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錢穎一 陳雨露 宋國青 貨幣政策換「外腦」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3-23/100372104_all.html

 即將召開的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2年一季度例會,將迎來三位新面孔。

  3月11日,國務院發佈通知,同意調整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組成人員,錢穎一、陳雨露和宋國青,接棒周其仁、夏斌和李稻葵,成為新一屆專家委員。

  此次調整為正常到期換屆。據1997年4月發佈的《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條例》,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中的金融專家任期為兩年,周其仁、夏斌和李稻葵是2010年3月獲任的。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是沒有決策權的政策諮詢建議機構,但三位新晉委員的學院派背景和學術專長領域,令各界密切關注他們未來對中國貨幣政策和金融改革走向將如何諫言。

學院派專家

  「這次三位新任專家委員都來自高校,帶來的最重要變化是,可能有更多獨立的聲音。」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指出,大學教授的優點是能夠更多從學理的角度考慮問題,有可能使貨幣政策決策中多一些視角的參考。

  2010年3月,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經歷了自設立以來一次重大調整,專家委員由1人增至3人。上一屆的三位專家委員中,有兩位是純學院派背景, 即北京大學教授周其仁和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夏斌時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來自直屬國務院的政策研究和諮詢機構。

  此前歷任專家委員的先後為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黃達、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時任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長李揚、時任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 與政治研究所所長余永定,以及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樊綱。除黃達來自學院外,其他四人均任職於與政府更為接近的研究諮詢機構。

  三位新任專家委員的職業生涯基本都在校園度過。56歲的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58歲的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宋國青,人生軌跡 有些許相似。他們都是「文革」後的第一批大學生。1977年,在北京出生長大的錢穎一考入清華大學數學系;來自陝西武功縣的宋國青則進入北京大學地質系。 後來,他們相繼轉向經濟學領域的學習和研究。1981年10月,錢穎一從清華大學數學專業提前畢業後,成為改革開放後最早一批留學生,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 讀統計學碩士,為後來轉向經濟學打下了堅實的數理基礎。一年後,他開始在耶魯大學攻讀運籌學/管理科學碩士,在此期間,他的興趣逐漸轉向經濟學。錢穎一系 統地接受經濟學教育是在哈佛大學,1990年獲經濟學博士學位。

  此後,錢穎一在美國的大學任教16年:1990年-1999年任斯坦福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1999年在馬里蘭大學經濟係獲得終身教授職位;2001年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系教授。期間錢穎一在《美國經濟評論》和《政治經濟學季刊》等國際頂尖學刊上發表多篇論文。

  儘管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這樣的世界名校拿到終身教職,獲得國際經濟學界的認同,錢穎一依然難捨中國情懷。2002年4月,他成為清華經濟管理學院的特聘教授,並於2006年10月始任經管學院院長,教學和研究回歸中國。

  宋國青1982年從北京大學畢業後的工作,一直與經濟研究相關。先是在中國社科院從事農業經濟研究,1985年進入國家體改委,方向轉為宏觀經 濟。1988年10月,宋國青赴美在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訪學;1991年8月,轉入美國芝加哥大學經濟系攻讀博士。1995年9月,宋國青回到北京大學, 成為北大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現為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至今已近17年。

  46歲的中國人民大學校長陳雨露,是三位專家委員中最年輕的。自1983年考入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系國際金融專業,他近30年求學、工作幾乎 都在這裡度過。陳雨露師從獲得「中國金融學科終身成就獎」的黃達教授,1989年碩士畢業後留校任教,從普通教師到財政金融系主任、院長、副校長、校長。 2010年3月至2011年11月,他曾短暫離開,任北京外國語大學校長。

  一直研究國際金融的陳雨露,曾為美國艾森豪威爾基金高級訪問學者和哥倫比亞大學富布賴特高級訪問學者。他給本科生上的國際金融課深入淺出,頗受歡迎,人大不少外系學子都有過擠在教室門口旁聽陳雨露授課的記憶。

