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砍掉補貼,O2O企業就能熬過資本寒冬?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0/4694758.html

砍掉補貼,O2O企業就能熬過資本寒冬?

一財網 趙陳婷 2015-10-09 10:05:00

資本市場的理性和冷靜反而給了大家一個公平的機會,真正拼的不再僅僅只是個人融資的能力,而是誰的效率更好更高。

如何熬過資本寒冬?

“說到熬,我熬了12年,過程當中是很艱辛的。現在任何一個小小的垂直領域可能都有幾個甚至幾十個競爭對手跟你打,所以挑戰應該比原來更大。熬是一個過程,很多的創業公司都經歷過這個過程,大家都要對自己的方向和目標有信心才能熬得過去。”作為大眾點評聯合創始人的龍偉似乎頗有經驗。8日中午,大眾點評網與美團網聯合發布聲明,宣布達成戰略合作,雙方已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

選擇抱團的不止這兩家。接連投資了多家O2O項目並與傳統分類信息領域的老對手趕集網實現合並之後,如今身為58趕集集團CEO的姚勁波終於松了口氣,可以好好思考下58和趕集之外的事情。“58同城成立10年,前面的八九年我們的主題就是‘活著’,當你為了‘活著’(而忙碌)的時候沒有時間考慮更多的東西。”

3個月前,姚勁波決定要組一個大的局,第一次舉辦一個針對行內的會議而且是聚焦O2O行業。但在這個會議從策劃到真正落地的3個月中,整個中國的O2O市場伴隨著A股從狂熱的巔峰一路下跌。

“我們享受了泡沫,接下來需要冷靜,因為資本市場已經不太好,58同城的股價相比3個月前打了對折,有什麽樣的理由讓投資者以更高的估值來推動創業者?需要回到業務本身,做好用戶服務,增長用戶打基礎的時候。”姚勁波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解釋道。

於是,一大撥3個月前還在為O2O熱潮忙碌的創業者們在這個場合將話題聚焦在了如何過冬上。

砍補貼集體過冬

越來越長的O2O死亡名單將O2O創業風光背後“屍橫遍野”的現狀公之於眾。

據IT桔子統計,今年上半年只有四分之一左右的O2O項目能拿到B輪融資,絕大多數的O2O創業項目很可能餓死在B輪之前。

在華興資本董事總經理杜永波看來,這一次的冬天來得比預期晚一點,整個市場到七八月份才進行深度的調整。“最激進投互聯網的基金在去年開始收縮,但今年上半年的時候A股市場特別好,使得原來投中晚(期)的基金資金湧進。(此外,)滴滴、快的等明星(項目)的示範效應也使這個市場調整來得比較晚一點。”

隨著資本關緊大門,一直依賴燒錢的O2O企業沒有了真金白銀的助推,也開始陷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窘境。

在資金收緊的大背景下,O2O領域的一大批平臺型公司被認為是最難熬的存在。

“現在我們真正進入寒冬,你起碼要做好未來兩年之內整體資本市場是比較冷(的準備)。實際上我覺得2016年對於很多的O2O企業來講是一個生死大考,O2O這個領域我覺得平臺級的機會可能不多了。”在杜永波看來,即使估值比較高的O2O明星企業如今應該會收斂惡性補貼的競爭做法,開始追求高的收入和毛利,因為他們開始考慮上市的計劃,要在收入上下工夫。

而IDG副總裁王辛的觀點是,補貼都是投資人催生出來的。“資本有一個限度,當投資市場進入到相對冷淡的階段的時候,很多公司燒錢過快,構建核心價值會陷入困境。不要以為滴滴出來的補貼模式可以放之四海而皆準,一定要根據自己的服務場景和行為做出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伴隨著創業熱潮席卷而來的是互聯網行業里越來越多的泡沫。

“數據造假是會傳染的,融資造假在一定程度上是市場存在泡沫的重要方面,會讓行業更浮躁。”姚勁波在接受包括《第一財經日報》在內的媒體采訪時感嘆,58同城2009年的估值是幾千萬美元,擁有幾百萬的客戶,今天很多的創業者公司只有幾個人,但估值跟當時的58同城都已經差不多了。

O2O不該被唱衰?

泰笛創始人姚宗場最近的心情不太好。“因為到處都在說O2O寒冬,作為一名身處行業中的人來說,心里是很不是滋味的。首先O2O不應被唱衰,但即使總在被唱衰,O2O還是一直在發展,這說明市場需要O2O。”

在姚宗場看來,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寒冬,因為對於大消費領域,只有社會購買力的下降。寒冬是針對投資者來說的,其實資本從來沒有理性過,因為他們才是市場的追隨者,哪個市場好,他們都一窩蜂地投哪個。

與此同時,羊毛出在豬身上狗買單之類的觀點在當下的O2O大環境下變得勢單力薄。

呱呱洗車董事長郤建軍的觀點是,在O2O行業,特別是在資本寒冬,羊毛就要出在羊身上。“盡量不要補貼,頭一次是為了讓大家體驗,但第二次絕對得付錢,而且是原價格。我們發現很多用戶用了第一次第二次離不開,終身是我們的用戶。所以洗車和美容本身要賺錢,這在資本寒冬中非常重要。”

