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貌似「股票期權交易」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elb9.html
年輕朋友小Q拿出1萬元,嘗試做股票。他出師不利,買入被套,信心漸失又因遭到父母竭力反對和臭罵更無信心。儘管小Q現在已經解套,並且有了比銀行存款利息多一點的贏利,但他還是打起了退堂鼓。

   另一個年輕朋友T,得知這個情況,半開玩笑地對他說:「這樣吧,過兩個月不到,等我到上半年度獎金,馬上給你1萬元和相應的銀行存款利息,買下你這個盤子吧!」小Q一口答應,他們當即敲定。

   哈哈!這實質上是一樁很有意思的「股票期權交易」。在這裡,小T好比是個股票買權多頭,相當於簽了一份股票看漲期權合同。如果以後兩個月不到的時間裡,只要這個賬戶市值有所增長,小T就可獲利。現在小T信心十足,想要看到較大的增長呢。

   反過來,小Q好比是個股票賣權空頭,相當於簽了一份股票看跌期權合同。如果屆時股票下挫跌穿本金,並且小T也不反悔,繼續履約,那小T失算,認賠,而小Q則保全了財富。哈哈!

   股票期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對沖交易衍生品它對於股票資產的定價估值的判斷具有重要作用,對於市場資源優化配置的效率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對於股指期貨對現貨市場的影響也具有一定的應付化解作用。股票期權交易機制目前尚未真正形成,但可以相信,隨著我國資本市場不斷深化改革市場制度逐步完善,它遲早要建立起來


貌似 股票 期權 交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7219

優衣庫O2O「反常規」?非也,貌似恰恰相反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3/1125/56596.html

【導讀】談到優衣庫的O2O策略,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非常「反常規」。但事實真是這樣嗎?非也,與那些高喊徹底O2O一體化的品牌商相比,優衣庫反而是最理智、最穩健的。在此黑馬哥分享這篇劉琪(微信:liuqi-guancha)的文章,一、優衣庫O2O不會懷疑、減弱或拋棄線下實體店,反而將重心向其傾斜。二、優衣庫APP不重銷售,重安裝量與品牌曝光率,並積極推動線下實體店向線上的導流。三、優衣庫的電商官網與APP全部導向天貓旗艦店,沒有會員體系,也沒有積分系統,電商的工具性較強。

靈感、挖黑馬、評熱點、抄本質-這裡是黑馬通訊社:為什麼要寫優衣庫的O2O,在於今年我聽到不止一個電商朋友向我推薦,評價稱「優衣庫的O2O是目前最成熟、最成體系的」,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你需要知道的是,在進駐天貓四年後,優衣庫直到今年才首次參與雙十一,玩起了O2O,這背後傳遞著一個關鍵的信號,中國電商市場正從批發爆款模式為主,步入品牌電商進化為主的階段,尤其是移動互聯網與O2O正處在爆發前夜,優衣庫必須提前切入。

為此,我也輾轉問了一些朋友,第一印象就是優衣庫的電商以及O2O策略非常「反常規」,幾乎給我帶來了思維上的巨大顛覆。但深入瞭解卻發現,優衣庫之所以如此,在於它和很多高喊反傳統零售主義的電商人,以及那些正在大上特上電商渠道、高喊徹底O2O一體化的品牌商相比,反而是最理智、最穩健的。閒話少敘,談談我眼中的優衣庫如何「反常規」,也許它會顛覆你對O2O的一些理解。

一、優衣庫O2O不會懷疑、減弱或拋棄線下實體店,反而將重心向其傾斜。

關於實體店的「櫥窗效應」的討論已經很多,電商將要沖垮大部分的實體店,這幾乎已經成為一種思維定勢,加之一些連鎖巨頭今年對實體店的關停並轉,實體店的前景似乎越來越迷茫。

優衣庫卻不一樣,幾乎是反其道而行之。

先說開店提速。據我瞭解的情況,明年優衣庫在中國的店面擴張是全面提速,新開店數量同比要增長30%,這背後部分原因在於優衣庫的APP以及O2O試水,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這是一個移動互聯網將拉平世界的典型案例。目前優衣庫的店面主要還是在一二線城市居多,而優衣庫APP和天貓旗艦店的用戶卻來自全國各地,於是就有了一種」先裝APP、再開店」的思路。

