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政府采购诱发投资冲动 LED产业或重蹈多晶硅覆辙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513/629204.shtml


 每经实习记者 郭荣村 发自广州
“晶科有可能是下一个蒙牛。”晶科电子(广州)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晓宁自豪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此 前,鼎辉投资蒙牛乳业获得巨大成功,如今鼎辉又投资了晶科。
在近日晶科电子(香港微晶先进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宣布斥资10亿元在 广州南沙打造LED芯片基地之后,5月10日,记者来到位于广州南沙的这一新基地看到,工地还没有动工,细雨蒙蒙中的荒地里长满了杂草。但林晓宁告诉记 者,“新基地将在年底完工”。
而就在此时,号称中国最大的LED产业基地也正在湖北宜昌加紧施工。这个由湖北匡通电子有限公司打造的基地号称 要让“LED节能灯光照亮全国”。而在4月初,LED芯片厂商三安光电(600703,SH)位于芜湖的生产基地也已经启动,该项目总投资号称高达120 亿元。
“投资LED产业就是投资中国的未来。”深圳雷曼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在“2010年LED行业峰会论坛”上如此表示。
然而,光鲜的背后暗藏隐忧。政府的过多干预、资本的过分涌入、没有规范的标准、缺乏自主知识产权、低水平模仿等一系列问题,正在使这个产业经历一场大浪 淘沙似的转变。
政府主导 区域竞争加剧
从华中到华东,从华北到华南,各地政府都在积极扶植本地LED产业的发展,如此“百花齐放”的 局面让企业满怀憧憬的同时也感到了压力。
以珠三角为例,早在2009年11月9日,广东惠州就将全球四大LED芯片厂商之一的Cree(科 税)引入,惠州也因此成为Cree在北美以外的第一个LED芯片生产基地;而作为制造业中心的东莞,也在2009年11月公布了《东莞市推进LED产业发 展与应用示范工作实施方案》,目前东莞有200多家LED企业,据业内人士预计,到2015年产值将达到150亿元;中山古镇则在原有灯饰产业基础上,主 攻LED灯饰应用领域,抓住LED产业链的终端,以求打造国际化的灯都;而为了推动LED产业的发展,深圳市也出台了 《深圳市LED产业发展规划(2009~2015年)》《深圳市推广高效节能LED照明产品示范工程实施方案》等相关政策,积极扶持企业做大做强,而深圳 康佳早在2008年就计划建设包括LED显示屏、LED照明、液晶电视LED背光源等产业,从而形成完整的LED产业链;广州市也不例外,制定了《广州市 路灯节能设备安装管理规定》等3个配套文件,以此制定LED路灯准入标准,同时还引进了包括香港微晶在内的众多企业入驻。
现代城市景观营造、 新媒体、广告宣传、城市数字化等,将进一步拓展LED应用的外延。在城市化进程加快和全社会信息化水平提高的情况下,LED作为低碳环保的朝阳产业,获得 了较大发展空间。但是众多企业一哄而上的局面,也让该产业竞争加剧,难以获得良性发展。
“目前来看,行业洗牌在所难免。”林晓宁表示,“我觉 得LED企业,特别是中上游的LED芯片企业,最后剩下的可能就只有几家。”
巨量政府采购形成虚假繁荣
“现在的LED路灯政策措施很 难落实。”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十三研究所研究员张万生教授表示,现在的LED路灯有很大的“忽悠”成分。
2009年以来,科技部推行“十 城万盏”工程,在天津、石家庄、大连、哈尔滨、上海、杭州、厦门、福州、武汉、深圳、成都、重庆、西安等21个城市开展半导体照明应用工程试点工作,目标 是在2011年底前更换掉这21个城市的600万盏路灯,以此拉动LED产业150亿元的内需商机。
但在巨额政府采购面前,LED企业“不是 去找市场,而是去找市长”,政府采购拉动的巨大市场需求让企业尝到了甜头,进而刺激了产能的进一步扩大,堆积起了泡沫。
在中国质量网上,可以 看到一张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拿着工具在高空安装LED路灯的宣传图片。据悉,到4月底,山东潍坊市已完成全市LED路灯更换57600余盏,占路灯总数的 74%。但而中国照明电器协会理事长陈燕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潍坊的路灯更换是比较典型的政府主导行为,具体效果怎么样则需要专家来评价了。我不认 为这种做法是合适的。”
政府在鼓励LED企业发展的同时,通过直接采购的方式为企业创造了商机,但这一模式并不是完全的市场行为。同时,政府 大量采购容易形成LED产业虚假繁荣,引发企业投资冲动,不能使企业理性面对市场。此外,政府主导模式还会造成LED企业对政府的过度依赖,在没有明显竞 争优势的情况下,这些企业在市场上会越来越难以立足。
陈燕生认为,我国现在LED技术还处于一个发展的过程中,技术本身还不是很成熟,如此大 规模的更换路灯是不理性的,也容易造成资源的浪费。
“LED和普通照明灯具之间有几十、上百倍的差价,如果出口不畅又没有政府的采购,就会出 现很大的问题。”东莞市金之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陈剑雄表示。
门槛提高将缩小企业生存空间
统计资料显示,2009年我国 1000多家LED企业中,产值达到亿元以上的只有27家,仅占行业总数的2%左右。一方面,LED产业发展时间不长,大企业确实需要时间培育;但另一方 面,众多中小企业逐眼前利益而动,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自己的品牌,仅仅是代工生产,长期发展动力不足。
北京世纪澄通电子有限公司负责人 表示,由于产品趋同,价格竞争压力大,公司只能通过量的优势来维持利润。由于LED产品后期维护比较麻烦,维护费用很大,企业也因此承受了巨大的负担。
由于企业规模小,对应的研发投入必定有限,由此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也很少,而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企业更是凤毛麟角。事实上,很多企业满足于做没有过 高技术含量的模仿品,因为这样风险小、投入低,日子也算过得安稳。
但是,随着行业标准的不断推出,企业获得“入场券”的条件将越来越高。目 前,《LED显示屏通用规范》和《LED显示屏测试方法》已经发布实施,而新版《LED显示屏通用规范》也即将由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布,达不到技术要求 的企业今后很难在市场上生存下去。
另一方面,国内关注较少的光辐射安全也纳入欧盟CE认证的一个检测项目,相关标准将陆续出台。在国内,光安 全检测没有强制执行,但从国际上看,这必定是一个趋势,国内企业将面临较大挑战。
除了行业标准以外,随着LED产业的发展,市场对资本、技术 和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门槛也将不断提高,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
LED产业或重蹈多晶硅覆辙
“可能到年底或者是明年就是一 个洗牌的时候。”深圳市展鸿光电子有限公司工程部经理张勇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因为越来越多的投资涌入这个产业,竞争会越来越激烈,除非有自己独到 的竞争优势和特色,否则很大一部分企业可能无法面对残酷的竞争。
有业内专家甚至认为,LED或许就是下一个多晶硅。多晶硅是太阳能光伏产业的 重要原材料,在新能源光伏产业的持续高温烘烤之下,多晶硅产业迅猛发展,有资料显示,中国多晶硅的产量从2005年的60吨狂飙到2008年的4000吨 以上。到了2009年,产能出现严重过剩,国家不得不把多晶硅列为产能过剩行业,多晶硅企业遭受重创。
而LED产业同样是在新能源的概念上一 路飞奔,由于政府和企业都看好该领域,产能也在以每年40%的速度扩张,各地已现低水平重复建设苗头,前景令人堪忧。
我国目前LED尚无统一 的行业标准进行规范和引导,由此造成市场竞争难以有序开展、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质量难以有效提升等现象,多数业内人士预测,LED企业在经过洗牌之后, 只能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家企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42

