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金控購併戰 蔡辜從國內殺到海外

2013-01-07  TCW
 
 

 

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富邦金控宣布以新台幣三百零六億元買下華一銀行的八○%股權,並取得實質控制權,創下台灣金融業購併中國外資銀行的首例。

三天後,《日經新聞》報導指出,中信銀打算以五百億日圓(約合新台幣一百六十七億元)購併日本東京之星銀行(Tokyo Star Bank)一○○%股權。若此舉成功,不僅是台灣金融業購併日本銀行業首例,更是日本銀行賣給外資銀行業者的首例。

這也正式宣告台灣金融購併大戶,富邦金董事長蔡明忠與中信金大股東辜仲諒兩人的購併戰火,已從過去的台灣內戰,二○一三年正式打到了海外。

「買貴了!」里昂證券金融與傳產研究主管許世德,如此看待富邦金購併華一銀行的價格。他認為,華一銀行的放款對象中,有二○%是不動產業者,比重相當高,在中國緊縮銀根和打房政策下,對華一銀行的資產品質打上問號。

出價打敗三家金控蔡明忠為何甘願買貴?

外資從銀行財務數字,評估富邦金買貴了,然而,過去以來,從彩券業務、南山人壽到壹傳媒交易案,出價向來不大方的蔡明忠,為何願意砸下重金購併華一銀行?

蔡明忠願意出高價,就是為了「買時間」。

富邦金早在二○○八年就透過香港富邦銀行參股廈門銀行,成為國內第一家間接參股陸銀的金控,一度成為國內西進最快速的金控。但礙於廈門銀行沒有全國性執照,發展腹地限於福建省,隨著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簽訂後,大陸放寬台資銀行申設大陸分行限制與業務範圍,台灣銀行業紛紛西進設點,富邦金當初繞道參股的先發優勢逐漸消失。

華一銀行目前的據點,除了大上海地區,還涵蓋深圳、天津等重要城市,蔡明忠如果能買下華一銀,等於一口氣拿到十四家據點,相較於目前台灣銀行業赴大陸設分行只能一家、一家慢慢開,富邦金進度可馬上超前,搖身一變成為拓展中國市場最快的台資金控。

這成了蔡明忠搶回中國優勢的一步棋,富邦金經由投資銀行摩根大通,投入由寶成集團主導的華一銀行公開招親案,與國泰金、中信金、兆豐金捉對廝殺。「兆豐金是公股,要通過一個合併案曠日費時,一開始就等於出局了。向來保守的國泰金出價,股價淨值比不超過兩倍。」一位參與此案的金融界人士透露,富邦金出價高達股價淨值比的二.六倍(不含現金增資),可說是出價最高的業者。

富邦金出的價格夠高,二○一二年九月上旬,寶成集團總裁蔡其瑞帶著他的接班人、大女兒蔡佩君,與富邦金董事長蔡明忠、副董事長蔡明興餐敘,雙方在飯局上早就握手敲下這門婚事,簽下備忘錄。

然而為何富邦金遲遲到十二月底才宣布這項結果?

富邦金盤算:最後一個柏金包當然要搶

「因為這中間三個月的時間,全花在與華一銀第二大股東浦發銀,以及中國銀監會與台灣金管會的溝通上。」一位與蔡明忠熟識的人士透露,浦發銀必須配合出售一○%股權,讓富邦持有八成的完全控制性持股,是蔡明忠願意出高價的關鍵之一。

一位富邦金控高層指出,華一銀行就像是最後一個「柏金包」,「出比較高的價錢來搶,也是合理的。」因為華一銀行與其他陸銀相比,由於其台資銀行背景,被大陸銀監會歸類為「外資銀行」,而非陸銀,因此讓參股者可以一口氣取得五成以上股權,掌握主導權。

相較之下,二○一二年三月,富邦金和元大金有意爭奪大眾銀行的購併案,後來因價格過高而告吹。據了解,當初元大金提出收購大眾銀行的價碼,相當於每股十五元至十七元,估計總交易價值將達三百七十一億元。換言之,現在富邦金以三百零六億元購併華一銀行,比買大眾銀行還要便宜。

第二個關鍵,就是金管會的態度。據了解,富邦金取得蔡其瑞的備忘錄之後,第一時間向金管會報備,而金管會的態度,則是先要了解中國銀監會的想法。

因為華一銀行的名字,是當年由江澤民親筆所寫下的,也是特批下唯一一家中國全國性執照的台資銀行,華一銀的交易,不是大股東說了算。因此,為了讓這個案子能夠成功,蔡明忠用盡了大陸人脈,花了兩個月時間,終於取得中國銀監會的首肯。

同業積極布局中國辜仲諒為何獨鍾日銀?

