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債急,風緊 合肥地產商逃了一串兒

http://www.infzm.com/content/64682

安徽合肥,這座多年來房價未有大起大落、至今未過7000元均價的中部省會城市,最近竟然在中國最先出現多名開發商疑似跑路的事件。

最早的一起事件是債主在網上捅出來的。2011年10月18日,「華懿房地產公司老闆攜款潛逃」的帖子驚現合肥本地網上論壇。《安徽商報》找到了發 帖人,這是一名建築承包商,去年接下了華懿的工程,交了20萬元保證金,遲遲未能開工,今年上半年又被迫借出了50萬元,卻在7月底發現再也找不到老闆童 長風了。

更多的華懿債主投入的是上百萬乃至上千萬元,但因為沒有業主、沒有爛尾樓,又是獨獨一單,這則地方新聞並沒有其他媒體跟進。

十多天后,更多的討債業主和爛尾樓齊刷刷地登場了。

先是10月31日,地處市中心黃金地段的香港廣場老闆黃建生被業主從家裡一路堵到了合肥百花賓館的房門口,上百名商舖業主們輪班看了三天,「欠了三個月返租租金了,怕他跑路」。

在距離市中心4公里處,「藍鑽尚界」這個商住兩用樓盤的業主們已經沒有老闆可堵了。在樓盤停工一年、延期交房半年、老闆失蹤4個月後,業主們終於接受了可能「爛尾」的事實,開始尋求媒體幫助。合肥《市場星報》在「香港廣場堵門事件」第二天發表了關於藍鑽的報導。

事已至此,「跑路潮」已不可避免地進入媒體和公眾視野。此後,安徽最大的都市類媒體《新安晚報》又接到了市民的報料,聲稱一個已經落成入住兩年的小區的老闆也跑了,緣由是欠了幾千萬元工程款。這是第四起跑路事件——小區名叫楓林雅苑,開發商是安徽景都置業。

這一連串開發商跑路事件,究竟是流言還是確鑿的事實?是攜款潛逃還是欠債躲避?是開發商咎由自取的個案,還是最令業界心悸的資金鏈斷裂的開始?

債主自救

「童長風捲錢跑了,但他還有土地,我們現在正在聯合起來自救,盤活他留下來的土地等資產。」

11月5日,南方週末記者找到了距離市中心5公里處、臨泉路上的楓林雅苑小區,這是一個只有三幢樓、三百戶、小得不能再小得純住宅樓盤。辦公室和家 都在小區裡的景都置業公司老闆史國華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出現了。不過這裡一切都很平靜,因為2009年3月就已經竣工交房的楓林雅苑,業主們幾乎都已入住, 錢房兩清。

著急於史國華失蹤的,是景都置業的各種合作方,有的是借了錢,有的是工程墊了資。按照小區的物業管理人員的說法,史國華曾經拿出二十幾套房子來抵債,債主也成了小區的業主,甚至在小區門口經營飯店和浴池的楊老闆,也是債主之一。

或許這些大債主們更願意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南方週末記者在合肥採訪的幾天中,始終沒有聯繫到楓林雅苑的債主,也無從得知涉及的金額。

而最早爆出華懿房地產公司老闆潛逃消息的發帖人曹先生,已然轉變了態度,不願再多談華懿事件的前前後後。「童長風捲錢跑了,但他還有土地,我們現在正在聯合起來自救,盤活他留下來的土地等資產。」他說。

華懿公司在工商局登記的註冊資金是1000萬元,典型的小開發商規模,並且童長風只佔一半股份;而根據此前《安徽商報》的報導,童長風賴以融資的三 個項目,分佈於合肥市、廬江縣和池州市,但至少合肥項目的所在地塊已被證實歸屬於另一家與華懿毫無業務關聯的開發商。如何自救?發帖人曹先生和自救小組組 長鄧女士都婉轉地拒絕了南方週末記者的採訪,不願提供進一步信息。

