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香港身份證 左丁山

2011-3-22  AD




 

法國T自巴黎回 港一行探媽媽,搵左丁山到陸羽飲茶,話題當然離不了日本大災難,佢話法國電視台訪問巴黎日本人,問及為何日本社會沒有大混亂。日本代表答,日本人首先想到 嘅唔係個人,而係社區、社會,向社區負責,不能令家庭及社區丟面,一定要遵守規律及秩序。呢啲事,西方人及非日本亞洲人通常做唔到,巴黎就屢屢發生過學生 青年人示威演變成搶掠街鋪嘅事件啦!

法國T原來有一個男孫在東京出世嘅,但日本嚴格限制外國人移民入籍,所以外人在日本出生唔會攞到日本居 住權,與法國境內到處是非洲人移民嘅環境,大大不同。日本少外人,族群統一,團結較易,但此優點同樣是缺點,就係文化一元,缺乏活力。法國夠文化多元嘞, 但容易引發族群互鬥。法國T話:「我地移民法國多年,入咗法國籍,但法國失業率長期維持在10%左右,年青人失業率更高,搵工不易,我好想第三代在香港出 生,攞香港身份證,大個咗可以選擇在歐洲或者返香港搵工,有香港身份證,到中國打工亦容易好多。點知新抱與兒子返嚟香港待產之時,還未到產期,到日本旅行 之時,竟然遇上早產,緊急在東京醫院生仔,於是孫兒攞唔到香港身份證,真係人算不如天算!」

果然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但經佢一講起,就知 道西方經濟前景麻麻,好多時會講及Young Men, Go East!尤其是香港移民,好想兒孫攞番張香港身份證。最近有兩位美國八十後來港搵工,一位在哥倫比亞畢業,做過Fulbright Fellow,係要成績優越先至可以得到呢個榮譽嘅,佢仲識講流利普通話o忝,可惜冇香港身份證,搵工有難度。另一位係美國出生華人,UC畢業後到過日本 留學,大地震之前兩個星期離開東京來港搵工,但又係冇香港身份證,呢兩位年青才俊恐怕要失望地回歸美國。見到佢兩位,就明白法國T點解要咁深謀遠慮。各位 移民去咗外國嘅朋友不妨諗吓,如果有細路曾經住在香港七年嘅,記得收起所有在港讀書紀錄,健康院檢查紀錄,以作七年居住證明,等佢地返香港申領香港身份證 呀!


香港 身份證 身份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68

(轉)為何美國沒有身份證和戶籍管理社會卻不亂套? (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f4b4a0102dx37.html

我是1997年認識勞倫斯的,11年來他搬了5次家,平均2年多點時間就搬一次家,真是夠頻的。

 

美國人就是這樣,隨意搬家,不在乎搬家,甚至熱愛搬家。

美國人剛參加工作時,由於收入不高,一般是租住小房子;收入高點了,就換租大點的房子;有條件供房了,再搬到自己買的房子裡;收入再增加了,把買的小房子 賣掉再買大房子;再發達了,換到更好的社區更好的房子裡去;到老了,房子不會留給子女的,賣掉,再搬到老人公寓裡去頤養天年,去天堂以前把信用卡里的美元 都花光,沒準還透支呢。

美國人換工作也比較頻,到另一個城市另一個州去,甚至從西海岸到東海岸去工作,在美國人看來是很簡單的事情。美國人的祖先最先從歐洲移民到北美時,就有一 句著名的口號,「哪裡有面包,哪裡就是祖國。」現代美國人繼承了這個精神,哪裡生活好,哪裡就是家園。美國有的企業招聘外地員工時,甚至給支付搬家費。

美國人搬家的理由還多呢,哪個地方環境好,哪個地方稅收少,哪個地方學校好,哪個地方本族裔人口多,哪個地方稱心的餐館多,都會成為搬家的理由。據說美國人平均一生要搬十幾次家。

美國人熱愛生活,熱愛家庭。人到了哪裡,家就必須遷移到哪裡。絕對不可能兩地生活,絕對不可以為了事業而不顧家庭的。房子可以換,家可以搬,就是夫妻不能分居,未成年的孩子不能分離。美國人絕對不理解中國民工一年只回一次家的境況,他們認為那樣太不人道了。

可以肯定,如果有哪個威權總統敢發一個命令剝奪了美國人的遷徙自由,把類似中國的戶籍制度強塞給他們,美國人一定會彈劾他的,如果彈劾不成,一定會再打一次獨立戰爭或解放戰爭。

問題是,美國沒有戶籍制度,美國人沒有戶口,也沒有派出所村委會居委會這樣的管理機構,他們這樣搬來搬去的,那社會不亂套了嗎?政府怎麼管理呀?

我把這個問題提給勞倫斯。

勞倫斯對「政府管理」這個概念很反感。他說,誰管理誰呀?政府不是管理公民的,是要為公民服務的,應當是公民管理政府。我每次搬家到一個新地方,都是政府或想進入政府的政客(競選議員或政府官員的人)上門來請我,一個新到來的公民,去管理他們,而不是他們來管理我。

說的也是。在美國,沒有哪個政治家或官員敢認為自己是公民的領導、上級、管理者,也沒有哪個公民會買有這種意識的人的帳,想領導人民管理人民的人絕對沒有任何機會涉足政治領域,老老實實恭恭敬敬地為選民服務才有機會。

美國公民每遷徙到一個新的地方,就自動成為了那裡的居民,自動地擁有了該地的管理地方政府的權利──選舉權和其他政治參與權利,自動的享受當地的社會福利 待遇。不需要申請或批准,不需要辦理什麼戶籍手續。你只要在那個地方居住,即使時租住的房子,當地政府也會主動找到你,請你行使權利。比如做選民登記,做 陪審團候選資格登記等。選舉時,候選人的競選班子會主動向你寄送競選資料,尋求你的支持和「管理」。

問題是沒有戶籍制度,沒有戶口的轉入轉出,原居住地政府怎麼知道你這個「管理者」走了,新居住地的政府又怎麼知道有新「管理者」來了。特別是新政府怎麼知道你住在那裡,如何瞭解你的基本情況。你不去政府報到,政府怎麼找到你呀。

勞倫斯告訴我,美國的各級政府是從DMV(機動車輛處)那裡獲得公民信息的。在美國,幾乎所有的公民都有駕駛執照,美國關於駕駛執照的規定是,駕駛人員每 到一個地方超過15天,就必須到DMV登記,否則會被視為持無效證件駕駛。所以,每個公民搬家了,會到DMV登記變更住所的信息,這樣,DMV就有了有駕 照人員流入流出的詳細信息,當地政府也由此得到了本地居民的流入流出情況。

在美國,駕照就是身份證,乘坐國內飛機要出示駕照,住賓館要出示駕照,凡是需要身份證明的地方都需要出示駕照。

那麼,不會開車沒有駕照的人怎麼辦呢?比如一輩子都不開車的殘疾人,或者新移民來的老人等。這一類人就辦身份證。身份證也是到DMV去辦。在機動車輛處辦理身份證,而且身份證的樣子與駕照是一樣的,對身份證如此不重視,大概只有美國人這樣。

美國政府瞭解公民信息的另一個渠道是居民的社會保障記錄。在美國的所有合法居民,都有一個社會保障卡,社會保障號碼(也翻譯為社會安全號碼)是唯一的,是 從生到死伴隨每個人一生的。一個人就業、開工資、繳納保險、繳稅和獲得所有的社會保障,都要依據這個號碼,這是美國人的福利保障的依據,是命根子。美國人 每到一個新地方,都要到社會保障機構辦理住所變更手續,以便社會保障部門與自己的聯繫不中斷,給自己的資料能寄到,有好事情不漏掉自己。

美國人挺自私,絕不大公無私。他們對國家和政府的定位是十分功利主義的。他們絕沒有建設一個偉大祖國的雄心壯志,也沒有振興美利堅民族的宏偉願望,更沒有 為著後代的美好生活而犧牲今天自己的幸福的獻身精神。所以他們從來不認為人民需要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來支配他們帶領他們走向未來。他們絕不會以繳稅的名義把 錢交給另一部分人隨意支配。他們把政府看作是「一個人無法做的事情大家不得不湊份子請一些人來做的僱用者們」。政府是他們雇來為全體公民服務的,為全體公 民謀取最現實的利益的。政府就是大家湊錢為大家辦事的。每個公民出錢了,湊份子了,不僅有權委託各級議會裡的議員們代表自己對如何花錢進行審查、批准和監 督,而且還必須從交給政府的錢中拿回一塊,由政府以社會保障的形式回報給自己。公民交給政府的份子錢如何記錄?公民靠什麼領取回報?就是社會保障卡里的記 錄。

所以,美國人的流動情況工作變動情況收入變化情況和繳稅繳費情況等都被一清二楚地隨時記錄著的。無論你到了哪裡。

駕照和社會保障卡使得世界上人口流動量最大的國家的人口流動情況被隨時清楚地掌握著。所以,社會不會失控。

可能有人會說,掌握情況不等於有序。那麼多人說搬家就搬家說流動就流動,社會秩序能不亂嗎?大家都往大城市跑怎麼辦?都去經濟發達地區怎麼辦?人口流動不控制不管理不可能不亂套。

但事實上美國沒有亂套,自由遷徙隨意遷徙甚至是愛好遷徙的美國一點都沒有亂套。其實,世界上有戶籍管理制度的國家只有區區三個國家,絕大多數國家是可以自由遷徙的,絕大多數國家都沒有亂套。

為什麼呢?因為自由。在自由的領域裡,始終會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起著調節的作用,自由總會比行政控制更有效更合理更自如地調節著供需的平衡,保證著不亂套。

大家都往大城市擠,那裡的住房和物價就會提高,就業機會就會減少,准入的門檻就會越來越高。企業也會選擇到新的成本低的地區去發展,如此就會把人流引到新的地區。

再比如荒涼的地方沒有人去,當地人自然就會想辦法吸引人。美國的內華達州大多是沙漠,工業農業的資源都不行。窮則思變,於是這個州的法律允許辦賭場,以賭 為誘餌發展旅遊業。這個州有兩個著名的賭城,拉斯維加斯和裡諾。其中拉斯維加斯是世界級的賭城。美國人在道德領域裡非常現實,既然賭博是客觀存在的,與其 讓美國人去摩納哥的賭場送錢,還不如讓全世界的賭徒來美國送錢。如此,荒涼的沙漠裡建起了最熱鬧的都市,不僅賭博業旅遊業發展了,拉斯維加斯還成了商業會 展中心。

由此可見,政治上經濟上的自由是最有效的調節機制。保證不亂套的往往不是控制、管理和強制,而是自由,是老子的無為而治。從宏觀的角度思考,如果把人看作 是自然的一部分,政治上和經濟上的自由主義本質上是自然主義,就是讓自然規律起作用的主義,而不是由人類的空想臆想幻想設想理想來限制人類的自由。

為何 美國 沒有 身份證 身份 戶籍 管理 社會 卻不 亂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49

公安部推出網上身份證,住酒店、辦業務可以“刷臉”了

身份證要進入“刷臉時代”了!9月22日,未來網記者從2016國家網絡安全宣傳周法治日獲悉,目前公安部研發出與實體身份證唯一對應的“身份證網上副本”,有了“網上身份證”,以後住酒店、證券開戶等需要刷身份證的都可以直接刷臉。

