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爭執 大戲 終於 `S( @S ( =| S( S( 畫下 句點 宣布 退出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自家 宅邸 拉琴 宴客    S S  7 | 接著 在許 上演 琴聲 如訴 緩緩 自小 提琴 弦上 上滑 滑出 好像 許文 困難 時候 經過 貼近 身邊 人士 透露 電與 不得不 不得 壯士 斷腕 去年 實業 年報 可窺 窺一 一二 過去 石化 業有 北臺 的逾 逾百 億元 水準 認列 投資 損失 達一 一一 一九 九億 最後 每股 稅後 達二 七億 時任 董事長 董事 的廖 廖錦 錦祥 為了 銀行 聯貸 擔心 到耳 給許 家族 壓力 未減 眼看 累累 只好 進行 OU 五十 餘年 幸福 企業 員工 來說 打從 年金 海嘯 電大 虧開 NU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整頓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許家 MU 採購 人員 在他 眼皮 底下 很難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它拚 不過 LU 在群 群創 班底 進入 之後 段行 行建 建把 KU 關係 不若 以往 面對 這種 態度 能忍 忍嗎 對此 與鴻 鴻海 之間 裂痕 更大 就在 董事會 召開 前兩 兩周 JU 但我 已經 能做 做的 有限 私下 IU 跟著 起伏 知情 外界 猜測 是否 要將 將股 股欀 HU 安排 歲的 人生 起家 拓展 電子 產業 GU 所想 電的 的百 終究 還是 門口 電、 、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蔡玉玲,讓第三方支付專法過關、推網路公審 Airbnb、Uber想落地?先過她這關

2015-11-09  TCW

七大鐵板法案的推手,政務委員蔡玉玲發動虛擬平台討論,用商業談判經驗破解公務員「怕麻煩」心態,讓新創業者按讚。

全球新創公司市值估破十億美元的前兩大「獨角獸」:房屋出租網Airbnb和叫車平台優步(Uber),能否在台灣正式營運,命運掌握在一個女人手上。

她,是蔡玉玲,行政院主管科技法律和電子商務的政務委員。

用網路直播Airbnb溝通現場過去一年,Airbnb在台灣的房客成長了四倍,總數達到三十二萬戶;Uber雖未公布台灣有多少用戶、多少輛車,倒是繳 了三千七百多萬元罰款給國庫。沒有人知道它們在台灣市場賺了多少,但非常確定的事情是,它們通通沒有繳稅,在全球同樣爭議不斷。

不過,最近的進展是,它們被逼上談判桌了。

九月底和十月初,Uber台灣總經理顧立楷,以及Airbnb香港暨台灣區總經理羅漢寧,先後進入由蔡玉玲主導的vTaiwan網路直播會議室,當面和各利害團體、網友溝通辯論。

結果是,羅漢寧當場接受行政院的三條件:在地設分公司、繳稅與保護消費者,以得到合法進入台灣市場的門票。顧立楷則無法給予承諾,雙方談判破局。

十月二十三日,Airbnb共同創辦人暨技術長布萊卡斯亞克(Nathan Blecharczyk)特地來台會晤蔡玉玲,進行後續協商。

如果上網去看vTaiwan的所有政策討論會,會發現蔡玉玲其實很少講話,但她利用這個平台事先蒐集網友的正反意見、抓出討論重點,並發掘各項議題的意見領袖,再請他們坐上談判桌,向民間借力使力。

她是極少數受到新創業者歡迎的政府高官,因為光是今年上半年,她就推動七項「鐵板法案」修法三讀,其中包括談了十幾年的《公司法》修正,終於納入閉鎖型公司專章,以及網路家庭(PChome Online)董事長詹宏志奔走六年,草案都送不出行政院大門的《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俗稱第三方支付專法)。

一位資深的政務官幕僚說,想做事的民間人士入閣,頭號敵人往往不是兇悍的立法委員,而是顢頇的官僚體制。

蔡玉玲以「讓我推動虛擬世界(網路)法規」為條件,在二○一三年入閣,任務就是得和十幾個部會周旋,一天召開六至七場政策協調會,吃下她這輩子吃過最多的便當。

在這樣的環境,她,到底如何辦到的?

