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上市公司“炒钱团”:A股疯投小贷公司生存调查

http://www.21cbh.com/HTML/2011-10-18/zMMzA3XzM3MjUzMw.html

上市公司“炒钱团”系列报道

“很紧张,很担忧。”10月17日下午,杭州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以下简称“小贷公司”)老总在电话中忧心忡忡。

昔日涓涓供给上市公司利润宝库的小贷公司,如今正遭遇放贷资金断流和坏账的尴尬。

在民间资本最为发达的江浙一带,400多家小贷公司即将面临资金池干涸烦恼。“温州有20多家小贷公司,每家注册资本大概在1亿到2亿元之间,但现在基本已没钱可贷。”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记者。

江浙样本仅仅是冰山一角,由银根紧缩引发的金融体系连锁资金紧张困局正由温州逐渐全国扩散。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接受采访的多位银行人士承认,“现在资金链已非常紧张,银行自身都缺钱,更不要说把钱借给小额贷款公司。”在四川东南,某国内知名国资背景的小贷公司人士透露,“从下半年开始,客户贷款需求急剧增多,之前还有拉业务压力,但现在钱早就贷光了。”

而更大的风险在于,由于信贷风险的蔓延,小贷公司发放出去的贷款也面临着坏账的风险。

但上市公司们却并未停止对其经营牌照的角逐。10月11日,海欣股份(600851.SH)发布公告称,将作为主发起人投资4100万元设立小额贷款公司,成为年内第8家参股小贷公司的上市公司。

融资之困

作为民间资本高度集中地区,江苏、浙江两省一直是全国小额贷款行业中心。2008年第一批拿到小贷公司牌照的10家上市公司中,除张江高科(600895.SH)位于上海外,其余九家公司均为浙江省内企业。

人民银行最新发布的报告也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江苏、浙江两省更分别凭借426.46亿元、276.87亿元的实收资本以及616.62亿元和419.16亿元的贷款余额,位居状元、榜眼之位。

而伴随着银根不断紧缩,资金链紧绷问题也在江浙一带表现最为严重。

“小贷公司融资来源为股东投入的资本金和向银行等金融机构借贷(最高上限为注册资金的50%),但现在资金链紧,根本无法从银行贷到款。”周德文表示。

张家港另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人士向记者诉苦,“公司早就没钱拿出去放贷了,现在只能干等已借出的资金回流。”

“我们公司在省金融办评选的小贷公司中评分较高,平日跟一些银行关系也比较好,所以现在还能贷到50%资本金。但业内很多小贷公司已经无法贷到款了。”前述杭州小贷公司老总告诉记者。

他不无担忧的表示,“下半年资金紧张情况比上半年严重。虽然政府接下来会制定相关缓解措施,但由于政策体现到实体经济上的延后性,推测资金链紧张的局面仍将持续较长时间。”

而记者从业内了解到,目前杭州小贷公司的贷款利率基本在基准利率的3倍左右。“我们没有完全按市场化将利率随行就市涨到4倍的利率上限。现在中小企业负担太大了,从我们这儿贷到款可能就是为了去偿还上一笔借款。”有杭州小贷业内人士透露。

“也有第三条融资之路可走,就是依靠股东扩大注册资本向小贷公司注资,但浙江省对小贷公司管理颇为严格,变更注册资本要经过政府部门批准,门槛比较高。”周德文表示。

《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登记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当地小额贷款公司设立1年后,经省金融办审核才可以增资扩股。

除江浙两省外,国内小贷业务排名第三的内蒙古自治区中,小贷公司融资问题也相当严重。

“呼伦贝尔大概有四五家小贷公司,发起人股东多为当地煤老板、暴发户身份,在之前信贷较为宽松时候,银行就不是太愿意放贷给它们,现在资金链这么紧张,银行自身都缺钱,更不可能借给这些小贷公司了。”一位呼伦贝尔银行界人士告诉记者。

