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辦不辦 郭台銘抓鬼遇大咖 陸幹被控污15億

2015-01-22 NM 
 

 

電視名嘴指「台北秋葉原」可能涉弊,意外引爆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與台北市長柯文哲隔空互嗆。但鴻海的隱憂不只如此,不久前才成立的「反貪小組」,日前再逮獲一名負責iPhone生產線治具的協理,涉嫌收受廠商回扣1億元,但對富士康最大咖陸幹、具有中共人大委員身分的協理吳貴州,被指控貪污金額超過新台幣15億元,卻遲遲未能追查,已引起台幹的強烈反彈,正睜大眼睛看郭台銘敢不敢辦這位最大咖陸幹。

不滿名嘴指他捐三億元政治獻金、怒而提告的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十九日又因外界質疑鴻海承包「台北秋葉原」BOT案可能涉弊,在各大報刊登廣告,要求台北市政府四十八小時內公布所有招標文件,並嗆聲說未還鴻海清白前,該案所有工程將全部暫時停工;台北市長柯文哲也不甘示弱,怒批郭台銘:「財團怎麼可以如此囂張!你要停就停,反正一切依法行事辦理。」

鍘貪鬼 大咖沒人動

除了連串的「外患」,郭台銘還得應付惱人的「內憂」,對於集團高階主管層出不窮的貪污案,郭台銘雖祭出高額賞金、宣示肅貪到底的決心,並且在日前又逮獲一名高階台幹涉貪億元。但被控貪得最凶的富士康陸幹協理吳貴州,卻可能因具有中共官職?人大委員身分,遲遲未見鴻海處理,已在內部引發議論。為了宣示「企業肅貪」的決心,郭台銘在SMT副總廖萬成涉貪事件後,下令成立「反貪小組」,並提供五千萬元檢舉獎金,這個外界俗稱的「抓鬼大隊」,也是台灣企業第一個成立專責肅貪的組織。重賞之下果然有勇夫出頭,沒多久,反貪小組就接獲員工檢舉,指富士康協理翁世芳收受大陸廠商回扣,經過反貪小組追查,確認翁世芳二年來共貪了上億元,上個月已將他革職查辦。揪出翁世芳這隻台幹大蛀蟲後,郭台銘立即發出五千萬元檢舉獎金,並追加之前檢舉廖萬成及人資副總何有成的獎金,共發一.五億元,但富士康內部卻出現雜音,質疑涉貪的台幹一個個被抓,但富士康裡貪得最凶、最大咖的協理吳貴州,卻仍然不動如山,網路上指控吳貪瀆的言論一大堆,反貪小組也都有所掌握,卻遲遲不敢動手查辦,因此質疑郭台銘肅貪只是說說而已。

開公司 包攬撈油水

尤其令內部人士懷疑的是,翁世芳遭檢舉涉貪後,負責向大陸公安報案抓人的,就是具有中共人大委員身分、被控涉貪金額遠遠高過翁的吳貴州,「真的是大鬼抓小鬼,但誰來抓大鬼?」知情人士透露,吳貴州曾任中南海保鏢,在富士康一路受到商務長李金明的重用,十年內從門口警衛升到協理,不僅是富士康對中共官方的窗口,還負責會計、環保及安全等業務,他毫不避嫌,在外成立「恒博物業管理公司」及「恒博機電工程公司」,承包富士康保全及廢料處理,並獨占富士康深圳園區的超市生意,到處設點,等於是自己核准自己承包富士康工程及開超市,更幾乎包辦所有員工在園區裡的吃喝拉撒睡,明顯圖利自己。該人士說,吳貴州圖利自家公司的情形,甚至比鴻海前人力資源副總何有成涉貪更為誇張,何有成被查出兒子開設的公司成為鴻海的供應商,父子裡應外合,大撈富士康的油水,幾年下來至少賺走人民幣上億元,事後何有成遭鴻海向大陸公安舉報查辦,日前已被判刑;但情節大致相同的吳貴州,至今卻安然無恙,仍繼續在富士康大撈特撈,令員工實在看不下去。本刊取得吳貴州二家「恒博」公司的登記資料,文件顯示,吳幾乎是獨資成立這二家公司,恒博物業資本額人民幣二百萬元,只有他一名股東;恒博機電則是人民幣三百萬元,吳個人就持股九九%。知情人士說,吳核准自己的公司承攬富士康的業務,一點都不知避嫌,單單這一項就可以查辦。

