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第一爭議】用丈夫的醫保卡看病也犯罪?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4115

浙江諸暨75歲的鄒某患有高血壓病30多年,長期吃藥降壓,因嫌自己參加的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報銷比例低,遂讓女兒周某冒用80歲丈夫老周的社保卡多次到醫院看病開藥,自2011年2月至2015年7月,合計報銷藥費11376.64元。2015年12月17日,諸暨市法院,以詐騙罪對鄒某和周某母女倆,均判處拘役3個月,緩刑5個月,並處罰金2000元。或有人哀嘆法律沒有人情味,稱此事是“窮人的悲哀”。用丈夫的醫保卡看病也犯罪?值得一辯。

正方:

深圳市規定,個人賬戶積累額超過本市上年度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的,超過部分除支付本人的醫療費用以外,還可用於其“已參加本市社會醫療保險的父母、配偶及子女”。這種規定是合理的,因為個人賬戶上的錢本來就屬於賬戶主人,給家人用是合理的。如果鄒某用的是老公個人賬戶上的錢,這是完全正當的,怎麽也不構成犯罪。但如果鄒某用老公的醫保卡去醫院看病,那是不太妥當,但讓事主退還不當得利並對事主批評教育就得了,何必大動幹戈?

反方:

周某用她父親的社保卡,累計報銷藥費11376.64元。這和你買了一個商業醫療保險,你的家人冒用你的名義騙取理賠一個性質。2015年7月,江蘇省高院公布一起用親妹妹醫保卡報銷醫療費用的案例。江蘇洪澤居民羅某2014年8月在體檢中被發現患有早期乳腺癌。羅某用妹妹的醫保卡住院治療,前後共報銷醫療費20228元,出院後,羅某妹妹又領取大病保險補償費用6230元。事後,兩位當事人均因詐騙罪獲刑。冒用親人醫保卡就診是犯罪行為。

正方:

還不是中國社會保障還不夠完善嗎?要是醫保能夠覆蓋每一個人,看病報銷比例100%,誰還會不顧體面,鋌而走險冒用親人的醫保卡就診啊?發生這樣的事情,讓我們體會到身為窮人的悲哀。每個人都有健康的權利,不能因為患病者是窮人而得不到及時與充分的救治。法律不外乎人情,有溫度的法律有助於世道人心。一個好社會是每個人都有尊嚴地活著。

反方:

2015年全國兩會期間,人社部透露,三項基本醫保合計覆蓋超13億人。看病報銷比例並非越高越好,一定的自付比例有助於減少患者濫用醫保資金。鄒某也不是窮人,有兒女,有醫保。根據《諸暨市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辦法(試行)》,一個醫保年度內,參保人員在定點醫療機構普通門診發生的政策範圍內費用,起付標準以上至最高支付限額部分,在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醫療的,在職職工報銷60%,退休人員報銷70%;參保人員住院和特殊病種門診發生的政策範圍內費用,報銷比例達80%-95%。這還嫌低啊?窮不是犯罪的執照與擋箭牌。

正方:

鄒某可能不是窮人,但中國的窮人不少。2011年,中國把貧困標準從1196元提升至2300元。年收入在2300元以下的人群,就是貧困人口。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貧困室主任吳國寶測算,根據這個新的貧困線標準,中國的貧困人口約有1億。這些人即使參加了醫保,可能自付部分也承受不起。國家與社會對這部分人應該給予關愛,創造條件讓他們看得起病。

反方:

一個有手有腳的成年人,難道不應自負其責嗎?現在只要勤勞肯幹,掙些錢不成問題:當保姆收入高過大學生起薪,快遞小哥月入過萬也不少見。有醫保的人,如果居然連自付部分的錢也掏不起,也能怪到社會頭上?個人支付真有困難,首先也應家庭互助。誰都想讓不相幹的人替自己承擔生活的重擔,這怎麽可能?國家只能救助無法謀生、無依無靠的極少數人。

【點評者說】輿論場上動輒“為民請命”、其實是想慷他人之慨的民粹分子不少。真從這些人口袋里掏錢來“幫到窮人”,恐怕會馬上嚎叫起來。不付任何成本的道德秀既虛偽又無聊。

第一 爭議 丈夫 醫保卡 醫保 看病 犯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8563

醫保卡里錢沈澱?上海將研究醫保個人賬戶購買商業保險

為有效緩解“看病難”、“看病貴”,上海再度明確,要在“十三五”時期探索拓展職工醫保個人賬戶資金使用範圍,研究制訂個人賬戶資金自願購買商業醫療保險辦法,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11月15日,上海市政府官網發布《上海市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十三五”規劃》(下稱《規劃》),提出到2020年,上海的個人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的比例要降低到20%左右,“看病難”、“看病貴”問題得到有效緩解。

在今年6月舉辦的“第十二屆中國健康產業高峰論壇”上,上海衛計委主任鄔驚雷表示,上海一直希望解決老百姓的看病貴、看病難的問題,使個人支付有所下降。而自2009年改革以來個人支付比例有所下降,但是絕對數依然很高,所以群體對改革的感受度不高。

