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讀書札記140314變黃 (上篇) 掌門天地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4/03/14/%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40314%E8%AE%8A%E9%BB%83-%E4%B8%8A%E7%AF%87/

讀書札記140314

變黃 (上篇)

朝日執筆

 

《變黃:種族思維簡史》

《Becoming Yellow: A Short History of Racial Thinking》(2011)

作者Michael Keevak

 

〈逐漸變黃,又得!立即變黃,都得!得咗!〉

多年前民間特首劉華有名曲《中國人》:「五千年的風和雨呀!藏了多少夢。黃色的臉,黑色的眼,不變是笑容!……」實在是非常「政治不正確」!填詞的李安修難道不知道我們的「中華民族」,一共包括了「五十六個兄弟民族」嗎?

再看遠一點,各位小時候大概都會聽過侯德建的《龍的傳人》:「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還有較近代謝霆鋒的《黃種人》:「所有散在土地裏的黃,在種頑強非常東方。黃種人,來到地上,挺起新的胸膛。黃種人,走在路上,天下知我不一樣!」這說法也有問題,難道同樣是「黃種人」的日本人韓國人也是「龍的傳人」嗎?

不過話說回來,無論上面的歌詞是否「正確」,有樣東西似乎都是不證自明的—我們的皮膚是黃色的!各位是否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當第一次有人告訴你,你的皮膚是「黃色」的時候,你自己當時是怎麼想的呢?若不是有人這樣告訴你,也許你最多只會覺得自己「白色」、「啡色」、「肉色」,甚至是「黑色」,但大概怎樣也不可能看得出自己是「黃色」的吧— 有黃疸病的當然又另作別論!

 

究竟我們何時開始覺得自己的膚色是「黃色」的呢? 事實上,今時今時在歐美的學術著作或公眾媒體上,已很難找到「黃種人」這樣的說法了。 這固然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問題,正如美國的「黑人」彷彿一下子都消失了,有的只是「非裔美國人」!不過與此同時,這種脫離「顏色」的分類還有相當的「科學成份」。

早於1940年,著名意大利地理學家、人類學家 Renato Biasutti將其多年的研究成果,編繪成「世界皮膚色譜地圖」。 結果發現,除了北歐地區的居民是「真白」(色調為0-12),歐洲的其他部分、整個北美、北非小部分、俄羅斯,以至包括中國大部分(除西南高原地區以外)在內的東亞,膚色調值都是「近白」(12-14)。經過這七十年來西人愛「古銅」,東人喜「美白」的「人為調整」,有理由相信今天若再做同樣的調查,所謂的「黃種人」和「白種人」的膚色差異只會更小。

不過,正如上面的幾首流行曲所反映的事實,亞洲人,尤其是中國人,仍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是「黃種人」。 考諸中國歷史,中國人的「黃」,除了自稱是「炎黃子孫」外,別無所據。在晚清以前,我們似乎找不到任何的史料,說中國人覺得自己的皮膚是黃色的!那究竟中國人,或東亞人從何時開始「變黃」呢?

 

人類學家 紀華克Michael Keevak的新作《Becoming Yellow: A Short History of Racial Thinking》(尚未有中文譯本,朝日硬譯為《變黃:種族思維簡史》)正是為了回答這個問題。 書中講述了西方「白種人」對東亞「黃種人」的觀念變遷史。 考究「黃種人」概念的起源,人種分類學觀念的演變。更重要的是,此一「科學理論」如何傳到東方,並成為東方社會的「常識」,以至「身份認同」!

 

在開始介紹紀華克的研究前,我們不妨先簡單講一下

〈「前科學時代」的人種學發展史〉

顯然,即使是今時今日最「政治正確」的「左膠」,也不能否認不同的人類族群之間,確實具有先天的「可識別差異」。 因此,我們幾乎可以肯定,自史前開始,甚至人類還未成為人類以前,就已經對「人種」概念存在若干的認知。 理所當然地,最早的「種族分類」必然就是「我族」和「他族」。

現存最早的「種族分類文獻」見於古埃及的《地獄之書Book of Gates》,其中將人類分為「埃及人」、「亞洲人」、「利比亞人」和「努比亞人」四大類。 按現在的概念來看,這個分類方式混合了「人種」、「民族」和「國家」這幾個不同「維度」的概念,顯然非常「不科學」(但很實用)!

