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浪子回頭 賣雞起家

2011-2-17  TNM




「雞房重地」,台北師大夜市要拿號碼牌的人氣店之一。老闆洪啟書曾在道上混過,也曾赴大陸投資被坑,最後帶著600多萬元負債回台。

看盡了人情冷暖,曾經逞凶鬥狠的他開始煮雞、賣雞,從一個大水桶擺攤賣起,到現在全台擁有42家加盟攤,月營收近200萬元。一路上,他不只學到了做生意的竅門,更學到彎腰低頭不一定就是軟弱。

夜已深,台北市師大夜市人潮散盡,「雞房重地」鹹水雞的員工也收拾得差不多。老闆洪啟書再次核算加盟商訂貨量,隨即招呼我一同前往台北市家禽批發市場。他喊著:「忙完攤子,就得去抓雞了。」我看了一下時間∣凌晨一點四十八分。

抵 達市場,洪啟書快步鑽進市場,告訴雞商:「我要五百隻。」他抓起一隻雞,熟練地摸過雞胸;再轉過雞身,觀察雞屁股。「摸雞胸可知道雞隻大小,雞屁股則可判 斷是不是病雞。」雞隻陸續被選入雞籠,直接送往鄰近的屠宰場,人工加上機器作業,五百隻雞快速處理完畢。我又看了一次時間∣凌晨二點五十二分。

老滷新湯入味

轉往環南市場附近的中央廚房,員工陸續抵達。洪啟書掀開飄著熱氣、裝有老滷水的煮雞桶,強調鹹水雞要好吃,一定要拿捏好火候和時間:「煮鹹水雞有二個關鍵,一個是要用老母雞,皮才會脆;另一個要以老滷做底,再陸續加入新湯汁。」

他說了一個業界公開的祕密,「老母雞肉質較韌,不容易煮爛,有些業者會加入漂白劑,加速雞肉爛熟。被踢爆後,有業者擔心漂白被識破,又開始加入漂黃劑。」他拿出檢驗單據說:「我絕對不亂加東西,雖然在煮雞流程走了許多冤枉路,但心安理得。」

清洗完畢,雞隻入鍋。洪啟書塞了一顆檳榔進嘴裡,不諱言自己曾經混過,「高中時,打架鬧事像家常便飯,爸爸常要到警察局幫我善後。」十八歲開始,洪啟書就做過一個又一個頭家夢,他開過自助餐、清粥小菜、涮涮鍋和檳榔攤,全都關門收場。

去骨剝肉竄紅

八年前,洪啟書前往大陸做檳榔生意,卻被大陸友人吃掉。「我回台灣二 個月為岳父辦喪事,沒想到再次回去,廠房內空無一物,所有設備被員工搬個精光。」他嚥不下這口氣,開車在深圳到處找人,卻反遭對方率人恐嚇。「在別人的地盤怎麼也玩不過人家,再不走,恐怕連命都難保。」

帶著六百萬元負債回到台灣,他過起以卡養卡的日子。「那時女兒還小,想買奶粉,竟連二千元都借不到。」洪啟書體認人情冷暖,這才甘願聽母親勸告,向一位廚師長輩學煮鹹水雞,並在文化大學附近擺攤。

剛 起爐灶,生意時好時壞,讓洪啟書不得帶著他的大水桶,轉戰流動夜市,「我跟著一團攤商在桃竹一帶到處跑,每晚換不同鄉鎮,生意雖然不差,但總覺得不夠安 定。」二○○五年,他到師大夜市繼續擺攤,靈機一動用剪刀幫客人剝肉去骨,食用方便加上口味獨到,很快就成為師大夜市的招牌攤子,甚至得讓客人領號碼牌, 先到他處逛逛,才不致於造成夜市內的交通阻塞。

招兵買馬加盟

二○○七年底,雞房重地開放加盟批貨,並代為料理所有雞肉和產品,加盟商只要來拿貨就可直接開市。目前加盟達到顛峰,全台有四十二家加盟攤,冬天每天約要煮五百隻雞,夏天旺季的銷量更在一千隻左右,師大總店與加盟商銷量比例約一比四。