研制網上身份證的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的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未來網記者采訪時表示,未來,利用“居民身份證網上副本”技術,為能在各個應用層實現互聯網上的“實名+實人+實證”的真實身份認證,多因子認證技術在保護公民隱私信息的同時,能夠解決“我就是我”的問題,有效的解決市民實名認證、人證合一的問題,讓市民在網上辦事變得更加可靠、安全。

個人信息安全問題成為本屆網絡安全宣傳周的熱詞。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需要網絡實名認證的場景越來越多,當人們在享受互聯網帶來便利的同時,也面臨著個人信息泄露的風險。

人們手持的居民二代身份證存儲了許多重要的信息,如果不小心弄丟,又沒有及時掛失的話,很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冒用身份,拿去做違法的事。

“身份證網上副本”的研發初衷正是為了解決這一難題。每個人可以在網上生成一本終身唯一編號的“身份證網上副本”,而在特制的讀取裝置上,“網上副本”能被讀取出來,以供核實市民身份。有了這張身份證網上副本後,今後辦理一些實名認證業務時即可“刷臉”,不用再攜帶實體身份證了。

未來網記者了解到,今年5月,廈門成為全國首個居民身份證網上應用落地城市。全市建立起統一身份實名認證體系,已有近70萬用戶實現了統一實名認證,體系中增加“居民身份證網上副本”認證技術,居民需申請一次“居民身份證網上副本”,即可在將來做到全國範圍使用,既權威又方便。

“只要將身份證和終端機相連,後者自動采集身份證信息進行比對,再設置8位數的密碼,身份證網上副本就可以生成。”公安部第一研究所證件技術事業部主任郭小波介紹,身份證網上副本具有加密標識,不會存儲任何隱私信息,可放心使用。根據所需求的保密程度高低,網上副本還可以增加居民的人像、指紋信息,提高安全性。

郭小波表示,這種“數據加密”性質的“網上二代證”在保護了公民隱私信息的同時,也解決了公民個人信息在互聯網上被“盜用”“冒用”問題。

“居民身份證上網以後會不會造成居民身份證信息的泄露丟失呢?”郭小波表示,這是很多網民最關心的問題,我們保證不會在網上儲存、傳輸居民身份證的信息,只存在終端,不會存儲在雲端,也會保證卡體的安全。

公安部 公安 推出 網上 身份證 身份 酒店 、辦 業務 可以 刷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095

公安部推出網上身份證 住酒店證券開戶等可直接“刷臉”

據未來網報道,從2016國家網絡安全宣傳周法治日獲悉,目前公安部研發出與實體身份證唯一對應的“身份證網上副本”,有了“網上身份證”,以後住酒店、證券開戶等需要刷身份證的都可以直接刷臉。

研制網上身份證的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的相關負責人表示,未來,利用“居民身份證網上副本”技術,為能在各個應用層實現互聯網上 的“實名+實人+實證”的真實身份認證,多因子認證技術在保護公民隱私信息的同時,能夠解決“我就是我”的問題,有效的解決市民實名認證、人證合一的問 題,讓市民在網上辦事變得更加可靠、安全。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需要網絡實名認證的場景越來越多,當人們在享受互聯網帶來便利的同時,也面臨著個人信息泄露的風險。人們手持的居民二代身份證存儲了許多重要的信息,如果不小心弄丟,又沒有及時掛失的話,很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冒用身份,拿去做違法的事。

“身份證網上副本”的研發初衷正是為了解決這一難題。每個人可以在網上生成一本終身唯一編號的“身份證網上副本”,而在特制的讀取裝置上,“網上副本”能被讀取出來,以供核實市民身份。有了這張身份證網上副本後,今後辦理一些實名認證業務時即可“刷臉”,不用再攜帶實體身份證了。

而在今年5月,廈門成為全國首個居民身份證網上應用落地城市。全市建立起統一身份實名認證體系,已有近70萬用戶實現了統一實名認 證,體系中增加“居民身份證網上副本”認證技術,居民需申請一次“居民身份證網上副本”,即可在將來做到全國範圍使用,既權威又方便。

“只要將身份證和終端機相連,後者自動采集身份證信息進行比對,再設置8位數的密碼,身份證網上副本就可以生成。”公安部第一研究所證件技術事業部 主任郭小波介紹,身份證網上副本具有加密標識,不會存儲任何隱私信息,可放心使用。根據所需求的保密程度高低,網上副本還可以增加居民的人像、指紋信息, 提高安全性。

郭小波表示,這種“數據加密”性質的“網上二代證”在保護了公民隱私信息的同時,也解決了公民個人信息在互聯網上被“盜用”“冒用”問題。

此外,他還表示,居民身份證上網以後將不會造成居民身份證信息的泄露丟失,因為信息不會在網上儲存、傳輸居民身份證的信息,只存在終端,不會存儲在雲端,也會保證卡體的安全。

公安部 公安 推出 網上 身份證 身份 酒店 證券 開戶 等可 直接 刷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219

錘子否認將被小米收購;谷歌想要收購Twitter;身份證要進入刷臉時代了 | 黑馬早報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924/158915.shtml

錘子否認將被小米收購;谷歌想要收購Twitter;身份證要進入刷臉時代了 | 黑馬早報
朱丹 朱丹

錘子否認將被小米收購;谷歌想要收購Twitter;身份證要進入刷臉時代了 | 黑馬早報

12月1日起,個人通過銀行自助櫃員機向非同名賬戶轉賬的,資金24小時後到賬。

1、小米將收購錘子手機?錘子科技回應否認

前幾天,錘子科技半年資產縮水5億,以及網友告錘子塵埃落定的消息,都讓人感慨創業不易,情懷不能當飯吃。而就在9月23日,產業鏈消息人士 @手機晶片達人 在微博上爆料稱,小米要收購錘子手機。錘子科技對此回應稱:“子虛烏有的事”。

@凍dong-:錘子怎麽了,老“被”收購。

@大好時光:老羅內心OS:總有刁民想害朕……

2、Twitter要被出售?谷歌等多家公司向其求婚

9月23日晚間消息,美國財經網站CNBC今日援引消息人士的消息稱,多家科技和媒體公司與Twitter進行了接觸,表示有意收購Twitter。這些公司包括谷歌和Salesforce.com,Twitter可能很快就會收到正式收購要約。Twitter當前估值約為150億美元。按照溢價20%的標準計算,收購Twitter至少需要180億美元。

@黑鶇Ray: 沒有盈利能力的公司必然會走向被收購的命運

@知心說: Twitter是不行了嗎

@好吃的我:谷歌應該勢在必得,畢竟社交夢

3、公安部推出網上身份證 住酒店證券開戶等可直接“刷臉”

身份證要進入“刷臉時代”了!9月22日,據新京報報道,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研發的“網絡可信身份認證服務平臺”即將在多地投入試點。今後不用攜帶身份證,在辦理開網店住酒店等需實名認證的業務時,靠“刷臉”就可完成身份認證,同時還能避免身份被冒用的風險。

@犬小黑Jun: 好是好,但是會不會泄露信息的風險?

@閃亮的星_S:刷臉?能認出身份證那張臉才怪……

@鰗鱈: 這讓雙胞胎、整容、化妝的人怎麽辦?

4、暴龍眼鏡起訴阿里巴巴 要求披露售假者信息

因無法獲得售假者信息,“BOLON暴龍”商標持有者、暴龍眼鏡生產者廈門雅瑞光學有限公司將售假網站域名註冊商阿里巴巴通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起訴至法院,要求其書面披露售假網站域名使用人信息。雅瑞公司認為,阿里公司作為售假網站的域名註冊商,應當協助原告獲得訴訟所需要的售假人的信息,履行披露義務。

@你猜我是誰-732016: 阿里天天不是喊著打假麽

@王先森是迷茫的趕路人: 暴龍幹的漂亮

@老宇要事業: 暴龍是國內品牌?

5、12月1日起個人通過ATM向他人轉賬將24小時後到賬

昨日上午,六部門聯合發布《關於防範和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通告》,按照《通告》,自2016年12月1日起,個人通過銀行自助櫃員機向非同名賬戶轉賬的,資金24小時後到賬。

@書騰_: 解決問題要在源頭處理啊。。。

@T沒吐過槽Irving: 被騙延遲24小時,急事錯過

@宜爽: 放心,騙子的劇本會跟著改的。

6、完美世界發布人事任命 張雲帆成為控股集團董事

完美世界發布集團人事任命公告,廉潔被任命為上市公司總裁及控股集團董事;張雲帆被任命為控股集團董事,並出任文學業務CEO,遊戲業務總裁由上市公司CEO兼任;原美股遊戲公司CFO劉永基先生同時被任命為控股集團董事。

@熾熱的醬油: 原來廉潔這麽厲害

@小斌斌_Dirac: 刀塔服務器天天崩 你們管不管

7、莫斯科民眾排隊買iPhone7 最靠前位置售價5000元

據外媒消息,莫斯科民眾對iPhone 7熱情高漲,甚至願意花錢買排隊的位置。紅場上的國家百貨商場旁約300人的隊伍,前十個位置可賣2.5萬盧布(2500元人民幣),而最前面的三個位置可賣5萬盧布(5000元人民幣)。

@飛揚跋扈的BB: 他們不需要在網上提前預約嗎

@陳力:網購系統不夠發達,這是商機啊!我要去俄國,做俄國的尼古拉斯·馬雲!

@風雪燕山客: 據說丹麥的實體店就來了倆人

8、關於三星的兩則消息

三星接投訴:Note 7替換電池也存在過熱問題

據外媒報道,三星電子昨日承認,已收到一些韓國消費者的投訴,稱該公司提供的Galaxy Note 7替換手機的電池也存在充電時過熱問題,並且會很快失去電量。這些投訴可能進一步動搖人們對於全球最大智能手機生產商的信心。

@住在風里:看來更本不是電池的問題,可能是本生元件,系統有問題

@真實-孔曉東: 悲慘之後是什麽?更慘!

@竹子:庫克笑暈在廁所

三星已在美召回半數Note 7:九成用戶選擇換新

三星昨日宣布,該公司已經在美國市場召回了半數受到“炸機門”影響的Galaxy Note 7智能手機。三星同時宣布,約有90%的Galaxy Note 7手機用戶選擇換新,即由三星提供一部新的Galaxy Note 7手機。

@宮臣-KKing: 這90%的人心是多大!

@艾因:劃重點,“三星宣布”。

@一些莫名的奇妙: note7要是電池沒問題,真是一部好手機。可惜了。

9、彭博全球影響力人物:貝索斯排名第5 馬雲第17

在彭博評選的第六版全球50大最具影響力人物排行榜上,亞馬遜創始人兼CEO 傑夫·貝索斯位居第5位;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今年排在了第11位;Facebook創始人紮克伯格排名第39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排名第17;萬達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王健林在第43位,而他去年是第37位。

@生命收割者一號: 李彥宏怎麽沒上榜?

@GQJ的微博: 然而,並不影響王健林有錢這個事實

@霸道和總裁: 英國首相No1

10、特斯拉下月推出新款太陽能面板:用太陽能給汽車充電?

