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场牢骚运动?——近距离观察“占领华尔街”游行

http://www.infzm.com/content/63867

 

编者按:“占领华尔街”游行已进入了第四周。从9月17日几十人在华尔街附近的祖科蒂公园露营开始,占领洛杉矶、占领芝加哥、占领波士顿、占领亚特兰大等游行,几乎蔓延全美。

 

在美国之外那些同样遭受高失业率和贫富差距巨大的地方,比如伦敦和马德里等城市,也纷纷响应。世界各地更多的占领活动正在网络上进行动员。

 

在“占领华尔街”的官方网站上,组织者称这是“一场不同肤色、不同性别、不同政治倾向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没有领导者的反抗运动。我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我们是99%的大多数,我们不能再容忍那1%的贪婪和腐败”。

 

1%指的是那些从事金融业的富豪。“那些1%的人拥有剩下99%人的财富。”抗议者称。

 

抗议者从社交网络上发出的现场报道远多于媒体,政界人物纷纷表态,有支持的也有讥讽的,甚至有人认为这是“挑动美国人斗美国人”的“阶级斗争”。

 

现场到底怎样?抗议者的诉求到底是什么?未来有可能如何发展?我们该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正在参加纽约祖科蒂公园抗议活动的朱萧木,以及“华尔街人士”庞博带来了近距离的观察。

 

这次的游行主要是让政府看到人民的不爽。左派把怒火发到银行家身上,右派则认为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些“99%”没有明确的诉求,也就没有明确的目的,更很难达到目的,自然不了了之。


“大杂烩”游行

这一次的游行规模比想象中要大很多,时间也是前所未有的长。祖科蒂公园(Zuccotti Park)一共3000平米,不是很大,但来这里的人非常多。以前游行都会提前和警察事先商量好时间、地点。这次不一样,一开始就没有申请在这个公园集 会。此外,这一次游行的时间非常长,到现在已经有3周多了。以前的游行都是比较短的两三天就结束。

参加这次游行的人来自美国各地,和我聊天的参与者有的会说他是花了多少钱,多少时间,从哪个美国偏远的州过来的。参与者的年龄层也非常广泛,中青年相对多一些,也有老人和儿童,是一个类似于枣核形状的分布。

大家都挺友善的,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激进、暴力。我碰到一个老人,问他哪里可以WIFI上网,他不太懂网络,不知道我说的东西,就主动帮我找到熟悉网络的人。就是挺遗憾的,那里没有WIFI网络,笔记本都靠手机网络上网。

有些人即使没有到现场,声援的物资也从美国各地源源不绝地寄到纽约,有衣服、被子、电子产品等等,到处都是快递来的邮包。

这次游行的组织形式很不错,分很多部门管理外来的资助物,还有一个部门是管理信息的,收集有多少人来参加游行。这是一套非常成熟的游行文化。


随着时间的拉长,游行逐渐更人性化,经常推出很多新的表现形式。比如一开始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说话、演讲,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到这里是为了展现像是绘画、雕塑、戏剧、人体彩绘等很多种艺术形式。每个人都用自己特殊的形式贡献想法。

这一次,老天爷也很给面子,从开始到现在,纽约没下过几次雨,而且每次雨量也很小,天气非常好,很暖和,晚上穿短袖都可以。另外,这个公园本来是私人的,只是开放给公众,如果拥有者要求游行的人退场,也是合理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除此之外,警察也是很克制的。我在的几天里,警察从来不进入公园内部,一直在外围,主要是疏导行人,不阻碍交通就行。我个人从来没见过警察打人。


网上有两个警察打人的视频,是游行者在布鲁克林大桥上占了自行车道,这在哪个国家都会有警察维持治安的。美国要想游行要先向警察局申请,申请很容易,政府会帮游行者规划好游行的路线,只要老老实实待在这个区域里,不妨碍外围的交通等事警察是不管的,而且还会在旁边护航。

我从10月4日开始,参加了7天游行,打算明天晚上去露营。7天下来,我发现越来越多不同方向的人都加入了进来。最开始就是那些叫喊着要给富人加税 的人,后来像是女权运动分子、环保人士、社会主义者、信仰宗教自由等等这些都是后来加入进来的,借这一次的游行,表达自己的观点。我碰到一个宣传禁止核电 的人,把我当作了日本人,主动找我说话,想和我谈福岛核电站的问题,听说我不是日本人还很失望。像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大家后来都是带着各种各样的诉求来 的。

温和的开始,温和的结束

这一次的游行主要是让政府看到人民的不爽。经济危机以后,全美国或者说全世界99%的人的财富都缩水了,只有1%的人的财富始终上涨,这1%中大多又都是银行家,所以华尔街就成了众矢之的。

但是每个来游行的人,他们的诉求是不一样的,比如有的人是要求给富人加税,有的人认为政府不应该和华尔街同流合污;还有的人是支持奥巴马政府的,有 的人则是反对派。每个小团体可能都有一个统一的诉求,但是一千多个团体在一起,口号、要求就显得挺凌乱的了。但好在每个人的观点都各不相同,可大家都比较 温和,如果你稍微表现出稍许支持某个人的观点,他就会很高兴。即使出现不同思想之间的辩论,也不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我的观点偏向于共和党或者说茶党,信奉自由市场,算是偏右。我觉得危机过后,全美国、全世界的人日子都不好过,这一点没错,“99%”一派到华尔街示威也没错,但是他们的目标错了,应该讨伐的不是华尔街的人,而是政府。