各有所長

  三位新晉委員的一個共同特點是既有國際視野,又與本土研究和實踐緊密結合,但在研究領域上也各有側重。

  從哈佛讀博開始,錢穎一就偏向比較經濟學、制度經濟學和轉軌經濟學的研究,對用所學西方經濟學理論分析中國的改革情有獨鍾。他在國際頂尖刊物上 發表的經濟學論文幾乎都與中國有關。1988年,他撰文分析中國城鄉家庭儲蓄問題;1995年,分析中國經濟模式成功的政治基礎;進入21世紀,他關於政 府、市場與法治三者關係的系列論述,及「好的市場經濟」和「壞的市場經濟」概念,在中國知識界反響強烈。

  錢穎一最近一次發表關於中國改革的觀點,是在3月17日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年會上。他認為,中國經濟結構調整提了很多年,不可謂不重視,至今難 以突破,根源在於背後深層次原因,必須推進深層次的體制改革,調整政府與居民、企業和市場的關係,「這個任務不完成,結構調整是非常困難的」。

  2011年11月,錢穎一在財新峰會上指出,嚴守財務紀律,是從本輪金融危機應該吸取的重要教訓,「財政的(fiscal),貨幣的 (monetary),還有金融的(financial),往前看,中國經濟確有很多值得擔憂之處」。在貨幣方面,錢穎一擔心M2(廣義貨幣供應量)與 GDP之比。他認為,這一比重在2003年達到150%的高峰後緩和下降,這本是一種比較好的情況,但2008年以後,政府為應對金融危機採取了一系列擴 張性貨幣政策,導致M2與GDP之比大幅反彈,「這個趨勢仍然在繼續」。

  與制度經濟學家錢穎一不同,宋國青是公眾較為熟悉的宏觀經濟學家,擅長經濟數據分析和預測。他是2005年4月啟動的「CCER中國經濟觀察」 和「朗潤預測」的主要發起人和參與者,每個季度的中國經濟觀察報告會,宋國青的分析和預測都備受關注,慕名而來的學生、校友、金融從業者和媒體記者,經常 擠滿朗潤園萬眾樓二層的大教室,很多人甚至需要在一層教室通過視頻聽會。宋國青任特別顧問的高華證券的研究報告,也頗受投資者關注。

  宋國青擅長從貨幣供應的角度看宏觀調控政策是否適度。2月25日,在最近一次的中國經濟觀察報告會上,宋國青稱,環比通脹已從2010年末 2011年初的10%左右下降到目前的零左右,在內生性緊縮風險存在的情況下,銀行間利率未見明顯下降,可以認為目前的貨幣政策不合適。他認為,目前貨幣 政策進一步放鬆是必要的。

  在宋國青看來,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有三個層次:一是通過降低準備金率和央票運作增加商業銀行頭寸;二是降低基準利率;三是擴大地方融資能力,增加基礎設施投資。

  受芝加哥學派影響的宋國青,非常關注對貨幣供應量指標的觀測和分析。他早在2007年上半年就認為,貨幣度量有問題,因為從銀行出去的貨幣一部 分流到了M2這個口袋,另一部分流到了別處,不出現在央行貨幣監察雷達的屏幕上。2011年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宋國青再次指出,現在貨幣數量多了,需要 考慮全面口徑,「這對全面觀測影響通脹的貨幣因素有好處」。他自己一直用口徑更大的MS來估算和分析貨幣供應。

  對於利率和匯率,宋國青並不贊成一味穩定,認為那是導致經濟大幅波動的重要原因。2008年12月29日,在金融危機對中國的影響從出口企業向 整個實體經濟全面蔓延之際,他在一次宏觀經濟形勢的內部討論會上打比方說,「匯率和利率過於穩定,相當於汽車的輪子不是橡膠的,直接是鋼的,導致座位與路 面同樣波動,嚴重的情況下還會放大波動,比路面波動更劇烈」。

  年輕的人大校長陳雨露,則更為關注人民幣國際化、資本項目開放等國際金融領域的問題。3月19日在一次經濟論壇上,陳雨露再次闡述了「未來30 年人民幣國際化應分三個階段」的觀點:第一個十年主要以人民幣周邊化為主;第二個十年以亞洲區域化為主;第三個十年實現人民幣的全球化。

  從人民幣國際化的功能拓展角度看,陳雨露認為,第一步是人民幣在貿易結算中充當國際結算貨幣;第二步是在國際投資領域中作為投資貨幣;第三步是成為國際最重要的儲備貨幣之一。