中國也許是眾多古文明中的一個特例。 自中國文明史開始,其與周邊民族於外觀上即無顯著差別。 是故在中國的民族起源神話中,將自己與大多數周邊民族都視為同一祖先(例如「炎黃」)的後裔,華夏與「四夷」的分別,就只是「嫡子」和「別子」的差異而已。

由此所及,即使古代中國人也認知到遠方有與自己外觀差異極大的「黃毛人」(即現在所謂的「白種人」),以至「黑人」的存在,不過,比起憑外觀區分的「種族」或「民族」,中國人更重視的是「氏族」。 「氏族」並不一定以「血緣」為紐帶。相反,具有共同「神話信仰」和「生活方式」(即所謂的「禮儀」)更為重要。 正如許多深信自己是世界中心的古文明一樣,中國人甚至相信,即使是先天外觀不同的(野蠻)人,也可以透過接受「文明社會」的文化標準,而成為該社會的一員;反之亦然。 此之所謂「夷狄入中國,則中國之。」,例如外貌極具中亞特徵的「中國大詩人」李白(生於今日吉爾吉斯近哈薩克邊境的 托克馬克Tokmok,唐時稱「碎葉城」,為「安西都護府」轄區)。

在其他古代文明中,猶太人的種族起源神話尤其值得注意。 由於「迦南」所在之地為歐亞非三大洲的交界,故該地區的人對不同的種族自然較為敏感。 他們認為人類分為亞洲人、非洲人和歐洲人三大類,分別是挪亞的三個兒子 「閃」、「含」和「雅弗」的後代。這種說法透過《聖經》,影響著整個中世紀的歐洲。

 

歐洲地理大發現令「人種學」的發展進入「新時代」,甚至可以說,建構了現代整個對「種族」的理解。 在歐洲人探索世界的「獵奇」過程中,面對各種外觀、行為和文化與自己迥然相異的「他者」,來不及消化理解大量資訊的歐洲探險家,唯有以猜想代替研究,去了解這眾多不同的「種族」。 當非洲人取代以往的西亞和歐洲人成為奴隸貿易的「主角」後,更加強了歐洲人將人類「分類」的動因,以強化其奴役非洲人的理據。

「現代人種學」就是在這個大時代之中誕生了。雖然「科學」還沒有發達,但歐洲人從「文明的源頭」—- 希臘羅馬的古典文獻中,尋找依據,將自己與其他民族劃分為外觀、行為和能力皆有差異的不同「種族」。 最重要的是,在這種論述中,智力、行為方式,以至道德水準,皆如外貌特徵一樣,是可遺傳的。*** 誠然,這種觀點並非歐洲人所獨創,但將這套以歐洲人為基準的「種族論範式」推廣至全世界,卻絕對是他們的「功勞」。

 

17世紀進入啟蒙時代,知識界開始強調「理性」,「科學」登上了歷史的舞台。於是乎,就在這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肆虐歐洲的年代,對人種的「科學劃分」出現了。

1684年François Bernier的《按地球上居住的不同物種或種族的新地球劃分法Nouvelle division de la terre par les différents espèces ou races qui l’habitent 》,首次擺脫希臘羅馬的傳統,以較為「現代」的方式將人類分為四個「人種」:

A遠東人; B美洲土著;C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和 D包括南亞人在內的歐洲人,但不包括 薩米人Saami。(他們是北歐的原住民,操屬於「芬.烏語系」的「薩米語」,現主要居於芬蘭。)

不難發現,這個分類與我們現代對人種的認知極為接近,而且,在這個劃分之中,似乎並沒有特別考慮到「顏色」的因素。

十八世紀是「人種分類學」發展的關鍵時代。因為就在這個時代,歐洲人成為了「世界的主人」,更重要的是,他們發現了這個「事實」!