梅耶爾提高公司福利再裁員 被指重蹈AOL覆轍

http://news.cyzone.cn/news/2012/10/07/233351.html

據國外媒體報導,現在雅虎的美女CEO梅耶爾所做的一切和2009年阿姆斯特朗在AOL的舉措有著很多驚人的相似之處,首先是提高公司的員工待遇然後再裁員。AOL的裁員是在阿姆斯特朗就任半年之後進行的,而現在關於雅虎大規模裁員的消息也從不同渠道得到了證實。但是,那些經歷了AOL裁員事件的人們認為梅耶爾做錯了,他們認為梅耶爾應當先裁員然後再著手提高公司的待遇,進而提升員工士氣。

2009年的AOL新任首席執行官蒂姆-阿姆斯特朗(Tim Armstrong)和雅虎現在的美女CEO瑪麗莎-梅耶爾(Marissa Mayer)的處境有著太多的些相似之處,他們都曾是谷歌(微博)的高管,而且在科技界已經相當有名了,此外二人也都積累了不少的財富。但是為了成就一段傳奇,他們都選擇了一個更具有挑戰性的新工作,當然這個新的工作崗位也讓他們站在了更高的起點上,有了更大的知名度。

在阿姆斯特朗2009年就任AOL的首席執行官後,他就聘請了一些自己在谷歌工作期間結識的科技界新星。三年之後的今天,雖然這些人裡面仍然有繼續留在AOL奮鬥的,但是大多數人都已經離開了AOL。

而現在的雅虎和梅耶爾似乎在重複著2009年阿姆斯特朗的軌跡,梅耶爾上任之後也是先挖了谷歌的牆角,聘請了新的人才。

所以,那些曾經追隨著阿姆斯特朗進入AOL的人們比其他人更加關注梅耶爾在雅虎的施政方針。到目前為止,業界對梅耶爾就任以來採取的各項措施還是比較認可的,他們承認現在梅耶爾正在帶領雅虎向著正確的方向一步步邁進。

但是,那些曾經追隨著阿姆斯特朗進入AOL的人們對梅耶爾這位新官上任之後燒的三把火並不認可,他們甚至認為梅耶爾已經犯了一個錯誤。

時至今日,梅耶爾在雅虎的很多努力都是為了改變雅虎的企業文化。她已經向員工提供免費的食物和免費的iPhone。據美國媒體透露,梅耶爾還打算今年讓雅虎的員工過一個前所未有的聖誕Party。

那些曾經被阿姆斯特朗聘請到AOL的老員工認為梅耶爾的這些作法很明智。但是所有密切關注雅虎的人都知道,梅耶爾的執政計劃當中很重要的一環就是裁員,而且是大規模的裁員。著名的風險投資人兼軟件工程師馬克 安德森(Marc Andreessen)透露,雅虎需要大規模裁員,現在雅虎的全職員工和兼職員工數量為1萬8千人左右,而雅虎需要裁掉1萬人。安德森還是世界萬維網名人堂的一員。除了安德森之外,雅虎內部也有類似的大規模裁員消息傳出。

