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郭炳湘待遇差過老臣子 李華華


2010-10-29  AD




 

新鴻基地產 (016)由大少郭炳湘(圖)「不愛江山愛好朋友」引發嘅分家產風波,幾兄弟之間嘅恩怨,睇怕連郭德勝翻生彈出嚟都未必拆得掂,而由於「華華」同埋「華華 及其家人」都無份分家產,所以,華華通常都係同啲三姑六婆當八卦嘢傾吓。噚日華華睇到新地出爐本年報,就好替大少擔心,事關已經調任做非執行董事嘅大少, 年薪同上年一樣,只係得13萬!13萬銀一年,對好多人嚟講其實都算唔錯,但對大少嚟講,真係唔夠喎。佢一時又話諗住自立門戶,一時又話連自己老婆同仔女 都冇得分家產,仲要屋企人掟200億買佢啲新地股份都過埋時限無得再傾,就算「好朋友」肯養埋佢下半世,大少都頭痕喇!新地老臣子黃奕鑑今年轉做非執董, 酬金總額都有成1635萬,仲多過09年嘅941萬一截,同大少比一比,高成125倍有多,唔知呢啲係咪叫做獎罰分明呢?


中環 在線 郭炳湘 待遇 差過 過老 臣子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98

鄭裕彤$80億醒老臣子

2011-12-5  NM

二○一一年雖然還未完結,但若論今年最叱咤股壇的大孖沙,肯定是鄭裕彤莫屬。十月份,彤叔旗下的新世界系連環供股,抽水一百五十億元,由於近年新世 界一直派息少抽水密,被外界批評對小股東涼薄。 臨近年尾,彤叔更盡地一煲,將被譽為「會生金蛋」的周大福珠寶上市。一向無寶不落的他,藉着內銷熱潮,過去數年在內地狂開盈利能力一般的分店,打造周大福 成為全球最昂貴的珠寶首飾股,市值逾二千億元,較長實市值還要大;透過把周大福上市,鄭裕彤家族賣舊股及派股息,骨水一百三十億。 令打工仔流晒口水的,是周大福上市,還帶挈不少老臣子進身成為億萬富豪,其中八十一歲的開國功臣何伯陶,更獲彤叔贈予百分之四股份,市值高達八十億元。何 伯陶更向本刊記者盛讚公司如何善待夥計,老闆資助逾千名員工的子女出國留學外,更有員工三代齊齊獻身周大福。難怪外間竊竊私語,幫彤叔打工,好過做佢小股 東。


本週一,鋪天蓋地宣傳的周大福珠寶(1929)正式開始招股,集資逾二百億元,由於市值龐大,有望上市半年 後,染指成為恒指成分股。周大福是鄭裕彤家族的寶藏,一手揸旗推周大福上市的主席鄭家純非常緊張,本週日與兒子鄭志剛前往倫敦會見投資者。 相反,在周大福打工六十四年的董事會名譽顧問何伯陶(陶叔)卻相當清閒,今年八十一歲的他,本週一如常在佐敦新樂酒樓參加「千歲宴」,與六福董事楊橋、周 生生非執董周君令、總經理周傑成、玉器商會總務主任吳振騰等金鋪同業吃午飯。這批金飾老行尊,每個月都會碰頭一次,規定輪流請客,由於大家年事已高,怕記 性不好,更用簿仔記下,以免錯漏。 他們的每月一聚,至今已有五十多年,見面不談行情,只講近況,聯絡感情,而且菜式也十年如一日,有侍應指不清楚有否子薑皮蛋供應,席間吳振騰即醒他一句: 「你新嚟㗎?次次都有叫,仲有兩籠叉燒包未上。」

一尺與八尺之差
食甜品時,楊橋說酒樓的蛋撻及芝麻糊很出名,攝影師 答:「好!信你。」陶叔即刻教導:「答OK!同意!就得啦,你話信人,就會推咗個責任落人身上,人哋之前呃過你咩?」他透露跟老闆彤叔溝通,講得最多就是 這兩句說話,「得」或者「唔得」。他又用說教口吻問記者:「你要真心對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知唔知點解一尺,唔係八尺?因為你在別人心中可能連一 尺都未夠,所以要耐心對人好。」 席間眾人難免講到周大福上市,行家笑說何伯陶在周大福從後生打雜做起,一做便六十多年,一世人只打周大福這份工,現在應升職為「大後生」。其實他近年已退 下前線,「老闆叫我唔使做咁多嘢,俾其他人做吓。」但他每日仍如常上班,在幕後給予意見,更透露明年三月,他有份設計的新概念產品將會推出,「一定震撼整 個珠寶界,哈哈。」 午飯過後,他回到中環新世界三十八樓的辦公室,向記者剖白跟彤哥的半世紀情。何伯陶五歲喪母,七歲喪父,由嫲嫲湊大,在順德小學畢業後,一直在家中絲綢店 做蛀米大蟲。直至有一天,其亡父的好友朱叔,亦即鄭裕彤父親鄭敬詒跟他談到前途,他眼見其他同學跑到廣州升學,也表態希望出外闖闖,「天腳底我都去!」朱 叔聽罷回家跟鄭裕彤講,要搵人幫手的話可考慮阿陶;結果彤叔記在心裡,突然有日前來他的家中,只說了一句:「同我一齊落廣州啦。」就展開他的打工生涯。

彤 叔教路 言聽計從
每次提起鄭裕彤,何伯陶心懷感激,他做後生時負責打掃及倒痰盂,是彤哥鼓勵他學會計及做賬。「彤哥最初教我做好買入金 簿,記下客人姓名、地址、買金量和價錢。」由於他肯做肯學,在澳門大馬路店打工時,有別店的老闆高薪挖角,他從未心動。不過,為了不得失別店老闆,陶叔私 底下免費幫其他人設計款式,後來竟然有客人拿着由他設計的產品,跑到周大福問貨,彤叔發覺後,開始讓他參與首飾設計工作,「你做得好,人家自然會搵上 門。」 後來鄭裕彤發展鑽石,亦放手讓何伯陶學習,他試過一晚設計了七十多個模型,更即席示範如何在一張白紙上找出不同圖形,就是把紙搓成一嚿再攤開,沿着摺痕畫 出圖形,「你亦可以打爛隻碟,每塊碎片形狀也不一樣。」 以往彤叔會叫他到其他店鋪參考設計鑽石的概念,「彤哥叫得我去睇,一定有意思,我嗰時仲好細個,著件唐裝走入鋪,放支鉛筆同白紙喺袋,邊睇邊偷偷畫起來記 低。」他強調不是抄款而是參考概念,「你幾時見周大福嘅款同人撞?」他最出名畫龍和鳳,「得我一個做,冇人可以取代。」

