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揭秘鈔票押運部隊絕密生活:睡覺時被錢箱砸成輕傷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1-15/962534.html

武警戰士介紹說,當前押鈔官兵大多數為“90後”,“每天和數以億計的人民幣打交道,但他們所經歷的和財富無關,更多的是惡劣的工作環境和隨時可能發生的險情。”

2015年新版百元鈔剛發行就掀起了一股“新幣熱”。

而在某廠區,戰士們手持鋼槍,即將踏上新版人民幣押運的特種列車。所有的人民幣通過列車運送到全國各地,近的到江浙一帶,遠的甚至到新疆、青海地區。他們所經歷的和財富無關,更多的是惡劣的工作環境和隨時可能發生的險情。

層層篩選才能入選押運

“不準擅離職守、不許談論任務機密、不許私自外出……”宣讀完執勤紀律後,參加任務的戰士將手機全部上交保管,切斷了與外界的所有聯系,確保不發生任何泄密事件。昨天上午,在某廠區,工作人員正把密封好的塑料箱子往數節鐵皮車廂里裝,動作迅速有序。如果不是密密麻麻全覆蓋的探頭和身邊五步一哨的持槍武警,幾乎與普通貨物中轉站無異。車門外,戰士們荷槍實彈,站在各自警戒崗位上,眼睛不時向車廂外掃視,保持高度警惕。

武警戰士介紹說,當前押鈔官兵大多數為“90後”,擔負任務的官兵必須對所屬人員進行推薦、政審、考核等環節,層層篩選後方可進入押運小分隊。車廂內,數千個錢箱將幾節車皮堆得滿滿當當,僅留下跨約20厘米的過道通行。

“一開始看到這麽多錢,大家都笑說掉到錢堆里了。”戰士開玩笑說,“但真的押運了,發現也就是一批昂貴的貨物,高度緊繃的神經讓戰士根本來不及對這些‘金山銀山’有好奇感。”

所有的人民幣通過列車運送到全國各地,近的到江浙一帶,遠的甚至到新疆、青海地區。“每天和數以億計的人民幣打交道,但他們所經歷的和財富無關,更多的是惡劣的工作環境和隨時可能發生的險情。”

悶罐車里睡“金床”

半個月前,某部接到任務,要押運貨幣物資到我國西部某城市。第一次參加押運任務的新兵聽老兵說可以乘坐“專列”,激動得好幾晚沒睡著覺。直到臨行前,才驚奇地發現,所謂押運“專列”根本不是腦海中高大上的“防彈車”,其實就是一節火車皮集裝箱,面積不超20平方米。“睡的是黃金床、住的是鐵皮房,夏天熱得難忍受,冬天凍得透心涼”,這是押運官兵艱苦生活的真實寫照。

一箱一箱的鈔票整齊地擺滿在整個火車車廂,這種場面不要說一般人,連見多識廣的銀行工作人員也難得一見。但對老兵來說,已經稀松平常,他們的飯桌、坐的凳子都是裝錢的箱子,晚上睡覺更是直接睡在錢箱上。

睡在“金山”上,戰士們並不開心。“夏日坐在悶罐車里,就像是一個大蒸籠,渾身都焐得長滿濕疹。”鐵皮車廂沒有窗戶,密不透風,門一關絲毫不透光,這樣的鐵皮悶罐車經過太陽的暴曬,內部溫度可想而知。“有一次一名戰士中暑暈倒了,請來了當地醫生,剛進車廂就馬上退了回去,讓我們把戰士擡到外面來,因為實在熱得受不了。”參加過多次任務的士官說。

而到了冬天,車廂內又冷得像冰窖:腳穿三雙棉襪身披大衣,夜間蓋四床棉被都扛不住逼人的寒氣。列車行到東北地區時,就連吃飯的筷子、礦泉水都結冰了。“最後只能用刀把礦泉水瓶劃開,用酒精爐熱了再喝。”

除了溫度問題,在“金床”上睡覺還要擔心被“砸醒”。鐵皮車改造的專列車廂壁基本沒有減噪功能,火車行駛中的噪音特別大,有時來往列車制造出的噪音能達100多分貝,晚上根本無法入睡。行駛過程中火車不停地搖晃,錢箱也一會兒移開,一會兒擠撞在一起,人睡在上面,一不小心就會被夾住。士兵說,有一次他正睡著,突然火車一個急剎車,巨大慣性作用下堆在頂層的一個錢箱重重砸了下來,將他的腿部砸成輕傷。

各種意外情況都有預案

今年5月,赴江蘇押運卸貨時,正在警戒的戰士突然聽到車廂外側傳來異常聲響,探頭一看發現有3名男子正在攀爬後方一節車廂,企圖撬開車門。“停下來,你們是幹什麽的?”戰士急促地喊道。那幾人似乎對他的話充耳不聞,仍然義無反顧地往火車上爬。幾名戰士見狀,迅速出手將其制服在地。“我們沒幹壞事,我們沒幹壞事。”經過詳細詢問得知,他們看到車上有人,便認為有不少飲料罐之類廢品,想爬上火車揀些破銅爛鐵,賣點小錢,根本不知道車里裝有何物。