过去美国政府有一项法令要求银行家将钱贷给信用不好的人,如果没有这项法令,银行是不会这么做的,也就不会有次级债,进而不会引发全球危机,并在危 机后将信用不好的人的房子收回去,让他们无家可归。银行在危机中岌岌可危的时候,是政府强征很多税,并决定把税收用于拯救银行和银行家。银行家本身确实是 贪婪的,但关键是这个制度、政策是制约还是助长了银行家的贪婪。

根源在政府,所以讨伐的对象应该是政府。但是左派的人看不清楚,就是觉得错在收了他们房子的银行家身上,还认为政府应该抹平现在的所有学生贷款,让学生们不用去还,原因是贷款太多、压力太大,他们还不上。

这个游行主要是左派搞的,来游行的人99%都是左派,右派的人很少,主要是因为要有自己的声音加入到游行里才来的。我碰到了几个右派的人,大家都对这次游行的针对对象感到失望。

脑子稍微正常点的都不会认为这个运动会取得什么显著的成效。美国的失业率现在确实是高,但是大学文凭以上的人失业率是4%,而且在美国刷盘子、洗碗赚钱也是很多的。

我接触的美国人生活确实因为危机发生了变化,但是美国有一部分人工作本来就很努力,在危机前就有可能有一份正职,再兼两个副业。危机肯定会影响他们 的生活,但是没有那么夸张。对于那些本身就很勤奋的人,大部分人的生活没有到入不敷出的地步。那些好吃懒做的人,就可能会遭遇生活上的大变动。

现在,所有美国人都有不满情绪,左派更倾向于把怒火发到银行家身上,右派则是认为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希望用选票选出更好的领导人。事实证明,政府出手干预金融市场的几次政策,都导致了大麻烦,还不如不出手,就交给市场。

这个游行,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转变,平缓的开始、平缓的结束。“99%”一派没有明确的诉求、也就没有明确的目的,更很难达到目的,自然不了了之,大概还有几个月就会结束。

(南方周末实习生罗敏夏对本文有贡献)


一場 牢騷 運動 近距 觀察 占領 華爾街 華爾 遊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55

【他山之石】近距離看Lending Club—來自美國用戶的真實體驗報告 首募錢厚-Tcoins

來源: http://xueqiu.com/8301293543/33659982



T姐曰:美國最大的P2P平臺Lending Club即將在11日掛牌上市。它是如何做到如此規模?又如何能夠獲取50億美金的估值?相信林林總總的關於Lending Club的研報已有不少,這次T姐帶給大家來自大洋彼岸的用戶體驗報告,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家令人興奮的新公司。

LendingClub—來自美國用戶的深度評述

Lending Club是一個匯集借款人和投資人的在線金融社區,在這里,信譽良好的借款人和精明的投資人都能夠獲利。投資人能夠以低至25美元的增量進行貸款,這就使得小額投資者能夠持有大量貸款的一部分。(LendingClub的)投資者收益據說一直比較可觀,但這些收益也可能被誇大化了。


據Lending Club的數據顯示,最受好評的A級貸款的平均年收益已達到5.49%,占到風險性第二高的F級貸款的13.55%。對於那些擁有100筆或者更多貸款的投資者而言,他們的平均收益高達6-9%,而只有不到1%的投資者蒙受了凈虧損。

在寫關於Lending Club的文章之前,我對它進行了長達幾個月的檢測。我(在Lending Club上)投資了2,600美元,(Lending Club)返還給我100美元作為對新客戶的獎勵。我用這筆錢購買了95只貸款的股票。我並非特別活躍,基本上不會對收益進行重新投資。盡管這樣,在2012年7月至2013年3月期間,我的Lending Club報表顯示我賺取了11.08%的年收益,高於我為自己的貸款選擇的信貸風險的平均收益率。

這是因為我的聰明還是運氣?事實證明,哪個都不是。我想說的是,這11.08%的年收益純粹是一場幻想,而這個幻想之說適用於Lending Club的所有投資者。在我的121.38美元的收益之中,100.22美元是來自於四筆到期未還的貸款的本息收益,如果拋開這筆收益不談,我計算了下我的年收益率,約為1.60%。又過了不到一個月時間,這些貸款之中的兩筆成了過失貸款,突然之間,我那11.08%的年收益行情急轉直下。

我猜測正在發生的情況是,Lending Club並沒有清算過失貸款,也沒有把這筆金額歸為受損資金。聽起來很耳熟吧?應該是挺耳熟的,因為這個“市值計價”上的錯誤與大銀行們直至2008年金融崩潰之前在房地產信貸方面所犯的錯誤相同。