  對於資本項目開放,陳雨露主張漸進式開放,同時在有序開放的過程中,為確保宏觀金融穩定,在市場原則的大前提下,適度的「開放保護」和合理的國 家控制是必不可少的戰略工具。參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定義,中國75%以上的資本項目處於全部或部分可兌換的狀態,陳雨露測算,中國的資本賬戶將在 2016年-2020年實現完全開放。

角色轉換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頗具神秘色彩,僅在每個季度的例會後公佈簡短的新聞稿。對於金融專家委員在例會討論中的觀點、態度,以及對中國貨幣政策的其他貢獻,外界難以得知。

  一位前任委員向財新記者透露,每次委員會開會,就特定的問題進行討論,各人的發言會有記錄整理,然後經他們自己修訂、確認,形成正式的諮詢意 見。每一位專家委員的言論,無疑都會撥動市場的神經,投資者和媒體希望從專家委員的公開發言中尋找貨幣政策走向的蛛絲馬跡。也因此,專家委員經常成為記者 圍堵的對象,他們的公開演講即便聲稱「僅代表個人觀點」,仍會被冠以「貨幣政策委員」甚至「央行官員」的前綴。

  剛剛卸任的李稻葵教授,3月17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年會上坦言,「過去兩年,每次發言都怕大家誤解我的觀點是央行的觀點,今天非常輕鬆」。

  加入貨幣政策委員會,是這三位學院教授以另一種方式貢獻學識。

  財新記者瞭解到,錢穎一本想以全部精力投入到清華經管的教學和管理工作,是以最初接到央行邀請加入貨幣政策委員會時,曾經以無暇他顧為由婉拒,在央行高層再三力邀之下才同意加入。

  宋國青對自己的新身份還沒完全適應。3月21日,他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稱「自己現在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公開說話了」「得先問問他們有什麼規矩」。當被問及芝加哥學派對他的影響,以及他是否曾「自稱是極端的貨幣主義者」時,宋國青說,「我現在不說這個」。

  但可以確定的是,宋國青已經申請辭去在高華證券特別顧問的職務。「我已經辭職了,應該很快會公佈。」宋國青對財新記者說。根據《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條例》規定,貨幣政策委員會中的金融專家應該是非國家公務員,並且不在任何營利性機構任職。

  錢穎一

  錢穎一,生於1956年,祖籍浙江,1981年畢業於清華大學數學系。後留學美國,先後獲哥倫比亞大學統計學 碩士學位、耶魯大學運籌學/管理科學碩士學位、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1990年起先後任教於美國斯坦福大學、馬里蘭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2006年10月起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主要研究領域為比較經濟學、組織和制度經濟學、轉軌經濟學和中國經濟,著有《現代經濟學與中國經濟改革》 等。

  陳雨露

  陳雨露,生於1966年,河北藁城人,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1989年起在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任 教,2005年任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2010年3月-2011年11月,任北京外國語大學校長;2011年11月起任中國人民大學校長。主要研究領域為 貨幣金融理論與政策、國際金融、公司金融等,著有《國際金融危機背景下的中國發展:經濟影響、應對思維與發展方式轉型》等。

  宋國青

  宋國青,生於1954年,陝西武功人,1982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地質系,此後先後在中國社科院和國家體改委工 作。1991年-1995年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經濟系讀博士。1995年9月起,在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任教,現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主要研 究領域為宏觀經濟學、金融經濟學、貨幣金融分析,著有《改革中的宏觀經濟》等。


錢穎 雨露 宋國 國青 貨幣 政策 外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15

錢穎一、許成鋼獲“2016中國經濟學獎”

10月17日,知名經濟學家錢穎一、許成鋼獲得 “2016年中國經濟學獎”,兩位獲獎者共享獎金200萬元。

該獎項由北京當代經濟學基金會頒發。此次兩位獲獎的經濟學家都學歷顯赫,同為哈佛大學博士。“該獎項旨在獎勵他們在轉軌經濟中作用於政府和企業激勵機制的研究所做出的貢獻。”北京當代經濟學基金會相關負責人表示。

