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臨時工的人生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0-14/100314119_all.html

孫永飛終於出院了。這位20歲的河北小夥脫下病號服,換上條紋T恤和緊身牛仔褲,穿上尖頭皮鞋。臉上一道道已結痂的粗短劃傷,在他年輕的面龐上格外顯眼。

  「這是從鬼門關走出來的標記。」他的父親說。孫永飛不好意思地笑起來,露出折斷的門牙。

  一個多月前,北京南郊馬駒橋發生一起惡性車禍。16個人擠在一輛准載六人的金盃車中,與一公交車側面相撞。金盃車上三人當場死亡,一人搶救無效身亡,兩人重傷,五人輕傷。坐在車廂撞擊一側的孫永飛,臉部被碎玻璃劃傷,腦部遭到嚴重撞擊,昏迷了整整三天。

  這輛班車上,全是和孫永飛一般年紀的年輕人。19、20歲,初中畢業或是高中輟讀,剛從農村來到城市。他們每天乘坐中介公司的車,去不同的工廠打臨時工,一天約掙60元。

  沒人知道在馬駒橋一帶,究竟有多少這樣的臨時工。這個緊鄰亦莊經濟開發區的鄉鎮,聚集了大量來京打工的外地人。按官方統計,當地外來人口將近8 萬,兩倍於本地常住居民。但實際數量遠不止於此。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都是年輕力壯的85後、90後,可以輕而易舉在工廠找到一份穩定工作,卻更願意當臨 時工。

  不獨北京,製造業密集的東莞、廣州等地,年輕的臨時工也在增加。他們由工頭組織,每日輾轉於不同的工廠,成為企業的後備軍。

臨時工經濟

  車禍之前,孫永飛剛到馬駒橋不到一個星期。

  這裡是通州區與大興區的交界處,緊鄰北京南六環,是典型的京郊城鄉接合部。塵灰飛揚的道路旁,是一棟又一棟灰磚堆砌的平房,劣質大喇叭放著嘈雜的音樂,油膩的小吃攤堵住人行道,滿地是垃圾與橫流的污水。

  孫永飛在讀書和打工時認識的同齡人,大多輾轉集聚於此。

  初中畢業後,孫永飛先在老家跟著親戚跑了一陣貨運,後在河北省內好幾個城市當建築工。今年春節一過,他獨自來到北京做起了塔吊工。塔吊工是工地 上的「高端」工種,工資待遇不錯。但幾個月前,孫永飛開的塔吊鋼纜突然斷裂,數噸鋼筋砸向地面,雖無人員傷亡,卻把孫永飛嚇得半死。他決定重找工作,幾經 周折,來到馬駒橋。

  朋友們告訴他,在馬駒橋,幾乎所有工廠都缺人,滿街都是中介,隨時都可以找到活。有的工廠甚至連體檢、面試都不用,找工作的中介費,則由企業埋單。

  工資待遇也比前兩年大幅提高,一般普工的綜合工資都在每月2500元以上;一些技術崗位,如焊工,已達到3000元-5000元。

  和他的朋友們一樣,孫永飛不願意去工廠做長期工。「你只要去工廠做一天就知道了。」孫永飛數落起流水線上的種種不是:基本工資太低,要掙錢只能靠超時加班,動不動就被管理人員呵斥,日復一日重複機械、毫無意義的動作,完全沒有職業發展的可能性。

  他選擇更自由的臨時工。沒錢了便去打工,有錢了便歇著。想幹活就干活,想玩就玩。如果按照打長工的時間強度去做臨時工,一個月算下來,收入差不多。

  8月12日,是他第三次去打臨時工。

  早上6點剛過,他來到馬駒橋商業街。中介提供的崗位種類繁多,覆蓋全北京各行各業。除了印刷廠,最近電子廠接到緊急訂單,大量招工,每天都需要 上百人,到廠就直接上流水線。有服裝廠要人,去給成衣剪線頭,或給品牌服裝換包裝袋。去毛巾廠的通常要疊一整天毛巾。此外還有發傳單,貼「牛皮癬」……這 些技術含量低的工作,報價不高,一天能掙60元到70元。