特斯拉CEO伊隆·馬斯克(Elon Musck)宣布,他計劃在下月推出一款集成了電池和特斯拉汽車充電器的新款太陽能面板。這套新系統將於10月28日在舊金山灣區發布。

@王海林Linfanr: 太陽能充電慢的問題能不能解決?

@佳宸的爸爸: 設計理念很符合當下趨勢

11、微軟Win10裝機量尷尬:升級率僅五分之一

微軟Windows 10正式版年度更新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時間,來自AdDuplex的統計顯示,Windows 10所有用戶中,僅34.5%目前使用的是verison 1607也就是年度更新。Windows操作系統的全球用戶數大約在15億,Win10推出一年後,現在是3.5億左右的裝機量。僅僅五分之一裝機量,Win10正式版裝機量真的不容樂觀,在手機行業已經摔倒的微軟,似乎在PC操作系統上,也遇到了瓶頸期。

@菲菲吖:為什麽不升級?我甚至覺得升級之後win10是最好用的版本。

@啊哈虎:更新之後 我玩遊戲都變得很卡 準備刷回8.1了

@鐵甲冰衣: 關鍵是好多軟件沒有win10版本的,比如繪圖軟件之類,我想裝也不敢裝哪

12、房屋短租平臺Airbnb獲5.555億美元投資 估值300億美元

美國短租平臺Airbnb本周宣布完成5.555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Airbnb目前正在開拓全球市場。此輪融資對Airbnb的估值為300億美元,而融資額最終有可能達到8.5億美元。

@土樓先生: 又成經典案例了!

@跑步課本: 現在在國內開發個這樣的APP 還來得及嗎?

@十年了一眨眼: 唱起來:全都是泡沫 只一剎的花火

今日思想

企業發展就是要發展一批狼。狼有三大特性:一是敏銳的嗅覺;二是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三是群體奮鬥的意識。要敢想敢做,要勇於走向孤獨。不流俗、不平庸,做世界一流企業,這是生命充實起來的根本途徑。

——任正非

黑馬早報 黑馬早報神點評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錘子 否認 將被 小米 收購 谷歌 想要 Twitter 身份證 身份 進入 刷臉 時代 黑馬 早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322

全國首張微信電子身份證曝光 再也不用擔心出門忘帶了

“沒有身份證不能入住”、“買票請出示身份證”,忘帶身份證就會遇到這樣的尷尬場景。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從移動支付到電子社保卡,我們與互聯網世界的結合正越來越緊密。

據中新社報道,南寧此次曝光的微信“電子身份證”是全國首張微信身份證,也使每個南寧人手機里都有了一張自己的“官方”電子身份證明。從此,身份證只要放家里就好。拿上手機,你的全部生活就在身邊。

據騰訊互聯網+合作事業部透露,南寧市公安局已經與騰訊公司達成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基於騰訊優圖人臉識別技術,在南寧全市推行身份信息電子化,讓所有南寧市民在微信上都能擁有一張24小時不怕遺忘的“電子身份證”。未來,南寧市民只要打開南寧微警務公眾號與綠城警民通App,出示這張“電子身份證”就能進行酒店入住登記、場館檢票、車站機場安檢等。

“電子身份證”的生成也極其簡單,南寧市民可以在南寧微警務公眾號與綠城警民通App中創建,然後通過簡單的信息輸入及圖像采集即可生成。

而事實上,電子證件對我們的影響不止於此。擁有一張“電子身份證”、“電子駕照”或“電子社保卡”,將幫助每個人更方便的管理自己的線上、線下生活,並使兩者的銜接更為緊密。微信“電子身份證”的出現,終於克服了如何通過手機證明“我就是我”的難題,也使每個人的電子身份得到進一步的豐富。隨著公民電子身份信息的健全,也能極大的幫助政府部門打通信息孤島。此前,騰訊已經聯合深圳交管部門在深圳推出了微信“電子駕照”。深圳車主忘帶駕照時,只要出示“電子駕照”就能證明“我就是我”,從而避免罰款、扣車。

全國 首張 張微 微信 電子 身份證 身份 曝光 再也 不用 擔心 出門 忘帶 帶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935

繼微信電子身份證之後,微信版電子營業執照也來了

據新華社報道,陜西西鹹新區沐光體育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振南6日用手機展示了西鹹新區工商局為他辦出的微信版電子營業執照,這是陜西頒發出的首張微信版電子營業執照。

據陜西省西鹹新區工商局負責同誌介紹,微信辦照是通過微信上傳身份證照片,進行人臉識別,實現電子身份認證。通過微信自主起名,自主填報設立資料,系統自動生成制式表格和材料,全程輔導提示,智能比對,反饋結果。後臺審核通過,向手機發送微信版電子營業執照。

工商登記註冊全程電子化是指企業登記中申請、受理、核準、發照、公示等各環節均通過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進行電子數據交換實現登記的方式。此系統具有全程輔導、智能比對、及時反饋、一次辦結的特點,實現了實體政務大廳向“互聯網+政務”的功能延伸。隨著該系統的啟動,登記註冊時間將由原來的4個工作日縮短到經現場測試最快30分鐘左右。

據介紹,工商登記註冊全程電子化系統發揮了“互聯網+政務服務”優勢,通過搭建“線上線下、虛實一體”的政務服務平臺,開通四條辦照路徑供企業自主選擇,讓辦事難的問題迎刃而解。采用工商登記註冊全程電子化系統之後,企業可選擇手機、電腦、銀行網點或工商辦事大廳四條路徑辦理工商登記事項。

專家認為,工商登記註冊全程電子化登記方式的推行是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也是工商部門服務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不斷優化營商環境的一項重要舉措,有利於提升辦事效率,讓辦事群眾切實感受到商事制度改革帶來的便捷和實惠。

而此前據中新社報道,南寧市已經發布全國首張微信身份證。 南寧市公安局與騰訊公司達成戰略合作協議。 雙方將基於騰訊優圖人臉識別技術,在南寧全市推行身份信息電子化,讓所有南寧市民在微信上都能擁有一張24小時不怕遺忘的“電子身份證”。

繼微 微信 電子 身份證 身份 之後 信版 營業 執照 也來 來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706

身份證副本 使用點監管 中環客

來源: http://hkcitizensmedia.com/2016/11/30/%e8%ba%ab%e4%bb%bd%e8%ad%89%e5%89%af%e6%9c%ac-%e4%bd%bf%e7%94%a8%e9%bb%9e%e7%9b%a3%e7%ae%a1/

好多時,做刁都難免要俾身份證副本俾交易對手,特別係做果啲俗稱placing嘅大手股票交易,只要涉及鎖貨果啲,都會要求交易對手俾身份證副本。只不過,依家強國人啲做生意手法,就令越嚟越多人,對做刁果陣果陣俾身份證副本感到猶疑。

中環呢排成日都出現,有上市公司高層,或大證券行高層嘅身份證副本好似掛招咁周圍貼,而且唔係追債,而係似係做刁嘅糾紛。當然,當中誰是誰非,我中環客識條鐵咩。但身份證副本周街貼呢啲文革手段,唔單只唔應該提倡,而且一定係有違私隱。我想問呢種手法,同大耳窿或有黑底果啲收數公司嘅手法有乜分別。

其實私隱專員應該留意一下身份證副本俾人咁用法嘅問題,呢種手法如果無人制止,以後做刁無人想俾證件副本,喺好多事上,特別做刁前嘅盡職審查工作會好麻煩,因為盡職審查亦涉及反洗黑錢果啲審查,咁你無證件副本查條毛咩。

有啲強國人民嘅做生意手法,實在太得人驚,香港要保住金融中心地位,對呢種手法係要作出制止至得。

中環客

身份證 身份 副本 使用 監管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094

好消息!12月26日起上海公安實施身份證全國異地受理

據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為進一步方便群眾,滿足更多外省(市)籍來滬人員在本市異地辦理居民身份證的需求,上海市公安局決定自12月26日起,實施全國居民身份證異地受理。全國各省(市)來滬人員只需持有效期內的《上海市居住證》,就可到居住地公安派出所申請換領、補領居民身份證(雙語證除外)。

同時,上海市戶籍人員在已開通身份證異地受理業務的省(市)合法穩定就業、就學、居住的,也可在居住地申請換領、補領居民身份證,辦理程序和要求根據當地公安機關的相關規定執行。

今年7月,上海市長寧公安分局周家橋派出所發出首張異地辦理的身份證

今年7月1日,上海先行先試推出了天津市、江西省、湖北省3個居民身份證異地辦理試點省(市),並於9月1日進一步擴大受理範圍至北京市、河北省、遼寧省、吉林省、黑龍江省、江蘇省、廣東省、海南省、重慶市、陜西省等10個省(市)。截至11月30日,上海市共受理異地身份證15865張,異地掛失身份證166166張。

好消息 12 26 日起 上海 公安 實施 身份證 身份 全國 異地 受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8555

成都力推火鍋文化 省外遊客憑機票+身份證吃火鍋打8折

據中新社報道,記者從成都市商務委獲悉,2016美食之都成都火鍋文化月將於本月28日正式拉開序幕。同時向全球遊客發出邀請—“飛到成都吃火鍋”,感受成都作為“世界美食之都”的魅力。本次成都火鍋文化月將持續18天,從12月28日延續至1月15日。主辦方針對在元旦小長假期間來蓉的省外遊客,憑機票+身份證,就能夠在成都上千家火鍋門店享受最低8折優惠。

本屆火鍋文化月活動主打火鍋情懷牌,以“吃成都火鍋,當盤成都人”為主題。以“全城火鍋狂歡‘6+5’城市商圈聯動”開展福利優惠、火鍋文化創意展、火鍋才藝秀等不同的“火鍋主題”活動,營造出“成都200個火鍋品牌參與,上千家火鍋門店聯動,上百萬人次消費體驗”的成都美食旅遊有序互動的節日氛圍。

成都 力推 火鍋 文化 省外 遊客 機票 身份證 身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605

有了“身份證”,多交一毛多 綠色電力:“希望更多企業覺醒,主動使用”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5762

2017年1月,空中俯瞰浙江省慈溪市周巷水庫和長河水庫水面上的“漁光互補”光伏發電項目。(東方IC/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7月6日《南方周末》)

包括中國本土企業和外國企業在華分公司,像蘋果這樣承諾在華使用100%可再生能源的企業已有43個。

“中國的可再生能源裝機逐年增加,成為全球第一。但是可再生能源不能完全上網,棄風棄光現象嚴重,很多都被浪費掉了,我們希望更多企業能覺醒,主動使用。”

2017年7月1日起,購買綠色電力的“身份證”——綠色電力證書,在除去原來已交的電費外,每度電還需要額外再出至少0.176元,以證明購買了綠色電力。

一想到開燈,深夜到家的尹莉有點欣喜。她剛剛花176.6元購買了來自河北省尚義二工地風電場、包含1000度電的風電綠證。

作為氣候組織員工,尹莉等待這一天很久了,這個環保機構一直推動企業使用可再生能源。

2017年7月1日起,對於“有情懷”又“不差錢”的單位和個人來說,在“中國綠色電力證書認購交易平臺”上購買綠色電力的“身份證”——綠色電力證書(以下簡稱綠證),即證明消費了綠色電力。

“綠證”制在2017年年初推出,目前已經發放了數百萬張綠證。截止到7月5日18點,共有822名認購者自願購買了1211個綠證。

無論是情懷還是責任,約占全球用電量一半的企業用戶在可再生能源使用中的表現舉足輕重。蘋果公司在2017年4月20日發布聲明,承諾在供應鏈、產品生產等過程中100%使用可再生能源。