中國在過去三十幾年里,制度轉軌與經濟高速發展並行,成績斐然,但依然面臨嚴峻的困難和挑戰。這些都與中國的制度提供的各方面的激勵機制緊密相關。

此次錢穎一、許成鋼提出了整套的分析框架和理論,解釋這些問題。

錢穎一和許成鋼與他們的合作者對政府或企業的M型組織形式(中國政府統治的經濟)與U型組織形式(蘇歐政府統治的經濟)所帶來的不同激勵進行了深入的研究,這些研究為理解不同的轉軌經濟間改革的路徑和結果的差異提供了重要的理論視角,也對企業理論的發展做出了貢獻。他們與他們的合作者對軟預算約束的機理進行了刻畫,並進一步分析其對創新的影響,對軟預算約束的研究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錢穎一與Barry Weingast以及與Gerard Roland合作對中國制度化的地方分權制的研究,在國際國內政治、經濟學界引起大量的跟隨研究。他和合作者深入研究了在制度不完善的背景下,財政聯邦制所起的積極作用,對於財政聯邦制的理論發展做出了有影響力的貢獻,也對理解中國經濟的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洞見。他和他的合作者還分析了地方政府作為企業的所有者對於保護企業的產權和幫助企業獲得資源所起的積極作用,以及價格雙軌制對於減少改革的阻力同時又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所起的積極作用。

許成鋼則對地方分權的影響進行了全面的綜述和分析,既分析了分權的積極作用,也分析了消極作用,提出“向地方分權的威權體制”(分權式威權制RDA)的概念。他和錢穎一、Eric Maskin,Gerard Roland等合作者為全面分析中國的制度提供了一個理論分析框架,幫助人們從制度的角度,認識中國的改革和經濟發展,在三十年里取得的主要成就,並分析和認識中國的改革和經濟發展面對的主要問題和挑戰,認識導致這些問題的制度基礎。

 

錢穎 一、 、許 成鋼 2016 中國 經濟學 經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145

馬化騰對話錢穎一:移動互聯網就一張船票,誰拿到誰活!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023/159372.shtml

馬化騰對話錢穎一:移動互聯網就一張船票,誰拿到誰活!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馬化騰對話錢穎一:移動互聯網就一張船票,誰拿到誰活!

微信對於我們來說是拿到了一張移動互聯網的船票,拿到票上船,其余的就沒機會了。

昨天下午,騰訊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參加清華大學經管學院2016清華管理全球論壇,發表了演講並與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進行對話,就自己的成長經歷、騰訊發展歷程中經歷過的困難以及微信誕生背後的故事,進行了分享。

馬化騰談個人經歷:排班級10名左右

在談到自己的個人時,馬化騰表示自己的興趣愛好是天體物理,喜歡研究宇宙的知識,並稱“看科幻小說,會讓自己有前瞻性。”在學習計算機的時候,馬化騰爆料稱成績在班里排在10名左右,而且自己往往更加在乎課外的項目,認為課外項目比課上學習的東西多。

初入社會的馬化騰對軟件非常有興趣,在深圳創建了自己的電腦公司,主要工作就是“裝機”,當時與自己同行的人都是小學初中學歷,馬化騰認為這樣下去自己會被社會淘汰,因此決定去到大企業里進行鍛煉。

馬化騰稱,因為自己會寫C語言,在當時,懂計算機和通信的人很少,所以自己很幸運地在畢業前三個月就找到了實習單位。

馬上就要迎來自己45歲生日的小馬哥認為,無論是自己的45歲生日還是騰訊當前取得的成績,都只是過程和階段,同時,感慨自己很幸運能夠在中國高速發展的環境里做些事情。

馬化騰爆料:遇到挫折之後誕生了微信

在談到自己曾經遇到的困難和挫折時,馬化騰爆料一共有三次。

第一次是早期創業時,開發了一款產品想養肥了之後賣掉,但是因為投標輸了,投資人擔心盈利模式,沒有融到錢,也沒錢買服務器。

第二次是與MSN的競爭。

第三次是微博的出現,馬化騰稱,微博是出現對於騰訊來說有了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當時有3個團隊報名,做一個能夠解決PC到移動端的產品,最後一個團隊作出了微信,馬化騰坦言:“外界說微信對於我們來說是拿到了一張移動互聯網的船票,拿到票上船,其余的就沒機會了。”