到目前為止,梅耶爾還沒有在雅虎的全體職工大會上表示過會進行裁員。但是根據雅虎高層的消息顯示,梅耶爾沒有宣佈裁員的原因是時機尚未成熟。最近,梅耶爾聘請了肯恩-高曼(Ken Goldman)擔任雅虎的首席財務官,而高曼在降低企業運營成本領域是一位的著名專家,外界普遍認為這是梅耶爾在為大規模裁員做準備。

那些當年跟隨阿姆斯特朗進入AOL並努力改變AOL頹勢的員工表示梅耶爾現在的作法是錯誤的,她應當先裁員然後再著手提升企業的文化和鬥志。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2009年阿姆斯特朗任職之後也是先著手提高公司的士氣,這一措施取得了不錯的效果。但是半年之後,阿姆斯特朗開始了他的裁員計劃,然而這一計劃實施的並不順利。當時阿姆斯特朗的裁員計劃是2300人,但是只有大約1100人接受了自願離職買斷協議,因此阿姆斯特朗不得不強制性地解僱了一些職員。

那些曾經經歷過AOL裁員事件的人們表示,梅耶爾應當先進行大規模的裁員,保留住雅虎的中堅力量,然後再和那些留下來的員工進行溝通,並作出承諾:現在是公司新的發展階段,留下來的都是勝利者,公司現在可以為留下來的員工提供以前提供不了的待遇,包括免費的食物、免費的iPhone和更好的津貼待遇。

這些舉措讓人們想起了美國幾年之前的一部電影《商海通牒》(Margin Call)。影片講述2008年經濟崩盤的24小時內,在一家投資銀行員工身上所發生的故事。當一位追隨阿姆斯特朗進入AOL的老職員談到現在梅耶爾和雅虎時就會想起這部影片,因為這部影片中很好的展現了梅耶爾本應當對那些裁員之後留下來的員工所做交流和溝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320

Twitter IPO之路:必須避免重蹈Facebook覆轍

http://news.cyzone.cn/news/2012/10/10/233485.html

北京時間10月10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在Facebook首次公開招股招致投資人強烈不滿之後,備受期待的Twitter的首次公開招股,必定將受到更嚴謹的詳查。對於Twitter首席財務官阿里·洛加尼(AliRowghani)而言,如何帶領著公司成功上市,將是他面臨的最大挑戰。

以下為文章內容摘要:

2010年年初的一個週六,阿里·洛加尼(AliRowghani)在手機上收到了一封來自史蒂夫·喬布斯(SteveJobs)的語音郵件。這位已故的蘋果聯合創始人希望洛加尼能夠繼續留在沃爾特迪士尼旗下的皮克斯動畫擔任首席財務官,不要離開公司加盟Twitter,並出任後者的首席執行官。

消息人士透露,喬布斯和迪士尼首席執行官鮑勃·伊格爾(BobIger)隨後曾數次致電洛加尼,希望能夠挽留洛加尼,不過洛加尼還是選擇了加盟Twitter。喬布斯此前通過把皮克斯動畫出售給迪士尼,成為了後者的第一大股東。洛加尼對於加盟Twitter一事回憶稱:「Twitter當時早已聞名全球,擁有著巨大的影響。我認為我不可能經常會遇到這樣的機遇。」

出任Twitter的首席財務官,39歲的洛加尼被賦予了更多的職責,他在Twitter有著建立夥伴關係和在全球進行擴張的權利,而不僅僅像典型的企業首席財務官那樣搗弄數據。洛加尼同時掌管著Twitter的財務大權,也是公司首席執行官迪克·卡斯特羅(DickCostolo)最緊密的顧問之一,他不僅需要通過數字量化讓Twitter避免競爭,而且最終還需要負責公司的首次公開招股(IPO)。

私人投資者、Twitter董事會董事彼得·庫裡(PeterCurrie)表示,「洛加尼給Twitter帶來了極好的業務判斷。他的想法很多。他並沒有從僅僅作為公司首席執行官的角度來考慮問題。」

谷歌和Facebook

Twitter的高管們一直未對公司首次公開招股的時間表發表評論。就目前的情況看,該公司正專注於吸引用戶,並從渴望觸及Twitter超過1.4億受眾的廣告主那裡尋找到獲取營收的途徑。消息人士今年6月份透露,Twitter當前預計該公司2014年的營收將達到至少10億美元,這一數據較市場調研公司eMarketer的預測高出近一倍。

除去幫助公司與谷歌和Facebook競爭之外,洛加尼最大的挑戰將是指引著這家總部位於舊金山的公司進行首次公開招股。洛加尼此前還沒有帶領著一家公司進行過首次公開招股,而且幾乎也沒有作為上市公司最高財務官員的經驗。

Twitter可能將成為繼Facebook之後上市的最大的消費網絡公司。Facebook在今年5月18日進行了首次公開招股,但是由於公司首席財務官大衛·厄博斯曼(DavidEbersman)和投資銀行確定的發行價格過高,導致該公司上市後股價累計跌幅已經達到50%。洛加尼必須為Twitter確定一個合理的發行價,即保證公司募集到更多的資金,又確保不能因為股價過高而導致股價上市後連續下跌。

IPO詳查

美國專門從事企業首次公開招股研究的諮詢公司ClassVGroup創始人利斯·拜爾(LiseBuyer)表示,「像Facebook一樣,Twitter的首次公開招股備受市場期待,而且因為前者的過失,會讓Twitter的首次公開招股遭到更嚴謹的詳查。從始至終,首席財務官將是管理層最介入此事的人。」