現在,由於Lending Club正在快速發展,我的假定是,在這些可觀的收益率之中,快速累加的過失貸款的金額也被計算在內了。這就可能造成過度地高估了總體投資回報率,正如我在2013年3月的11.08%的年收益率就是被過度誇大了的。




Lending Club的回應

我與ScottSanborn, Lending Club的首席運營官,以及Matthew Wierman,Lending Club的平臺管理副總裁進行了交談。他們承認,拖欠的貸款直到違約之前都沒有歸為應該減低的賬面價值,而且,直到違約之前,全部的金額都是被算進總體的投資者收益中去的。Wierman說,典型的投資者行為是持有全部的貸款直到最後期限,而不會去關註某一個時間段的資金差異。他表示,公司沒有也不可能在每個時間點都去仔細估算數以百萬計的個體投資者賬戶中的合理價值,而且,這些貸款當中的一部分,因為借款人的信用度的不斷提升或者不斷降低的利率,價值可能變得更高。

我詢問了拖欠貸款的平均價值,Wierman說,這些拖欠貸款會以42%的折扣在自由市場出售。他還表示,當貸款達到了違約標準(120天),他們會回收5%的本金。

我的看法

對於Sanborn和 Wierman在回答這些問題時的坦誠和毫無戒心,我非常欽佩。同時我也認為,Lending Club平臺為借款人和投資人提供了一個獨特的匹配服務,我也很喜歡這個匹配過程。我可能還會對現有貸款的收益進行重新投資。

這就是說,我的確認為Lending Club在誇大它的投資收益—而且可能是極度誇大。Wierman所說的貸款價值可能隨著利息率的變動和借款人信用度的變更而變動,但是這些價值的變動除了增加之外,同樣有可能是減少。將過失貸款算入總金額是一個重大偏差,這極大高估了資金總額和回報率。

我向Sanborn 和 Wierman表達了如下觀點:緊跟在收益之後會有一個大膽的披露,“這些收益包含了所有的過失貸款,而這些包含了過失貸款的總金額將不可能被全部實現.”Sanborn回應說,“我認為最好將你的反饋納入賬戶匯總信息。我們會不斷改進。” (源自財富觀察)

作者:Allan Roth

Allan S. Roth 是Wealth Logic的創辦者,這是一個向客戶提供理財規劃和投資建議的公司,按小時收費。作為How a Second Grader Beats Wall Street的作者,他同時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大學教授投資和行為金融理論,並且是位知名演講者。按照法律規定,他的專欄不能夠給出具體的投資建議,因為任何的投資建議必須考慮到投資人的意願,而且需要承擔風險。他的專欄不會預測下一個搶手股票,同樣也不會預測下個月的股市走向。
他山 之石 近距 離看 Lending Club 來自 美國 用戶 真實 體驗 報告 首募 募錢 錢厚 Tcoin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256

默克爾訪合肥全記錄:近距離看懂李克強“家鄉外交”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2682

從10月29日開始,德國總理默克爾展開她任內的第八次訪華行程。自2005年就任德國總理以來,這位德國奶奶創下了西方國家首腦訪華頻率的紀錄:10年8次。德國駐華大使柯幕賢說,“她是來華次數最多、也是最了解中國的西方國家領導人”。

事實上在此前,就任總理後的李克強還從沒邀請外國領導人訪問過自己的家鄉。為了迎接默克爾的到訪,這次總理先生做了哪些安排?南方周末帶你去看看他的“家鄉外交”首秀細節。

默克爾連夜赴合肥

10月30日早上10點09分,外交部歐洲司的官方微博@中歐信使發布消息說,默克爾乘專機低調抵達合肥。

默克爾從北京動身的時間應該更早,@中歐信使說:在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張德江委員長分別會見會談後,默克爾即將連夜啟程赴此訪下一站安徽。

@中歐信使用圖片直播了默克爾在飛機上的情景,此時的默克爾已經換上了藍色上衣。▼

默克爾在飛機上的情景,此時的默克爾已經換上了藍色上衣。 (資料圖/圖)

下飛機時的初亮相▼

下飛機時的初亮相 (資料圖資料圖/圖)

在北京時,我們看到的是紅衣版本的默克爾,而她見習近平和李克強時,又分別穿了款式不同的兩件衣服。與習近平見面時的上衣跟中式的對襟衫有些類似。▼

在北京時,我們看到的是紅衣版本的默克爾,而她見習近平和李克強時,又分別穿了款式不同的兩件衣服。與習近平見面時的上衣跟中式的對襟衫有些類似。 (資料圖/圖)

而她早先跟李克強會面時,穿的則是酒紅色西裝。▼

而她早先跟李克強會面時,穿的則是酒紅色西裝。 (資料圖/圖)

第一站到訪合肥學院

默克爾抵達合肥後,李克強第一站陪他到了合肥學院。為什麽要去這里?主要原因是,這所學校是安徽省與德國下薩克森州友好省州合作的重點建設項目。▼

默克爾抵達合肥後,李克強第一站陪他到了合肥學院。為什麽要去這里?主要原因是,這所學校是安徽省與德國下薩克森州友好省州合作的重點建設項目。 (資料圖/圖)

