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貝索斯的秘密:亞馬遜的角鬥士文化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3683.html

這個系列的前一篇文章中講到,貝索斯是一個要求非常苛刻,對待員工也比較粗暴的CEO。一些人認為,貝索斯缺乏換位思考的能力,把員工當做一種可消耗的資源,看不到他們的貢獻。在本篇中,你還可以看到亞馬遜對待員工有多麼「摳門」,連員工入職時領到的一個背包在離職時都必須交還公司,原因是:「我們避免把錢花在對顧客不重要的東西上。」

你可能會覺得奇怪:一家對待員工如此苛刻的公司,怎麼能招募到優秀的人才呢?也許讀完本篇,你就會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另外,你還可以看到前文提到的「潤滑劑事件」有了怎樣的後續發展。

亞馬遜的「角鬥士文化」

在亞馬遜,你基本上拿不到什麼津貼,績效獎金也不會多得出乎你的意料,但該公司現在已經比20世紀90年代慷慨多了。在那個時候,貝索斯甚至不願意發給員工公交卡,因為他不想讓員工找到匆匆走出辦公室,以便趕上當天末班車的任何理由。

亞馬遜的員工現在有公交卡了,可以免費乘坐西雅圖的公交車。把自己的車停在「南湖聯盟」(South Lake Union)區的亞馬遜辦公樓裡,費用是每月220美元,公司可以報銷180美元。在亞馬遜會議室裡,把沒有抽屜的平板桌並排拼在一起就成了會議桌。自動售貨機的東西要用信用卡買,在公司食堂吃東西也沒有補貼。新員工入職時會領到一個背包,裡面有一個電源適配器,一個筆記本電腦基座,以及一些新人培訓材料。當員工辭職的時候,公司會要求他們返還所有配發的東西,包括那個背包。因為「亞馬遜的14個領導原則」中說:

「我們避免把錢花在對顧客不重要的東西上。不花冤枉錢可以培養我們解決問題、自力更生的能力,還會激發我們的創造力。在員工數量、預算規模,和固定費用方面,我們能省就省。」

「亞馬遜的14個領導原則」是該公司的核心價值觀,亞馬遜對其極為重視,經常在公司裡討論它,並且把它灌輸給新員工。

在50人以上的部門裡,經理需要經常「優化」自己的下屬,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解僱那些表現最差的下屬。所以,亞馬遜的很多員工永遠都生活在恐懼中,連那些在考核中獲得好評的員工,有時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些員工認為,亞馬遜的企業文化是「角鬥士文化」。很多人在這裡待不到兩年就會離開。「亞馬遜很奇怪:它是一家努力要當超級大企業的創業公司,同時又是一家努力保持創業公司特色的大企業。」珍妮-迪波說。她2011年時在亞馬遜當了5個月的營銷經理,發現上級不能很快接受利用社交媒體做宣傳的想法,而且在亞馬遜每天要工作很長時間,不利於她照顧家人,所以她選擇了離開。「亞馬遜的環境很不友好,」她說。

即便離開亞馬遜,過程也不是那麼容易。如果你跳槽到競爭對手公司那裡做類似的工作,亞馬遜就會給你發郵件,威脅要採取法律行動。2010時,從亞馬遜跳槽到EBay的費薩爾-麥斯歐德就遭受過這種威脅,後來還是EBay出面私下解決了此事。

亞馬遜無懼員工流失

可以在亞馬遜如魚得水的人,往往很善於應對接連不斷的摩擦和衝突,並在對抗性的氛圍中獲得成長。貝索斯把人們尋求共識的自然衝動稱為「社會凝聚力」,他對這種東西深惡痛絕。貝索斯希望手下的人能以數據為依據,充滿激情地爭論出一個結果來。這一點也被他納入到了「亞馬遜的14個領導原則」中:

「要有骨氣,敢於表達不同意見,要有責任心」

如果領導者不讚成某個決定,那他就有義務不失恭敬地挑戰這個決定,提出自己的質疑,即使他覺得這樣做會很尷尬,或者是費力不討好。領導者要有信念,要堅毅頑強。他們不應該因「社會凝聚力」而妥協讓步。但是,當事情最終確定下來之後,他們就要全力以赴地採取行動。

有些人喜歡這種對抗性的文化,他們似乎只有在這種文化中才能有效地開展工作。所以不少管理者在離開亞馬遜一段時間後,又回到了這家公司。「每個人都知道在亞馬遜工作有多難,但還是有人選擇了留在那裡。」在亞馬遜零售業務部門工作過5年的費薩爾-麥斯歐德說。「你不斷學習,創新的步伐讓人覺得驚心動魄。你不管做什麼競爭都很激烈。」

員工流失似乎並未給亞馬遜造成損失。因為該公司的股價在穩步上升,借助著這種吸引力,亞馬遜在招募人才方面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在今年7月發佈的第二季度盈利報告中,亞馬遜稱員工人數已增至9.7萬名,含全職和兼職員工,較去年增長了40%。亞馬遜給新員工開出的基本工資屬於行業平均工資,簽約獎金在兩年內發放完畢,RSU(也就是國內說的「乾股」,公司贈送給你股票,個人不需要任何資金投入)則分四年發放。谷歌和微軟公司的RSU是均勻地逐年發放的,亞馬遜則的RSU則會在四年內逐漸遞增地發放:員工通常在第一年年底拿到5%,第二年年底拿到15%,然後在後兩年裡,每6個月可以領到20%。亞馬遜採取這種做法來鞭策員工繼續勤奮地工作。