消息人士透露,洛加尼的職權範圍已經被擴大,被賦予監管業務開發和夥伴關係的職責。卡斯特羅表示,「洛加尼是一位沉著、戰略型的思想家。在公司經營槓桿和經營效率上,他向我提供了難以置信的幫助。」

Twitter與夥伴之間的關係並非一直很順暢。該公司在今年就表示,已經制定出更為嚴格的政策,來限制其它網站如何使用Twitter的消息。Twitter還終止了與職業社交網站LinkedIn之間的合作。

開發者不滿

Instapaper創始人馬可·阿蒙德(MarcoArment)指出,「實際上,Twitter能夠在任何時候決定你的應用是否違規,或者該公司能夠添加新的規則,讓你的應用不經意間違規。他們一直擁有這樣的權利。但是現在我們清楚,他們將使用我們確實不讚同的方式。」

雖然Twitter設置的規則令其它第三方應用開發商感到不滿,但是這卻讓Twitter更多的控制了自己的內容--從而讓公司有能力通過用戶的Twitter消息來獲取營收。出生在伊朗的洛加尼在達拉斯長大,上學期間曾獲得富布萊特獎學金,在斯坦福大學讀研究生之前,他曾在諮詢公司麥肯錫工作。2001年,洛加尼加盟了皮克斯動畫。迪士尼動畫和皮克斯總裁埃迪·卡特穆爾(EdCatmull)表示,除數字之外,洛加尼對公司業務的每一個細節都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Twitter董事會董事、風險投資公司BenchmarkCapital的投資合夥人彼得·芬頓(PeterFenton)說,這種綜合的技能,讓洛加尼成為了Twitter首席財務官的合理人選。在洛加尼加盟公司之前,芬頓曾負責過Twitter首席執行官的甄選工作。芬頓表示,洛加尼幫助Twitter部署了其廣告戰略。Twitter在2010年4月份首次宣佈了其廣告服務,隨後一直在不斷擴張該服務。

在去年從DST和其他現有投資人處募集資金,並對公司估值達到80億美元的融資中,洛加尼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洛加尼同時還監管Twitter的國際擴展計劃約9個月時間。在這段時間裡,Twitter管理層一直在爭論是否組建合資公司或是結盟,來幫助吸引日本用戶。消息人士透露,洛加尼的意見一直是保持獨立來控制自己的未來。最終,這一意見在公司上下達成一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480

蘇格蘭獨立公投最糟結果:票數接近,重蹈魁北克覆轍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079

000_arp3661039.si

原文刊載於彭博新聞社,本文有所節選、刪減。

隨著蘇格蘭獨立公投倒計時正式開啟,無論是強烈呼籲獨立的政客,亦或是參與投票的獨立派或反獨力派選民,加拿大魁北克兩次獨立公投的經驗都給蘇格蘭人上了課:即使公投顯示獨立失敗,未來的生活也將從此不同。

按照匯豐銀行首席英國經濟學家Simon Wells的說法:“即使投票結束,獨立問題也可能不會長久消失。”蘇格蘭獨立公投最糟糕的結果可能是:獨立派和反獨力派票數接近。若蘇格蘭重蹈魁北克的覆轍,那麽長期分裂國家的情緒可能引發二次公投,經濟或將因此受創。

魁北克長達40多年的分裂主義曾令該地經濟受損,GDP增速一度出現下滑、大規模居民搬離、企業數量銳減、加元多年間頻頻出現貶值。

加拿大魁北克曾兩次舉行獨立公投

為了準備這次公投,支持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還曾於2011年夏末飛赴加拿大魁北克,向當地魁北克人黨學習獨立公投的經驗。

加拿大魁北克省曾於1980年和1995年分別舉行兩次獨立公投,但均因反對票數量略超過獨立票而未能達成獨立心願。

公投由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左翼政黨魁北克人黨提出。40多年來,該黨力主魁北克省從加拿大獨立出去。魁北克省為法語區。該省法裔居民與英裔居民矛盾較深。加拿大政治家們圍繞憲政危機和魁北克省的獨立問題常年爭吵不休。

鑒於魁北克兩次公投失敗的先例,蘇格蘭人提出了一個要求:拒絕媒體。促成兩個黨派會面的前魁北克省議員Daniel Turp稱:

他們不想被認為類似於或者被視為魁北克人黨,或者魁北克其他國家主權主義者。他們想取勝。顯見的事實是,魁北克人黨並沒有在此前發起的兩次公投中贏得最終勝利。

華爾街見聞網站今晨提及,盡管調研主辦方不同,但各方最新民意調查顯示,獨立派和反獨力派目前均未能持有壓倒性優勢。

但獨立的情緒在蘇格蘭人對英國政府不斷的批評聲中蔓延。至今,掌控英聯邦政府的英國保守黨都備受指責。蘇格蘭抨擊者認為,正是保守黨在上世紀80年代毀了他們的重工業。

蘇格蘭人可能需要付出經濟成本

前獨立派先鋒Jacques Parizeau認為,鬧獨立這件事不會終結,除非蘇格蘭真正脫離英聯邦,“別以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公投失敗,這件事就算完了。”以前,人們以為加拿大魁北克人黨(Parti Quebecois)在1980年公投失利後會就此罷休,“但你已經看到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麽。”

魁北克給蘇格蘭人上了一堂經濟課。該省的政治不確定性已經形成了經濟代價,多數都由魁北克人自己承擔。魁北克省分離主義崛起的同時,恰逢該省經濟增速較其他地區出現下滑。

1971年,魁北克省在加拿大國民生產總值(GDP)中占據的份額從25%跌到了20%以下。同期,該省人口占全國的比重也從28%縮減到23%。據加拿大統計局的公開數據,自1971年之後,魁北克凈外遷人口高達55萬之多