早在1985年3月,兩省州就達成了“共建合肥聯合大學協議”,德國多年來無償援助了合肥學院近200萬馬克(時務通訊註:按照這篇文章發出時的匯率,相當於711萬多元人民幣)的儀器設備,建立了十幾個實驗室,另有100萬馬克(時務通訊註:同上,相當於355萬多元人民幣)用於教師進修和培訓。

今年剛好是合肥學院中德合作30年,這所學院的官網上,以中德合作為主題的系列報道鋪天蓋地。

兩國總理抵達前,各種安保已經嚴陣以待。請註意照片中在安保線以外的同學,真是黑壓壓的一大片。▼

兩國總理抵達前,各種安保已經嚴陣以待。請註意照片中在安保線以外的同學,真是黑壓壓的一大片。 (資料圖/圖)

兩國總理在合肥學院碰頭▼

兩國總理在合肥學院碰頭 (資料圖/圖)

一大波歡迎他們的老師和同學已經逼近……▼

一大波歡迎他們的老師和同學已經逼近…… (資料圖/圖)

合肥學院為了這次到訪,想必也是準備了許久,同學們為了保密也是蠻辛苦。▼

合肥學院為了這次到訪,想必也是準備了許久,同學們為了保密也是蠻辛苦。 (資料圖/圖)

合肥學院的學生們還為此打出了橫幅:“默克爾總理,您好。”▼

合肥學院的學生們還為此打出了橫幅:“默克爾總理,您好。” (資料圖/圖)

默克爾的新聞秘書Steffen Seibert也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現場照片,這個帥哥以前當過記者,照片拍起來也是很講究的▼

默克爾的新聞秘書Steffen Seibert也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現場照片,這個帥哥以前當過記者,照片拍起來也是很講究的 (資料圖/圖)

提到德國飲食,總會聯想到黑啤。兩國總理在合肥學院期間,也專門到食品專業交流合作展區,品嘗了一下該校學生釀制的德國黑啤。▼

提到德國飲食,總會聯想到黑啤。兩國總理在合肥學院期間,也專門到食品專業交流合作展區,品嘗了一下該校學生釀制的德國黑啤。 (資料圖/圖)

兩國總理為合肥學院成立30年專門題字。李克強的題字▼

兩國總理為合肥學院成立30年專門題字。李克強的題字 (資料圖/圖)

參觀完合肥學院,默克爾沒有休息,緊接著的下一個行程是出席中德經濟顧問委員會座談會。▼

參觀完合肥學院,默克爾沒有休息,緊接著的下一個行程是出席中德經濟顧問委員會座談會。 (資料圖/圖)

 

午餐七菜加果盤

座談會結束,終於到了午餐時間,李克強在哪里款待德國客人呢?據“中安在線”報道,答案是位於合肥市北一環上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圖片來自網友)▼

座談會結束,終於到了午餐時間,李克強在哪里款待德國客人呢?據“中安在線”報道,答案是位於合肥市北一環上的香格里拉大酒店。 (資料圖/圖)

“中安在線”的記者還拿到了當天午餐的一份菜單。菜品不複雜,只有七個菜加果盤。具體包括:冷盤、太極竹笙素菜羹、鱒魚紫蘇蝦茸卷、紅酒金磚牛肋骨、徽式三拼、小棠菜配煎松茸菌、點心、水果,還有兩種葡萄酒——產於山東的長城幹紅2014和產自寧夏的長城幹白2015。▼

“中安在線”的記者還拿到了當天午餐的一份菜單。菜品不複雜,只有七個菜加果盤。具體包括:冷盤、太極竹笙素菜羹、鱒魚紫蘇蝦茸卷、紅酒金磚牛肋骨、徽式三拼、小棠菜配煎松茸菌、點心、水果,還有兩種葡萄酒——產於山東的長城幹紅2014和產自寧夏的長城幹白2015。 (資料圖/圖)

村衛生所、村民家和農村小學校

默克爾下午的行程也排得滿滿的。她先到合肥市大圩鎮沈福村參觀村衛生所,又來到村民沈自根家,和村民們交流。這張照片同樣出自“前記者”Steffen Seibert▼

默克爾下午的行程也排得滿滿的。她先到合肥市大圩鎮沈福村參觀村衛生所,又來到村民沈自根家,和村民們交流。 (資料圖/圖)

她還到訪了一所農村小學,跟中國的足球小將們交談。▼

她還到訪了一所農村小學,跟中國的足球小將們交談。 (資料圖/圖)

茶葉、絲綿畫、徽菜

這次默克爾訪華的最後一項重要活動——互贈禮物,被安排到了晚宴開始前。李克強送給默克爾黃山毛峰和祁門紅茶,以及一副安徽當地的絲綿畫。默克爾回贈了德國皇家瓷器廠生產的陶瓷人像,和一本展現中德兩國文化差異的漫畫書。▼

這次默克爾訪華的最後一項重要活動——互贈禮物,被安排到了晚宴開始前。李克強送給默克爾黃山毛峰和祁門紅茶,以及一副安徽當地的絲綿畫。默克爾回贈了德國皇家瓷器廠生產的陶瓷人像,和一本展現中德兩國文化差異的漫畫書。 (資料圖/圖)

至於晚餐地點,李克強挑選了一處名為“和莊”的徽式建築來款待默克爾。▼

除了品嘗徽菜外,默克爾還觀看了太平猴魁茶藝表演。 (資料圖/圖)

 

除了品嘗徽菜外,默克爾還觀看了太平猴魁茶藝表演。▼

除了品嘗徽菜外,默克爾還觀看了太平猴魁茶藝表演。 (資料圖/圖)

李克強陪同默克爾品茶▼

李克強陪同默克爾品茶。 (資料圖/圖)

這就是默克爾奶奶的合肥之旅全過程。大家看懂總理的“家鄉外交”了嗎?