墜樓門 保安欺工人

此外,鴻海肅貪小組也掌握許多關於吳貴州涉貪的檢舉,包括四、五年前網路即傳出吳貴州身價三億元(人民幣),是吳貪污得來及不斷侵吞富士康財產所致,如果檢舉屬實,光是吳貴州一人,就可能污了新台幣十五億元,包括指控吳苛扣旗下保全員薪水,一個保全要扣人民幣五百元,深圳地區的保全更被扣二千元,且他掌管的保全業務,還被指涉和富士康的「墜樓門」事件有關,至今卻不見鴻海追查。本刊調查,二○一○年富士康深圳廠區連續發生十多名員工跳樓身亡,外界一開始批評富士康是血汗工廠、無良工廠,才會導致員工跳樓,但之後開始有不同傳言,指安全處協理吳貴州有黑道背景,放任下屬欺壓富士康工人,甚至對一般員工非法禁錮或任意毆打。

黑監獄 高壓維治安

更有些員工發送簡訊給女友,訴說自己遭保安科囚禁後不久即墜樓,種種疑點都使內情看起來並不單純。此外,大陸新聞評論員古川,也曾在二○一○年《阿波羅新聞網》中,直言不諱地將吳貴州在富士康成立的安全處保安科,描述成「黑監獄」,另一名學者秋風在《三論富士康現象:保安與集權主義管理體系》中也提到:「『保安』在富士康企業內部發揮著重要作用。」「在富士康的生產車間,保安有權對員工的違紀行為進行監管。發生諸多事態,保安對現場有控制權,如果員工敢多事,可能招來保安的辱罵甚至毒打。某些倔強的員工難免會與保安發生衝突,但公司高層事後總是支持保安。長此以往,員工中形成一種共識:與保安作對是自找苦吃。員工中似乎已形成這樣一種本能:如果出現治安事件,首先打內線一一○。如果打外線一一○,就會給自己招來麻煩。」由此可見,保安科在富士康,等於是控制員工的一股重要力量。由於保安無處不在且權力較大,廠內員工就被普遍置於保安的監管之下,但為何富士康的「保安科」會成為「黑監獄」?

背景厚 高層當靠山

《大紀元》論壇曾形容:「富士康安全處協理吳貴州是李金明的親信。」然而,郭台銘指派的反貪小組成員,除了副總裁戴正吳、總財務長黃秋蓮、安全顧問賴明宏、法務長方光宇及法務總處祕書長洪孟宏等人外,就包括了商務長李金明,因此,富士康的台幹懷疑,吳貴州除了擁有中共人大的特殊身分外,李金明是否相挺暗助?才讓吳得以持續坐大。諷刺的是,反貪小組最近查出富士康協理翁世芳及經理翁亦峰涉貪,最後竟是交由吳貴州出面向公安報案。據反貪小組調查,翁世芳涉嫌收受大陸組裝iPhone材料大廠策濰科技董事長趙耀慶人民幣二百三十多萬元(約新台幣一千一百五十萬元)回扣,時間長達二年多。策濰科技主要供應iPhone組裝材料的治具,用以輔助生產順利。翁世芳在富士康已任職多年,3C科技中新穎的「監控系統及監控方法」,甚或是「具有磁場過強保護功能的無源射頻識別芯片」等專利,發明人都掛有翁世芳的名字,尤其是監控系統及監控方法的發明,可以遠端監視,甚至用在一些特殊場所,例如查看無菌病房中的病人狀況、或城市交通、無人監考及社區安防等領域。