富貴逼人來
他 說在彤哥眼中,一百分是標準,員工唔信唔用,用的就是好員工。何伯陶可以上位,除手工了得,亦懂得替老闆解決麻煩。四十年代彤叔曾與友人夾份在澳門開當 鋪,彤叔後來跟生意拍檔拆夥,對方更帶走部分員工,彤叔等人用,唯有返順德叫其他親兄弟幫手,但朱叔強烈反對,擔心所有兄弟坐埋同一條船,萬一生意失敗, 便全家慘淡,何伯陶負責當說客,冧得朱叔放人,自此成為彤叔親信,慢慢更將金鋪的前線及管理工作交予何伯陶全盤打理。 彤叔對忠心耿耿的員工非常體貼,翻查資料,何伯陶早年以至近年購入的物業,包括名鑄、玫瑰新邨等,現市值四億多,大部分由周大福借錢承造按揭,現已全部贖 契。這次周大福上市,有一成多的股份是由周大福的老臣子和鄭裕彤的兄弟持有,據內部知情消息人士指,身為開國元老的何伯陶,獲贈百分之四股份,市值高達八 十億元,記者向他求證,他雖然否認,但知情人士指陶叔有口難言,全因怕其他老臣子眼紅,唯有低調處理。

切忌攞到盡
事 實上,每逢老闆在場或主持大會,陶叔都不會出聲,即使彤叔講錯說話,也不會當面糾正,只會事後檢討,相當識做。中環新世界大廈三十一樓有員工飯堂,彤叔愛 吃清淡,如非應酬,甚少外出,「我同彤哥坐一圍,但佢鍾意邊食邊傾公事,近年我讓位俾其他同事,等佢問個夠。」他又教記者跟老闆外出應酬,要識得第一時間 夾餸俾人,「今朝食飯,我都分晒條瓜子斑俾你哋,自己冇食過。」 在鄭裕彤的順德祖屋大門,貼上「裕民共盡綿力 安居全賴同鄉」的對聯,可見他對自己友非常照顧,八十年代鄭裕彤細佬鄭裕培就特意返順德開設周大福首飾加工廠,現仍在順德替彤叔打理祖屋及地產的羅國興 說:「彤叔當時諗喺順德開廠,等啲鄉里有工做,唔使游手好閒,我哋去到外國請師傅返嚟教工人做㗎。」 周大福現時的管理層,除了他四爺孫外,還有他的姪仔、姪孫和大批老臣子的後代,例如三十七歲的鄭炳熙,在周大福工作七年,已榮升做集團財務總監,原來他的 阿爺和父親皆在周大福打工;至於何伯陶的兒子,亦在周大福的電腦部工作。 眾所周知,周大福從不炒人,福利亦不錯,更提供宿舍給已婚員工居住,子女長大成人後,還可申請資助到外國讀書。何伯陶指公司合共資助逾一千名大學生到外地 進修,記者笑問他有否申請資助,「自己都有錢,仲去申請就唔應該,做人要知道條線,唔係公司俾着數你一定要攞晒嘅。」又有一次,何伯陶想買一部平治房車, 但臨埋門價錢貴八萬元,他不服氣決定不買,後來傳到彤叔耳邊,彤叔就問他:「點解唔要部車?係咪唔夠錢,我幫你俾啦。」最後何伯陶婉拒,只買了一部豐田私 家車。

極速開鋪打造珠寶王國
彤叔對老臣子慷慨,相反對小股東的態度卻截然不同。今次將周大福珠寶上市,除了可賣舊股 套現八十三億元,連同趁上市前派了四十多億元股息給自己,彤叔可最多骨水近一百三十億元。而且不少值錢的磚頭,例如柏麗大道的連環四個地鋪,市值估計逾九 億多元,也沒注入上市公司內,由彤叔私人的周大福企業租予周大福珠寶,每月袋袋平安二百七十萬元租金。翻查招股書,周大福珠寶的實質資產僅有三元兩角四 仙,換言之有十多元屬於周大福品牌這無形資產。
彤叔為谷高周大福的估值,原來已鋪排了三年,刻意打造中國市場概念。自○八年起,周大福的分店由八百二十間,急增至今年逾一千五百間分店,還揚言 以後每年要多開二百間分店。有香港上市的金鋪連鎖店負責人私底下說:「周大福在國內的開店速度好像便利店般快速,一線城市的珠寶店其實開得七七八八,但佢 哋為求市佔率,於是在三、四線城市狂開分鋪,我敢肯定,呢啲鋪頭有部分計錯數,起碼要捱好幾年才不用蝕錢。」

大陸分店好睇唔好食
事實上,周大福的中國分店數目達一千四百多間,佔總分店數目的九成四,但生意額只是五成 多,相反香港分店數目僅得六十九間,卻貢獻了逾四成生意額,「國內鋪頭好睇唔好食,因為有銷售稅,每件貨售價都貴過香港,如果客人買三卡鑽石,通常專程嚟 買,計埋機票都仲慳啲,所以國內好多分店只係扮演showroom角色。」 但憑着全中國市佔率最大的珠寶店,周大福上市叫價非常進取,二○一二年的預測市盈率高達三十多倍,較其他金鋪的市盈率貴一大截,難怪負責推銷的投行,也巧 立名目,假設明年仍有大幅增長,再以二○一三年的預測市盈率二十倍來引投資者落疊,「嘩,睇到佢哋嘅叫價真係嚇一跳,雖然周大福係龍頭股,但都不至於咁 貴,如果我哋都用類似估值計算,股價可以升三倍以上。」該名金鋪連鎖店行家笑說。