《規劃》也表示,目前自費藥品和耗材使用較為普遍,群眾實際醫療費用負擔仍然較重,醫保保障水平高和個人實際自付比例高現象並存,個人疾病經濟風險仍然存在。

同時,商業健康保險發展較慢,與基本醫療保險的互補效果還不明顯。

也因此,要有效緩解“看病難”、“看病貴”問題,《規劃》稱,要積極發展補充醫療保險。最終形成一個以基本醫療保險為主體,醫療救助、商業健康保險、多種形式補充醫療保險為補充,覆蓋城鄉居民的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讓居民不因經濟困難看不起病。

在基本醫保賬戶中,有著大量結余資金的職工醫保賬戶,就成為可以充分挖掘利用的部分。

與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的現收現付制不同,我國職工醫保采取“統賬結合”模式,即由現收現付的社會統籌賬戶和積累制的個人賬戶組成,保費由職工單位和職工個人共同繳納。

就上海而言,個人醫療帳戶資金以參保人的年齡、在職和退休的不同情況作為劃分標準,其中在職人員個人繳納的基本醫保費全部計入本人的個人醫療帳戶。用人單位繳納的基本醫保費的30%左右計入個人醫療帳戶。

而個人醫療帳戶年末剩余的資金,會按照同期居民一年期銀行定期儲蓄存款的利率計息,並計入個人醫療帳戶歷年結余資金部分。

因為上海的醫保繳費比例較高(2016年之前單位12%,個人2%;現調整為單位11%,個人2%),同時對於醫保賬戶的管理也比較嚴格規範,因此賬戶資金積累較多。

第一財經記者獲取的數據顯示,2013年底上海職工醫保參保人數1325.50萬人,個人賬戶基金沈澱516.04億元,人均個人賬戶累計結余3893元,約為全國平均水平的5.9倍。而這其中,余額最高的是35-39歲年齡段的人群,人均個人賬戶余額5413元。

因此,醫療基金盤活以及商業保險籌資,已經具備相應的經濟基礎。

鄔驚雷在上述論壇上曾以自己的基本醫保賬戶舉例稱:“上海1994年實行個人賬戶統籌,我很少看病,我(的個人賬戶余額)大概是三四萬元人民幣,20年的時間過來了,其實意義很小的。”

而如果在參保人員年輕時,允許其把個人賬戶今年的錢拿出來買明年的保險,貨幣價值的放大效應就會很大。

目前,包括福州、深圳、重慶、南京等地都已經出臺政策,允許個人賬戶資金沈澱較多的參保人員,使用個人賬戶資金購買與職工醫保相銜接的商業補充保險。雖然各地門檻不同,但都采用自願參保的原則。

基本上的方案就是設定一個個人賬戶結余資金的積累額度,超過的部分才可以用於購買商業補充醫療保險;保險產品也多是重大疾病保險、意外險。少數地方涉及健身運動。

比如,福州規定個人賬戶資金余額超過5000元的參保職工,在預留其中5000元後,剩余部分可用於購買與職工醫保相銜接的商業補充保險。

南京則提出,參保人員醫保個人賬戶資金累計結余金額超過3000元的部分,可用於購買本人商業健康醫療保險,年度使用限額為2000元。

除了發展商業險與基本醫療保險的互補之外,《規劃》還提出,要進一步提高基本醫療的保障水平。

比如,綜合考慮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承受能力,區分不同情況,調整完善基本醫療保險支付項目,將技術適宜、費用合理的診療項目和醫用耗材直接納入醫保支付範圍,對臨床使用廣、療效確切的高價自費項目和醫用耗材試行醫保梯度支付政策。

同時,區分不同級別不同類型醫療機構,明確自費比例管理目標,並納入醫療機構醫藥費用總量控制和績效考核,逐步降低參保人員個人自費比例。

醫保卡 醫保 錢沈 沈澱 上海 研究 個人 賬戶 購買 商業 保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626

醫保卡套現屢禁不止 專家建議適當拓寬個人賬戶用途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5-01/1100144.html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醫保基金是老百姓的“救命錢”,顧名思義只能用於看病、打針、吃藥等醫療消費,除此以外的任何項目的支出都是違規的。而醫保卡,則是百姓看病報銷、享受醫保待遇的重要工具。可你聽說過用醫保卡還可以用來買衣服、買食用油,甚至套取現金嗎?

近日,媒體報道稱,曝出深圳有部分三甲醫院醫生偽造病歷幫助不法分子套現醫保卡;還有山東東營部分商戶可以“刷醫保卡買衣服”的新聞也受到關註。對此,人社部回應表示:將加大打擊這種醫保欺詐、騙保的行為。

醫保套現究竟是如何操作的?這對醫保基金整體將產生怎樣的影響?而這種套現行為,是否也側面說明我們的醫保個人賬戶可以適當改進、加入更加靈活的使用方式?