「潤滑劑事件」的後續

貝索斯不會出席亞馬遜的一些日常例會。他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公司的新業務上,比如AWS云計算服務,尤其是 Kindle和Kindle Fire(高管們開玩笑說,在Kindle樓裡,不經過CEO的批准,員工連屁都不能放),但是,貝索斯總是可以把他的存在感刷遍公司的每個角落。

比如,在2010年的潤滑劑事件發生後,貝索斯就開始親自關心公司的電郵營銷活動。他認真監督了過濾消息,判定哪些郵件可以發送給顧客的工作,並且嘗試以新的角度去看待營銷郵件業務。到2011年底,他覺得自己找到了一個很不錯的新思路。

貝索斯很喜歡看新聞電郵,例如每天發送網上各種文化軼事的veryshortlist.com,以及《連線》聯合創始人凱文-凱利寫的技術性技巧和產品評測新聞Cool Tools。這兩個新聞電郵都有短小精悍、文筆好、信息豐富的特點。貝索斯覺得,亞馬遜或許可以每週發送一封精心設計的電郵,它應該是短小精悍的數字雜誌,而不是平庸乏味的、由算法生成的營銷信。於是他責成營銷副總裁舒爾考慮一下這個思路。

從2011年底到2012年初,舒爾的研究小組向貝索斯提交了多種營銷郵件版本。其中一個打明星牌,另一個介紹產品的趣史。但這個項目沒有取得任何進展,因為在測試的時候,顧客的反饋不太好,一些參與了這個項目的人還記得當時的窘境。在一次會議上,貝索斯查查看了一些版本的樣品 在場的每個人都在沉默中等待著。「這個東西有問題,」貝索斯說,「它已經把我搞煩了。」他喜歡的那個版本側重於推薦突然變得火爆的產品,比如《V字仇殺隊》的面具和格萊美獲獎歌手阿黛爾的CD。「但是頭條需要更亮眼一些。」他說對研究小組說,負責文案的人就在其中。「有些文案寫得很糟糕。如果你是寫博客的,你就會挨餓了。」

最後,他的注意力轉到了舒爾身上。在亞馬遜的整個歷史上,市場營銷副總裁都是一個很容易中槍的靶子。

「為什麼我連接3個月都沒有看到任何進展? 」

「這個,我總得找到編輯來做樣品啊。」

「動作太慢了。你真的關心這件事嗎? 「

「是啊,我們挺在乎的。」

「那就去掉設計的部分,它看上去太複雜。而且這件事還要加快進度!」

貝索斯制定了亞馬遜的經營原則,讓這個公司在利潤率低,外界不看好的情況下挺過了二十年。從某種意義上說,整個亞馬遜就是圍繞著他的大腦建立和發展起來的。貝索斯的大腦好比是一台放大器,可以把他的聰明才智和進取心傳播到儘可能大的半徑範圍中。亞馬遜北美零售高級副總裁維爾克說,「貝索斯一邊實幹,一邊學習,他從我們每個人有專長的人身上學習,並把精華吸納到他自己的大腦裡去。現在大家都希望儘可能地像貝索斯那樣思考。」

貝索斯 貝索 秘密 亞馬遜 亞馬 角鬥士 角鬥 文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7045

李開複:矽谷公司做不了中國市場的角鬥士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102/166732.shtml

李開複:矽谷公司做不了中國市場的角鬥士
李開複 李開複

李開複:矽谷公司做不了中國市場的角鬥士

中國的代替品非常強,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會使任何一家美國公司在中國受挫。

來源 | 李開複(ID:kaifu)

作者 | 李開複

這是2017年底,Bloomberg主持人Emily Chang對我訪談節目的一部分。美國媒體似乎最在乎的問題是:美國科技公司能否在中國得到成功。希望這次解釋清楚了。

許多人把公司間的競爭比作角鬥場里的角鬥士,恐怕矽谷的公司做不了角鬥士,他們會在中國市場上被打敗。那些在中國出現的新公司,他們從一個充滿競爭的環境中誕生,要比美國的產品更加易用

美國科技公司需要意識到,中國的代替品非常強,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會使任何一家美國公司在中國受挫。我覺得微信比Facebook Messenger好得多,淘寶和天貓比eBay更好,和亞馬遜不相上下。”

1

李開複

2

Emily Chang

Emily Chang是Bloomberg TV的主持人,曾任CNN駐北京記者。她還曾客串多部美劇,比如講述美國創投圈故事的《矽谷》(Silicon Valley)。

 

中國公司將挑戰

美國頂尖公司的地位

Emily Chang:百度、騰訊和阿里巴巴在人工智能上的策略和谷歌、Facebook以及亞馬遜有何不同? 