  也有複雜一些的。如去家具廠搬木料,到快遞公司送快遞,給物流公司做搬運,到綠化隊挖坑植樹。甚至還有強拆——一個工友說,中介告訴他就是做拆 遷,沒想到要拆的房子裡面還有人,他們一人領一面盾牌和一根棍子,把人趕出來後便開始拆房。這些崗位工資相對較高,但普遍不超過100元一天。

  工人們每天早上把身份證押給中介,由中介或工廠派車,統一送到工廠。工作十個小時,再加上午飯和晚飯各一小時,整整12個小時後,又被送回中介公司門口,由中介發放工資、退還身份證。

  對企業而言,招用臨時工更加便宜,省去了社會保險和經濟補償金等支出。尤其對於電子加工廠等以訂單型經濟為主的企業,使用臨時工也更加靈活。

  即便如此,在用工荒大背景下,大多數工廠還是傾向於招長期工。

  「就算是最簡單的崗位,也有一個上手、熟練的過程。每天都來不同的人,都要重新教一遍,這也是成本呀!」一家印刷廠的人事主管表示,當前之所以 大規模招用臨時工,更多的原因還是長期工招不上來。即便是臨時工,工廠對十天一結、一個月一結的工人也開出了更高的工資——例如在某一電子廠,一天一結是 每天70元,而一個月一結則是每天一百元。

  可惜,「長工就是沒幾個人來問,幾乎全是來找日工的。」一個中介老闆說,明明做長工有保障、掙錢多,「他們就是不願幹,不知道現在的小孩怎麼想的」。

黑中介灰色生存

  孫永飛也說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想的。

  不管是在建築工地還是在餐館打工,從來沒有誰和他簽過勞動合同。至於每月要從工資裡扣社會保險費,在他看來更是多餘。他只求每晚能結清工資。按他的方法算下來,當臨時工收入並不比上流水線做長期工差。

  介紹臨時工的中介數不勝數。整個馬駒橋地區有近百家中介,其中只有七家有相應資質。其他「黑中介」大多是家庭作坊,老闆們在自家臨街的鋪面上, 擺一張桌子兩把椅子,僱傭一兩個外地來打工的年輕人,便招攬工人。有的中介掛著勞務公司的名頭,有的寫著家政公司或是信息諮詢公司,有的乾脆什麼都沒有, 一側用作小賣部,另一側用來招工。

  每年春節前後,通州、大興及市級政府部門都會對這些黑中介們「聯合執法」。查封鋪面,扯掉招牌,抱走燈箱。但第二天,黑中介們就撕開封條,收拾房間,又重新開張了。

  「我們也沒有辦法,沒有那麼多的人天天守在那裡。人手不夠,執法力度有限。」通州區勞動部門一位官員說。

  即便政府部門時不時突擊執法,但在旺盛的用工需求下,黑中介的生意竟越做越大。開發區裡的工廠,依然以訂單經濟為主,用工流動性極大。加之愈演 愈烈的民工荒,企業人事部門難以直接招到足夠的工人。這些大型工廠往往與正規的勞務派遣商合作,由後者負責招募工人。勞務派遣商會把任務分解,最後層層轉 包分包,便到了黑中介的手上。

  「我們這兒位置好,北邊全是工廠,南邊全是工人,北京沒有第二個地兒招人比我們快。」一個黑中介老闆如是說。

  工人與中介之間的關係頗為微妙。為了一些好的崗位,一些年輕人會和中介打得火熱;中介為了招工,也會給經常幫他們拉人的年輕人一些小恩小惠。

  還有中介一邊招工,一邊順道組織賣血。

  據工友們介紹,此前一個月左右,商業街上不少中介都打出獻血的招牌,和招工的黃色海報放在一起。中介將工友們組織到通州某醫院「獻血」,每「獻」200毫升血,可以拿到160塊錢和50塊錢的電話充值卡。

