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日元貶值效果顯現?日本出口創8個月新高 帶動貿易逆差收窄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925

QQ圖片20141120081234

(7月以來,日元大幅貶值)

日本出口創8個月新高,帶動貿易逆差收窄。

日本財務省周四公布的數據顯示,日本10月出口同比增長9.6%,創今年2月以來新高,市場預期為增長4.5%。當月進口同比增長2.7%,預期為增長3.4%。

出口超預期而進口不及預期,推動日本貿易逆差大幅收窄。當月商品貿易逆差7100億日元,預期逆差和前值逆差均超過1萬億日元。

據華爾街見聞實時新聞:

日本10月出口年率9.6%,預期4.5%,前值6.9%。
日本10月進口年率2.7%,預期3.4%,前值6.2%。
日本10月季調後商品貿易帳-9775億日元,預期-11000億日元,前值-10701億日元。 

日本政府似乎希望通過日元進一步貶值以刺激出口和經濟複蘇。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10月末日本央行宣布將每年基礎貨幣的貨幣刺激目標加大至80萬億日元,此前目標60-70萬億日元。意外擴大QQE規模出乎市場預期,日元大幅下挫。此後日元更是一蹶不振,不斷刷新7年新低。

今日好於預期的貿易數據過後,日元小幅反彈:

QQ圖片20141120080645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日元 貶值 效果 顯現 日本 出口 個月 新高 帶動 貿易 逆差 收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936

外管局:銀行結售匯連續六個月逆差 凸顯資本外流壓力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393

外匯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1月,銀行結匯9923億元人民幣(等值1620億美元),售匯10427億元人民幣(等值170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504億元人民幣(等值82億美元)。這已經是銀行結售匯第六個月呈現逆差,但規模小於12月份的571億人民幣。

華爾街見聞的網站曾提到,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稱,銀行結售匯逆差和其他諸多指標早已顯示我國出現資本外流且流出壓力逐漸加大:

境內外匯市場供求關系已逐漸發生逆轉。2014年第一季度,反映零售市場外匯供求關系的即遠期結售匯差額(剔除遠期結售匯履約重複計算的影響後,即“即期結售匯差額+未到期遠期結售匯差額變動額”)為順差1649億美元,第二季度順差降至僅有25億美元,第三季度轉為逆差305億美元,第四季度逆差進一步增至513億美元,較上季增長了68%。全年,即遠期結售匯順差856億美元,較上年減少了74%。

進出口順差擴大不反映為外匯儲備增加。2014年第二、三季度,海關統計的外貿進出口順差合計達2144億美元,同比增長69%,而同期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剔除了匯率和資產價格變動的估值影響)僅增加了224億美元,同比少增85%,其中第三季度外匯儲備資產實際減少了4.3億美元。相應的,第二、三季度,在經常項目順差分別為734億美元和722億美元的情況下,資本項目連續兩個季度凈流出,分別為162億美元和90億美元。第四季度,海關統計的進出口順差1262億美元,與第三季度水平大體相當,同比增長39%,而外匯市場卻持續供不應求,且供求缺口環比還擴大了68%。因此,當季出現資本項目逆差增加、儲備資產下降更多也就不足為怪了。這也符合“貿易順差越大、資本流出越多”,或者說“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國際收支平衡規律。

央行外匯占款和外匯儲備余額變動也早現端倪。2014年末,央行外匯占款余額27.1萬億元,較上年末新增6411億元,增幅較上年減少了77%。其中,第一季度增加7879億元,第二至四季度連續負增長,分別減少了18億元、113億元和1334億元,這與各季外匯儲備資產的變動趨勢大體一致。2104年末,央行公布的外匯儲備余額38430億美元,較上年末新增217億美元,增幅較上年回落了96%,也反映了全年外匯儲備資產較上年少增73%的基本事實。從季度數據看,第一、二季度外匯儲備余額分別增加1268億美元和451億美元,第三、四季度分別減少1055億美元和447億美元。第四季度,之所以在外匯儲備資產降幅由上季4.3億美元增至293億美元的情況下,外匯儲備余額的減幅反而收窄,主要是因為當季美元匯率升值勢頭較三季度有所減緩,而其他資產價格的漲幅增大,正負影響相抵後,估值效應對外匯儲備余額的推低作用有所減小。

除了近期頻繁的逆回購操作向市場釋放流動性,本月4日晚,央行宣布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財經網援引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策略師洪灝稱,降準只是為了緩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所帶來的影響:

降準後市場情緒高漲將會是短暫的;降準背後含義更多是是對儲備資產的管理,而非大幅度寬松:在市場漫長地等待之後,央行終於下調了存款準備金率。此前央行發表了一系列關於維持“穩健”的貨幣政策等充滿了克制的言論,並釋放了不願意大幅放寬貨幣政策的信號。降準後,海外中國市場無論是利率產品還是股票都大幅走強,但是隨著交易到尾盤時卻回吐了部分漲幅。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降準的時間點是個意外的驚喜,我們並不能茍同。昨天,中國最新的的經常性賬目、資本賬目和金融賬目數據顯示,中國自2014年3季度起一直出現資本外流的情況(不能等同於資本外逃)。同時,央行的外匯儲備也開始下降。在近二十年的歷史上,中國曾出現過三個降準周期:1997年底至1998年、2008年底和2012年上半年。在每個降準周期均伴隨著資本外流的現象(圖表1,紅色長方形標示)。一個國家的經常項目和資本/金融賬目之間必須平衡,除非該國央行通過建立外匯儲備幹預外匯市場。中國一直是個“雙順差”的國家。央行一直在回籠外匯並壓抑人民幣的匯率,同時積累外匯儲備,並利用存準率鎖定過剩的流動性。中國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大約對應的是120萬億元廣義貨幣供應的20%(存準率)。鑒於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央行再沒有必要把存準率維持於20%(全世界最高的水平)。可以理解的是,在上述的情況下,2015年將有更多類似性質的降準。但這種降準只是為了對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的下降,而不應被視為大幅度寬松。

根據外管局,銀行代客結匯9145億元人民幣,售匯98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714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778億元人民幣,售匯56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順差210億元人民幣。

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1215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1575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359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8356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787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結匯486億元人民幣。

2015年1月,境內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8415億元人民幣(等值3006億美元),對外付款16165億元人民幣(等值2683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2250億元人民幣(等值367億美元)。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管局 銀行 結售匯 連續 六個 個月 逆差 凸顯 資本 外流 壓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570

外管局:銀行結售匯連續六個月逆差 凸顯資本外流壓力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393

外匯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1月,銀行結匯9923億元人民幣(等值1620億美元),售匯10427億元人民幣(等值170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504億元人民幣(等值82億美元)。這已經是銀行結售匯第六個月呈現逆差,但規模小於12月份的571億人民幣。

華爾街見聞的網站曾提到,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稱,銀行結售匯逆差和其他諸多指標早已顯示我國出現資本外流且流出壓力逐漸加大:

境內外匯市場供求關系已逐漸發生逆轉。2014年第一季度,反映零售市場外匯供求關系的即遠期結售匯差額(剔除遠期結售匯履約重複計算的影響後,即“即期結售匯差額+未到期遠期結售匯差額變動額”)為順差1649億美元,第二季度順差降至僅有25億美元,第三季度轉為逆差305億美元,第四季度逆差進一步增至513億美元,較上季增長了68%。全年,即遠期結售匯順差856億美元,較上年減少了74%。

進出口順差擴大不反映為外匯儲備增加。2014年第二、三季度,海關統計的外貿進出口順差合計達2144億美元,同比增長69%,而同期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剔除了匯率和資產價格變動的估值影響)僅增加了224億美元,同比少增85%,其中第三季度外匯儲備資產實際減少了4.3億美元。相應的,第二、三季度,在經常項目順差分別為734億美元和722億美元的情況下,資本項目連續兩個季度凈流出,分別為162億美元和90億美元。第四季度,海關統計的進出口順差1262億美元,與第三季度水平大體相當,同比增長39%,而外匯市場卻持續供不應求,且供求缺口環比還擴大了68%。因此,當季出現資本項目逆差增加、儲備資產下降更多也就不足為怪了。這也符合“貿易順差越大、資本流出越多”,或者說“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國際收支平衡規律。

央行外匯占款和外匯儲備余額變動也早現端倪。2014年末,央行外匯占款余額27.1萬億元,較上年末新增6411億元,增幅較上年減少了77%。其中,第一季度增加7879億元,第二至四季度連續負增長,分別減少了18億元、113億元和1334億元,這與各季外匯儲備資產的變動趨勢大體一致。2104年末,央行公布的外匯儲備余額38430億美元,較上年末新增217億美元,增幅較上年回落了96%,也反映了全年外匯儲備資產較上年少增73%的基本事實。從季度數據看,第一、二季度外匯儲備余額分別增加1268億美元和451億美元,第三、四季度分別減少1055億美元和447億美元。第四季度,之所以在外匯儲備資產降幅由上季4.3億美元增至293億美元的情況下,外匯儲備余額的減幅反而收窄,主要是因為當季美元匯率升值勢頭較三季度有所減緩,而其他資產價格的漲幅增大,正負影響相抵後,估值效應對外匯儲備余額的推低作用有所減小。

除了近期頻繁的逆回購操作向市場釋放流動性,本月4日晚,央行宣布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財經網援引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策略師洪灝稱,降準只是為了緩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所帶來的影響:

降準後市場情緒高漲將會是短暫的;降準背後含義更多是是對儲備資產的管理,而非大幅度寬松:在市場漫長地等待之後,央行終於下調了存款準備金率。此前央行發表了一系列關於維持“穩健”的貨幣政策等充滿了克制的言論,並釋放了不願意大幅放寬貨幣政策的信號。降準後,海外中國市場無論是利率產品還是股票都大幅走強,但是隨著交易到尾盤時卻回吐了部分漲幅。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降準的時間點是個意外的驚喜,我們並不能茍同。昨天,中國最新的的經常性賬目、資本賬目和金融賬目數據顯示,中國自2014年3季度起一直出現資本外流的情況(不能等同於資本外逃)。同時,央行的外匯儲備也開始下降。在近二十年的歷史上,中國曾出現過三個降準周期:1997年底至1998年、2008年底和2012年上半年。在每個降準周期均伴隨著資本外流的現象(圖表1,紅色長方形標示)。一個國家的經常項目和資本/金融賬目之間必須平衡,除非該國央行通過建立外匯儲備幹預外匯市場。中國一直是個“雙順差”的國家。央行一直在回籠外匯並壓抑人民幣的匯率,同時積累外匯儲備,並利用存準率鎖定過剩的流動性。中國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大約對應的是120萬億元廣義貨幣供應的20%(存準率)。鑒於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央行再沒有必要把存準率維持於20%(全世界最高的水平)。可以理解的是,在上述的情況下,2015年將有更多類似性質的降準。但這種降準只是為了對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的下降,而不應被視為大幅度寬松。

根據外管局,銀行代客結匯9145億元人民幣,售匯98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714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778億元人民幣,售匯56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順差210億元人民幣。

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1215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1575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359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8356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787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結匯486億元人民幣。

2015年1月,境內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8415億元人民幣(等值3006億美元),對外付款16165億元人民幣(等值2683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2250億元人民幣(等值367億美元)。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管局 銀行 結售匯 連續 六個 個月 逆差 凸顯 資本 外流 壓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793

人民幣貶值情緒緩解 10月銀行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1/4713515.html

人民幣貶值情緒緩解 10月銀行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一財網 徐燕燕 2015-11-18 11:34:00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10月份,人民幣匯率走勢相對穩定,市場對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恐慌情緒緩解,致使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國家外匯管理局周三公布數據顯示,2015年10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279億元人民幣(等值201億美元)。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10月份,人民幣匯率走勢相對穩定,市場對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恐慌情緒緩解,致使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其中,銀行自身結售匯順差630億元人民幣,代客結售匯逆差1909億元人民幣。

溫彬稱,這與當月央行口徑外匯占款增加和商業銀行口徑外匯占款減少的變動方向一致;同時,境內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620億元人民幣,遠低於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說明境內企業和居民部門繼續進行本外幣資產負債結構調整。

10月份,銀行代客遠期凈售匯109億元人民幣,截至10月末,累計未到期凈售匯5666億元人民幣,“反映遠期對外支付以及償還外幣貸款的需求。”溫彬認為。

外匯局數據顯示,1~10月,累計結售匯逆差20106億元人民幣(等值3216億美元)。

境內銀行代客累計涉外收付款逆差4759億元人民幣(等值734億美元)

溫彬表示:“今年底前,人民幣能否納入SDR貨幣籃子以及美聯儲是否加息將成為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主要因素,外匯占款、結售匯等數據也會發生相應變化,需要密切關註。”

編輯:於艦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人民幣 人民 貶值 情緒 緩解 10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大幅 收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415

逆差擴大外儲上升? 投資資產價格上漲

近期匯率市場最受關註的,莫過於人民幣持續波動,甚至對美元一度跌破6.7,創下6年以來新低。而關於人民幣會否繼續走低,各界均頗為關註。

7月21日上午,國新辦召開2016年上半年外匯收支數據有關情況的新聞發布會,外管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2016年上半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逐步緩解。而對於為何6月結售匯逆差擴大外儲仍上升,王春英對《第一財經日報》稱,這緣於儲備所投資資產價格總體上漲。

業內專家亦認為,短期跨境資金和人民幣匯率仍然承受一定的壓力,但長期看中國外匯儲備能夠充分抵禦外部沖擊。

跨境資金流出壓力趨緩

根據外匯局統計,2016年一季度銀行結售匯逆差1248億美元,二季度大幅收窄至490億美元。按月來看,5、6月銀行結售匯逆差逐步收窄至125億美元和128億美元,此前1月至4月,銀行結售匯逆差分別為544億、339億、364億和237億美元。