洪啟書解釋:「以前攤商加盟,一年要繳十二萬加盟金,中央廚房提供推車、攤子等所有生財器具,鹹水雞每隻批價是一百一十元,批多少算多少,還幫忙處理最困難的夾毛步驟;去年六月起,不再收新加盟者加盟金,實買實銷,不過不再有夾毛的服務。」

洪 啟書之所以不再收加盟金,是因為競爭越來越激烈,「這幾年鹹水雞攤如雨後春筍,先前有加盟者跳槽,就是因為對方不收加盟金,導致我的加盟收入一口氣掉六 成。」他雖然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卻也了解從事小本生意者處處想省錢的想法,「其實為了夾毛,中央廚房得多請二個員工,不收加盟金後不夾毛,反而省掉人事 成本。」

研發新味務實

談著談著,天色已白,時間來到清晨七點二十五分,三大鍋鹹水雞全數熟透。洪啟書抓出熱騰騰的熟雞。「以 前沒有請員工,全部由我和我媽自己來。凌晨抓雞、煮雞;早上串雞心、雞胗、雞屁股、雞肝;下午備貨出貨給加盟商;晚上再到夜市做生意,一天幾乎睡不到三個 鐘頭。」洪啟書喝了一口茶,笑說自己每天都得吞三種健康食品,「不然真的擋不住。」

下午三點,加盟商陸續取貨完畢,洪啟書立刻前往師大夜市總店。他俐落地剪好一隻雞,送到客人手上,又耐心地向客人介紹新近研發的府城冬瓜、哇沙米、麻辣等口味,「所有香料都是天然的,絕對沒有化學添加物。」

他特別為冬瓜口味抱屈,「很多人不能想像鹹加甜的組合,其實冬瓜蜜汁和鹹水雞真的很合。」我嘗了一口,發現二者互相幫襯提味,重口味的雞肉因而多了分清爽。

洪啟書轉頭招呼客人,在他鞠躬哈腰的口氣裡,很難看出這一日他只睡了三個鐘頭,也很難查覺出當年的江湖味。夜市裡人聲鼎沸,昔日的浪子走了一圈崎嶇路,現在正付出比別人多的心力,每天和時間賽跑,過著務實的夜市人生。

創業資料(2005年)

設備:10萬元

攤車:6萬元

進貨:4萬元

總計:20萬元

營業資料(2011年1月)

營收:170萬元

進貨:60萬元

人事:45萬元

房租:17萬元

水電瓦斯:12萬元

雜支:13萬元

淨利:23萬元

註:營收資料為記者估計(包括總店60萬元,加盟110萬元)

加盟商老實說

我 1年多前開始賣鹹水雞,選擇加盟雞房重地是因為他的肉質比較軟,也沒有放漂白水、防腐劑。鹹水雞生意分大小月,夏天是旺季,平均每天可賣3、40隻,冬天 生意會差一點,平均每天賣1、20隻。雖然必須騎車補貨、站攤剪雞,遇上刮風下雨更辛苦,但整體而言,自己創業還是比上班強一點。

成功關鍵

率先推出鹹水雞去骨剝肉吃法,客人不沾手就可食用;口味穩定多樣,不加防腐劑、漂白水的堅持,讓客人吃得安心;開放加盟批貨,但堅持自己料理所有產品,保留煮雞訣竅,也掌控了加盟品質。

壹點意見

1.具企業頭腦:除產品具獨特口味外,還懂得制度化經營加盟體系,達到「自己賺錢,也讓別人賺錢」的雙贏效果。

2.立品牌形象:可朝「第一品牌」方向努力,讓品牌更為明確,讓消費者一想到鹹水雞就想到雞房重地。

 