純官坐正最少廿年
由於周大福叫價狼 死,首日公開認購,孖展的反應只屬一般,不過股評人沈振盈估計上市初期仍有人力托,「彤叔有好多朋友認購,短線仍可以,長線就麻麻。」至於彤叔的大批老 友,包括大劉、楊受成及張松橋,甚至鋤大弟腳四叔李兆基也公開表示會認購,但周大福始終找不到基礎投資者落疊,有投行高層表示,「叫價咁貴,仲要鎖死半年 唔走得,咁嘅時勢,搵鬼肯制!」 至於彤叔兒子鄭家純,今次亦藉着周大福上市,力證其「太子」的地位穩如泰山,根據招股書資料,周大福的最終控股公司一分為二,分別為鄭裕彤家族控股一及 二,兩間公司雖沒透露受益人是誰,但暫時只看到鄭裕彤及純官擔任這兩間公司的董事,相反被外界認為甚得彤叔歡心的兩名孫兒鄭志剛和鄭志恒卻未見其名。 外界指基金一分為二,家族資產遍布英、美、加,甚至泰國;目的是要方便彤叔分家產,有記者本週日問純官為何將控股公司一分為二,他僅哈哈大笑企圖避開問 題:「不知道!是律師創作。」 但無論如何,一直活在彤叔陰影下的純官,以往搞了不少大頭佛,導致新世界債台高築,彤叔要親自出山拯救公司,今次純官因父親八十六歲,年事已高,坐正周大 福做主席,立即扑槌將周大福上市,理順家族資產,他笑稱第三代未有咁快可以接班,他至少會多做二十年集團掌舵人。他對上市過程非常肉緊,上星期馬不停蹄宣 傳,還找了香樹輝做公關,約見一眾股評人在皇朝會食飯,其間還要不停過房與其他賓客打招呼,顯得相當風騷,有份參與的股評人回憶當晚:「純官話上市目的是 要搞好企業管治,我哋心底即刻笑出嚟,你哋出名管治差勁,只係怕搞壞氣氛才冇講出來。」 何伯陶直言自從純官揸旗後,彼此的方針不同,「純官性急,覺得我哋嗰代已經脫節,行動好慢,佢認為上市可以將周大福更容易延續下去。」言下之意,周大福上 市後,將改變公司的傳統文化;但老臣子所獲分配的股份,大可安享晚年。

上市資料
招股日期:12月5日至8日 招股價:$15-21 集資額:上限集資$220億元 市值:$2,100億元(以定價上限計算) 上市日期:12月15日 優點:行業龍頭,有望染指藍籌 缺點:定價極貴,較同類型上市公司市盈率貴。只有中國市場,增長見頂。 結論:藉着名人效應,估計上市初期有短暫升幅,不宜長線投資。

鄭裕彤 鄭裕 80 億醒 醒老 臣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03

新地兵變老臣子發炮三兄弟自作孽

2013-04-18  NM
 
 

 

新地案已糾纏多年,最新上映的戲碼,是一位不願表露身份的A先生,意圖阻止律政司,向案中被告披露部分在其家中搜出的文件,以免「影響家庭關係」。新鴻基地產(16)郭氏三兄弟決裂五年,傷了家庭關係之餘,亦傷了新地王國的根基。本週一,在新地工作三十三年、現已退休的老臣子譚天放,向本刊發炮,指:「三個仔(郭氏三兄弟)唔爭氣,打散咗佢(公司),係自作孽,不可恕!佢哋打交已經唔係人應該做嘅事!」近一年多兩年,新地因家變內耗,人才嚴重流失,據聞已有百多二百名中高層職員離開;且絕大部分過檔到「對家」新世界發展(17),當中包括原新地則樓總則師薛南海,及專門收地的地產策劃及發展部經理姚惠霞等。事實上,剛接手新世界的彤叔長孫鄭志剛,銳意求變,不斷向新地舊部招手,這印證了何謂「鷸蚌相爭,漁人得利」。

對於新鴻基地產的亂局,員工早有微言,透露內部軍心渙散;在新地工作了三十三年、去年退休的老臣子譚天放,本週一終忍不住向本刊發炮,大鬧新地郭氏三兄弟。譚天放在新地「輩分」極高,他七○年港大建築系畢業後,曾到陸恭蕙堂大伯陸孝佩的公和建築打工,七九年加入新地,跟隨創辦人郭得勝,一做三十多年,是新地工程管理經理、YOHO Midtown等樓盤策劃總監及新地中國的執行董事。他自誇,自己有份「將新地由一間垃圾公司,轉為全世界最好的地產公司。」

三兄弟令公司「內爆」

不過,新地近年的亂況,令譚天放激氣又慨嘆。本週一晚,記者致電,原來他正和福臨門的七哥徐維均等好友,在灣仔留家廚房晚飯,席間譚天放離座,向記者吐露新地現況。他慨嘆:「三個仔(郭氏三兄弟)唔爭氣,打散咗佢(公司),知唔知有個字叫Implosion,即係向內爆。自作孽,不可恕!」譚天放說,在新地創辦人郭得勝於九○年去世時,已多次求去,但都被郭老太挽留,直至郭老太一一年尾退休時,他即時申請在郭老太退休之前一日退休。惟因手上有工作未完成,他以顧問形式在新地多留了大半年,直至去年中才全退。他繼續發炮:「佢哋(三兄弟)留我唔到!我覺得唔掂,無品,佢哋打交已經唔係人應該做嘅事!我認為話不投機半句多,我唔會做擦鞋仔,亦唔會為幾斗米而折腰。」

「鬧到佢哋趴街」

話雖如此,在新地打工三十多年,也有一定回報。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譚天放早於八二年,已經以二百零五萬元,買入淺水灣新村單位,五年後以七五折易手予親戚持有的愛寶曼公司,但單位仍獲新地附屬的財仔忠誠財務造按揭。部分譚或親戚買賣過的物業,都是新地旗下的忠誠或鴻基財務承造按揭。現時譚天放住在跑馬地五十年樓齡的安廬,九六年以九百八十萬元買入,至今未見有按揭,估計市值已升至約二千五百萬元。過往譚天放一直是郭炳江麾下,深受器重,七、八年前被調派到上海及北京,負責項目發展,當中包括上海的IFC等,其時新地正經歷家變,郭炳湘積極「干預」內政,尤其是內地項目,經常提供不同意見,令內部分化加劇。據知譚天放後期形同「被放逐」;離開新地後,譚天放自組建築事務所,辦公室設於灣仔,主力承接內地及海外的生意。市場盛傳,他會與其他已離開新地的舊部一樣,過檔新世界;對此傳言他極力否認,直斥是新地的董事局亂放聲氣,「我鬧到佢哋趴街呀,總之新世界無人搵過我!」他激動道。