更直接的表現是,企業對人民幣匯率預期的銀行遠期結售匯逆差也大幅收窄。2016年上半年,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370億美元,同比下降46%。其中一季度逆差363億美元,二季度逆差收窄至8億美元,顯示遠期市場外匯供求逐漸趨向平衡,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趨於穩定。

對於跨境資金流出趨緩的原因,王春英解釋稱,一是宏觀經濟金融環境總體較為平穩;二是市場情緒趨向穩定和理性,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減弱。

從外部環境看,除了年初以及6月底,其他大部分時間國際金融市場保持基本穩定,美聯儲加息進程放緩,上半年美元指數總體下降了2.6%。從國內看,經濟運行仍保持在合理區間,二季度經濟延續了一季度平穩增長的態勢,國內需求的作用更加鞏固,各項改革也取得了積極進展,部分經濟指標表現良好。

隨著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程度進一步提高,市場主體逐步適應新機制,匯率預期總體趨穩。從境內外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價差來看,今年1至4月份日均價差逐漸收窄。分別為419個、111個、94個和80個基點;5月份雖然擴大至162個基點,但6月份又回落到97個基點。

2014年下半年開始,我國結束了連續11年的跨境資金凈流入,開始出現凈流出。不過,王春英稱,主導因素不是外來資本撤資,而是我國民間資本不斷地擴大對外投資,布局海外。數據顯示,2016年一季度我國企業和個人對外金融資產增加1098億美元,其中超過50%是對外直接投資。另外,我國對外負債下降135億美元;同時中國仍吸收了411億美元的外商直接投資凈流入。

“從未來情況看,我國跨境資本流動總體仍會主要反映國內經濟基本面。”王春英稱,從這一角度而言,未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將保持基本穩定。

6月結售匯逆差擴大

盡管總體來看跨境資金流出趨緩,但逐月來看,6月的跨境資金流出較5月增強,這與最近兩個月來人民幣匯率的貶值有關。6月末,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較5月末貶值2.19%;參考BIS貨幣籃子和SDR貨幣籃子的人民幣匯率指數分別較5月末貶值2.39%和0.47%。

同日公布的6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28億美元,5月是125億美元,小幅增長。如果看“銀行代客即期結售匯”和“遠期結售匯”兩個子項目,則擴張幅度較大。兩個子項目統計的是銀行與企業和個人客戶直接進行的交易,受外來幹擾最少,企業和個人的結售匯意願對這兩個項目的影響最為直接。

銀行代客結售匯在今年1月貶值預期最為強烈的時候,一度達到逆差4548億元人民幣,售匯達11915億元人民幣;而到今年5月收至逆差677億元,售匯8371億元。不過,6月數據顯示逆差進一步擴大至1161億元人民幣,售匯9189億元。

另外,6月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總額為84億美元,與5月的83億美元基本持平。“很明顯,面對6月美元報價的飆升,出口企業的簽約動力並不強。”知名外匯專家韓會師對《第一財經日報》稱。同時,6月銀行代客遠期售匯簽約總額為92億美元,較5月的70億美元高出一截。最終,6月遠期結售匯出現8億美元的逆差,而5月則為13億美元的順差。“暗示市場對人民幣後市不甚看好。”韓會師稱,畢竟逆差規模非常小,與2015和2016年初動輒數百億美元的遠期結售匯逆差相比,現在的情況已經是相當不錯。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認為,短期內跨境資本外流和人民幣匯率繼續承壓,但這並不意味著必然降準。從一些領先指標看,英國脫歐黑天鵝事件對國內外匯市場的沖擊尚未充分體現。近期美元指數走強,這會對中國跨境資本外流和人民幣匯率帶來壓力。不過,強美元是把雙刃劍,美元持續走強也會拖累美國經濟以及美聯儲加息的節奏。央行的貨幣政策基調維持中性,MLF的投放延後降準的時間點。三季度末人民幣匯率可能會再度走強。

外儲逆勢上升

盡管6月份人民幣貶值,但外匯儲備數據卻並沒有進一步惡化,同時銀行結售匯逆差也沒有大幅增長。表面看來,人民幣貶值和資本流出“脫鉤”。2016年6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2052億美元,較5月末增加134億美元,重新站上3.2萬億關口。

王春英對《第一財經日報》解釋稱,這主要是由於儲備所投資的資產價格總體呈現上漲。近期境內外匯供求趨向基本平衡以及儲備收益的作用,也都有助於儲備的穩定。此外,結售匯逆差逐步收窄,跨境資金流出總體下降,但人民幣匯率的變化也是正常現象。

她稱,去年“8·11”匯改,央行完善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去年12月份又公布了人民幣匯率指數,進一步完善了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的形成機制,能夠更好地適應市場變化。近一段時期,受市場供求和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雙重影響,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所貶值,但對一籃子貨幣匯率仍保持了基本穩定。

“關於結售匯逆差的變化,其實還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比如近期出臺了一些支持跨境投融資的新政策,很多企業也會考慮增加境外融資,減少購匯,所以在匯率貶值的情況下,結售匯逆差不一定會擴大。”她稱。

謝亞軒認為,6月外匯市場自發調節能力不斷完善、投資者適應性上升,雖然美元對人民幣匯率和人民幣指數貶值較多,但是外匯市場表現供給略小於需求。此外,企業對外債務去杠桿化節奏繼續放緩。境內外匯貸款降幅連續3個月收窄,進口跨境融資余額已連續4個月回升。

業內人士分析,6月外匯儲備增長主要還是因為國內資本外流形勢明顯緩解,加之目前國內嚴格的結售匯實需管理,企業購匯受到較大約束。在個人市場不爆發集中購匯的情況下,保持比較穩定的結售匯格局很正常。

整體來看,目前我國外匯儲備規模仍是全球最高水平,明顯高於排名第二位的日本(接近1.3萬億美元),以及排名第三和第四位的瑞士和沙特(其儲備規模均為6000億美元上下)。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今年一季度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占全球外匯儲備總規模的三成左右,比重依然較高。

“我國外匯儲備都是充裕的,是國家抵禦外部沖擊的一個強有力的基礎。”王春英稱。

逆差 擴大 外儲 上升 投資 資產 價格 上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287

外匯局:7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317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7月,銀行結匯7433億元人民幣(等值1113億美元),售匯9547億元人民幣(等值1430億美元),結售匯逆差2114億元人民幣(等值317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結匯7009億元人民幣,售匯832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1319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423億元人民幣,售匯121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795億元人民幣。

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296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830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534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1896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8311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6414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1438億元人民幣。

2016年1-7月,銀行累計結匯54905億元人民幣(等值8380億美元),累計售匯68368億元人民幣(等值10434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13463億元人民幣(等值2055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累計結匯49683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63360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13677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累計結匯5222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5008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順差214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累計遠期結匯簽約2625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售匯簽約5582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凈售匯2957億元人民幣。

2016年7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5,125億元人民幣(等值2,265億美元),對外付款17,258億元人民幣(等值2,585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2,133億元人民幣(等值319億美元)。

2016年1-7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03,610億元人民幣(等值15,810億美元),對外付款116,783億元人民幣(等值17,818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3,173億元人民幣(等值2,008億美元)。