只是當蔡明忠與蔡其瑞在九月初就簽下備忘錄後,十月間的金融圈仍不斷傳言中信金有意搶親。

就在富邦金與華一銀結親後,一直在金融購併戰場上,與富邦金捉對廝殺的中信金,在日本傳出打算購併東京之星銀行的消息,中信辜家的日本金融布局與人脈網,跟著一一浮現。

蔡明忠搶華一銀,為的是中國分行布局,然而,辜仲諒為何選擇攻日本?

一月二日,馬政府任內的第一任駐日代表馮寄台,成為中信金最高顧問,馮寄台的現身,代表中信金進軍日本、購併銀行的企圖更加明顯。

一月六日,辜濂松的追思會,他生前的好友、日本新任副首相暨金融大臣麻生太郎,將派遣他的親弟弟代表他來台,向辜濂松致意。

論日本人脈,國內金融界無人比得過辜濂松,二○一二年四月,日本政府頒出企業界最高榮譽旭日重光獎章,四十年來,第一個得獎的台灣人,就是辜濂松。而他的追思會能讓日本金融大臣派人來台,這是辜濂松生前,為中信金的中國大陸布局,已經布下三個錦囊計畫,「購併日本銀行,是這三個錦囊中的第一個。」一位熟識辜家的金融界人士透露。

這位人士指出,「馬政府上任後,全面發展對日的商務合作,當時與日本關係極佳的辜家,看到這項政策宣示,就開始思考台、日金融合作的可能性。」

早在鴻海於二○一二年三月與夏普簽訂股權合作之前,辜家於一年半前就接觸由私募基金掌管的日本青空銀行,盤算全面收購的可能性。但後來青空銀行股價從一百五十日圓一路漲至二百七十日圓,投資報酬率降低而作罷。

二○一二年,東京之星銀行的大股東、美國私募基金龍昇星,委請投資銀行野村出面尋找買家,由於青空銀行亦是東京之星銀行的股東之一,透過這層關係再與辜家牽上線,這讓中信辜家決定將重心朝購併日本銀行發展,而放棄華一銀行這項布局。

中信金盤算:日銀當誘餌吸引陸銀合作

當台灣金融界全往中國大陸發展,「辜家盤算手上現有籌碼後,決定逆向思考,以中信銀最強的海外平台為基礎,把中信銀打造成一個中、台、日合作平台,用這個優勢吸引國際化最弱的中國大型銀行主動上門尋求合作。」一位中信金高層指出,若能有一家中國大型銀行的合作,這抵得過上千家華一銀行的優勢。

「中信銀的海外分行數,是國內銀行業第一多,中國銀行業最缺的就是走出中國的經驗,這是我們吸引中國大型銀行合作的最大誘因。」這位中信金高層透露,馮寄台在此時被中信金延攬成為最高顧問,就是辜濂松生前打算將中信銀打造成中、台、日合作平台計畫的布局之一。

主管國內金融產業發展的金管會,在二○一二年七月一日改制為首長制,陳裕璋續任金管會主委後,成了國內任期最長、且第一位跨任期的金管會主委,他當時釋放五大利多,其中一項與銀行業發展最息息相關的,就是「建立兩岸金融平台」。

當陳裕璋宣布推動兩岸金融平台半年後,為了這個目標,蔡明忠選擇出高價購併規模小的華一銀,直接進攻大陸上海,辜仲諒則是迂迴日本東京,要以中信銀的國際平台優勢吸引中國大型銀行主動追求合作。

一旦富邦金併華一銀、中信金併東京之星銀行成局,不僅等於金管會的兩岸金融平台政策正式起跑,亦將是國內金融業正式邁向海外購併的開始。

金控 購併 蔡辜 辜從 國內 殺到 海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64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