与 浙江省相比,内蒙古当地政府对小贷公司发起设立管制相对宽松,有限责任制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下限为500万元,股份有限制注册资本下限为1000万元;此外 允许境外小贷企业或金融机构担任股东。由于当地监管部门在股东增资方面未设立较高门槛,股东增资成为内蒙古小贷公司融资主要渠道。

其中,内蒙古第一家试点小贷公司“融丰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于2006年10月挂牌营业,初始注册资本仅为3000万元,而目前,该公司注册资本已经达到4亿元。

“由 于银行借款渠道已经被堵住,股东资金实力实际上决定了小贷公司的贷款规模。目前呼伦贝尔地区小贷公司利率基本是银行基准利率的2到3倍,不过由于当地地下 钱庄比较发达,小贷公司自身贷款规模小、短期利率高的特点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它自身发展。”上述当地银行人士指出。

坏账风险激增

而随着资金链的日益紧张,小贷公司不得不面对激增的客户违约和坏账风险。

“在整个经济环境不好的情况下,企业实在拿不出钱来还贷。”前述杭州小贷公司老总颇为无奈地告诉记者。

“针对坏账风险激增的问题,我们也迅速做出应对,比如在跟客户签约时规定,在其完成订单收回资金后必须立刻偿还对我们得借款。此外我们也会督促客户做好自身财务管理。”该杭州小贷公司老总表示。

“宁波这边企业资质相对较好,加上政府最近又相继出台多条救市政策,所以暂时还没有出现大规模企业倒闭,资金链断链的情况。”一家宁波较大规模的小贷公司董事长告诉记者。

“我们主要给老客户放贷,违约风险相对比较小,”不过该董事长也承认该公司最近放贷延期和违约现象有所增加。“比如之前说好20日坏款,现在有可能拖到月底才还。”

“浙 江地区的小贷公司其实是夹在两边为难。”周德文认为,“从贷款客户方面看,信用额度好的客户早就被银行抢走了,面临的放贷风险相对较大;而从收益方面来 说,小贷公司远不能跟民间高利率相比,此外由于融资限制和资金链断流困扰,利润基本已经被限定,而随着还款延期和坏账激增,小贷公司实际收益也将受到影 响。”

而小贷公司的如此困境,或也将会传导到参股的上市公司中。

上市 公司 炒錢 錢團 股瘋 瘋投 投小 小貸 生存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20

電解鋁“股瘋”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6732

鋁市場自2013年開始走弱,時至今日,在去產能背景下,鋁價躍升至五年來巔峰(。視覺中國/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8月17日《南方周末》)

如果你對面站著新英格蘭愛國者隊,沒錯,就是那支史無前例五次捧起超級碗的美式橄欖球隊,在局面進一步變糟之前,唯一可以采取的戰術便是迅速鎖定湯姆·布雷迪,擒殺四分衛。

無論是在體育場還是在商場,無論是西方抑或東方,“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總是破解一時膠著百試不爽的辦法。

當中國的經濟主管部門下定決心進行一場以“去產能”為目標之一的供給側改革——先是煤炭、鋼鐵,現在輪到了電解鋁,位於山東濱州的中國宏橋集團以及位於聊城的信發集團,就成為重點的對象。

這一切的直接結果,是承接前期黑色系股票大漲後,在8月開始的前九天,A股市場上電解鋁概念股演繹出一段瘋狂行情,直至8月9日夜間監管方突然勒令包括中孚實業在內的兩家上市公司緊急停牌,方才扼制住市場正迅速蔓延的投機情緒。

即便如此,假如你是中國鋁業、神火股份或雲鋁股份的中長線股票持有者,恭喜恭喜,不足一年內你的收益已是翻倍。

當然還不能與著名的妖股方大炭素一較長短。同樣具備周期股概念,後者從2017年初每股11.1元起步,最高漲至每股37.18元。也比不得以整體飆升的鋼鐵、煤炭板塊,從5月至8月上旬,兩者中81%和68%的個股均跑贏同期市場平均水平。

看看自2013年開始羸弱的鋁市場吧,一噸鋁價格跌破10000元大關,為20年來最低。而至8月9日,滬鋁價格突破每噸16000元,倫敦市場鋁價亦高懸於每噸2000美元線,乃近五年來巔峰。每噸20000元?證券分析師打了雞血般叫囂著,權當除夕夜窗外爆竹聲。

