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搏做政協生意倒蝕潮聯輸凸

2014-12-11  NM

 

申請旺角禁制令、替警方清場鳴鑼開路的「潮聯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被踢爆賊喊捉賊,旗下小巴多年來非法佔領旺角多條行車線。佔領運動支持者化身「鳩嗚」團友,每天到潮聯站頭要求警方抄牌趕車。

運輸業人士透露,潮聯每月「管理費」收入十多萬元,但扣除開支只餘千多元,根本無力支付禁制令官司最少四十萬元律師費。況且,旺角清場後,潮聯小巴收入不升反跌,與入稟狀所列理據恰恰相反,好像跟自己荷包過不去。

原來,運輸業界另有多名「金主」斥資打官司,潮聯僅借出公司名義入稟。為何潮聯甘願利益受損,更惹來「鳩嗚」團友復仇式踩場?公司主席林深強聲稱入稟只為學生鋪下台階退場,為香港做好事。老職員則踢爆他「想搵個政協做吓,拎個大紫荊」。

本週日晚上十時,旺角「鳩嗚」團友在西洋菜南街集合,先達廣場側的潮聯小巴成為圍攻目標。警方一早派出逾百名便衣及軍裝警員,沿途保護霸佔兩、三條行車線的潮聯小巴,數以百計的示威者見狀立即高呼:「抄牌!執法!」但現場警員一於少理,只用大聲公呼籲示威者繼續前行。

警員化身保安員保護小巴,究竟潮聯有幾巴閉?據了解,潮聯旗下六條九龍線有逾一百輛小巴,依靠每月十多萬元「管理費」支撐,提供的服務包括司機周年驗身及旅遊保險優惠,亦會代為與「官方」運輸署、警務處、區議會及「非官方」江湖力量,就開站、埋站、開線等事宜「講數」。據悉,潮聯站頭由新義安負責「睇場」。

早期潮聯會員必須為潮州人,近年才開放予非潮州人入會。現任董事會主席林深強是香港揭陽僑聯聯誼會常務會董,亦與中聯辦統戰對象九龍東潮人聯會關係密切。

幫手清場有獎金

小巴公司收取司機入線費、管理費、清潔費是公開秘密,但潮聯的公開賬目顯示,公司連一個市值近六百萬元的小巴牌照都沒有,只有十六萬元淨負債;去年收入則有一百四十多萬元「管理費」及逾廿七萬元「酬勞」,扣除各項開支包括董事薪酬,淨收入只有十八萬三千多元。有律師估計,今次申請禁制令的律師費最少四、五十萬元,潮聯如何支付律師費?熟悉小巴行情的老前輩、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主席黎銘洪透露,潮聯現借公司名義實質「收陀地」維生,「佢邊度搵錢打官司,你無端端問佢攞一毫子佢都唔俾你啦,我差唔多可以肯定,錢唔係佢出。」他續稱,有份「集資」的幕後黑手,包括不少急於向政府獻媚的小巴及的士公司老闆,撇除數十萬元律師費,分分鐘有人「俾筆錢佢(潮聯),係獎金,如果唔係佢打死都唔會同你做。」有錢入稟,亦要砌掂申請禁制令的理由。入稟狀稱,潮聯的旺角至奧運站小巴線,因佔領運動而減少三個車站,乘客量大減,每日行走次數由一百五十次減至一百次,司機更威脅罷交管理費,故要求法庭頒禁制令。

佔旺後生意更好

其實,根據《道路交通條例》,除規定不能行駛高速公路及豎立路牌之禁區外,並無規限紅色小巴行駛路線,故「道路被堵」並非一個有力的申請理據。而且,上述路線途經之大角咀站,在上、下午繁忙時間,即早上十時半前及下午五時半至八時均暫停服務,但潮聯代表律師沒有坦白向法庭作出陳述。有小巴司機踢爆,佔旺以來潮聯入線費、管理費沒有減價,反映佔領運動未有對潮聯造成影響;黎銘洪更指出,由於彌敦道的巴士班次減少,部分相關路線小巴司機的生意不跌反升,「你喺旺角搭去土瓜灣,由八蚊加到十五蚊,同過海一樣,每車每晚都起碼多一、兩轉車。」故部分管理費更有可能提高,「潮聯係得益,生意根本係好咗。」雖然佔旺者留守六十天,但真正路霸是潮聯小巴。多年來,數十輛潮聯小巴除在合法泊車線上落客,亦非法霸佔兩至三條行車線,警方一直採取非常容忍態度,上週日即使有交通督導員巡邏,被抄牌的只是一輛的士及私家車,對霸路的小巴視若無睹。翻查○四及○五年區議會文件,運輸署表明從無批准該處小巴停泊三條行車線,警方則指人手不足,無法長期派員駐守,難以檢控司機。十年過去,警依然放軟手腳,沒切實執法。潮聯惡人先告狀,黎銘洪亦看不過眼。他稱區議會及警方反黑組一向知道小巴霸路問題,但區議員為怕失選票,一般不會跟小巴公司對立,「議員通常寬容,甚至警方採取行動,小巴啲人都會搵議員斡旋。一路都係容忍,容忍唔等於合法嘛!你冇嘢,大家咪詐唔知,冇人會針對你。最近咁多人投訴,如果潮聯唔係幫警方做嘢(申請禁制令),一早掃晒啦。」