據南方周末了解,包括中國本土企業和外國企業在華分公司,像蘋果這樣承諾在華使用100%可再生能源的企業已有43個。可再生能源的價格持續下降、綠證制度的執行,承諾的隊伍還在不斷擴大。

“中國企業的意識要落後一些”

100分的承諾不只是企業自己作出的表率,背後還有環保組織的推動。

2014年,環保機構氣候組織發起了一系列企業聯盟,其中就包括RE100(可再生電力100)。2015年前,已有荷蘭皇家電信集團、微軟等11個國際公司實現了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標。

這一聯盟聯合了管理資產額超過20.7萬億美元的679家企業及投資機構,多為全球知名企業。2015年底,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通過之後,有更多公司加入了RE100項目。

“我們希望在消費端、在企業端能提升可再生能源在整個能源中的比例。”氣候組織RE100項目經理尹莉說,“中國的可再生能源裝機逐年增加,成為了全球第一。但是可再生能源不能完全上網,棄風棄光現象嚴重,很多都被浪費掉了,我們希望更多企業能覺醒,主動使用。”

截至2017年7月1日,全球有96家企業加入RE100項目,它們可再生電力需求總量相當於阿聯酋或荷蘭的用電量。

一直以來,加入的企業集中在歐盟,也有微軟、雀巢、耐克、惠普、星巴克等41家在華擁有分公司。2015年,遠大集團和億利集團的加入實現了中國本土企業零的突破。在全球的RE100之外,一些中國企業如老板電器、金鳳科技還參加了針對中國企業的China RE100項目,向100%進軍。

“比起全球的大型企業來說,中國企業的意識要落後一些,但正在覺醒。我們做的綠電消費意願消費調研發現,本土企業有消費需求,但是苦於沒有良好的獲取途徑。”尹莉說。

除了“自身帶電”的新能源公司,辦公室耗電為主的金融、電信、IT等服務業顯然更易作出承諾。全球加入RE100的企業四分之一以上來自金融業,包括高盛集團和多家銀行。電信服務行業離100%目標最近,已經實現了97%。

氣候組織希望BAT這樣的大型中國IT企業也能加入行列,甚至在將來引領中國的能源變革。

包括超市、食品和飲料公司、藥品零售商的日用消費品行業用電量最大,也離目標差距最大。“大型制造業的能源需求和耗電量很高,實現100%對他們來說相對更困難。”氣候組織的項目經理張文佺說。

2017年7月1日起,消費者在“中國綠色電力證書認購交易平臺”上購買綠色電力的“身份證”——綠色電力證書,即證明消費了綠色電力。(資料圖/圖)

對供應商同樣要求

各大企業達到100分的大限不盡相同。大多數企業將目標定在了2025年左右,億利和遠大則定在了2030年和2045年。

《RE100 2017年度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數據顯示,2015年這些企業在中國采購的可再生電力,大約占其在中國用電量的四分之一。

最有雄心的是蘋果公司,計劃在2018年底前讓7家中國大陸和臺灣供應商都使用100%可再生能源。

“蘋果的運營部門遍布全球,但中國的生產部門占據了很大的比例,這會影響它的全球戰略目標的完成。”尹莉向南方周末分析,“不同的目標年份是企業根據自身的情況預估的,包括用電水平和清潔能源的可獲得途徑。”

獨善其身還不夠,有的企業還擴展到了供應商。供應商生產占據了制造型企業用電的大部頭。據南方周末不完全了解,目前蘋果和宜家對中國的供應商提出了要求,很多公司提倡供應商使用可再生能源,但並未設置明確規定。

蘋果公司77%的排放量來自供應鏈。為蘋果生產用於iPhone手機的鋁外殼,以及塑料、矽膠和不銹鋼部件的美國捷普集團在四川、江蘇等省份獲得批準,可以直接從當地的風電電力公司購電,目前使用可再生能源已經達到67%。

然而,索爾維等蘋果的供應商公司均拒絕了采訪或沒有回複。

在2017年6月7日舉辦的第八屆清潔能源部長級會議的官方邊會上,蘋果全球供應鏈清潔能源項目負責人Katie Hill發言說:“我們先看當地有沒有清潔能源,然後再選址做數據中心。”數據中心用來在互聯網上傳遞、計算和存儲蘋果公司的數據信息,耗電量巨大。

除了設置明確要求,評估監督手段也同樣重要。宜家采購的可持續發展專員莊宏耀向南方周末介紹,可再生能源項目明確納入了供應商企業的評分指標,並定期通過供應商傳送的數據來評估該工廠的能源使用情況。

“天時地利人和”仍難100%

光有風力、太陽能這樣的“天時”發電還不夠,中國的電力市場開放度有限,企業無法直接向可再生能源電力公司購電。為了獲得更多的可再生能源,企業也使盡了渾身解數。

“人和”是最容易的方式。這些公司中,有的自身就有可再生能源項目。比如億利集團旗下的“生態光能產業”就包括在沙漠里的光伏發電、光熱發電和儲能技術等。據《報告》,億利2016年太陽能裝機容量達到330千兆瓦時。

宜家則在自己商場的屋頂安裝了太陽能薄膜電池板,至今全國有11家商場安裝,太陽能電池板相當於五個足球場的面積。

“人和”之外,還要依靠當地政府的“地利”。湖南省水電發達,供應的電力中水電約30%,購買市電的遠大就直接獲得了這30%比例的墊腳石。

宜家的兩家供應商都獲得了在自家屋頂安裝光伏板的政策支持。位於浙江紹興的供應商喜臨門集團公司向第三方公司出租了屋頂,設施也由第三方提供,太陽能產生的電力統一輸送進電網,喜臨門再以政府補貼後的8.5折價格買入。

宜家另一家供應商恩龍實業公司位於浙江嘉興的秀洲工業區,2013年當地政府推行分布式光伏產業政策,也挑選當地的第三方機構給企業工廠鋪設光伏板。

遇到了這麽好的政策,恩龍實業卻一度曾被卡在門外。因為並非所有的屋頂都可以安裝光伏板。除了采光網,屋頂還要給能源運輸留出線路,還要能承受臺風。恩龍實業的屋頂承重不合格、無法安裝采光網,公司最後決定投資170萬元,更換了兩家廠房的采光網。

除了初期投入這170萬,按照優惠政策折扣買電,後續的維護成本不高。“政府補貼力度比較大,參與這個項目只需要向政府交一些錢用於設備維護,我們的運營成本很低。”一直參與該項目的公司負責人朱偉妹告訴南方周末,“我們這個地區是城鄉接合部,使用了太陽能發電後,最大的區別就是以前限電、現在不限電。”

面積寬敞的廠房屋頂帶來了充足的發電量。自2014年正式啟用開始,公司冬天部分使用市電,夏天光照充足,發電量不僅完全覆蓋了用電量,還會有盈余的電輸入當地電網。

更大的手筆是在工廠所在地直接投資建設清潔能源基地。蘋果公司就與四川省展開了多項太陽能、風能基地建設合作。

但據氣候組織了解,像蘋果那樣在中國投資建設電站或者購買當地電力,全球也只此一家,“大部分其他的企業在中國一般不具備這樣的資源和開發實力。”尹莉分析說。

即便享有地利,想在中國實現100%可再生能源還有很大的門檻。

除了水電之外,遠大很難直接買到更遙遠的太陽能和風能。“輸配電技術目前發展很迅速,但遠距離送電的投資和線損,以及可再生電力的穩定性和可靠性也是我們擔心的。”遠大空調有限公司研發中心部長、理化實驗室主任陳伯鯤說道。

自家的屋頂顯然也不夠用。同是利用屋頂太陽能板發電,恩龍實業這樣的大規模廠房足夠發電覆蓋全部耗電量,喜臨門工廠的屋頂光伏僅能滿足25%左右的用電量。

據氣候組織分析,大多自己發電的企業發電量都無法覆蓋全部的用電量。

每度電多了至少0.176元

從全球經驗來看,依靠自有的可再生能源裝置也並非主流。在RE100成員企業中,僅占全球總量的0.5%來自自有裝置,且絕大多數在歐洲。

《報告》顯示,購買可再生能源或綠色電力證書最受歡迎,占全球可再生電力用電量的60%。這種方式使得多個總部位於美國的企業實現了100%的目標,並努力向直接采購過渡。

根據《報告》,進行反饋的55家會員企業2015年在中國采購的可再生電力中,87%也是通過可再生能源電力證書購買。

H&M中國區可持續發展的經理漢娜·哈琳向南方周末介紹,他們購買的就是國際認可的可再生能源證書I-REC,用於商店、辦公室和倉庫中的電力。同時,H&M也正在研究安裝太陽能電池板和直接購買綠色電力的機會。

“當你不擁有任何設施,並且是全國商業商場的租戶時,就必須找到可擴展的可再生能源解決方案。”漢娜·哈琳說。

I-REC證書是第三方機構認證的國際可再生能源證書,購買此證書即可證明進行了綠色能源消費。在出臺綠證之前,這是在中國為數不多的獲取可再生能源的途徑。企業往往通過購買這個證書來完成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

各國相應的“綠證”體系都有所不同,中國剛剛啟動認購的綠證也是類似的制度,被寄予了很大的期待。

“綠證是現階段能夠幫助企業獲取可再生能源的最直接可得的手段。”尹莉說。

但作為一種間接的購電方式,綠證市場還不夠開放。

“根據碳減排市場的經驗,一開始的實驗階段,綠證市場交易量可能比較小,這需要一個適應期。”中國循環經濟協會可再生能源專委會政策研究主任彭澎說,“讓可再生能源電力更容易獲取,還需要逐步的電力市場改革才能做到。通過談判等過程,企業能獲得新的市場信息。”

目前,購買綠證對企業來說是額外的支出。綠證價格由買賣雙方協商或競價確認,再加上不能高於對應電量的補貼的規定,各地價格不一,目前風電綠證的價格從每千度176.6元一個到306.5元一個不等,太陽能價格更高。

這意味著消費者在除去原來已交的電費外,每度電還需要額外再出至少0.176元(根據成交當日風電綠證價格計算),以證明購買了綠色電力。

尹莉希望購電能像去超市買商品一樣便利,各種產品自由組合,還原電力的商品屬性。

“目前來看,風和光基本實現了平價上網,綠證的價格加上原來的電價,會慢慢趨近於原來的用能成本,甚至於說隨著風光發電技術提高,可能會出現成本反而減少。”尹莉說,“現階段的電價沒有體現煤電的環境代價、不代表政府和民眾沒有意識到煤電的環境代價。對企業長遠來說,也許購買綠色電力會更省錢。”

有了 身份證 身份 多交 交一 一毛 毛多 綠色 電力 希望 更多 企業 覺醒 主動 使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156

證件電子化成趨勢,支付寶開啟“網上身份證”試點

4月17日,由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可信身份認證平臺(CTID)認證的“居民身份證網上功能憑證”(下稱“網證”)首次亮相支付寶,並正式在衢州、杭州、福州三個城市的多個場景同時試點。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網證的領取流程為:打開支付寶“卡包→證件”,根據提示完成“刷臉”等相關身份認證,證明是本人,就可以擁有自己的網證了。在使用時,可以打開網證二維碼,通過掃一掃證明自己的身份。

螞蟻金服人士表示,在已開通相關服務的城市,市民在完成刷臉等相關認證後,獲得公積金社保查詢等一系列原來必須出示身份證才能辦理的業務,還可以用網證完成車票的購買和酒店的入住登記。

但是網證的安全性也成為了用戶最關心的問題。比如手機丟了怎麽辦?別人是否可以使用自己的網證?