修法前,先找公部門為何拖關鍵,就在談判力。

入閣之前,她是理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專門幫國際客戶解決科技法律問題。更早,她是IBM大中華法務長。

「我是商務律師,主要工作就是談判,訴訟律師是上法院說服法官,但是談判桌上,要說服利益與你衝突(的人)接受你的條件,你一定要提出一個東西是他也能接受的,」蔡玉玲接受《商業周刊》專訪說。

現在,公務員成為她每天要交手的談判對象。她說,談判真正的關鍵,就是「用最短時間找出對方到底卡在哪裡」。

公司法》閉鎖型公司專章的立法過程,即是經典案例。公司法裡有諸多不合時宜的限制,造成今日台灣新創業者紛紛跑到開曼群島等境外設立公司。後遺症就是政府管不到,也收不到稅。

主管的經濟部商業司不是不知法令過時,但是,大修公司法將牽涉十萬多家公司重新登記。「成本太高」、「公務員怕麻煩」,一位創投界人士指出問題所在。

找出公部門為何而「拖」,蔡玉玲上任沒多久就主動出擊,她縮小打擊範圍,不做大翻修,只新增一個針對閉鎖型公司的專門章節,以提高公務體系的接受程度。接著,她一反過去由各部會擬草案(因此可技術性拖延)的慣例,先找台大法律系副教授邵慶平擬出一套法條,逼商業司只好趕快提出自己的版本,以免受制外人,這才終於啟動修法的開關。

再來,減少阻力。某知情人士說,「蔡玉玲還不忘找學界的公司法大老如劉連煜等人,吃飯遊說。」最後,有地方官員反映,若開放民眾以勞務和信用當作新設公司的股份(不必實際繳股金),他們不知如何鑑價、登記公司資本額。換句話說,改變既有模式,引來公務員「怕麻煩」的制式反應。

她的對策,就是幫公務員省麻煩,將勞務和信用的鑑價,放寬由公司出具文件和會計師審查報告,公務員據以登記就好,不必為鑑價負責。

於是,《公司法》在今年六月立法院修法過關,最大的改變是,開放特別股的複數表決權,不再限於「一股一權」,只要以章程約定即可,有助於保障新創公司經營權。

先把產業界拉進來,再拆解公務員的防線。這其間,她的談判名單上還有一個人:行政院長毛治國。

每個月,她都會彙整一份報告,羅列待辦與已辦法案清單,「我會讓院長知道,那些重要法案的進度,困難點在哪裡。」蔡玉玲的做法在企業裡就是「向上管理」,取得毛治國的支持,增加了她對官僚系統的談判力。

蔡玉玲強調,在政府裡面做事沒有那麼難,希望能吸引多點民間人才進來。但採訪最後,她又忍不住說,「進來(政府)一圈,我最大的感想還是,小政府比較好。」顯然,要能在公務體系裡周旋、突圍,絕對不簡單。

小檔案_蔡玉玲

出生:1955年

學歷:台灣大學法律學系

經歷: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IBM大中華區法務長現職:行政院政務委員兼蒙藏委員會委員長

 


玉玲 第三方 支付 專法 過關 、推 網路 公審 Airbnb Uber 落地 先過 過她 她這 這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970

法國一夜鏟平加萊難民營,這關英國什麽事

法國的“叢林”難民聚居地清理行動,已經開始了3天。難民營的帳篷和一些搭建正在被拆除、清理,住在這里的難民背上行囊,坐上政府安排的大巴車前往他們幾乎一無所知的目的地。

法國內政部部長伯納德·卡薩諾瓦(Bernard Cazaneuve)在聲明中說,23日開始的法國加萊“叢林”難民聚居地中已經有2318名非法移民得到安置,共有45輛大巴車把1918名成年人轉移到了80處作為臨時落腳點的難民接待中心。另外還有400名等待前往英國的未成年人被轉移到難民營中的臨時安置點,等待後續轉移。

法國加萊的“叢林”難民聚居地

與此同時,英國內政部部長安珀·瑞德(Amber Rudd)向英國眾議院就“叢林”難民營的清除行動也發表了聲明,稱已經有約200名未成年人來到英國,另外,英國政府將出資360萬英鎊用於清理行動及難民營的安保開支。

距離英國最近的跳板

加萊位於英吉利海峽最窄處的法國一段,與英國的距離只有34公里。不少向往英國的難民選擇了加萊作為跳板。

根據英國法律,有直系親屬居住在英國的未成年人,只要能提供有效證明,就可以到英國的親屬家中團聚。而且,今年上半年通過的“杜布斯修正案”(Dubs Amendment),向沒有親屬陪伴的“易受傷害”的未成年人敞開了大門。這些法律都成為英國吸引部分難民前往的原因。

英國內政部最近也承認,在過去十年里,有近3000名未成年非法移民從英國被遣返。部分被英國家庭收養卻得不到合法身份的非法移民在成年後被遣返回國,回國後又再次輾轉回到法國加萊的難民營,尋找進入英國的“第二次機會”。

擔心發生暴動的警察小心翼翼地接近

2002年,法國曾清理了位於加萊幾英里外的桑加特(Sangatte)難民營,但此後非法移民卷土重來,最終形成了“叢林”。這次清理也同樣無法削減英國對非法移民的誘惑,他們可能會再次回到加萊,等待前往英國的時機。