  不管是招工還是「獻血」,中介老闆都從中抽錢,工人們看得一清二楚。據一位在中介打過工的年輕工人介紹,每介紹一個臨時工,中介可從中得30 元。臨時工的崗位名實不符,到了工廠又被「倒賣」、或者拖欠工資的情況也時有發生。工人們對付的辦法無非是用腳投票。哪家提供的崗位好,哪家工資結得高, 哪家中介就能招募到工人。

  事實上,這些中介扮演的,更像是勞務派遣公司的角色。在法律上,對於企業一些「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崗位」,可以由勞務派遣公司派出工人擔當。勞務派遣公司應該與工人訂立合同,並為他們購買保險。

  不過,這些年輕的臨時工,什麼都沒有。他們處於完全灰色的用工地帶。從勞動安全到工資支付,各個環節風險潛伏。但他們自己卻並不在乎。

沒有未來

  直到孫永飛8月12日擠進那輛僅能乘坐六人的小面包車,他從未意識到可能有的風險。

  這樣的金盃車在馬駒橋極為常見。中介們大部分都自備這樣的「班車」。也有的租用「黑車」運送工人上下班。大多都是6到8個座的小面包車。

  面包車裡的第一排座椅被放平,六個女孩擠著坐成一圈;第二排的座椅被拆掉,年輕人蜷著腿擠坐成團。孫永飛在左後輪胎凸起的地方撿了個座。8人座的金盃車裡,甚至可以擠進30個人。

  金盃車駛上南六環,向大興開去。它要在七點前把工人都送到工廠。6點45分,金盃車自東向西,行至馬駒橋一號橋下。一輛空載的342路公交車,從六環南側輔路由西向北左轉,直撞在金盃車左側。

  公交車被認定負主要責任,公交公司為傷員們支付了醫藥費,並在出院時,和傷者一一協商賠償數額。

  這是不幸中的萬幸。「如果是金盃車負主要責任,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孫永飛說。第一次打臨時工就遭遇車禍的李麗,右側身體多處骨折,至今還不能坐立。事故之後,她弟弟曾去商業街找過那家黑中介,早已不見了蹤影。

  這場車禍對馬駒橋的黑中介們卻毫無影響。事發一個月後,當地的中介依然使用超載「班車」接送工人。

   政府部門並非不知道此類安全隱患存在。

  通州區勞動部門一名官員坦言,臨時工確實缺乏保障,但對這種灰色的用工模式,法律也沒有明確規範。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出現在馬駒橋商業街街頭。他們知道不可能打一輩子臨時工,可從來也沒有人告訴他們,人生應該怎樣去規劃。

  孫永飛的爸爸不明白自己的兒子為什麼要打臨時工。他在建築工地上幹了大半輩子活,掙到足夠的錢,給兒子修了新房子,希望他在老家踏踏實實做點小生意,「農村留不住年輕人。」 他說。

  馬駒橋有太多孫永飛這樣的年輕人。不用打工的時候,一些人喜歡窩在出租屋,沒日沒夜地看肥皂劇和玄幻小說;有的在村頭打檯球、泡網吧;手頭有些錢時,他們也會邀約去鎮上唱歌、蹦迪、溜冰、喝酒。

  秋季開學,在學生返校、部分工人返鄉秋收等因素作用下,馬駒橋臨時工的工資還在上漲。

臨時工 臨時 人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60

7.4萬?其中一半還是臨時工!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1887

美國12月非農就業僅增7.4萬令人大跌眼鏡,而狂熱的媒體和專家們還徹底忽略一個事實——這新增的7.4萬人中,超過一半是臨時工!

12月非农 临时工

下圖中,粉色和黑色分別代表不同行業在11月和12月新增就業人數。由圖可見,僅零售業、臨時性援助勞務(temp help services)及批發業的新增就業人數就達到11.1萬人,這意味著其他收入更優行業的就業人數下降3.5萬。

