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動畫】無人靈車突溜前阿婆捱撞後畀路牌砸死

1 : GS(14)@2016-09-06 22:50:56

新加坡一名69歲婆婆在路邊等的士時,無端遭遇橫禍,她被一架無人駕駛的靈車撞倒拖行3米,再被靈車撞倒的路牌壓中,送院後傷重不治。案發在上周五早上近10時,死者王林買完餸後,便打算截的士回家。她在馬路等的士時,一架停在清真寺前面的靈車,竟突然向前衝,正正撞倒在等的士的王林。王林被靈車卡住並被拖行了3米,靈車接着撞上路旁的路牌,路牌應聲倒下便壓在王林身上,靈車隨後一直向前衝了60米才停下來。途人見狀立即報警,救護車把王林送往醫院搶救。王林的50歲長子林亞榮說,車禍發生後母親受重傷,左腿皮膚脫落,臉部有擦傷,送院25分鐘後就心臟停頓陷入昏迷,其後傷重不治。王林的兩名兒子和一名孫女周六到殮房辦理手續。據了解,事發時靈車上空無一人,既沒有司機也沒有乘客。有目擊者聽到靈車司機向警察說,當時司機肚痛上洗手間,把靈車停在清真寺的路旁,不料回來後卻驚見發生意外,嚇了一跳。警方目前還在調查意外原因。馬來西亞《光華日報》/聯合晚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06/19762150
動畫 無人 靈車 突溜 溜前 阿婆 捱撞 撞後 後畀 路牌 砸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822

【文化籽】監獄體所剩無幾 手寫路牌有質感

1 : GS(14)@2017-03-05 09:31:17

道路研究社90後成員邱益彰(左)和羅柏軒走遍全港搜刮路牌人手字,望保留「監獄體」。



【文化籽:藝文沙龍】facebook專頁「道路研究社」90後成員羅柏軒(Hinson)和邱益彰(Gary)亦在港四處搜括路牌人手字,皆因昔日字由囚犯所寫,遂希望透過轉成電腦字體保留「監獄體」。



除了招牌字體,香港的路牌同樣充滿手寫的質感。「道路研究社」成員Gary半年前開始收集道路上的人手寫路牌,這股熱誠來自小時候的一大問號:「小學之前跟路牌的異體字寫法,例如元朗的『朗』字,第一劃寫法不是一點,而是一橫,但升上小學就被老師糾正了,那時覺得不解,就開始研究有甚麼不同。」長大後開始翻查資料,發現以前的人手字是由囚犯所寫,主要是七十年代產物,八十年代最為普及,直至九七之後路牌才統一用電腦字型。本來舊字新字型可以並存,但自二千年代開始政府陸續取締路牌的舊字型,於是Gary和一班朋友上年開始收集道路上所剩無幾的「監獄體」。


有囚犯個人特色 異體字最常見

論監獄體的特色,Hinson解釋可從字型是否喇叭口,即線條不是一條直線而是微曲狀態似喇叭而得知。監獄體另一特色是同一字型粗幼大小有別,皆因全部由囚犯各自寫而沒有統一標準,造成輕微差別。不過最容易分辨到的,是異體字寫法,例如「青」字底部不是月而是?,「場」字右上角多出兩劃是「塲」等等。Gary說:「監獄體難得地保留了異體字或舊字型,但不少人以為是錯字,我們收集就是想讓人摒除這個錯的觀念。」於是他們將監獄體做成電腦字體,第一個收集目標是新市鎮:「監獄體常見於新市鎮及半山區,例如天水圍、屯門、元朗,沙田的數目更佔了收集全數兩成。因這些地區本身有完善規劃,道路不常改,路牌亦沒有更改的必要。」但畢竟全港路牌數目那麼多,要收集偏遠還要靠Google大神!Hinson:「收集工作需時比較長,我們在Google街景不斷㩒去看主要道路尋找監獄體。奈何Google街景最新已是2011年,有時候找到,但到現場發現運輸署用膏藥貼紙形式或直接用新路牌釘上遮蓋,見到都挺失望。」換言之,要和運輸署鬥快。


難忘和運輸署鬥快 只為收集囚犯心血

為了加快收集進度,他們為了一個字都會去得很盡,Hinson試過為了搜集在屯門公路在巴士轉車站附近的「涌」字而坐了同一架巴士幾個鐘:「如果錯過了拍不到就要再搭出荃灣,再搭車返屯門再出荃灣。」記者慨嘆「好儍」。Gary則難忘馬塲的「塲」,他記得曾經有一塊在粉嶺高速公路落橋位,到現場發現被運輸署快一步釘了新路牌,最後透過Google街景在香港仔魚類批發市場附近找到,兩人提得眉飛色舞:「那一下心情真的很雀躍,好似鬥贏了運輸署!」旁人也許笑他們瘋癲,但他們不在乎,半年已經收集了超過三百塊,之後還打算推出電腦字體試用及收費版予公眾下載,全只因一個信念。Gary:「將監獄體電腦化,令囚犯的心血可以得以永久保存。」對他們而言,收集路牌不只是純粹做字體或留住一張相,而是收集一種香港獨有的字體文化。



Gary透過Google街景在香港仔魚類批發市場附近找到「塲」字。

不少路牌原是監獄體,但已被政府部門用新板釘上遮蓋。圖為「塲」字被改為「場」。

現時的路牌葵涌的「涌」字寫法。


監獄體的「涌」字右邊頂部寫法與現今常見字體有異。

為了拍攝監獄體,Hinson曾經搭四個鐘巴士只為了一個「涌」字。

監獄體寫法「青」字底部不是月而是円。


Hinson指監獄體特色是喇叭口,即線條不是完全筆直,呈微彎曲狀態。圖中羅便臣道的便字筆劃尤其明顯。

facebook:RoadResearch



記者:鍾藹寧攝影:伍慶泉、王國輝編輯:梁浩維美術:楊永昌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305/19946487
文化 監獄 體所 所剩 無幾 手寫 路牌 質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838

港珠澳橋亮燈放煙花殘體字路牌送畀大家

1 : GS(14)@2018-01-07 15:51:33

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管理區上月18日進行了亮燈儀式,澳門口岸工程正式進入收尾及口岸設備調試階段,隨後內地媒體日前亦上載多張大橋測試亮燈的相片,有內地網民留言指是中國工程巔峰之作,但亦有人指是面子工程、政治意義遠大於經濟利益。新華社日前趁除夕,發佈最新的一批試燈相片,當局在試燈時更燃放煙花,並配上紅綠藍紫顏色的燈。其中一張相片,從中可見由內地往香港及澳門的閘口位,紅色大字「港珠澳大橋」的「橋」採用繁體字,但綠色路牌上澳門的「門」就用簡體字;主體工程似乎已完成得七七八八,但有工人仍在周邊趕工。港珠澳大橋工程超支嚴重,據澳門政府早前公佈,大橋主橋工程超支103.5億人民幣(約122億港元),中港澳三地須共同承擔當中的46.88億人民幣(約55.26億港元),按比例香港須再出資23.7億元。連同各項港珠澳工程,港人已為大橋付出近1,200億元。



來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 ... e/20180103/20263679
港珠 珠澳 澳橋 橋亮 亮燈 燈放 煙花 殘體 體字 路牌 送畀 大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10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