不過,作為始作俑者,這一切偏偏與宏橋和信發無幹。一個是賺不到,受沽空機構艾默生兩份報告影響,從3月22日起,在港上市的中國宏橋已然停牌。來自市場的消息稱,受反複變更財務核數師以及中信信托旗下資本入股前長達六個月的盡職調查影響,該股停牌時間很可能將延至9月21日,在長達180天的停牌時點內,外部資本市場任何雷霆之勢都與其沒有瓜葛。而另一個,甚至從來無意於上市,所以——沒法賺。

71歲的張士平,70歲的張學信,在一場由己方產能變化引爆的淩厲行情中,竟然置身事外。

有關上市公司估值修複是否合理、投資者洶湧情緒是否理性的問題,當然值得深究。關鍵是,這場去產能疊加環保因素的運動中,部分指標的出臺背景和考量,特別是中遠期有無可能出現反複,才是較股票走向更堪關註的話題。

幾乎所有的市場多頭方都會提及三個政策。

3月出臺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汙染防治工作方案》,即所謂“2+26”區域內有關鋁企業的去產能計劃,若再加上事後補充的河南三個城市,共31個城市受上述政策影響的電解鋁產能高達1311萬噸。要知道,從2013年5月的2882萬噸至2017年2月的4332萬噸,45個月內中國電解鋁產能猛增1460萬噸。平均每月凈增32.2萬噸。現在,僅該政策就影響其四分之一。

之後就是4月12日由包括國家發改委在內的四部委聯合下發的656號文,即“清理整頓電解鋁行業違法違規項目行動工作方案的通知”。這,相當於是一次沖鋒號。

而至7月24日,國家層面的要求終於在地方上得到重要響應。當天,山東省發改委下文責成濱州、聊城市府於7月末前關停兩地宏橋與信發集團共計321萬噸電解鋁產能。其中,濱州的宏橋方面承擔268萬噸,而聊城的信發集團則背負53.2萬噸。

三板斧立竿見影。資本市場眉飛色舞。

不過任何事物都沒有想象的那麽簡單。請註意以下幾個被忽略之處。

事實上在國家發改委正式下文之前一個月,有消息靈通人士獲悉相關談判已經開始,也正是從那時開始,有關宏橋可能被砍200萬噸電解鋁產能的消息在小圈子內流傳。數據顯示,目前山東省以年1199.8萬噸位居中國各省電解鋁產能頭把交椅,而宏橋方面又獨占七成——信發集團張學信一直堅持多點開花,其下屬公司分別是山西、廣西、河南、新疆四屬地的電解鋁生產第一大戶,但在大本營山東,則遠弱於宏橋。

很顯然,如若咬不下山東特別是宏橋這塊硬骨頭,那麽中國電解鋁產業去產能只可能是一張空頭支票。

其二,電解鋁之於濱州和聊城的財稅權重均不同凡響,但此次行動中,兩地去產能數量卻也不可同日而語。有一組有趣的數字不妨一觀:2016年中國GDP前100名城市中,山東以15個省轄市入圍傲視其他所有地區;排名第二的江蘇有13個省轄市入圍;廣東所有21個省轄市中只有9個入列;素來富裕的浙江僅8個上榜。

而在山東,青島以10011.29億元位居省內第一,聊城、濱州分別以2905億元和2587億元形影相隨,在全國的排名則分別是73名和81名。但基於兩地人口差——聊城為591萬,濱州為380萬,以人均GDP計,濱州交出的68068萬元卻反超人均49153萬元的聊城。

另有一些算術題也要做一下。宏橋領下的268萬噸固然是匹配其行業地位的數字,但請仔細看,其中130萬噸屬於在建產能。也就是說除了被國家發改委、工信部明確認定的89.5萬噸違規產能必須退出外,尚有50萬噸產能可歸於“暫不定性”,已建未投產?在建?已運行?顯然這筆經濟賬得再算算。

