽被帶走,其他多名709家屬被軟禁在家。這場標榜公開的審判,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法律界、各界群眾代表,12家內地媒體和五家境外媒體的記者共48人旁聽,但沒有一個被告人親屬。胡石根的弟弟胡水根昨接受《蘋果》採訪稱,前日被從天津強行押返老家江西:「它們壓根兒沒讓家屬旁聽。去法院問開庭時間,他們說不知;我們為哥哥請律師也不起作用,被政府開除了。一年來沒任何消息,沒辦法!」在網上看到哥哥被重判,他說是預料中事:「我哥就是這樣一個人,所有責任都自己擔。他認準的路就一直走下去。現在唯一期望他能早點出來!」





61歲的胡石根北大中文系畢業,是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同班同學,曾任北京語言學院講師,因六四屠城而改變前途。1992年他因秘密組建反對黨和密謀撒平反六四傳單被判刑20年。他出獄後投身宗教自由及人權事業,長期受監控,去年7月再被抓。《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04/19722527
教會 長老 顛覆 罪囚 年半 洗禮 片成 證據 家人 旁聽 押返 老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44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