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小剧场:前台狂舞后台荒

1 : GS(14)@2011-01-29 19:20:40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10128/183500.html
    2010年,舞台剧这个圈子不平凡,然而繁华的背后却有着无尽的辛酸,2011年对他们来说,还需要在短暂的疯狂之后回到理性的商业探索之路上来。
               
           剧场和剧目持续增长,但剧本荒成发展瓶颈
  2010年,舞台剧这个圈子不平凡,然而繁华的背后却有着无尽的辛酸,2011年对他们来说,还需要在短暂的疯狂之后回到理性的商业探索之路上来。
  剧场进入“炒档期”时代
  观众量的增长带火了舞台剧产业,而剧场的增加也为舞台剧产业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北京市场为例,2007年之前,北京几大剧场的营运模式几乎都是“等剧来演”,但是随着中国话剧百年的到来,舞台剧迎来了第一个春天,很多剧场的档期紧张,开始了“炒档期”时代。
  “2010年舞台剧的发展,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剧场和剧目的增加。”开心麻花创始人张晨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他的这一观点同样得到了繁星戏剧村总经理樊星、北京银基一帮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立兵等同道中人的认可。
  据统计,目前北京共有营业性演出场所107家,而2009年这一数字为82家,一年之间增长高达30%。据道略文化传媒产业研究中心的监测显示,2009年这些场所共演出16836场,2010年全年演出达到18000场。
  随着演出市场越来越火,剧场的租金越来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不少剧场营运机构也加入了舞台剧创作这一领域,“场制合一”的模式越来越明朗。开心麻花在北京的“大本营”一直是海淀剧院,但是租金越来越高,很多档期也被其他的演出机构买走,开心麻花不得不另僻根据地,原地质礼堂未来将成为开心麻花的新址。有剧无场一直是困扰一些民营演出机构发展最大的问题。
  借力各路资金脱困
  “流眼泪了,没忍住,清晨,一大早儿,出租车里,我的眼泪在我的脸上肆意穿行着,不是都擦干了吗?怎么好像又有了,这绝对他妈的不是一个男人做出来的事儿,苦苦经营快六年的公司终于完成首轮的融资,这一天我实在等太久了,想起师傅的话,好好夹着尾巴做狗以后才能抬起头来做人,加油吧!”
  这是2011年1月7日戏逍堂话剧工作坊制作人关皓月在微博上的发言。“这正是民营话剧人的苦乐写照。”周立兵说。近两年,周立兵自己投资过小剧场话剧,也一直作为风险投资的代表关注着这一领域,资本要不要介入这一行业,如何介入,他还没有想得太清楚。
  戏逍堂的这笔风险投资,可以说是这一行业的首笔风险投资。而此前,已经有多家风险投资人与开心麻花的张晨有过多次接触。“目前舞台剧这个行业太小了,还处于婴儿时期,我担心资本进来之后会‘拔苗助长’,让麻花的发展路径走歪失控。”张晨说。
  2010年年底,由北京西城区政府投资,开心麻花出品的音乐剧《爷们儿》演出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张晨向记者透露,整个编剧、创作直至演出,西城区政府给予了极大的支持,而政府对他们的要求仅仅是此剧能够体现老北京的人文风情即可,其他的由张晨定夺。“这样给了我们很大的空间发挥。”张晨说。
  在民营舞台剧市场中,不少演出机构还采取了另一种模式,即帮助企业做定制化的舞台剧,联想集团、李宁等公司,2010年都在这一领域有很大的投入。“虽然这是一种短期能够带来直接经济效益的模式,但是这不能成为主流,否则就失去了舞台剧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周立兵说。
  剧本荒成发展瓶颈
  “能找到个好本子太难了。”导演何念说,剧本荒问题一直是困扰舞台剧演出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至今未能有好的解决办法。尽管戏逍堂称他们已经建立了一套流水线式的剧本创作模式,但仅仅是个案,是否是个长久的法子还不得而知。
  与2009年相比,剧场的场租上涨了30%多,人员工资增长也高了不少,但是演出市场的票价并没有调整,同一剧目增加演出场次来降低成本是一些机构惯用的手法之一,“其实这背后仍然是剧本荒的问题。”周立兵说。
  “鼓励剧作家创作新剧本,就像企业进行创新管理一样,不仅需要巨大的投入,而且要能够承担创新失败的风险。”周立兵说,就像医药企业投资新药的开发一样,一旦成功能够给企业带来一段时间巨大的经济效益,而艺术创作的风险和新药研发一样高,但收益可能不足千分之一。
  正因如此,能够让观众喜欢的剧作家也成了各大剧社最抢手的资源,剧社纷纷向他们抛出橄榄枝预约剧本。“剧院最应该团结的就是作家队伍,让他们源源不断地为剧院创作出优秀剧本。”重排国家话剧开年重戏《都市 人》的年轻导演韩杰说,剧本荒的问题在一定时期内还会长期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