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訪│導演鄭保瑞:這一次,我們讓唐僧勇敢站出來…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2-14/1192677.html

每經實習記者 畢媛媛

每經編輯 溫夢華

《西遊記》作為永不過時的經典題材,幾乎每年都被各種形式地改編翻拍,近年來更是成了春節檔期的標配,從《西遊降魔篇》《西遊記之大鬧天宮》,到《西遊伏妖篇》《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西遊記”每年都不缺席。

曾執導《西遊記之大鬧天宮》《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雙十億”導演鄭保瑞今年帶著《西遊記女兒國》征戰春節檔,作為一部愛情喜劇類題材的電影,它甚至可以輻射到情人節檔期,雖然鄭保瑞擺手,“對票房不敢有期待”,但是票房又決定了他手里《西遊記》的生死,“如果觀眾還想看,就可以拍下一部,得看這部表現怎麽樣”。

近日,鄭保瑞獨家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的專訪,還原了一個不一樣的《西遊記女兒國》的臺前幕後。

▲《西遊記女兒國》導演鄭保瑞(圖/受訪者供圖)

保留經典橋段,唐僧的感情極具沖突

最初拿到這個項目時,鄭保瑞是抗拒的,一輩子拍攝了各種題材的他,對這部“全是女人”的戲不知所措,認為自己無法駕馭,但慢慢了解下去,鄭保瑞承認被吸引,“這講的是個僧人的愛情,極具沖突,唐僧怎麽去面對七情六欲的問題?你選擇愛一個人還是愛眾僧?如果你真的愛上人的話,你怎麽面對以後的那條路?”

看過小說《西遊記》的人都知道,唐僧與女兒國國王並未產生愛情,但在1986版電視劇《西遊記》里,導演楊潔卻對這個故事進行了大膽改編,讓唐僧對女王許下了“來世若有緣分”的承諾。拍攝《西遊記女兒國》時,原著和86版電視劇成為鄭保瑞主要的依據,“基本核心一樣,最經典的橋段也還有,比如豬八戒偷看女生洗澡,他們出不去女兒國等,但也有創新的東西。”

鄭保瑞自己在看86版《西遊記》時,也很驚訝於唐僧最後送別女王時的落荒而逃。鄭保瑞將電視劇這樣處理的原因歸結為“那個年代可面對愛情的價值觀”,“我覺得男生浪漫的是,我在前面沖,後頭有個女生跟你說,你沖,你往你理想的地方去,當你回頭的時候,我就在你後面。”所以他希望能夠看到個勇敢的唐僧,他敢去面對自己的情感,“女兒國好看的地方是大家都知道結局怎麽樣,但是怎麽走你感到滿足,走的時候那個女生怎麽能卸下,這是我覺得跟老版不一樣的地方。”

▲《西遊記女兒國》馮紹峰飾演的唐僧和趙麗穎飾演的女兒國國王(圖/官方劇照)

“電影《西遊記女兒國》所做的最大調整是,讓唐僧勇敢站出來,承認自己‘動了凡心’”。鄭保瑞說,以往大家看女兒國那一段,面對女王,唐僧都是目光躲閃,一路躲避的。“這一次,我們讓唐僧勇敢站出來面對,面對他真實的內心。”

對於女兒國國王的角色由趙麗穎擔任,不少觀眾心存納悶,但鄭保瑞給出了全新的解釋,“她不是你們以前看的成熟女王,這是唐僧的初戀,同時她也是初戀,所以我不想認為她是小女生,她應該要懂事、知性、年輕、舒服、有觀眾緣“,雖然前期鄭保瑞和片方商量出多個人選,但和趙麗穎吃完一餐飯後就敲定了她,再沒見其他演員“她的星味不容易產生距離,她很鄰家,我覺得這是趙麗穎獨有的感覺”。

特效做減法,耗資5億特效花費7000萬

前兩部西遊作品雖然口碑上均引起了一定爭議,但特效上的進步有目共睹,尤其到了《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白骨精精幻化出來的黑色煙霧和白綢細致唯美,充滿水墨意境,至今令人印象深刻。

那麽,這一次的《西遊記女兒國》又將怎樣處理特效?

“我們想到了水,因為水從特效方面來說非常難,但是我覺得水和女兒國很配,它既有溫柔和流動,也有恐怖的力量去殺人”,在此想法下鄭保瑞在影片中塑造了個全新的人物“河神”。

不過,此次《西遊記女兒國》中的河神,打破了這種或陽剛或陰柔的人物設定,剛柔並濟,無性別之分。“這部劇沒有反派,最後打也是因為愛情,所以河神的定位就是神,她沒有性別,由林誌玲飾演,但是他的身子是個男生”。
“我希望在感情處理上可以宏觀一點,國王和唐僧的愛情能不能放下?河神會告訴你,我哪怕是神,我都放不下”。

▲《西遊記女兒國》里林誌玲飾演忘川河神(圖/官方劇照)