近日山東東營市的部分百姓發現,某條地下商業街的不少商戶門口,都掛出了“可刷醫保卡”的提示。這些商戶有的是賣衣服,還有的是賣日用品。商戶老板紛紛表示,所謂的“可刷醫保卡”都是找人代刷,並不是在店里現場就能刷。“手續費20個點,有代刷的,給你個微信,加微信聯系他。”

在與這個醫保卡代刷人的聯系過程中,她解釋了代刷醫保卡的方式,先留下卡和密碼,代刷要收取10%到20%的手續費。“我每天下午4點左右過去拿卡。如果客戶在你那買了東西但是不想花現金,你就告訴他,把卡留下,把密碼留下。”

接到群眾舉報後,東營社保中心醫療稽查科的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對於這件事他們也調查過,這些代刷人要麽與藥店勾結直接結算,要麽用醫保卡買藥出來再銷售。

東營社保中心最終查明,這個代刷人是山東奎源大藥房的員工,“藥店員工外出招攬生意,代刷醫保卡收取手續費”。目前,該藥店的刷卡資格已被叫停。

除了違規用醫保卡買生活用品,最近“深圳部分三甲醫院醫生幫助不法分子套現醫保卡”的消息,也引起不少關註。經調查,一批不法分子與多家三甲醫院的大夫勾結,形成“醫保套現”灰色利益鏈。大夫憑空開處方、不法分子刷卡拿藥轉手出售,套取現金後收取最高50%的手續費,再與醫生分賬。

其實此類醫保卡套現的情況,近年來極為常見。在江西南昌不少醫保定點藥店附近,也隨處可見“高價收藥、醫保套現”的小廣告。套現者表示,只要拿到醫保卡就可以在定點藥店拿藥,手續費三成。通常情況下,他們會刷醫保卡購買一些慢性病比如治療乙肝的藥品,這些藥品走量大、銷路有保障。“治療慢性乙型肝炎的叫賀普丁。有時是顧客要買,有時會回售給廠里。”

那麽,醫保卡套現是種什麽性質的行為?按照我國現行政策,城鎮職工基本醫保由社會統籌和個人賬戶兩部分組成。個人賬戶的錢是實賬積累,包含全部的個人繳費,以及一定比例的單位繳費。個人賬戶中的資金,除了可用於門診看病拿藥之外,參保人突發死亡時也可以被繼承。但其他方式提現個人賬戶資金,都屬於違法違規行為。

這條醫保套現灰色利益鏈的源頭其實在持卡人那里。正因為很多持卡人有套現的需求,才催生出試圖從中牟利的不法分子和違規醫生。當記者百度輸入“醫保卡、套現”的關鍵詞,依然發現很多人對此提問。他們認為,即使要付出三成到五成的代價,也是把“死錢用活”。

百姓1:能換取現金當然更好。因為我們很少去藥店買藥。但畢竟交了醫保,錢放在那里不能用,覺得不劃算。

百姓2:主要覺得自己沒什麽毛病。套點現金出來好靈活地處理事情。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套現行為表面看能拿到現金、把錢用活,但提前消耗個人賬戶的錢,長遠看會損害自身利益。通過醫保,居民相互之間能起到“聯保”的作用,同時國家出一部分錢,使該保障能繼續下去。因此,醫保的錢是專款專用,決不能醫保卡也變成通用卡,錢多了就拿出來用在其他地方。從醫保本質來講,這樣會淡化和消解制度本身的保障功能。

也有觀點認為,正視和疏導醫保套現背後的需求才是對這一亂象釜底抽薪的辦法。的確有很多套現者因為工作和居住地改變,而辦理醫保轉移接續又有諸多麻煩,所以寧願損失一部分,也還是覺得把錢取出來更方便;還有部分百姓,生活拮據,又苦於賬戶內的錢用途有限。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副會長申曙光認為,可以考慮適當拓寬個人賬戶的用途,比如有的地方已開始探索購買商業保險或允許家庭成員使用的方式。“改進應用方式是可以的,但不能挪作他用,還是應在醫保範圍內使用。”

近日,人社部新聞發言人盧愛紅對深圳“醫保套現”事件作出了回應:廣東和深圳人社部門已開展調查,正在會同有關部門嚴肅處理。他強調,套現醫保賬戶資金屬於欺詐騙保行為,人社部將加強對醫保定點機構的管理,完善退出機制。“完善醫療保險服務協議,強化定點退出機制。探索醫保醫生管理,逐步實現監管對象從醫療機構向醫務人員醫療服務行為延伸。通過監控系統,強化對門診、住院、購藥等各類醫療服務行為的監控,規範醫務人員和參保人員的行為。”

盧愛紅還特別提到,下一步人社部將“研究改進個人賬戶的具體辦法”。從制度上進一步堵塞有關漏洞。促進醫保監管與刑事司法的有效銜接,對欺詐騙保行為發現一起,查處一起。

醫保卡 醫保 套現 屢禁 不止 專家 建議 適當 拓寬 個人 賬戶 用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44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