加拿大研究機構Fraser Institute最新調查顯示,位於魁北克西南部、繼多倫多之後全加規模第二大城市蒙特利爾的企業數量暴跌,由1990年高峰時期的500家銳減到2011年僅剩75家。

談及此事,哈佛大學研究經濟不確定性領域的經濟學教授Nicolas Bloom曾在采訪中表示:

因為蒙特利爾的政局變得如此不穩定,大量加拿大商業活動就此轉移到了多倫多。因此,你將在蘇格蘭看到類似的歷史重演

全民大討論對長期經濟增速沒好處。

而加拿大其他地區的經濟也未能擁有足夠的免疫力。魁北克分裂派掌權的22年間,加拿大元有14年都處於下跌狀態,去年的貶值幅度高達7%。

反對獨立的蘇格蘭人也曾警告:蘇格蘭和英聯邦也可能面臨類此噩運。蘇格蘭兩大金融集團蘇格蘭皇家銀行和勞埃德就表示,如果蘇格蘭公投成功,將會把公司總部遷往倫敦。

愛丁堡大學政治學教授Ailsa Henderson近期的調查顯示,一些人考慮離開蘇格蘭,他們對金融方面的顧慮超過了文化方面。

Ailsa Henderson教授用一句話總結了離開和留下兩派人的想法:

有些人不會離開,因為他們愛死了BBC;有些人可能搬離,不然,他們將失去養老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471

美銀美林:中國經濟或重蹈日本覆轍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094

盡管經濟發展歷程相隔二三十年,然而中國與日本的增長模式卻驚人地相似。增長靠投資驅動、金融抑制、貨幣超發、房地產市場泡沫巨大等等,今天的中國不免令人聯想起上世紀80年代的日本。

更重要的是,兩者的結局會相似麽?中國能否避免重蹈日本“失去的十年”之覆轍?美銀美林股票策略師David Cui 和 Naoki Kamiyama在最新的報告中指出,這是有可能的,但最終將取決於中國是否以及何時開始重組其國內銀行。

日本樓市泡沫自1989年末開始破裂,房產的大幅貶值最終反映在了銀行飆升的不良貸款上。由於沒有意識到或者說不願意承認飆升的壞賬問題,日本政府在長達十年的時間里都沒有給銀行註入資本讓它們核銷那些永遠也收不回來的壞賬。

結果,日本政府為其當初的猶豫不決付出了沈重的代價:1992年至2000年間日本七次推出經濟刺激計劃和一個複興計劃,總規模高達110.8萬億日元(按2000年的匯率計算為1.1萬億美元),期間GDP平均增速僅0.8%。

直到2002年,日本政府承認壞賬可能影響整體經濟,並對銀行實施了重組,日本才迎來了轉機。

美銀美林指出,中國資產價格可能面臨著比當前更加急劇的下跌,“有很強的跡象表明,房地產價格上漲和債務增長正在向壓力屈服。”今年上半年中國銀行業核銷的壞賬比2013年全部的還要多,但中國官方公布的壞賬比率仍然很低。Cui和Kamiyama認為,盡管很難知道中國壞賬的確切數字,但它將比日本或者2007年以後的美國所面臨的壞賬更大。上世紀末,中國對銀行出臺了大規模救助措施,當時準備上市的國有銀行的壞賬率高達40%,而且那個時候還沒有房地產泡沫。

他們表示,即使中國的壞帳率只有8%,和曾經的日本銀行業相同,中國政府也應該盡快采取措施暴露銀行業風險、處理壞賬。但問題是,承認壞賬將在一定時間里妨礙經濟增長,這是忙於整頓混亂局勢的中國新一屆政府不太願意看到的。因此,可能需等大局平穩後方能出臺相關措施,也許要等一到兩年時間。然而,時間拖延的越久,壞賬就越大。

從地價上漲到嚴重依賴固定資產投資,再到貨幣超發,美銀美林整理了如下數據,描繪了今日的中國與上世紀九十年時的日本的相似之處:

broad money china japan (1)

(左:廣義貨幣/GDP 右:實際利率)

China-Japan exports capital formation (1)

(左:定資本形成總額/GDP 右:出口占世界比重)

growth currency china japan (1)

(左:全球經濟增長沖擊影響 右:貨幣升值)

land china japan

(左:地價 右:房地產價格指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478

全球市場聚焦“下周一”:日本會重蹈1997年覆轍嗎?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696

1997年時任日本首相的橋本龍太郎為了鞏固財政狀況,決定將消費稅從3%上調至5%。結果導致日本經濟陷入衰退,橋本也黯然下臺。盡管部分原因是幾個月之後爆發的亞洲金融危機,但上調消費稅也負有很大責任。現如今,安倍晉三也面臨艱難的抉擇:一方面是財政部要求上調消費稅的呼聲,另一方面則是經濟複蘇疲軟的現狀。

支持安倍上調消費稅率的聲音認為,日本目前負債水平幾乎是其經濟體量的2倍,上調稅率有助於減緩日本的公共債務壓力。而反對聲則指出,第二輪上調消費稅率很可能再次導致劇烈的經濟下滑。

本周日多家媒體表示,安倍如果決定延後預定於明年10月上調消費稅的措施,可能在今年年內提前舉行眾議院選舉。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安倍可能會選擇在12月14日提前大選。而按正常日程,日本眾議院2016年以前都無需舉行選舉。