外匯局 外匯 月份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317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573

8月銀行結售匯逆差創逾一年最低 人民幣減壓

9月19日,外管局公布最新數據顯示,我國結售匯已經連續14個月出現逆差。不過此次8月銀行結售匯逆差95億美元,環比下降70%,為2015年7月以來月度最低值。“8月份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有所緩解。”外管局新聞發言人就跨境資金流動情況答記者問表示。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研究員趙慶明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8月銀行結售匯還是逆差,只是逆差絕對值很小,比上月大幅收窄,顯示結售匯更加均衡。

外管局公布數據還顯示,非銀行部門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8月份,非銀行部門涉外收付款逆差80億美元,環比下降75%。其中,外匯收付差額由7月份逆差13億美元轉為順差197億美元;人民幣收付逆差277億美元,環比下降10%。

外管局新聞發言人表示,總體看,當前我國經濟運行基本平穩,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呈現雙向浮動,市場情緒較為穩定,有助於外匯供求進一步趨向平衡。

外管局發言人認為,市場主體結匯意願趨穩,售匯比例進一步降低。數據顯示,8月份,銀行客戶賣出外匯金額與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59.2%,較7月份提高0.9個百分點;銀行客戶買入外匯金額與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7.4%,較7月份下降1.3個百分點。外管局發言人表示,這說明市場主體結匯意願趨穩,售匯比例進一步降低。

數據顯示,另一方面,部分渠道的跨境外匯融資繼續回升。8月末,企業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進口跨境外匯融資余額較7月末增加79億美元,已連續6個月增長;8月份,企業跨境外匯貸款資金凈流入61億美元,較5~7月月均凈流入7億美元的規模明顯增加。

從歷史情況看,6、7月份是外資企業利潤匯出、境外上市公司分紅派息的高峰,隨後將有所下降。8月份,投資收益購匯環比下降31%。此外,8月份仍是境內居民境外旅遊、留學購匯較多的時期,但當月旅行項下購匯環比下降3%,同比下降16%,說明前期個人購匯需求得到較大釋放,也顯示當前個人購匯仍較理性。“投資收益等季節性購匯需求回落。”外管局發言人說。

趙慶明認為,從數據透露出的信息可以看出我國結售匯更加均衡,資本流出壓力減小,有利於緩解人民幣貶值預期。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創逾 逾一 一年 最低 人民幣 人民 減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493

外管局:8月銀行結售匯逆差收窄至634億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8月,銀行結匯8355億元人民幣(等值1257億美元),售匯8988億元人民幣(等值135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634億元人民幣(等值95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結匯7942億元人民幣,售匯81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217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413億元人民幣,售匯82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417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410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533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122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1674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8213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654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1923億元人民幣。

2016年1-8月,銀行累計結匯63260億元人民幣(等值9636億美元),累計售匯77356億元人民幣(等值11787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14097億元人民幣(等值2150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累計結匯57625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71519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13894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累計結匯5635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5838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202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累計遠期結匯簽約3036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售匯簽約6115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凈售匯3079億元人民幣。

2016年8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6630億元人民幣(等值2502億美元),對外付款17162億元人民幣(等值2582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532億元人民幣(等值80億美元)。

2016年1-8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20240元人民幣(等值18312億美元),對外付款133945人民幣(等值20400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3705億元人民幣(等值2088億美元)。

外管局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收窄 窄至 634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505

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重,9月銀行結售匯逆差環比擴大

10月21日早間,人民幣對美元突然擴大跌幅,最高跌至6.75大關。此外,早間人民幣中間價亦大幅下調247個基點,報6.7558,刷新逾六年新低,降幅0.37%,為8月29日以來最大調降幅度。

值得註意的是,今日上午外匯管理局公布的9月銀行結售匯數據亦顯示出結售匯逆差同比前三季度均值有所擴大。數據顯示,結售匯逆差1897億元人民幣(等值284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在國新辦舉行2016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數據有關情況發布會上指出, 2016年前三季度結售匯逆差2434億美元。“如此計算,前八個月結售匯的逆差均值為268億美元,九月份是284億,相比較9月逆差擴大15多億美元。”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研究員趙慶明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指出。

一方面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重,另一方面反映在結售匯逆差上環比擴大。

出境旅遊刺激結售匯逆差擴大

在趙慶明看來,9月份結售匯逆差有所擴大相對於今年情況而言算正常現象。單純分析9月數據,中秋假期之後又放國慶,兩個假期相連較近,很多人合並年假一起休假,導致出境遊的旅客大幅度增長。但是這一時間段來華遊客由於避開人流高峰反而減少。進來減少,出去增多,反應在結售匯逆差上便是進一步擴大。因為機票與境外消費並不一定從個人售匯體現在統計數據中,而刷銀聯卡,讓銀聯代為購匯會顯示為凈流出。

趙慶明指出,考慮到10月份也有國慶黃金周,上述因素還要持續到10月份的結售匯數據匯中。這部分影響還會顯現在10月份,加大銀行結售匯逆差量。此外,外匯外債的本幣化也使得結售匯逆差擴大。前幾年人民幣升值時,美元、日元、歐元利率比國內低,匯率還有優勢,很多企業借了很多外債。

外幣外債主要是美元。隨著去年8.11匯率貶值,之後美聯儲又進入加息預期,這使得中國企業借外債不劃算。加速還外債的現象。趙慶明指出,還外債是需要購匯的。央行數據顯示,當前我國外幣貸款本幣化進程加快。企業加速還外債導致逆差擴大。

從全年看,數據顯示2016年銀行結售匯前三季度均為逆差。盡管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時強時弱,但整體看是貶值預期,沒有出現過人民幣升值預期。

所以當人民幣貶值預期強的時候,居民、企業與個人存在增持外匯,減少結匯,增加購匯的操作。對於出口企業而言,則減少結匯。這是與人民幣貶值預期強弱密切相關。

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重

趙慶明認為,結售匯逆差擴大主要原因是當前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重。但是如果從人民幣當前定價機制看,匯率還是比較穩定的。雖然人們看到人民幣對美元跌幅比較兇,但人民幣對貨幣籃子指數反而是穩定的。

10月21日早間,人民幣對美元突然擴大跌幅,最高跌至6.75大關。此外,早間人民幣中間價亦大幅下調247個基點,報6.7558,刷新逾六年新低,降幅0.37%,為8月29日以來最大調降幅度。

趙慶明分析成,人民幣對美元走弱總體還是因為美元走的太強。數據顯示,美元指數周五早間在亞洲市場刷新7個月新高。美元指數繼續20日創出新高98.3948後,21日早間再次沖高,截至發稿漲至98.3756。

“人民幣對美元突破相應關口會強化人們購匯,減少結匯。另外加上十一黃金周的因素,10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預計還有可能創新高。”趙慶明說。他指出,人民幣突破6.75大關對人們心理影響還是比較大。但是主因還是美元走強幅度與人民幣走弱幅度,人民幣小於美元。根據當前央行三個貨幣籃子指數的定價機制,如果美元走強,人民幣一定是要走弱的。