主席不知律師費

本刊記者週二到訪潮聯位於觀塘的辦公室,董事會主席林深強自稱粗人,為人低調,不懂說話,「律師驚我講錯嘢」,故不願多談官司,「我都冇諗過搞到咁大件事,而家啲人嚟站頭,我都叫啲司機唔好同佢哋嗌交、打交。」希望盡快平息事件。他直言不後悔申請禁制令,並強調政治中立,只想為香港好,亦為學生退場鋪下台階,「你又企硬,政府又企硬,大家冇得落台」。當被問到律師費金額時,他卻說不知道,「律師俾住先,之後先俾返佢。律師收錢有單有據,我都唔係律師,我點知幾多錢。」似乎對官司掌握甚少。潮聯現有一百二十四輛已申請入線的小巴,但多年來一直違泊,霸佔多條行車線,林深強沒有正面回應,只說多年前已跟區議會、警方溝通,「邊個話冇抄牌,噚日都有一架車俾佢抄」。他強調公司有五十多年歷史,做事光明正大,收取管理費、入線費並非黑幫生意,又指與警方關係良好,「我哋好聽話o架。」雖然林深強強調入稟只為香港好,但潮聯一名林姓老員工踢爆,「嗰時老闆(林深強)想搵個政協做吓,拎個大紫荊(勳章)。不過依家老闆話唔想打官司,得罪班人呀,晚晚走嚟站頭。」林伯又說,現時每日都有市民到通菜街站頭示威,對小巴生意造成滋擾:「之前生意仲好,因為冇巴士,司機話番俾我哋知,一日行多兩、三轉,賺多二、三百蚊。」

小巴司機急求和

不少小巴司機亦因利益受損,紛紛向潮聯施壓。一名潮聯司機週二接受商台訪問稱,旺角清場後,示威者不斷到場阻礙小巴開車,影響乘客上落,生意跌了一成多。司機手停口停,他希望「各路英雄俾條路行吓……寃寃相報何時了」。如果見到潮聯的管理層,他會向對方進言「唔好搞咁多嘢」;對於上週六有司機和示威者因佔路問題引起衝突,他着司機也要容忍一下。

六七暴動紅Van崛起

紅色小巴的興起,源於六七暴動時巴士司機罷工,政府容許白牌小巴進入市區,至七○年政府正式發牌,即現時的紅色小巴,並限制牌照數目為四千三百五十個。黎銘洪表示,最初小巴司機三五成群組成路線招攬生意,慢慢形成小巴線,為保障自身利益,聘請社團做「保家」,限制別的小巴埋站爭客。後來乘客增多,部分路線小巴數目增加,開始徵收「入線費」,「我無理由免費俾你入嚟,因為一開始投資咗好多錢。」黑幫發現小巴是合法生意,可掩飾其財政收入,遂反客為主,「威脅司機每個月每架車俾站費」。透過操控小巴公司,黑幫收取司機入線費、管理費、清潔費等,月入可達數十萬元。

搏做 政協 生意 倒蝕 蝕潮 潮聯 聯輸 輸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3169

邵仲衡炒股過來人「似食鴉片,始終輸凸」

1 : GS(14)@2015-04-23 02:16:10

■邵仲衡表示丁孝蟹一角,原型來自《淚眼煞星》的殺手主角。攝影:陳志嵐


邵仲衡在《大時代》中演丁蟹長子丁孝蟹兼黑社會大佬,他早前在尖沙嘴接受訪問,談起近日《大》劇重播引起坊間迴響時,笑笑口說:「諗番都幾好笑,一套劇咁耐出番嚟,啲人有咁大嘅反應,做呢行嘅人係咪要諗吓點解、係咪做創作嘅人冇咁企理呢?做呢行生意嘅小組領袖要諗諗。而家間唔中至有呢啲所謂神劇,唔得㗎,一年至少要有一兩套先夠。」