按照龍偉的理解,資本的寒潮對創業者來講是清醒劑。“對他們來講是好事情,想想你的錢要怎麽花?花在刀刃上,用更少的錢做更多的事情,只要產品做得好,用戶數量起來,自然就會好起來,好的產品和好的公司不擔心所謂的寒潮。”

而姚勁波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表示,資本市場的理性和冷靜反而給了大家一個公平的機會,真正拼的不再僅僅只是個人融資的能力,而是誰的效率更好更高。

“資本市場冷卻後會迎來更好的投資機會,所以我們不但不會縮小,反而會變得更加積極。創業者要看大勢,不要追短期業務,因為創業不管什麽時候下去,一定是類似沙漏慢慢經營。甚至可能需要十年時間打磨,不能只是短視。我認為市場不好的時候,反而是進入的最好時間。”姚勁波補充道。

有圖有料,盡在第一財經創新日報!

編輯:寧佳彥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砍掉 補貼 O2O 企業 就能 能熬 熬過 資本 寒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3896

黃健翔:樂視體育也欠我工資,但我希望它能熬過去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06/161686.shtml

黃健翔:樂視體育也欠我工資,但我希望它能熬過去
懶熊體育 懶熊體育

黃健翔:樂視體育也欠我工資,但我希望它能熬過去

體育媒體的從業者,生存狀況都還遠不如娛樂、影視、財經、地產、汽車等等。

本文由懶熊體育(微信ID: lanxionglanqiu)授權i黑馬發布。

整個體育行業都在關心著樂視體育所遇到的問題,著名體育解說員黃健翔在接受懶熊體育獨家專訪時表示,希望樂視體育能夠熬過這一關。黃健翔還詳細描述了自己被欠薪的幾次經歷,在他看來,這和中國體育產業的不成熟、不完善有著直接關系。

以下為黃健翔自述:

前幾天,跟朋友吃飯的時候,被問到有沒有被樂視體育欠薪的事情,有意思的是,我回想了一下,自己遇到的被拖欠款行為都發生在體育行業的工作中。離開央視以後,我曾“混跡”於各種綜藝娛樂節目,就從沒發生過拖欠款、不結賬的事情。

2006年底,我從央視出來,去鳳凰衛視幹了一年。當時鳳凰老板劉長樂承諾我可以做一個體育談話節目,每周5期,幾乎是個日播節目。其實我加盟的時候,鳳凰的2007年節目表已經排好了,但劉老板很幫忙地擠出了一個下午時段,留給這個談話節目,也為我圓了一個夢。因為我在央視時就曾提出過,體育頻道應該有一個觀點的窗口和思想的陣地,但由於體育頻道只有一個,排期非常緊,當然也可能是領導覺得我解說任務已經很重了,所以這個願望在央視體育頻道一直沒能實現。

6207b4f2011afcbf8cf8defb24001cc4

▲ 央視時期的黃健翔

2007年下半年,老一點的球迷,包括體育傳媒的同行可能還記得,天盛公司買了3年的英超版權,這應該是中國收費看球的發端。因為當時和鳳凰有約定,他們支持我在外部平臺解說體育比賽,因此我受當時的天盛老板宋政之邀給天盛說了不少場比賽。但因為平臺規模所限,又加上10年前付費看球的理念還遠不像今天這樣能被球迷接受,最後應該是天盛的經營出了問題,我職業生涯中第一次出現了被拖欠解說費的事情。

2007年底,國內的幾家地方臺體育頻道成立了一個聯合體,叫CSPN,全名是中國體育電視聯播平臺,他們的第一大手筆就是買了2008年歐洲杯的版權,準備盟約內的幾個地方臺聯合並機播出,CSPN成立不久就找到我,希望我在2008年給他們說球。

當時覺得CSPN的理念非常超前,平臺的搭建和賽事資源的匹配極具沖擊力,同時自己還是鐘愛體育,覺得鳳凰衛視離體育實在遙遠,他們的平臺既沒體育空間也沒資源,所以2008年我就離開了鳳凰,加盟了CSPN,記得當時擔任了CSPN的副總裁,年薪200萬,既要解說主持,還要承擔管理工作,某種意義上還要當廣告代言人,結果幹到2009年,這個平臺也發生了問題,幾家地方臺之間利益錯綜複雜,背後出資方也出不動了。我離開的時候,他們承諾的200萬年薪嚴重拖欠,後來找律師打官司,只討回了一小部分。

此後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人。2010年左右,還沒有那麽多成規模的體育媒體平臺,那時大家還是更願意用傳統終端電視來看賽事,即使是網絡看球,也是剛有一點擡頭。那時我已經開始在新浪、PPTV這些有零碎賽事版權的平臺上說球,日常的英超、意甲、中超、亞冠、歐冠都有參與。因為版權的原因,一些重大比賽都難以參與,所以當時所做的事情似乎不成規模。