默克爾 默克 合肥 記錄 近距 離看 看懂 李克強 李克 家鄉 外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7347

中國海監遇難者:曾被日美等國戰機近距離幹擾過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5042.html

據國家海洋局網站消息,6月7日,國家海洋局東海分局中國海監B-7115飛機在執行年度浙江海域使用、海洋環境和海島保護例行巡航執法飛行任務返航途中,於13時26分時與地面失聯,失聯位置距舟山機場約23公里,機上共有4人,其中機組人員2名,執法人員2名。

失聯後,飛機托管公司立即啟動應急預案,派出直升機開展空中搜索。東海分局同時啟動一級應急響應機制,組織協調軍民船只18艘、直升機4架開展立體搜索,同時舟山市應急辦組織兩路搜救隊伍展開陸上搜尋。

18時37分時,現場搜尋人員報告在舟山朱家尖大青山山頂發現飛機殘骸,經進一步搜尋發現機上4名人員全部遇難。國家海洋局正在認真組織開展事故調查和善後處理工作。

7日晚,有關人士透露,遇難者中有兩名執法人員,分別是中國海監東海航空支隊支隊長助理、飛行執法隊隊長孫利平,航空支隊副主任科員柳於思,另兩名機組人員分別是中國海直公司機長王之芳、副駕駛張程。

“我帶過的130名直升機飛行員,先後光榮犧牲了2名。一名犧牲在汶川救災,一名犧牲在聊城訓練。固定翼戰鬥機設有跳傘裝置,懸翼式直升機就沒有。”一位業內人士說。

孫利平,東海分局航空支隊長助理,2004年至今他個人考核年度一直為優秀,榮立集體三等功1次,個人三等功3次,當選年度先進個人9次,2011年被國家海洋局評為“維權執法二等標兵”,2014年被國家海洋局評為“2013年度海洋人物”候選人之一;2014年被中國海警局授予“中建南項目護航保障嘉獎”,2015年被人社部評為“全國海洋系統先進工作者”稱號。

2000年,孫利平和幾個同事被派駐浙江舟山基地執行飛行工作任務。遠離繁華的上海、溫馨的家庭,面對艱苦的環境、枯燥的生活,他紮根舟山,在那里一待就是十幾年。他以年平均飛行天數最多、飛行時間最長、外場連續工作時間最長而贏得了同行們的贊譽,以精湛的業務技能、嚴謹的工作作風以及高度的責任感贏得了同事們的敬佩。

海上巡航的十幾年里,孫利平飛行了8500多個小時,執行過各種各樣的任務:黃巖島巡航、中建南海護航、釣魚島巡航、海島調查、海上維權巡航、追蹤肇事逃逸船舶等等。在空中遇到的情形五花八門,受到幹擾、被跟蹤、氣候影響等數不勝數,甚至還曾被日本、美國等國的戰機近距離幹擾過。僅日本P-3C飛機,他每巡航兩三次就能遇到一次,最近時兩機距離約百來米,“連對方的臉都可以看清楚”。

2011-2014年,在孫利平的帶領下,東海航空支隊調查掌握了東海6404個海島的航空遙感數據,其中領海基點所在海島,開發、整治修複、保護專項等重點海島的遙感數據覆蓋率首次達到100%,圓滿完成了東海區海島航空監視監測工作。

隨著海洋權益鬥爭的逐漸激烈,維權執法任務量逐年大幅增加。特別是2012年以來,東海釣魚島問題持續發酵,南海黃巖島局勢升溫,海洋維權形式錯綜複雜。2012年12月13日,他接受了飛機巡航釣魚島的任務,這是中國公務機首次飛臨釣魚島巡航,也是中國首次在釣魚島領海、領空開展海空立體巡航,這令他感到無上光榮。2014年5月至8月,他又毅然參加了 2014年中建南海項目安保任務,並與海監7115飛機隨“中國海監2350”船堅守一線崗位80余天,執行維權執法飛行任務4次,從空中視角拍攝了許多珍貴影像資料,同步向指揮部門及時匯報越方船只動態。

在孫利平的電腦里,一直存放著一份留給家人的囑托。“從1998年開始參加飛行任務以來,我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我的遺書已經在電腦里保存十多年了。”他之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每一次升空,都當作最後一次飛行,因為航空執法工作風險時刻存在,不知道什麽時候就用上了,看了它心里別扭。”這一次,他的囑托不幸地成為了遺囑。