優衣庫通過APP的推廣,讓越來越多的用戶知道自己的品牌,提升知名度,可以讓更多用戶產生一種願望,期待優衣庫去自己城市開店。同時,根據用戶的地理位置、日活躍度等相關數據,來提供開店選址與節奏把控方面的決策參考。

再說優衣庫如何避免雙線互博,以及提升實體店的競爭力。

首先,它實現了線上與線下同價,從而避免線上渠道的衝擊,這似乎已經成為一種O2O標配,不展開談;

其次,它會通過多種方式吸引用戶前往實體店購物,比如APP中提供周邊店面的位置指引,其線上APP提供的優惠券二維碼都是專門設計的,只能在實體店內才能掃瞄使用,從而實現從線上的到店引流;

此外,對於商品打折,優衣庫採取了「指定產品區隔+時間段區隔」的策略。所謂「產品區隔」主要是指線上與線下打折的商品都是特別指定的,並在款型上有所區隔。而所謂「時間段區隔」,指定折扣活動的時間段,並採用錯峰排序的方式,用戶錯過線上摺扣,也可以耐心等候實體店隨之到來的折扣期。

二、優衣庫APP不重銷售,重安裝量與品牌曝光率,並積極推動線下實體店向線上的導流。

\

粗略瞭解和計算了一下,優衣庫APP在國內的安裝量應該在300萬左右,如果按照用戶每月至少打開一次來算,月活躍度超過50%。這是不錯的成績單。

即便如此,訂單轉化率、銷售額並不是優衣庫考核APP的指標,而更多是注重擴大安裝量,尤其是在未開店地區的用戶手機上搶佔位置,通過品牌傳播,提升曝光率。這樣,無論它去哪裡開店,都可以迅速積累人氣,也能減少包括熱場、促銷等新店開張成本。

為此,優衣庫積極在線下店向用戶「推銷」自家的APP,這種導流方式成本低,而且直接有效。在一年中,優衣庫的實體店大致會有3~4次大促活動,從店員到店長,以及店內廣播都在不遺餘力推app的安裝,這是一種全員目標。

我瞭解到的數據是,在今年4月15到5月1日的優衣庫APP首次上線的O2O活動中,每一百位到店用戶中會有30~50位用戶選擇下載APP,並完成了購買,效果非常明顯。

它的推廣方式也比較有趣,就是通過店內廣播以及收銀員的提醒,告知用戶如果使用APP掃瞄指定產品的二維碼,可以享受更好的打折優惠。所有的產品二維碼都是專門設計的,只能用優衣庫的APP才能掃瞄識別。為此,優衣庫對實體店的員工進行了大規模的培訓,就是為了借助大促的時機,不斷提升APP的安裝量。當然,這裡面沒有複雜的利益分配問題,而是一種公司規定,員工按此實施即可。

三、優衣庫的電商官網與APP全部導向天貓旗艦店,沒有會員體系,也沒有積分系統,電商的工具性較強。

優衣庫在創立初期,選擇了跟Gap、Zara等服裝品牌不一樣的策略,其創始人堅信單純模仿別人並不能致勝,於是就有了「Made For All」的品牌價值觀,即生產出人人能穿的基本款服裝,這一理念與積極求變求新求唯一的時尚品牌幾乎完全迥異。

這使得優衣庫不斷在供應鏈、新型面料應用上做出突破(比如據稱已是上海人手一件的輕羽絨系列),並帶來的一個奇特的現象,就是優衣庫沒有會員體系,也沒有「積分」一說。在優衣庫看來,它是全世界人類的好朋友,無論你是第一次來,還是一百次來,它都會對你一視同仁。這是一種簡單到出奇的思維邏輯。