具體來看,近期人民幣對美元走弱的幅度是小於近期美元走強幅度,從這個角度看,人民幣匯率三個籃子形成的匯率指數是升值而非貶值。

除了美元的因素,此前,歐洲央行維持利率不變,保持1.74萬億歐元(1.95萬億美元)資產購買計劃的主要指標不變。歐洲央行主席德拉吉宣布央行理事會並未討論擴大QE後,打消了縮減刺激舉措的市場臆測,歐元跌至四個月低位附近,接近英國脫歐時期歷史性低位。

方正宏觀任澤平提出,近期人民幣自國慶後開啟第四波貶值(2015年8月、2016年1月、2016年5-8月、2016年國慶後),觸發因素來自:對2014-2015年的人民幣高估部分仍在以漸進方式修正重估;美聯儲加息預期引發美元指數再度走強至98,市場擔憂全球流動性拐點出現;國內房地產調控增加經濟下行壓力,並引發居民在貶值預期下增加對境外資產配置意願;美國大選、納入SDR、G20閉幕提供了時間窗口。

而瑞銀中國認為,最近人民幣對美元明顯貶值主因是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升值、特別是英鎊,不過9月資本流出規模也有所擴大。雖然9月出口增速低於預期,但預計短期內決策層不會利用人民幣貶值來刺激出口和增長。“預計年底美聯儲可能加息、美元有可能進一步走強,人民幣還可能繼續對美元貶值至6.8左右。”

人民幣 人民 貶值 預期 加重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環比 擴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802

代客涉外人民幣收付逆差創新高 外匯局回應“5萬購匯政策沒有變”

今日外匯局發布數據,2016年9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5748億元人民幣(等值2361億美元),對外付款18786億元人民幣(等值2816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3037億元人民幣(等值455億美元)。

9月銀行代客涉外人民幣收付款為逆差,較8月份逆差277億美元擴大逾六成,創2010年開始公布該數據以來最大逆差紀錄。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央行考慮對符合條件的個人投資者取消5萬美元的年度購匯額度限制,不再設上限,首批試點QDII2的城市共有六個,分別為上海、天津、重慶、武漢、深圳和溫州。”

對此,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上作出回應:外匯管理局沒有出臺所謂“六個試點城市取消5萬美元個人購匯限制”的政策,5萬美元個人購匯限制沒有變。

代客 涉外 人民幣 人民 收付 逆差 新高 外匯局 外匯 回應 購匯 政策 有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803

外管局:9月結售匯逆差1897億元人民幣

國家外匯管理局10月21日消息,2016年9月,銀行結匯8060億元人民幣(等值1208億美元),售匯9957億元人民幣(等值149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1897億元人民幣(等值284億美元)。

2016年1-9月,銀行累計結匯71319億元人民幣(等值10845億美元),累計售匯87313億元人民幣(等值13279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15994億元人民幣(等值2434億美元)。

2016年9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5748億元人民幣(等值2361億美元),對外付款18786億元人民幣(等值2816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3037億元人民幣(等值455億美元)。

2016年1-9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35988億元人民幣(等值20673億美元),對外付款152731億元人民幣(等值23216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6743億元人民幣(等值2543億美元)。

 

外管局 結售匯 逆差 1897 億元 人民幣 人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806

三季度資本與金融賬戶逆差擴大 境內主體積極配置對外資產

隨著企業和居民在海外增加資產配置力度上升,三季度外匯局公布的國際收支初步數據顯示,資本和金融賬戶逆差712億美元。與二度相比資本項下逆差環比擴大近569億美元。

外匯局發言人表示,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逆差主要是境內主體積極配置對外資產。具體來看,對外資產方面,對外直接投資資產凈增加550億美元,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港股通等對外證券投資凈增加超300億美元,對外貸款凈增加超400億美元。

在專家看來,造成資本項目逆差擴大是新老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老因素包括企業償還外債,新因素則是企業與個人更加積極地配置對外資產。此外還有新的因素,例如“一帶一路”不斷深化。

資本項下逆差擴大

對於三季度資本項下逆差712億美元,環比擴大569億美元。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研究員趙慶明不認為未來我國資本外流將承壓。他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三季度資本項目逆差擴大是新老因素交加所致。

趙慶明認為,造成資本項下逆差擴大主要是企業從年初開始進入償還外債高峰期。他指出,前幾年人民幣升值外幣貸款利率低,企業借外幣很劃算所以形成資本項下流入。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人民幣匯率走弱,借外債成本提高。此外,多數外幣貸款期限為2-3年,所以企業進入了償還外債高潮期。

趙慶明指出,新的因素則表現為“一帶一路”項目的深化。“一帶一路”從去年開始,現在到了深化開花結果的階段,中國企業走出去步伐加快。國際產能合作需要真金白銀投入。今年根據商務部統計,前三季度對外直接投資已經超過去年全年,同比大幅增長,這一塊構成了流出。

不過,招商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謝亞軒對本報記者表示,從數據看這個季度資本項下逆差擴大主要是因為個人和企業對外增加資產配置驅動造成的。從外債余額的變化看,6月末還債的動力基本停止。但是居民部門海外增持資產是新變化。

謝亞軒指出,9月企業對外直接投資ODI規模雖然環比回落,但是廣義證券項下遊300億美元左右投資增加。證券項下從其他國家經驗看,一個特點是波動較大。即便深港通開通,流出流入的規模都會有所上升。

雖然目前資本項目沒有完全開放,但是直接投資渠道、證券渠道與對外借債渠道都有相當高的額度。所以三季度資本項目逆差擴大一個而重要的推動因素便是境內主體積極配置對外資產。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指出,過去由央行對外持有資產向企業和居民部門轉移,所以不能將熱錢外流與企業和居民對外資產配置相混淆。

溫彬表示,隨著中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穩步有序開放,人民幣加入SDR,以及深港通的啟動。未來證券投資方面,資本雙向流動將加劇。目前階段表現出資本項目的逆差,從中長期看更多的是雙向流動,國內經濟和外部市場實現均衡協調發展。

人民幣匯率怎麽走

“前一階段人民幣預期變化體現在結售匯上,結售匯又體現在央行的外匯儲備上。前三季度國際收支平衡表,是前一階段人民幣匯率預期變化以及結售匯的結果,並不能以此為依據預判下一階段人民幣會貶值。”溫彬說。

11月3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74,調升71點,創兩周來最高。對於近兩日人民幣對美元連續升值態勢,溫彬稱,從美元指數沖到99,之後又回落到97可以看出,外匯市場以及國際大宗商品市場已經把美聯儲加息預期反映在美元的定價中。人民幣此前的貶值已經是對上述預期的反應。

溫彬認為,一旦靴子落地之後,非美貨幣有小幅走升可能,人民幣相對走穩,人民幣對美元進一步貶值將有所緩解。接下來人們又會預期下一階段,例如美國新總統產生後,美聯儲貨幣政策如何應對。