不過後來他又放軟口風,「新世界一路都唔係好機構,依家似乎想做番好自己。佢話,你有無興趣,做少少顧問工作,教嚇我啲伙記。我有興趣將人帶番上正軌。」記者再追問新世界曾否與他接觸,他只表示,已過檔新世界出任集團總項目總監的蔡漢平是他徒弟,蔡曾言:「師傅,如果我踩屎,你會唔會幫我?同埋點樣穩定團隊?」「我無所謂,徒弟嚟嘅,過幾招啫。」他解釋道。

踢走阿湘江聯鬥法

無論如何,譚天放對新地的不滿,是不少新地人心聲。近年新地一直受三兄弟相爭困擾,一○年郭炳湘接受本刊專訪時便大爆:「我認為公司某些人做事不規範,例如建築部(註:由郭炳江主理)。當初我太多嘢要管,唔再親自睇建築部時,我成立咗一個工程監察組(註:九四年成立),直接報告俾我聽,有關落標、招標、規範、起樓質素等,呢個監察組都會巡視。」直至○八年郭炳湘被調任非執行董事,郭炳江與郭炳聯齊做聯席主席,權力又要重新分配。一直以來,郭炳聯坐鎮財務、法律部,而郭炳江則掌管建築、工程,不過郭炳聯一直較有野心,「無咗共同敵人(郭炳湘),就變咗阿江同阿聯暗中角力搶嘢做。尤其阿聯,派一大堆人去賣樓、收購、租務等部門插旗。而阿江則開始睇重識度橋諗計的員工,如增設特別發展部,給新地代理執行董事董子豪打骰。反而部分實幹型嘅,如薛南海,則不被睇重。」 一名新地前高層說。部分新地員工意興闌珊,轉投其他發展商,當中便包括新地總則師薛南海。

實幹派過檔

薛南海在新地工作起碼十多年,九十年代已經和新地上一代樓神蘇仲強合作,與現今樓神雷霆,亦有合作「招牌作」九龍站凱旋門,由他出任項目總監。薛南海曾參與香港及內地多項重要建築工程,離開新地時,已是新地則樓總則師,「佢係實務派的人,負責的項目都會落手落腳跟到足,好似佢離開新地前就係做ICC,佢嗰幾年長期都喺ICC嗰邊返工,時間仲長過返新地總部。」一名建築師道。薛南海離開新地,原來過檔去了新世界,出任集團總項目總監,經常見報講解集團大計,備受彤孫鄭志剛看重。本屬新地發展部經理的姚惠霞,同樣過檔新世界,兩人走時,都帶走了一批新地人。市場傳聞,近一年新地已有百多二百人過檔新世界,大部分還是建築、工程等吃重部門;對正值大換班、另一藍籌股新世界集團來說,正是招兵買馬的好時機。

彤孫要發圍新世界趁亂搶人

新世界榮譽主席鄭裕彤,去年九月突然中風入院,至今仍未醒過,要靠醫療儀器維持生命;接棒的大仔鄭家純,及長孫鄭志剛(Adrian),一心整頓新世界。彤孫為去除集團任人唯親、管治混亂的陋習,並將之企業化,故在上場後,已著手大換班。追隨彤叔多年的老臣子亦相繼離開,包括在新世界工作四十年兼是彤叔妹夫的工程總監周桂昌、財務總監周宇俊,而企業事務總監關則輝也辭去職務。至於原為集團總經理兼純官「師傅」的梁志堅,亦傳與彤孫不咬弦而過檔會德豐。「踢走老臣子係第一步,其實未正式交接,純官同Adrian就已經鬥快插旗,各自請自己友返嚟坐鎮不同部門,好似集團總經理陳觀展咁,就係純官專登請返嚟制衡個仔嘅。」一名新世界職員道。

兩父子暗鬥

一名熟悉純官的人士指,「純官已公開話過,要坐主席呢個位起碼二十年,即是說廿年後個仔先有能力擔當,現時會放手俾個仔試嚇嘅,如果試完唔得,就唔再試咯!」而系內員工則謂,平日多數隻見Adrian與各部門主管開會,甚少見純官蒲頭。「可能佢做咗好多決策我哋唔知啩,只係久唔久喺內部啲通告度,見到純官嘅簽名。」該名職員續稱:「反而Adrian好鼓勵我哋俾啲創新嘅念頭出嚟,佢想做到『人有我有、人無我亦要有』,故近年也倣傚新地、恆基的新地會及恆地會,設立新世界會,為會員提供集團系內各種優惠。佢成日都話想做到地產中嘅三甲,最好係做到宇宙最強添!所以公司不停有好多新面孔加入。」

鄭志剛掌權

整頓建築部

彤孫的矛頭,亦指向新世界的御用承造商、新創建旗下的協興建築;對這間公司,彤孫親手撬來的薛南海亦「無曬辦法」,一名新世界員工說:「當時未正式交棒嘛,協興啲人完全唔賣佢賬,以為佢後台唔夠硬,佢使唔郁協興啲人,同時Adrian又好想整治協興,所以起初叫薛南海試嚇磨合以及用勸退的策略,但裡面班人唔理o架,之前都想勸佢哋走,但係個個唔使做就有糧出,邊有人肯走。」協興建築在工程界屬老大哥,但內部實為彤叔親戚大集匯,「彤叔份人念舊嘛,只要有親戚開聲,佢就會安排佢哋去協興做嘢,所以成間公司好多人唔係姓鄭,就係姓周囉。都係啲三姑六婆等疏堂親戚,職位細至地盤管工嘅,都係自己人。」「其實鄭裕彤妹夫周桂昌好勤力o架,佢親力親為到,樓盤會所用乜跑步機都坐低一齊開會傾,但佢老人家唔鍾意聽人意見囉,協興起嘅樓好我行我素,從來唔理市場需求o架!試過喺中層開相連戶、頂層複式嘅窗細到好似一般單位咁,點賣呀!薛南海嚟到救到嘅都會救,好似將春暉8號複式啲窗,改番做落地玻璃;嚟緊有個新盤,就有啲八百呎單位只開兩房則,薛南海到現時都諗唔到點救。」協興承包新世界系內建築工程,惟質素參差,接街外生意又連連虧蝕,瘀血又清不走,彤孫在無計可施下,最後想出新成立一間「協盛建築」去逐步取代協興。根據新創建網頁資料,協盛建築於去年十月成立並舉行開幕典禮。「以後協盛會做曬集團嘢,協興就接街外嘢。」一名職員透露。去年七月,新世界在大埔仔的新盤溪流改道工程,本來由協興向政府申請進行,但去年十一月已變為協盛負責。