螞蟻金服表示,使用網證時,用戶需要先通過指紋或者刷臉驗證,證明是本人後才能進入到網證頁面,另外在打開二維碼時,還要再次刷臉驗證,需要多道驗證流程。例如,先通過“手機密碼+支付寶登錄密碼”打開支付寶,再通過“指紋驗證+刷臉驗證”打開網證二維碼,總共四關。

衢州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黃忠京認為:“網證不能替代實體身份證,但基於它易保管、易攜帶、多重密碼保障等特點,網證的使用非常安全,其實能大大降低證件丟失的概率和被人冒用的可能性。”

“身份證電子化將是未來非常重要的一個趨勢,也是迎接無紙化現金時代到來的一個前提。”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創中心研究員李虹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實體證件,比如身份證、駕駛證、行駛證、社保卡等,都在朝電子化方向發展。

第一財經記者登錄支付寶看到,當前已支持電子證件的地區和類型包括深圳(電子駕駛證、電子行駛證、電子社保卡)、廣州(電子駕駛證、電子行駛證、電子社保卡)、鄭州(電子駕駛證、電子行駛證)、南昌(電子駕駛證、電子行駛證)等。

此前,微信也在多地推出電子證件的服務。例如,騰訊與深圳交管部門在深圳聯合推出的微信電子駕照。

李虹含表示,支付寶、微信競相布局電子證件化服務對它們的意義主要在於對存量客戶的挽留,以及擴大其在征信方面的既有優勢。但風險問題仍然無法避免,解決問題的根源在於需要利用科技和立法兩種方式,使用立法完善信息使用邊界。

證件 電子 化成 趨勢 支付 開啟 網上 身份證 身份 試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522

電子身份證首次亮相支付寶,三城市開始試點丨科技早報

嚴查網絡表演及網遊!荒野行動等50款網遊成排查重點

文化和旅遊部集中檢查網絡表演平臺和網遊產品,對花椒直播、六間房、熊貓直播、鬥魚直播、虎牙直播等30家網絡表演平臺開展集中執法檢查;對《楚留香》《戀與制作人》《荒野行動》等50款網絡遊戲產品進行集中排查清理。(人民日報)

烽火科技與華科大攜手共建“一帶一路”服務貿易國際人才培養基地

4月17日,華中科技大學與武漢烽火技術服務有限公司合作共建的“一帶一路”服務貿易國際人才校企合作培養基地在武漢揭牌成立。雙方積極發揮互補優勢,簽訂合作協議,聯合建立我國首個“一帶一路”服務貿易國際人才校企合作培養基地,為創新國際化、綜合型、適用性服務貿易人才培養提供了創新模式。此外,該基地還將面向全國吸納優質高校和企業資源,籌建國際人才培養產學研合作聯盟,將基地建設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人才孵化公共服務平臺。

交通部發文深入推進無車承運人試點工作

交通運輸部辦公廳印發《關於深入推進無車承運人試點工作的通知》,旨在優化無車承運人發展環境,促進無車承運人新業態健康規範發展,確保試點工作有序推進並取得實效。通知提出,支持試點企業創新發展。各省級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要支持試點企業在城市配送、農村物流、冷鏈物流等重點物流領域推廣無車承運物流模式,培育一批試點企業,引導行業規模化、集約化、規範化發展。

電子身份證首次亮相支付寶 三城市開始試點

4月17日,由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可信身份認證平臺(CTID)認證的“居民身份證網上功能憑證”首次亮相支付寶,並正式在衢州、杭州、福州三個城市的多個場景同時試點。據悉,這是“身份證網上功能憑證”正式多地同時啟用試點。三地分別挑選了政務辦事、酒店入住和買車票這三個老百姓常會碰到的生活場景進行試點,預計一年內有400萬人次有機會體驗這一便民服務。

華為徐文偉:預計2025年個人智能終端數將達400億

在華為分析師大會,華為董事、戰略Marketing總裁徐文偉首次發布全球產業展望GIV 2025。根據GIV預測,到2025年全球聯接總數達到1000億,視頻流量占比達89%,86%的企業將采用AI,並創造23萬億美元的數字經濟。徐文偉表示,在個人與家庭領域,預計2025年個人智能終端數將達400億,平均每人將擁有5個智能終端,20%的人將擁有10個以上的智能終端。

樂視網放量漲停背後 北京一券商營業部凈買入超億元

受新樂視智家近期將獲融資的消息刺激,樂視網(300104)17日放量漲停。盤後龍虎榜數據顯示,當日買賣該股的資金均來自遊資營業部。其中,方正證券北京安定門外大街營業部凈買入超1億元,中信證券上海分公司凈買入4460萬元,中國中投杭州環球中心營業部及銀河證券北京阜成路營業部凈買入額均超2000萬元;賣出方面,紅塔證券上海驪山路營業部凈賣出2588萬元。

網易有道首次戰略融資 估值11億美元

4月17日, 網易有道宣布完成首次戰略融資。此輪融資由慕華投資領投,君聯資本參投,投後估值達11億美元。此舉意味著繼網易雲音樂、網易味央之後,網易有道成為網易公司第三家獨立融資的品牌,並同步躋身中國互聯網獨角獸俱樂部。 網易高級副總裁、有道CEO周楓介紹稱,“此次首輪戰略融資主要用於有道在圍繞用戶創造價值方面的深耕, 一方面是打造優質課程內容, 第二大方面是加大教育科技上的持續研發和投入,給用戶提供更優質和豐富的體驗。”

騰訊正式進軍智能音箱領域

4月17日,騰訊正式發布智能音箱騰訊聽聽,將於4月20日上市,喚醒詞為9420,主打家庭使用場景。騰訊聽聽音箱所屬騰訊移動互聯網事業群智能創新業務部,是騰訊軟硬一體落地 AI 前沿技術的智能硬件團隊。該音箱也是騰訊AI場景化、AI產品化的第一款硬件自研產品。騰訊聽聽音箱的特別之處在於微信群成員可以通過騰訊聽聽音箱收發微信留言,可以不用手機。

電子 身份證 身份 首次 亮相 支付 三城 開始 試點 科技 早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645

[轉貼]身份證是女 出世紙是男 註冊結婚被拒 港首宗變性人爭婚權今聆訊

1 : GS(14)@2010-08-09 21:48:3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867&art_id=14325474

【本報訊】 W多年前接受變性手術,由男變女。變性後的她戀上一名男子,當兩人註冊結婚,婚姻登記官發現, W的出世紙的性別是男,否決了這樁婚事。 W為捍衞愛情,去年底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挑戰《婚姻條例》,今日開始聆訊。這是本港首宗有關變性人結婚權利的訴訟。
W是香港出生的中國人, 20多歲時在公立醫院接受變性手術。她變性後無論身份證、畢業證書等證件都已成功轉性。但出世紙的性別不能更改。她與男友註冊結婚時,兩人的出生紀錄都是男性,由於本港未承認同性婚姻,被拒註冊。 W去年 11月申請司法覆核,挑戰如何詮釋《婚姻條例》訂明「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條文中有關「女」的定義。
政府聘御用大狀迎戰

W聘請了擅打人權官司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為法律代表;政府則越洋聘請了來自英國倫敦的御用大律師 Monica Carss-Frisk率領本地的律師團迎戰。性權會主席邵國華對 W的入稟表示樂觀,因歐洲人權法庭早有案例,成功令英國進行一系列司法改革,允許變性人可在出生證書上更改性別,正式結婚。
邵國華續稱,香港現行的制度相當諷刺,令 W這類有異性戀的變性人不能正式結婚。相反,變性人若戀上同性,卻因兩人在出世紙上的性別沒有更改,仍是一男一女,最終能合法結婚,變相承認了同性婚姻。「香港真係出現過,男人變性做女人後,成功同另一個女人結婚」。
全港約有近 200人在公共醫院進行了變性手術。邵國華建議當局在出世紙附加一封「性別承認證書」( gender recognition certificate),以補充資料形式,證明變性人在心理上的性別,以解決變性人的結婚問題。
轉貼 身份證 身份 是女 出世 紙是 是男 註冊 結婚 被拒 港首 首宗 變性 人爭 爭婚 婚權 權今 聆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243

買假身份證扮細

1 : GS(14)@2011-08-27 18:31:4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561200
【本報訊】 56歲婦人慘遭男友拋棄,另結內地年輕女子作新歡。婦人事後抑鬱,特別介意別人說她老,竟要女兒叫她「姐姐」,要孫女叫她「姨媽」,甚至跑到深圳,以百元「人仔」購入一張「 42歲」假身份證。她最終因為一宗物業糾紛,被帶返警署搜身時,被揭發藏假證。該婦人昨日認罪,求情說犯案為自我安慰,裁判官押後判刑。 記者:李啟發
2 : 龍生(798)@2011-08-27 21:51:28

你估個官信唔信?
買假 身份證 身份 扮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5836

遺失身份證遭狂開 39手機號碼 女子無辜孭債七萬元

1 : GS(14)@2012-04-16 23:41:1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251439


【本報訊】遺失身份證可大可小!有女子遺失身份證後竟遭人盜用,在五間電訊公司開啟 39個手機號碼,被追電話費 7萬多元,多間電訊商都拒承諾停止追收「欠款」,令她身心飽受折磨。《蘋果》記者到各電訊商門市直擊,發現多間電訊公司容許客人在無地址證明下可即時開台,令不法之徒有機會乘機狂開電話,事後再補回假地址。
記者:盧勁業
2 : GS(14)@2012-04-16 23:41:5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251440
《蘋果》記者到旺角多間電訊商的門市直擊,調查上台手續,發現除數碼通要求必須出示地址證明外,其餘公司均容許後補。 3香港職員更稱只須身份證即可開台。

狂開台或用作推銷

當記者向電訊盈科職員表示無地址證明,他隨即教路:「嗱你家用緊 3,你去番佢哋門市列印賬單,上面有地址㗎嘛,拎過嚟當做地址證明就得!」記者得悉此方法後,再折返數碼通及 CSL,職員同樣表示可用其他電訊公司賬單作開台地址證明。如此推斷,不法之徒可先在電訊商開台,再補回假地址,再持假地址賬單到其他電訊商作地址證明。
有行內人士推斷,現時有不同手機程式及服務封鎖廣告、推銷的電話,可能有人盜取身份證後狂開台,給從事推銷的人或公司,方便業務。
通訊事務管理局回覆,根據《核實流動電訊服務準顧客地址的實務守則》,政府部門、銀行、公用事業穖構及公共電訊服務營辦商的往來文件均可作地址證明。上述事件可能涉及詐騙和提供虛假文書,已轉介相關電訊商跟進。
私隱專員公署表示,曾向電訊商發出指引,提醒應要求所有開立新戶口的顧客提供身份及地址證明,並採取措施核實有關資料,如懷疑個人資料遭盜用應報警。
《蘋果》記者

各大電訊商開台需否住址證明?