浪子 回頭 賣雞 起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95

太平館:寧賣雞翼不賣鋪

2011-3-15 NM

鏞記爭權、福臨門爭產,接連有家族經營的數十年老牌食肆,因兄弟反目,不惜對簿公堂,家醜外揚。不過,亦有例外。有逾百五年歷史的太平館,現已傳承 至第五代,卻以和睦見稱。論歷史,比鏞記、福臨門更悠久;論資產,亦絕不失禮。四間分店,全為自置物業,買入價加起來不到千八萬,現市值直逼五億元。
鋪位地處旺區,有價有市,第五代掌舵人徐錫安(Andrew)坦言日日都有人叩門開價,一點頭,過億現金即時到手。但祖訓在前,有鋪才有店才有家業。經歷過多次戰亂、遷徙的徐氏家族,深明現金隨時化為「烏有」,只有家業,才能代代相傳。


太 平館四間分店中,以加連威老道一店升值最快。餐廳位於二樓,近五千呎,門口在地下。過去一年,隨着大型商場The ONE開幕,市值急升至一億元。徐氏八○年用豐弼有限公司名義,以三百一十五萬元買入該鋪,過去三十年,一直見證着街道的變遷。「八十年代嘅加連威老道係 南貨鋪集中地,好多上海人來買糧油雜貨。日頭睇人流多,但夜晚店鋪閂門後,成條街烏燈黑火,我哋做飲食要有夜市,咁靜好難做。」徐錫安指,一直捱至九十年 代初,時裝店進駐,營業時間較長,街道才愈來愈旺。
徐錫安指,自The ONE落成及金行周生生進駐,加連威老道正經歷另一次轉型,隔幾天就收到經紀電話游說他賣鋪,「試過有經紀話有個內地人拎住三億現金掃鋪,問我哋有無興 趣。」他指鋪位曾被銀行看中,亦有人開價一億買鋪。「每次聽到都會心郁,但只係俾自己郁幾秒咁多,開心係自己身家又多咗,但好快就會叫自己平復下來,因為 我哋啲鋪唔會賣。」徐錫安鬼馬笑道。

家業傳承靠買鋪
無須賣鋪套現最大原因是生意「搵到」。四間太平館生意穩定,徐錫 安表示,以加連威老道分店為例,每年盈利與租金相若,「淡季少過租金,旺季好過收租。」所以並不急於求售。據地產代理表示,該鋪市值租金約三十五萬。 徐錫安指,若有租金壓力,太平館的經營模式及食物出品都難保持。「一般租約只有三至五年,每次續約都要確保賺回成本,便要計數賺快錢。」以每碟賣二百多元 的煙䱽魚為例,上月來貨價由每斤一百七十元加到二百元,賣一碟蝕一碟,如果要顧及成本效益,這道傳統菜式早已失傳。「為俾租,仲會想用盡個鋪,做埋早餐、 消夜,咁做就冇晒太平館最值錢嘅傳統特色。」徐錫安解釋。 事實上,太平館三七年由廣州轉戰香港後,落戶上環三角碼頭,後來因加租搬到灣仔菲林明道,七十年代才搬至白沙道;九龍油麻地分店原在彌敦道前大華戲院側, 不到十年又因拆樓要搬鋪。不同原因搬過六、七次鋪後,祖父徐漢初汲取經驗,開始買鋪,並訓示後人日後開分店都要先買鋪。