大量數據顯示,直升機工作風險系數非常高,飛行在海面低空,尤其在近海海島區,局地大氣亂流、風突變經常發生,難於預測,加上海霧頻繁,直升機航空執法難度更大,不是一般飛行員駕馭得了。為了獲取高精度取證照片,飛行高度會降低到離海面僅幾十米的距離,異常危險,只有藝高人膽大的駕駛員才能完成。為了國家海洋事業,孫利平及其同事們每次起飛,都是蠻拼的。

2001年7月,孫利平與同事們駕駛海監飛機進行常規巡航時,曾發生過空中停車的故障。在從舟山到寧波甬江口途中,飛機突然發生劇烈顛簸,接著機身傾斜,瞬間就下墜了200多米。回到舟山經過檢修發現,原來是因為飛機右側發動機油泵故障而引發的空中停車。

“我覺得自己欠家人的很多,但是我不後悔,因為我熱愛祖國的海監事業,熱愛我所從事的海監航空執法工作。”孫利平說。

附:

6月7日國家海洋局海監總隊東海航空支隊遇難者名單

孫利平 國家海洋局海監總隊東海航空支隊支隊長助理

柳於思 國家海洋局海監總隊東海航空支隊副主任科員

王之芳 中信海直公司B-7115直升機機長

張 程 中信海直公司B-7115直升機副機長

中國海監直升機

事故地點

國家海洋局東海分局航空支隊長助理孫利平(右)與同事在工作中

中國海 中國 遇難者 遇難 曾被 日美 國戰 近距 離幹 幹擾 擾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375

人類的視力在變短 專家稱近距離觀看電子屏幕對視力損傷大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電子產品變得與人類越來越親近,也使得越來越多的人擔心他們的視力正在遭受傷害。

1月24日,Uninversity Complutense of Madrid(UCM)在波士頓宣布,新的研究表明屏幕癮可能會破壞智力。UCM的研究人員宣布的內容顯示,LED燈,包括由數字屏幕發出光源,可能會永久損害眼睛,導致視網膜損傷和視力減退。

對於這個研究結果,國家眼科診斷與治療設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同仁醫院醫生甄毅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近距離觀看電子屏幕或看書對兒童視力損傷極大,近距離用眼會導致孩子眼球快速增長,直接形成近視。但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現實是,隨著工業的發展,人的視力一直在變短,看手機比看書還近。藍光雖然有害,而手機的藍光是否對視力有傷害,目前尚無科學依據來證明。”

作為三基色的藍光,大劑量直接照射眼底,其傷害在科學上已得到求證,但是包括手機在內的數字屏幕發出的藍光,它的危害尚未得到科學確認。為了避開藍光,市場上出現了藍光眼鏡,手機也推出了各種濾藍光功能。但事實上,只要用眼過度都會帶來視力的下降。

“現在很多手機廠商都在從色溫、亮度上做一些調整,雖然沒有證據說藍光直接對眼睛有傷害,但是防護是可以做的,至少可以讓眼睛減少疲勞。”甄毅表示。

“手機光源對眼睛無傷害,但看得時間長了,會引起疲勞,要休息一會,就像看書一樣,字體要選大一點的,容易分辨。”複旦大學光科學與工程系陳良堯教授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手機的亮度不高,對人眼有無傷害,這要做實驗,在什麽波長和強度下的光,對人眼的哪部分組織有傷害,籠統說藍光不是很確切。手機、電腦以及電視屏都采用類似的光源,但手機字較小,用眼時間長,會比較累。”

近年來,近視的患病率在世界範圍內不斷上升。在美國,從上世紀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近視患病率由25%上升到了36%左右。在東亞地區特別是新加坡、中國(臺灣、廣州等地),近視患病率上升的趨勢更為明顯。中國大陸上世紀六十年代青少年近視患病率約為40%,如今這一數據在15歲青少年中已達到了80%以上。有研究估計,到2050年,全球範圍內的近視累計人數將達47億。

2010年,國家體育總局發布的《國民體質監測公報》顯示,中國小學生近視患病率為31.67%,初中生為58.07%,高中生為76.02%。到2016年,教育部“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結果顯示,中國小學生視力不良檢出率達到48.71%,初中生達到76.36%,高中生達到87.28%。

“近距離工作包括近距離閱讀、書寫等,有研究認為每天兩小時以上的近距離工作會增加近視發病風險,但不同研究對近距離工作的影響爭議較大,目前尚無統一結論。” 眼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山醫院眼科中心副主任何明光教授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眼睛是一個可以變焦的器官,如果長期保持近距離,過度疲勞,就會出現近視。”甄毅表示。

2017年1月,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了《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使用手機、電視上網網民規模保持持續增長,臺式電腦、筆記本上網網民比例則呈下降態勢。截至2016年12月,我國網民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為95.1%,較2015年底提升了5%,使用臺式機、筆記本電腦上網的比例分別為60.1%、36.8%,較2015年底均有所下降。