12月非农 各行业

zerohedge諷刺道,換句話說,從數據中我們並沒有看到所謂的「經濟復甦」,至少是缺乏質量的「復甦」。暴風雪肆虐,企業只雇臨時工,數據不好全賴天氣?呵呵……

7.4 其中 一半 還是 臨時工 臨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8189

美國上周首申人數降至29.4萬 因雇主續雇臨時工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894

因勞動力市場收緊,雇主不得不在節假日過後繼續留用季節性(臨時)工人,美國上周首申失業金人數降至29.4萬,前值29.8萬。

20150108_claims

據彭博新聞社,因經濟擴張、消費增加,難以填補用工空缺的雇主會留用更多在節假日期間雇傭的臨時工人。為留住雇員,企業或將很快需要加薪。

蘇格蘭皇家銀行(RBS)首席美國經濟學家Michelle Girard對彭博表示,

“企業不會像之前一樣裁掉那麽多季節性工人。如果招聘新員工確實困難,他們會在節假日過後繼續雇用大多數臨時工。”

美國1月3日當周首申失業金人數四周均值29.05萬,略低於預期及前值29.075萬。美國12月27日當周後續申請失業金人數245.2萬,預期236.0萬,前值由235.3萬修正為235.1萬。

數據發布後,現貨黃金回升至1211美元/盎司附近。 

QQ圖片20150108213556

整體來看,美國就業市場正加速回暖。1月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12月ADP私人部門新增就業人數24.1萬,大超預期,為連續第七個月超過20萬。

幫助匯編ADP就業報告的Moody's Analytics首席經濟學家Mark Zandi在一份聲明中稱

就業市場持續強勁複蘇。各行各業、無論企業大小,都在增加就業。

1月8日公布的美聯儲12月FOMC會議紀要中也提到:

能源價格下跌,整體看利好美國經濟和勞動力市場。

美國經濟溫和擴張,新增就業人數增長穩健。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美國 上周 首申 人數 降至 29.4 因雇 雇主 主續 續雇 臨時工 臨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6618

能擊斃恐怖分子的臨時工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6070

當地時間2015年12月3日,美國加州聖貝納迪諾,加州槍擊案兩名嫌疑犯乘坐SUV逃亡途中被擊斃,圖為警察和治安官調查SUV槍戰現場和附近區域。(CFP/圖)

“臨時工幹的”,在中國,也許這是個網友用來吐槽的梗,但在美國,“臨時工”甚至可以當特警,將歹徒擊斃。他們不僅可能沒有任何執法經驗,甚至很可能沒幹滿任期就離開執法部門。

“知道”(nz_zhidao)帶你走近一群能擊斃恐怖分子的臨時工。

面對全美近三年最嚴重的槍擊案,LASD下屬的特警隊反應迅速,幹凈利落地將兩名槍手擊斃,還將他們所乘的車輛打成了蜂窩。但你知道嗎,LASD的sheriff其實是臨時工……

2015年12月,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南部城市聖貝納迪發生一起槍擊案,共造成14人死亡,21人受傷。在新聞畫面中,主要負責圍堵兇手和善後工作的是當地治安官(sheriff),而警察(police)和其他聯邦執法單位(如聯邦調查局)出鏡次數不多。

在一些中文材料中,治安官被視為美國警察的補充,有人認為sheriff的地位比police要低,甚至有人說sheriff都是臨時工。以加州為例,LAPD(洛杉磯警察)在好萊塢影片中經常亮相,而此次反恐行動中的主角LASD(洛杉磯治安官)卻很少出現。

那麽,治安官是不是臨時工?他們在美國執法系統中處於什麽樣的地位,又是如何履行職責的呢?

美國的“警察”特別多

在美國,聯邦、州、縣、市警察之間沒有上下級之分,他們的警徽、警服、警車和標誌也各不相同。

聯邦級“警察機構”被稱為執法機構,其執法人員的正式稱謂是聯邦特工。各執法機構沒有統一的中樞指揮機構,相互之間也沒有統屬關系。其中,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衛局是人員編制最多的聯邦執法機構,在編特工超過27000人。它隸屬於國土安全部,是“9͘͘͘͘͘11”之後由海關總署、移民規劃局、邊境巡邏隊、動植物衛生檢疫局等單位合並成立的,最主要的任務是對抗恐怖分子越境破壞活動,以及拘留和驅逐非法移民。