沙士執到寶
中 環士丹利街的第四間分店,是徐錫安接班後拍板買入。當時正值○三年沙士,太平館生意大跌五成,但徐亦決意買鋪。家族早已在中環物色鋪位,希望能重返中環 區,但該區物業多由老牌業主整幢持有,甚少放售。「我哋心水鋪位要符合三大條件,一係近地鐵站,二不少於三千呎,三是門口要喺街上,出面可以泊車,明星富 豪一落車就可以推門入來。」 沙士後,市面突然湧現很多「吉鋪」,包括陸羽茶室所在的士丹利街現鋪,「我睇咗一次,家人都未睇過,只知道地址,傾咗三日就成交,大家戴住口罩來簽約,買 賣完咗都無真正見過對方個樣。」鋪位格局與加連威老道相似,尤其是通往二樓的木樓梯。買入價千四萬,之後該街道短期內再沒有地鋪成交,證明他夠快手,現已 升至七千萬元。中環分店走商務路線,徐錫安豪擲千萬元,用九個月時間來裝修。「我哋啲鋪都睇長線,最少用五十年。」徐笑說。 中環鋪當年做了十年按揭,明年便供完,徐錫安正物色新鋪位。「老豆教落,一個茶壺一個蓋,供完先可以再買新鋪。」徐指家族宗旨係穩中求進,公司負債比例不 會多於資產的三成,「所以太平館二十年後都唔會有大發圍,但就一定仲喺度囉。」徐錫安笑稱。

平分身家防爭產
近年鋪市 大旺,難道家族中無人心動?「我哋(家族成員)每星期都會一齊吃飯兼開會,到依家都無人提過賣鋪嘅事,連市值都無講。可能見公司發展得幾好,又唔急於用 錢,唔使劏咗呢隻生金蛋嘅鵝。呢輩唔擔心賣鋪,下一輩就唔知了。」第五代有七人,徐錫安指家族成員較低調,不肯多談各人現況,只說有部分是專業人士,大家 都「搵到食,唔等錢使」。「我哋又唔似鏞記咁誇,現金都成八億。」他指四間店「一間都不能賣」,一賣等於打開個缺口,「見到賣一間鋪有咁大嚿錢,賣幾多隻 瑞士雞翼先賺到?到時就會賣第二間、第三間。」所以在他管理期內,都不會賣鋪。 家族團結不賣鋪,更從不爭產,皆因祖父年代已將股份分家。當年徐錫年祖父徐漢初,從兄弟徐然等手中購入太平館股份,「都係和平出讓,嗰陣餐廳仲係小本生 意,其他兩房寧願拿錢另謀發展。」早前與無綫前主播葉雅媛離婚的知名建築師徐憲輝,便是徐然兒子,已沒持有太平館股份。徐漢初在生時,將股份平分予三名兒 子,餐廳由徐錫安父親徐憲淇三兄弟打理,三房人一直和睦共處。現餐廳及鋪位,分別由數間公司持有,公司股東全是第四代及第五代,每人持股量由百分之四到十 三不等。 徐錫安在美國加州州立大學修讀市場學,畢業後在當地飲食業打工,其後與朋友經營到會生意,不久即被家人召回,「當時伯爺、阿爸年紀開始大,家族成員又無人 對飲食業有興趣,我細個已經跟嫲嫲喺廚房問東問西,所以阿爸屬意我返嚟接手。」九二年接手,現持有百分之十的股份,他形容自己是代言人,並非話事人,「由 阿爸嗰輩已經知道,入來做出多份糧,唔入來就分一份,每一個屋企人嘅意見都要尊重。」每星期家族聚會,他都會交代公司發展,家人亦會提出意見。「到依家都 未試過要舉手投票來做決定,因為一投票就已經傷感情,總有少數嘅人會唔開心。」家人對他十分信任,各人亦同意將盈利留在公司備用,上次分錢已是數月前。

歷經戰亂 積穀防飢
徐 錫安指,開創於一八六○年的太平館,與中國共同走過百年動盪,先後經歷清朝衰亡、日本侵華、國共內戰等,解放後廣州店更被國家接管。因此,家中長輩一直向 他們灌輸危機意識。「最經典係聽爸爸講,細個見有個老師上星期仲喺學校教書,當時老師社會地位好高,但之後見到佢踎喺街邊賣嘢,即係今日唔知聽日事。」徐 錫安指,就算香港其後沒有戰爭,仍發生暴動、金融風暴、沙士等,所以危機意識一定要代代相傳。 第五代全部到外國「浸過鹹水」,徐錫安指九十年代初移民潮時,家族亦曾有舉家移民的念頭,但最後捨不得百年家業,「當年喺廣州都係堅持到最後一刻,今日都 無人想放棄。」徐錫安九六年主動出擊,向廣州政府申請取回市中心北京道的老鋪全幢業權,用了八年時間才得手。「幸好家人當年走難時帶埋張屋契,不過中環蓮 香酒樓,佢哋廣州間鋪好像收唔番。」