【邵仲衡】丁孝蟹,丁蟹的長子,黑社會「忠青社」的龍頭,其後與方婷相戀,但因父親丁蟹入獄,為報仇命令手下將方婷等人拋落樓。

「困住兩日兩夜拍」

之前《大》劇每次重播都會有人提起,亦不會覺得過期,邵仲衡說:「我之前喺內地做嘢仲成日播,而家啲人仲知道我係孝蟹。係啲髮型、衣着有啲突兀囉,戲(劇情)就唔會過期,可以話冇乜時間限制。一世人參加過呢啲製作好過癮,夠晒嘞。」他表示拍攝時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在片廠搭出聯交所,日以繼夜拍攝:「一拍就拍幾日幾夜唔返屋企,因為要就個景,以前衰極都有幾個鐘休息。《大》劇係不停困住喺個廠兩日兩夜,拍晒為止,拍到第三日至完,梳洗咪喺公司搞掂。嗰時TVB會出封感謝信,感謝你無私奉獻。」當年的劇本邵仲衡表示是無出其右,除了韋家輝之外還有編審曾謹昌,他形容二人合作就算不是天下無敵,都是認了第二沒人敢認第一。當年孝蟹的角色原型是來自日本漫畫《淚眼煞星》,他說:「初頭海報我張相隻眼有滴眼淚喺度,佢出場好有氣勢,你見佢講嗰句『我連最心愛嘅女人(李麗珍)都可以推落街』就知佢有幾狠辣。個原型係來自《淚眼煞星》嘅殺手主角,就算孝蟹跳樓自殺嗰場,佢都比其他兄弟更加有決心。」


■曾瞓身玩股票的邵仲衡,表示炒股會令人改變對錢的概念,絕非好事。

「丁蟹效應一定有」

對於電視台重播《大》劇,邵仲衡覺得會引發「丁蟹效應」,他分析說:「丁蟹效應一定有,啲人已經認同咗有呢樣嘢,呢個效應幾好呀,有藉口沽貨。同埋股市其實係同人心有關,人心認定咗有呢件事,呢件事就存在會出嚟沽貨。」他覺得原理跟股市圖表一樣。離開電視台後邵仲衡從事改裝越野車生意,在公司閒來無事就對着電腦炒股票,每日買入買出的股票價格達七位數,他說:「有位世叔伯周南(爪皇系已故馬主)同我講『唔好玩呀,都冇用㗎,好似食鴉片煙咁,贏幾多死番落去,始終都輸凸。」經過幾年炒股生活後,邵仲衡卒之抽身而出:「玩玩吓你就會玩即日鮮、篤手指,真係好壞品,對錢個概念錯晒,覺得嗰啲唔係錢嚟,有時仲為啖氣。你問我,未玩過唔好玩,玩緊嘅而家趁好(市)放晒佢。」撰文:何永寧場地提供:The Air(The One)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422/19120827
邵仲 仲衡 炒股 過來人 過來 似食 鴉片 始終 輸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843

周顯﹕牛市贏不夠 熊市恐輸凸

1 : GS(14)@2018-01-28 15:07:31

【明報專訊】有朋友說,其實炒股票,贏少少已經很開心了。我的回答是,炒股票有贏有輸,在數學上,如果贏的時候你贏得不夠多,無法補貼輸的時候,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輸。

前幾天,有人告訴了我玩六合彩的數學,超過一半收入上倚賴頭獎,我看玩角子老虎機electronic poker的數學,也有很大的收入是倚賴同花順等等奇牌,我們炒股票的,可能某一年一半的收入,是來自某一隻贏5倍的股票,如果你不貪心,應該贏大錢時贏不到,反輸的機會率便很高了。

按﹕所謂的「十倍股」,由於你不可能捉到整段升浪,所以通常只能贏5倍。當然,如果你買了騰訊(0700)這些百倍/千倍股,贏幾十倍是有可能的,不過仍然要等十幾年,才能贏這數字。但10倍股則可以在一年之內,也可升10倍。

六合彩數學本大利小 純粹學術研究

說回六合彩的數學,這是梅偉琛的發明,雖然在數學上是有效,不過可供投注的時機不多,一年不超過幾次,standard deviation又很高,profit margin又很少,除非用很大的本金,去博很少的利潤。這當然是划不來的,只是學術研究罷了。

至於electronic poker的數學,能戰勝賭場的,只有某些非常慷慨的小型賭場,例如在美國中部,香港人不會去光顧。再說,由於角子老虎的投注額有限,而且standard deviation也高,所以你可能要用幾百萬元的成本,每天玩10小時,一鋪也不能玩錯,其平均收入只有最低工資的時薪而已。

[周顯 投資二三事]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331&issue=20180125
周顯 牛市 不夠 熊市 恐輸 輸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740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