據了解,僅河神一個角色的造型備選方案就有五種,最終呈現出來藍色妝面。談起河神的妝容,鄭保瑞表示:“非常複雜,比如孫悟空的額頭、面部、鼻子、下巴,它們都彼此分開,就有接口,但是林誌玲是整一張臉,沒有接口,所以她的化妝是非常大的技術考驗。”

對於整部電影的特效鏡頭,鄭保瑞承認花了7000多萬元。而整部電影共耗資5億元,除了特效外,大量的服化道、搭景和演員的工資也都價格不菲,電影最後有一幕大滾筒,共有3000個工作人員同時進行,“這真的是非常大的預算”。

從《西遊記之大鬧天宮》2380個特效鏡頭,到了《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一半切,只保留了1300多個特效鏡頭,鄭保瑞一直在特效上做減法,此次《西遊記女兒國》又減了100多個特效鏡頭,但是投入依舊很大,鄭保瑞也坦言複雜很多,“今年來看,只能把鏡頭減少,把質量做真,量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做出來的成品,哪怕量小一點,但是精致,都是好的。”

雖然成品還沒有面世,但實際上,經歷過《西遊記之大鬧天宮》《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到《西遊記女兒國》,鄭保瑞不僅加入了“10億娛樂部”,也從一個“特效門外漢”,變成了一個懂得3D拍攝和後期流程的導演。

▲鄭保瑞執導的《西遊記之大鬧天空》累計票房達10.45億元(圖/CBO中國票房)

“暴力”導演這回把“一輩子的女人都拍完了”

直到今天,鄭保瑞依舊感嘆,“我很少拍女主角的戲,這部戲真是把我一生要拍的女人都拍完了”。

不過鄭保瑞一直有拍愛情片的心願,“我很喜歡愛情片,但打打殺殺拍多了,一直沒有機會”。

大部分觀眾熟知鄭保瑞是因為他暴力,血腥,暗黑的拍攝風格,《狗咬狗》、《軍雞》等片的影像風格以淒厲著稱,就連陳冠希都難逃他的詭譎之手。

▲鄭保瑞以淩厲的影像風格執導的《狗咬狗》豆瓣評分8分(圖/豆瓣)

但到了《西遊記》系列,明顯看到鄭保瑞開始想把自己藏在電影後臺,收起鋒芒,

“我感覺到我以前那種風格對於《西遊記》這個項目來講,對觀眾來說,都是個障礙,我們定義它是family movie的話,是不太需要這種風格存在,如果硬要把它們加進去,我覺得是不太冷靜的行為。所以拍攝《西遊記之大鬧天宮》時,我刻意把自己藏得非常後面,讓你感覺不到那個導演是誰”。

但到了《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鄭保瑞還是偷偷往前走了一步,最後孫悟空棒打唐僧那一幕,暴力、殘忍、偏執感再度出現,不過對於《西遊記女兒國》,鄭保瑞認為又是另一個風格,

“導演對我來講不是自己的理想,而是個事業,我應該去勝任每一個類型” ,“《狗咬狗》《軍機》時我連剖腹都拍了,還能張狂到哪里去,到了某個階段,你回頭,還是要看能不能處理個比較溫暖的東西”。

喜歡看《花樣年華》的鄭保瑞,心中始終留有一束光,他熱愛愛情片,也操作過很多過暴力片,《狗咬狗》中最殘暴的是哪一幕?“不是打架,是小孩的出生,黑暗是因為有光明在”。

對他來說,電影會一直拍下去,“也許有機會我會回去拍些很黑暗的東西,但我也挺想拍部外星人流浪在地球的故事”。

專訪 導演 鄭保 保瑞 這一 一次 我們 唐僧 勇敢 出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108

打造最深情的悟空 郭富城 鄭保瑞

1 : GS(14)@2018-02-05 04:26:48

https://www.am730.com.hk/news/%E ... %9d%e7%91%9e-114362
演員互動有喜感
由鄭保瑞執導的《西遊記》系列,繼《大鬧天宮》和《三打白骨精》之後,今年再以《女兒國》賀歲,他坦言,「商業電影很現實,上兩集的票房不錯,才考慮拍下去。」上集票房超過12億,再下一城,也是順理成章,然而,鄭保瑞的電影向來是剛陽味甚重,何竟在「九九八十一難」裡,偏選上《女兒國》?「這是公司提議,起初我也有點拒抗,男人老狗拍甚麼女人戲,我又不擅拍這些,後來卻放開了,因為故事講《西遊記》較少接觸的愛情,這是唐僧與女兒國王的關係,自己對和尚的愛情故事頗有幻想,跟佛家講愛情,戲劇衝突頗強。」《三打》是師徒同歷磨難的成長,也揭露統治者的不仁,新片則是四師徒闖進男人夢寐以求的女兒國,「上次的孫悟空是剛放監出來的大佬,對住初出茅蘆的唐僧,最後建立互信關係;今次是一班麻甩佬去了一個全是女人的地方,發生很多趣事,例如飲水大肚,喜劇元素豐富,過年看會頗開心。」近年多演沉重角色的城城,被新片的輕鬆調子所吸引,他直言,「賀歲應該開心,我一直都想拍喜劇,希望演多樣化的角色。」新片有四師徒原班人馬坐鎮,還加入梁詠琪、林志玲和苑瓊丹等,城城笑言一拍即合,他興奮表示:「苑仔是優秀的喜劇演員,撳都撳唔住,很多時玩即興,她交一句,我又回她,喜感便出來,完全是神來之筆,沒得寫,這是最好玩的地方。」