司法部下屬的聯邦調查局(FBI),則是最著名的聯邦執法機構。除了防止美國受到外國情報機構操縱的襲擊之外,FBI還有偵破網絡犯罪、暴力犯罪、有組織犯罪、貪汙罪等大案要案的職能,共有12000余名特工為其工作。與影視作品呈現的有所不同,FBI雖是聯邦級執法機構,辦案時卻並不能指揮地方警察或者治安官。如果需要聯合辦案,FBI和警察部門是合作關系,而不是上下級關系。為了執法行動更為方便,FBI在美國各地設了56個分局,每個分局下面再設辦事處,每個辦事處至少有兩名工作人員。

此外,聯邦特勤局、聯邦監獄管理局、聯邦緝毒局、煙酒槍炮及爆裂物品管理局、郵政調查局、魚類與野生動物管理局、國會警察局等65個部門都屬於聯邦級執法機構。因此,聯邦特工聽起來很威風,其實他可能只是調查珍稀野生動物盜獵的魚類與野生動物管理局“特工”。

美國州級警察機構權責範圍更為複雜。有些州警(Highway Patrol)僅僅負責在州的公路進行巡邏,以便實施州的交通法規、預防和調查交通事故。也有的州警具有完全的執法職能,包括犯罪的預防和偵察、維護治安、道路巡邏等。全美最大的州警機構——加利福尼亞高速巡邏隊,不僅負責公路沿線安全,還對其境內的海灣大橋、核電站、政府建築、重要基礎設施等潛在的恐怖襲擊目標提供保衛。不過,總體而言,州級警察機構規模並不大,全美州警加在一起也僅有6萬余人。

治安官實際是縣級警察機構的雇員。有意思的是,在我國,縣是市下轄的行政區,而在美國卻恰恰相反,市只是在縣境內的大型居民聚居區,市的規模比縣小,美國的縣一般都有多個市和鎮。因此,縣級治安官比城市警察擁有更大的管轄區域。

盡管治安官負責的執法範圍比警察要大得多,市的級別也比縣要低,然而城市警察(狹義的警察)卻比縣治安官的工作性質更為複雜。因為城市是美國人口最集中、情況最複雜的地方,兇殺、搶劫等惡性案時有發生。縣的面積雖然更大,卻地廣人稀且治安情況相對簡單,往往一名治安官管轄方圓數十公里的鄉村地區,卻沒少有惡性治安事件發生。因此,市級單位需要雇傭更多的警察。因此,全美城市警察共有46萬余名,而縣級治安官和副治安官只有17萬余名。

縣治安官根據行政級別有權接管城市的警務工作,但是縣治安官經費有限,他們往往不願多管“閑事”。除了聯邦、州、縣、市四級警察機構以外,美國還有一些針對特殊地區具有管轄權的警察,例如校園警察和公園警察等。

美國不僅警察制度複雜,而且沒有一個常設機構保持各部門的協同配合。例如,一名歹徒搶劫了一個校園郵局後駕車逃跑並且跨越了州界的話,至少兩個州的州警、兩個縣的縣治安官、郵政調查局、校園警察局、聯邦調查局都對此案擁有調查權。然而,各部門並不會出現相互掣肘的情況,因為聯邦級執法機構擁有覆蓋全美的偵察設備和指紋數據庫等資源。據統計,美國聯邦執法機構中共有近8 萬人占全國警察總數的8% ,經費開支占全國警務工作的15 % 左右。因此,跨州的案件往往會直接交給聯邦執法機構來處理,地方警察還是專註於自己轄區內的治安工作。、

FBI工作人員執勤中。(新華社/圖)

治安官平時幹啥?

在西部影片中,人們常看到以下情節:一名槍法卓越的槍手被鎮長和市民選為治安官並且授予警徽。在南北戰爭前後,這種情況非常普遍。當時,除了聯邦法院的法警和財政部特工之外,美國沒有聯邦執法機構,而城市警察更是少見。很多地方的治安甚至外包給了民間安保公司。

事實證明,通過地方自治推舉出的治安官是有效的。在西部拓荒時代,很多江洋大盜都死於出身草根的治安官的槍下。在缺乏基層政權和財政支持的情況下,治安官負責了大部分美國國土上的公共安全。

那麽為什麽美國人找一個不專業的治安官來充當警察的角色呢?