日生基礎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Yasuhide Yajima在接受彭博采訪時表示,“安倍晉三不會冒險上調消費稅,暫緩消費稅對普通家庭會帶來很多的益處。”

但是安倍同樣面臨財財政部的壓力。財務大臣麻生太郎本周表示,9月以來,日本經濟指標持續改善。關於消費稅上調政府將做出適宜的決定。若消費稅上調延期,則很難達到最初的財政平衡目標。而經濟財政大臣甘利明本則稱,如期推進或延遲消費稅上調都存在風險。若推遲上調消費稅,安倍將盡所能實現基本預算赤字削減目標。

前財政部官員,現任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本周同樣向安倍隔空喊話。央行顧問河合正弘(Masahiro Kawai)周二時表示,“日本央行正在購買大量的低息債券,將推高通脹。若推遲加稅,安倍將失去財政信譽,推高風險溢價,並將使日本央行的工作更難開展。”

日本媒體分析指出安倍通過在今年12月份決定推遲明年的加稅計劃,然後提前舉行選舉可以將推遲加稅一事貼上“民意”的招牌。但日本眼下可能通過開放博彩業、放松就業體制監管、和改革社會保障等措施來繼續推進經濟振興,議會若在12月份提前選舉,勢必會增加安倍內閣在2015年深化結構性改革的計劃的風險。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周一就表示,他不會建議首相安倍晉三提前舉行選舉。如果計劃中的消費稅上調舉措被延後,他不會考慮提前選舉,並稱政府的優先要務是對抗通縮和刺激經濟。

下周一日本將公布第三季度GDP數據,預計同比將增長2.2%,前值則為萎縮7.1%。安倍晉三一位助手表示,如果數據表現不佳的話,那麽上調消費稅將幾無可能。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172

美聯儲高官:忽視低通脹將重蹈日歐覆轍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262

130114115223-kocherlakota-monster

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Narayana Kocherlakota稱,在通脹上升前景並不顯著的情況下,美聯儲傳遞出朝向更緊的貨幣政策轉變的意圖會威脅到該行的可信度。

Kocherlakota在周五的一份聲明中稱,決策者“無法對低通脹作出回應的話,就會冒通脹出現損害性下行和長期通脹預期下行的風險,就像發生在日本和歐洲的那樣。

在12月17日的FOMC會議上, 他反對美聯儲修改前瞻指引中關於可能有的加息路徑的表述。這份聲明就是了解釋他為何反對的。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屬堅定鴿派的Kocherlakota將於今年年底失去在FOMC的投票權。

據彭博社,本月FOMC的前瞻指引將原先的“相當長時間”後開始加息的表述替換成了“耐心”等待開始加息

Kocherlakota對此表示反對,他認為,美聯儲應該做的是強調“只要一到兩年期通脹前景仍然低於2%的目標”,就不會開始加息。

他表示:

FOMC也應該清楚地表明,如果發現前瞻指引的效果不充分,它願意采用購買資產等額外的工具使通脹重回目標水平。

12月FOMC會議

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美聯儲主席耶倫在12月FOMC發布會上表示,至少未來兩次會議上不太可能開始貨幣政策正常化,但耶倫表示,部分委員認為,2015年中期的經濟條件可能適合加息

“委員會不可能在未來兩次會議上開啟貨幣正常化。”耶倫在今年最後一次FOMC會議後的發布會上表示:“當然,這一評估是完全取決於經濟數據的。”

耶倫稱,FOMC重新確認利率維持在0-0.25%的區間內是合適的。12月份FOMC決議聲明顯示,美聯儲可以在加息問題上保持“耐心”。耶倫強調,修改前瞻指引是由於經濟發展進程的改變,但前瞻指引變化不代表政策意圖的改變。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406

美聯儲高官:忽視低通脹將重蹈日歐覆轍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262

130114115223-kocherlakota-monster

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Narayana Kocherlakota稱,在通脹上升前景並不顯著的情況下,美聯儲傳遞出朝向更緊的貨幣政策轉變的意圖會威脅到該行的可信度。

Kocherlakota在周五的一份聲明中稱,決策者“無法對低通脹作出回應的話,就會冒通脹出現損害性下行和長期通脹預期下行的風險,就像發生在日本和歐洲的那樣。

在12月17日的FOMC會議上, 他反對美聯儲修改前瞻指引中關於可能有的加息路徑的表述。這份聲明就是了解釋他為何反對的。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屬堅定鴿派的Kocherlakota將於今年年底失去在FOMC的投票權。

據彭博社,本月FOMC的前瞻指引將原先的“相當長時間”後開始加息的表述替換成了“耐心”等待開始加息

Kocherlakota對此表示反對,他認為,美聯儲應該做的是強調“只要一到兩年期通脹前景仍然低於2%的目標”,就不會開始加息。

他表示:

FOMC也應該清楚地表明,如果發現前瞻指引的效果不充分,它願意采用購買資產等額外的工具使通脹重回目標水平。

12月FOMC會議

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美聯儲主席耶倫在12月FOMC發布會上表示,至少未來兩次會議上不太可能開始貨幣政策正常化,但耶倫表示,部分委員認為,2015年中期的經濟條件可能適合加息

“委員會不可能在未來兩次會議上開啟貨幣正常化。”耶倫在今年最後一次FOMC會議後的發布會上表示:“當然,這一評估是完全取決於經濟數據的。”