越舊越值錢
坊間食肆能成為老店的寥寥可數,太平館食物、裝修及格調百年如一日,但仍生意滔滔。現時各分店都有不少名 人食客,油麻地最多退休廠佬,仲有新界鄉紳如劉皇發等,中環鋪則多政客及金融界食客,如梁愛詩、蔡東豪等;銅鑼灣是港島老店,熟客包括陳方安生、田北辰 等,近年更多拿着旅遊書摸上門的自由行。尖沙咀鋪客人最年輕,明星最多,如周杰倫、陳慧琳、周星馳等。 太平館以瑞士雞翼聞名,每日每店套餐加散叫,可賣六十碟,約四百多隻。這道菜的靈魂在於瑞士汁,用料不是秘密,但各種配料的分量卻只有家族成員才知道。 「我會自己喺辦公室量度好各種配料,先交由廚房去煮,所以就算佢哋俾人撬或自己出去開鋪,都唔知分量,做唔番同一個味。」最近,南華班主羅傑承在中環威靈 頓街開設「來佬餐廳」,以懷舊西餐及茶餐廳食物作賣點,包括瑞士汁雞翼,徐錫安指沒去過,但聽客人說過。「一直以來都有人想學我哋做同一樣嘢,以前試過有 間開正係白沙道店,同我哋「打對台」,餐牌都差唔多,最終都執咗,佢哋以為好容易做,其實唔係。」徐錫安得戚道。 現時,店內有三成員工做了超過二十年,這是老鋪予人的親切感,所以徐錫安接手後亦不敢大刀闊斧,餐廳推行電腦化,便花了兩年時間。以往夥計喜歡將記事簿插 在胸前衣袋內,耳上夾着筆,跑馬日還會多一條耳機線,站在一旁發呆。「試過有客人投訴,員工竟然同佢講﹕我哋呢度無得投訴喎。」徐錫安沒有炒人,只將管理 制度化,設經理位,由經理跟進投訴。「唔能夠一朝一夕就改,夥計記唔到,要不斷提醒,講到記得為止。」這「小動作」對太平館來說已是「大件事」,但亦成功 令太平館再走前一步,自徐錫安接手廿年來,撇除通脹,生意亦有兩至三成增長。「但老鋪就係老鋪,最大的賣點係傳統回憶及味道,就算要變,都要變得好慢,好 不經意。」徐錫安笑着拖長語調道。

152年傳奇 豉油西餐代表
太平館於1860年在廣州太平沙開業,由徐老高創立,可算是最早期由中國人經營的西餐廳,魯迅、蔣介石等也慕名光顧。中國前 總理周恩來更在太平館擺結婚酒,以燒乳鴿、牛尾湯等宴客。1938年,第三代傳人徐漢初為逃避戰亂,帶同家人屋契及廚師,走難來香港,於上環開設香港首間 太平館。當時交由夥計打理的廣州店,於1955年被中國政府收歸國有,營業至今。太平館馳名的瑞士雞翼、乳鴿等豉油西餐,已成為不少港人的集體回憶。

 

太平 寧賣 賣雞 雞翼 翼不 不賣 賣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871

「我做一輩子機殼,還不如賣雞排」

2012-7-23  TCW




「你說賣雞排比賣機殼好賺,是!」

「你說全球第二大廠還賺不到錢的產業,到底有什麼意義?其實我也在想。」

奐鑫集團董事暨總經理徐鉦鑑幾乎陷入一個自問自答的困境。奐鑫每年產出三千萬台筆電塑膠機殼,是全球第二大供應商。員工數沒有鴻海多,但也有一萬八千人;知名度沒有康師傅大,但是惠普(HP)、戴爾(Dell)這些大廠都得靠它供貨。