•數碼通:一定要有地址證明才可開台
• One2Free/CSL:容許後補地址證明
•中國聯通:容許後補地址證明
•電訊盈科:容許以其他電訊商賬單作證明
• 3香港:有店員稱不需地址證明亦可開台
遺失 身份證 身份 遭狂 狂開 39 手機 號碼 女子 無辜 債七 七萬 萬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800

90後持他人身份證開戶口再呃人 中銀變詐騙案幫兇

1 : GS(14)@2012-06-23 13:10:20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news/20120622/104612
【本報訊】一對年輕情侶涉嫌窺中中銀紀念鈔的炒風熱潮,巧設「局中局」騙案,先透過網上討論區訛稱有好工推介,收集求職者的身份證後,男被告持身份證到中銀開戶取得支票簿,然後向三名擁有紀念鈔者聲稱可高價收購,以空頭支票交收共騙去38張100元紀念鈔,涉款約16,300元。
涉案男女被告黃銚汶(22歲)及周固君(19歲),昨在觀塘裁判法院共被控6項以欺騙手段獲得財產罪。控罪指兩人本年3月在旺角家樂商場一間咖啡室,騙去4名求職者的身份證。
男被告另被控於3月6日及3月11日分別在黃大仙毓華街及觀塘輔仁街的中國銀行(香港),使用他人身份證騙得開支票戶口及取得支票簿。
懷孕女被告准保釋
另三項控罪則指男被告於3月6日在港鐵紅磡站,以1.36萬元支票向一名李姓事主收購4張面額100元的紀念鈔,騙去4張價值9,700元紀念鈔。以及同日在觀塘港鐵站,以9,500元支票收購一名蔡姓事主4張價值600元的面額100元紀念鈔。
男被告又於3月22日在銅鑼灣地鐵站向一名鄧姓事主,以12萬元支票高價收購一張30連張價值3,000元的紀念鈔。三宗交易被告都是使用空頭支票。
控方庭上指,懷疑兩名被告另涉5宗同類型案件。男被告不准保釋,還柙警方看管,本月25日再提訊,身懷六甲的女被告,預產期於下月7日,她准保釋候訊,期間不得離開香港。
90 後持 他人 身份證 身份 開戶 口再 再呃 呃人 中銀 詐騙案 詐騙 幫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939

Webb公開身份證編號 富豪私隱大曝光

1 : GS(14)@2013-02-15 11:08:2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215/18165933
HKIDs and Government secrecy
12th February 2013

There's been a lot of attention recently on the proposed implementation of changes to the Companies Ordinance to allow the Companies Registry (CR) to withhold full HKID or passport numbers and "usual residential" addresses from public inspection at the registry.

Webb-site first wrote about the HKID issue back in 2010, when the Financial Services and Treasury Bureau had issued conclusions from its consultation on a draft Bill. The ordinance was amended last summer before the end of the 2007-12 session. The full ordinance can be found here. Now we have a new LegCo and the Government needs subsidiary legislation to map out the details, without which, this Division of the ordinance (Division 7 of Part 2, Sections 47-60) will presumably not be brought into effect. So on 2-Nov-2012 the Government published a consultation on the Companies (Residential Addresses and Identification Numbers) Regulation (CRAINR), amongst other things. The consultation closed on 14-Dec-2012, and conclusions have not yet been published.

So we still have a chance to stop it. Media articles in the last few months on the assets of families of state leaders (including Xi Jinping, Wen Jiabao and the 8 immortals) were facilitated by access to the CR, and that has brought this issue to global attention. Closer to home, sub-divided apartments held by a company owned by a HK official's wife have also been in the news. But there are much broader issues at stake, including the entire approach of the HK Government to access to information.

HKIDs should be seen, not hidden

In our 2010 article, we opposed the proposal to blank out the last 3 digits of ID numbers, because it makes it impossible to know for sure who you are dealing with. 1,000 people could have the same partial HKID, and in some cases, they will have the same name. Family names in HK, like Scottish clans, don't have a lot of variety, particularly when Romanised (there is a many-to-on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ese characters and English words). Take out the Chans, Cheungs, Leungs and Wongs and you would be missing more than one third (24/70)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In mainland PRC, the top 3 family names cover 21% of the population, and many of them have only two characters in their name, such as "Li Wei", of whom we currently have 16 in Webb-site Who's Who (WWW), the leading public database on HK people.

Like any other culture, some given names are also quite popular. For example, we currently have 19 "Chan Chi Keung"s in WWW, of which 9 have no English given name, so they appear identical. The only way we can distinguish between them is using an identifier from another source, such as the SFC, where each licensee has a separate code. That doesn't help much though, because the same person could have been licensed with the HKMA, MPFA or insurance self-regulators, but he would have a different license number at each regulator. He might also have a disciplinary history as a licensed estate agent, a solicitor, or 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 If all regulators published HKID numbers, then we would know whether we are looking at the same person. Without HKIDs, we are often unable to connect the dots and know for sure whether it is the same person or a different person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 Law Society put it in their submission in 2010 (page 4):

"Identification numbers should be recorded and disclosed in full as it is a unique piece of information for identifying a person; the name of a person is not. Persons with identical names are not uncommon. An identification number is not a reliable tool for authenticating the identity of a person in electronic or telephone transactions. Use of identification number for authentication purpose is itself a misuse and should be discouraged."

The Government, in its conclusions paper, said "the remaining digits (together with the name) should be sufficient to identify the individual persons". That directly contradicts the Government's own consultation paper of 17-Dec-2009, which said (p54):

"The option of masking 3 or 4 digits of an identification number would not serve the purpose of identifying a person as there are cases of persons with the same name having similar identity card numbers".

By treating HKIDs as secrets, the Government is encouraging the misuse of the HKID as an authenticator (particularly by phone) rather than an identifier, and thereby incentivising identity fraud. The Government should be doing the opposite, and requiring the service providers it regulates, such as telecoms and pay-TV providers, to find other ways to authenticate their customers.

The HKID index

The easiest way to stop abuse of HKIDs as authenticators would be to give clear notice that in say, two years' time, the full register of all HKIDs and the corresponding names will be published, so that nobody will rely on them as authenticators. Two years ought to be enough time for all commercial users to modify their systems to use more reliable authentication when dealing with customers by phone.

The Government should embark on a publicity campaign to remind people that HKIDs are not secrets and should not be used as authenticators. Through the Communications Authority, the HKMA and the SFC, Government can also require regulated service providers not to use ID numbers to authenticate people by phone or online. If they need to authenticate a customer by phone, they should ask the customer something that only she and the service provider would know, such as a pre-arranged password, or the balance on the last bill.

The Government should amend the Privacy Ordinance to make clear (if it isn't already) that an ID number is not a piece of personal data, it is an identifier. It does not in itself contain material personal information about a person, it merely identifies them.

The Government should also publish full HKID numbers alongside the name of any person it appoints to a statutory or advisory body. These posts are like directorships of companies, and the public has a right to know exactly who has been appointed, rather than just a common name (see this notice, for example - who is Wong Wai Man, or Chan Chi Hung?). The HKIDs can then be used at the CR, Land Registry and other public sources to know more about the person and check on any conflicts of interest. Regulators, likewise, should use HKID numbers in their online directories of licensees and in disciplinary matters. That includes the HKICPA, HKMA, SFC, MPFA, Medical Council, Estate Agents Authority and any other licensor you can think of.

We published our founder's ID number, P135143(9) back in 2010, to prove that this is not in any way a secret. Today, we are launching an index of HKIDs which are (or have been) available on the web, not behind any pay-wall, and not as a result of any security breach. There are over 1,100 people in that index, mostly still alive, including some well-known billionaires whose HKID numbers can readily be found online. Interestingly, the most popular prefix is "D", and the rarest is "Y". Judging from the names, it seems that persons born outside HK are more likely to have a P or an R (including some mainland arrivals), and the XA, XD, XE and XG series are almost exclusively non-Chinese but have been here for decades - possibly all before the handover, so perhaps those series are no longer issued.

We have compiled this index without (yet) paying to obtain data in the CR - but we reserve the right to do so. Filings with the CR are public filings, and the data are provided for the purposes of making them available for public inspection and identifying who the directors of companies are. You don't have to be a company director if you don't want to, but if you are, then the public has a right to know exactly who you are. You direct your company with its privilege of limited liability. The only reason that the CR data are not used more widely is the pay-wall that stands in the way.

Tear down that wall

The CR has a monopoly on filings from companies registered in HK. The Land Registry has a monopoly on the registration of real estate transactions. Each operates behind a pay wall, a pay-per-view document scheme which harks back to the days when providing copies of documents from the registries actually cost money, and involved counter service staff, acetate microfiches and reading rooms to enlarge, view and print said microfiches. In the 21st century though, the registries receive a lot of documents electronically, and those which are on paper are promptly scanned and digitised for internal records. The incremental cost of making all those files available for public search is nearly zero - just a matter of local bandwidth and software maintenance.

So there is no "user pays" excuse here. The greater public interest would be served by demolishing the pay-wall and opening the registries, and all their documents, to public access. In the words of Ronald Reagan in Berlin, "tear down this wall". A good example of this open access is the New Zealand Companies Registry, where all documents are online. They do have the complication that NZ has no national ID number scheme, so instead they distinguish between "John Smith"s by using their residential addresses. Another option would be to use dates of birth, to almost eliminate duplicates.

The CR makes a monopolistic profit. Accounts for the year to 31-Mar-2012 show that the CR had turnover of HK$483.2m and pre-tax profit of $257.6m, or 53% of turnover. Only $61.1m of turnover came from search and copying fees, so it would still have made a huge profit even if it charged nothing for searches. Incorporation fees, annual filing fees, and registration of charges (mortgages) amounted to $384.0m of turnover. So in fact the CR should cut those fees as well.

Meanwhile at the Land Registry, accounts for the year to 31-Mar-2012 show turnover of $426.8m, sharply reduced because of Special Stamp Duty which reduced transactions and filings, but still making a profit before tax of $116.5m, which was more than the search fees of $82.2m. In the previous year, turnover was $573.4m, with profit before tax of $242.2m and search fees of $100.9m. So in both years, the Land Registry would have made a profit without charging search fees.

Both registries are essential Government services and are natural monopolies. They should not be run for-profit but to cover their costs, including amortisation of infrastructure. The Basic Law calls for the Government to balance its budget, not rack up surpluses by abusing natural monopolies.

Regardless of that, the public interest calls for opening the registries and all their documents to free online search. For example, the controversy over the defaulted sales of luxury flats at 39 Conduit Road would have been avoided if it had been obvious, from looking at the online sale and purchase agreements, that each sale was to a shell company with only a 5% deposit. In effect, those shells were call options - if the value of the flats went down more than 5%, then the owner of the shell would walk away from the deal, and if not, then they would complete the purchase. The buyers and the developer knew that, but the public did not. Journalists had to pay to see each and every transaction agreement before they could build the picture.