不查辦 陸幹蝕根基

翁世芳成功把這項發明帶進鴻海,開創智慧型手機遠端監控的新技術,且翁的協理職位,在鴻海排名於副總經理之下,可見其重要性。不過,反貪大隊成立後,翁世芳與翁益峰便因遭檢舉涉貪,經過內部調查後,認為事證明確,已將二人移送大陸公安法辦。這是繼去年初鴻海爆發高幹集體收受回扣醜聞,清查出在鴻海工作三十多年的老臣廖萬成,因掌握SMT業務,與SMT前總幹事鄧志賢、白手套郝緒光、曾負責iPhone生產線設備採購的游吉安、陳志釧及SMT前經理蔡宗志等六人,遭台北地檢署起訴後,鴻海肅貪的再一次斬獲。但如今不只台幹涉貪被抓,連陸幹也把鴻海當成是自己的提款機,成立公司蠶食鴻海的根基,如果郭台銘知道此一情況,恐怕會和他的新對手柯P一樣,血壓升高,火冒三丈,直斥對方太囂張。

回應

針對吳貴州被控貪汙一事,郭台銘親筆寫下三點聲明。他說,針對網路不具名的爆料,他一向採取非常嚴謹的態度去調查,有關吳貴州的部分,已在數月之前查過,但查無實證,故已將其牽涉的工作內容中,涉及採購之執掌完全拿掉,靜候調查。他並強調,打貪不論層級、不論親疏,不論台幹、陸幹、美幹,只要涉案一定嚴懲。最後他希望,該爆料檢舉者能夠直接將檢舉內容送給他,只要查核屬實,除嚴辦外,他本人也可得到人民幣一千萬元的檢舉獎金,且會保密並保證他的安全。

吳貴州小檔案

40歲 離異再婚,育有1子湖北 中南海保鑣富士康安全處協理、深圳市寶安區人大常委會常委、恒博物業管理董事長(獨資)恒博機電工程公司(占股99%)、恒博超市管理公司

企業抓內鬼

2015.01 和碩:林姓前副理假冒關係企業或授權廠商名義,要求原客戶改向碩嘉科技下單,碩嘉科技再向和碩訂貨,取得價差等不法利益。2014.10 華碩:負責部分元件採購的多媒體部門研發主管黃國勳,涉嫌收取廠商回扣。2014.01 鴻海:前SMT副總廖萬成及下屬,藉SMT技術委員會每年經手金額逾人民幣百億元,長期向零件供應鏈下游廠商索取回扣,金額高達5千萬元。2014.01 聯發科:曾任董事長特助的袁帝文,擔任過手機晶片部門總經理,離職後涉挖角聯發科員工,遭到聯發科檢舉提告。2013.08 宏達電:前研發中心副總簡志霖與多位工程團隊成員,收取中國3,000多萬元資金,竊取公司商業機密,並做為成立新公司所用。

企業肅貪 卡立院

現行法令規定,貪污犯僅泛指公務員,其餘的貪污行為,僅能以刑責較輕的背信罪偵辦。鑑於企業與廠商間的回扣收受日趨嚴重,尤其是鴻海集團發生高幹集體收回扣,讓外界開始重視企業貪瀆問題嚴重,鴻海也力推加重企業貪瀆及背信刑責的修法,只不過目前該法案仍卡在立法院,尚未通過。

小辭典 治具

治具指的是輔助生產順利而量身訂做的工具,或是用來驗證的特殊工具,例如3C主機板製造過程中,用以壓平、固定零件,以防止零件位移的工具,便稱為治具。使用治具的好處是,生產相同且大量的製品,能有快速的產能,缺點則是多樣少量的生產模式,反而造成生產成本提高。

辦不 不辦 郭臺 臺銘 銘抓 抓鬼 鬼遇 遇大 大咖 陸幹 被控 1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39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