但現實是,除了前年小額獲利外,奐鑫已經從二○○八年一路虧損至今,累計虧損幾乎吃光了○四年到○七年的獲利總額,等於做了八年白工。如果總體市場不好 轉、奐鑫內部沒有大動作變革,徐鉦鑑心裡清楚,現在的虧損只是開始,弄不好,將一路虧到一五年。而現在他只得將部分心力投入去賣雞排,換取一絲絲轉機。

我哥那時就不甘賣啊!差七年就差好多了

從成功企業教案來看,要就做第一,起碼要第二,才能活得很好,但這個定律,在製造業的台商圈已徹底打破;全球第二都只能坐困愁城吃老本,其他第三名以外的台商,還能有多少在水面上呼吸的機會?徐鉦鑑這一記警鐘,直教人頭皮發麻。以下是他的第一手告白:

(台語)我是很早就要收了,我哥哥不甘收,我們在最好的時候,很多人來找我們,要把我們整個買去,應該是在○五年左右,我哥就不甘賣啊!

因為我一個理念就是,拿到現金才是贏家啦!價錢不一定說好到哪裡去,但起碼那時候你拿到現金,你能夠妥善的投資,我相信比現在好多了。○二、○三年,○五 年那時候最多人想來買我們的廠。差七年就差好多了,不要說什麼,當時如果賣一賣,拿去買房子,就已經賺了兩、三倍了。過去了啦!那已經是來不及了。哥哥也 覺得說,這是大家辛苦做下來的公司,希望好好把它做下去,但中國的變化比台灣大又快。你做為一個經營者,不能很自私的說,現在不賺錢,我就把它關掉。

退場機制,坦白講還是會有,就是把一些工廠合併,把一些閒置的土地拿來做房地產開發。

你要說不做,也要下很大的決心,所以不容易啦!應該很多人(指台商)也有這種問題。我們比較幸運,找到「超級雞車」(編按:台中發跡的雞排店,在台灣有多 年歷史,去年與奐鑫老闆合資,到中國發展),從財報來看是不錯,今年聽說會賺人民幣一千五百萬元,當然,比奐鑫賺得還多。我們大概投了新台幣四千萬元,去 年加今年就回收了。連鎖後台的成本高,如果開店回收更快。

說這個很羞愧,人家在講主業我在講食品

我有的店二、三十平方公尺,一天可以做人民幣一萬元,一個月就可以人民幣三十萬元,你知道它淨利率有多少?一個月差不多人民幣七、八萬元。它比我們(奐鑫)還賺你知道嗎?還收現金、又沒庫存,我們還要放帳五個月。

說這個很羞愧,人家都在講主業,我在講食品,人家會認為你不務正業。

整個製造業在中國,薪水漲雖然給我們很大的壓力,但是最可怕的是「五金」(多項社會福利費用),大概是薪水的四二%到四六%,全世界哪有這麼好的福利?台 灣的全民健保、勞保加一加,差不多要一五%。中國工資漲、周邊費用漲,匯率升值,再加上稅負優惠減少,工人也不容易請。我相信很快,整個中國會碰到一個很 大的瓶頸。

台商大部分是做出口、製造業的,這會是非常大、非常大的威脅。

如果廣達搬回台灣,我們就可以跟著回去

雖然去年毛利率差不多二三%,我們(奐鑫)也是虧錢,機殼就是地方要大、廠房要大,電要用大,設備有的又很貴,我投很多錢耶!我講一個數字啦!單單我這公司(上海廠)一年折舊就要新台幣七億元(占營收四.七%)。

製造業,辛苦行業,歹做(台語)!我民國六十九年開始(奐鑫成立),三十多年了。每一個人都後悔啦!誰不後悔。其實最成功的,是在最好的時候把工廠賣掉拿 現金。你看所有工廠,真的叫他拿現金出來,有錢嗎?不一定。都在土地、廠房、設備、庫存裡!製造業絕對是越來越辛苦。