雖說虛驚一場,但在行進過程中臨時停車是常事,最容易出現意外。以往因為兵力有限,不能完全實現現場警戒,總有不少出於好奇或撿垃圾的人在半夜搞“突襲”,爬上車廂撿破爛。“一旦發現情況後,官兵們就要將子彈裝上膛,做好隨時處置突發事件的準備。”

這是一個流動的哨位,從沿海繁華都市到西北浩瀚大漠,從白天巡邏到黑夜站崗,押運兵們跋山涉水、歷盡艱辛,把貨幣物資押運到全國各地。“我們有預案,設想了多種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如遇到襲擊、泥石流、山體滑坡、交通事故、堵車等,都有詳細的應對措施。”

每當押運戰士順利將數車廂人民幣運抵目的地,圓滿完成任務後,都會說一句“我要好好洗個澡……”

  • 央視
  • 劉小英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揭秘 鈔票 押運 部隊 絕密 生活 睡覺 時被 錢箱 砸成 輕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9844

揭秘百億人民幣押運全程:武警藏錢箱中 室溫60度

每個人每天都會用到的錢幣,從造幣廠到金庫,再到銀行,會經歷一段絕密行程:出發時間不確定,將去的地點、押運金額、行程日期也不確定,參與人員甚至彼此也不知曉……央視記者登上武警押運錢幣貨車,記錄了絕密押運過程。

天津的金庫是中國人民銀行的重點庫,這里是連接華北和西南地區的一個重要樞紐。在天津有一支特別的武警中隊,一直從事著鮮為人知的絕密武裝押運錢幣工作。

清晨,突如其來的哨音打破了部隊營房的寧靜,為了確保押運的安全,每一趟任務都是出發當天提前2個小時通知,留給天津武警總隊戰士們整理行囊、準備裝備的時間不足30分鐘。

絕密不僅體現在出發時間不確定,將去的地點、押運金額、行程日期也不確定,參與人員彼此也不知曉。因此對於押運官兵來說,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時刻準備著!

由於每次運送的錢幣數量比較大,如果采取公路運輸,大量裝甲運輸車目標明顯,有極大的安全隱患。因此只能采取鐵路運輸,為了確保隱蔽性,錢幣都是放在運輸貨物的“悶罐”車里,護送人民幣的武警官兵,也需要隱蔽在錢幣中。

除去貨物占去的大部分空間,戰士們能夠活動的空間只有3平方米左右。按照押運規定,車輛在運行時,如果悶熱難捱,可以適當將門敞開30-50厘米來換氣,但是需要一名戰士在門口攜槍值守。到了晚上,一旦車輛停靠站臺或者等待編組,車廂必須全封閉,如果停車的時間正好趕上夏天的中午,車內溫度能夠達到60多度,手接觸車廂3秒就會被燙傷。圖為記者和戰士在押運“悶罐”車里。

與別的火車相比,執行押運任務的火車要慢得多,走走停停,像從天津到上海1000公里的距離,要走上一周到十天左右。因此,夏天成了戰士們最難熬的季節。

然而,押運途中要克服的困難並不只有“熱”——一般的室內環境聲音只有五六十分貝,而車輛運行過程中,八九十分貝的噪音是常有的事,有時候最高能到一百二三十分貝,長此以往,戰士們聽力或多或少有損傷。有戰士說,“有時任務結束後回家兩三天,還在持續耳鳴,整個頭皮都發麻。”即便如此,戰士們還是常常苦中作樂,把筷子當指揮棒唱歌、把下棋當靜心的方式、把中途上廁所當做折返跑訓練……一次次的絕密押運任務,也成為了戰士們的驕傲。

揭秘 百億 人民幣 人民 押運 全程 武警 錢箱 室溫 6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881

難過入樽日本香油錢箱5米高

1 : GS(14)@2016-11-06 15:49:02

日本山口縣長門市油谷的元乃隅稻成神社,香油錢箱放置在5米高的鳥居上,被形容是「日本最難投進的香油錢箱」。元乃隅稻成神社曾被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評選為日本最美的31個場所之一。神社的鳥居建於市道旁,香油錢箱則放在鳥居上約4米高的地方,本來已經很難把香油錢投進。但寺方擔心信眾太專注投香油而引發交通意外,因此打算將鳥居搬往別處,到時香油箱會大一點,但放置高度會調升至5米。神社住持說,「搞不好評價會越來越高呢」。日本《朝日新聞》中文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06/19824573
難過 入樽 日本 香油 錢箱 米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23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