Mistaken identity

Similarly, researching the assets and potential conflicts of interest by government officials, both from the mainland and HK, involves paying to see records of each company and property they are involved with - if you can identify them in the first place. In a first-hand example of why the use of HKIDs would improve transparency and reduce mistaken identity, we can tell you that on 18-Apr-2007, Ming Pao reported that Webb-site founder David Webb had sold a house in Mount Kellett Road for HK$75m, upon which he had made a profit of $12m. Nice story - but it wasn't us. The newspaper didn't bother to call us - they assumed that the property agents feeding them the story had got the correct David Webb. To our knowledge, there are at least three "David Webb"s in Hong Kong. Incidentally, the same house was resold in 2012 for HK$155m. If only we had held on to the house we didn't own to start with!

Now, if this story had been about the secret assets of a Chinese politburo member or a HK Chief Executive, he would probably have sued the newspaper for defamation. The risk of such mistaken identity is enough to intimidate the media into not reporting - there is a rule of thumb: "if in doubt, leave it out".

A media exemption would mean media controls

On 29-Jan-2013, after a meeting with Government, the HK News Executives Association said that the Government had suggested an exemption in the law for journalists. The fact that the Government even suggested such an exemption shows how little they have thought about the Basic Law issues at stake here. Yet they have clearly been planning it in some detail - each "media organisation" would be given its own password to access the HKIDs and residential addresses, but only if it was used for the purpose of news reporting. It is a blatant attempt to "buy off" opposition from the media, and we are glad that the 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has rejected this move outright.

A media exemption is completely unacceptable. Unlike in mainland China, where the Government controls all the media and censors free speech, Hong Kong has "freedom of speech, of the press and of publication" guaranteed by Article 28 of the Basic Law. There is no licensing scheme which says who is a journalist and who is not, and what is a media organisation and what is not, nor should there be (although there is still the antiquated Registration of Local Newspapers Ordinance). The grant of any privileged access would imply a licensing or recognition scheme which could become a tool to suppress the media. The ability to withdraw privileged access to the registries by revoking recognition of a journalist or organisation would mean that the Government had the ability to impede freedom of the media. Bloggers, freelance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and operators of independent sites like Webb-site, would have a particularly tough time. The Government could simply refuse to recognise someone as a "journalist" or "media". Members of the public who wanted to conduct their own research would be locked out.

The situation is bad enough already, in that the Government already releases some information via a Government News & Media Information System (GNMIS) that is not open to the general public, only to organisations lucky enough to receive a password. You will notice a complete absence of any "register here" button on the site that would allow you to sign up. GNMIS is a little known fact - you don't see regular media ever mentioning it, perhaps because they fear losing access. We believe the system is used, amongst other things, to give notice of media conferences at which new policies will be announced.

People working in private banks or IPO sponsors, seeking to do due diligence on their potential clients, would also have difficulty, as would businesses seeking to know more about their customers or suppliers. The result would be more money-laundering, fraud, corruption and conflicts of interest than is presently the case. So what next - will the Government propose exemption for all these categories? Who does that leave?

Addresses

We have sympathy with the proposal to allow display of a correspondence address rather than a "usual residential address". As long as a person has a designated correspondence address at which they can be sued (whether or not they are physically at that address) then we see no reason why that address should also be his home. It could even be a P.O. Box, because that is little different from the "virtual office" addresses that thousands of private companies use. The law can be clarified that the designated address is valid for any legal proceedings, and if the person then does not check his mail and has a judgment awarded against him in his absence, that is his choice.

Although there is very little, if any, evidence that the disclosure of residential addresses has been abused, it can be a personal security issue. People conducting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might not like the idea that the people they criticise can find out where they and their children sleep at night. If you are a director of a news organisation or association, or a freelancer who directs your own company, then your residential address should be in the CR. That risk in turn might work against the public interest in a free and incisive media. If you are a director of a private bank who has just declined to open an account for a suspected triad, then your address is in the CR too.

However, we note that residential addresses are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public documents. For example, the (mostly residential) addresses of candidates for election to the Election Committee, District Councils and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re published in the Gazette. There you will find the addresses of the CPPCC nominees to the Election Committee in 2011, including Leung Chun Ying, and here are the addresses of property tycoons. The full list of nominations is here.

What the Government should do
1.Abandon the proposal to restrict access to IDs in the CR.
2.Amend the draft subsidiary legislation to focus only on correspondence addresses, and simultaneously table amendments to repeal the provisions of the new Companies Ordinance relating to IDs.
3.Adopt a Government-wide policy of promoting the use of HKIDs to uniquely identify a person, including in appointments to Government boards and committees.
4.Require the HKMA, SFC, Estate Agents Authority, Medical Council, Dental Council and other regulators to include HKID numbers in public registers of licensees, and require that regulated service providers cannot use HKIDs to authenticate individuals by telephone.
5.Amend the privacy ordinance to clarify that identifiers, including HKIDs and passport numbers, are not personal data.
6.Tear down the pay-walls and open the Companies Registry and Land Registry to free online access for all data and documents.

If the Government does all of the above, then it will promote HK as a fairer, more transparent and open economy, and at the same time reduce fraud, corruption and money-laundering.

© Webb-site.com, 2013
2 : GS(14)@2013-02-15 11:08:39

http://webb-site.com/dbpub/HKIDindex.asp
ID 號碼
3 : GS(14)@2013-02-15 11:09:02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30215/00176_040.html
「股壇長毛」揭富豪個人資料

再有人公開挑戰公司法的查冊限制,有「股壇長毛」之稱的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日前就在其網站中發表文章,抨擊政府修例限制公眾查閱公司註冊紀錄的董事個人資料,並在網站公開一千一百五十名市民身份證號碼以示抗爭,當中包括一眾富豪,如恒基地產主席「四叔」李兆基、新鴻基地產聯席主席郭炳江、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及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等。

包括李兆基李國寶李澤楷
David Webb指有關資料均從網上公開途徑中免費取得,包括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網站、港府憲報等。David Webb在其網站解釋,由於擁有相同中國姓名的人數眾多,而且重複,難以單從姓名來核實公司董事身份,故身份證號碼可作為核實身份的憑據,他又不認同公開身份證號碼代表披露該人士更多具敏感性資料的私隱,而這類核實過程對商業機構及監管機構尤其重要。

David Webb促棄限查冊
他同時又建議港府放棄限制市民查冊,尤其是不應限制查閱登記冊上的身份證號碼等資料;另又建議修改有關的附屬法例,不應只是使用通訊地址登記,還要有其他地址資料。
4 : GS(14)@2013-02-15 11:09:5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215/18165933

【惡法阻查冊】
【本報訊】政府修例限制公眾查閱公司董事身份證號碼等個人資料,有「股壇長毛」之稱的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發動網上抗爭,近日在網站發佈「身份證號碼索引」(The HKID Index),公開包括李澤楷、郭炳江、李國寶等1,150名市民的身份證號碼。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擔心資料落入不法之徒手中。Webb反駁,資料全部從網上公開途徑免費取得。政府限制公眾查冊,反而助長行騙、貪污和洗黑錢。
記者:白琳 張嘉雯




該批網上資料冊的來源,主要來自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網站、港府憲報的清盤人資料等。長實副主席李澤鉅、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及新地聯席主席郭炳江等人都榜上有名,他們的英文全名及身份證號碼一目了然。





政府變相鼓勵犯罪

Webb上月底發起身份證號碼公開大行動,呼籲網民在Twitter貼出自己的身份證號碼,以抗議政府限制公司查冊。Webb指出,外國傳媒早前透過本港查冊,揭發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及溫家寶家族的身家,現時港府修訂《公司條例》,限制公眾查冊已成國際新聞,「我們還有機會阻止」。
他今次的抗爭,反映身份證號碼極容易取得,只能用作「辨識」身份,根本不適宜讓銀行或電訊商等公司用來「驗證」客戶,「政府視身份證號碼為私隱,只會鼓勵業界繼續以此作驗證用途,變相鼓勵犯罪」。
Webb促請政府要求業界改用其他驗證方法,例如私人密碼,杜絕不法之徒濫用身份證號碼。他建議政府把全民身份證號碼變成公開資料,設兩年過渡期給業界轉換驗證系統,並修改私隱條例,把身份證號碼剔除私隱之列。政府公佈公職人員名單也應附上身份證號碼,以便公眾追查其公司及物業交易紀錄,確保沒利益衝突。此舉也令傳媒有效辨識目標人物身份,避免報道出錯。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發言人表示,任何人或機構收集個人資料,須告知當事人收集資料目的,縱使某些身份證號碼可公開取得,但仍屬個人資料,「任意」讓公眾查閱,未必與當初收集資料原意相關。

非牟利用途無違法

署理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張如萌警告,身份證號碼現時常用作識別個人身份真偽,獨一無二和高度敏感,須加以保護。假若身份證號碼連同姓名落入不法之徒手中,「將大大增加犯罪風險」。警方前年處理104宗使用他人身份證的罪案。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Webb並無違反私隱條例。八達通事件後,政府修訂私隱條例,規定直銷活動公司使用或轉移資料須獲當事人同意,今年4月生效。不過Webb的抗爭非作牟利用途,不受新例規管,加上其網站與傳媒類似,而使用資料作新聞用途已獲條例豁免。
本報向長實、恆基、新鴻基地產及電訊盈科,查詢上述遭公開身份證號碼的人士會否向私隱專員求助或要求David Webb刪除有關資料。但至截稿前只有李澤楷透過公關公司表示不予評論。
5 : GS(14)@2013-02-15 11:10:5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215/18165936

【本報訊】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在個人網站公佈城中富豪的身份證號碼。為了證明身份證號碼不是私隱,他刻意不採用要付費的公司查冊系統,改為透過多種免費渠道,找出他們的身份證號碼與住址,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查冊系統(EDGAR System)、廉政公署的《被通緝人士名冊》、政府憲報和香港聯交所「披露易系統」。




政府網站需繳費查閱

David Webb披露逾千名人資料,大部份都是採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免費查冊系統。該系統相當完善,市民在公司搜尋一欄只需輸入美國上市公司名稱,便找到1994年至今的重要文件,例如董事變更。文件也會記載董事的香港身份證號碼和住址,記者嘗試搜尋東亞銀行(The Bank of East Asia),即成功找到董事的香港身份證和住址,效果等同要付費的公司註冊處查冊,但搜索並不適用於未有在美國上市的公司。
Webb也從本港多個免費渠道「搵料」,包括港交所「披露易系統」。公眾人士只要輸入上市公司名稱,即可獲得公司董事名單和公司資料報表,如新增董事;公司亦需提交新董事履歷表和在其他公司擔任董事職位資料,但不提供董事的身份證號碼和住址。
廉政公署執法欄目有《被通緝人士名冊》,公開被通緝人士的身份證號碼、護照號碼、職業、出生日期和相片,提供最詳細的資料,現時有31位通緝人士資料在冊。
政府一站通提供憲報搜索,市民可翻查2000年起政府公告,政府機構要遵照條例公開公司資料,例如公司註冊處按《放債人條例》,在憲報公開財務公司地址,但財務公司其他資料,仍需在公司註冊處放債人註冊小組繳付17元查閱。





公司法專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apple/index/16635518
6 : GS(14)@2013-02-15 11:12:5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215/18165938






【特稿】
現時公眾查閱註冊公司資料,須向公司註冊處付費,該處上年度收益達4.3億元。David Webb指出,新西蘭政府早已網上公開註冊公司董事個人資料,免費讓公眾查閱。港府不但沒有順應國際潮流,反而進一步限制公眾查冊,港人反對修例之餘,也應推倒這道收費高牆(tear down that wall)。由於新西蘭沒全國統一的身份證號碼系統,公司董事註冊只能以住址及出生日期辨識,只要在當地政府公司註冊網頁輸入董事名字,所有同名人士的註冊紀錄均一目了然。