 

好了!終於回到「黃色」這個議題上了! 按照 紀華克從歷史文獻的研究所得,原來認為東亞人的膚色是「黃色」,並非經驗觀察的結果,而是近代科學的「發明」! 縱觀十八世紀中期以前歐洲人的遊記,他們對中國人和日本人膚色的描述,基本上都是白晳、淺白色、橄欖色等,這些顏色用詞同時也會其他文書中,用以形容歐洲人的膚色。 也就是說,十八世紀中期以前的歐洲人,壓根兒就不覺得以中國人和日本人的膚色,與歐洲人有顯著的差別。 在這些旅行家、商人和傳教士眼中,中國南方人和北方人的膚色反而是有差別的,不過這種差別與歐洲內各國之間一樣,「顏色」無異,只是「深淺」有別! 按當時的歐洲旅人觀察所得,「黃皮膚」的人也是存在的,他們就是後來被歸類為「白種人」的印度人!這些才是真正的「經驗觀察結果」!

讀書 札記 140314 變黃 上篇 掌門 天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3238

讀書札記140321變黃 (下篇) 種族的疑惑 掌門天地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4/03/21/%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40321%E8%AE%8A%E9%BB%83-%E4%B8%8B%E7%AF%87-%E9%BB%83%E8%86%9A%E9%BE%8D%E7%A8%AE%E7%9B%A1%E5%A0%AA%E7%96%91/

讀書札記140321
變黃 (下篇) 種族的疑惑
朝日執筆

《變黃:種族思維簡史》
《Becoming Yellow: A Short History of Racial Thinking》(2011)
作者Michael Keevak

至於醫學界最為知名的「蒙古疾病」則首推十九世紀後期英國醫生John L. Down發現並命名的「蒙古症」。 病症的名稱在我們這邊一直使用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現在已按一般慣例,以發現者姓氏命名為「唐氏綜合症」。 這是一種由染色體變異造成的遺傳性疾病,最初只在歐洲人中發現,智力發展障礙是其中一個重要病徵。 因為患者的臉部較寬,眼睛小而上翹,一派「蒙古人種」的樣子(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成吉思汗」畫像一般。),故唐醫生就將其稱為「蒙古病」或「蒙古傻子」。
智障的高加索人何以會呈現蒙古人的樣子呢?無所不能的進化論又要登場了!「科學」的解釋是,遺傳性智力障礙無疑是一種「逆進化」現象,按照「進化階梯」,高級的高加索人種就會「逆進化」回到次一級的蒙古人種階段,故在面容上呈現了這種「退化」。 只可惜,這個「合情合理」的解釋不久這被推翻了。因為這個病症後來也在「蒙古人種」中被發現,但這些患者的面容卻沒有「退化」成黑人的樣子!

〈種族的疑惑〉
不過,上面說的那些都已成歷史了。 自從美國演化生物學家 李雲天Richard Charles Lewontin發表了討論人類基因多樣性在人群中分佈比例的《The Apportionment of Human Diversity》一文以來,以「種族Race」之類的「血統概念」將人類劃分為不同集團或亞集團的傳統分類方式,逐漸失去其生物學的依據。 現在這個「傳統」只餘下「古人類學」這一個領域還有較大的影響力,但從近來的學界取向看來,這個陣地似乎也並非堅不可破。 (不過從邏輯上來說,只要「古人類學」不斷將戰線拉長,研究的「人類」越來越古,始終還是可以套用到「種族」主義的—-「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和「圖根原人Orrorin tugenensis」大概怎樣也不可能是同一個「種族」吧!)

李雲天的研究雖然在後來受到英國基因演化生物學家 愛德華茲Anthony William Fairbank Edwards的強力質疑,但在學界仍保持強大的影響力。 現在主流的研究者都相信,人類的基因多樣性,在地域或族群間的分布,並不比個體之間有特別明顯的差異。 換句話說,就是兩個「黃種人」的基因差距,也許要比「一黃一白」之間差距還要大。 人類基因中「看不到」的部分遠較看得到的為多,而史前不同人類族群之間的互動,也遠比我們今天想像的要多。 以至於到了今天,不同的「種族」或「族群」之間根本難以劃出具科學意義的分界線,完全可以視為一個廣大的連續體。***