對我來說,轉折點是樂視體育的出現。其實嚴格來說,在樂視網時代,體育還沒有拆分出來的時候,我就幫他們說比賽,還一起做了我的自媒體節目《黃·段子》。後來樂視體育單獨分出來了,通過資本的推動,迅速成了大家眼里最大的體育視頻平臺,這點從他們手握得版權以及行業里面的大量精英紛紛奔向樂視就可見一斑。我雖沒有正式加盟樂視體育,但和他們的合作也越來越多。

741029af48e7e77f37ce8d8b2a1e73fe

▲ 黃健翔在樂視網時期的脫口秀《黃·段子》

我是個說球的,資本市場的事情真弄不懂,眼看前幾年風光無限的樂視體育連續丟失版權,覺得不可思議,甚至當前體育圈有個口頭禪是:樂視欠你錢嗎?大家開玩笑說好像沒被樂視欠錢,這幾年就跟沒幹體育一樣。

不可避免地我也被各種人問到同樣的問題,這樣的問題讓我很難受,不是因為實際上樂視體育真欠我的錢,而是因為我混跡綜藝娛樂節目從沒遇到類似問題,偏偏職業生涯中遇到的被欠薪、被欠節目主持費、被欠解說費,全都發生在我一片赤誠、忘情投入的領域。

在樂視體育單獨拆分出來,資本市場反響很好的時候,他們也邀請過我,給我很好的條件邀請我正式加盟,但我想來想去,還是想保持一點獨立身份,所以一直是他們的緊密合作者。但無論以什麽樣的身份,我內心都十分支持這樣一個平臺。我一直的觀點是,每多一個全國規模的體育播出平臺,對從業者來說就多一個從業選擇,對觀眾來說多一個收看選擇,對市場來講多一個投放選擇。

最近樂視體育遇到了一些困難,比如大家都知道的資金問題、版權流失、人才外流等等。我覺得是這樣,這是每個企業特別是創業企業都會遇到的問題,只不過程度不一。一個企業不可能所有的抉擇都正確,就跟每個人的人生選擇一樣。

我在樂視體育門庭若市的時候,沒有把臉往上貼,也不會在他倒黴的時候落井下石。這個企業跟我的關系很特殊,我有很多新老朋友都在樂視體育供職,其中包括在央視時候的老領導馬國力、前同事劉建宏,我自己的節目也在樂視,於公於私,我都希望樂視體育能挺過難關。一則是不希望自己的勞動成果付諸東流,這點相信大家都和我和一樣。更重要的是,我始終認為,我都認為我們這麽大的一個國家,至少應該有二個以上的全國規模的體育播出平臺,讓受眾有更多更寬泛的選擇,讓體育從業者有更多的選擇,樂視體育的出現就給了我們這樣的希望。

2e1ecc83f3afbb2fd9142437745d978a

▲ 黃健翔和央視前同事劉建宏、白巖松在德國世界杯時辦的《三味聊齋》

我離開央視這十多年,所遇到的拖欠款問題都發生在體育媒體平臺上,也說明我們這個國家當前社會環境下要想辦起一個體育媒體平臺是非常難的。當然有人說,辦影視公司、辦娛樂公司的也很難的,還有跳樓的呢,但其他產業的體量在那兒呢,規模夠大。現在一季度的真人秀,就是好幾千萬的片酬,我們搞體育的聽到這種數除了艷羨就是覺得不可思議。

我們國家經濟發展快速,都市里跑步健身越來越多,體育運動被作為生活方式的一種出現在時尚端,但更多的國人還離體育很遠,所以眼下的體育產業規模遠沒一些報告里呈現的數據、也沒有大家期望的那麽大。因此,體育媒體的從業者,生存狀況都還遠不如娛樂、影視、財經、地產、汽車等等。

我們這麽大的一個國家,只有央五一個全國性的體育賽事平臺是嚴重不夠的,它會制約體育產業的發展。因為大量的賽事播不出,賽事經營者就無法去拉贊助,無法經營招商,一個頻道的容量是有限的,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做體育媒體平臺的一個難處是,它的核心競爭力就是體育比賽的轉播,這不像綜藝節目,可以自己編寫,自己拍攝,體育沒法自己造。一個體育媒體平臺想站起來,必須花巨資囤積大量的體育賽事版權,而且還要有一定的持續性,沒有賽事版權,所以在相當長的周期里,都要光花錢沒回收的。我說這個話的意思是,我們大家包括資本、合作者、受眾都要有耐心,不只是針對樂視體育,而是對任何一個樂視體育這樣的體育媒體平臺。

樂視體育剛有大動作那會兒,我在樂視體育的演播室里看到了特別多的熟人,有人在演播室里開玩笑說的:這是1949年春天來了,都扛著槍投奔解放軍了。當時我沒有去,所以我敢說這話,不要落井下石,做一個體育播出平臺不容易。如果錯過了時代給予我們這麽好的一個機會,你我都不會只是惋惜。

樂視體育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黃健翔 黃健 樂視 體育 也欠 欠我 工資 但我 希望 它能 能熬 過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39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