耶倫稱,FOMC重新確認利率維持在0-0.25%的區間內是合適的。12月份FOMC決議聲明顯示,美聯儲可以在加息問題上保持“耐心”。耶倫強調,修改前瞻指引是由於經濟發展進程的改變,但前瞻指引變化不代表政策意圖的改變。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492

耶倫大媽是否在重蹈2004年的覆轍? 海濱政經述-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m8a.html

   在耶倫講話後,全球市場情緒突發逆轉性變化,美元掉頭,黃金急漲,甚至連銅這樣具備金融屬性的商品也開始上揚。

   市場開始壓註耶倫控盤失敗,大量資金進入債券市場,長期收益率下滑。

   2004年格林斯潘花費18個月,連續加息,進而伯南科接棒,繼續連續加息14個月,最終的結果是大家看到的2008年全球金融崩潰。

   格林斯潘加息太晚了,他為了拯救高科技泡沫崩潰,縱容了弱勢美元和低利率過久的時間。

   但這個和1994年的加息周期成功有什麽區別嗎?

   我們來回顧一下,克林頓時期的黃金歲月,伴隨著中國崛起,大量廉價商品幫助美國維持低通脹。廉價資本湧入美國,伴隨著美元強勢,不僅僅推動互聯網科技泡沫,也帶來美元資產上揚,就業率大增,出現兩低一高的繁榮景象,預算出現高額盈余。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克林頓希望居者有其屋的想法,壓迫銀行放松信用基礎,推動窮人買房的行為也為21世紀初的次級債風險埋下種子。

   2004年的加息已經和1994年大不相同,美元持續下跌,伴隨著房地產泡沫繼續泛濫,經濟卻沒有太大改善,911事件對美國人的心理是一個沖擊,美國打了一場戰爭。

   時間推到今天,2015年的狀況,是美國頁巖油氣革命帶給美國大量就業機會、美股和美國地產上揚改善了美國家庭的資產負債表,同樣的高科技泡沫在蘋果、google、特斯拉、3d打印、基因醫療等方面出現了一股浪潮,同時大宗商品暴跌,帶給美國低通脹,就業也增長到08年以前的水準。

   你可以發現,這實際上類似1994年的加息前後,美國在2014年退出QE,加息預期導致美元大漲,同時美股和房地產繼續維持堅挺。

   但是有一點,如果耶倫的鴿派思想占上風,就會將類似1994年前後的光景變成類似2004年。因為美元會掉頭便成弱勢下跌,長期國債收益率下降,美股和房地產泡沫重新形成,銀行業因為長期貸款沒有利益,而更多的將資金投向短期風險資產,到美聯儲再次想要加息的時候,就會重演2004年之後格林斯潘和伯南克的窘況,將美國和全球經濟推向另一次巨大的金融崩潰中去。

    而中國在美國鴿派占上風,同時歐日又在貨幣戰爭如火如荼,不得不加入,實行貨幣寬松,那麽全球就會回到1914年,或者回到1928年。

   回到這兩個時間節點的訴求就是:

   第三次世界大戰。

    通過一次毀滅性的大戰來做一次徹底的市場出清。

    羅斯福當年的新政穩定了美國經濟,但沒有拯救美國經濟,後來美國是通過置身於一次前所未有的世界大戰之外,依賴歐洲大陸的毀滅,才得以恢複經濟,成為世界第一強國。

    實際上,你回顧這些年的跡象,和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景象、背後邏輯等等,都是一摸一樣的。

   精英治國的迷誤在於,當統治全球的自以為是的精英開始犯錯時,就一定是全人類付出慘重的代價,才能糾偏。

   更多研究,盡在www.ott.ac,over the to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9507

深挖中國短租市場,Airbnb恐將重蹈Uber覆轍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0820/151610.shtml

airbnb

本文首發i黑馬

繼共享經濟的鼻祖之一Uber之後,同為該模式開拓者的民宿預訂平臺Airbnb也終於正式進入中國。19日,Airbnb正式宣布引入紅杉資本中國與寬帶資本兩家中國戰略合作夥伴。這樣一家手握巨資又野心勃勃的獨角獸發力中國,將對中國現有的短租、民宿市場產生怎樣深遠的影響呢?

最快的增速,中國成為戰略要地

此前,Airbnb已經在國內一些大型城市如北京、上海等開展業務,但是房型較少,覆蓋城市也有限,更重要的基本沒有做過營銷推廣。Airbnb一直被認為是外國背包客和留學生等小眾的文藝範兒選擇。

像Uber、Airbnb這樣的巨頭近年來爭先恐後要擠入中國市場,其原因不難理解:中國不僅有著接近15億的人口,還有著尚為藍海的共享經濟市場。共享經濟模式的本質是閑置資源的合理再配置,實質上比較容易受到中國這種人口眾多、社會資源多樣的國家的歡迎。看看這兩家的業績就足以說明一切:

Uber聯合創始人Travis Klanick 曾經在一封郵件中表示:“在Uber業務量最大的10個城市中,有4個在中國,這讓中國成為Uber在美國之外最大的市場。” Airbnb方面也稱,2014年,中國出境遊客通過Airbnb訂房數量增長了700%,成為Airbnb增長最為迅速的出境遊市場。

深耕出境遊,藍海蛋糕的彎道超車

值得註意的是,Airbnb此次的工作優先級並非吸納更多國內房源,而是要吸引中國出境遊遊客選擇Airbnb。

一方面來說,它看中的是中國不斷壯大的出境旅遊市場所能帶來的巨大機遇。去年中國出境遊人數達到1.09億人次,已經連續三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出境遊市場。中國出境旅遊消費所帶來的業務已經成為Airbnb增長最快的項目之一。