基於這種對「種族」的新認知,上面提到的以「種族」作為病理分析的方法,儘管在醫學史上「源遠流長」,但已逐漸為學界所揚棄,不少著名醫學雜誌甚至表明不接納以「種族」作為病理分析的立論基礎(當然其中也有「政治正確」的因素在內)。
不過,這種「種族病理」的觀念是如此的根深柢固,以至於已成為很多人的「本能反應」。 舉一個大家也許都聽過的浪漫傳說—「腳趾尾甲」分叉,有很多不同的解釋,有說是蒙古人種的特徵,有說是漢族的特徵,也有說是滿族的特徵,但最神話化的解釋還是首推「洪洞縣大槐樹— 南雄珠璣巷的傳說」,內容這裏不贅,有興趣又沒有聽過的朋友可以自已 古高/百度 一下。 然而,這種癥狀其實在全世界也並不罕見,絕大部分都只是因營養缺陷或身體脫水而造成的「甲剝離症Onychoschizia」。

大量有關種族和族群的基因研究表明,現代智人在十萬年前開始走出非洲。 而現代人類基因多樣性的現狀,則是在晚至五六萬年前才加速形成。 這種狀態是人類基因在不同個體與集團之間反覆交換的結果,學術名詞稱為「網狀演化reticulate evolution」。
我們現在理解的「種族」,則是晚近很多的「社會-文化建構socio-cultural construct」。 這是人類由「基因天擇」進入「文化天擇」後的產物—- 只有明辨「人我之別」的文化系統才能在嚴酷的生存競爭中,保持較高的紀律,而獲得續存的機會。***

由於我們今天看到的一切文化體系,都是遠古「天擇」篩選的結果,故此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就是每個文化體系、每個社會,其實都有其本身的「種族主義」傳統。 不過,近代西方的「種族主義」卻是唯一頂著科學光環的虛構,這套理論更以西方「先進知識體系一部分」的方式,進入並征服了非西方世界。

比較十九至二十世紀的中國和日本兩個重要的東亞大國,我們會發現中國人對「黃色蒙古人」似乎更為受落,也許這是因為「黃色」在中國文化中沒有明顯的負面意義(「黃色」的色情涵義要到二十世紀中才由西方傳入),「黃帝」、「黃河」也是中國人的自豪。 在那些「讀番書」的進步知識分子的推動和鼓吹下,中國人似乎都非常樂意成為黃種人!至於「蒙古」,中國人素來喜歡「老屈」元朝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正統朝代。

來自日本維新的「文明進逼」,加上中國義和團等的「野蠻反彈」,讓當時的西方人聯想到「黃禍」一詞。 這詞其實也是「科學種族主義」興起後才出現的新詞,本來是用來形容蒙古西征的一個「歷史名詞」。 稍感諷刺的是當西方用這個詞語來形容近代的中國和日本時,似乎全然忘記了此兩者受「蒙古」之害,其實也許比歐洲還要深。 「黃禍」一詞顯然就是西方將「黃色」和「蒙古」兩個標籤結合使用的結果。 不過最諷刺的也許是,不少「黃色蒙古人」本身,對「黃禍」這個稱呼似乎表現得沾沾自喜,甚至雀躍不已。

「中國人」,顧名思義,自古就認為自己是處於世界的中心。不過,自從鴉片戰爭一連串的挫敗以後,似乎在大多數(進步)知識分子眼中,都認定了歐洲才是「真正的」世界中心了!這種想法直到現在仍有相當影響。 朝日小時候唸的中國歷史課本,從觀點上而言顯然是屬於「國粹派」的,但其中論及「日俄戰爭」、「干涉還遼」等情節時,竟用上「遠東從此多事」一語。 巴爾幹半島是「近東」、西亞是「中東」、東亞是「遠東」,這顯然是以「西方」為中心的論述。

文首的那首《龍的傳人》,明明就是自己腳下的江河,歌者卻反覆吟唱著「遙遠的東方」。(一說因作者侯德健生於台灣「眷村」,故有此言。但即使以在東海孤島的角度來說,「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江/河」大概也說不通吧?)這種「黃色認同」,其在中國的「根深柢固」,甚至讓很多「黃種人」本身都會以為,我們身上的「黃色」是「自然的」、「自有永有的」。 這裏給各位講兩個笑話。其一是國產電視劇《鄭和下西洋》(羅嘉良主演,開始不錯,結局很爛!)中,一個來自非洲的「黑小孩」稱鄭和與王景弘是「黃色人」,而兩個國使大人對此並無任何詫異之感,彷彿對自己是「黃色」感到理所當然。 其二是早前看到一本「文化普及」讀物,提到古代中國人崇尚「黃色」,「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因為中國人是「黃皮膚」云云。