「陰乾」舊勢力

「陰乾」舊勢力一招,彤孫在一一年已用過,「佢搵嚟喺港鐵做咗好多年嘅劉偉強過檔,撬咗一大批港鐵嘅人去『新世界物業管理』,用意就係取代原有嘅富城管理。」工程界老行尊謂,協興近期不斷投街外項目,「佢哋剛剛先中了油麻地警署,但以現有模式同人腳run落去,真係中得大蝕得大,中得多死得快喎!工程合約訂明曬日期,遲一日賠一日錢o架喎!」另一邊廂,據知協盛建築的團隊如今已有近四百人,公司董事總經理蔡漢平,十多年前也曾在新地工作,後再轉到金門、俊和(711)、利基(240),故協盛不少員工由新地旗下的新輝建築及金門建築過檔。據知在現時工程人才渴市之時,激到金門建築紮紮跳,而行內建築工人的人工,亦因此被搶高。新世界聲勢漸大,新地則連隨有多名要員離任,會否為兩間藍籌公司及地產界,帶來一個新局面﹖一名測量師就指:「以往一講『新地樓』,大家就知一定係足料兼實用,但近年真係要睇過先敢講,佢用料都仲係靚嘅,但一望個兩呎幾深嘅窗檯,再望一望樓書,實用率跌穿七成八。呢啲喺其他發展商樓見到好平常,但新地樓喎,只可以講佢被行家同化咗;喺自己退步,人家進步下,領先地位已不斷收窄。」

新地 兵變 臣子 發炮 炮三 兄弟 作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616

周大福老臣子 5.5億購旺角商廈 看準地舖值錢 鄰近珠寶店林立

1 : GS(14)@2012-04-07 14:27:46

http://life.mingpao.com/cfm/dail ... 3/nalec/eca1_er.txt

區內每10米一珠寶金行 看好自由行效應

自由行於2003年實施後,本港奢侈品零售業務迅速抬頭,據香港旅遊發展局提供的數字指出,去年訪港旅客達4200萬人次,按年升16.3%,並為零售業市場帶來逾2500億元收入,按年再升20.5%,顯示來港旅客人數升勢持續,而旅客消費金額亦日漸增加。

就記者所見,由彌敦道750號的太子始創中心起計,至彌敦道579號一段不足0.5公里的路段中,就已有逾30間大大小小的珠寶金行,而部分路段更出現一間接一間的情,珠寶金行遠多於「梗有一間左近」的便利店。
大福 臣子 5.5 億購 旺角 商廈 看準 地舖 值錢 鄰近 珠寶店 珠寶 林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632

中環在線: 超級老臣子 做足高盛80年

1 : GS(14)@2013-07-17 21:55:0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717/18337422

                  投資銀行出名冇人情味,員工幫公司搵到生意當然有可觀報酬,冇生意就要拜拜,高盛竟然有一位打足80年工嘅超級老臣子。
98歲費爾德(Alfred Feld),1933年加入高盛,主要做個人理財顧問,即使而家唔再持有客戶名單,但仍係財富管理部門嘅大使、顧問,得閒指導年紀細佢一大截嘅後輩。咪以為費爾德喺高盛順風順水,原來曾經跌入裁員名單,幸得老闆支持,先至可以變成超長期服務員工。高盛有144年歷史,費爾德做到80年認真厲害。
高盛行政總裁布蘭克費恩都話,華爾街的確吸引到好多年青人去工作,但老資歷賓架擁有嘅經驗、判斷同歷史觸角係好難被取代。佢又勸勉同事,指費爾德1933年加入高盛,美國當時失業率高達25%,佢都可以有得留低,叫大家努力咁話。                                                        
中環 在線 超級 臣子 做足 高盛 8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406

58年老字號 忠心員工致「悼辭」效力54年老臣子:亞視係我家

1 : GS(14)@2016-03-05 01:15:31

■為亞視效力逾半世紀的節目部主任Phillip直言仍然愛亞視。沈健程攝



【亞視停播】【本報訊】由「亞視永恒」到「亞視不靈」,曾經千帆並舉的58年老字號,如今千帆過盡,乾塘而死。在彌留的日子裏,當網民千般奚落恥笑,他們仍默默給這家搶救無望的破產公司善終。在亞視(圖)「拔喉」前夕,《蘋果》找來幾位留守到最後的員工,為他們又愛又恨的東家作個「悼辭」。


亞視今日終於要熄燈閂門,最不捨得的要數為亞視效力逾半世紀的老員工程啟光(Phillip),現年73歲的他任節目部高級節目執行主任,1961年僅19歲的Phillip在英國友人介紹下加入麗的電視,由麗的映聲做到亞視,在節目部工作54年,前年更從亞視投資者王征手上接過「終身榮譽員工」獎狀。
Phillip熱愛公司,經歷多次改朝換代,他都風雨不改緊守崗位。Phillip昨日在大埔接受《蘋果》專訪,當時法庭已宣佈無法阻止德勤遣散及「熄大掣」的行動,Phillip說:「我到尾都唔會啟動(僱傭條例)10A,如果德勤今日畀信我,我一定會接。一日未離開,我都會遵守同公司嘅合約精神。」




留守到最後一刻

面對亞視執笠,Phillip表示平常心面對,「呢件事蔓延咗好耐,我都平常心,有晒心理準備,係事實要接受,我會留守到最後決定」。昨晚亞視臨時清盤人德勤召開記者會,決定今日遣散所有員工,Phillip表明會繼續返亞視大埔總台留守到最後一刻。王征被指拖欠薪金,Phillip卻不怨恨:「我睇責任歸咎邊個,留番巿民判斷。每個投資者入嚟都想興旺亞視,到頭來唔得,佢都投放咗資金,唔係白手行入嚟。王征先生喺亞視6年投放咗23億,同埋佢冇一分錢銀行貸款,而家申請攞番18億,做電視真係燒銀紙。」即使面對亞視最終提早結業,Phillip直言仍然愛亞視:「每個朝代都咁鍾意,唔鍾意就唔會做咁耐,對每個投資者都冇怨言,亞視係我家,我喺嗰度成長。人嘅青春一定會消逝,但奉獻咗係有回報,佢都一路養住我,養大我,我好感恩。佢熄燈一定會感觸,人之常情。」Phillip仍關心亞視執笠後的手尾,「公司可能內部都要有好多問題要處理,我係樂意協助」。■記者王麗春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304/19516001
58 年老 字號 忠心 員工 悼辭 效力 54 臣子 亞視 我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752