而另一方面,Airbnb也不可能無視旅遊大國中國的接納遊客的能力。現在,Airbnb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還是新模式,但是出境遊客在體驗共享房屋後,往往會將信任感帶回國內,這將有利於吸引更多的房源加入平臺,形成房主/遊客的良性選擇空間,最終將中國這塊大蛋糕徹底消化到其全球化版圖當中。

巨頭的挑戰,中國學徒將何去何從

早在Airbnb進入中國之前,像許多嗅覺靈敏的互聯網從業者便意識到了這種模式的潛力,因此湧現了一批類似Airbnb的共享經濟模式下的短租民宿平臺。現在,“師傅”正式駕臨,還沒來得及定位、改良、創新的小徒弟們,勢必會受到一輪猛擊。

Airbnb采取C2C的交易平臺,網站並沒有自己的產品,只為房屋租賃搭建一個交易平臺。時間或早或晚,但可以預見Airbnb最終還是會用用戶反哺房源,在國內一線及準一線城市鋪開。嚴格遵循著Airbnb教義的中國學徒們進入本地市場較早,且吸取了前輩經驗少走了不少彎路,近期也開始紮堆高額融資。已經本土化了的學徒們有的針對國內的多用途短租市場,有的切入國內度假細分領域,還或者依靠大型分類信息網或成熟的租房網站獲取房源,均做的有聲有色。

數據顯示,中國在線短租市場在2012年加速起步,市場規模在1.4億元,而到2014年市場規模有望突破40億元,2015年可達105億元,3年時間市場規模將增長超過50倍。這樣潛力巨大的市場或許並不介意更多競爭者的加入,但是這些學徒們就好像Airbnb的子集,服務的重疊、資源的稀缺必將對導致市場份額的激烈爭奪。

其中更加偏重B2C的途家等暫且不論,但如小豬短租等、和Airbnb一樣宣揚“人文情懷”的平臺,將面臨的是自己體量數倍的競爭者,並且它的全球知名度將有助於其大量吸引更加偏好這種分享經濟模式的外國遊客。這在某種程度上壓縮了這類學徒的上升空間,而已經獲得的市場也難免被入侵者侵蝕。

艱難中前行,Airbnb尚面臨多重痛點

對Airbnb來說,中國市場雖然充滿著想象空間,但真的要在中國取得成功,面臨的問題並不在少數。如果不解決這些痛點,恐怕Airbnb將會重蹈Uber覆轍。

1)信任危機

中國市場並不是鮮奶蛋糕而是一塊複雜又分量不輕的切糕。在共享經濟概念中,需要買方對非專業的賣方和對接平臺的高度信任。特別是Airbnb切入的短租民宿領域,更是涉及到租客、租戶雙方家財安全和人身安全的雙重潛在威脅。從國內現在的社會風氣來看,似乎還不能很好地接受將陌生人引入家中小住幾日的行為,也未必願意去陌生人(甚至房主可能是異性)家中暫住。如何一方面說服遊客,使其認同民宿這種“酒店”,另一方面真正為雙方提供全方位的安全保障,是Airbnb進入中國市場將面臨的第一道難題。

2)有效房源

Airbnb是一家互聯網創業公司,這就潛在限制了用戶的年齡層,而受到文化觀念的影響,能夠接受出租自家房屋給遊客的人也往往不會是中老年人。這就意味著能夠為Airbnb提供房源的用戶一般為青中年人士,按照中國的平均經濟水平來估算,這些人一般只能負擔的起剛好夠一家人生活的房子,而很難有空閑的房間(在Airbnb首先需要發力的大城市更是如此)。而有多居、複式甚至獨棟的人又難以且不需為額外收益將房間出租,以至還要服務房客的。因此,相比較國外家庭往往獨住house或較大公寓的情況,中國用戶短期內未必能提供足夠的房源。

3)價格優勢

在美國,很多人選擇Airbnb最主要的原因便是競爭力極大的價格。相比較於30-60美元不等多人間青年旅舍,和動輒150-500美元的酒店,位於絕對城市生活區的Airbnb只需要50-100美元就可以租到獨立臥室,並且可以很方便的使用洗衣機、烘幹機、廚具等設施。對於自由行的遊客來說,既節省了經費,又可以更加貼近當地文化,還免去了低價酒店所處偏僻的不便,十分合算。

然而在國內,經濟型連鎖酒店基本已經鋪入了三線以上城市,再加上酒店預訂折扣平臺的接入,使得用戶可以輕松以200元左右的價格預定到房間。從現在Airbnb網站上的價格來看,並沒有特別大的競爭優勢。

4)中介危機

正如同所有撮合型交易平臺一樣,Airbnb也面臨著產品模式的天然缺陷,即雙方一旦產生信任關系,便極易越過平臺直接交易,從而使平臺利益受損。據了解,Airbnb要向租賃雙方收取服務費,租客方約為6%~12%,房東方為3%,這也就是它主要的商業模式。

之前逐鹿網曾翻譯的一篇文章的作者就表示,他在華爾街的朋友經常會選擇租住Airbnb一段時間,與房主熟悉信任後,再跳過Airbnb以低價格按年租住房間。Airbnb未曾透露其是否有有效方案回避此類事件的發生,但在人情大於定則的中國,它所要面臨的危機或許更加嚴峻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荒島上的Y先生,文章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i黑馬觀點與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號zzyyana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336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