對於人民幣匯率預期,趙慶明則表示,基於國際外匯市場走勢的判斷以及政府在外匯底線方面的考慮,人民幣明年不會破7。

謝亞軒指出,未來人民幣匯率究竟會升還是貶值主要還是跟外圍美元指數走勢有關系。美元指數可能會出現回落,因為目前支撐美元強勢兩個基本因素,一是美國經濟好美聯儲要加息,第二個是英國脫歐以及歐元區日本可能會有一些動蕩或者有匯率政策的變化,但是這兩個因素之間有一定沖突,如果外圍動蕩加劇,有可能導致未來美元加息的節奏會進一步放緩。

三季度 資本 金融 賬戶 逆差 擴大 境內 主體 積極 配置 對外 資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353

外管局:中國11月份服務貿易逆差254億美元

據外管局數據顯示,11月中國國際收支口徑國際貨物和服務貿易順差205億美元。其中貨物貿易順差459億美元,服務貿易逆差254億美元。

具體內容如下:

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2016年11月我國國際貨物和服務貿易數據

2016年11月,我國國際收支口徑的國際貨物和服務貿易收入14617億元,支出13217億元,順差1400億元。其中,貨物貿易收入12998億元,支出9859億元,順差3139億元;服務貿易收入1619億元,支出3359億元,逆差1740億元。

2016年11月,我國國際收支口徑的國際貨物和服務貿易收入2138億美元,支出1933億美元,順差205億美元。其中,貨物貿易收入1901億美元,支出1442億美元,順差459億美元;服務貿易收入237億美元,支出491億美元,逆差254億美元。

外管局 中國 11 月份 服務 貿易 逆差 254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632

外管局:12月份服務貿易逆差261億美元

據外管局數據顯示,中國2016年服務貿易逆差2601億美元,12月份服務貿易逆差261億美元。

具體內容如下:

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2016年12月我國國際貨物和服務貿易數據

2016年12月,我國國際收支口徑的國際貨物和服務貿易收入15966億元,支出14730億元,順差1236億元。其中,貨物貿易收入14118億元,支出11080億元,順差3039億元;服務貿易收入1848億元,支出3651億元,逆差1803億元。

按美元計值,2016年12月,我國國際收支口徑的國際貨物和服務貿易收入2308億美元,支出2129億美元,順差179億美元。其中,貨物貿易收入2041億美元,支出1602億美元,順差439億美元;服務貿易收入267億美元,支出528億美元,逆差261億美元。

外管局 12 月份 服務 貿易 逆差 261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923

美國去年貿易逆差升至5023億美元 創四年來新高

據新華社報道,美國商務部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受全球需求疲軟和美元升值等因素影響,2016年全年美國貿易逆差小幅上升至5023億美元,為2012年來最大年度貿易逆差額。

數據顯示,去年全年美國貿易逆差較2015年增加19億美元。其中,出口總額約為22094億美元,較2015年下降2.3%;進口總額為27117億美元,同比下降1.8%。

根據美方統計,因進出口額雙雙下降,去年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約為3470億美元,較2015年下降5.5%;對歐盟的貿易逆差約為1463億美元;對墨西哥貿易逆差約為632億美元。

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經濟顧問曾表示,美國巨額貿易逆差導致就業崗位流失,並威脅要對中國、墨西哥等國采取嚴厲的貿易懲罰措施,以降低貿易逆差。

不過分析人士認為,這種方式無助於解決美國貿易失衡問題。美元近期大幅升值是抑制美國出口、貿易逆差擴大的原因之一。特朗普政府承諾的減稅、放松監管等政策可能導致貿易逆差進一步擴大。

美國智庫凱托學會貿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爾·伊肯森表示,宏觀經濟失衡是美國貿易逆差形成的主要原因,但貿易逆差對美國經濟並不意味著壞事。他說,美國已維持貿易逆差41年,但期間美國實際經濟規模增加2倍,制造業實際增加值增加3倍,美國創造的就業崗位數量也幾乎翻了一倍。

美國 去年 貿易 逆差 升至 5023 美元 創四 年來 新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821

1月銀行結售匯逆差環比大降59%,多重因素致跨境資金流出壓力緩解

在專家看來,美元指數見頂回落,特朗普上臺後預期回歸理性,企業外幣貸款顯著增加以及對購匯真實性、合規性審核力度加強等多重因素,使得1月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明顯緩解。

2月17日外匯局公布的銀行結售匯數據顯示,2017年1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92億美元,環比和同比分別下降59%和65%,其中,企業、個人等非銀行部門結售匯逆差156億美元,環比和同比分別下降64%和77%。

另一方面,今日央行公布的資產負債表顯示,1月末外匯占款降幅環比收窄了1090億元。外匯占款如果降幅很大,說明央行動用了外匯儲備滿足市場供需平衡。反之則說明動用外匯儲備幹預的幅度縮小。

招商證券分析師閆玲對第一財經表示,結售匯逆差收窄、外匯占款降幅收窄,都說明一月資本外流顯著放緩。此外,結售匯逆差與央行外匯占款降幅之間的差距,相比去年7月-11月顯著收窄,這與監管部門加強真實性合理性審核有關系。

談到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減小的原因。閆玲指出,一方面從國際因素看,美元指數近期見頂回落,表現了市場對特朗普上臺後對美國經濟的預期更為理性。

另一方面,從國內看,經濟數據形成了強支撐。“進入2017年後,我國經濟繼續運行在合理區間,1月份官方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連續第6個月處於“榮枯線”以上,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連續第5個月正增長,我國貨物出口和進口同比均較快增長。”外匯局新聞發言人表示。

閆玲指出,從國內看,外匯市場的購匯需求在今年也更趨於穩定。1月份企業購匯主要是償還外債,但我們看到1月外幣貸款反而增加,是8.11匯改以來外幣貸款增加最多的一個月份,這說明企業不需要償還外債,相應購匯需求降低。

監管部門對對外直接投資真實性、合規性加強也取得了一定效果,機構購匯需求更加穩定。數據顯示,企業、個人等非銀行部門結售匯逆差156億美元,環比和同比分別下降64%和77%。閆玲認為,居民整體購匯規模比較穩定,並且對外匯市場的供求影響較小。此外,閆玲指出,1月貿易經常項目順差擴大,為外匯市場提供了來源。多個因素相加使得跨境資本外流壓力在2017年第一個月呈現放緩態勢。

外匯局新聞發言人表示,近期我國外匯供求中的積極變化是多方面的:首先,市場主體結匯意願回升、購匯意願減弱。1月份,銀行客戶結匯與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2%,環比增加4個百分點。

其次,企業跨境外匯融資規模穩步提升,國內外匯貸款償還規模進一步下降。1月份,企業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進口跨境外匯融資余額環比增長41億美元,已連續11個月增長;企業償還國內外匯貸款購匯規模為2013年3月以來最低值,環比下降45%。

外匯局發言人表示,境內主體購匯需求更加平穩。例如,1月份企業對外直接投資資本金購匯環比下降8%,投資收益購匯環比下降20%;以個人境外旅遊、留學等為主的旅行項下購匯環比下降28%。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環比 大降 59% 多重 因素 跨境 資金 流出 壓力 緩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801