這和美國刑法中一項重要權力——公民逮捕權有關。美國公民和警察一樣擁有逮捕犯罪嫌疑人的權力,所有英美法系國家都有公民逮捕權。這源自大航海時代,人在海上或者未知大陸,犯罪行為無法及時通知有關治安部門處理,只能私下逮捕而後經過法院審判。在美國立國之初,由於各州政府財政有限,很多小城鎮未配屬警察或者其他執法人員,只能依靠公民自行使用武器去逮捕罪犯。頗有草莽氣息的治安官制度便應運而生。

如今,大部分治安官有比較正規的訓練和考核,與城市警察一般無二,不過在編制上卻一般人數較少。縣級治安官辦公室(相當於警察局)平均只配備25人,不少偏遠地區不到10人,個別地區甚至只有一名兼職治安官。除了負責治安巡邏和刑事案件調查之外,在很多地區治安官還充當法警和監獄警察的角色。

需要註意的事,美國作為一個聯邦制國家,每個地區的治安官制度相差很大。東部各州的治安官職能相對簡單,一般只負責法警以及監獄警察的職責。而南部地區治安官仍然是能夠提供全面執法服務的龐大機構,治安官的首長是當地的頭面人物由於拓荒時代的傳統,西部地區治安官機構更是人多勢眾裝備精良。

為什麽說治安官是臨時工?

治安官的領導一般被稱為警長。與城市警察局長由市議會或者市長任命不同,美國80%以上的縣警長都是當地居民直接選舉出來的,即便你沒有任何執法工作經驗,也有可能成為縣警長。因此,要當上治安官不得不討好選民,甚至一些有劣跡的人也有資格當選。2006年就曾有一名為阿布里爾的男子犯有強奸罪,然而他還是說服選民為他投票,最終贏得了治安官的職位。

有時候在治安官選戰中勝出還需要靠運氣。2014年,新墨西哥州一個縣在進行治安官選舉時,出現了兩位候選人票數相同的情況,根據州法最終采用擲硬幣的方法分出了最後勝負。

由於警長和總統一樣是任期制,縣警長一旦競選失敗,就得回到原來的生活。有時,警長甚至不惜違法來博選民的歡心。例如,次貸危機爆發時,伊利諾伊州庫克縣治安官達特為了維護自己的在選民中的聲望,沒有按照法庭的要求驅逐斷供房屋的住戶,為此銀行方面認為他犯有藐視法庭罪。當然,他這麽做是有底氣的,若因此被起訴,能夠將他送到法庭受審的只有身為治安官的自己。

治安官是臨時工的傳言並非子虛烏有,起碼治安官的領導——縣警長大部分都是臨時工,他們不僅可能沒有任何執法經驗,甚至很可能沒幹滿任期就離開執法部門。因此,警長是不折不扣的臨時工。

然而,基層負責執法的大部分治安官,卻往往受過專業訓練且以此為終身職業。洛杉磯縣治安官辦公室有9500多人編制,是全美第七大執法機構,每年預算近20億美元。洛杉磯縣共有88個城市,其中42個城市沒有城市警察局,由洛杉磯縣治安官辦公室提供執法服務。

此次槍擊案就發生在西部的加利福尼亞州,LASD下屬的特警隊裝備精良反應迅速,幹凈利落地將兩名槍手擊斃,還將他們所乘的車輛打成了蜂窩。你說LASD的sheriff是臨時工?開玩笑吧?

號外號外!

2015年,“南周知道”app誕生,這是南方周末面對數字化轉型,重磅推出的一款新媒體產品。

深度!絕對原創,後臺解密

有料!嚴肅知識,八卦內幕

定制!為你而生,述你所想!

想要報題嗎?掃二維碼,馬上下載“南周知道”客戶端。

知道ios版本

知道安卓版二維碼-豌豆莢

擊斃 恐怖 分子 臨時工 臨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94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