閂埋門傾唔掂 羅老太 孻仔否定救家業 老臣子爆料「無羅嘉瑞 無今日鷹君」

1 : GS(14)@2017-07-03 03:01:58

2017-06-21 NM

鷹君(0041)爭產風暴愈吹愈烈。上周五,羅家子女在「九缺四」下舉行家庭會議。曾稱家事不應在報紙上討論的羅老太一方會後見傳媒,羅老太親證控告受託人滙豐是涉及家族信託增持鷹君股份,並炮轟對方拒絕她的要求「食屎」、「等天收佢」,令她再度成為焦點人物。

當羅家爭拗升級之際,市場不斷流出八十年代初鷹君陷入危機的「新版本」,矛頭直指肩負經營家族生意重擔的三子鷹君主席羅嘉瑞。鷹君前董事孻仔羅啟瑞,上周亦公開否定羅嘉瑞臨危受命拯救公司的說法,羅老太更指當年是「公司救佢」。

然而跟已故創辦人羅鷹石打江山的鷹君老臣子,卻向本刊抖出三十多年來的往事,堅稱羅嘉瑞不單挽救了家族事業,更是將鷹君變成如今坐擁六百億資產淨值的最大功臣,可說是「無羅嘉瑞就無今日鷹君」。市場人士估計,羅氏閂埋門似已「無得傾」。

城中豪門鷹君羅氏家族的爭產紛爭沒完沒了。上周五,九十七歲的羅老太在家庭會議後見傳媒,透露三子羅嘉瑞、四子「上海姑爺」羅康瑞、五子羅鷹瑞及大女羅慧端並無出席,亦無通知理由。

她更首度開腔證實,控告滙豐信託涉及增持鷹君股份。「係因為叫佢買鷹君股票唔買,去年開始叫佢做咩都唔聽,仲寫信話我冇權。但啲錢係我同先生辛苦捱番嚟,點會冇權?」

至於滙豐為何不聽指示,羅老太暗指「有人有勢力,有人撳住」。滙豐更建議羅家基金「分家」成九份,另安排一億給她養老,但她「唔接受」。

被指開家庭會議「無影」,羅嘉瑞一方透過公關回覆本刊,指五月廿六日曾去信各兄弟姊妹,提出三個開會日子以供選擇,但一直未有共識。六月七日突然收到以羅老太名義發出的信,要求上周五舉行會議,羅嘉瑞和羅康瑞即時回覆,指當日出差未能出席,不過會議依然照開,因此「不知對方意圖」。

市場人士估計,羅家雙方陣營閂埋門已「無得傾」。而在爭產白熱化之際,市場近日流出大量針對羅嘉瑞的流言蜚語,猶如章回小說,章章緊扣,幾乎都是否定他八十年代初臨危受命,協助鷹君轉危為安的功勞。

否認羅嘉瑞救家業

到上周五,羅老太公開爆料,指當年羅嘉瑞表示在美國只能當「三等公民好受氣」,父親於是叫他回港,是「公司救佢就真」。早於三十多年前,羅鷹石已抱怨「早知唔好叫羅嘉瑞返嚟」,原因是對方「摎攪」。相反,二子羅旭瑞「幫得老竇好多」,但幾個子女「鬥叻」,有人「踢咗佢走」。

兵分兩路,在鷹君股東大會被轟出董事局的孻仔羅啟瑞,上周一已率先發炮,強調羅嘉瑞八十年代臨危受命救鷹君並非事實。七九至八一年香港經濟如日中天,公司根本不用拯救。「唔好再講鷹君瀕臨破產要拯救,咁係抹殺咗爸爸嘅功勞同貢獻!而且家族生意,有起有落有乜咁出奇?」他又質疑,羅家有其他做開生意的兄長,何須醫生出身的羅嘉瑞出馬。

然而,有跟隨鷹君已故創辦人羅鷹石打江山的老臣子向本刊堅稱,事實並非如此,羅嘉瑞確是當年挽救鷹君的最大功臣。對於他的功勞遭「抹殺」感到十分氣憤,希望將自己掌握的事實抖出來,還原這段歷史真相。而這一切,要從七二年鷹君上市說起。

求速壯大埋下危機

鷹君由祖籍潮州的羅鷹石創立,七二年上市,最初資產淨值約四千萬元,市值一億二千萬,與當年「華資五虎」之一的長實看齊。其時剛大學畢業的長子羅孔瑞,以及二子世紀系主席羅旭瑞,先後投身家族事業。

羅鷹石作風本來保守。據一名鷹君老臣子憶述,至七十年代後期,全球資金泛濫,大量熱錢湧入香港,股樓起勢升溫。「情況同依家有啲相似,當時監管無咁嚴,問銀行借錢好易,大部分地產公司都過度借貸。舉個例,買地成本一百蚊,銀行會借夠一百零五蚊畀你。嗰陣啲資產同通脹升得好犀利!」

在兒子壯志雄心下,羅鷹石遂透過股市和舉債以快速壯大。七六年,集團斥資五千九百萬收購尖東酒店地皮;翌年收購九龍城啟德地皮,建成今日的富豪東方酒店。七八年,鷹君再斥資四億八千萬,收購灣仔鷹君中心。

七九年,羅嘉瑞由美國回港加入鷹君,八○年獲委任董事。至八一年,羅鷹石趁大牛市,先後分拆富豪酒店(0078)及百利保(0617)上市,變成坐擁三間上市公司。八一年,胸懷大志的羅旭瑞更以百利保掛帥,聯同「公司醫生」韋理狙擊中巴(0026),可惜無功而還。