李開複:這7家公司吸引了全球最頂尖的人才。有趣的是,微軟、Facebook和騰訊,都選擇以一種非常有效但又有點象牙塔式的方法去進行他們的實驗。谷歌、亞馬遜和百度、還有阿里巴巴試著采用一種以產品為核心的手段去研究人工智能,兩者都很有意思。

Emily Chang:百度、騰訊和阿里是否會在谷歌和Facebook主宰的市場中成為有潛力的對手?

李開複:中國作為一個市場來說,或許比全世界其他的所有市場之和都大。中國有7.3億能上網並且立刻進行支付的人,他們可以隨時隨地買任何東西,並不需要經過許可。我們看到中國的公司獲得投資並且投資給在矽谷的許多公司,還有東南亞、印度。所以,中國人對於向國外的擴張將挑戰那些美國頂尖公司的地位,這是未來會發生的。

Emily Chang:你對於騰訊投資Snap怎麽看?占股百分之十二,這會是它美國投資偉業的開始嗎?

李開複:騰訊在全球投資方面十分聰明,他們教會了被投公司很多東西。我有和埃文聊過(Snapchat的CEO),他十分感謝騰訊對他公司的幫助,尤其是基於中國用戶社交行為相關的。

但同時我也覺得,埃文也教會了騰訊很多東西。所以,騰訊就像是一部非常強大的學習機器,它做投資,同時也是在學習,這個學習過程是雙向的,我並不認為騰訊有掌控全球的野心,它的主要重心還是在中國,但它想通過投資來增強存在感。

Emily Chang:在人工智能方面中國會趕超嗎?

李開複:谷歌顯然領先了世界其他公司,領先了中國的大學和公司,但中國有三大優勢,我認為這是趕超的關鍵。

首先是數據量,因為人工智能是數據量越大就越能訓練好的東西,它們才會越來越智能。第二是大量的工科畢業生,工程和數學是中國大學的強項。第三是政策,2017年7月,國務院發布了一個關於AI的計劃,所有省市都拿出許多資金用以支持人工智能公司發展。有這些因素,我想中國趕超是很有可能的。最終,中國或者美國,都有可能會在人工智能技術上領先世界。

Emily Chang:在中國的自動駕駛領域,誰會獲勝?原因是什麽?

李開複:我當然覺得我投資的公司會獲勝,我們投資了三家公司,它們都有不錯的機會。

大家都知道,百度在這方面投入巨大,對此,我也十分尊重。滴滴也有強烈的動機想促成這個行業,因為人工駕駛會耗費很大的財力,Uber也一樣。

不看好美國輕型互聯網公司

在中國的發展

Emily Chang:如今,優步從中國退出,Airbnb正嘗試收費盈利,它是否能夠在其他美國公司倒下的地方繼續前行下去?

李開複:我並不看好美國的輕型互聯網公司在中國的發展,我個人很喜歡Airbnb,但它與用戶之間的輕型聯接,在中國並不奏效。

在中國,你需要建立非常大的粉絲基礎來阻礙你的競爭對手,否則他們會吃掉你的份額。中國也有公司想成為Airbnb,他們會下很大的功夫來占領市場份額。比如以成本效益為基礎,系統有效地更換屋內的冰箱。

Airbnb的模式對中國遊客走到海外是很棒的,對來到中國的外國遊客也一樣,但相對於整個中國消費市場來說,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Emily Chang:所以,你認為Airbnb在中國的前景不太好?

李開複:不一定,他們可以開展一些其他的業務,就像谷歌和Facebook那樣,在中國賣一些廣告,或像亞馬遜出售一部分的雲服務一樣,但只會是整個市場的一小部分

Emily Chang:我們聊聊創新工場事吧,你覺得現在最火熱的投資領域是什麽?

李開複:人工智能領域,我們是下了重註的。比如人工智能在金融科技的應用,在健康和醫療方面的應用,還有自動駕駛領域。

我們還投資了機器人,尤其是工業機器人,可以切實地看到它們在賺錢、省錢。我們還投資了新型傳感器,這將會大大降低自動駕駛車輛以及機器人的成本。除了人工智能,我們還投資了其他六七個領域。

Emily Chang:中國的大型科技公司如騰訊,持續保持著增長。你覺得中國的科技公司逐漸變成一個商業帝國,其價值體現在哪里?

李開複:對互聯網公司來說,中國是一個比世界其他地方都要大的市場。目前大型互聯網公司的價值,美國對比中國,大概是一對一,美國略微高一點。等到一切都塵埃落定,中國大約會比美國高出百分之五十,所以價值會共同增長。

中國在未來五年會增長更多,因為借力線上支付能力,以及加速發展的進步,會到達一個合理的比例,可能是中國公司1.5,美國公司1

Emily Chang:真的嗎?

李開複:另一方面,我確實有看到其中的泡沫。所以並不是說,所有的一切都會不停地瘋漲。那些沒有識別能力的投資人肯定會把過多的錢投在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公司上,或許現在會得到雙倍甚至三倍的估值,但最終還是要回歸合理化

李開複 矽谷公司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李開 開複 矽谷 公司 做不了 中國 市場 角鬥士 角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002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