11月7日上午,童長風失蹤3個月,地礦大廈4層的華懿公司辦公區內,公司名牌猶在,人去樓空。

三日之困

「黃老闆已經是香港籍了」、「聽說合肥有開發商跑路了」、「又有好幾家商舖退租了」,這樣一層層疊加的傳言,還是將雙方推到了堵在門裡門外的境地中。

11月7日下午,在市中心的香港廣場21層內,另一個被懷疑跑路的開發商——合肥合邦房地產公司倒是仍在開門見客。

合邦是一家成立於1993年的外商獨資經營公司,2004年接下了老市政府隔壁的地塊著手開發,2009年5月將6層以下定位成賽康數碼廣場,開盤時曾現連夜排隊搶購的盛況。

除了地段黃金,返租合同也是一個吸引購房者的重要砝碼,因為它省心(合邦公司代為出租)、回報率高(購買兩年後年平均8%的租金收益)。業主王女士去年年底買下12平米的一間小鋪子時,香港廣場的單價已經從開盤時的不到2萬元漲到了接近3萬。

但也就是這個返租合同,導致了合邦老闆黃建生的三日之困,政府兩度介入,搭建平台讓雙方協商,對峙的局面才算暫時告一段落。

其實早在今年8月份,雙方就已劍拔弩張。當時,第一批商舖業主的購房時間已經過去了2年零3個月,根據合同應該開始收到實實在在的租金了,可租金沒影,去找老闆黃建生理論,又經常見不到人。

兩個多月、幾個回合的太極打下來,按捺不住的業主在10月23日將行動升級,跑去香港廣場下懸掛抗議橫幅;一週後發現老闆沒出現在辦公室,乾脆找到了黃建生的家,回不了家的黃建生轉去百花賓館,最終還是沒有逃脫連續三天被業主看管的困局。

而按照合邦地產袁經理的說法,老闆從沒打算跑路,只是最近比較忙,而且拖欠的租金不過是一百多萬元而已,但是如「黃老闆已經是香港籍了」、「聽說合肥有開發商跑路了」、「又有好幾家商舖退租了」,這樣一層層疊加的傳言,還是將雙方推到了堵在門裡門外的境地中。

業主王女士的商舖其實還沒到該收租金的時候,但聽聞開發商要跑路的消息,發現自己的房產證還沒給辦下來,她也趕緊加入了維權隊伍之中。

「因為答應年底還清租金,事情暫時平息了,但業主們更擔心將來怎麼辦。」10月份才臨時接手這攤子事的袁經理很坦誠地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因為歷史遺留的停車位不足、經營不善等原因,今年商場收到的租金的確已經開始不夠返還了。

爛尾的藍鑽

第一次的答覆是,「他不會跑的,還有村民安置呢」;第二次的答覆是,「他去澳門籌款了」;第三次的答覆終於變成,「我們也找不到他了」。

無論如何,對於香港廣場的商舖業主們來說,人在樓也在。而同樣在2009年開盤的藍鑽尚界的業主們,面對的卻是兩棟無人負責、無處理論的爛尾寫字樓。

臨著合肥的北一環路、配有充足的400個車位、還比周邊樓盤便宜1000元左右,藍鑽尚界本應順風順水地建成賣光。但時至今日,它才只完工了三分之二。

過了交房期後的那兩個月,售樓處和開發商都還在,而且很有誠意地給了業主兩個選擇,「等著年底交房,給違約金」或者「退房,也給違約金」。

大多數QQ群裡的業主選擇了前者,「不能按時交樓的事情多了去了」,誰也沒有太上心。但買了半層樓打算做辦公室的姚先生因為耗不起,選擇了後者,並在2011年5月份做了登記。誰也沒有想到的是,一個月後,人去樓空,獨留一紙公告。

6月份,業主們按照購房合同上留下的開發商註冊地址——「合肥市盧陽區長豐路95號」,去尋找「安徽裕安集團友聯房地產公司」,但看到的卻是另一家毫無關聯的公司;而公司電話和後來輾轉找到的老闆丁明安的手機,一個停機,一個轉去了「來電小秘書」。

因為這是一個在危舊房改造項目上建起來的樓盤,涉及到拆遷村民安置問題,業主們隨後又找了幾次樓盤所在的亳州路街道辦。第一次的答覆是,他不會跑的,還有村民安置呢;第二次的答覆是,他去澳門籌款了;第三次的答覆終於變成,我們也找不到他了。