然而鷹君這連串大動作,背後卻隱藏殺機。就在八一年,美國聯儲局為打擊惡性通脹,將利率狂加至二十厘,本港的資產市場開始受到衝擊。「到八二年中英談判,九月中國決定收回香港。八三年九月市場恐慌到達高峰,港紙兌美金跌到九個六。十月港英政府實施聯繫匯率,穩定人心。當時香港經濟真係好差,鷹君中心啱啱落成都未租得出。」

增持鷹君圖挽信心

股樓皆瀉下,包括鷹君在內一眾孭重債的地產商,噩夢亦隨之開始。「當年地產公司以買地起樓為主,無乜租金收入。啲樓賣唔出,資金鏈就出問題。其實嗰陣銀行都唔掂,八三至八六年,起碼有七間銀行執笠。」

翻查資料,八三年九月底止年度,鷹君三間上市公司出現翻天覆地的動盪,合共虧損高達廿四億,資不抵債暴露於人前,股價一度由高位大跌九成。「由於現金流問題,鷹君瀕臨破產邊緣。當時KS私人借咗三百萬畀公司,加埋羅伯自己嘅錢,用嚟還銀行利息,先避過破產一劫。三百萬當年係大數目,我哋翻睇帳簿,唔見其他兄弟出過錢幫公司。」老臣子說。

其時鷹君的資產負債比率,已飆升至一點七倍極危險水平,令人咋舌。另一名鷹君老臣子回憶,當時主要由羅嘉瑞負責收拾爛攤子,與債權銀行周旋。為挽回銀行信心,他從那時開始私人增持鷹君股票。

三十多年後,有人暗指羅嘉瑞多年來密密增持鷹君,威脅家族信託的大股東地位,該名老臣子說︰「當年債權銀行見KS真金白銀擺落鷹君,覺得佢肯出錢出力,對談判有幫助。鷹君咁多年嘅日常運作,包括所有項目、發展路向、投標、出價、買賣、日常匯報等等,我哋都係向KS請示,無乜見細仔參與。」

及至八四年,鷹君為求減債大賣資產,包括以「蝕本價」向羅旭瑞及韋理出售富豪酒店及旗下百利保。事實上,羅鷹石當年對鷹君的處境,確實憂心忡忡。有資深財經記者引述他曾向傳媒「呻」自己穩打穩紮,並不急功近利。「我常告誡子女,做生意切記不要貪心,不要衝動,一定要衡量後果,計劃周詳而行事。辛苦賺的錢,若為投機性活動倒流出去,那就是經營上的失敗。」

逆市撈底升值大賺

為求重組債務,羅嘉瑞八四年同時出售跑馬地雲地利道項目。翌年再供股集資兩億元,令鷹君負債比率下降,自始由谷底翻身。八六年站穩陣腳後,羅嘉瑞力主趁市道低潮時出擊,如先後收購山村道、灣仔峽道,以及發展淺水灣寶晶苑地皮等。

翌年,鷹君夥拍永泰及麗新收購中半山御花園、中半山寶樺台及淺水灣蔚峰園。又再出手收購地利根德閣。

有老臣子形容,羅嘉瑞上場後,表現出父親穩打穩紮的作風,銳意建立更穩定的資產負債表和經常性現金流。他特別提到八九年羅一手策劃投資金鐘「花園道三號」甲級商廈,成為今日鷹君系最貴重的收租物業,市值近四百億。

八九年六四事件後,香港人心惶惶。羅嘉瑞主張出擊,鷹君以二十七億元投得花園道地皮,與永泰、嘉里及福誼合作發展「萬國寶通廣場」(即花園道三號),總投資額五十五億元。

「以鷹君當年財力,承擔好大。KS兩星期內傾掂花旗銀行參與,對成個項目好重要。首先,花旗購入二十萬平方呎樓面,鷹君可套現十億。然後,花旗租多十萬呎樓面,成為香港總部。第三,花旗入股項目百分之五,更聯同滙豐提供三十三億無追索權貸款,令鷹君喺呢個項目面對好低風險。」一名當年有份參與入標的鷹君老臣子憶述。

其後,鷹君與土地發展公司合作,重建旺角昔日紅燈區,前後耗時十五年收地和興建,發展成今日旺角地標「朗豪坊」,將集團聲望推上高峰。二千年鷹君趁經濟低潮時,以一億五千萬向士發公司購入項目五成權益。現時朗豪坊估值達二百七十五億。

跑贏藍籌地產股

九四年,鷹君再度伸至酒店業,九四年收購現今尖沙咀朗庭酒店。翌年,羅嘉瑞衝出海外投資,包括九六年收購倫敦朗廷酒店,後來在港建立朗庭酒店集團及旗下品牌,躋身世界豪華酒店行列。

及至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正面衝擊,一名投資鷹君多年的基金經理直言,市場曾經重燃對鷹君負債的憂慮。「當時鷹君趁個市未大冧配股集資十億。到○四年朗豪坊落成,公司負債同利息支出幾沉重,好彩有Citibank Plaza同朗豪坊租金收入頂住。○六年鷹君再將Citibank Plaza分拆做冠君產業(2778),套現過百億兼派特別息,基金界算幾滿意。」

○六年九月羅鷹石離世,羅嘉瑞接掌大權出任鷹君主席。至○八年,鷹君將朗豪坊的商場和寫字樓注入冠君,套現超過三十億,將負債比率進一步降至單位數,因而安然度過金融海嘯。一三年,羅嘉瑞再分拆酒店業務朗庭(1270)集資,鷹君變成淨現金公司,並自八四年後再度擁有三間上市公司。

本刊翻查統計資料,由○六年羅嘉瑞接過帥印算起,鷹君至今連同派息等分派的總回報超過兩倍,大幅跑贏同期的本港藍籌地產股恒地(0012)、新地(0016)、新世界發展(0017)、信置(0083)和恒隆地產(0101),令羅氏家族坐擁總市值逾六百億的上市王國。無怪乎不少鷹君老臣子都異口同聲說︰「可以話無KS,就無今日嘅鷹君!」

孻仔沽鷹君之謎

羅老太自爆控告及要求撤換家族信託受託人滙豐,是對方拒絕增持鷹君股份。孻仔羅啟瑞則借「朋友發夢」,暗示有人密密增持鷹君,信託的大股東地位恐防不保,二人都視鷹君如寶貝。