倒是信發集團張學信手起刀落,僅用4天即完成43萬噸的去產能計劃,比規定期限提前了整整3天。若說此前早有準備,趁著鋁價起飛多一天開工多賺一分恐不為過。還有10.2萬噸去哪兒了?噢,是在建產能,算珠一響又省下黃金萬兩。

電解鋁行業一直有個公開的秘密,誰家擁有自備電廠數量占先,誰就可以通過占電解鋁總成本近四成的電力的成本優勢攫取超額利潤。自2012年始,作為鋁企央字頭代表的中國鋁業連續虧損,包括在2012當年虧損82.3億人民幣,2014年虧損162億人民幣,2015年雖通過資產置換等財務手段勉強盈利2.06億元,但扣非後依然大虧64.32億元。

而同期宏橋集團,卻一路賺到手軟。在2016年財年,其凈利已達70億元。不斷擴張的規模自然是重要砝碼,但較中鋁只有三分之一的電力成本也功勛卓著,自備電廠是張士平取得鋁業大王名號並錄得650億人民幣身家的重要武器。在山東,企業自備電廠裝機容量已高達3043萬千瓦,占全省發電總裝機容量的31.12%。

俱往矣!7月25日,國家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宣布,全面清理自備電廠欠繳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至此,一視同仁。

一場博弈均衡之後,資本市場上的格局正在發生戲劇性改變。喊了幾年凜冬將至的中鋁,至2018年其電解鋁產能將從300萬噸銳升至500萬噸。而奉行規模至上的中國宏橋,雖然仍能打著“吾刃尚鋒”的旗號,但原計劃逾1000萬噸產能藍圖註定無法實現,現時674萬噸合規產能以及遠期780萬噸的合規電解鋁產能,已構成事實上的天花板。

電解鋁 電解 股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032

蚊股瘋炒 一股也不敢買 周顯

1 : GS(14)@2014-03-19 09:29:43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 ... mnist/en30_en30.htm

【明報專訊】文化中國(1060)殺掉了大量散戶,我們一伙專業人士粗略估計,大約沽出了10億元左右的股票,幕後人可以說是發過肥豬了。(後記﹕這篇文寫於星期一的晚上,已經發了稿,誰知星期二早上讀報,竟然讀到了騰訊(0700)和「紅衫中國」的確是沽出了10億元股票,唯有改稿再發。這證明了我的這幾個專業朋友,估計的確好準。)


這事件也引致了股仔的普遍下跌,但是有幾隻股票,卻真的是好勁好勁,炒到我不能置信,雖然我一股也不敢買。

第一隻是天行國際(0993),炒到30幾蚊,第二隻是捷豐控股(0776),炒到十幾蚊,第三隻則是雲博產業(8050),創業板都炒到五個幾,在以前,幾可有這些垃圾股票,可以炒到咁高價錢?一早就拆細變毫子股啦。

天行送紅股 散水先兆?

為什麼近來居然流行炒蚊股,不炒仙股呢?

話說在2007年,內地人來港大炒股票,由於內地沒有仙股,大家見到股價居然只有幾個仙,認為很平,太抵買了,於是大買特買,結果就是輸到甩褲,中晒香港財技高手的伏。

在2014年的今天,內地人當然不會再上仙股的當,反而是見到蚊股,嘩!一隻創業板五個幾,主板十幾蚊,另一隻仲三十幾蚊,一定是好有實力,好穩陣的股票,於是,又仆倒去買了。不過話說回來,天行國際已經宣布了將會一送九紅股,送完之後,又會變回幾元的股票,我想,這一次的送紅股,應該是最後一浸,散貨前的先兆吧?

舊瓶新酒 落疊就輸錢

風水輪流轉,今次出包,下次出剪,總之就係你估我唔到,股票就是玩這樣的舊瓶新酒玩意,你落疊,就輸錢,你不落疊,就無贏錢的機會,而且還是眼白白地看別人贏錢,自己心。這就是股票的本質。

[周顯 投資二三事]
蚊股 股瘋 瘋炒 一股 股也 不敢 周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43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