難民聚集到桑加特,可以追溯到1999年。當時,加萊的一處飛機庫被改建成紅十字中心,用於接納非法移民。來自阿富汗、伊拉克、科索沃的非法移民不斷增加,從幾百人很快增加到1500人。

對於非法移民來說,桑加特成為他們前往英國的墊腳石,過境之前他們可以逗留在此。英法兩國政府達成共識,桑加特正吸引著越來越多的非法移民,因此在2002年底啟動了清理行動。英國政府為此同意接受1300名庫爾德人和阿富汗人,法國則接納了其余的非法移民。

但是沒過多久,大量臨時帳篷又在加萊附近出現。尤其是近幾年,前來歐洲的難民人數激增,導致加萊附近的非法移民越來越多,形成了“叢林”。

英法兩國在1991年簽訂了《桑加特協定》(Sangatte Protocol),在英吉利海峽隧道兩端(the Channel Tunnel)互設邊境關卡。隨後在2000年又簽訂了補充協定,在對方國家的“歐洲之星”車站互設移民邊檢站。因為僅在2000年下半年,就有約4000名證件不全的乘客通過“歐洲之星”列車到達英國。

在加萊港口主要道路上修建的隔離墻

英國、法國、比利時三國也在2003年達成了關於邊境控制的《勒圖凱條約》(Le Touquet treaty),英國在布魯塞爾也設立了類似的移民邊檢站。通過此舉,英國可以在非法移民入境前進行篩查,並拒絕非法移民入境尋求庇護。

安置方案看似“完美”

盡管英法兩國已經通過合作安置非法移民,並增設隔離措施,但“叢林”難民營問題仍然沒有很好地得到解決。

為應對不斷加劇的難民危機,英國前首相卡梅隆在今年三月同意向法國出資1700萬英鎊用於支持法國解決英法邊境的難民潮。加萊港公路上現在正在興建的一公里長的隔離墻,經費就來自這筆資金。

有報道稱,該隔離墻耗資約190萬英鎊,約合220萬歐元。隔離墻從九月開始建設,將在今年年底完成。卡車司機和當地農民多次抗議,那里夜間有大量非法難民試圖登上各種交通工具偷渡前往英國,加萊港的運營也因此受影響。而也有反對聲音認為,隔離墻並不能實際解決難民問題,只能把他們推得更遠。

聯合國難民署一直建議法國關閉“叢林”,因為在這里聚居的難民得不到基本保障,帳篷和集裝箱擁擠不堪,食物主要靠慈善機構提供,衛生狀況惡劣,暴力事件頻發,聚集在此的非法移民抱著前往英國的希望忍受著非人的生活條件。

等待轉移的難民

今年上半年,法國曾開展幾次行動,清理了“叢林”的部分區域,而此舉令難民營越發擁擠。9月,法國總統奧朗德宣布將在年底前徹底清除“叢林”。英法兩國隨即合作確認了大部分符合條件的未成年人,隨後法國方面於本周正式啟動清理行動。登記離開的非法移民將被轉移到分散在法國境內的450處非法移民接待中心,這些接待中心原先是憲兵隊兵營、廢棄醫院、訓練中心和淡季的度假酒店等,在那里,難民可以申請庇護,最後被轉移至庇護申請接待中心(CADA)。

盡管流程聽起來很完善,但實際上存在不少問題。

非法移民可以在幾個接待中心中做選擇,但往往是在對目的地一無所知的情況下登上了大巴。不願離開的或者試圖在途中逃走的非法移民都會面臨被遣返的安排。

清理前的難民營一角

而安置點附近小鎮的居民則擔心非法移民的到來會打破小鎮的寧靜。鎮上居民有許多老年人,還有不少無人居住的度假別墅,盡管有不少人贊同應給予非法移民基本的生活保障,但仍擔心他們會危及當地治安。還有不少法國人反對大規模安置非法移民,並采取了帶有敵意的行動。

這些接待中心實際上只是臨時安置點,不少酒店設施到了春天就要開始運營,不能繼續接待非法移民,因此非法移民應迅速得以分流。但實際上,申請庇護的手續要花不少時間,而且庇護接待中心現在也已經人滿為患。

還有一個關鍵在於,每一次清理聚集地,其實都相當於“大赦”非法移民,通過這個渠道他們可以更快地獲得合法身份,這可能會吸引更多非法移民重新聚集到加萊。

因為這些原因,處理加萊非法移民已經成為影響明年法國總統選舉的一大因素,是否要與英國重新簽訂邊境政策被擺上了臺面。如果一切順利,英法兩國政府也能松一口氣,反之,將繼續成為英法兩國的心病。

法國 一夜 夜鏟 鏟平 加萊 難民營 難民 這關 英國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59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