辛苦演悟空 曾想辭演
城城抱著拍要為觀眾帶來歡樂的心態接拍《女兒國》,直至化妝試造型,心裡即暗忖:「瀨嘢!」他解釋:「因為在台南拍攝,氣溫超過15度已經很難捱,難以形容那種恐懼!」同樣是耗時近五小時的化妝,上次抵著嚴寒拍攝,今次則是夏天溫度,感覺截然不同,「老實講,我是個愛乾淨的人,今次頭髮短了,滿臉黐著鬈曲的毛,有些會倒後插向頸,即是『大熱天時被針拮』,足足三個多月,唉!演戲啫,別要攞人命吧,真是一個挑戰。」本身皮膚敏感,頂著一身「毛孩」裝束,如何說服自己拍下去?城城幽默回應:「別要想太多,開工拍啦!每日見導演都很惆悵,我惟有扮作若無其事,減輕他的痛苦。」其實,鄭導早知城城曾有辭演的念頭,但仍視他為不二之選,「悟空是人和馬騮的合體,要捕捉這感覺,演員的肢體語言很重要,既要發揮悟空的力量,同時要保持乖巧幽默,暫時看來,阿王(郭富城)最適合。」導演更大派定心丸,「他有自己的喜劇節奏,可以放鬆地演。」畢竟這也是一份信任與肯定,城城深知演員默契是拍喜劇的關鍵,若臨時換人,四師徒要花更多時間磨合,「既已接拍,呷笨都冇用,一定要承受,經過幾個月的磨練,已去到另一境界,接演任何角色也難不到我。」至於第四集?城城即耍手擰頭,「別開玩笑吧!」

news-images

化身溫柔暖男
城城形容孫悟空是從影以來最難的角色,有機會兩度扮演美猴王,他一臉滿足地說,「確實開心,可以天馬行空,沒甚麼掣肘地演,很有力量,中國有幾多個超級英雄?外國都有Iron man、Batman和Superman等,我是Monkey King!」不過,城城強調沒想過要成為孫悟空的代表,「不同演員各有風格,能讓人留下深刻印象,記得郭富城曾演過出色的孫悟空已經足夠。」故此,他絕不敢怠慢,跟導演找來的舞台劇老師,設計及學習肢體語言,「因為要演一個較接近動物形態的悟空,以製造喜感,所以要研究瞓、食等動作,望能立體一點。」鄭保瑞表示,經歷過三打白骨精之後,四師徒已成為團隊,會有溫暖的感覺,孫悟空已絕對信任師父,不會再爭拗不休,例如唐僧對女兒國王動了情,悟空會妒忌,卻仍願與師父一起承受結果,他更似是唐僧的buddy,「他會選擇自己受難,是很深情的悟空。」城城形容悟空是溫柔的暖男,願意體諒、陪伴和開解唐僧,「會有少少呷醋,因為很錫師父,但他有一刻忽略自己,感覺失落,仲唔搣大髀?」城城鬼馬地呼籲,欲知兩個男人點收科?有請入場。


拍唐僧動情 一額汗
不說不知,骨子裡的鄭保瑞,一直想拍愛情片,他半說笑道:「每次跟老闆提起,他們都說愛情片與你何干?還是拍開鎗飛車吧,今次正好借《女兒國》一試。」談情說愛,親熱鏡頭最為吸睛,鄭保瑞坦言,曾掙扎是否為唐僧設計親熱戲,最終他還是決定點到即止,「不能為娛樂放棄故事或人物本身,唐僧始終是和尚,要小心拿捏感情發展,哪怕只是碰一碰手,有些事情總不能做,否則便不是拍和尚。」對他而言,最大挑戰是唐僧動情的表達,可謂拍到一額汗,「不能太瘋狂,刮大風雨搞浪漫情節,要在平淡中的表達感情進展,很靠演員表現,現場很神奇,跟劇本可以是完全兩回事,所以拍感情戲的幾天,會特別緊張,拍得比較慢,好讓自己看清楚,思考觀眾如何接收。」他表明沒意圖推翻原著結局,只想注入現代的愛情觀,「要呈現他的勇敢,承認曾動過一念,佛教看動了一念便是永恆,不會為永遠消失,他如何面對這慾望,在愛眾生與愛一個人,怎樣取捨?如何得釋放?這是唐僧較得意的地方。」拍過和尚動情,鄭保瑞有意再挑戰重口味愛情片,「想拍一些禁戀、帶極端色彩、世俗難接受的關係,因為本身已頗有戲劇性。」
打造 深情 悟空 郭富城 鄭保 保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798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