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他在夏普33年,助登日本液晶電視王 獨家專訪 日本最了解夏普的人

2016-04-11 TCW

國際經營學教授中田行彥,見證了夏普興衰,他如何解讀鴻海接掌後的新局與挑戰?

鴻夏戀,這起台日最大投資案,最有資格評判其成敗的人是誰?

此人,非中田行彥莫屬。他,曾經是夏普液晶研究所技師長(chief technology officer),親身參與推動夏普液晶電視拿下日本第一,在夏普工作三十三年的他,經歷了夏普最輝煌的時期,卻也見證了它的衰敗。

現在的他,堪稱是日本最了解夏普的教授。離開夏普後的他,成為日本立命館亞洲太平洋大學的國際經營學教授,他的兩本著作《夏普企業敗戰的深層》與《夏普液晶敗戰的教訓》,詳細剖析夏普的衰敗。具有策略經營與技術知識背景,既能從局外人,也能從當事者的多元角度分析夏普的敗亡,使他成為日本的夏普專家。

中田行彥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指出,累積厚實技術的夏普跟擅長成本控制的鴻海,形成很強的互補,當外界因為文化差異大看衰鴻夏戀,他卻認為,鴻夏戀非常可能克服文化的差異。

他更指出,這是日本製造業的轉捩點,日本一直存有「加拉巴哥群島」的弊病。

選擇鴻海,進攻全球市場,夏普才有機會走出「孤島」,重回往日榮光。以下

是採訪紀要:

夏普擅長開發研究,鴻海有製造實力,兩者互補,

能增加全球競爭力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您如何看鴻夏合併後的未來?

立命館亞洲太平洋大學國際經營學教授中田行彥答(以下簡稱答):鴻海和夏普合作的話,是很好的互補關係。夏普的製造成本是日本四家電機業中最高的,這是夏普虧損的重要原因(詳見第九十六頁圖)。

鴻海在中國、台灣都有工廠。夏普擅長開發研究,鴻海有製造實力,我認為兩者的互補關係,能增加在全球的競爭力。這案子裡另一個選擇是產業革新機構(INCJ),它希望讓夏普的液晶事業跟日本顯示器公司(JDI)合併,但是這些公司經營模式很相似,並非互補的關係,即便加入JDI,夏普在全球業務上的困境還是無法解決,這就是為何我贊成鴻海合併夏普。

問:所以您認為比起INCJ,夏普與鴻海合併是正確選擇?

答:沒錯。當然還是會有些問題,像是外界所說企業文化差異。

問:夏普跟鴻海可能有哪些文化衝突?

答:很大的挑戰在速度,如何調和兩家公司的步調,讓夏普習慣鴻海的速度與效率。但是就像郭台銘在昨日記者會所說,這些文化差異是可以互補來提升整體實力。

另外,現在夏普約有三二%的業務來自液晶,這讓它陷入困境,所以跟鴻海合作後,鴻海也必須先解決這問題,不然夏普很難好起來,這挑戰很高。

還有,郭台銘是強人領導,夏普裡面人必須要跟隨他的意見,強人領導有好有壞。決策速度快這是優點,但是缺點就是可能帶領大家走錯方向。

技術再厲害,還是得能賣錢,這要有市場概念,所

以合併案有意義

問:您認為夏普員工能接受強人老闆?

答:接不接受是一回事,重點是這是他們唯一的選擇,確實有些人很害怕,但是很多在堺工廠的員工也跟(郭台銘)有很好的關係,這是好徵兆。如我所說兩者是互補關係,看到堺工廠的合資,歷經兩年,已經成功轉虧為盈,從堺工廠的例子來看,兩者有可能克服文化的差異。

問:夏普是重視原創的公司,鴻海則是代工文化,後者強調速度效率,您覺得一個代工文化的企業,可

以管理一個重技術原創的

企業?

答:我教的是技術管

理,日本的公司最大的問題就是技術至上,如何使用發揮技術,這就是需要管理,十年前,日本政府希望提升技術管理,我就被聘請到這學校。

什麼叫作技術管理?即便技術再厲害,還是得能賣錢,像是索尼跟摩托羅拉,他們希望教育客戶接受他們的產品,要如此,就不是只有技術就辦得到,還要有市場概念,所以我覺得這個合併案是有意義的。

就像夏普的創辦人早川德次,創造出「讓人模仿的產品」,這意味著要有人想要的產品,如果不是市場歡迎也就不會有人買。「原創」是夏普公司的特色,這是創辦人核心的理念,我認為這個想法還會持續著。

問:這麼有原創性的公司為何會走向衰敗,導致被鴻海入主?

答:町田社長時期,夏普選擇液晶放棄半導體,很多人認為「集中與選擇」(編按:指集中資源投資面板)造成夏普今天的衰敗,但是我不認為,像是早在一九八〇年代通用汽車就是以選擇與集中策略締造佳績,日本在失落的十年裡,很多企業採用「選擇與集中」策略也都度過難關。

所謂「集中與選擇」就是確認自己有優勢的領域,將所有的產品、資金、資訊跟技術集中投入,經營者必須時常思考自己的核心能耐是什麼,跟競爭者比,我們的優勢是什麼?集中與選擇才能成功,所以夏普的失敗,我覺得是策略與管理風格的問題,如果管理風格不改,夏普就不會改變。

問:當時的領導風格是什麼?

答:一九九五年當時十五吋的電視要十八萬日圓,是映像管電視的四倍到五倍,就算是要取代電腦螢幕,也是比傳統螢幕貴上幾倍,我私底下也質疑,液晶真的會取代傳統螢幕嗎?但是當時上面認為「很快的電視就會由映像管換成液晶」。當這指令設定下去,對夏普員工產生不可思議的力量,所有的企業活動都朝此發展,町田建立的龜山工廠,成立的AQUOS品牌,當時的時間來看,真是大成功,但是這個成功造就了下個「集中與選擇」,最後就陷入危機了。

日本要進軍全球,必須和亞洲企業合作,這對日本

製造業是轉捩點

問:您認為日本人對於有個台灣老闆有何慼覺?

答:基本上有些公司已經是外國人老闆了,這是第一次有位台灣人入主,這很有趣,我認為如果日本要進軍全球,就必須跟亞洲企業合作,這對日本製造業是個轉捩點。

過去,日本企業主要市場都是內銷,所以被稱「加拉巴哥群島」,這是很特殊的國家,例如製作僅能在日本用的智慧型手機,跨不出國門,加上人口老化,這對日本是很大的問題,所以日本企業必須轉向國際市場,而成長最快的就是亞洲市場,最了解市場的就是亞洲企業。

問:您在夏普工作很久,現在看到夏普被外資購併有何感想?

答:因為我退休了,從局外人看,我覺得很好,因為夏普這品牌跟公司都會繼續存在,但是從教授的角度來看,這是互補,但是有些從夏普退休的人不喜歡台灣人當CEO就是了。

問:您認為其他正陷入困境的日本製造業,是否因為鴻夏戀會願意選擇跟亞洲企業合作?

答:我剛剛提到的「互補」關係是重點,合作的雙方可否發揮彼此優勢,互補增加綜效,這樣合作才會有幫助。

中田行彥

出生:1946年

學歷:日本立命館大學技術經營博士經歷:液晶先端技術開發中心主管研究員(夏普是出資者之一)、夏普液晶開發本部液晶研究所

技師長

現職:立命館亞洲太平洋大學國際經

營學部教授

撰文者曾如瑩 整理 陳彥錚

他在 夏普 33 助登 日本 液晶 電視 獨家 專訪 最了 解夏 普的 的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3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