比如,優衣庫為何堅持要用戶到店才能使用優惠折扣,並為此專門設計自家APP才能掃瞄的二維碼,這有效避免了優惠券的浪費情況。而優衣庫在優惠券、會員管理系統投入上節省出來的錢,就可以投入到線下店的改造上。同時,由於沒有複雜的會員體系,線上線下的互相導流和活動配合更容易立竿見影。

優衣庫移動推廣和運營的小夥伴上海信途介紹說,優衣庫的APP更像是一種增加客戶到店消費粘度的工具,提供真正有價值的折扣活動在線下店直接使用。

同時,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優衣庫在國內的電商官網以及APP,所有流量全部導向天貓旗艦店,這令人匪夷所思。畢竟,平台的用戶是平台的,將用戶沉澱到自己的官網,然後做好CRM管理,這幾乎是很多品牌商夢寐以求的事情,優衣庫恰恰不這樣做。

上述思路可能並不適合大部分的品牌商借鑑,但如何堅持自己的品牌價值觀,深究優衣庫如此做背後的深層原因,卻是每一個正試水O2O的品牌商應該嚴肅思考的問題。


優衣 衣庫 O2O 反常規 反常 非也 貌似 恰恰 相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2815

資深大狀貌似拍檔 被誤認作債主

1 : GS(14)@2016-05-08 02:23:25

【本報訊】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上周曾以自己及同樣剃光頭的拍檔大律師關文渭作例,指兩名外貌不同的高級督察難以認錯對方。彭昨重施故技,指早前有相識多年的同事向他還款廿元,及後才知同事向關借錢,卻誤向他還錢。彭強調是真人真事,並綜合法庭經驗,表明「我哋已經唔太似,可見好容易認錯人」,藉此質疑黑衣男身份。彭又質疑,高級督察傅駿業指黑衣男背部向天仍能踢他的說法不合常理,被盤問時更說得「越來越離譜」,聲言黑衣男「好似馬蹬咁向後踢」。彭揚言:「冇乜可能咁做到喎!我噚晚就喺張床上面試過喇!法官閣下你今晚都可以喺張床試吓。」惹來哄堂大笑。主任裁判官羅德泉笑謂:「做唔到,同年紀有冇關係呀?」庭上笑聲更響。彭回應指「同physically做唔做到有關」。■記者楊家樂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07/19601781
資深 大狀 貌似 拍檔 被誤 認作 債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917

貌似鞏俐子怡混合體彤叔知己傳身家逾5000萬

1 : GS(14)@2016-10-29 13:20:29

陪伴「彤叔」鄭裕彤8年嘅知己Cindy(顧美蓮),喺彤叔離世後成為焦點,昨日有周刊問過當年帶姪女Cindy來香港嘅Boe媽,Boe媽講到喺1999年嘅時候,喺深圳帶Cindy嚟香港,最初一齊住,04年帶咗佢去酒會,嗰次就係第一次見彤叔,之後就係Cindy被影到同彤叔喺置地飲茶,就係咁成為彤叔身邊紅人。據知Cindy年約三十幾歲,人稱貌似鞏俐同章子怡混合體,皮膚白雪雪,曾參選哈爾濱舉行嘅美少女選舉,冠軍,18歲由哈爾濱去到深圳,99年由姑媽Boe媽帶來香港。一心從事演藝工作嘅Cindy,曾參加過「灰姑娘大變身」添!來港之後Cindy成個唔同晒,有傳彤叔送過單位俾Cindy,而Cindy名下又真係有過3個物業。先係喺2006年有678萬買入干德道30號低層單位,喺2011年9月以$1,350萬賣出,o依家Cindy就仲有兩個單位揸手,分別係喺2010年11月以價值$429萬購入嘅土瓜灣傲雲峰3座高層,同喺2011年9月購入價值$3,800萬嘅舊山頂翠峰園低層D室,出入又有司機接送。據Boe媽講Cindy依家改埋名轉埋行做保險,重新開始添,但Boe媽就鬧爆佢「過橋抽板」、趕佢出舊屋又冇再供「水」,一句到尾,即係話有人唔識知恩圖報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1029/19816012
貌似 鞏俐 子怡 混合體 混合 彤叔 知己 身家 50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98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