外匯局:一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321億元人民幣

外匯局2月17日消息,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1月,銀行結匯8383億元人民幣(等值1216億美元),售匯9704億元人民幣(等值1408億美元),結售匯逆差1321億元人民幣(等值192億美元)。

其中,銀行代客結匯8069億元人民幣,售匯9146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1077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314億元人民幣,售匯5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244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534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1084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549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978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9753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8775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3812億元人民幣。

2017年1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5079億元人民幣(等值2188億美元),對外付款15748億元人民幣(等值2285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669億元人民幣(等值97億美元)。

外匯局 外匯 一月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1321 億元 人民幣 人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803

鄧海清:貿易逆差VS外匯儲備回升 誰才是人民幣匯率的“信號彈”

3月8日,2月進出口數據公布,出現2014年2月以來的首次貿易逆差。中國2月貿易賬(按人民幣計)-604億,預期1725億,前值3545億;中國2月進口同比(按人民幣計)44.7%,預期23.1%,前值25.2%;中國2月出口同比(按人民幣計)4.2%,預期14.6%,前值15.9%。

在本文中重點回答下面的問題:結合3月7日公布的外匯儲備數據意外回升,罕見的貿易逆差和意外的外儲回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誰才是人民幣匯率真正的信號彈?

本次進出口數據的主要特點是:進口遠超預期,出口不及預期,罕見貿易逆差,為2014年2月以來首次。我們的理解是,春節因素是貿易逆差最為關鍵的因素,進口的價格因素高於數量因素,但數量回升也不容否認。

春節因素是導致貿易逆差的主要因素,3月將大概率恢複貿易順差。從歷史數據上看,春節之後的首個月幾乎必然會出現貿易順差大幅減少甚至為負的情況,典型的例子包括:1、2015年2月末春節,3月的貿易差額由2月的3700億人民幣銳減至3月的180億;2、2012年1月末春節,2月貿易差額由1月的1700億(順差)銳減至2月的-2000億(逆差)。此次2017年春節為1月末,與2012年春節時間幾乎相同,因此也同樣出現貿易差額的急劇減少甚至貿易逆差,這是季節性因素的正常結果。從歷史數據看,春節因素消失之後,貿易差額將恢複正常,可以預計3月大概率會貿易順差。

春節因素導致貿易差額減少甚至逆差的具體解釋:企業在春節前提前安排出口,以減少庫存成本,導致春節前的出口激增;而在春節後才進口生產,以避免節前進貨卻無法生產導致的庫存成本,導致春節後的進口激增;若春節恰好位於月末或者月初,則會導致前後兩個月的進口和出口形成巨大剪刀差,例如2012、2014、2015、2017年。相反,若春節位於月中,則盡管也會有進出口剪刀差,但其效應會減少很多,例如2013、2016年。從貿易差額數據來看,確實符合上述判斷,2012、2014、2015、2017年春節後首月貿易差額減少程度遠高於2013、2016年。

圖1 2012、2014、2015、2017年貿易差額急劇減少

進口遠超預期,主要因為價格因素、春節因素疊加,與基數因素也有關系,但不能忽視實體經濟確實在回暖。按照重要性排序,進口同比創2012年以來新高的解釋是:1、價格因素,與2016年年初相比,原材料進口價格飆漲,是導致進口快速回升最主要原因;2、春節因素,如前所述,由於春節後開工的需求,導致春節後首月的進口激增,是導致進口超預期的主要原因;3、基數因素,也是導致進口同比高位的原因之一,但是需要註意2月基數比1月要高,因此基數效應只能解釋一部分;4、數量因素,如果只看代表商品的進口數量,進口回暖的幅度要小很多,但這才與經濟緩慢回暖的情況相匹配(工業增加值、GDP為剔除價格因素的實際增速),實際進口與2014-2015年相比確實出現了回暖,這是不容否認的。

出口增速不及預期,主要與出口提前至春節前有關,因此看1-2月累計同比更有意義,出口回暖趨勢並未發生變化,只是沒有1月出口顯示的那麽好。1、出口確實在趨勢性回暖,與海外經濟持續回暖一致;2、出口回暖也有價格因素,多數出口商品的出口金額同比高於數量同比;3、出口提前至春節前,導致1月出口增幅過大,2月有所修複,1-2月累計同比更能反映真實情況。

如何理解2月貿易逆差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最為直觀的想法是,2月超預期貿易逆差,導致市場美元需求增加,利空人民幣匯率,但我們並不這樣認為。結合2月外匯儲備數據,我們反而可以得出“人民幣貶值壓力可能釋放完成”的結論,人民幣在2017年可能逆轉貶值趨勢。主要邏輯是:2月央行未幹預市場,貿易部門逆差意味著金融部門順差,2014年以來的資本流出趨勢可能發生變化。詳細解釋是:

外匯市場的參與方有三個:貿易部門、金融部門、央行,如果央行不參與外匯市場,則表現為官方外匯儲備不變(央行沒有買賣美元,或者凈買賣差額為零),這是2月發生的情況,2月外匯儲備結束連續7個月的下降(凈增加與外匯資產估值波動有關)。

簡單起見不考慮央行,則可以近似認為2月貿易部門和金融部門買賣美元規模相等,由於貿易部門為逆差,因此金融部門必然是順差,這意味著資本外逃變為資本內流。這一方法被稱為殘差法,這一方法較為粗糙,未考慮貿易與結售匯的時間差、資產價格變動、漏損等,但大體可以反映趨勢。2014年以來,使用上述方法估算的金融部門持續逆差,此次2月表明資本流出趨勢可能出現逆轉。

但需要強調,貿易數據和外匯儲備數據具有較強的波動性,特別是殘差法單個月很難反映趨勢,因此至少需要3月甚至4月的貿易數據和外匯儲備數據進行確認。

我們認為,2017年人民幣匯率大概率逆襲,2014年以來的人民幣貶值趨勢大概率在2017年結束,主要理由是“中美四大背離消失”:(1)經濟增長,中國經濟企穩回升、中美經濟方向不再背離,過去兩年中國經濟向下,美國經濟向上;(2)貨幣政策,中國央行由“略偏寬松”到“中性”、中美貨幣政策方向不再背離,過去兩年中國寬松,美國緊縮;(3)匯率政策,特朗普並不希望美元過度強勢,而過去兩年美元持續大幅升值;(4)資產價格泡沫,中國房地產調控、資產價格泡沫有可能得到控制。

對於資本市場而言,需要認識到“2月貿易逆差只是春節因素導致的正常現象”,應當避免“貿易逆差→人民幣貶值壓力→中國資產下跌”的簡單線性邏輯。海清FICC頻道認為,對股票市場,仍然維持中國股市長期健康牛觀點不變,對債券市場,維持2017年一季度震蕩市的判斷不變,對外匯市場,看好2017年人民幣匯率表現。

(作者:鄧海清,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金融四十人論壇特邀研究員;陳曦,“海清FICC”大資管頻道研究員)