“在古代,人類幾乎沒有多少時間近距離用眼,當進入工業時代,人類學習任務加重後,近距離用眼負荷變大。”甄毅表示。

甄毅介紹,由於目前電子產品盛行,孩子上學時間更早,近距離接觸屏幕機會更多,導致目前6歲的孩子便開始出現100-200度近視。按照目前發展態勢來看,一個200度近視的6歲兒童在進行完將近16年的學習生涯後,正常情況會在6歲度數的基礎上再上升300度左右。

“高於600度就屬於高度近視,科學表明,高度近視發生視網膜脫離、青光眼的幾率更大,白內障的發病時間也會更早,且對於眼睛的黃斑區危害最大,所以兒童科學用眼任重道遠,尤其是電子屏幕的科學使用,直接影響到兒童未來的雙眼健康。”甄毅表示。

《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提到,目前中國網民規模達7.31億,新增網民年齡呈現兩極化趨勢,19歲以下、40歲以上人群占比分別為45.8%和40.5%,互聯網向低齡、高齡人群滲透明顯。網民中學生群體規模最大,截至2016年12月,學生群體占比25%。

在何明光看來,近距離長時間閱讀是導致視力下降的一個環境因素,近視的成因除此之外還受遺傳因素影響。目前有科學證據支持的近視危險因素主要有父母近視、近距離工作時間增加和戶外活動時間減少。研究認為,父母近視將增加子女患病的風險,且父母近視的程度越深,子女患病的比例越高。

“戶外活動時間是當前科學界發現的一個重要因素,我們進行了為期三年的大型隊列研究證實,在學齡兒童中,每天額外增加40分鐘的戶外活動時間可減少近視患病率約9個百分點。因此,增加戶外活動時間是減少近視發病的有效手段。”何明光表示。

人類 視力 在變 變短 專家 近距 觀看 電子 屏幕 對視 損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195

直擊GMIC:外國人近距離看中國創新

當越來越多的中國投資人走出國門收購海外項目時,老外投資者卻將目光轉向中國。

在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GMIC)北京站的現場,第一財經記者發現了一個不同於國內任何科創大會的現象——參會的外國人似乎多過了中國人。這一現象與GMIC的全球影響力有關,除了北京以外,GMIC在矽谷、東京、以色列等全球8個城市每年舉辦會議。

在VIP的用餐區域,記者估算了一下,在六七十人的空間里,幾乎一大半都是老外,而且這些老外當中大多都在中國生活了十幾、二十年。他們聊的話題,甚至深入到“最近又賣了朝陽公園附近的一套房子”、“帽兒胡同里最近又新開了一家不錯的中餐廳”等等。

在GMIC展區內,法國科創(La French Tech)的標誌性圖案——一只紅色的公雞異常顯眼。負責法國科創的法國商務處工作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之所以來參加GMIC展會,是因為在這里能夠遇到“非常接地氣”的全球投資人。今年,法國科創組織了5家法國創業公司參展,其中以數字文化產業企業為主,包括高科技互動活動組織領域的公司Evotion,以及傳媒娛樂公司SoWhen。這些公司都曾獲得全球性的獎項。

GMIC大會期間,在共享工作空間Day Day Up剛剛開幕的位於前門的和院工作室,一場在中法之間的創新討論在夜幕中拉開。來自百度AI研究院的負責人張揚、掌趣科技董事長姚文彬以及來自法國的投資人對人工智能和物聯網如何改變未來人類的生活各抒己見。底下的聽眾有來自華為、輝瑞等大企業中國總部的負責人。

Day Day Up的創始人CEO薄益群正是長城會的聯合創始人和前CEO。薄益群本人也有法國留學背景,他曾獲得法國巴黎第一大學管理碩士學位,在他的推動下,長城會與法國結下深厚的淵源,Day Day Up也將在未來吸引更多法國初創企業入駐。早在2015年,Day Day Up就已經獲得200萬美元的天使輪融資。

根據法國商務投資處提供給第一財經的數據,去年中國已經躍升為世界排名第一的遊戲市場,規模突破210億美元,相關的數字出版行業的市場收益達到640億美元,就連虛擬現實領域都實現了3億美元的市場規模。

法國科創近年來積極推動法國初創企業在全球路演,已經幫助法國音響品牌帝瓦雷(Devialet)成功獲得1億歐元融資;物聯網公司SIGFOX去年也獲得了來自法國電信運營商Orange等公司1.5億歐元融資。法國在吸引風投的規模正在趕超德國。2016年,法國風投總投資額超過了20億美元。法國初創公司在大數據、物聯網、生物醫療科技、人工智能、智慧城市、雲技術和共享經濟等各個方面都有強大的優勢。

活躍在中法投資領域的法國知名投資人Bruno Bensaid在GMIC現場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他現在三分之一的工作時間都用在中國,包括和企業、初創公司和投資人見面。“中國市場對法國企業非常重要。”Bensaid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道,“這里每天都有新的變化,而且人們對新事物總是保持好奇心。”

管理著70億歐元資金的投資公司idinvest的運營合夥人馬原(Julien Mialart)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他的工作是通過與中國當地的投資人或者企業接洽,為想來中國發展的法國企業提供入華投資和政策方面的幫助。馬原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他曾在2000年至2004年期間在中國東方語言文化學院進修中文。