上文提到的基本都是 紀華克的觀點,各位從中不難看出其「左派」傾向。 就 朝日 本人而言,紀氏的看法無疑是過分強調「政治正確」,例如上面提到李雲天的「族群間基因多樣性無差別論」,已被2003年 愛德華茲發表的「人類基因多樣性:李雲天的謬誤Human Genetic Diversity: Lewontin’s Fallacy」一文中所動搖。 作為基因演化生物學家的愛德華茲,本來是一名統計學家。 他在文中直指李雲天的統計方法有問題,事實是不同族群之間的基因雖然沒有明顯界線,但「核心樣本群」之間確實存在「可識別差異」。
又例如根據基因分析,近代歐洲有1%-2%人口的基因與「尼安德達人」極為相似,意味「尼人」與「智人」之間有「混血」的可能,從而動搖現代人類「一源論」的主流觀點。 但由於這個發現與「人類大同」一源說的政治正確「主旋律」相悖,故鮮有學者跟進研究。對於以上種種,紀華克等「左膠」都視而不見。

不過,當整個西方的知識界,以至普羅傳媒,都已經摒棄了昔日由他們親手加諸東亞的「黃色」和「蒙古」標籤時,我們本身竟然還喜滋滋地對「黃色蒙古人」自我感覺良好,好像也有點奇怪吧。 周星馳名片《國產零零漆》中,當「聞西」示範如何用「超級間諜凳」監視衛兵時,衛兵「頂佢唔順」把頭別過去,「聞西」即把衛兵的舉措解讀成—「問你驚未?驚呀哩!」不正是把別人的蔑視,當成是對自己的恐懼嗎?

然而,即使我們明白到自己的「黃」並非「與生俱來」,也難免面對別一個弔詭— 從前西方說我們「黃」,我們就相信自己真的「黃」;現在西方「澄清」我們「不黃」,我們就醒覺自己「不黃」,這不也是再一次向西方「叩頭」,再一次的「西方中心論」嗎?
說實話,「我討厭政治」,我可不怎麼介意自己到底黃不黃。

讀書 札記 140321 變黃 下篇 種族 疑惑 掌門 天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3946

遊客投幣許願黃石公園溫泉藍變黃

1 : GS(14)@2015-03-16 08:45:43







遊人愛在一些著名景點投幣許願,往往沒想過這會對景點造成破壞。美國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Park)有溫泉因硬幣積聚,令泉水變色。





被遊人污染的溫泉位於公園內的熱噴泉盆地,原本泉水呈深藍色(左圖),看上去像盛開的牽牛花,故被稱為牽牛花池。但黃石公園每年吸引數百萬人遊覽,很多缺德遊客會將錢幣投進泉內許願,令到泉底積聚大量硬幣及石頭,阻塞噴水口,致溫泉因水流減弱,池水逐漸變色,現已變黃綠色(上圖)。英國《獨立報》左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316/19077764
遊客 投幣 許願 黃石 公園 溫泉 藍變 變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514

笑到最後:買樓唔會令你變黃成智

1 : GS(14)@2016-03-08 00:06:11

鄰居渾水老弟喺另一份報章《AM730》專欄撰文話,後生仔唔好亂咁買樓,大致上話黃成智因為全職從政收入不穩,96年高位又買咗樓,覺得買樓會導致臨老扮超人。高明覺得渾水老弟講法邏輯上有問題。因為任何大額開支,例如買法拉利、買股票,甚至好似許仕仁咁買歌劇豪使成癮,只要找唔起條數,最後都會出現財政問題,同買樓無關。只係因為一般買樓要造按揭分廿幾三十年還,而其他消費品直覺覺得係一炮過,所以唔會孭債。實際上,好多嘢都可以令你孭上一條長債,例如媾女、結
笑到 最後 買樓 樓唔 唔會 會令 令你 你變 變黃 成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711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