Webb反對政府提出遮蓋身份證號碼最尾三個數字或只容許傳媒等個別界別查冊,指建議「完全不能接受」。字母連首三個數字相同的組合涉及1,000人,不能用作辨識身份;給予個別傳媒機構特權查閱資料,亦對博客和獨立記者不公。
《蘋果》記者
7 : GS(14)@2013-02-15 11:13:3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215/18165939

【本報訊】新《公司條例》推手、公司註冊處前處長鍾悟思(Gordon Jones)公開向政府「開火」,暗指新例限制查冊,縱容公司董事有權無責,公司執笠可以全身而退,卻連公開部份個人資料予公眾監察都嚴限,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他認為身份證號碼是董事獨一無二的識別碼,並非機密,應該公開。




2008年退休的鍾悟思,是公司法重寫的推手;退休後,當局就附屬條例向公眾諮詢,鍾兩度提交書面意見,反對限制查冊,理據是香港情況與英國不同,未曾有董事受嚴重滋擾;而在香港同名同姓非常普遍,限制取覽身份證號碼會剝削公眾唯一查證個人身份的途徑,並會讓不誠實的人逃避債權人;惟意見未獲採納。
他今日在報章撰文,重申上述理據,批評當局未有考慮公司董事應權責一致,他指出,有限公司董事毋須承擔一旦公司倒閉所衍生的責任,理應公開部份個人資料讓公眾監察作為代價,又指當局諮詢文件內容「非常惹人誤解(very misconceived)」。






「風險轉嫁畀巿民」

鍾在文章批評支持收緊查冊的商會並不中立,相反,認為應維持現有做法的團體,包括銀行公會及香港會計師公會等,均屬監督公司及處理企業詐騙的重要組織。
他進一步批評本港容許私人公司擔任董事,這類公司毋須提交經審核賬目,非常不透明和難以問責,即使新條例要求私人公司委任至少一名自然人任董事,但若這名董事毋須披露個人住址及完整身份證號碼,公司透明度只會下降。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發言人未有正面回應私人公司提交審計賬目的安排,只表示新例參照英國《2006年公司法》,訂明其他私人公司均須有至少一名屬自然人的董事。
反對限制查冊的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麥燕庭稱鍾是「良心官員」,希望當局聆聽前人意見,「你(董事)以有限責任,毋須上身咁去搵錢,而呢個搵錢嘅風險轉嫁咗畀巿民,一旦公司執笠,董事毋須上身,所以你係需要負番嗰個有限度嘅責任,就係要俾人哋access你啲資料;但新諮詢文件,完全冇提呢樣嘢」。





公司註冊處前處長鍾悟思文章重點

1.公司董事毋須承擔公司倒閉的所有財務責任,有權利亦應有義務公開部份個人資料,讓公眾監察

2.身份證號碼是董事獨一無二的識別碼,不屬機密

3.支持收緊查冊的商會不中立,相反,支持現有做法的團體,包括銀行公會、香港會計師公會、香港律師會等,均屬監督公司及處理企業詐騙的重要組織

4.政府諮詢文件非常令人誤解

5.英國有董事曾受愛護動物組織成員滋擾,但香港未曾出現類似情況

6.本港容許私人公司擔任董事,私人公司毋須提交經審核賬目,若私人公司委任的個人董事也毋須披露個人資料,公司的透明度將進一步下降

資料來源:鍾悟思文章





公司法專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apple/index/16635518
8 : GS(14)@2013-02-15 11:13:4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215/18165941






【本報訊】公司註冊處前處長鍾悟思不單是重寫公司法的推手,更是網上查冊功臣,在公司註冊處擔任主管的14年間推動該處電腦化,在2005年2月推出電子搜尋服務,至2008年5月正式退休。

鍾悟思1973年畢業於牛津大學,隨即加入香港政府擔任行政主任;1993年5月起出任公司註冊處處長;於2000年初和2004年分別完成公司法改革常務委員會的公司條例檢討及企業管治檢討。
61歲的鍾悟思,離職前接受《香港證券》訪問,表明自己是重寫公司條例的骨幹成員之一,認為有關工作是非常重大的成就,是確保香港今後作為主要國際商務與金融中心的關鍵因素,但他擔心部份內容被淡化,「既得利益者當利益受損時會提出反對,尤其是涉及董事條文,他們在立法會中具有非常強大的游說力」,惟未有指明涉及那些條文。





公司法專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apple/index/16635518
9 : Dict(36611)@2013-02-15 18:27:30

對我地這些蟻民查資料會有什麼影響?

很多人會用身份証做密碼, 可能是一個問題
10 : 自動波人(1313)@2013-02-15 19:39:43

9樓提及
對我地這些蟻民查資料會有什麼影響?

很多人會用身份証做密碼, 可能是一個問題


一禁唔俾查,連傳媒都查唔到

用身份証做密碼係自己問題.....
11 : VA(33206)@2013-02-15 20:07:48

我覺得佢用呢個方法玩大左

不過典解冇䛋哥嘅id?
12 : Dict(36611)@2013-02-15 21:15:03

11樓提及
我覺得佢用呢個方法玩大左

不過典解冇䛋哥嘅id?


我又覺得玩大D好, 多D人注意壓力才大, 多人討論先會有好結果
13 : greatsoup38(830)@2013-02-16 13:15:35

12樓提及
11樓提及
我覺得佢用呢個方法玩大左

不過典解冇䛋哥嘅id?


我又覺得玩大D好, 多D人注意壓力才大, 多人討論先會有好結果


就玩大佢,一人一信投訴私隱專員公署,Webb的ID 有無留影
14 : greatsoup38(830)@2013-02-16 13:15:41

刪幾多貼幾多
15 : passby(15493)@2013-02-17 00:59:00

13樓提及
12樓提及
11樓提及
我覺得佢用呢個方法玩大左

不過典解冇䛋哥嘅id?


我又覺得玩大D好, 多D人注意壓力才大, 多人討論先會有好結果


就玩大佢,一人一信投訴私隱專員公署,Webb的ID 有無留影


有得搞,但向邊個投訴?
16 : greatsoup38(830)@2013-02-17 10:46:10

15樓提及
13樓提及
12樓提及
11樓提及
我覺得佢用呢個方法玩大左

不過典解冇䛋哥嘅id?


我又覺得玩大D好, 多D人注意壓力才大, 多人討論先會有好結果


就玩大佢,一人一信投訴私隱專員公署,Webb的ID 有無留影


有得搞,但向邊個投訴?


私隱專員公署
17 : passby(15493)@2013-02-17 22:00:16

同警察投訴警察?
無用ga喎
18 : GS(14)@2013-02-18 21:33:00

17樓提及
同警察投訴警察?
無用ga喎


群眾壓力
19 : greatsoup38(830)@2013-02-22 00:48:2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221/18171890


【本報訊】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對David Webb的身份證號碼索引展開「循規審查」,又指滙集已公開的身份證號碼供人查閱或觸犯私隱條例。Webb昨去信公署,批評公署說法等於資訊封鎖,令香港大陸化,「在香港圍起資訊防火牆,離內地的防火長城僅一步之遙」。
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從網上免費收集逾千名富豪及市民的身份證號碼,製成網上索引讓公眾查閱,上周接獲公署審查通知後感到受「恐嚇」,暫時抽起索引。Webb昨書面回覆公署的查詢,同時在網上公開信件。
日後或篩選瀏覽者IP

現時彭博商業周刊及維基百科等多個海外大型網站,公開大量名人的個人資料。Webb指出,若公署說法成立,港人經這些網站收集資料,即受私隱條例規管。內地封鎖敏感網站的荒謬情景將會在香港出現,日後海外網站或須篩選瀏覽者的IP位址,專門封鎖港人並發出警告:「對不起……我們不能確定你使用本站的個人資料是否符合當事人意願,因此你不能瀏覽本站。」
Webb指出,私隱條例理應只規管向當事人收集個人資料,藉以提供服務的公司,使用已公開的個人資料不應受規管,也毋須向當事人徵求同意,否則只會踐踏言論及出版自由。
Webb要求公署盡快澄清,以便他重新上載身份證號碼索引。對於公署早前指去年有約100宗使用他人身份證罪案,Webb直指公署誤導,因此統計包括盜用他人身份證,與身份證號碼索引無關。
20 : passby(15493)@2013-02-22 04:19:35

香港無david webb真係收得皮
21 : greatsoup38(830)@2013-02-23 11:22:21

壓他們啦
Webb 公開 身份證 身份 編號 富豪 私隱 隱大 曝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322

情侶億分之一緣分身份證號碼幾乎一樣

1 : GS(14)@2016-02-24 07:20:41

情侶相戀證明二人有緣,台灣有情侶意外發現自己的身份證號碼竟幾乎完全一樣。立法院國會助理施喻琁日前深夜在fb貼出他和女友李小姐的身份證照片,並留言說:「這真是太神奇了!這一對情侶的身份證號碼8個數字居然完全一樣!真愛密碼!」施喻琁表示,得知此事時也很訝異,因為撇除開頭英文字母以及區分性別的首個數字,兩人其餘8個數字完全一樣,他對女友直呼:「天啊!我們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37歲的施喻琁與小6歲的女友李小姐,去年10月透過長輩介紹而認識,同年冬至初次約會,今年1月中旬正式開始交往。施喻琁指,兩人上周五相約清明假期出外旅行,由於辦理保險事宜,他將自己的身份證資料傳給女友,女友看到問道:「你的身份證字號有沒有寫錯?」他把自己的身份證再貼一次,女友也貼出她的身份證字號碼,才發現這個巧合。女友直呼難以想像,兩人隨後貼出身份證照片證明所言不假。周日兩人約會時把身份證拍下,證明身份證字號最後5個數字,都是「53234」。不少友人都留言回說:「天作之合!」「緣份啊緣份!娶了啦!」施喻琁表示,自己好奇戶政事務所用甚麼方式產生身份證字號,而他和女友的末個數字為甚麼會一樣?還有多少人和他們一樣嗎?不過他也和女友說:「別的情侶穿情侶裝,我們比情侶裝更無敵,我們有『情侶身份證字號』!」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24/19503749
情侶 億分 之一 緣分 身份證 身份 號碼 幾乎 一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257

何浩文做Gym被扣身份證

1 : GS(14)@2016-07-09 06:47:39

何浩文(Dominic)、馬德鐘及Ana R.昨晚現身灣仔出席夜店活動,Dominic表示與麥明詩仍有聯絡,但就沒有提感情事:「感情係兩人事,自己覺得唔應該同唔適合講,自己個人做決定最適合,佢有講嚟緊去巴西煩惱,冇講其他嘢。」近日他為忙參加街舞比賽操練,提到有California Fitness分店結業,Dominic說:「我一個禮拜都去做4次gym,曾經喺加州training過,喺美國太遠,嗰邊外國人唔啱傾,曾經有經驗被人扣身份證sell plan。而家作為藝人,簽約更小心,因為太多騙案,會睇清楚條款。」採訪:盧妹攝影:仇志德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708/19685642
何浩 浩文 文做 Gym 被扣 身份證 身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03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