“對外國人來說,要在中國做投資,懂中文會加分很多。”馬原用中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idinvest已經幫助法國物聯網領域的初創公司Actility與富士康的創投基金Ginko對接,成立合資公司ThingPark,該公司的目標是在大中華地區構建基於LPWA的物聯網生態系統。據馬原透露,富士康正在全面轉向物聯網解決方案,以提高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成本。

法國初創公司在物聯網和生物技術領域具有明顯優勢。根據法國科創的統計數據,法國生物科技行業過去5年的IPO數量排名世界第二,醫療科技領域IPO數量排名世界第一,總市值超過100億歐元。

長城會的創始合夥人之一Richard Robinson已經在中國生活了超過20年,目前居住在北京。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GMIC就是希望為來自中國和全球的初創公司提供一個展示的舞臺,並且讓全球的投資人看到中國創新的發展成果。Robinson曾是矽谷著名的孵化器HAX的導師,目前HAX在深圳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硬件孵化器。

長城會聯合創始人宋煒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越來越多的外國投資人和科學界人士對中國市場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表現出興趣。他們希望來看一看中國包括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等方面的進展。所以我們也很高興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橋梁和紐帶的作用。”

今年出席GMIC的大咖包括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學院院長Tom Mitchell教授和谷歌首席科學家Yoav Shoham。Shoham是第一次來中國,他對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Shoham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雖然對中國還非常陌生,但是整個GMIC大會已經讓他感受到中國創業者的激情,相信未來會有非常激動人心的事情在這里發生。”

直擊 GMIC 外國人 外國 近距 離看 中國 創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375

「朱諾號」今抵木星近距離探秘

1 : GS(14)@2016-07-06 07:58:22

飛行逾五年、美國太空總署探測器「朱諾號」(Juno圖)將於香港今早11時18分到達木星,屆時將減速進入圍繞木星的軌道,收集數據研究太陽系起源。它會與木星相隔僅5,000公里,創下人類探測器與木星最近的紀錄。減速過程約35分鐘,全程不受地面控制中心控制,工程師考克斯希爾(Ian Coxhill)指,引擎須在準確時間點火並燃燒至少20分鐘,如果稍有差池,將會令探測器飛往深空。如果減速成功,地面控制中心將會收到三秒的無線電波訊號。它會在未來20個月環繞木星37次,觀測木星雲層及大氣層中的水氣。木星是太陽系內最大的行星,相信亦是最早形成的行星,因此有較大機會保存了太陽形成時的氣體和元素。探測器由英國製造、以太陽能推動,造價11億美元(85.8億港元)。德新社/美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5/19681475
朱諾 今抵 木星 近距 探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563

跑馬地安美大廈近距離望馬場

1 : GS(14)@2016-09-04 18:03:19

■露台外望馬場全景,如置身私家看台一般。



【搵屋指南】跑馬地物業當然以馬場景最煞食,尤其馬場以東的黃泥涌道沿線大廈,享有最近距離的馬場賽道景色,觀感獨一無二,介紹的安美大廈頂層戶,露台及天台外望綠茵賽道,能夠看見馬匹在腳下飛馳而過,場面逼真震撼。記者:伍志輝攝影:馬泉崇模特兒:Isis(Mouton)



安美大廈前臨跑馬地馬場東南面賽道轉彎處,近看馬匹奔馳的體驗,較置身馬場看台還要強烈。物業每層4伙,只有向黃泥涌道的兩個單位正望馬場,這個頂層馬場景單位附連天台,經公家樓梯上落,天台重造地台,加設戶外木地板,放置燒烤爐及戶外家具,成為假日招呼親友的最佳場所,遇上賽馬日子,更可成為獨特的私家看台。



■單位花費近百萬元裝修,佈局清新雅致。

■露台採用趟摺門設計,可連貫內外。

■天台是觀賞馬場景的最佳場所。



■大門前建有屏風櫃,自製小玄關。

■細房開放式佈局,有需要可拉出趟門及櫃門。



■大房放大床後,空間仍多。

■廚房開放式設計,廚櫃貯物量大。


斥近百萬裝修

單位內部亦經過全面翻新,使費近100萬元,間隔重組後仍保留兩房設計,客廳旁大房採用玻璃間牆,增加透視感,帶出趣味性。細房平時以開放式佈局示人,有需要時可拉出趟門及櫃門,重現睡房空間。廚房改成開放式,浴室進佔原有工人套房位置,兩者空間都較原則闊落鬆動得多,配搭淺色調子設備及用料,觀感清新雅致。露台採用趟摺門,可以完全開啟,連結室內外視覺空間,馬場景看得更加透徹,聲畫表現非同凡響。黃泥涌道沿線以馬場東面的一段最近賽道,該處大廈中高層戶皆擁有近距離賽道景色,至於馬場以南的一段黃泥涌道,沿線大廈亦享有馬場靚景,但距離稍為遠一點,臨場感稍為不及前者。







資料來源:中原地產禮頓中心分行(28388023)電郵:mailto:raymondwkcheung@centamail.com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904/19759026
跑馬 地安 大廈 近距 離望 馬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40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