光看工資的話,事實上一三、一四年就可以搬回台灣(成本比較省)啦! 我們沒辦法自己回台灣,因為我們是做零件的,要跟廣達、仁寶這些ODM(委託設計製造)的工廠近,距離只能在一小時車程內。

其實我覺得搬回台灣是最好的,如果廣達他們回去,我們就可以跟著回去,台灣真的是好地方……。

我做 做一 輩子 機殼 不如 賣雞 雞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338

港視絕路 DaDa前度轉行賣雞 半百艾威全裸賣身

2014-03-20  NM  
 

 

政府攔路港視開台一波三折,一批由無線過檔投王維基的藝人被迫到走投冇路;當DaDa的前度、大隻仔李雨陽已轉行賣雞!由藝人變雞販,送貨派傳單一腳踢。至於開曬聲要賣錶賣車賣樓套現的艾威,已決定以半百之年拍全裸戲,賣埋身!拖喼送貨

唔想人停口停,李雨陽早於今年初已鋪定後路,聯同三個圈外朋友,合資搞網上雞檔,出售一款叫「原味雞」的有機冰鮮雞。為減低成本,轉做雞販的李雨陽放下身段,親自做埋送貨,希望借自己僅有的明星效應招客。「初頭開檔,李雨陽為咗賺得一蚊得一蚊,客人訂一隻雞佢都照送貨。因為要慳,所以唔租貨車,每次送貨都係自己攞住啲雞去搭港鐵。」知情者爆。還未拍完港視劇《大眾情性》的李雨陽,上週六(三月十五日)趁無通告,即抽空返去位於觀塘區工廈的冰鮮雞工場幫手。過不久,便見他拉住個大喼行去附近港鐵站。原來當日李雨陽約了客人在港鐵站交收,其間又主動教客人如何煮雞,有紋有路。

目標回本

送完貨返工場,轉個頭又攞住一大疊宣傳單張,出動到附近的瑞和街街市派。其間有接過傳單的師奶覺得眼前這個高大「雞佬」相當熟口熟面,一臉疑惑,但李雨陽不單沒有尷尬,反而食住上,落足嘴頭推介。記者上前訪問,李雨陽說用了六位數字投資,包括做宣傳及買密封包裝用的機器。至於一日究竟賣到幾多隻雞?他說:「而家一日賣六、七十隻,今年目標係一日賣四百隻,咁先回到本。每日香港市場可以消化二十萬隻雞,我哋希望將來可以做到佔市場百分之一,即係每日賣二千隻。」轉營做雞販,李雨陽放下自尊還要犧牲健碩身形。「自從做咗賣雞,我成日要向朋友推介搞試食,食到自己都肥咗廿磅。」

名廚代言

有機飲食大行其道,有名廚周中師傅做代言的「原味雞」來自東莞有機雞場,強調無激素之餘,賣點是「雞有雞味!」,售價每隻要八十八元,價錢比市場上普通冰鮮雞貴一倍。

艾威狂操等剝

李雨陽賣雞,身為港視烈士的艾威,在前冇去路之下,亦一股作氣。已經五十五歲的他,決定於下月開拍,與周柏豪合作的新片《陰陽大酒店》中全裸上陣,一脫求生。因為要剝,艾威近日更的起心肝搵老友錢小豪做教練狂操,銳意在一個月內減十磅踢走豬腩;每日操三粒鐘,包括跳繩、跑樓梯、踩車呔及打拳。年過半百仲要賣肉,艾威說:「我要用最佳狀態去面對一生最壞時刻,唔想全裸見大肚腩,我決定狂操展現肌肉,同時亦想話俾人知,有啲嘢係唔受年齡限制。」

港視 絕路 DaDa 前度 轉行 賣雞 半百 艾威 全裸 賣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371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