海清 貿易 逆差 VS 外匯 儲備 回升 誰才 才是 人民幣 人民 匯率 信號彈 信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722

中國2月貿易帳3年來首現逆差 國債期貨午後跌幅擴大

3月8日午後,國債期貨擴大跌幅,其中10年國債期貨主力T1706跌幅擴大至0.23%,5年國債期貨主力TF1706跌幅擴大至0.35%。此前公布的2月份出口增速遠不及預期的14.6%,貿易帳意外逆差604億。

國債期貨8日早盤低開,十年期債1706合約下跌0.06%;五年期債1706合約下跌0.04%。市場人士指出,在短期流動性暫無太大壓力的情況下,MLF等量續做並未引起波瀾,市場目前或將繼續等待經濟數據的落地以及監管政策的明朗,但整體而言當前環境對債市仍偏利空,預計期債將維持偏弱震蕩態勢。

而稍前中國海關公布的中國貿易數據顯示,2月份,我國進出口總值1.71萬億元,增長21.9%。其中,出口8263.2億元,增長4.2%;進口8866.8億元,增長44.7%;貿易逆差603.6億元,去年同期貿易順差1805億元。2月份出口增速遠不及預期的14.6%,貿易帳意外逆差604億。

 

 

中國 貿易 年來 首現 逆差 國債 期貨 午後 跌幅 擴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724

2月中國進口總值同比增長44.7% 貿易逆差603.6億元

3月8日消息,據海關統計,今年前2個月,我國進出口總值3.89萬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下同)增長20.6%。其中,出口2.09萬億元,增長11%;進口1.8萬億元,增長34.2%;貿易順差2936.5億元,收窄46.1%。

2月份,我國進出口總值1.71萬億元,增長21.9%。其中,出口8263.2億元,增長4.2%;進口8866.8億元,增長44.7%;貿易逆差603.6億元,去年同期貿易順差1805億元。

前2個月,我國外貿進出口主要呈現以下特點:

一、一般貿易進出口增長。前2個月,我國一般貿易進出口2.18萬億元,增長20.5%,占我外貿總值的56%,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出口1.11萬億元,增長5.4%,占出口總值的53.1%;進口1.07萬億元,增長41.5%,占進口總值的59.4%;一般貿易項下順差438.7億元,收窄85.4%。同期,我國加工貿易進出口1.12萬億元,增長15.5%,占我外貿總值的28.9%,比去年同期回落1.3個百分點。其中出口7156.2億元,增長14.3%,占出口總值的34.2%;進口4083.2億元,增長17.8%,占進口總值的22.7%;加工貿易項下順差3073億元,擴大10%。

此外,我國以海關特殊監管方式進出口4222.8億元,增長31.3%,占我外貿總值的10.9%。其中出口1299.2億元,增長11.9%,占出口總值的6.2%;進口2923.6億元,增長42.3%,占進口總值的16.3%。

二、對歐美日東盟等市場進出口增長。前2個月,歐盟為我國第一大貿易夥伴,中歐貿易總值5830.2億元,增長15%,占我外貿總值的15%。其中,我對歐盟出口3565.9億元,增長8.7%;自歐盟進口2264.3億元,增長26.4%;對歐貿易順差1301.6億元,收窄12.6%。美國為我國第二大貿易夥伴,中美貿易總值為5473.1億元,增長18.9%,占我外貿總值的14.1%。其中,我對美國出口3837.8億元,增長11.5%;自美國進口1635.3億元,增長41%;對美貿易順差2202.5億元,收窄3.5%。

前2個月,東盟為我國第三大貿易夥伴,與東盟貿易總值為4748.2億元,增長24.2%,占我外貿總值的12.2%。其中,我對東盟出口2552.3億元,增長14.7%;自東盟進口2195.9億元,增長37.4%;對東盟貿易順差356.4億元,收窄43.2%。日本為我國第四大貿易夥伴,中日貿易總值為2942.9億元,增長20.1%,占我外貿總值的7.6%。其中,對日本出口1392.6億元,增長9.1%;自日本進口1550.3億元,增長32%;對日貿易逆差157.7億元。

三、民營企業、外商投資企業和國有企業進出口均增長。前2個月,民營企業進出口1.42萬億元,增長18.8%,占我外貿總值的36.5%,較去年同期下降0.6個百分點。其中,出口9344億元,增長10.1%,占出口總值的44.7%;進口4863.4億元,增長40.1%,占進口總值的27%。同期,外商投資企業進出口1.76萬億元,增長17.3%,占我外貿總值的45.1%。其中,出口9224.4億元,增長11.7%,占出口總值的44.1%;進口8327.5億元,增長24.1%,占進口總值的46.3%。

此外,國有企業進出口6998.6億元,增長35.6%,占我外貿總值的18%。其中,出口2331.8億元,增長11.9%,占出口總值的11.1%;進口4666.8億元,增長51.7%,占進口總值的26%。

四、機電產品出口增長,紡織服裝等部分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下降。前2個月,我國機電產品出口1.22萬億元,增長13.8%,占出口總值的58.4%。其中,電器及電子產品出口5384.8億元,增長14.4%;機械設備3513.7億元,增長10.2%。同期,服裝出口1433.3億元,下降4.4%;紡織品979.9億元,下降0.6%;鞋類509.6億元,增長4%;家具485.6億元,下降0.7%;塑料制品354.4億元,增長12.6%;箱包246.5億元,增長7%;玩具169.9億元,增長34.3%;上述7大類勞動密集型產品合計出口4179.2億元,增長1.1%,占出口總值的20%。此外,肥料出口330萬噸,減少13%;鋼材1317萬噸,減少25.7%;汽車12萬輛,增加35.8%。

五、鐵礦砂、原油、煤等主要大宗商品進口量價齊升。前2個月,我國進口鐵礦砂1.75億噸,增加12.6%,進口均價為每噸532.1元,上漲83.7%;原油6578萬噸,增加12.5%,進口均價為每噸2673.6元,上漲60.5%;煤4261萬噸,增加48.5%,進口均價為每噸640.7元,上漲1.1倍;成品油498萬噸,減少5.9%,進口均價為每噸3305.6元,上漲48.6%;初級形狀的塑料472萬噸,增加30.9%,進口均價為每噸1.12萬元,上漲9.7%;鋼材218萬噸,增加17.6%,進口均價為每噸6993.2元,上漲6.3%;未鍛軋銅及銅材72萬噸,減少15.8%,進口均價為每噸4.31萬元,上漲31.5%。

此外,機電產品進口7794.6億元,增長22.2%;其中汽車16萬輛,增加41.3%。

六、外貿出口先導指數繼續上升。2月,中國外貿出口先導指數為40.2,較上月上升1.2。其中,根據網絡問卷調查數據顯示,當月,我國出口經理人指數回升0.1至41.6;新增出口訂單指數、經理人信心指數分別回升0.2、0.6至44.1、47.8,企業綜合成本指數回落1.2至21.6。

中國 進口 總值 同比 增長 44.7% 貿易 逆差 603.6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73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