“從PC到移動一個這麽大的方向,變化太快了,以致於我們互聯網公司沒反應過來,反應過來就活下來了,沒反應過來就死掉了。”馬化騰如是說。

說到微信的名字,馬化騰表示“we chat 的名字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剛開始想到什麽信,還想到q信,後來就叫微信,we 和微同音,就這樣吧。”

創新創業的看法:人口紅利已結束 抓住消費升級

在談到創新時,馬化騰稱,國內的賽道緊,所以騰訊需要跑的更快,“中國互聯網競爭的激烈程度遠遠超過美國,所以互聯網的更新叠代更快過美國。”

馬化騰認為,中美在互聯網上創新和叠代都很活躍,但我們更註重我們是在應用上的創新,其他國家可能在於長遠的計劃創新如自動駕駛等等。

對於騰訊未來的計劃,馬化騰透露,之前在公司內部設計了研究院,現在組建了AI實驗室,希望能做一些更前瞻性的研究,例如,通過手機ip地址可以精確到街道,據人臉就能知道人的所有基本信息等等。

對於當前創業者們面臨的資本寒冬,馬化騰認為,現在的創業環境相比於過去騰訊起步時好多了,例如現在大公司都在搭建生態平衡、人才也比過去多很多。“不要想太大,先想小一點,解決小痛點,有了根基再擴大。”馬化騰如是說。

此外,馬化騰認為創業者要重視跨界,各行各業與互聯網的連接,在里面尋找機會,“人口紅利已經基本過去,下一步抓住消費升級這個優勢。”(周雪昳)

部分問答環節:

問:如何給工科男建議,將來可以做出類似的成就?

以遊戲為例,語言前段和後端軟件開發,需要美術美工,需要文學功底寫劇本,需要經濟知識來定價。所以任何一個東西都是需要融匯貫通的。所以不能只關註自己眼前學習的專業。

問:如何match與80後90後的想法,關於產品和領導

1 了解年輕人,找準年輕人的觸覺,公司加入更多的年輕人

2 鼓勵內部競爭

3高管大多是70後

4 搭建平臺,開發新產品

馬化騰 創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馬化 化騰 對話 錢穎 移動 互聯網 互聯 就一 一張 船票 拿到 誰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045

錢穎一:穩步推進去杠桿 不會在短期內劇烈調整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在3月6日舉行的政協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從經濟學上來說,在短期穩增長和去杠桿之間會有一定的張力。去杠桿是“三去一降一補”中的一個環節,但是它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所以在政府推進“三去一降一補”的時候,在去杠桿這方面,首先會穩步推進,不會在短期內劇烈的調整。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以及積極的就業政策,對穩定經濟增長是至關重要。

全國政協3月6日下午5位全國政協委員將就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振興實體經濟、防範金融風險、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等回答記者提問。以下為發布會部分實錄:

華爾街日報記者:請問錢穎一委員,我們知道,今年中國政府特別強調經濟的穩定,與此同時也將會加大措施減少經濟之中的債務,但是這兩個目標有的時候是沖突的。比如說那些強有力的去杠桿措施,在短期內可能會影響經濟的增長,會影響穩定。因此,請問錢委員,您作為智囊,您如何向中央機構尤其是央行提出建議,如何平衡經濟穩增長與去杠桿這兩者之間的關系呢?謝謝。

錢穎一:從經濟學上來說,在短期穩增長和去杠桿之間會有一定的張力。昨天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確立了今年非常重要的戰略導向,就是穩中有進,所以穩定是第一重要的。同時,去杠桿是“三去一降一補”中的一個環節,但是它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所以在政府推進“三去一降一補”的時候,在去杠桿這方面,首先會穩步推進,不會在短期內劇烈的調整。第二,在政府工作報告非常明確的提出了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這兩個政策對穩定經濟增長是至關重要的。第三,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有一個新的非常重要的政策,叫積極的就業政策。這個政策對穩增長也是非常重要的。

錢穎 穩步 推進 不會 短期 劇烈 調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44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