此時距離人去樓空,已逾兩月,業主們不得已,開始向更高行政級別的盧陽區政府和盧陽區房管局反映情況。

「一切才剛剛開始」

一位在長三角地區做地產私募基金的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過去的兩個月裡,經他審核過的中小型地產商融資申請,就有10家,均為類似於藍鑽尚界這樣蓋了一半的項目。

在從沒出現過爛尾樓的合肥,藍鑽尚界的業主們始終不願意相信,這個第一會被他們撞上。「朋友們安慰我的時候都忍不住說,你可以去買彩票了。」一位業主、貿易公司老闆曹先生很無奈。

自己就是做建築路橋生意的業主姚先生估算,剩下的工程不到三分之一了,再有3000多萬元即可完工。2009年項目開盤時,樓已經蓋了超過三分之一,按4萬平米每平米5000元的底價來計算,如果全部賣完,回籠資金至少2億元。

但截止到目前,藍鑽究竟賣出去多少套,還是個未知數。預售證倒的確是真的,南方週末記者在商品房交易中心證實了這一點。不過,雖然業主QQ群今年3月份就建成,並留在了售樓中心的玻璃門上,但直到今天群裡仍然只有30多人,而這卻是一個有著300多套房的樓盤。

再也打不通丁明安的電話後,姚先生聘請了律師。結果令他很震驚,除了藍鑽尚界所在的地塊,裕安集團友聯房地產公司在合肥的其它資產都被法院做了保全性查封,其中包括他們在合肥的另一個項目「裕安大廈」。要求保全的有擔保公司、典當行,還有建築公司。

合肥之外,丁明安在自己的老家蚌埠市五河縣還開發了一個沱河度假村,投資1.2億元。

四處開工的同時,丁明安也在四處融資,觸角甚至伸向了安徽之外。僅公開信息顯示,他就曾向浙江杭州灣建築集團有限公司做過民間借貸,但無力按期歸還,以至於今年3月,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法院要求合肥國土局查封了其公司的一塊土地。

11月7日的合肥市每日輿情通報中對這些開發商跑路事件亦有提及,並要求房產局擬定口徑及時回應網民關切。當天,南方週末記者向有關部門提出採訪請求,目前尚無回應。

一位在長三角地區做地產私募基金的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過去的兩個月裡,經他審核過的中小型地產商融資申請,就有10家,均為類似於藍鑽尚界這樣蓋了一半的項目。「一切才剛剛開始。」

債急 風緊 合肥 地產 商逃 逃了 了一 串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34

出境遊現金形式擔保或被禁,不用擔心導遊卷款而逃了

國務院法制辦28日就《旅行社條例(修訂草案送審稿)》(以下簡稱“送審稿”)公開征求意見,意見明確,出境社、邊境社不得以收取現金或者向任何單位和個人轉賬的方式,要求旅遊者提供出境旅遊保證。

據送審稿規定,若違反條例規定,出境社、邊境社以收取現金或者向任何單位和個人轉賬的方式,要求旅遊者提供出境旅遊保證的,由旅遊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五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款,並責令停業整頓。

有違法所得的,並沒收違法所得,情節嚴重的,並取消出境旅遊業務許可、邊境旅遊業務許可,或者吊銷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證;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

旅遊服務質量保證金制度,是已實施多年並經旅遊法確認的一項保障旅遊者權益的重要制度。但實踐中,旅行社為防止旅遊者境外非法滯留給其造成損失,往往要求旅遊者以現金形式提供擔保,近年來發生了多起卷款而逃的事件。《法制日報》報道稱,該條例的推出這意味著,近年來多發的被旅行社或導遊卷款而逃事件將隨著送審稿的通過,再無條件發生。

另外,涉及保證性質的資金,即旅遊服務質量保證金也在送審稿中被予以重新調整,意見第二十七條明確,質量保證金交納、使用的收取現金具體管理辦法由國務院旅遊主管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另行制定。

針對零負團費經營等違法行為在實踐中的理解不一、執法尺度不一等問題,送審稿還對“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遊活動”“誘騙旅遊者”“指定具體購物場所或者安排另行付費旅遊項目”“影響其他旅遊者行程安排”“收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強迫、變相強迫旅遊者購物或者參加另行付費旅遊項目”等進行了細化。

出境 現金 形式 擔保 或被 被禁 不用 擔心 導遊 卷款 款而 而逃 逃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4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