然而投資界對於羅啟瑞○六年十月,即父親羅鷹石辭世後一個月,以折讓價大手沽出個人的鷹君股份,套現超過十四億元,不單令剛失去創辦人的鷹君股價一度受壓,更導致羅家在鷹君的總持股量大減,其動機至今依然是一個謎。

翻查資料,根據投資銀行高盛當年指出,時任副董事總經理的羅啟瑞按每股二十七元,配售五千五百萬股鷹君,套現逾十四億八千五百萬。配售股份後,估計羅啟瑞已近盡沽本人直接持有的鷹君股份。而羅氏家族在鷹君的實際持股量因此由六成三,大幅下降至五成四。

高盛當年特別提到,鷹君業務主要由羅嘉瑞負責營運,羅啟瑞並不活躍於日常業務,相信他減持不會對鷹君構成任何基本影響,與鷹君老臣子的言論脗合。一名基金經埋笑言當年羅啟瑞沽貨,在金融市場鬧出小風波。「當時傳出鷹君『K S Lo』配售舊股,市場誤以為係主席羅嘉瑞,其後先知係細仔掟貨,因為羅啟瑞英文名都係『K S Lo』。」

鷹君72年上市後大事件

1972  鷹君上市,資產淨值約4000萬,市值1.2億。

1976  斥資5900萬收購尖東地皮發展酒店。

1977  收購九龍城啟德機場地皮發展機場酒店。

1978  斥資2.4億收購灣仔鷹君中心。

1979-80  三子羅嘉瑞加入鷹君,後獲委任董事。

1981  富豪酒店及百利保上市。

1982  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展開談判,港股暴跌。鷹君中心落實,未能租出。

1983  鷹君因現金流問題面臨破產,酒店落成但未能還債。羅嘉瑞私人借出300萬予公司還息。為挽銀行信心,開始私人增持鷹君股票。

1984  鷹君向二子羅旭瑞及韋理出售富豪及百利保股權。

1985  鷹君完成重組,並供股集資2億。資產負債比率大降至16%。

1986  鷹君開始轉守為攻,先後收購多個地產項目。

1987  與永泰及麗新合作發展中半山御花園。

收購半山地利根德閣。

1988  興建羅家山頂大宅憩苑。

1989  開始投資提供經常性現金流的投資物業。以27億港元投得萬國寶通廣場(即花園道三號)地皮。獲花旗銀行購入20萬平方呎樓面,並獲花旗和滙豐提供33億港元無追索權貸款。

1992  萬國寶通廣場落成。

1994  收購尖沙咀香港酒店。

1995  開始收購海外豪華酒店。

1998  用了10年時間完成收地及清拆旺角朗豪坊項目。

2004  朗豪坊落成。

2006  分拆冠君產業信託上市。

2008  將朗豪坊注入冠君產業。

2013  分拆朗庭酒店上市。

2014  以每平方呎3300元收購大埔白石角住宅發展地皮。

2015  收購上海虹橋Cordis酒店及上海新天地朗廷酒店股權。

撰文:財經組︱攝影:攝影組︱設計:美術組
閂埋 埋門 門傾 傾唔 唔掂 老太 孻仔 否定 家業 臣子 爆料 無羅 嘉瑞 今日 鷹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735

三星改朝換代 3老臣子退下 李在鎔人馬上位

1 : GS(14)@2017-11-05 11:27:41

【明報專訊】三星電子近年陷入領導真空危機,會長李健熙臥病多年,少主兼副會長李在鎔因行賄等罪名被判入獄。不過憑藉李健熙提拔的老臣子努力打拼,三星電子很快渡過Note 7全球回收的危機,利潤更連續兩季創新高。就在三星穩步向好之際,近年負責三星營運的「晶片先生」——三星電子CEO兼副會長權五鉉上月宣布呈辭,其後另外兩名聯席CEO尹富根和申宗鈞也表示辭職,意味李健熙的老臣全部退下火線,改朝換代正式開始。

上月底,三星宣布世代交替,由內部擢升新一代領導人。分析普遍認為,現階段撤換領導人的影響最小,人選既能顯示三星營運的延續性,而換入李在鎔親信,也突顯少主正強化自己在三星的影響力。

CEO會長職務首分開

市場預期,李在鎔出獄後將重返管理層,接替父親李健熙,相信他希望安插自己的人馬掌管重要部門,方便他在獄中指揮大局。被視為李在鎔親信的現任財務總監李尚勳將辭去該職務,並獲推薦擔任會長。零件、手機和消費電子三大部門撤換了負責人後,三星將首次將CEO和董事會主席(即會長)職務分開,但維持現行3名CEO的管理結構不變。市場對此改動,反應大致正面,認為把CEO和會長職務分開,為企業治理改革邁向「正確方向」。

增派息 減巨額現金緩衝

三星近期宣布另一企業治理措施,是承諾提高股息,計劃今年增20%,明年增1倍。這意味三星已放棄去年11月宣布,保留65萬億至70萬億韓圜(約4554億至4905億港元)不必要的巨額現金緩衝的政策。除減少現金餘額之外,市場人士認為三星還可簡化其盤根錯節的交叉持股架構。三星由交叉持股的70個子公司組成,李氏家族通過持有子公司股份而掌控三星電子。這種韓國大企業常見的交叉持股,是長期拖累其估值的重要原因,即所謂的韓國折扣( Korean discount)。作為全球最大的晶片製造商的三星電子,但市值只是其息稅、折舊和攤銷前預期收益的3.8倍。相比之下,蘋果有10倍。

簡化交叉持股 欲降「韓國折扣」

不過,三星暫時似乎無意放棄交叉持股架構。今年8月,李在鎔因為向原總統朴槿惠閨密崔順實行賄等罪名,被判5年有期徒刑。法院明確指出,三星的官商勾結直接動機,是經營權繼承。為減少繼承費用,財閥家族往往利用轉讓、轉換或合併控股公司等方法,改組集團結構,甚至鑽法律罅及行賄,以維繫家族的經營權。子公司合併才能讓李在鎔有足夠股份掌握三星電子。2015年,李在鎔推動三星物產和第一毛織兩家子公司合併,為取得持股的政府基金支持,三星「資助」了朴槿惠閨蜜崔順實,導致李在鎔鋃鐺入獄,令李氏家族的繼承程序出現波折。

明報記者 黃展翹

[企業地球村]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166&issue=20171105
三星 改朝 換代 臣子 退下 李在 在鎔 人馬 上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67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